蒙头: 可有可无的传统?


(A)   为何要蒙头?

“为何女人要蒙头?”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 但很可惜, 许多时候我们只说: “这是圣经的教导, 不必多问”, 却没抓紧这个机会, 来阐解蒙头背后那既丰富且重要的义意. 其实蒙头并非是一种毫无意义的礼仪, 而是神用来教导我们有关许多宝贵真理的一种表记. 让我们虚心思考神的智慧所设立的蒙头真理.scarf

 

(A.1)   恢复神所设立的头权

首先, 神要借着蒙头来教导我们一个宝贵的功课, 就是有关“头权”的真理. 所谓“头权”(Headship)是指作头带领的意思. 头权是神所设立的原则, 也是圣经的重要主题之一:

  1. 创世记 1:26-28:   头权的原则(Principle)和它的图像(Picture)
  2. 以弗所书 1:19-23:   基督的头权和它的目的(Purpose)
  3. 哥林多前书 11:3-16:   基督的头权和它的实践(Practice)
  4. 歌罗西书 2:10, 19:   基督的头权和它的供应(Provision)
  5. 希伯来书 2:8-9:   头权的前景(Prospect)和它的能力(Power)

 

神非常重视头权, 并用“蒙头”的实践来教导和展现有关基督的头权  —  作头带领的权柄! 林前11:3是明白头权(特指它的实践方面)的关键经文. 按照神智慧的安排, 头权的秩序是“基督是各人(原文作男人)的头. 男人是女人的头, 神是基督的头”(林前11:3). 这节教导我们两方面的重要真理:

  1. 作头的有带领的权柄, 并且这权柄应被顺服; 例如神(父神)是基督的头, 所以祂有权指派基督来为世人赎罪(约3:16), 而基督则全面顺服这头权(约5:30; 路22:42; 来10:7). 因此基督顺服父神, 男人顺服基督, 女人顺服男人, 这乃是主的安排.
  2. 头权虽强调带领和顺服的关系, 但不表示地位的高低之别; 例如父神是基督的头, 但这不表示基督比父神低一等, 因为基督是与父神同等的(腓2:6; 约10:30). 因此, 虽然男人是女人的头, 但在神的话语中, 男女的地位是平等的(参 加3:28; 林前11:11-12). [注: 在地位上是平等, 但在责任和职份上却有不同, 有者负责带领, 有者顺从带领].

当圣灵借着保罗论及蒙头的真理时, 圣灵很谨慎地用了一个名词, 即 “女人”而不是“姐妹”. 为何不说“姐妹蒙头”而说“女人蒙头”呢? 因为蒙头一事与第一个女人 — 夏娃 — 有直接的关联(而不是第一个姐妹). 夏娃这个名称第一次出现在 创3:20. 在这节以前, 她被称为“女人”[注: 亚当给她起的第一个名是“女人”, 而不是夏娃, 参 创2:23和3:20]. 圣灵在论及蒙头的经文里(林前11:1-16)使用“女人”一词, 为要使我们留意夏娃在这段被称为“女人”的时间内, 所发生的两件事 [注: 这段时间是指 创2:23 直到 创3:20之间的记载, 即有关夏娃被造和人类始祖犯罪的记载] :


(a)   
神设立了头权的秩序

headship头权是一切秩序(order)的基础. 离弃头权便引致混乱. 例如当一个家庭或国家中, 有两个人要“作头”时, 便产生混乱. 因此, 在乐园里, 神设立了头权的秩序. 神本可同时创造男女, 但祂却作出以下选择:

  1. 祂选择先造男人: 造了男人才造女人;
  2. 神选择让女人由男人而出: 神用男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女人, 使第一个女人出自男人的身上(创2:7,21-23). 因此, 保罗解释男人不该蒙头, 女人却该蒙头的原因时说: “起初, … 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 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 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林前11:7,8,9);
  3. 神强调祂照着神的形像造男人: 创1:27原文直译: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男人(man; 注: 这字在希伯来原文可指人类, 包括男人和女人); 祂照着神的形像造他 (him, 指男人). 祂造男(male)造女(female)”[1] (中文圣经《新译本》、KJV、NKJV、NASB、RV、ASV、Darby、YLT等等也如此准确翻译  —  有“他”一词). 所以保罗说: “男人本不该蒙着头, 因为他是神的形像和荣耀”(林前11:7);
  4. 神选择把禁令先传给男人: 第一个禁令(不可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是神在未造女人之前, 亲自先传给男人(创2:16-17), 立他作头带领 [注: 很可能过后才由亚当的口传给夏娃].

以上这四点证明神把头权(作头带领)的责任放在男人身上, 因为神的安排乃是“男人是女人的头”(林前11:3), 即男人被指派作头带领, 女人则顺服神所设立的头权.


(b)   
神所设立的头权遭到双重破坏

apple魔鬼(撒但)深知这头权若被遵守下去, 万物必井然有序, 蒙神赐福. 为要破坏头权, 魔鬼先引诱女人(夏娃)犯罪, 破坏头权. 如果那女人被引诱时仍守着头权, 她便会去找“她的头”(亚当)问个清楚, 或加以讨论, 也许就不会违背神的禁令而犯罪; 但那女人不顺服神所设立的头权, 自己要“出头”, 要“作头带领”, 结果犯罪. 过后, 亚当因着夏娃, 也吃了禁果, 不顺服他的头(基督; 注: 基督在旧约中以耶和华的名显现), 使头权第二次遭到破坏. 请留意这次序: 若魔鬼先引诱男人, 男人吃了禁果后, 再要求女人吃, 那女人吃了也不算破坏头权, 因她乃是顺服她的头(亚当)的吩咐. 因此, 为了双重破坏头权, 魔鬼必须先引诱女人犯罪.

女人先犯罪, 亚当也附和, 一同犯罪, 两人先后破坏头权, 使全人类都落在罪恶和死亡的权势下(罗5:12-14). 头权遭到破坏, 影响深远. 神要人类永远记得有关头权被破坏这一件事, 所以圣灵借着保罗在新约中强调: “女人(指姐妹)要沉静学道, 一味的顺服(包括顺服头权). … 因为先造的是亚当, 后造的是夏娃(神借此设立头权). 且不是亚当被引诱, 乃是女人(指夏娃)被引诱, 陷在罪里.”(提后2:11,13-14) 可见新约的女人在召会里蒙头和不可讲道方面, 与夏娃在乐园中所犯的罪(破坏头权)有直接关系.

headship2总括来说, 在召会中, 每当我看见女人蒙头时, 我便联想到人类(包括男人)犯罪的根源 — 不顺服神所设立的头权. 因此, 蒙头巾虽是一块简单的布, 但这“表记”(symbol)发挥了提醒的功用, 正如简单的饼和杯提醒我们有关主为我们舍身流血的爱. 姐妹蒙头是必要的, 因为它不断地发出那无声的重要信息, 提醒男人和女人都必须顺服神所安排的头权, 即在作头带领的事上, 女人要顺服她的头  —  男人, 男人亦要顺服他的头  —  基督.

 

(A.2)   为天使的缘故

headship3女人必须蒙头的第二个原因, 是“为天使的缘故”, 因为圣灵借着保罗教导我们“女人为天使的缘故, 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林前11:10) 吴威斯(Kenneth S. Wuest)把召会称作“天使的大学”, 因为神“借着召会, 使天上执政的、掌权的, 现在得知神百般的智慧”(弗3:10) [注: “天上执政的、掌权的”是指天使, 参 西1:16, 2:10; 弗6:12]. 神在召会里所设立的一切秩序和见证, 许多方面都是为要教导天使们有关神的智慧. 借着女人蒙头所表明的顺服(头权被高举), 神教导天使们一个宝贵的功课  —  神在旧约的乐园里, 因着女人不顺服所失去的“头权和荣耀”, 如今已在新约的召会里, 因着女人的顺服重新得回; 这点见证神有无比的智慧去得回所失去的, 神绝对不会失败!

因此, 若女人顺服头权而蒙头, 那些在天上顺服神的众天使就要为此赞美神, 也受到鼓励更加顺服神; 同时, 那些堕落的天使们也会为此蒙羞(因为自己不顺服神). 可是, 若女人不在蒙头上顺服, 这将使那些在天上顺服神的天使们感到难过, 因为人离弃了头权, 重蹈乐园里的错误; 同时也受到那些堕落天使们的讥嘲, 并让撒但得着控告圣徒的机会. “因此, 女人为天使的缘故, 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林前11:10).

 

(A.3)   把男人的荣耀遮盖起来

许多人忽略了神的心意. 其实在蒙头的真理上, 神要带出两方面的意义:

(a)   以男人不蒙头来彰显基督的荣耀:

男人本不该蒙着头, 因为男人的头是基督(林前11:3), 并且男人“是神的形像和荣耀”(林前11:7). 所以男人在聚会时蒙着头或戴着帽子, 是表示将基督本身和神的荣耀给遮盖起来. 任何有损基督本身和神的荣耀之事, 必不能讨神喜悦. 因此, 弟兄在聚会时不该蒙着头, 好使基督本身和神的荣耀被敞开, 得以显露.

holy(b)   以女人蒙头来遮盖男人的荣耀:

同样的道理, 女人应该蒙着头, 因为女人的头是男人(林前11:3), 并且“女人是男人的荣耀”(林前11:7). 所以女人在聚会时蒙着头或戴着帽子, 是表示将男人本身和男人的荣耀给遮盖起来, 而非降低女人的地位(因在神眼中男女的地位平等, 参 加3:28; 林前11:11-12). 换句话说, 姐妹不蒙头乃是犯下一个严重的错误  —  不合宜地彰显男人的荣耀, 高举男人的地位. 召会只有一个头, 就是召会全体之首基督(西1:18; 注: “全体之首”也可译作“全体的头”). 除了男人的头(基督)和基督的头(父神)之外, 一切其他的头若被显露将必蒙羞, 所以女人“若不蒙着头, 就羞辱自己的头(意即羞辱男人, 不合宜地彰显他的荣耀)”(林前11:5).

我们都记得主耶稣在登山改变形像时, 彼得曾提议为主耶稣、摩西和以利亚各搭一座棚. 父神很不喜悦人把摩西和以利亚的地位提升到与主耶稣同等, 所以立刻用云彩将摩西和以利亚给遮盖起来(把人的荣耀给遮盖起来), 并清楚宣告说 “这是我的爱子… 你们要听祂(不是要听摩西或以利亚)”, 接着我们读到: “他们举目不见一人, 只见耶稣”(参 太17:4,5,8). 是的! 父神要我们聚会时, “不见一人, 只见耶稣”! 这种情况只有当女人蒙头(把男人本身和男人的荣耀给遮盖起来), 男人不蒙头(把基督本身和神的荣耀给敞开显露)的时候, 才能产生. 所以身为弟兄的我, 每当见到姐妹蒙头时, 心中无比快慰, 因知道我们男人那不该被显露的荣耀, 已被合宜地遮盖起来.

 

Dr. Donald A. Carson

新约圣经教授卡森博士 (Dr. Donald A. Carson)

(B)   为何不蒙头?

为什么不蒙头? 我们常听见的, 主要有以下四大理由:

 

理由(): 蒙头是第一世纪的哥林多人或希腊人的传统, 不适合现代了!

许多圣经学者认为在 林前11:2-16, 保罗是在谈论哥林多人或希腊人的传统. 他们引证 林前11:2按原文的直译是: “又坚守我所传给你们的传统(希腊文: paradosis {G:3862} )”[注: 中文圣经《和合本》没译出此字, 但英文圣经都把 paradosis 译成ordinance或tradition ]. 他们以此强调这段经文的应用, 其实是属于地方性(local)和当代性(contemporary), 所以女人蒙头不该被视为普世性的做法(universal practice), 也不必在今日被每一个召会所遵守. 可是, 这样的看法犯上了一个解经错谬(exegetical fallacy), 即卡森博士(Dr. D. A. Carson)所称为的“疏于辨识二者间的区别”. 那二者间的区别即是“拉比或人的传统”与“使徒的传统”二者之间的区别.

 

卡森所著的这本书已被译成中文《再思解经错谬》

卡森所著的这本书已被译成中文《再思解经错谬》

(a)   拉比的传统或人的传统

主耶稣基督所严厉斥责和使徒保罗所加以禁止的传统, 其实是拉比的传统(Rabbinical Tradition, 太15:2,3,6)或人的传统(Tradition of Men, 可7:8; 西2:8). 这类传统在神眼中并没价值, 在基要的真理上也没有地位. 可是圣经中提到另一类的传统. 它是神所设立的, 也是每一个召会中的每一个信徒所必须遵守的, 即“使徒的传统”(Apostolic Tradition).

 

(b)   使徒的传统

(b.1)   为何称之为“传统”?

在 太28:18-20的大使命中, 主耶稣不单强凋传福音和为信徒施浸, 祂也在20节说道: “凡我所吩咐你们的, 都教训他们遵守.” 领受此大使命的众门徒(众使徒)是否有遵照主的吩咐去行吗? 答案是: 有! 因为他们不仅传福音(徒2:14-40), 也为信主者施浸(徒2:41), 然后我们读到信徒“都(指每一个信徒, 没有任何人例外)恒心遵守使徒的教训, 彼此交接、擘饼、祈祷”(徒2:42). 请留意信徒们如何对待“使徒的教训”? 他们不是只在短期内遵守“使徒的教训”, 而是“恒心遵守”(希腊文: proskartereô {G:4342} ), 其原意是“继续不断地专心坚守下去”, 甚至守到接下去的几代. 此外, 我们也可从保罗给于提摩太的劝勉中看到“使徒的传统”, 因他说道: “你在许多见证人面前听见我所教训的(即使徒的教训), 也要交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提后2:2; 注: 这里共有四代的人). 所以在圣经的教导中, 有所谓的“使徒的传统”, 即主所吩咐众使徒教导信徒的“使徒的教训或教义”(apostles doctrines), 要像传统一般, 一代接一代地传递下去.

 

open book(b.2)   这传统要到何时?

另一方面, 主的使命是“凡我所吩咐你们的, 都教训他们遵守… 直到世界(原文 aiôn {G:165} )的末了”(太28:20). 希腊文 aiôn 一词常指世界历史上的某个时期或时代(age), 所以“世界的末了”更正确译为“时代的末了”. 换言之, 主耶稣要使徒们教导众信徒遵守“使徒的传统”, 直到时代的结束. 现在问题是, 主所指的是哪一个时代? 既然主的大使命是给召会的, 自然是指召会时代. 这时代始于五旬节召会成立, 直到主再来, 召会被提时结束. 换言之, 主的大使命是给召会时代  —  五旬节开始直到召会被提之间的这一段时期. 此外, 主耶稣在大使命中应许与门徒“同在, 直到时代的末了”, 这“同在”令人联想到 太18:20, 因主耶稣在那节经文里应许亲自与召会信徒同在.[2] 肯定的, 这应许是给新约召会的基督徒, 而非其他时代的圣徒. 简言之, 太28:20所谓的“时代”是指主再来之前的召会时代(有者称之为“恩典时代”), 所以“使徒的传统”是给召会时代的信徒, 是召会时代的一切信徒(当然包括现今的我们)所必须遵守的.

总括而言, 圣经中所谓的“传统”( paradosis )可指负面和正面的传统(这全靠上下文[context]来决定). 负面的传统是指“拉比的传统”或“人的传统”. 这类的传统是信徒所不须要遵守的. 但正面的传统, 即“使徒的传统”, 则是整个召会时代的每一个信徒所必须遵守的, 而蒙头的传统是属于“使徒的传统”.

 

(b.3)   论及“使徒的传统”之经文

Paradosis (传统)一词在新约圣经中, 总共出现13次. 其中10次指“拉比的传统”或“人的传统”[3], 另外3次则指“使徒的传统”如下:

  1. 使徒保罗在 帖后2:15 说道 : “所以弟兄们, 你们要站立得稳, 凡所领受的教训( paradosis, 传统)[4], 不拘是我们口传的, 是信上写的, 都要坚守.”
    * 此节表明使徒保罗曾用口传和书信的方式, 来教导“使徒的传统”, 林前11:2是另一个例子.
  2. 使徒保罗在 帖后3:6 表明: “弟兄们, 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们, 凡有弟兄不按规矩而行, 不遵守从我们所受的教训( paradosis, 传统)[5], 就当远离他.”
    * 此节表明“使徒的传统”必须被每一个信徒所遵守. 不遵守的人必须受到召会纪律的对付.
  3. writing使徒保罗在 林前11:2说(原文直译): “我称赞你们, 因你们凡事记念我, 又坚守我所传给你们的[6]传统( paradosis, 传统)”[7] 

林前11:2论到保罗称赞哥林多信徒坚守保罗所传的“使徒的传统”, 但接下去的经文显示, 有些哥林多信徒不守蒙头的传统. 这里有两个可能的情况:

  1. 此节表明保罗称赞哥林多信徒, 因为他们所有人都坚守了许多由保罗所传的传统(这节的“传统”一字在原文是复数, 表明保罗传给他们许多使徒的教训), 只可惜没有守着“蒙头的传统”;
  2. 或者也可表明大部份的哥林多信徒坚守了一切保罗所传的传统, 但有一小部份信徒没有遵守“蒙头的传统”, 所以保罗需要写信纠正这些人. 笔者认为第(2)个情况的可能性较高. 无论如何, 不管我们接受哪一个看法, 事实是“蒙头的传统”没有被全面遵守. 由于“蒙头的传统”是使徒的传统, 必须被召会时代的每一个信徒所遵守, 所以使徒保罗需要写这封书信, 以纠正他们在这方面的错误.

speech

 

(b.4)   为何段经文不是指哥林多人的传统?

有些人坚持这段经文是特别指哥林多人的传统, 或广泛指希腊人的传统. 但这样的解法有以下种种矛盾和冲突:

(一)   林前11:2所说的这些传统(复数, 包括蒙头的传统)是由保罗所传给他们的(林前11:2). 如果蒙头的传统只属于哥林多人或希腊人的传统, 那么他们应该是从他们的父母或列祖(而非保罗)那里学到这些哥林多人或希腊人的传统, 而且应该是从小就学到了, 就是在保罗未到哥林多以前. 所以保罗根本就没有资格称赞他们坚守“他”所传给他们的传统, 保罗应当说: “我称赞你们, 因你们凡事记念我, 又坚守你们的父母或列祖所传给你们的传统.”

(二)   让我们进一步思考, open book 2保罗极不可能传哥林多人或希腊人的传统给哥林多的信徒, 因为保罗是个犹太人, 且在未悔改归主之前还是个法利赛人, 他怎会在悔改归主后学了哥林多人或希腊人的传统, 并来到哥林多(徒18:1-11), 把这些传统传给他们呢? 我们在新约圣经和初期召会历史上找不到这样的证据. 再者, 保罗极力反对他人教导和强调基督徒要守“人间的遗传”(西2:8; 也参 西2:20-23; “遗传”原文是 paradosis, 意即传统). 若蒙头一事只是属于哥林多人或希腊人的传统, 是属于人间的遗传或传统, 那么保罗本身又怎么可能教导和传递这属人的传统给哥林多人, 还称赞他们坚守他所传给他们的这些传统呢? 请别把使徒保罗看作是个自相矛盾或虚假诡诈的人(参 林前1:18; 帖前2:3,5). 明显的, 保罗称赞他们, 因为他们所坚守的, 不是人间的遗传或传统, 而是“使徒的传统”.

(三)   还有一个必须思考的论点. 保罗在这段蒙头的经文中, 教导信徒三件事:

  1. 男人祷告或是讲道, 不应该蒙头(4,7节);
  2. 女人应该蒙头(原文作 katakaluptô {G:2619}) (5,6,10节);
  3. 女人应该有长发给她作盖头的(原文作 peribolaion {G:4018}) (15节).
按照传统, 犹太男人敬拜时必须蒙着头

按照传统, 犹太男人敬拜时必须蒙着头

保罗知道哥林多的犹太人很可能会起来反对, 辩驳说: “根据我们犹太人的规矩或惯例(custom), 男人祷告或敬拜神时, 一定要蒙头, 不然便是一种羞辱”. 此外, 也可能有些强调自由的哥林多人要辩驳道: “我们哥林多有一些女人是不蒙头的.” 所以保罗在本段结束时, 清楚声明: “若有人想要辩驳, 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或译: 惯例, custom), 神的众召会也是没有的”(林前11:16).

保罗的意思是: 若有人想要根据自己的规矩或传统来辩驳(即反对以上三件事的任何一件), 我们(指保罗和其他同工, 包括其他使徒们)[8]却没有这样的规矩或惯例(即没有“男人该蒙头”, 或“女人不该蒙头”的规矩), 神在各处的众召会也是没有这样的规矩.

请留意: 保罗并不是说“在马其顿的希腊众召会也是没有的”, 乃是“神的众召会”, 这表明没有一个召会是例外的, 包括耶路撒冷的召会. 这意味着当时在耶路撒冷召会的犹太信徒, 他们的男人祷告时也是不蒙头的, 没有依照历代以来犹太男人祷告的规矩或惯例(custom, 即犹太男人祷告时一定要蒙头). 若这段有关蒙头的经文只是属于哥林多人或希腊人的传统, 试问在耶路撒冷召会的犹太信徒为何要放弃自己历代的规矩或传统, 去遵守哥林多人或希腊人的传统呢? 再说, 保罗和任何使徒也实在没有好的理由, 去要求犹太信徒遵守哥林多人或希腊人的传统. 由此可见, 把 林前11:2的传统解释成“哥林多人或希腊人的传统”是不合理的. 这样的解释充满矛盾, 无法成立.

因此, 若我们把 林前11:2-16里的“传统”解成哥林多人或希腊人的传统, 我们将面对以上种种矛盾和冲突. 不过, 我们都深信, 神的话语是绝对不会彼此冲突的. 若有任何冲突或矛盾, 问题一定不是出在神的话, 而是出在我们错误的解经. 倘若我们把“传统”一词解成“使徒的传统”, 上述一切的困难便迎刃而解. 我们可以作出以下既合理又可靠的总结: 保罗悔改归主后, 他从基督领受了许多“使徒的教训或教义”(Apostles Doctrines) (林前11:23; 也参 加1:11-17), 为要把它们传给所有信徒, 作为“使徒的传统”(Apostolic Tradition), 好使这些真理能一代接一代地传递下去(此乃传统之意); 例如: 主的晚餐之教义(保罗说那是“我当日传给你们的”, 林前11:23)、基督复活的教义(保罗说那是“我当日…传给你们的”, 林前15:3), 也包括了蒙头的教义(保罗说那是“我所传给你们的”, 林前11:2).

由于 林前11:2-16有关蒙头的教义(即男人不该蒙头, 而女人该蒙头)是“使徒的传统”, 所有的召会, 包括耶路撒冷召会的犹太信徒, 都必须遵守它, 纵然对犹太人而言, 男人祷告不蒙头是违反犹太人的规矩和传统. 由于蒙头是使徒传统, 所以保罗结束时可大胆宣告: “若有人想要辩驳, 我们却没有这样的规矩, 神的众召会也是没有的”(林前11:16).

总而言之, 林前11:2-16有关蒙头的教义既然是“使徒的传统”, 它的实践就应该是普世性的(universal practice). 自五旬节到召会被提这段时期, 所有在各处求告主名之人, 都必须遵守它(林前1:2), 今日的我们也决不例外. 倘若我们不遵守它, 不论我们的理由有多堂皇, 看似有多合理, 听来有多动听, 我们还是不遵守主在大使命中的第三项命令: “凡我所吩咐你们(指使徒们)的, 都教训他们遵守”(太28:20). 我们信徒的责任, 是遵守凡主所吩咐或命令祂使徒传给我们的“使徒传统”! 我们若爱主, 就必遵守主的命令(约14:15), 包括遵守主在蒙头方面的命令.

 

理由(): 神借着保罗给我们自由选择要不要蒙头!

有些学者认为, 在是否要蒙头的事上, 保罗让信徒自己作选择. 他们引证 林前11:13来证实他们的论点. 无论如何, 一位细心和客观的读者, 很快就会发现这节正好推翻他们的理论.

paul使徒保罗在 林前11:13说: “你们自己审察, 女人祷告神, 不蒙着头, 是合宜的吗?” 若单凭这节, 它可能指以下其中一个选择:

  1. 保罗要哥林多的信徒自己作选择(你们自己审察), 所以提出一个问题: “是合宜的吗?”
  2. 保罗乃是采用文学上的修辞反问法(rhetorical question), 即发出一道不必回答的问题, 目的为要加深印象或增强效果, 因为这问题的答案肯定是反面的. 换句话说, 保罗其实是说: “女人祷告神, 不蒙着头, 是肯定不合宜的.”

到底上述哪一个才是正确的解法呢? 仔细研究这段经文的上下文, 我们便很容易解决以上问题. 从2-12节, 保罗教导: (a) 男人祷告或是讲道, 不应该蒙头(4,7节); (b) 女人应该蒙头(5,6,10节). 接着到了13节, 保罗并非说: “你们自己审察, 女人祷告神, 不蒙着头, 是不 是合宜的?” 若是如此, 这问题的答案可以“是”或“不是”. 但其上下文表明, 保罗乃是在强调女人应该蒙头(5,6,10节)之后说: “女人祷告神, 不蒙着头, 是合宜的吗?” 可见他是为要加深读者的印象或增强效果, 而发出修辞的反问法, 意思是说: “我已再三强调女人应该蒙头… 不蒙着头, 是合宜的吗?” 显然, 答案是反面的!

以上这样的解法, 并非凭空想象, 因为保罗在哥林多前书里, 多次采用此类的修辞反问法; 例如:

  1. 林前1:13 : “基督是分开的吗? 保罗为你们钉了十字架吗? 你们是奉保罗的名受了洗吗?” [注: 我们大家都一致赞成, 保罗在这里是采用修辞的反问法, 其答案是反面的  —  基督不是分开的! 保罗并没为你们钉十字架! ]
  2. 林前11:22 : “你们要吃喝, 难道没有家吗? …” [注: 没有一人会质疑保罗在这里是要求反面的答案  —  你们要吃喝, 肯定有家!]
  3. 林前12:29-30 : “岂都是使徒吗? 岂都是先知吗? 岂都是教师吗? 岂都是行异能的吗? …” [注: 保罗显然是强调反面的答案  —  不都是使徒! 不都是先知! 不都是教师! 不都是行异能的!]

以上例子足以证明保罗喜欢采用修辞的反问法, 来加强他的论点. 所以他在 林前11:13里采用了修辞的反问法, 这点并不出奇.

read总而言之, 有关蒙头这方面, 保罗一开始就陈明了他的立场, 或更正确地说, 表明了主的旨意: “凡女人(注: 不单指哥林多的女人, “凡”一字强调每一个女人, 不论她有什么文化或民族背景)祷告或是讲道, 若不蒙着头, 就羞辱自己的头. 因为这就如同剃了头发一样”(林前11:5; 也参 林前14:37). 所以在蒙头的事上, 保罗根本不可能要求哥林多的信徒自己作出选择, 来决定女人到底该不该蒙头.

 

理由(): 在 林前11:2-16,“头”的意思是指“源头”或“源始”, 而不是“权柄”, 因此与“顺服权柄或头权”完全无关!

有一些学者认为在 林前11:2-16里, “头”的意思是指源头(source)或源始(origin), 而不是“权柄”(即作头带领的权柄), 所以他们强调蒙头的做法与“顺服头权”(subjection to Headship)毫无关系; 例如《圣经启导本》(红字版, 海天书楼出版, 第1641页)解释说, “头”是指“来源”或“所出”[即源头(source)或源始(origin)]. 的确很多人认为哥林多前书第11章的“头”是指源头或源始, 这样的解法主要取自美国伯特利神学院(Bethel Theological Seminary)的米凯森博士和他妻子(Berkeley & Alvera Mickelsen)的看法.[9] 在1981年2月20日的《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月刊, 第20-23页中, 他们辩称这段经文所谓的“头”(head, 希腊文: kephalê {G:2776})指的是源头(source)或源始(origin). 但这看法犯了以下三种解经上的错谬.

 

greek english lexicon

简称BAGD的新约及同时期的通俗希腊文辞典

(a)   沿用过时的语意 (Semantic Obsolescence)

在判断新约圣经的某个希腊文词字的意思时, 我们需要查考的是当代的新约希腊文辞典, 而非古典希腊文辞典. 然而,米凯森夫妇的看法是依据一本简称为LSJ的古典希腊文辞典(Classical Greek Lexicon),[10] 而不是“新约及同时期的通俗希腊文辞典”(New Testament and Hellenistic Greek Lexicon).[11]

关于新约希腊文辞典, 那简称BAGD的《新约希腊文辞典》[12]就是属于新约及同时期的通俗希腊文辞典. 值得一提的是, 这本被公认为研究新约词字最标准的《新约希腊文辞典》, 在列出有关“头”( kephalê )的各种意思和含义中, 并没有提到kephalê 也可指源头(source)或源始(origin).

关于以上这点, 正如卡森(D. A. Carson)所指出, 米凯森夫妇犯了解经上的一项错谬, 称为“沿用过时的语意”(Semantic Obsolescence). 有些词字(或词汇)会因时间的过去而改变它的意义. 古典希腊文中的某些词字的意义, 到了新约就改变了  —  再没有这个意思,或者变成其他意思, 又或者有其他的意思. 因此, 只从古典希腊文, 而非新约及同时期的通俗希腊文, 来判断某个希腊文词字的意思, 是非常错误和危险的做法.[13] 解经时应该优先以新约及同时期的通俗希腊文辞典作为根据, 较后才参考古典希腊文辞典 [ 也请参下文 (c) 忽略了相关性的程度 ].

 

lsjlsj

简称LSJ的 古典希腊文辞典

简称LSJ的
古典希腊文辞典

(b)   引证“未知”或“可能性不大”之语意 (Appeal to Unknown or Unlikely Meaning)

卡森(D. A. Carson)也指出, 米凯森夫妇引用LSJ (古典希腊文辞典)时, 忽略了LSJ在收集证据时所附加的各项限制. 米凯森夫妇把在LSJ里所提到的 “河流之(或)”(head of a river)解释为“河流的源头”(source); 不过在这方面, LSJ所收集和引证的例子是: (1) 这“头”一词是复数( kephalai ), 而不是单数( kephalê ); (2) 单数的“头”( kephalê )被用来描述河流时, 指的是河口(而不是“河流的源头”); (3) 在LSJ中, 只有一个文献, 把单数的“头”( kephalê )用作源头或源始, 即公元前的《奥菲残片》(Fragmenta Orphicorum, 此乃主前5世纪或更早之作品); 但该文献的准确性仍有许多可疑之处, 例如“其原文并不确定, 且有超过一种翻译, 所以其原意并不明确”.[14]

卡森(D. A. Carson)也正确指出, 虽然在一些新约的暗喻(metaphor)用法中, kephalê (头)一词可有源头之意, 但在考虑和参照其他因素的情况下, 却不是必然指源头; 反之, 在这些例证中, 把 kephalê (头)一词用作“权柄”(authority)更为恰当. 很多有关这方面的辞典, 充满了引证古老文献的例证, 都一致表明 kephalê (头)一词的意思是“权柄”.[15] 米凯森夫妇以及其他持有相同看法的人, 或许是早期受到比戴尔(Stephen Bedale)的早期文章(指1954年刊登于Journal of Theological Studies的一篇文章)所影响.[16] 无论如何, 重点是米凯森夫妇在解析kephalê (头)这个词字时, 引证“未知”或“可能性不大”之语意, 所以其根据和准确性是不可靠的.

 

圣经学者菲逸 (Gorden D. Fee)

圣经学者菲逸
(Gordon D. Fee)

(c)   忽略了相关性的程度 (Neglecting the Degree of Relevance)

另一位大力主张米凯森夫妇的看法, 是著名的圣经学者戈登·菲逸(Gorden D. Fee). 他在自己的著作《新国际新约注释: 哥林多前书》[17] 引证以下的凭据, 来证实 kephalê (头)一词意即源头(source): (1) 《奥菲残片》(Fragmenta Orphicorum, 此文献亦被引用于以上的LSJ ); (2) 菲罗(Philo)的两本著作;[18] (3) 亚底米多鲁斯(Artemidorus)的作品.[19]

要明白、判断或决定某个圣经词字(或词汇)的意义, 我们可参考几种不同的文献或资料. 可是在解经时, 每一种不同的文献或资料都有不同程度的相关性(relevance, 指某个词字与某种文献或资料之间的关系), 因而具有不同程度的可靠性. 由于某些资料比另一些资料, 与我们所查考的经文词字具有更密切的关系, 所以那些以“关系更密切的资料”为根据的论点, 就更可靠可信, 更该被优先考虑. 反之, 以“关系更疏远的资料”为根据的论点, 就更可疑, 更不可靠. 古德利克教授(Prof. Edward W. Goodrick)列出以下八种不同文献或资料的相关性之程度(以关系最密切到最疏远来排列):[20]

  1. 目标经文(Target Text)
  2. 相同作者、相同文学或相同时期的作品(Usus Loquendi)[21]
  3. 新约圣经的其他作者(Other Writers of the New Testament)
  4. 《七十士译本》和希伯来文旧约圣经(Septuagint and Hebrew Old Testament)[22]
  5. 早期教会的领袖或教父的作品(Patristics or Apostolic Fathers)
  6. 犹太籍的希腊作者(Jewish Greek Writer)
  7. 非闪米特人(特指非犹太人)的希腊作品(Non-Semitic Hellenistic Writings)
  8. 古希腊文或拜占庭希腊文(Classical or Byzantine Greek)[23]

 

根据相关性之程度, 关系最密切的文献或资料是“目标经文”(Target Text), 那就是 林前11:3的经文. 这一节说: “我愿意你们知道, 基督是各人(原文作男人)的头. 男人是女人的头, 神是基督的头.” 若我们

holy2

将即 林前11:3【3次】、4【2次】、5【2次】、7【1次】、10【1次】一词解释成源头(source)或源始(origin), 我们便被逼作出以下的结论:

(一)   基督是每个男人的“源头”或“源始”;

(二)   男人是女人的“源头”或“源始”;

(三)   神(父神)是基督的“源头”或“源始”.

我们都可以接受第(一)和第(二)项论点, 因为它们是合乎圣经; 但每一个正确明白圣经真理的基督徒, 都无法接受第(三)项, 因为基督不仅与父神同等(腓2:6), 祂本身就是神(约1:1,14; 来1:8), 是“神在肉身显现”(提前3:16), 所以 罗9:5强调“祂是在万有之上, 永远可称颂的神”(也参 赛9:6). 作为真神, 基督是无始无终的(比较 来7:3), 所以基督是没有“源始”的. 若说父神是基督的“源始” —  基督是源于父神, 从父神那里开始(源始)  —  那么基督就是受造之物, 而非自有永有的真神. 这种解释(指父神是基督的源头)否定了基督的神性, 是该受到遣责和全面拒绝的. 但若把“头”一词解释成那作头带领应被顺服的权柄, 那么这节便解得通顺, 也合乎圣经了. 基督是男人的头, 所以男人顺服基督作头的带领; 男人是女人的头, 所以女人顺服男人作头的带领; 父神是基督的头, 所以基督顺服父神作头的带领. 此外, 最标准的《新约希腊文辞典》(即BAGD, 第430页)也表明 林前11:3的“头”有较高的等级之意(指较大的带领权), 完全没提到源头或源始.

 

接着下来, 根据相关性之程度, 关系第二和第三密切的文献或资料是“相同作者、相同文学或相同时期的作品”(即保罗所写的一切书信)和“新约圣经的其他作者”所写的书卷. 论到这两方面, 我们就要查看整本新约圣经如何使用“头”一词. “头”的希腊文一词( kephalê )在新约圣经总共出现77次:

  1. 保罗在自己所写的一切书信中, 共用了18次(包括9次在以上的“目标经文”, 即 林前11:3【3次】、4【2次】、5【2次】、7【1次】、10【1次】);
  2. 新约圣经的其他作者(除了保罗)总共用了59次.

按照许多新约希腊文辞典, 在这77处的经文中, kephalê (头)一词被用来表达以下其中一种意思:

  1. 在字义上(literally)是指: (1) 人的头;[24] (2) 动物的头;[25]
  2. 在象征上(figuratively, 比喻上)指: (1) 首领、作带领, 或有权柄的意思;[26] (2) 物体的前端或上端.[27] 

因此, kephalê (头)一词在这77处的经文中, 没有一处是明scroll显地指“源头”或“源始”之意; 正如卡森(D. A. Carson)所指出的, 就算在象征或比喻的用法上, 把 kephalê (头)一词用作“权柄”(authority), 比解成“源头”或“源始”更为恰当.[28]

 

接着下来, 根据相关性之程度, 关系第四密切的文献或资料是“《七十士译本》和希伯来文旧约圣经”. 」。《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简称LXX)是旧约圣经的希腊文译本。在此译本中, 希腊文的 kephalê (头)一词几乎专门用来翻译希伯来文的 rô’sh {H:7218}一词, 也只有下列三种意思:[29]

  1.  人、动物或偶像的头(例如: 创3:15);
  2. 顶点、极点(top, limit; 例如: 创8:5; 11:14);
  3. 掌权者、领袖(ruler, leader; 例如: 士10:18; 11:8,9).

此外, 在“希伯来文旧约圣经”中, 希伯来文的 rô’sh (头) 一字也只有下列四种意思:

  1. 身体上的头(例如 创3:15);
  2. 顶端、顶峰(top, summit; 例如 创11:4; 出17:9);
  3. 首领(chief; 例如 出18:25);
  4. 总数(sum, total; 例如 出30:12).[30]

因此, 在《七十士译本》和希伯来文旧约圣经中, kephalê (头)一词可指“作带领”或“有权柄”之意, 但并非源头或源始.

犹太籍的希腊作者菲罗 (Philo, 约主前20-主后50)

犹太籍的希腊作者菲罗
(Philo, 约主前20-主后50)

 

最后, 根据以上相关性的程度来分析, 我们发现:

  1. 《奥菲残片》(Fragmenta Orphicorum) 是属“古希腊文”的作品 — 相关性程度排行第八(关系最疏远);
  2. 菲罗(Philo)是属“犹太籍的希腊作者”  —  相关性程度排行第六;
  3. 亚底米多鲁斯(Artemidorus)是属“非闪米特人(特指非犹太人)的希腊作者”  —  相关性程度排行第七.

以相关性的程度来判断, 菲逸(Gorden D. Fee)所引证的一切凭据, 是排行在第六到第八, 即关系最疏远的最后三种文献或资料. 这表示以这些资料为根据的论点, 是最不可靠的. 换言之, 以这些凭据来把 kephalê (头)一词解释成源头(source), 这看法是充满疑点和不可靠的. 相反的, 排行第一到第四的文献或资料(即关系最密切的前四种文献资料)都一致地表明, 把那用作象征或比喻(figurative)的 kephalê (头)一词解释成“权柄”, 比解释为“源头”更为恰当.

简而言之, 我们把 林前11:2-16中那象征性的“头”解释为作头带领的权柄, 实在是最为合理, 最为可信可靠的. 总括而言, 这一段经文与“头权”有关, 是以蒙头的真理来教导“顺服头权”的重要性.

 

head covering理由(): 既然 林前11:15说“头发是给她作盖头的”, 那么有头发的女人就不用蒙头!

以上的看法是犯了一种解经错谬, 即卡森(D. A. Carson)所谓的“疏于辨识二者间的区别”(Failure to Recognize Distinction).[31] 圣经确实教导我们“但女人有长头发, 乃是她的荣耀. 因为这头发是给她作盖头的”(林前11:15). 但“盖头”(林前11:15)与“蒙头”(林前11:6-7)二者之间, 是有显著的区别.

headship在 林前11:2-16里, 圣灵很谨慎地采用两个不同的希腊文字, 来表达遮盖(covering)之意.[32] 第一个希腊字是 katakaluptô {G:2619}, 意为“完全或充足地遮盖, 或遮盖起来(to cover wholly or cover up)”.[33] 第二个希腊字则是 peribolaion {G:4018}, 意为“在外包着或披盖之物”(something thrown around).[34]

这两个希腊字在英文圣经《钦定本》(KJV)都译成“covering”(遮盖), 所以引起英文读者的混淆; 但中文圣经《和合本》却成功地区别这两个字, 分别译成“盖头”(林前11:15)与“蒙头”(林前11:6-7). 因此, 头发是给她作盖头的(原文作 peribolaion ), 但不是蒙头( katakaluptô ); 蒙头是需要一块头纱或蒙头巾.

此外, 林前11:6说道: “女人若不蒙着头, 就该剪了头发. 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 就该蒙着头.” 若是“有头发”等于“有蒙头”, 有蒙头等于有头发, 那么 林前11:6 所说的“不蒙着头”就等于“没有头发”, 这样一来, 此节便解不通了, 因为它将读成: “女人若没有头发(不蒙着头), 就该剪了头发. 女人若以剪发剃发为羞愧, 就该有头发(蒙着头).” 请问一个女人若没有头发, 又如何能剪了头发呢? 由此可见, 这一段经文所说的蒙头, 是指一种可随己意放上或拿开的遮盖物(covering), 即头纱或蒙头巾. 长在头上的头发是无法做到这点的(指随己意放上或拿开).

故此, 那些认为“盖头的头发”可取代“蒙头的头纱或蒙头巾”之人, 是犯了解经上的错谬, 即疏于辨识“盖头”与“蒙头”二者之间的区别, 也与 林前11:6的明确教导有严重的冲突. 总而言之, 按照圣经的教导, 女人应该有双重的遮盖  —  长头发, 即围盖头的遮盖物(covering round her head)和蒙头巾, 即蒙上头的遮盖物 (covering over her head). 在圣经的教导和神的眼中, 长头发无法取代蒙头巾.

 

(C)   一些有关蒙头的问题

headship4(C.1)   蒙头的头巾或头纱要多大?

蒙头在希腊文是 katakaluptô , 意为“完全或充足地遮盖, 或遮盖起来(to cover wholly or cover up); 所以蒙头的头巾或头纱必须有足够大的面积, 来完全或充足地遮盖头部. 细小的发饰或几乎看不见的发网, 当然不能算是“完全或充足地遮盖”. 这些东西本是用来美化她的荣耀(即长发, 林前11:15), 而非蒙头之用.

 

(C.2)   戴假发算是蒙头吗?

林前11:15说: “女人有长头发, 乃是她的荣耀.” 既然长头发提供了荣耀, 那么假头发便是提供了假荣耀. 这明显达不到圣经所要求的属灵目标. 旁观者所看见的, 是她荣耀的复制品, 而不是顺服的记号. 因此, 戴假发不算是蒙头. 另一方面, 在神面前不该有属人的荣耀显露, 所以女人还是需要一块蒙头巾, 把她的荣耀给遮盖起来.

 

headship5(C.3)   什么时候需要蒙头?

在哥林多前书11章前半部所论到的蒙头, 与哥林多前书11章后半部多次出现的“你们(指圣徒)聚会的时候”(参17, 18, 20和33节)有密切关系. 按照圣经记载, 早期的圣徒至少有以下几种聚会: (1) 主的晚餐或擘饼聚会(徒2:42; 20:7; 林前11:20); (2) 祷告聚会 (徒2:42; 12:5); (3) 讲道聚会(或称: 造就聚会, 或培灵聚会; 林前14:1-5, 29-40);[35] (4) 福音聚会(徒13:42-49; 帖前1:8); (5) 报告聚会(或称汇报聚会; 徒14:26-28)[36]; (6) 长老聚会(徒20:17-38); (7) 管教聚会(或称纪律聚会; 林前5:3-5)[37]. 以上这一切的召会聚会(即圣徒聚会的时候), 蒙头的真理必须被实践, 即男人不蒙头, 女人蒙头.

headship6至于在其他场合, 例如主日学, 甚至是私下一小部份圣徒的聚集, 圣经没有明确指示, 我们也不必立法强制 . 但黎歌信(J. Boyd Nicholson, Sr.)的忠告是明智的. 他说: “当遇上有不肯定的情形, 不知道在哪种情况下是否需要蒙头时, 按着 林前11:10的亮光,[38] 爱主的姐妹还是不愿意冒着使主担忧的危险, 她们仍会在头上戴上服权柄的记号.”[39] 这就好比我们不肯定某杯水是否有毒时, 我们一定不愿意冒险去喝, 因为不喝肯定没事, 但喝了可能中毒. 明智的人往往会选择较安全的路. 同样的道理, 在一切的场合, 蒙头肯定不会使主担忧(因它表示顺服权柄或头权), 但在某种场合, 不蒙头却可能不合乎神的旨意, 使主和圣灵担忧. 所以在不肯定需否蒙头的情况下, 蒙头是绝对没错的.

 

(D)   总结

(D.1)   八大要点

蒙头是可有可无的传统吗? 按圣经的亮光所给我们的答案, 肯定“不是”! 从上文所讨论的一切, 我们学习到以下八大要点:

  1. 5 reasons headship按照圣经的教导, 女人要蒙头, 因为: (a) 要恢复神所设立的头权; (b) 为天使的缘故; (c) 把男人的荣耀遮盖起来;
  2. 蒙头不是哥林多人或希腊人的传统, 也不是“拉比的传统”或“人的传统”, 而是“使徒的传统”, 所以今日的我们必须遵守它;
  3. 在蒙头的事上(林前11:13), 保罗并没让信徒自己作选择, 而是再三强调女人应该蒙头;
  4. 在 林前11:2-16里, “头”( kephalê )一字含有象征性的意思, 意指“权柄”(authority, 作头带领的权柄), 而不是 “源头”(source)或“源始”(origin);
  5. 林前11:15的“盖头”并非等于 林前11:6-7的“蒙头”, 所以“盖头的头发”不能取代那用来蒙头的头纱或蒙头巾;
  6. 蒙头的头巾或头纱必须有足够大的面积, 来“完全或充足地遮盖”头部;
  7. 假头发提供假荣耀, 不适合用来作蒙头之用, 所以戴假发不算是蒙头;
  8. 在不肯定是否需要蒙头的情况下, 蒙头是绝对没错的.

 

(D.2)    蒙头真理的重要

有者说“蒙头”是不重要的, 因为整本新约书信中, 只有这一段的经文(林前11:2-16)提到蒙头的事. 关于这点, 亲爱的弟兄姐妹, 你是否想过, 为什么我们的主耶稣要把蒙头的真理放在哥林多前书里, 而不是启示祂的使徒写在其他书信中? 答案是明显的: 因为哥林多前书是所有新约书信中, 唯一的一本书信有清楚声明内中的信息是写给所有召会信徒的(包括今日的我们), 因为在这本书信一开始时, 主就借着使徒保罗提醒我们, 他是写信给“在哥林多神的召会, … 以及所有在各处求告我主耶稣基督之名的人”(林前1:2). 所有在各处求告主耶稣基督之名的人  —  当然包括我们  —  绝不能忽略或不守这本书信所教导的一切真理, 当然包括蒙头的真理. 蒙头的真理不在别处新约书信中被提及的另一个原因, 很可能是因为第一世纪所有召会都谨守遵行蒙头的真理(注: 除了哥林多的召会需要纠正之外, 林前11:16表明“神的众召会”都遵行保罗所传有关蒙头的真理), 所以没有需要在其他书信中提及和讨论蒙头的事.

还有一点值得深思, 为什么“蒙头的真理”与“主的晚餐”是在同一章经文里讨论? 我们深信整本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在圣灵的感动和带领下, 上述两大真理被放在同一章, 因为事实上两者息息相关, 没有对头权的顺服就没有主的晚餐! 让我们想一想神借着上述两大真理所要教导我们的功课: 蒙头的真理教导我们顺服头权的重要; 首个女人和男人先后不顺服神所设立的头权, 都吃了禁果, 导致罪临到世界所有的人. 但基督顺服头权(祂顺服祂的头  —  父神  —  的差派), 来到世上为人舍身流血, 以致救恩的福气临到世上所有信靠基督的人. 这就是为何主耶稣三次在客西马尼的祷告中强调要照父神的旨意成就 (太26:39,42,44, 此乃顺服头权的表现, 而头权正好有三个 : 基督是男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父神是基督的头,林前11:3).

“蒙头的真理”提醒我们人的失败, 因为夏娃和亚当都不顺服头权; 但“主的晚餐”则提醒我们基督的胜利, 因为祂顺服头权, 为我们舍身(这是“饼”所表明的) 和流血 (此乃“杯”所表明的). 这就是为何神要把“蒙头的真理”与“主的晚餐”放在同一章(因两者息息相关), 且是放在“主的晚餐”之前(而非之后), 因为若没有基督对头权的顺服, 就没有“主的晚餐”可记念. 我们若能洞察父神在此事上的心意, 就肯定不敢说“守主的晚餐是必要的, 不可不行”, 但“守蒙头的传统是不重要的, 可有可无”!

 

headship3

(D.3)   蒙头真理的实践

很可惜, 许多人(包括一些真诚爱主的信徒)常以“神是看内心, 不看外表(指外在的表记)”为理由, 认为哥林多前书11章前半部的表记(指蒙头)是不重要, 可有可无. 但很矛盾的是, 这些人往往却认为哥林多前书11章后半部的表记(指饼和杯)是非常重要, 不可不守的. 此外, 还有一些爱主的姐妹愿意为主牺牲一切, 赴汤蹈火; 可是却不愿意在蒙头这“小事上忠心”, 顺服主的命令(参 林前14:37), 使主和圣灵担忧, 诚然可惜可悲!

结束前, 我有些忠恳的话, 要分别对那些已守和那些未守蒙头真理的信徒说. 对于那些已守蒙头真理的信徒, 我们感谢神光照我们, 使我们看到并持守蒙头这宝贵的真理. 不过, 让我们清楚明白, 一名女人可能衣著合宜, 蒙头得体, 并以此标准引以为豪; 但在她里面爱主的心却冷若冰霜. 同样地, 一名短发的男人(男人短发是合乎圣经),[40] 也可能在其他属灵生命的要事上, 令主担忧痛心. 亲爱的弟兄姐妹, 让我们省察自己, 也恳求圣灵帮助我们, 活出一个“外在表现与内心实况相符一致”的生命, 并努力地坚守和传扬蒙头的真理.

pray至于未守蒙头真理的信徒, 我并不以此便断定你们在其他事上不顺服主; 因我也承认在你们当中, 有许多真诚爱主, 十分委身的信徒. 但由于缺乏有关蒙头真理这方面的教导, 以致忽略或轻视蒙头真理的重要性. 虽然如此, 正如黎歌信(J. Boyd Nicholson, Sr.)所言: “虽然外在的象征并不等于内里的属灵状况, 或缺乏外在的象征并不等于属肉体, 但一颗顺服的心灵, 自然会愿意学习和讨主的喜悦. 当真正认识真理时(指蒙头的真理), 也不会轻易妥协.”

恳求主帮助所有读到这篇文章的弟兄姐妹, 能够谦卑到主面前, 虔诚寻求主的光照, 查考主道, 深明主旨, 也求主赐下忠诚顺服之心, 全面顺服主道, 绝不妥协!

 

后记: 此篇文章首次刊登在2000年9和10月份, 第10和11期的《家信》月刊中(共分两期刊登), 并于2014年9月稍加修订与附加图片, 也于2018年11月再次修订, 敬请读者与他人分享.

 


[1]   中文圣经《和合本》把 创1:27译成“照着祂的形像造男造女”有欠精确,因为这节原文直译是「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 (注: 这节的人英文是man, 可指包括男女在内的“人类”, mankind); 祂照着神的形像造. 祂造男造女.” 请参 格林(Jay P. Green)在其著作《希伯来文-希腊文-英文对照圣经》, 第1页对 创1:27的原文直译: “And God created the man in His own image; in the image of God He created him. He created them male and female.” (Jay P. Green, The Interlinear Bible: Hebrew-Greek-English; 注:这节论到照着神的形像造“人”时, 特别强调造“他”, 不是“她”或“他们”. 为何要特别强调造“他”呢?

这点意义深长, 虽说女人和男人一样, 都是照着神的形像所造(创9:6; 雅3:9), 但神是先照着神的形像造男人, 过后才造女人, 因为女人是在神造了男人之后,才从男人身上取出的肋骨造成的(创2:22)。神造男人和女人时,刻意如此分开来造,有“先后之分”, 为要设立男人的头权  —  把作头带领的权柄和责任交给男人。这节的“形像”有何意义呢? 范氏(W. E. Vine)正确指出, “形像”(KJV: image, 希腊文: eikôn {G:1504} )一词带有两种含义, 即代表(representation, 太22:20) 和彰显 (manifestation, 西1:15), 所以 林前11:7说男人不该蒙着头, 因为“他是神的形像和荣耀”, 意指男人是神的“代表”和“彰显”, 不过因着犯罪堕落, 男人已不是完美地代表和彰显神.

[2]   太18:20: “因为无论在哪里, 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原文作 “被聚集归入我的名”), 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 这里所指的是 “主特别悦纳与赐福的同在”, 而非一般的无所不在; 而“奉主的名聚会”可意谓着信徒遵奉主名的权柄来聚集, 这当然包括遵守主所吩咐的教训.

[3]   这10处的经文是:太15:2, 3, 6; 可7:3, 5, 9, 13; 加1:14(拉比的传统); 可7:8; 西2:8(人的传统).

[4]   英文圣经《钦定本》(KJV)译成“traditions”.

[5]   英文圣经《钦定本》(KJV)译成“tradition”.

[6]   在《原文编号新约全书》(1989修订版, 第310页), 此节的最后一个字, 即‘的’字下面有编号3862 (希腊文是 paradosis , 意即传统), 所以这节应加上“传统”一词, 该译作“…传给你们的传统”.

[7]   英文圣经《钦定本》(KJV)译成“ordinances”, 中文圣经《新译本》译作: “… 又持守我传交给你们的教训.”

[8]   “我们”一词包括其他同工如亚波罗(林前3:9)和其他使徒们(林前4:9-13; 9:4, 5, 9, 11, 12).

[9]   Berkeley & Alvera Mickelsen, “The ‘Head’ of the Epistle” in Christianity Today (Feb.20, 1981).

[10]   LSJ 是Liddell, Scott & Jones, Greek-English Lexicon的简称.

[11]   希腊文共经过五个主要的阶段: (1) 前荷马阶段(Pre-Homeric, 主前1000年以前); (2) 古希腊文阶段(Classical Greek, 主前1000-主前330年); (3) 通俗希腊文阶段(Hellenistic或称Koine Greek, 主前330-主后330年); (4) 拜占庭”或称中世纪希腊文阶段(Byzantine或称Medieval Greek, 主后330-1453年); (5) 现代希腊文阶段(Modern Greek, 主后1453-现今). 新约希腊文是属于“通俗希腊文”的阶段, 所以解释新约经文时, 务须参考新约和同时期的通俗希腊文.

[12]   W. Bauer, A 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被 F.W. Arndt 和 F.W. Gingrich 于1975年所翻译; 也被 F.W. Gingrich 和 F.W. Danker 于1979年所修订), 简称BAGD, 是属于新约和同时期的通俗希腊文辞典, 也是研究新约圣经的经文时, 所该优先考虑或查考的标准辞典.

[13]   D. A. Carson, Exegetical Fallacies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84), 第36页.

[14]   D. A. Carson, Exegetical Fallacies, 第36-37页.

[15]   D. A. Carson, Exegetical Fallacies, 第37页.

[16]   S. Bedale, “The Meaning of Kephale in the Pauline Epistle”, Journal of Theological Studies 5 (1954): 第211-215页.

[17]   Fee, Gordon D. The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New Testament: First Corinthians.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87), 第509页.

[18]   即 De Congressu quaerendae Eruditionis gratia, On Preliminary Studies: 61 (Loeb, IV, 498) 和 De Praemiis et Poenis, On Rewards and Punishments: 125(Loeb VIII, 389).

[19]   即 Oneirocriticus: 1.20 (Teub., p.16) Oneirocriticus: 1.35 (Teub., p.34)

[20]   Edward W. Goodrick, Do It Yourself Hebrew and Greek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80), Topic 9, 第1-7页.

[21]   Usus Loquendi是拉丁文, 可指相同的作者、文学或时期所写的作品.

[22]   值得留意的是, 若以这两者相比, 希伯来文旧约圣经比《七十士译本》具有更密切关系, 更为可靠, 因为前者是旧约原文圣经, 后者(《七十士译本》)则是旧约圣经的希腊文译本. 根据传说, 此译本是由70位(有者说72位)犹太长老或文士, 奉在埃及掌权的多利买二世非拉铁非(Ptolemy II Philadelphus, 主前285-247)之命, 将旧约希伯来文圣经翻译成希腊文, 所以被称为《七十士译本》(注: “七十士”意即70人).

[23]   古希腊文(Classical Greek)是属于主前1000-主前330年之间的希腊文; “拜占庭”或称中世纪希腊文(Byzantine或称Medieval Greek)是属于主后330-1453年之间的希腊文.

[24]   例如: 太6:17(梳洗脸); 可15:29(摇着说); 林前11:4,7(蒙着)等等.

[25]   例如: 启9:17(马的…狮子); 启12:3(大红龙,七十角)等等.

[26]   例如: 弗1:22(万有之); 弗5:23(召会的); 西1:18(召会全体之); 西2:10(各样执政掌权者的元首).

[27]   例如: “房角的块石头”(太21:42; 可12:10; 路20:17; 徒4:11; 彼前2:7)

[28]   D. A. Carson, Exegetical Fallacies, 第37页.

[29]   Gerhard Kittel & Gerhard Friedrich, Theological Dictionary of the New Testament (vol.3)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64-1970), 第675-676页.

[30]   R. L. Harris (ed.) Theological Wordbook of the Old Testament (vol.2) (Chicago: Moody Press, 1980), 第825页.

[31]   D. A. Carson, Exegetical Fallacies, 第97页.

[32]   参《司特隆希腊文词典》(Strong’s Greek Dictionary)和《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Concordance).

[33]   这字是动词, 在新约中出现三次(即 林前11:6-7), 三次都译成“蒙着(头)”.

[34]   这字是名词, 在新约中出现两次, 即 林前11:15的“盖头的”和 来1:12的“外(衣)”.

[35]   讲道聚会包括读经聚会, 或任何造就、劝勉和安慰性的讲道聚会(林前14:3).

[36]   指专为报告海外或本地传道事工而迚行的聚会, 所以也被称为“传道工作报告聚会”.

[37]   指专为对犯罪的信徒采取管教或纪律行动而迚行的聚会.

[38]   指“为天使的缘故”, 因天使随处都在.

[39]   黎歌信著, 姚光贤译, 《主的安排: 论蒙头》(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第16-17页.

[40]  圣经也教导我们, 男人应该留短头发(参 林前11:14).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