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述说神的荣耀!


1999年7月20日, 美国阿波罗11号(Apollo 11, 即“太阳神11号”)太空人阿姆斯特朗(Neil A. Armstrong)和同事们在华盛顿特区的史密森学会太空博物馆(或译“史密斯松尼太空博物馆”, National Air-space Museum, 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欢聚一堂, 并接受美国副总统高尔颁发的蓝利金质奖章, 以表扬他们30年前首次登月, 为人类探索太空立下了新的里程碑. 这几位谱写人类历史新篇章的航天员(宇航员)令人想起难忘的60年代. 对那一段太空研究发展史, 在韩伟等著的《科学理智与信仰》(台北: 宇宙光出版社, 1989)一书中有精采描述. 下面三段记载就是摘自该书

 

1961年4月12日, 前苏联太空人加加林(Yuri A. Gagarin), 驾驶能载人的人造卫星沃斯托克1号(Vostok 1), 用87分钟成功地绕地球的轨道运行一圈后, 太空时代宣告开始. 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挟太空优势之威, 在同年的联合国会议上的蛮横态度使美国大为震惊. (美国)朝野一致努力, 美国的太空事业迅速发展.

 

1968年12月下旬, 美国阿波罗8号的三位航天员首次冲破地球的引力进入月球轨道, 然后又冲破月球的引力回到地球, 为登月铺平了道路. 圣诞节清晨, 他们在太空中轮流朗诵创世记1章1-10节. 美国邮政局为了纪念这次飞行而发行纪念邮票, 邮票图案中央赫然印着4个字“In the beginning God… (起初, 上帝…)”. 1969年7月20日10时56分, 阿波罗11号的航天员阿姆斯特朗(Neil A. Armstrong)的左脚踏上月球, 实现了人类登月的梦想. 他和另一位航天员奥尔德林(另译“艾德林”, Edwin E. Aldrin)在月球表面漫步两个多小时, 奥尔德林在月球上通过卫星传播站向人类发出呼吁: “无论你在何处, 请暂时停下来, 向上帝表示感谢吧!” 他们朗诵了诗篇第8篇的诗句: “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 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 便说: ‘人算什么, 你竟顾念他? 世人算什么, 你竟眷顾他?’”(诗8:3-4). 然后将诗篇第8篇留在月球上.

 

1971年7月31日, 阿波罗15号的航天员斯科特(另译“施高特”, David R. Scott)和欧文(James B. Irwin)第4度登月, 并驾驶耗资近4千万美元的月球车在月亮上探测67小时, 搜集了大量资料, 被誉为“首次真正的月球探险”. 正处在事业巅峰的欧文上校在完成此次飞行后, 突然向太空总署递交了辞呈, 进入神学院学习. 后来他到各处传讲神的福音. 他说: “当我们飞向月球时, 身后的地球最初还可以清晰地看到海洋、白云和山脉, 美丽极了, 就像圣诞树上的装饰. 但4个小时后, 地球却小得像篮球…… 这时我才突然发觉自己是这样快地离开地球, 内心的感触真是无法形容. ……神既然应许我安然返回地面, 是要我与各位共享一件事情: 神多么伟大, 人多么渺小, 他也充满了爱. 我有独特的权利看见神奇妙的创造, 因此神在我身上有特别的旨意, 要我向男女老少传讲: 神爱世上每一个人, 甚至将他的独生爱子耶稣基督赐给我们.”

 

奇妙的太空宇宙述说了神的荣耀, 巩固了许多天文学家对神的信仰, 增强了他们对圣经的信念. 美国太空计划的一位关键人物、水星计划和双子星计划的总执行者伯克博士(或译“勃克”, Dr. Walter F. Burke), 是位敬畏神与重视圣经的基督徒. 在美国第一位航天员格伦(或译“格林”, John Herschel Glenn)被发射到太空的那一周(1962年2月), 仍在带领教会的查经班, 因为当时他正担任教会主日学的校长. 在肯尼迪角(Kennedy Cape, 即美国佛罗里达州东部空军和航天基地)主持宇宙飞船发射后第二天, 他便搭飞机回到圣路易斯城, 当天晚上仍带领查经班不误. 对于此事, 他说: “说实在的, 我现在把如何为主而活的事情看得比我参加月球登陆计划的工作更为重要.”

 

面对记者的采访, 在回答有关科学与基督信仰的关系时, 伯克说: “我个人认为太空时代的确给予人许多好处, 它是加强我属灵生命的一大因素; 现在我每天读经更勤. 以前我常有‘到底有没有神’的问题, 现在所想的已变为: 神在我们身上有什么目的? 我如何才能为基督做更好的见证? 在我和许多科学家的交往中, 还没有见到一个纯粹的无神论者. 自从我们进入太空后, 我察觉到许多同事们更加深了他们的信仰, 很少有一天不听到人们谈及灵性问题. 在以往数月里, 我意识到航天员有一种心灵的觉醒. 现在他们自由地谈论属灵的事情, 有的甚至告诉我, 他们已经接受了基督教信仰(基督信仰), 这是我以前做梦也想不到的.”

 

莫里斯(Henry M. Morris)在其著作《现代科学立于圣经基础》(The Biblical Basis  for Modern Science)列出许多著名的基督徒科学家. 这些科学大师从事科学研究的主要目的,  乃为要更深的认识神、荣耀神. 靠着神的恩典和信仰的力量, 他们开拓了现代科学的各项领域, 为现代科学奠定了基础.[1] 可惜的是, 当现代科学取得瞩目的成就后, 不信圣经的人便骄傲起来, 随着人文主义(humanism)[2]世界观的兴起, 达尔文(Charles Darwin, 1809-1882)的进化论风靡全球. 科学界不少人开始抛弃神, 反对有位超然的造物主存在, 强调宇宙的永恒性(不需要创造), 视人为这宇宙的主宰. 人类用科学研究向神争权, 将科学研究与敬拜真神互相分割、互相对立, 以致陷入无知、迷惘之中.

 

当科学家有重大发现时, 便受到各方的各种称赞和奖赏, 这本是无可非议的. 但他们不过是发现了这些自然界规律, 而非创造了这些规律. 崇敬规律的发现者而冷漠了规律的创造者, 是不合常理的. 这好比一位造诣极高的画家, 画了一幅美妙绝伦的画, 并将它精心装入镜框, 挂在客厅的墙上. 一天, 一位客人在客厅见到此画, 为之倾倒, 立刻叫亲朋戚友前来欣赏. 大家都赞不绝口, 热烈地祝贺这位客人有幸发现此画. 但此画出自哪位画家之手却无人问津, 以为该画或许是自然形成, 并自己挂到墙上去的. 我们相信这个比喻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发生, 因为太不合逻辑. 然而, 一些很有理智的科学家和群众在科学与神的关系上所持的观点, 却正是如此不合逻辑、不合情理.

 

当科学继续向纵深发展时, 人们发现宇宙是何等地复杂无比、浩瀚无边、精妙无双. 这使不少人不得不再一次去思考, 认真面对宇宙背后有位智慧无双的设计者这个事实. 这种现象在天文物理学界尤为突出. 加拿大天文学家罗斯(Hugh Ross)说: “我和很多研究宇宙特征的人谈过话, 也读过许多有关的书籍和论文. 其中, 没有一人否认宇宙不多不少是为适合生命而斧凿出来的. (不信神的)天文学家很自然地倾向独立和评击一切信仰. 只要有机会否定,他们就会把握.但宇宙的精雕和细琢,证据确凿,到如今我还未听过任何异议.”他列举了许多天文学家有关的谈话.

 

因发现宇宙背景辐射而获诺贝尔奖的物理学家彭西亚(Arno Penzias)说: “天文学带领我们看到一件独特的事件, 那就是: 一个从无有中被造出来的宇宙; 这宇宙有精密的平衡, 供应着容许生命存在的条件; 同时, 这宇宙背后是有一个根本计划, 也可以说是一个超然的计划.” 英国天文学家戴维斯(Paul Davies)也逐渐从无神论转而承认: “物理学定律本身似乎已是非常非常高明设计的产品”; 他又表示: “对我来说, 强有力的证据说明背后必有玄机… 好像有人把大自然的数字精调来创造宇宙… 这设计给人的印象实在是震撼性的.” 原本宣称“宇宙就是一切”, 因而毫不犹豫地反对基督信仰的英国天文物理学家霍伊尔(另译“荷尔”, Fred Hoyle)现在也必须承认道: “一位超智慧者在玩弄着物理、化学及生物学.” 天文物理学家格里菲思(另译“基福”, Robert Griffiths)则说: “如果我们要找无神论者辩论, 会到哲学系去, 物理系派不上用场.”

 

科学的发展虽还没有令每一个人看到神, 但毋庸置疑, 确实有许多在科学领域成就非凡的科学家, 在研究中看到神的伟大, 看到科学与圣经的吻合而真正谦卑下来. 例如发现行星运动三大定律, 探讨大气折射问题, 为牛顿发现万有引力定律和近代光学奠定了基础的德国天文学家开普勒(Johannes Kepler, 1571-1630)说: “我们天文学家们是至高无上之神在大自然方面的代理人. 大自然提供我们研究的机会, 并非让我们自命不凡, 而是为了荣耀神.” 提出热力学第二定律, 并创立热力学“绝对温标”(或称“开尔文温标”, Kelvin scale)的“热力学之父”开尔文(Lord Kelvin, 1824-1907)也说: “人类承认自己所知的有限, 是科学最关键的原理.”

 

因用油滴实验证明电子的存在, 和它所携带的电荷, 及研究光电效应而获192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美国物理学家密立根(或译“米立根”, Robert Andrews Millikan, 1868-1953)说得更加清楚: “人的宗教性(指追求信仰的属灵倾向)是与生俱来无法逃避的. 因为宇宙超过科学知识的范畴, 非人类智慧所能探测. 这人类智慧不能探测的范畴, 便是宗教(信仰)的领域了. …人类智慧有限, 不能完全明白宇宙终极的奥秘. 真正的现代科学, 应当服从上帝、学习谦卑.” 英国著名的大气物理学家霍顿(John Houghton)把科学事实与基督信仰喻为人的双眼: “当我们将神的两种启示(大自然与圣经), 揉合一起来看事物, 好像用两只眼睛看见的立体感, 新的深度和真实就出现了, 新的属灵境界也显而易见了.”科学研究所发现的事实(scientific facts), 尤其是在天文物理学界的研究, 能使人从敬拜受造之物(包括崇拜人本身)的迷信中醒悟过来, 转而敬拜那位创造天地万物的造物之主!

 

赫歇耳(另译“赫乔”, Herschel) 父子威廉(Sir William Herschel, 1738-1822)和约翰(John Herschel, 1792-1871)都是大天文学家. 威廉发现了双星和天王星, 约翰发现了500多个星云. 他们说宇宙是神精巧杰作的证据, 证据是那样明显, 以致威廉认为, 不信神的天文学家的神经一定有点问题. 因此, 正如大卫在诗篇所说: “诸天述说神的荣耀, 穹苍传扬他的手段”(诗19:1). 历代以来, 许多研究天文物理学的科学家都不得不承认宇宙四处充满高度的秩序, 展现高明的设计, 证实其背后有位智慧无双的设计师与创造者. 诚然, 宇宙诸天述说神的荣耀, 并使人对它的创造者肃然起敬. 正如亲身进入太空, 目睹宇宙的浩大和精妙的欧文(J. B. Irwin)所言: “神多么伟大, 人多么渺小, 他也充满了爱.”

 

神充满了爱!当世人犯罪离弃神,这位伟大的神却眷顾和怜悯渺小的人,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耶稣基督)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亲爱的朋友,耶稣基督因着爱你而为你被钉十架,流血舍身(加2:20),他的宝血能救赎你,赦免你的过犯(弗1:7),你为何不信靠他而得永生呢?[3]

 


[1]              Henry M. Morris, The Biblical Basis for Modern Science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84), 第25-49, 463-465页.

[2]              人文主义(humanism)的信念认为人是宇宙间最高的价值(因而否定了神的最高主权).

[3]              上文主要参考里程著, 《游子吟— 永恒在召唤》(美国: 使者协会[AFC], 2002年增订版), 第199-208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