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


诺贝尔(Alfred Bernhard Nobel, 1833-1896)是瑞典著名的化学家.[1] 他发明了炸药, 获利甚厚. 可惜, 原为开矿之用的炸药, 后来被用于战争, 因而杀害了太多无辜者. 正因此故, 诺贝尔临终之时, 良心大大不安, 于是立了遗嘱, 劝人类勿用其发明的炸药再作杀人之用, 并将所得利益存在银行, 以其每年所生利息金数万金镑, 献给世界科学发明人, 作为和平奖金. 每年科学界都有一次诺贝尔奖金之配给. 凡是本年最大发明, 能在和平上有大贡献的人, 即可得酬.

 

虽然如此, 诺贝尔的和平奖并没使这世界更加和平; 反而人类在20世纪爆发了两次最残酷的世界大战. 这事实说明科技的进步并不代表人类思想的成熟, 亦非表示人类本性逐渐文明. 活在城市里之人的人性, 并不比活在深山野林的原始人更加文明. 在原始森林里, 人以原始的方式彼此斗争; 在文明的社会里, 人以“文明的方式”彼此斗争. 人的原本罪性从原始时代到现代都是一样.

 

话说某人家里, 打翻了一瓶蜂蜜. 一群苍蝇被蜂蜜的香味招引而来. 它们停在蜂蜜上, 大吃特吃起来. 最后, 它们的脚却被蜂蜜牢牢粘住, 翅膀也张不开, 完全飞不起来. 当它们快要死的时候, 才大声叫道: “唉! 我们都是傻瓜! 为了一点儿小小的快乐, 不惜毁掉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上述故事指出, 苍蝇的本性是喜欢蜂蜜的, 而它们按着本性去行, 结果陷在死亡的陷井中. 照样, 人类的本性原是倾向罪恶的, 喜欢“罪中之乐”(来11:25), 若我们按着本性私欲行事为人, 我们都会陷在罪的网络中, 正如雅各所说: “但各人被试探, 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 私欲既怀了胎, 就生出罪来. 罪既长成, 就生出死来”(雅1:14-15). 圣经在别处也清楚表明: “罪的工价乃是死”(罗6:23), “人人都有一死, 死后且有审判”(来9:27). 在审判时, 有罪的人如何能在圣洁的神面前站立得住呢?

 

自人类始祖亚当犯罪以来, 罪就入了世界, 玷污了人类的本性, 使它倾向罪恶而非良善, 这就是为何俗语说: “学好三年, 学坏三天”. 没有父母老师教导孩童贪心、妒嫉、纷争、说谎等恶行, 但孩童在年幼时就“自然而然地”表现出这些不良行为. 人类真实的经历证实荀子所说“人之初, 性本恶”, 而非孟子所言: “人之初, 性本善”.[2] 如果我们认清自己本性原是倾向罪恶, 就不会夸自己的良心和本性, 因为深知自己的良心本是“不良之心”, 我们的本性本是“不良之性”.

 

使徒保罗坦诚地承认此事, 说: “我也知道, 在我里头, 就是我肉体之中, 没有良善. 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 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 故此, 我所愿意的善, 我反不作. 我所不愿意的恶, 我倒去作.… 我真是苦啊, 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18-19,24). 他接着道出解决问题的答案, “感谢神, 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罗7:25) 是的, 诚如王玉龙所说: “我们需要基督的心成为我们的良心, 基督的属性成为我们的本性.”惟有靠着认罪悔改, 接受主耶稣基督为我们个人的救主, 我们方能脱离罪的审判和刑罚, 脱离罪的权势和辖制.

 

美国哲学家伯里 (Ralph B. Perry)说得好: “ 今日人类困境中所需的, 并不是更多的科学, 而是人心的改变, 将现有的科学用于建设性与和平的途径.”[3] 人心那罪的本性若无改变, 再多的“诺贝尔和平奖”都无济于事! 亲爱的朋友, 主耶稣基督已为你死在十架上(林前15:3), 偿还一切罪的工价(来9:14,28; 10:12-18), 成就了真正的和平(西1:20-22), 能够赐你一个新造的心(林后5:17), 并愿意拯救你脱离“罪的本性”(罗7:25-8:4), 赐你内心真正的平安(约14:27), 但问题是: 你是否愿意接受他那浩大的救恩吗?[4]

 


[1]               诺贝尔(Alfred Bernhard Nobel, 1833-1896)是瑞典著名的化学家、工程师和实业家, 发明黄色炸药, 先后研制成炸药爆炸胶和无烟火弹道炸药, 后根据其遗嘱以其遗产作为基金创设诺贝尔奖金.

[2]               孟子说: “人之初, 性本善.” “人性之善犹如水之就下, 人无不善, 水无有不下.” 可是荀子极力反对说: 孟子说人性善良, 错了! 人性本恶, 善良出于人为(伪也). 人生来贪图利益, 顺其性, 必然产生争夺; 人生来就妒忌恨恶, 顺其性, 必然互相残杀; 人生来就有色情肉欲, 顺其性, 必然导致淫乱. 故天下大乱, 不是人离其本性, 乃是人顺其本性. 怎么办呢? 荀子说: 先祖圣贤深知人性之恶, 于是, 树立君王的威严吓阻人们, 彰明礼仪教化人们, 建立法律管制人们, 加重刑罚禁止人们, 以此四者使天下归于治, 合于善. 引自 马有藻著, 《福音系列(5): 人是最危险的动物》 (柔佛, 马来西亚: 协传培训中心, 2000年), 第3页; 远志明著, 《神州忏悔录》(香港: 汉光有限公司, 2000), 第61页.

[3]               何天择编著, 《圣经, 科学与人生》(美国: 中国信徒布道会, 1991年), 第94页.

[4]               上文改编自 陈玉龙编著, 《喻道故事灵修集(系列二): 天国之窗》 (柔佛, 马来西亚: 人人书楼出版有限公司, 2002年), 第83, 309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