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奴隶的罪犯 — 约翰.牛顿 (John Newton)


近期《今日美国》杂志的问卷显示, 全美国人最喜爱的诗歌是“异哉此恩”(或译作“奇异恩典”, Amazing Grace). 事实上, 全世界许多基督徒都唱过这首诗歌, 甚至一些非信徒也听过这首诗歌. 可是许多人并不知道, 这首诗歌的作者 — 约翰.牛顿(John Newton, 1725-1807)[1]是如何经历神, 以致他从一位极力反对神、贩卖奴隶的罪犯, 转变成一位全心爱慕神、关怀人的传道人.

 

约翰.牛顿在6岁起便成孤儿. 他的母亲在离世前, 曾告诉他人类的叛逆, 并教导他有关神的救恩. 11岁时, 牛顿便在英格兰当起水手, 开始海上放荡的生活. 他曾被强逼加入英国皇家海军, 但他潜逃, 过后在非洲西部被捕, 最后被沦为一位奴隶贩卖者的奴隶. 这奴隶贩卖者是白人(葡萄牙人), 但妻子是黑人. 她常羞辱牛顿, 使牛顿饥饿贫困地度过两年. 最终, 被折磨成毫无人性的牛顿, 便开始从事奴隶贩卖的勾当, 并曾在运送奴隶的船上工作, 把黑人从非洲运渡到欧美国家, 他最后还成了一艘奴隶船的船长. 在人看来, 这位贩卖奴隶的罪犯是没有希望了, 但神的恩典却奇妙地临到这冷血放荡的生命!

 

在1747年, 牛顿坐船要到英格兰, 在途中(北大西洋)却遇上狂风巨浪, 凶涌澎湃的涛天大浪几乎使船沉入海中. 在危难绝望之际, 他醒悟过来, 开始求神怜悯拯救, 结果破船在海中漂流多日后, 终于平安抵达爱尔兰. 牛顿在事后回忆当时的情况:[2] “… 我预测当船沉下海时, 它便永远不会上来. 我开始惧怕死亡, 我的心预感到最糟的事, 如果我多年来所敌对的圣经是真实的… 我想如果基督徒的信仰是真实的, 我便无法获得赦免… .

 

“3月10日是我难忘之日… 因为那日主从至高之处施恩, 拯救我脱离深海. …当时我疲乏地躺在床上, 不肯定甚至几乎不理会我是否会再起身. 一小时后我被叫醒, 由于无力再抽水, 我便去掌舵直到半夜. 在这里我有时间和机会回忆往事. 我开始想到先前(年小时)曾经承认主, 过后生命如何改变急转下坡… 没有一个罪人像我一般的败坏, 我的总结是: 我的罪孽太大了, 不配获得赦免! 我以惧怕不安的心情等候我的灭亡.

 

“傍晚时分, 当我听到船不再进水, 一丝希望重现我心; 我认为神伸手帮助我们, 我便开始祷告. 我想到我常嘲笑的那位耶稣, 想到他的死, 按我所记得的, 他死并非因为本身的罪, 而是为了那些在绝望中信靠他之人的罪. 主在当时让我看到, 我是绝对需要一个应急之法, 来介入公义的神与我这罪恶的人中间. 最后, 我看见一个不确定的盼望, 虽我被围困于四周的黑暗和绝望之中.

 

“我们发现所有的桶都因船的激烈摇荡而破烂. 大部分的帆布也被狂风吹走. 因此, 我们内心交织着盼望与惧怕. 我用大部分的空闲时间来阅读和默想圣经, 并向主祷告, 求主怜悯和引导. 半条加盐调味的鳕成为我们12人一天的食物. 我们没有面包, 在寒冷异常的气候下, 我们也没有衣服. 我们轮流把水抽出船外, 使船浮在水面上. 过度疲劳和缺乏食物使一人不支倒毙. 恐怖的前景呈现眼前: 看来我们不是饿死, 就是以吃同伴的肉来生存. 苦恼悲痛的船长责备我为一切不幸的祸首, 并深信如果把我丢入海中, 他们便可免死(比较约拿). 他不断地重复这些话, 使我深感不安, 特别是我的良心也赞同他所言. 我认为神大能的手已把我捉出来了, 我无路可逃, 我的内心深深自责.

 

“就这样继续下去, 直到我们望见陆地, 次日, 我们终于在爱尔兰抛锚停泊. 此时此刻, 我开始确信有一位垂听祷告, 并回答祷告的神. 饥饿、寒冷、疲乏, 以及对沉船和饿死的恐惧, 是我与其他人共有的感受; 可是除此之外, 可能只有我一人深感心灵的痛苦. 直到此刻, 经过这许多的谴责, 我更是硬着颈, 不肯完全悔改. 我有本一新约圣经. 仔细阅读后, 我被几段经文打动, 尤其是路加福音15章的浪子, 是我最贴切的写照. 这只是为要说明主那挽回罪人的恩慈. 我继续祷告, 我看见主已经介入, 为要拯救我.

 

“在我们还未抵达爱尔兰之前, 我的心思已有足够证据来证实福音的真理. 我看见一点, 借着以上所说的事, 神宣告了他的怜悯和公义, 就是靠着耶稣基督的顺服和受苦, 罪恶得蒙赦免. 我需要一位大能的救主, 而就在新约圣经中, 我找到了这样的救主. 主行了奇妙的事: 对于我所领受的怜悯, 我真诚地感到不配. 显然, 我已经成了新的人.”

 

就这样, 约翰.牛顿信靠了主耶稣基督. 可是他并没立即放弃贩卖奴隶. 无论如何, 几年之后(即1755年)他因更深地认识基督信仰的理念而改行, 完全弃绝奴隶的贩卖活动.[3] 他于1764年成为(英格兰)白金汉郡的奥尼(Olney in Buckinghamshire)之副牧师. 在接下去的15年, 他的事奉使多人蒙福. 他也结识了英国诗人柯珀(William Cowper, 1731-1800), 俩人合作下出版《奥尼圣诗集》(Olney Hymns) , 其中三首著名的诗, 便是“异哉此恩”(Amazing Grace), “何等美善耶稣尊名”(How Sweet the Name of Jesus Sounds)和“光华灿烂堂皇锡安”(Glorious Things of Thee Are Spoken).[4]

 

1779年, 牛顿去到伦敦, 成为牧师. 他的传道满有力量, 吸引了年轻的威尔伯福斯(William Wilberforce, 1759-1833). 牛顿在反奴隶制方面也深深影响了威尔伯福斯. 结果威尔伯福斯成为英国下院议员, 在国会大力推动反奴隶贩卖的活动, 致力于废除奴隶贸易和英国海外属地的奴隶制, 建立反奴隶制协会(1823年).[5] 所以在废除奴隶制方面, 牛顿功不可没. 神的作为实在奇妙, 他能使一个积极从事奴隶贩卖的罪犯, 成为废除奴隶贸易的功臣之一.

 

约翰.牛顿的一生, 可贴切地从他本身所写, 并刻于他墓碑上的墓志铭(epitaph)所总结: “约翰.牛顿, 牧师, 曾经是不信者和放荡者, 是非洲奴隶的奴仆, 可是靠着我们主和救主耶稣基督丰富的怜悯, 得蒙保守、挽回、赦免, 并受指派宣传他多年以来努力摧毁的真道.”[6] 结束前, 让我们默想这位曾一度是“奴隶贸易的奴仆”, 成为“耶稣基督的奴仆”后所写下的感人诗歌 — “异哉此恩”, 并将荣耀完全归于那位改变人心, 更新生命的神:[7]

 

“异哉此恩

  1. 异哉此恩, 何其甘甜! 救我可怜罪犯!

前已失丧, 今被寻还, 瞎眼今得看见!

  1. 此恩令我 心生敬畏, 复使我得安慰;

一朝相信, 立惊高深, 弥觉希奇珍贵.

  1. 那日至今, 端靠此恩, 突破困危网罗;

蒙恩引导, 一路平安, 直到天家稳妥.

  1. 在彼光洁 如同晓日, 长颂我神恩慈,

          千年万世, 无终无始, 欢乐永远不止.[8]

 


[1]               这位牛顿是约翰.牛顿(John Newton, 1725-1807), 而非闻名的科学家以撒.牛顿(Isaac Newton, 1642-1717).

[2]               这段回忆录是由塞西尔(Richard Cecil)所记载, 但经过牛顿本人所修订.

[3]               约翰.牛顿于1755年离开海上的生活, 并于1764年成为(Olney)的副牧师(curate), 接着于1779年到伦敦成为(英国国教, 即圣公会)教区牧师(vicar of St. Mary, Woolnoth). 虽然我们承认有许多真诚爱主的牧师, 但“牧师制度”本身却是不合乎圣经的教导, 参2000年11月份《家信》的“真理站场: 教派主义的罪恶— 牧养的任务”. 无论如何, 我们仍要为牛顿的重生悔改和生命改变而感谢神.

[4]           这三首诗歌都收集在中文圣诗集《万民颂扬》里, 分别为第349首(“异哉此恩”), 第105首(“何等美善耶稣尊名”)和第654首(“光华灿烂堂皇锡安”). 牛顿还写了其他的诗歌, 达菲尔德所著的《英文圣诗集》(Duffield’s English Hymns)列出32首牛顿所写的诗歌.

[5]               事实上, 威尔伯福斯曾有个时候想放弃政治去传福音; 牛顿却说服他, 让他相信他在现在的岗位上更能为神作工.

[6]               因着爱慕和为了宣传真道, 牛顿还学习了圣经的原文, 即希腊文, 希伯来文和古叙利亚文(Syriac, 或称“亚兰文”[Aramaic], 注: 叙利亚的古名是亚兰, Aram).

[7]           上文参考 Samuel Fisk (comp.), Forty Fascinating Conversion Stories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93), 第105-109页; J.D. Douglas (gen.ed.), The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the Christian Church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78), 第704页; 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林怡俐, 王小玲合译, 《如果没有耶稣?》(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1年), 第228页; 萨拉著, 伍美诗译, 《他曾改变世界 1 — 47位非凡人物小传》(香港: 宣道出版社, 2001年), 第56-58页.

[8]               《万民颂扬》第349首“异哉此恩, 何其甘甜!”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