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的需要!


(A)     作门徒个人的责任

当思想如何作门徒时, 我们会问: “我个人的责任是什么? 可不是他人的责任来训练我吗? 我只要愿意接受教训便是了, 对吗? 除了愿意之外, 我还需个人责任吗?”

当然多方面的责任可以详列出来, 但其中一样是让圣灵来训练我们, 这可会任用或不任用他人的. 圣灵的工作并不排斥其他因素, 但显然, 圣灵的工作是极其基要的. 若我们不让圣灵来在我们生命中生出属灵的长进的话, 这是愚昧的; 但即使我们赞同这点, 我们要问: “我们有忽略圣灵的工作吗? 艾朗赛(H. A. Ironside)[1]曾记录下列的记载:

我记得多年前, 我母亲还健在, 我回家探母, 认识一位从北爱尔兰来的一个属灵的弟兄. 当时, 我还年轻, 也做福音的工作. 那弟兄是一位年高的长者, 是一个末期危疾的患者. 他来到南加州, 期望天气能给他疗效, 但显然, 他复原的机会是很渺茫的. 他选择了住在一个橄榄树下的帐篷, 离我们家不远. 我曾去探望他, 记得看见他瘦弱的面颊时, 我反见天堂的平安展露无遗. 他名叫安得烈费撒. 他说话低吟, 因他差不多失去双肺, 但我仍记得他说过了客套话后, 他对我说: “年轻人, 你是传基督的吗? 对不对?” 我回答: “对, 我是” “好.” 他低声说: “坐下来, 让我们一起谈谈神的说话.”

他翻开他用了的圣经, 犹有余力地, 也简单、可爱、诚恳地展示一个又一个的真理, 一段又一段的讲述, 我心灵以前从未体会如此的经历. 我深受感动, 泪流双颊, 我问道: “你从那里得到这些真理的? 你可以告诉我有什么书可以给我这些启迪的?” …我永不能忘记他的回答: “我亲爱的年轻人, 我是在北爱尔兰一间石屋的泥地跪下来所认识的. 在我面前翻开圣经, 我习惯跪上数小时, 祈求神向我灵魂显示基督. 我在泥地上跪下的双膝所学的, 远比世上的神学院还要多.”

作门徒的秘诀是要用时间求神向我们个别显示基督. 上述的长者他跪下了数小时. 基督这样说: “你们祈求, 就给你们; 寻找, 就寻见; 叩门, 就给你们开门.” 但我们愿意在这方面投资时间或小时吗?”

 

(B)     将时间投资到永远

我们会后悔在神面前跪下祷告浪费了时间吗? 最近, 我妻子和我讨论如何分配一天的时间, 我们个人同有二十四小时. 当我正要祈祷开始一天的时间时, 所有当天要做的事情便在脑海中蜂拥而至. 其中有一个倾向使我们感觉实在有太多事情要做  —  甚至好的事情  —  要我们用时间去做. 但若我们让圣灵做他的工作, 我们会像诗人般得到益处, 诗18:28说: “你必点着我的灯, 耶和华我的神必照明我的黑暗.” 无论在属灵真理或日间要做的事, 我们需要帮助时, 用时间跪在神的面前, 借着神的说话和祷告, 让圣灵教导我们, 这是有非常的裨益.

我们当思想基督的榜样. 显然, 他每天都有甚多要做的事, 然而他仍然引退, 用时间祷告. 保罗认识圣灵的工作, 他为以弗所的圣徒祷告, 盼望神的灵会彰显他的工作, 并且照明他们心中的眼睛(弗1:18)

蒙神的灵教导作门徒是好的, 因为这本是圣灵基要的工作, 正如基督曾指着圣灵如此说: “他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约14:26). 试想想, 我们的导师住在我们的心内, 这当然比任何释经书或属灵的圣徒更好. 因他既能教导、显示, 且更能开启我们.

或许你也能记起在你基督徒的经历中, 圣灵在你默想神的说话时, 他如何给你显露真理. 多美好啊! 然而, 我们还会倾向找捷径, 或找一本书, 或问一个长老, 或看记录教材  —  我们转向人, 却不转向圣灵! “你们从主所受的恩膏, 常存在你们心理, 并不用人教训你们; 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训你们; 这恩膏是真的, 不是假的. 你们要按这恩膏的教训, 住在主里面”(约壹2:27). 圣灵时刻都在左右, 但却被我们所忽略.

主岂不是给我们预备了一个伟大的计划吗? “你必将生命的道路指示我, 在你面前有满足的喜乐, 在你右手中有永远的福乐”(诗16:11). 我们要谨慎, 不要忽略跪在神面前, 让圣灵向我们显示基督.

你有注意前文中的艾朗赛当时的第一个反应吗? 他想要买一本书! 我们也会想像属灵的安的烈费撒会向他指向更好的一面. 他会向艾朗赛这青年人指向那唯一的书(圣经), 并开启其中宝贵真理的锁匙: 用时间在神面前. 这当然影响年青的艾朗赛! 这位年长弟兄向年青弟兄指向一位最好的导师.

总括而言, 作门徒最重要的事之一, 就是要认识圣灵的重要性: “并且我们讲说这些事, 不是用人的智慧所指教的言语, 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 将属灵的话, 解释属灵的事”(林前2:13). 我相信本文帮助我们认识昔日的费撒给艾朗赛的忠告, 也指示我们认识到, 我们需要主来教导我们作门徒. 盼望我们勿忘祈祷的需要![2]

 

 


[1]               艾朗赛(Henry Allan Ironside, 1876-1951)曾是奉主名聚会的弟兄. 自1896年, 他参与奉主名聚集的地方召会(有者称之为“弟兄会”[Brethren], 但这名称不被早期“弟兄会”的弟兄们所接受). 但他多年后离开, 于1930年成为“慕迪纪念教会”(Moody Memorial Church)的牧师(pastor). 有关这教会, 艾朗赛说: “它是个独立教会(independent church), 在很大程度上持守弟兄会所爱的真理, 也就是慕迪(Dwight L. Moody)自己从中获益良多的真理. 在某种程度上, 成为此教会的牧师使我失去与弟兄会的众召会多年来所享有的全面交通, 但这事却没丝毫减少我对他们的爱戴和敬重.

” 参 H.A. Ironside, A Historical Sketch of the Brethren Movement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5), 第4页. 艾朗赛先是参与所谓的“公开弟兄会”(Open Brethren), 过后加入“格兰特的闭关弟兄会”(Grant Exclusives). 他声明自己“未曾后悔”加入他们, 甚至表明因而“大大蒙福”(参上引书, 第171页), 因他从中学习到许多宝贵的圣经和召会真理; 这导致他虽成为慕迪教会的“牧师”(pastor), 却仍然持守“弟兄会”所教导的真理, 即一个召会当有“超过一位的牧者”(即长老, 宗派常称“牧师”), 并且这些牧者不该是“受薪”的; 参 Warren W. Wiersbe, Living with the Giants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93), 第222页. 换言之,  艾朗赛并没奉行宗派中“牧师一人事奉”(one-man ministry)和“牧师领固定薪水”(fixed salary)的牧师制度. 有关这两样“现代牧师制度”的错误, 请参2002年8至10月份(第33至35期)《家信》的“真理战场: 归回最初原则之七大理由”. 有关艾朗赛悔改归主的经历, 请参2002年11月份(第36期)《家信》的“浪子回头: 只靠信心不靠感觉  —  亨利· 艾朗赛”.

[2]               上文摘自《恩言》, 2006年9/10月刊, 第23-25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