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审耶稣基督的案件(十四):结论 – 历史的裁决


编者注: 许多曾深切怀疑或极力反对基督信仰的人, 在竭力查考、客观分析与诚实面对圣经和历史证据后, 竟然360度地改变原先的立场, 从反对者转为护道者  —  为圣经和基督信仰极力辩护; 史特博(Lee Strobel)便是其中一个例子.

史特博是耶鲁大学法学硕士, 美国著名日报《芝加哥论坛报》屡获新闻奖的法庭与法事资深记者和编辑, 并在罗斯福大学任教. 他曾是个不信神的怀疑者, 极其藐视和反对基督信仰. 可是, 他的妻子1979年信主后人品和性格大大改变, 令他开始对基督信仰改观. 他要找出有没有可靠的证据, 证明耶稣是上帝的儿子. 为了证实圣经的可靠性, 并主耶稣受死和复活的真实性, 他以两年时间访查13位美国著名圣经学者, 向他们提出怀疑派常问的尖锐难题. 结果是: 在证据确凿, 无懈可击的情况下, 他于1981年11月8日, 真诚地认罪悔改, 接受主耶稣基督为他的救主. 他把访查这13位圣经学者的实录写于《重审耶稣》(The Case for Christ)一书中.

史特博在此书的前言中写道: “我这大半生是个怀疑派, 事实上我认为自己是个无神论者. 在我看来, 太多的证据证明上帝只是人类异想天开的产物, 属于古代神话和原始迷信. … 至于耶稣, … 他是个革命家, 是个圣人, 一个打倒偶像的犹太人, 但他是神吗? 不是, … 我可以给你列举许许多多的大学教授, 他们都是这样说的.” 然而, 史特博的妻子在1979年秋天成为基督徒. 此事改变了一切. 史特博写道: “我反而对她在性格、人品和自信上的大改变感到一种愉快的惊讶, 甚至着迷. 最后, 我要刨根问底去研究, 是什么事使我的爱妻在生活态度上有了这种细微但极重要的变化, 于是我对环绕基督教(基督信仰, Christianity)这个案子的所有事实展开了全面调查. 我尽可能抛开自身利益和偏见, 开始读书, 访问专家学者, 提出问题, 分析历史, 钻研考古学, 研究古代文学, 并且在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一句一句地精读圣经.”

结果, 史特博用了两年时间, 走遍全国访问13位著名学者, 向这些公认权威提出反对圣经和耶稣基督之人所常提出的棘手问题, 并从他们那里获得令人信服的答案. 这些访谈实录都写在《重审耶稣》一书, 经过改编后, 刊登在《家信》的“护道战场”专栏. 我们已刊登了13期, 本期, 亦是最后一期, 我们将看看《芝加哥论坛报》资深记者兼耶鲁大学法学硕士史特博(Lee Strobel, 下文简称“史”)费时两年之久, 访问了全国13位著名学者后所作出的结论  —  历史的裁决!

 

 

(A)       证据证明了什么  —  有何意义?

1981年11月8日, 那是星期天. 史特博把自己关在家中的办公室, 用了一下午重温他作过的21个月的心灵之旅. 他所收集的证据除了取自与众学者的访谈之外, 也来自他私下阅读和研究过的各种书籍和其他历史资料. 他写道: “我尽量带着开阔无私的胸襟提出问题, 分析答案, 已经聚积了足够资料. 证据是清楚的. 剩下的一个问题是我怎样处理它.”

 

史特博取出一本拍纸簿, 将他从事研究后提出的问题一一列出, 又写下一些他所发现的主要事实. 用这方法, 他可以总结自己检查证据时所获得的核心资料.

问题(1):   耶稣基督的传记靠得住吗?

在这课题上, 史特博承认自己曾把四福音书(耶稣基督的传记)当作宗教宣传之作, 夹杂了许多夸夸之谈和传教的热忱, 毫无价值. 可是经过深入探讨后, 史特博指出, 勃鲁姆伯格(Craig Blomberg), 美国研究耶稣基督生平的一位最著名权威学者, 在这个问题上确立了令人信服的证据  —  有目击者的证词, 十分确凿可信. 这些传记成书很早, 不能说是民间流传的故事. 事实上, 对耶稣基督的奇迹、复活和神性的信念, 在基督信仰建立的黎明深刻(喻初期)就已有了, 绝不属于经过长时期(数十或上百年)的渲染才能产生的传说.

 

问题(2):   耶稣基督的传记经得住审查吗?

史特博表示, 同一位学者勃鲁姆伯格(Craig Blomberg)极有说服力地指出, 福音书作者写作时, 力求保存可靠的历史. 他们(指福音书作者们)做到了. 他们诚恳, 愿意将难于解释的材料也写进福音书中, 不让偏见影响报导. 福音书在重要事实的记述上一致, 而在一些细节上不同, 此事赋予福音书记载历史的真实性. 如果他们夸大所报导的事, 或报导虚假的事, 肯定被当时的人(尤其是敌对基督的人)揭发, 则早期教会很难在耶路撒冷落地生根, 发扬光大. 总之, 福音书能顺利地通过全部八种证据测验.[1]

 

问题(3):   耶稣基督的传记是可靠地为我们保存下来吗?

世界级学者梅茨格(Bruce Metzger)说, 与别的古籍(古代书籍)相比较, 新约圣经抄本数目之多可说是空前的, 且可以追溯到接近原作的时代. 因此, 现代新约圣经99.5%没有文本(text)上的差异, 重大的基督信仰教义都毋庸置疑(因为这些重大的基要教义在几乎所有抄本中都是一致的, 编者按). 早期教会决定哪些是权威经卷的标准非常严格, 这保证我们今天得到的, 是耶稣基督言行方面最准确的记录.[2]

 

问题(4):   除了耶稣基督的传记, 还有其他可靠的证据吗?

论到历史文献证据, 专家山内(Edwin M. Yamauchi)明言指出, 比起其他古代宗教创立人的历史文献证据, 关于耶稣的历史文献证据可说是好得很多. 圣经以外的资料证明当日有许多人相信耶稣能治病, 是救世主. 他被钉十字架, 尽管羞耻地被处死, 跟从者相信他仍然活着, 并且把他当神来敬拜. 有一位专家列举了39种古代来源, 证实了100多件有关耶稣基督的生平、教导、钉十字架和复活的事实. 又有七个世俗来源和几个早期信条都讲到耶稣基督的神性. 据学者哈伯马斯(Gary Habermas)说: “有关耶稣是神这方面的教义, 在基督教会一建立时就已确立.”

 

问题(5):   考古学确认还是否定了耶稣基督的传记?

考古学家迈克雷(John McRay)指出, 考古学的发现毫无疑问地加强了新约圣经的可靠性. 考古学的发现从来没有推翻过圣经里提到的事实. 其次, 考古学证明著有新约全书四分之一的路加是一位非常细心的史学家. 有一位专家说: “如果路加这样小心翼翼、力求精确地报导历史细节, 我们能根据什么逻辑说他会轻信, 或不确实地报导远较重要的大事(例如耶稣基督复活之类的大事)? 况且这些大事不仅对他自己, 对别人也都同样重要!”

 

问题(6):   历史上的耶稣和基督信仰里的耶稣是同一个人吗?

受访者博伊德(Gregory Boyd)表示, 自我宣传甚力的“耶稣研讨会”(另译“耶稣研究会”, Jesus Seminar)[3]怀疑大部分福音书中记载有关耶稣基督的话, 都不是主耶稣亲口说的. 可是, 这样的结论是出自“一小撮过于偏激的外围学者, 处于新约思想的极左和极右翼.” “耶稣研讨会”从头开始就排斥神迹, 使用令人质疑的批评标准, 有些研讨会的会员还吹捧来历极端可疑的虚假文件. 还有, 指耶稣基督的故事来自神话中的神明死后复生的观念, 根本就经不住审查. 博伊德说: “耶稣就是门徒(在福音书的记述中)所说的耶稣, 其证据比‘耶稣研讨会’的左派学说正确无数倍.” 总之, 堆积如山的证据显示, 基督信仰里的耶稣和历史上的耶稣确实是同一人, 而非虚饰或夸大的传说人物.

 

问题(7):   耶稣基督相信自己是神的儿子吗?

威瑟林顿三世(Ben Witherington III)引证的证据可追溯到最早的传统, 早到绝无可能受到“传说发展”的影响, 这证实耶稣基督有一种高超的自我认识, 对自己是神的儿子一事深信不疑. 根据证据, 威瑟林顿的总结是: “耶稣相信他是神的儿子, 是神的受膏者吗? 答案是肯定的相信. 他认为自己是人之子吗? 答案是肯定的确认. 他认为自己是救世主吗? 是的, 那是他对自己的看法. 他认为除了上帝, 无人能拯救世界吗? 对, 他是那样认为.”

 

问题(8):   耶稣基督说他是神子, 他疯了吗?

著名的心理学家科林斯(Gary Collins)以他专业的观察和研究福音书后, 证实耶稣基督没有不正常的情况. 他强调耶稣基督时常接触现实, 才华横溢, 对人性有惊人、深入的了解, 也享有深挚和长久的人际关系. 科林斯的总结是: “我看不出耶稣有任何神经病的症象. 此外, 耶稣基督借着医病能力, 惊人的战胜自然的力量. 他还有无可匹敌的教导、悲天悯人的胸怀, 并且自己从死里复活, 这一切都见证他就是本身所宣告的那位慈爱全能的神. 复活是他身份的最高明证.”

 

问题(9):   耶稣基督符合作神的条件吗?

虽然道成肉身  —  神成人身, 无限变有限  —  叫人难以想象, 知名神学家卡森(D. A. Carson)指出, 有大量证据证明耶稣基督具有神的诸般属性. 许多神学家根据腓立比书第2章, 相信耶稣基督自愿虚己(倒空自己), 在他执行救赎的使命时, 不独立使用神的全能(即不按己意使用他那属神的能力, 乃照父神的意思). 即使如此, 新约明确地证实, 耶稣基督拥有神的一切资格, 包括无所不知、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永恒和不变.

 

问题(10):  只有耶稣基督符合救世主的身份吗?

犹太籍学者拉庇德斯(Louis Lapides)清楚表明, 在耶稣基督出生前几百年, 就有许多先知在圣经中清楚预言救世主或基督将要降生, 要来救赎神的子民. 事实上, 旧约圣经中几10项这样的准确预言形成了一种鉴别的标准, 只有真正的救世主才会符合. 这就使以色列人可以准确地认出真正的救世主, 排斥任何假冒救世主的骗子. 若要符合这些预言所鉴定有关救世主的准则特征, 就要有天文数字的机会(机率)  —  一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百亿分之一的机会  —  才能符合. 在整个历史中, 只有耶稣一人符合救世主的特征. 耶稣基督的身份已呼之欲出.

 

问题(11):  耶稣基督的死是个假象, 他的复活是个骗局吗?

梅思里尔医生(Dr. Alexander Metherell)通过医学和历史的数据进行分析, 得出中肯的结论. 他指出, 耶稣基督受过钉十字架如此严酷可怕的苛刑后, 决不可能存活. 他的肺部和心脏被刺穿, 受到严重的创伤, 更难以生存. 有人说他晕倒在十字架上装死, 这是绝对没有证据的基础(编织注: 梅思里尔医生也指出, 医学证据显示, 人若受到像主耶稣那样创伤的人是不会存活的). 罗马刽子手残酷有效, 他们知道若让犯人活着下十字架, 他们自己会给处死. 纵使耶稣基督经过这些苛刑还活着, 他那创伤重重、不成人形的样子, 绝不能鼓励门徒推动一个世界性的传福音运动. 因此, 合理的总结是: 耶稣基督是荣耀地战胜了死亡, 确实从死里复活.

 

问题(12):  耶稣基督的遗体真的在墓中不见了?

受访者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提出明显证据, 指出耶稣基督的空墓是历史事实, 是复活的永久象征. 极早的资料来源早就报导或暗指过耶稣基督的坟墓是空的, 例如马可福音和哥林多前书15章的信条(指林前15:3-4)就曾提过, 这些极早的资料都与事件(指耶稣基督死而复活之事)发生的时间十分接近, 所以不可能是传说的产物(因为一件事要发展成“传说”, 肯定需要很长的时间, 编者按). 福音书记载空墓由妇女发现, 更加强了事件的真实性.[4] 此外, 基督徒和犹太人都知道耶稣基督的坟墓之所在, 怀疑或不信的人可以去坟墓那里查实, 可是事实上, 从来没有人, 包括罗马当局和敌对基督徒的犹太领袖, 宣布那个坟墓里有耶稣基督的尸体. 反之, 他们不得不编造一个荒谬的故事, 说耶稣基督的门徒盗走了尸体, 而实际上, 门徒根本没有这样的预谋和勇气, 也没有机会去盗走尸体.[5] 今日, 连最怀疑的批评家们都不信和弃绝“门徒盗尸”的说法了.

 

问题(13):  耶稣基督死在十字架上之后, 有人看见他活着吗?

耶稣基督复活后显现的证据, 并不是经过多年逐渐发展出来的. 它不是“神话”, 因为神话通常都会歪曲对耶稣基督生平的忆述. 著名学者哈伯马斯(Gary Habermas)强有力地证实这一论点. 他说耶稣基督复活是“早期教会一开头就作出的重要宣布.” 哥林多前书15:5-8提到许多人遇见复活后的耶稣基督, 保罗甚至向第1世纪的怀疑派人士提出挑战, 叫他们亲自去找这些当时还活着的见证人, 来查证和断定事情的真伪. 使徒行传里到处是耶稣基督复活极早期的见证, 而福音书详细记载了耶稣基督多次的显现, 并与人接触. 英国神学家格林(Michael Green)在结论中说: “耶稣的显现铁证如山, 是历史上的真实事件 … 没有任何说得通的证据能质疑它.”

 

问题(14):  有什么事实可以从旁佐证耶稣基督已经复活了呢?

受访者莫尔兰德(J. P. Moreland)所列举的旁证为耶稣基督的复活增加了最后的文献证据. 首先, 门徒有独特的优势知道复活是否发生, 各种证据告诉我们, 他们愿以死宣布耶稣基督的复活是真的. 没有人明知是谎言仍肯慷慨就义(编者注: 换言之, 如果耶稣基督没有复活, 门徒照理不会编制谎言说他复活, 然后为这谎言而甘愿舍命, 此举不合常理. 门徒既然愿意以舍命来见证耶稣基督的复活, 可见复活一事是真实无伪). 第二, 除了复活, 没有更好的理由解释像雅各和扫罗(保罗)那样的怀疑派人士会从不信基督转变

为深信基督, 甚至甘为所信而死. 第三, 钉十字架没出几星期, 有几千个犹太人肯抛弃几个世纪以来在社会和宗教上对他们至关重要的习俗(例如不再强调割礼、守安息日等等). 他们不能做错决定, 因为按他们的传统教导, 若做错决定, 他们的灵魂就会下地狱. 第四,早期的圣礼仪式(指主的晚餐[圣餐]、浸礼等)证实了耶稣基督的复活与神性. 第五, 面对残暴的罗马迫害, 教会不但没有被消灭, 反而奇迹般的建立和扩大, 引述莫尔勒(C. F. D. Moule)的比喻: “历史上打开了一个大洞, 一个耶稣复活那样大小和形状的大洞.”(意即耶稣基督复活是历史事实, 编织按)

 

(B)      慕勒的挑战

在面对以上排山倒海的证据, 史特博写道: “我承认: 耶稣是神的独生子, 证据在数量和质量上都大出我意外. 那个星期日下午, 我坐在书桌前, 不断惊异地摇着头. 我看见过不少被告在绝对没有像这种令人信服的证据下被送往死囚室行刑. 堆积的事实和数据毫无错误地指向一个我并不完全乐于取得的结论.”

 

“老实说,” 史特博继续写道, “我本来认为耶稣的神化只是传说发展的结果. 在发展过程中, 一些善良但被误导的人慢慢地把一个聪明的圣者变成神话中上帝的儿子. 这样的看法既安全也放心,一个第1世纪巡回传道人毕竟不能要求我做什么. 我在调查时认为用传说来解释是理所当然的, 研究之后才觉得它毫无根据.”

史特博指出, 为他一锤定音的是牛津大学出名的古典史学家舍温-怀特(A. N. Sherwin-White)的著名研究, 而史特博在访问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时也曾听过他提到这项研究. 舍温-怀特曾一丝不苟地检查过传说在古代社会里的自然积累率. 他的结论是: 要使传说能消除历史坚固的真实核心, 整整两个世代仍不够用.

以这个论点, 史特博写道: “现在让我们看看耶稣的情况. 从历史观点来看, 耶稣的空墓事件, 目击者对他复活后显现的描述, 和他确实是神独生子的信念, 差不多是立即发生的. 哥林多前书15章的信条证实了耶稣为我们的罪而死, 还列举了复活后向有名有姓的目击者显现, 这个信条在耶稣被钉十字架后24个月(即两年)内已被基督徒朗诵. 马可对空墓的记载, 根据的是事件发生后几年内的资料. 那四本为耶稣的教导、神迹和复活作见证的福音书, 在耶稣许多同代人还在世时即已流传. 如果福音书里有溢美或错误的地方, 这些同代人当然会出面纠正. 最早期教会用的赞美诗也肯定了耶稣的神性.”

史特博引述道: “勃鲁姆伯格(Craig Blomberg)的结论如下: ‘在耶稣死后不到两年, 数目可观的信徒已经拟定了基督救赎的教义, 坚信他死后带着荣耀的身体复活, 并把耶稣和神联成一体, 且相信这些事在旧约圣经里早已预告.’ 克雷格(William Lane Craig)是这样总结的: ‘福音书所记载的事件若要形成传说, 需要到主后第2世纪. 事实上, 这正是以传说为根据的新约次经福音书(apocryphal gospels)产生的时代,[6] 也是批评者所要找的传说故事.’ 因此, 时间根本不够让神话形成来败坏耶稣的历史记录, 特别是仍然有目击者在世, 知道他的生平. 1844年德国神学家缪勒(另译“穆勒”, Julius Müller)要怀疑者在历史上找出一个传说, 能发展得像耶稣的事迹这么快的例子, 当年至今的学者都一片沉默(意即众多怀疑或反对圣经的学者当中, 无一人能找出这样的例子, 来证实耶稣基督的事迹是个传说, 编者按).”

面对这样的局面, 史特博承认道: “我在1981年11月8日明白到我对耶稣基督最大的异议, 也给历史的证据说服了. 这种一面倒的逆转令我格格地笑了. 我在研究期间得到那么多令人折服的事实, 面对高如山积、为耶稣仗义直言的证据, 现在最令人啼笑皆非的是, 我需要更大的信心才能叫我的无神论立足; 相形之下, 相信拿撒勒人耶稣要容易得多了.”

 

(C)       证据的含义

在结束有关耶稣基督案件调查的时候, 史特博重温那个案子的两大教训:

 

(一)     证据的收集彻底吗?

“是的,” 史特博写道, “十分彻底. 我选择的专家能说明他们的立场, 并用历史的证据作为支持. 我能通过盘问进行测试. 我要的不只是他们的立论, 我要的是事实. 我用目前无神论者和自由主义人士的理论向他们质疑质问, 考虑到他们的背景、资格、经历和人品, 这些学者绝对有能力和资格提供有关耶稣可靠的历史资料.”

 

(二)     哪种解释与整体证据最为吻合?

“到了1981年11月8日,” 史特博回忆时写道, “我多年来锲而不舍信奉的‘传说论’(指耶稣基督的神性和复活只不过是虚构的传说)给彻底推翻了. 还有, 由于惊人的历史证据, 证明耶稣复活是个真实的历史事件, 我那身为新闻记者而对超自然持有的怀疑已完全解体. 事实上, 我想不出一个解释能像耶稣自称是神的独生子那样符合历史事实. 我信奉了那样久的无神论, 在历史事实的重压下塌陷. 那是一个骇人的结果, 不是我着手研究时所能预料的; 然而按照我的看法, 它是被事实逼出来的决定(结论).”

这一切把史特博引到“那又怎样?”的问题. 也就是说, 这若是真的, 对现代人又有什么意义呢? 史特博列出以下好几个意义:

(1)         耶稣若是神的儿子, 他的教导就不只是一个有智慧的教师的好教导; 而是来自天上的指引, 是我生命的依靠.

(2)         假如耶稣确立了道德标准, 我现在就有了一个永不动摇、可供我作选择和决定的基础, 无须建立在永远变动、急功近利、自我中心的砂土上.

(3)         假如耶稣死后复活, 他今天仍然活着, 我便能和他在个人层面上相遇(建立关系).

(4)         假如耶稣战胜了死亡, 他也可以为我打开永生之门.

(5)         假如耶稣拥有神力, 他就有超自然的能力, 在我跟着他走的时候, 引导我、帮助我、更新我.

(6)         假如耶稣经历过失丧和受苦的疼痛, 他就能在苦难中安慰我、鼓励我. 他告诫过我们在罪恶败坏的世界里, 苦难是不可避免的.

(7)         假如耶稣正如他所说的那样爱我, 他心里一定为着我最好的利益着想; 那就是说, 如果我把我交给他, 顺服在他的旨意下, 我就百利而无一失.

(8)         假如耶稣是他所声称的神(要记得没有其他重要宗教的创建人声称自己是神), 作为我的创造主, 当然配得我的尊敬、服从和敬拜.

史特博把这些写在拍纸簿上, 然后向后靠在椅子背上. 他已经到达将近两年查询访问之旅程的终点. 时间终于到了处理所有问题中最迫切的问题  —  “现在我该做什么?”

 

(D)       信仰的公式

史特博写道: “经过长达6百多天和无数小时的个人研究以后, 我在耶稣事件里作的裁定(裁决)是清楚的. 可是当我坐在书桌前面, 我明白我需要的不只是一个理智的决定, 我要像莫尔兰德(J. P. Moreland)在上次谈话中描述过的, 去实际体验它. 在想方法实现这一愿望时, 我拿来一本圣经, 翻到约翰福音1:12. 这一节我在访问期间曾读到过: ‘凡接待他的, 就是信他名的人, 他就赐他们权柄, 作神的儿女.’

史特博发现这一节是信主得救的信仰公式. 他写道: “这一节经文里的几个主要动词, 以数学的精确说明要怎样才能越过只在理智上承认耶稣为神的阶段, 进入和他长久的关系里, 成为神家庭中的成员: 相信 + 接受 = 成为神的家庭一员.”

 

(一)     相信(Believe)

寻找、确认和依从事实的指引是史特博的专业性. 他坦诚表示: “我是学新闻学和法律的, 所受的训练使我只认事实, 不管事实领我到什么地方. 对我而言, 事实令人信服地证明了耶稣是神的儿子, 为我替罪(代担我的罪)受罚而死. 我犯了错误, 本该受罚.”

史特博承认说: “我做的错事可多了. 为了免得难为情, 恕我不从详叙述. 事实上, 我一向过的是猥亵、酗酒、专顾自己和不道德的生活. 在我的事业里, 为了个人利益, 我背后中伤同事; 为了抢新闻, 时常不顾道德与法律的规范. 在家庭生活方面, 为了成功, 牺牲了妻子、儿女的利益. 我说谎, 占别人便宜, 欺骗人. 我的胸襟小到对人十分不讲情义. 我主要的原动力是追求个人享乐  —  可笑的是, 我对享乐追求得越热烈, 它就变得越难以捉摸, 越能摧毁我的生活.”

“我读圣经,” 史特博写道, “明白到是罪恶使我远离神, 神是庄严、圣洁的. 我多年来否认其存在的神, 似乎非常遥远. 我越来越清楚, 我需要耶稣的十字架跨过这个鸿沟. 使徒彼得说, ‘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 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 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彼前3:18). 所有这些事现在我都信了. 历史证据和我自己的经验, 力量大得无法抗拒.”

 

(二)     接受(Receive)

史特博表示: “我在调查期间研究过别的宗教, 它们所依据的是‘做’(do)的方案. 换句话说, 你得做点什么, 比如说, 使用喇嘛教的地藏车、布施、朝圣、相信轮回转世、积善来消除孽障, 用各种功德来进入涅盘. 尽管许多人努力去做, 诚心诚意去做, 却徒劳无功.

“基督信仰(Christianity)独一无二, 所依靠的是‘成了’(done)的计划  —  耶稣已经为我们在十字架上完成了我们不能为自己做成的工作: 我们背叛、犯罪, 本该受到死的刑罚, 但他为我们受死,让我们可以与神和好. 我无须靠自己的努力去做那不可能做到的事, 使自己成为完全. 圣经再三告诉我们, 耶稣愿意宽恕我们, 并把永生赐给我们(参阅 罗马书6:23; 以弗所书2:8-9; 提多书3:5).[7] 这就是恩典  —  奇妙的恩典, 不配受的恩惠. 任何人只要肯真诚悔改、祷告, 都能得到, 像我这样的人也能得到.

“是的,” 史特博茅塞顿开地说, “我得凭信心踏出第一步, 就像我们在生活中作任何决定时一样. 但这里有一个重要区别: 我不再在强大的证据巨流中逆流而上; 反之, 我决定顺着事实巨流的同一方向前进. 这是合乎道理和理性的, 合乎逻辑的. 还有, 在我内心的深处, 不知道为什么, 我感到那也是圣灵指引我要走的路.”

摆在眼前的确据和事实敦促史特博作出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决定. 他回忆时写道: “于是我在1981年11月8日, 在诚挚而自然地向神祈求, 承认并离开了我的罪行, 借着耶稣接受了上帝的赦免与永生的恩典. 我对他说, 从此以后, 在他的帮助之下, 我将跟随他, 活在他的旨意里. 没有闪电雷声, 没有听得到的回答, 没有激动的感觉. 我知道有些人在这时刻会感到情绪的激荡; 可是对我而言, 感到的是另外一种同样使人振奋的东西: 乃是理性的激荡.”

 

(三)     成为(Become)

采取了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的步骤之后, 史特博从约翰福音1:12中知道, 他已跨越门槛, 进入一种新的体验. “我已有所不同  —  我已成为神的子女,” 史特博写道, “借着死后复活的耶稣, 得到儿子的名分, 成为他的大家庭的后嗣. 使徒保罗说, ‘若有人在基督里, 他就是新造的人. 旧事已过, 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史特博承认道: “果如其言, 随着时间的推移, 在我努力跟随耶稣的教导, 接受他的改造时, 我做事的轻重缓急, 价值观和品格都在逐渐改变. 我越来越要让耶稣的动机和观点变成我自己的. 套用马丁路德· 金(Martin Luther King Jr., 1929-1968)[8]的话, 我虽然还不能做那个我应该做的人, 或是在基督的帮助下做有一天我将成为的人, 可是谢天谢地, 我可不是过去的那个人了!

“也许对你而言, 这听起来还很神秘(奥秘). 不久以前, 我也觉得神秘(奥秘), 可是现在对我和我周围的人而言, 却很真实. 事实上, 它在我生命中所起的变化之大, 在我归主后不到几星期, 我5岁大的女儿艾莉逊就已察觉到. 她居然对母亲说, “妈咪, 我要上帝改变我, 就像他改变爸爸那样.” 这个小女孩只知道她父亲亵渎, 坏脾气, 说话粗鲁, 经常不在家. 她从来没有请教过一个专家, 从未分析过一个数据, 从未调查过历史证据, 却从近处看到耶稣如何影响一个人的生命. 其实她在说, ‘如果上帝对大人这样, 我也要他这样对我.’ 回顾将近20年前的我, 可以清清楚楚看到我自己决定归主的那天, 无异是我整个生命中决定性的大事.”

 

(E)       你必须自己来定案

史特博总结道: “现在论到你了. 本书一开头, 我便请你要像一个公正无私的陪审员那样来审视这些证据, 根据证据作出你自己的结论. 到头来, 是由你来定案, 也只能由你自己来定案, 别人不能替你投这一票. 也许你在读过一个又一个专家的证词, 听了一个又一个论据, 看了一个又一个问题的答案, 又用逻辑的思维和常识审查过这些证据之后, 你也像我一样, 发现有利于基督的证据是决定性的, 无可推诿. 约翰福音1:12所要求的‘相信’已不是问题. 现在要做的是接受耶稣的救恩, 成为神的儿女, 走在属灵的道路, 过着欣欣向荣的一生, 直到进入永生. 对你来说, 现在是跨出体验的第一步来实践的时候了, 我从心底敦促你开开心心踏上这一步.

“可是, 你心里或者还有些疑难, 我在书里探讨的那一切还未能碰触到你心中悬而未决的大问号. 对! 没有任何一本书可以解决所有的疑难. 不过, 我相信我在这本书里提供的大量资料, 应该可以让你愿意而且觉得有一种迫切的需要, 去继续追索下去. 碰到你认为证据有待加强的地方, 去找有地位的专家讨教. 如果你自己找到更好的、可以解释某些事实的理由, 不妨拿出来作一番毫不留情的检验. 应用本书列举的资料来源, 深入探讨. 你可以参考有详细注解的圣经, 来助你解惑.

“想要对每一个问题都有十足十的解答, 当然是不可能的. 但一旦手头掌握的资料充足, 就应该下决心作出你自己的裁决. 你甚至可以向上帝(虽然此刻你还不能肯定他是不是存在)轻轻祷告,求他引领你明白他的真理, 能认识他. 我这个过来人衷心敦促你一步一步地这样走去, 开展你的心灵之旅. 同时, 我也觉得有责任提醒你, 将这件事当作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来对待. 你作出什么样的决定, 关乎一生幸福, 切莫掉以轻心. 迈克尔·墨菲(Michael Murphy)说得好: ‘ 在整个案情的调查中, 得失攸关的不仅是真相能否大白, 还牵涉到我们自己.’ 换言之, 要是在基督一案中你作出的裁决是对的, 你的将来、你的永远生命, 便取决于你怎样回应基督的呼唤. 正如耶稣所说, ‘你们若不信我是基督, 必要死在罪中’(约8:24).

“这话说得既冷静又严肃, 出自那位关怀人类, 又有全能说这句话的耶稣基督. 我引用它来证明这件事的无比重要. 希望你能积极、彻底地考察耶稣基督为永活神的真凭实据. 最后请记住, 别以为会有其他道路可供选择, 堆积如山的证据说明决无他路可走.” 史特博结束前引述剑桥大学讲座教授鲁益师(或译“鲁益士”, C. S. Lewis)[9]的话. 这位才华横溢也曾怀疑过基督真理的学者, 后来在确凿的证据前低头, 接受了基督. 他说

我这样做, 是希望我们别学他人, 说些对耶稣的认识不够智慧的话, 说什么‘我愿意承认耶稣是一位伟大的道德教师, 但我不能接受他称自己为上帝.’ 这种话不应出自我们的口. 一个人若是凡人, 说出像耶稣说的那些话, 决不会是伟大的道德教师. 他若不是疯子 … 便是从地狱来的魔鬼. 你得自己作决定, 相信这位耶稣过去和现在都是上帝的儿子, 或者相信此人是疯子或者比疯子更坏的东西. 你可以把他当作笨蛋, 叫他闭嘴 …; 你也可以俯伏在他脚前, 称他为主为上帝. 但千万别自以为是, 长自己志气, 护长护短地单单把他当成一位人间伟大的教师. 他没有留下丝毫可以让我们这样说的余地, 也没有作伟大道德教师的打算.[10]

(全文完)

 


[1] 这八种考验目击者证据(即福音书作者的记载)之可靠性的测验是: (1)意图测验; (2)能力测验; (3)品格测验; (4)前后一致测验; (5)偏见测验; (6)遮掩测验; (7)佐证测验; (8)敌对见证人测验. 请参 2006年9/10月份, 第66期《家信》的“护道战场: 重审耶稣基督的案件(五): 审查记录  —  目击者的证据(下)”.

[2] 在决定哪些书卷是权威经卷时, 教会采用严格标准如: (1)这书卷必须有使徒权威, 那就是说那些书卷若不是由使徒本人执笔(他们曾亲眼目睹所写的事), 就得由使徒的弟子(跟随者, followers)执笔. 例如马可是使徒彼得的助手, 路加是保罗的同工; (2)这书卷必须符合信仰原则, 那就是说, 书卷能和教会公认为规范的基本基督徒传统教导达到一致, 没有任何冲突; (3)这书卷必须被一般教会继续不断接受和使用. 有关这几方面, 请参 2006年11/12月份, 第67期《家信》的“护道战场: 重审耶稣基督的案件(六): 审查记录  —  书面的证据”.[1] 这八种考验目击者证据(即福音书作者的记载)之可靠性的测验是: (1)意图测验; (2)能力测验; (3)品格测验; (4)前后一致测验; (5)偏见测验; (6)遮掩测验; (7)佐证测验; (8)敌对见证人测验. 请参 2006年9/10月份, 第66期《家信》的“护道战场: 重审耶稣基督的案件(五): 审查记录  —  目击者的证据(下)”.

[3] “耶稣研讨会”(Jesus Seminar)是由一群占新约圣经学者百分比很小的外围学者所组成的团体. 他们是属“自由主义派”(Liberalists)的人士, 否定许多圣经的基要教义, 又采用错谬的方法和假设来研究圣经, 故所做的种种结论都严重歪曲事实, 在历史和学术性的客观批判下站不住脚. 有关这方面, 请参 2007年5/6月份, 第70期《家信》的“护道战场: 重审耶稣基督的案件(九): 审查记录  —  反证的证据”.

[4] 在第一世纪时, 犹太妇女是没有社会地位的, 她们的见证一般都不受重视, 甚至不被法庭接受(就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 保罗论到可供查证主耶稣显现的见证人时, 只提及男性见证人, 林前15:5-8). 因此, 福音书作者若是虚构主耶稣复活和显现一事, 他们照理应该选用男性为首批见到主耶稣显现的目击者或见证人, 这样才具说服力, 可是四本福音书的作者都异口同声地宣称和记载是妇女们先见到主耶稣的显现. 这就证明作者们没有任何修饰或虚构的意图, 他们忠诚地记载真正发生的事实.

[5] 按逻辑推理, 门徒不可能盗尸, 因为: (1)耶稣基督的坟墓已被大石堵住, 罗马当局也把石头封了, 加上派兵严守墓外(太27:62-66), 众门徒根本没机会盗尸; (2)门徒当时很害怕犹太人, 躲在家中关上门, 不敢出来(约20:19), 连门徒中最勇敢的彼得也因惧怕而三次否认主(太26:31-35, 69-75), 这群害怕得躲在家中的众门徒怎敢硬闯守卫森严的墓地盗尸呢? (别忘了他们当中无一人是武夫, 怎敢与好斗善战的罗马兵士交锋呢?) (3)守卫的兵丁说是门徒在他们睡觉时盗尸, 但这说法很不合理, 因为: (a)兵丁既然事先被警告门徒有可能来盗尸, 他们怎敢沉睡呢? (所有罗马兵丁都晓得若他们失守, 他们将按军法惨被处死, 试问他们怎敢掉以轻心地沉睡呢?); (b)门徒若来盗尸, 他们必须先把堵在墓口的巨石挪开, 此举必然发出巨响, 怎会不吵醒在墓口沉睡的兵士呢? (c)若守卫的兵士真的沉睡, 他们怎么知道是耶稣基督的门徒来盗尸呢?(太 28:11-15), 可见这说法是捏造出来的谎言.

[6] 新约次经福音书(apocryphal gospels)是经过严格检验后, 不被教会接纳入圣经正典(Canon)的福音书卷, 例如《巴拿巴福音》(Gospel of Barnabas)、《多马福音》(Gospel of Thomas)、《彼得福音》(Gospel of Peter)、《十字架福音》(the Cross Gospel)等, 这些次经书卷的写法和记载与新约四福音书卷有很大不同, 具有夸饰的传说色彩, 例如《十字架福音》 记载主耶稣复活后, 从坟墓里出来, 大得高出天外; 还有十字架从坟墓里出来, 竟然开口说话! 这些夸张虚饰的记载正是“传说”的特征. 请参 2007年5/6月份, 第70期《家信》的“护道战场: 重审耶稣基督的案件(九): 审查记录  —  反证的证据”.

[7] 罗6:23说: “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 惟有神的恩赐, 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 乃是永生”; 弗2:8-9记载: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也因着信, 这并不是出於自己, 乃是神所赐的; 也不是出於行为, 免得有人自夸”; 多3:5也表示: “他便救了我们, 并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 乃是照他的怜悯, 借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

[8] 马丁路德· 金(Martin Luther King Jr., 1929-1968)是美国浸信会黑人牧师, 非暴力民权运动领袖, 两次被捕入狱, 参与组织20多万黑人的“向华盛顿进军”(1963年), 促使美国国会通过民权法案(1964年), 获1964年诺贝尔和平奖, 后遇刺身亡.

[9] 鲁益师(Clive Staples Lewis , 1898-1963)是英国小说家和学者, 著述多宣传基督信仰教义, 主要著作有《斯克鲁塔普书简》、《爱情寓言: 中世纪传统研究》等, 还著有科幻小说及儿童故事集.

[10] 上文改编自 史特博著, 李伯明译, 《重审耶稣》(香港荃湾: 海天书楼, 2000年), 第229-240页. 也参其原著, 即英文版 The Case For Christ (by Lee Strobel, 第349-367页[英文题为: “Conclusion: The Verdict of History”], 以纠正一些翻译上的问题.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