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烧不尽!” 土耳其教会的殉道者


(A)      土耳其的基督徒

根据统计, 今日的土耳其(Turkey)约有7万多名基督徒, 其中绝大部分是属于东方教会的亚美尼亚正教会、希腊东正教会和叙利亚正教会. 但福音派的基督教会信徒却少之又少. 1970年, 整个土耳其不到30名福音派基督徒, 可是今日, 福音派的基督徒已增加到超过1千名, 并且有超过50个基督教会分布在土耳其各地. 根据另一项报导, 在过去的20年中, 有超过3千名土耳其人信主, 这些福音派基督徒很多原是土耳其籍的回教徒, 因此, 在土耳其境内, 福音派教会的信徒是最受逼迫的基督徒.

事实上, 土耳其按宪法是世俗国, 国民有信仰自由, 法律也承认回教徒可以脱离回教. 然而, 一般上中央与地方政府及占人口99%的回教徒, 都对基督徒采取敌视的态度. 官方普遍上比较容忍传统的东方教会(东正教), 主要原因之一是这些教会的信徒多是希腊裔或亚美尼亚裔人, 对土耳其回教徒没有什么吸引力. 可是新成立的福音派教会传福音的对象就包括土耳其人, 并且常有外国的宣道士参与这些教会, 这令回教组织深感不满, 有些回教机构甚至声称基督徒是外国人来颠覆土耳其政府的工具. 2001年4月, 土耳其政府的国家安全理事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开始把福音派基督徒列为威胁国家安全分子, 很多政府官员与媒体也开始煽动对外国宣道士的仇视, 指责外国宣道士用金钱来收买年轻人脱离回教成为基督徒. 结果, 福音派的基督教会、教会牧者或领袖, 以及宣道士受恐吓与功击的事件大幅度增加.

在土耳其教会将近2千年的历史中, 为主殉道的人士不计其数. 启示录提到7个教会, 其中士每拿与别迦摩的教会都有信徒为主殉道(启2:10,13). 在20世纪的土耳其, 因着福音工作的扩展, 基督徒受到逼迫, 甚至人身攻击已经屡见不鲜, 其中最令人瞩目的, 是2007年4月18日, 在距离安提阿(Antioch)约300公里的马拉雅(Malatya)所发生的残杀基督徒事件.

(B)       马拉雅的屠杀事件

马拉雅是小亚细亚(Asia Minor)东南部的一个省. 这里有一间小教会, 称为马拉雅福音教会. 在一个复活节庆典聚会中, 有数位土耳其年轻人前来参与, 并表示希望多认识基督信仰. 这教会的领导人是一位35岁的牧师尼卡迪(Necati Aydin). 他邀请了46岁的德国籍宣道士迪曼(Tilman Geske)和一位刚信主不久的同工乌谷尔(Ugur Yuksel)一起去教堂(同时也是一间基督徒出版社的办公室), 出席专为这群年轻人主办的查经班.

同工们听到这消息都很兴奋, 却不晓得这其实是个阴谋. 这10名10多岁的土耳其青少年, 其实是一个回教极端组织的成员, 他们当中有数人出席不久前的复活节聚会, 目的就是要探清教会的虚实, 然后找机会杀害教会的信徒. 他们这次来参加查经班时, 偷偷带来杀人的利器. 查经一开始, 他们就露出真面目, 把他们三个基督徒绑起来, 然后残酷地折磨, 最后杀害他们. 到了中午, 有一位基督徒来到出版社办公室, 发现门被反锁, 深觉不妙, 立刻通知警方. 等到警察冲破办公室大门时, 3名基督徒已惨被折磨至死, 几个来不及逃跑的凶徒当场被捕.

马拉雅屠杀事件在土耳其社会引起很大的震荡, 很多社会人士对凶手行径提出强烈抗议, 他们吁请给土耳其人更大的信仰自由. 可是媒体和很多政府官员的评论却传达另一个令基督徒不安的信息: “土耳其没有基督徒存在的空间!”

无论如何, 土耳其福音派基督徒却没有被这件惨剧吓退, 没有被吓得躲起来. 相反地, 数以百计的信徒和他们的牧者在第一时间就赶到马拉雅, 帮助殉道者的家属处理后事, 并安慰和鼓励马拉雅教会剩下的10几个信徒. 他们也协助通过法律途径为遭害者寻求正义.

德国宣道士迪曼的妻子苏珊(Susan), 要求马拉雅省长让迪曼安葬在马拉雅, 省长不能拒绝 不过极端分子开始散播谣言, 企图恐吓: “凡为基督徒挖坟地的就是罪人.” 后来, 还是来自大数(Tarsus, 使徒保罗的故乡)的基督徒勇敢前来, 拿起锄头为迪曼准备坟地. 一般上, 妻子若面对丈夫惨遭杀害, 必然痛恨凶手, 势必报复. 但苏珊在电视访谈时, 却对记者说她不会报复, 她表示自己向神这样祷告: “神啊, 赦免他们, 因为他们所做的, 他们不晓得.” 这是效法为人钉死在十架上的主耶稣所做的祷告!(路23:34), 也类似第一个为主殉道的司提反临死前, 为杀他之人所做的祷告(徒7:60). 土耳其很多报章都转载了这个访谈, 让很多土耳其人深表惊讶, 因为对他们来说, 以牙还牙, 血债血偿, 才是天经地义的事!

尼卡迪的家人则选择把他的遗体安葬在家乡伊兹密尔(Izmir, 土耳其西部港市, 另译“伊泽米尔”). 数以千计的土耳其籍基督徒聚集, 出席他的安息礼拜. 他们不怕被极端分子认出他们基督徒的身分, 因为他们要向这位为主殉道的牧者致敬. 尼卡迪的妻子娴萨(Shemsa)公开说: “尼卡迪的死是有价值的, 因为他是为基督而死, 他本来是为基督而活. 我以他为荣.” 当地很多媒体都来报导尼卡迪的安息礼拜, 相信多人会为此受感.

有者评述道: “马拉雅屠杀事件目前还在审讯中. 那10个少年背后显然有些有势力的人撑腰, 负责审讯的法官一再拖延有关案件, 官司不知何时才能了结, 而正义是否会得到伸张, 也属未知数. 但是对基督徒来说, 真正重要的是为土耳其教会祷告. 一位土耳其牧师这样说: ‘不要祈求神除去我们所受的逼迫, 但是祈求神给我们有坚忍的心志.’[1] 这正是启示录亚西亚(小亚细亚)七教会中士每拿教会的心志!”(启2:8-11)

 

(C)      春风吹又生!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土耳其教会历代以来遭遇多少劫难, 到了20世纪世界第一次大战之后, 几乎是连根拔起. 然而, 满有丰盛怜悯和慈爱的神, 并没有弃绝这块曾是“古代基督教会摇篮”的土地, 到了上个世纪60年代, 神的灵再次在这土地上动工, 有新的教会开始在这古老的土地上萌芽生长. 进入21世纪, 土耳其已经出现不少福音派基督教会. 主里亲爱的弟兄姐妹, 让我们同心为土耳其的教会和福音事工代祷, 让我们效法先知哈巴谷的祷告: “耶和华啊, 求你在这些年间, 复兴你的作为”(哈3:2); 是的, 愿认识耶和华荣耀的知识, 充满土耳其这块古老的大地, 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参 哈2:14).[2]

 


[1]              这句充满激励和启发性的话在英文是: “Don’t pray against persecution, pray for perseverance.” 陈业宏著, 《不堪回首伊斯坦布尔  —  中东基督教会的衰微》(吉隆坡: 文桥传播中心, 2008年), 第140页.

[2]              上文改编自  陈业宏著, 《不堪回首伊斯坦布尔  —  中东基督教会的衰微》(吉隆坡: 文桥传播中心, 2008年), 第132-133, 136-140, 144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