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ble”( 圣经) 与“Scripture”(经卷)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于教训、督责、

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 都是有益的”(提后3:16)

 

英文圣经用采用两个主要词语来代表神的道(the Word of God), 即“Bible”(圣经)和“Scripture”(经卷). 这两个字在希腊原文的字义是什么? 有何分别呢? 现在就让我们来探讨一下它们的字义和背景.

 

(A)       圣经(Bible)的字义

虽然“Bible”一词并没出现在英文圣经的经文中, 但它的书皮和首页通常都印上“Bible”一字. 这字本是源自希腊文biblion {G:975}. 殷保罗(Paul P. Enns)指出, “Bible”的希腊文 biblion 是“书”(book)或“卷轴” (scroll)之意.[1] 这字是由希腊文 byblos (即 biblos {G:976})一字而来, byblos是指一种生长于尼罗河畔, 沼泽地带的纸草(papyrus).[2] 早期的埃及人将1英尺的纸草木髓切下, 剥去树皮, 让烈日把它晒干, 就能制成书写的材料. 他们将横的木条(指晒干了的纸草木条)放在直的木条上面, 互相交叠, 好像现代三夹板的制法. 横的木条表皮较为光滑, 可用来写书; 将多个断片的木条合起来, 就可制成长达30英尺的卷轴. 后来, 说拉丁语的基督徒, 采纳希腊文biblia (希腊文 biblion 的复数)一字来称新旧约的书卷.

 

(B)       经卷(Scripture)的字义

在新约圣经, “Scripture”(经卷)的希腊原文是 graphê  {G:1124}, 意思是“著作”(writing). 在旧约, 这种著作被确认为具有无上权威(比较王下14:6; 代下23:18; 拉3:2; 尼10:34). 后来旧约的“著作”逐渐被收集, 分成三类: (a) 律法书(Laws); (b) 先知书(Prophets); (c) 圣卷(Writings, 或称“诗歌”, Psalms) (路24:44).[3] 这些著作构成旧约的39卷, 即现在的旧约正典(canon).

 

殷保罗(Paul P. Enns)指出, 在新约圣经中, 希腊文 graphô (动词)一词被解作“圣经”约有90次, 而以名词( graphê  )出现也有51次, 差不多全部都用来指圣经. 在新约中, “scripture”(经卷)有几种不同的意思:

 

a) 有的指全本圣经(如太21:42; 22:29; 26:54; 路24:27,32,45; 约5:39; 罗15:4; 彼后3:16);

b) 有的指圣经中的各别部分(可12:110; 15:28; 约13:18; 19:24,36; 徒1:16; 8:35; 罗11:2; 提后3:16);

c) 有的用作“神的话语”(the word of God,“神的道”)的同义词(如罗4:3; 9:17; 10:11; 加4:30; 提前5:18). 它们也被称为“圣经”(Holy Scriptures) (罗1:2).

 

提后3:15的“圣经”(scriptures)一词在原文是不同的希腊字 hiera grammata {G:2413, 1121}(神圣的著作), 但下一节的“圣经”一词则是 graphê  , 此节强调这些著作绝非平凡的著作, 而是“神的呼气默示的”, 这正是指它具有权威, 在教训上没有错误而说的.[4]

 

事实上, 提后3:16的“圣经”一词可指旧约圣经中的各别部分, 或整本新旧约圣经的各卷. 侯司特(William Hoste)指出, 提后3:16的“圣经”( graphê  , KJV: Scripture)一词极可能包括新约圣经. 他说: “虽然这节主要是指旧约圣经, 因为提摩太小时并不知道新约圣经(参提后3:15“从小明白圣经”). 然而, 我们可以相信, 神的灵在这节所指的圣经( graphê  )是包括了新的圣书(new body of sacred literature) — 新约圣经, 因为当时新约圣经已快要完整, 这新约圣经也是主(耶稣基督)在应许赐下圣灵时所预先证实的(preauthenticated, 参 约14:26; 16:13-14). 这些新约圣书已被众使徒承认为‘圣经’  —  保罗在 提前5:18引述路加福音和申命记时, 统称它们为‘圣经’ [KJV: Scripture; “经( graphê  )上说…”; 参 申25:4; 路10:7, 也参 林前9:9 ]; 彼得也把保罗的书信归纳入‘别的经书’(KJV: Scriptures;  graphê   )之类(彼后3:16).”[5]

 

简而言之, 提后3:16的“圣经”一词在窄义上主要是指整本旧约圣经(共39卷), 但在广义上却可包括整本新约圣经(共27卷), 甚至整本新旧约全书.

 


[1] 筏隐(俗称“范氏”, Wiilliam E. Vine)则表示“Bible”一字源自希腊文 biblos {G:976}(草纸、书卷), 而 biblion {G:975}(书、卷轴)是 biblos 的“指小词”(diminutive); 见 W.E. Vine, M.F. Unger & W. White, Vine’s Complete Expository Dictionary of Old and New Testament Words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5), 第74页.

[2]               “Papyrus ”(复数是“papyri”)也可指“蒲草纸”, 因这种纸是以古埃及人称为“纸草”或“纸莎草”(papyrus)的植物所制造. 这种植物是河边的一种芦苇, 埃及的尼罗河边就常布满这类可制成纸张的芦苇. 新约有许多书信被抄写在“蒲草纸”(papyrus, 或译“纸莎草纸”)上, 被称为“蒲草纸抄本”. 除了埃及以外, 称为“纸草”的芦苇也盛产于叙利亚浅湖中, 所制成的纸由叙利亚的白百罗港(Byblos, 希腊文 biblos )出口. 希腊文 biblos {G:976}意为“书”, 即由此港口之名而来. 英文的“paper”(纸)一字也源于希腊字 papuros ( papyrus, 纸草). 里程著, 《游子吟 — 永恒在召唤》(美国: 使者协会(AFC), 2002年增订版), 第33页.

[3]               根据巴克斯特(J. Sidlow Baxter), 我们今日的旧约全书共有39卷, 其编排次序乃是根据旧约圣经的希腊文译本《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的编排法, 但犹太人原本的旧约全书共24卷 [先前是22卷], 可分成三大类. 这24卷书的编排次序如下:

(a)  律法书(The Law; 希伯来文称为Torah): 5卷 (即摩西五经: 创、出、利、民、申)

(b)  先知书(The Prophets; 希伯来文称为Nebhi’im): 8卷

(b.1) 前先知(Former Prophets, 共4卷: 书、士、撒母耳记上下、列王纪上下);

(b.2) 后先知(Latter Prophets, 共4卷: 赛、耶、结、小先知书12册)

(c)  著作(The Writings; 希伯来文称为Kethubim): 11卷

(c.1) 诗类书(Poetical Books, 共3卷: 诗、箴、伯)

(c.2) 五卷(The Scrolls, 共5卷: 歌、得、哀、传、帖)

(c.3) 先知-历史书(Prophetic-historical, 共3卷: 但、以斯拉记与尼希米记、历代志上下)

(参 The Strategic Grasp of the Bible, 第64-65页).

李菲尔德(Walter L. Liefeld)指出旧约圣经的三大分类(律法、先知和著作), 正是主耶稣在路24:44所说的“摩西的律法、先知的书和诗篇上所记的”(参 The Expositor’s Bible Commentary (vol. 8), 第1057页). 这点证明在主耶稣和保罗的时代, 把旧约圣经分成22卷或24卷的方法早已存在.

[4]  殷保罗著, 《慕迪神学手册》(香港九龙: 福音证主协会, 2003年五版), 第145-146页.

[5] W. Hoste & W. Rodgers, Bible Problems and Answers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57), 第374-375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