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中的基督: 大祭司所预表的基督 — 圣衣的胸牌


(A)       序言

当大祭司换上圣服, 穿上以弗得时, 人的目光往往会被哪一部分吸引呢? 答案就是大祭司胸前的胸牌, 因其上镶上12块闪闪发光、异彩夺目的宝石! 诚如克雷吉(Peter C. Craigie)所说, 大祭司的圣服之美全集中在胸牌上; 因译作“胸牌”的希伯来字的基本意思是“美丽”或“卓越”. 胸牌这服饰象征美丽, 而美丽也就是其大祭司职分的性质.[1] 现在, 我们一同来思考这大祭司圣服装饰中, 最引人注目的胸牌, 并它所要教导我们有关基督的真理.

 

(B)       胸牌的字义

“胸牌”一词在旧约希伯来原文是 chôshen  {H:2833},[2] 这字在旧约圣经出现25次, 皆译为“胸牌”(AV和NKJV皆译作breastplate; NIV则译成breastpiece). 被誉为“现代希伯来文词典编辑法之父”的格思尼尔斯(Wilhelm Gesenius, 1786-1842)认为chôshen一词意谓“装饰物、光彩美丽”(ornament).《七十士译本》(Septuagint ,旧约的希腊文译本)将chôshen译成logeion, 意即“神喻”(oracle),[3] 这可能与胸牌用作判断神的旨意有关.

 

值得留意的是, 大祭司圣衣上的胸牌被喻为“决断的胸牌”(出28:15,29; the breastplate of decisions, AV: the breastplate of judgment; NIV: the breastpiece of decision), 因为胸牌的袋子装着“乌陵和土明”. 当以色列百姓对神的旨意模糊不清, 他们可来到大祭司面前求问, 神就借着藏在胸牌内的乌陵和土明来指示他的百姓(撒上30:7-8).[4]

 

(C)       胸牌的样式

制造胸牌的材料与以弗得一样, 是用金线, 以及蓝色、紫色、朱红色线, 并捻的细麻布制成. 它是一个正方形的袋子(pouch), 长宽约9英寸(1虎口, 出28:16). 它被喻为“决断的胸牌”(出28:29), 因袋中藏有乌陵和土明, 可借此判决或断定神的旨意是什么. 胸牌上有12块不同的宝石, 分成4行, 每行3块. 每块分别刻上以色列一个支派的名字. 胸牌的四角各有一个金环, 上方两个金环各用一条金链子穿过, 接在以弗得肩带的两槽上. 胸牌下方则用蓝细带子各将胸牌的环子与以弗得的环子系住, 连接于腰间的带子.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写道: “胸牌的做法(制作方法)跟以弗得一样, 是一个正方形的小囊, 从四角的金环用绳子系在以弗得上. 胸牌上镶有4行宝石, 每行有3块宝石, 这些宝石分别代表以色列的12个支派. 胸牌内藏有乌陵和土明; 虽然我们不能确实肯定乌陵和土明的用处, 但这些应是神透过大祭司向子民表达其旨意的方法.”[5]

 

(D)       胸牌所预表的基督

犹如以弗得一样, 大祭司亚伦所穿戴的胸牌也多方预表那位已经升入高天的大祭司, 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述说他那荣耀华美的位格与工作. 让我们开始存着敬虔的心逐一思考.

 

(D.1)   基督无与伦比的位格

论到胸牌, 出28:15记述: “你要用巧匠的手工, 作一个决断的胸牌. 要和以弗得一样的作法, 用金线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 并捻的细麻作成.” 胸牌和以弗得一样, 主要是以两种材料制成, 即金和绣上蓝色、紫色、朱红色线的细麻布. 这些颜色反映主耶稣的完美位格(person).

 

金光耀眼的金黄色当然是最显眼夺目之色, 它是荣耀且不褪色的物质, 代表基督不朽的荣耀神性(deity). 基督不仅是荣耀的(约1:14), 也是永不改变的(来1:12, “惟有你永不改变”; 来13:8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 蓝色预表我们主耶稣基督属天脱俗的神性(约3:13,31; 林前15:47); 朱红色与蓝色对比, 代表基督属地的人性,[6] 与我们同有血肉之体(来2:14-15), 能“体恤我们的软弱”(来4:15).

 

除了蓝色和朱红色, 胸牌也用“紫色”制成. 紫色是蓝色与朱红色的融合, 预表主耶稣的神人二性, 正如提前3:16所说“神在肉身显现”, 也就是使徒约翰所见证的“道成了肉身”(约1:14). 最后, “捻的细麻”(fine twined linen, 出28:15)代表耶稣基督圣洁无罪的纯洁生命. 尽管成为人, 他却不沾染人的罪, 他是“圣洁、无邪恶、无玷污”的(来7:26), 是那位名符其实的“圣者”(可1:24;徒2:27,31). 这与胸牌的正方形有异曲同工之妙. 胸牌是“四方的”, 长与宽皆为1虎口(9英寸左右, 出28:16). 司提反称主耶稣为“义者”(徒7:52), 是公正仁义的, 这正是胸牌的正方形所表达的真理.

 

(D.2)   基督把信徒置于爱中

大祭司的胸牌上有12块宝石, 它们分成4行, 每行3个, “第一行是红宝石、红璧玺、红玉; 第二行是绿宝石、蓝宝石、金钢石; 第三行是紫玛瑙、白玛瑙、紫晶; 第四行是水苍玉、红玛瑙、碧玉. 这都要镶在金槽中. 这些宝石都要按着以色列十二个儿子的名字, 彷佛刻图书, 刻十二个支派的名字”(出28:17-21).

 

胸牌上共有12块宝石, 分别刻上一个以色列支派的名字. 以色列共有12支派, 所以12块宝石, 12个名字, 代表整体以色列民都常在神恩惠仁慈的记念中, 就如出28:19所说: “以色列儿子名字的, 带在胸前, 在耶和华面前常作记念”. 此外, 胸牌位于心胸  —  爱心之处, 表明神的子民都在大祭司主耶稣基督的爱中,  是“神的选民、圣洁蒙爱的人”(西3:12).

 

必须明辨的是, 虽然大祭司肩带的两槽上与胸牌上都刻着以色列12支派的名字, 但正如许多解经家所指出, 这两者的排列次序有所不同. 肩带两槽刻的名字次序是按以色列(雅各)的12个儿子出生的顺序(according to their birth), 胸牌上刻的名字则按十二支派的顺序(according to their tribes), 即以色列民安营和起行的顺序(有关名字的次序, 请参本文附录). 前者把12个支派名字都刻在同一种宝石(即红玛瑙, onyx), 后者则刻于12种不同的宝石上, 发出不同的光芒. 因此, 前者是论到信徒的蒙福地位(position), 表明所有信徒在神眼中都享有同等的地位和荣美;  后者强调信徒的属灵状况(condition), 表明所有信徒领受不同的性格、才干与恩赐, 为主发出不同的光辉, 纵然他们都置于同一个“胸牌”上  —  在神的爱中.

 

(D.3)   基督保守信徒永稳妥

12块宝石和其上的名都稳妥地安在胸牌上, 因这些名字刻在宝石上“彷佛刻图书”(AV: like the engravings of a signet)一般的稳固. 这暗喻信徒在基督里得蒙奇妙保守, 救恩绝对稳妥, 永不失落(参 约10:28-29). 基督赐所有信徒永生, 他们永不灭亡, 谁也不能从主基督手

里把他们夺去(约10:28). 故此, 犹大在书信中描述基督为“那能保守你们不失脚, 叫你们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在他荣耀之前的, 我们的救主独一的神”(犹24). 在基督里, 我们的救恩绝对稳妥!

 

胸牌上方是用“金链子”系紧在以弗得上, 金链子穿过胸牌上方的金环子, 再接于肩膀的两槽上(出28:25); 而胸牌下方则用“蓝细带子”把胸牌的环子与以弗得的环子系住, 使胸牌贴在以弗得的带子上(出28:28).  “金链子”既无起点也无终点, 象征着基督亘古永存的属性(注: “金”强调永恒不朽). 此外, 那系住胸牌环子与以弗得环子的细带子是蓝色的, 表明这联系是建基于基督属天不变的属性上(注: “蓝色”象征基督属天的神性). 感谢神, 不仅我们在基督里的救恩绝对稳妥, 我们与基督的联系亦是“蓝细带子”—  属天脱俗的, 以及“金链子”—  永恒不朽的.

 

凯恩(Cyril Cann)贴切表示: “这幅图像描绘神对信靠他的百姓是充满恩惠! 我们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已经升入天堂, 无论我们有许多不同的性格和失败, 他仍以救赎大爱的完美将我们呈献在父神面前. 我们具有相异的荣耀, 因为我们各人都特殊地反射他的荣耀, 这令父神意满心欢.”[7]

(E)       结语

英格兰的梭陶(Henry W. Soltau)[8]写道: “大祭司的肩上和胸前都有以色列众子的名字, 为要在耶和华面前常作记念(出28:29). 亚伦一进到圣所, 就提醒耶和华有关以色列人蒙他所接纳、所立于的蒙爱和完美地位. 圣所的金灯台所发出的亮光, 以及神在至圣所的施恩座上所发的荣光, 肯定使这些宝石射出无比辉煌的光芒, 各放夺目光彩, 吸引万军之耶和华的眼目. 照样, 我们作信徒的在神面前常蒙记念, 因我们的大祭司(耶稣基督)以他丰盛的爱和能力, 并他自己的荣耀, 将我们呈现在神面前; 我们在他圣洁中无玷污; 成为公义, 因他是我们的义(林前1:30); 成为刚强, 因他是我们的力量(诗46:1). 我们装饰在他大爱的心胸前和全能的肩膀上, 以他自己的荣耀华美来发光. 这些宝石装饰了他, 我们的光辉和完美也唯有从他而来.”[9]

 

****************************************

附录:   刻在宝石上之名的次序

 

图表一: 大祭司肩膀上12支派的名字

大祭司左肩

的宝石(红玛瑙)

上所刻的名字

大祭司右肩

的宝石(红玛瑙)

上所刻的名字

迦得(Gad) [7]

流便(Reuben) [1]*

亚设(Asher) [8]

西缅(Simeon) [2]

以萨迦(Issachar) [9]

利未(Levi) [3]

西布伦(Zebulun) [10]

犹大(Judah) [4]

约瑟(Joseph) [11]

但(Dan) [5]

便雅悯(Benjamin) [12]

拿弗他利(Naphtali) [6]

* 括号[ ]内的数字是雅各12个儿子出生的次序

 

图表二:   大祭司胸牌上12支派的名字  

第一行

红玉

(Carbuncle)

红璧玺

(Topaz)

红宝石

(Sardius)

西布伦 [3]

以萨迦 [2]

犹大 [1]

第二行

金钢石

(Diamond)

蓝宝石

(Sapphire)

绿宝石

(Emerald)

迦得 [6]

西缅 [5]

流便 [4]

第三行

紫晶

(Amethyst)

白玛瑙

(Agate)

紫玛瑙

(Ligure)

便雅悯 [8]

玛拿西* *[8]

以法莲** [7]

第四行

碧玉

(Jasper)

红玛瑙

(Onyx)

水苍玉

(Beryl)

拿弗他利 [12]

亚设 [11]

但 [10]

* 括号[ ]内的数字是12支派安营和起行的次序.

** 以法莲和玛拿西两支派都源自约瑟, 取代利未支派.

梭陶(Henry W. Soltau)指出, 大祭司肩膀的两槽上所刻的12支派名字是按雅各12个儿子出生的顺序(according to their birth), 如图表一; 而胸牌上所刻的12支派名字则按12个支派的顺序(according to their tribes), 即以色列民安营和起行的次序或顺序, 如图表二. 根据梭陶, 希伯来文字的写法是由右至左, 所以出28:17-20所记载有关宝石的排列顺序也该由右至左, 正如图表二所显示的. 这与以色列人安营和起行的顺序相同(民2:2-34),[10] 如图表三.

 

值得一提的是, 利未支派没有列在12支派中(参 民2:33), 因他们曾遵行神的吩咐, 所以蒙神特选负责会幕的各种事奉(参 出32:25-28; 民1:47-54), 他们安营起行的次序是在迦得支派和以法莲支派中间  —  迦得支派后便轮到利未支派, 然后才轮到以法莲支派(民2:16-18).[11] 另一方面, 对神忠诚的约瑟蒙神加倍赐福(创49:22), 他的两个儿子(玛拿西和以法莲)成为以色列12支派中的两个支派, 填补了利未支派所遗留下来的空缺.

 

图表三:   以色列各支派安营和起行的位置图  

 


[1]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1466页.

[2]               {  }括号内的编号是采用百年前司特隆(James Strong)制定的原文编号. 这编号最先使用于他的经典著作《司特隆圣经汇编》(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of the Bible).他将圣经原文的每一个字, 按字母顺序编上数字号码, 以方便不识原文的读者作参考之用. 此种编号现今为世界各著名原文工具书籍所通用. 在《家信》的文章中, {  } 括号内编号前的“H”指希伯来文字(Hebrew), “G”则指希腊文字(Greek), 但有极小部分的“H”字指亚兰文字(Aramaic). 《家信》常引用的“AV”指英文圣经《钦定本》/《英王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 或称King James Version); “NIV”是《新国际译本》(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NKJV”则是New King James Version.

[3]               Henry W. Soltau, The Holy Vessels and Furniture of the Tabernacle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71), 第204页.

[4]               这段经文记述大卫透过“以弗得”知晓神的旨意, 因以弗得有“决断的胸牌”, 内中藏有乌陵和土明.

[5]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I)》, 第1466页. 有学者认为, 乌陵和土明可能是两块扁平的石头, 上刻有相等于“是”(土明)和“否”(乌陵)的符号, 但事实是否如此仍难以肯定. 同上引.

[6]               凯恩(Cyril Cann)评述道: “朱红(scarlet)是属土的颜色, 述说基督的人性(humanity). 亚当(Adam)这一名字是源自希伯来字根 ahdahm ,  意即“红土”(red earth), 因为他是由红土所造(创2:7).” 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Christ Foreshadowed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2002), 第89页.

[7]               参上引书, 第90页.

[8]               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 1805-1875)是奉主名聚会中的著名圣经教师, 写了数本有关会幕真理的公认好书. 有关他的生平和著作, 请参2004年1/2月份, 第50期《家信》的“属灵伟人: 亨利·梭陶”.

[9]               Henry W. Soltau, The Holy Vessels and Furniture of the Tabernacle, 第249-250页.

[10]             同上引, 第206-207页.

[11]             根据《启导本》在民2:2的注释, 以色列百姓起行的次序为: “犹大”领头的一组(犹大、以萨迦、西布伦三支派)先行(民2:9); “流便”为首的(流便、西缅、迦得三支派)其次(民2:16); “利未人”(哥辖族、革顺族、米拉利族)和会幕第三(民2:17); “以法莲”为首的一组(以法莲、玛拿西、便雅悯三支派)第四(民2:24); “但”为首的一组(但、亚设、拿弗他利三支派)走在末后. 不过, 威明顿(H. L. Willmington)主张利未支派的三大家族并非在同一组起行. 根据威明顿, 各支派的起行次序如下: (1)约柜、亚伦、摩西(民10:33);  (2)犹大、以萨迦、西布伦(民10:14-16); (3)革顺族、米拉利族、利未众子(民10:17); (4)流便、西缅、迦得(民10:18-20); (5)哥辖族、利未众子(民10:21); (6)以法莲、玛拿西、便雅悯(民10:22-24); (7) 但、亚设、拿弗他利(民10:25-27). 威明顿著, 《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上》(香港: 种籽出版社, 1986年), 第121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