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召会的讲台 — 再思现今召会的讲道


(A)        引言

初期召会在五旬节建立之时,[90] 就因彼得的一篇充满能力的讲道, 信主受洗的人就加添了3千人左右; 因着使徒们“放胆讲论神的道”(徒4:31), 在短短的30年内, 福音传到亚、非、欧三大洲, 建立了许多地方的召会. 我们在此看见讲道的重要. 神使用祂的道(His Word)来扩展祂的工(His Work).再思现今召会的讲道1

召会的历史证实, 传讲神的道与召会的兴衰是不可分开的. 骆琼斯(俗称“钟马田”, D. M. Lloyd-Jones)在其所著的《讲道》(Preaching)一书中表示: “当你略观教会历史, 教会的衰弱时期不也就是讲道最衰弱的时期吗? 什么是教会改革与教会复兴的开路先锋? 答案是恢复过来的讲道(renewed preaching).”

达根博士(Dr. E. C. Dargan)在他的《讲道史》(History of Preaching)中也强调讲道的重要. 他说: “属灵生命的低落与教会工作的低沉, 常与那没有生命、形式化、没有效果的讲道并行, 部分是因, 部分是果. 在另一方面, 教会历史中的大复兴往往由讲坛的工作而起.”[91] 简之, 讲坛或讲台上的讲道与召会的兴衰是息息相关的.

 

(B)        今日讲台的光景

今日召会的讲台又如何呢? 今日基督徒普遍上灵性肤浅, 令人担忧. 其原因何在? 无可否认, 这是因为许多信徒倾向追求属世成就, 缺乏渴慕圣道和追求属灵事物. 但我们不可忽略的另一主要原因, 乃是召会本身的讲台缺乏“神的道”, 这就如先知阿摩司所说的“属灵饥荒”, 因没得听“耶和华的话”(摩8:11).[92]

曾任台湾中华福音神学院、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之客座教授, 及《讲坛分享》主编的沈保罗一针见血地指出: “我深怕今天主日的讲坛是‘理’多‘道’少, 信徒听了之后只是觉得上了一堂神学课, 多了一点圣经知识, 属灵的生命并没有得到喂养.”[93] 今日召会的讲台最需要的是“神的道”, 而非属人的神学理论, 这是所有上讲台讲道的弟兄所必须牢记的.

可悲的是, 今日许多上讲台的传道人或讲道者, 仅是为了应付讲道的责任, 不经慎重祷告就随便找一个主题, 然后配上适合的经文, 再翻阅一些参考书, 就这样组成一篇讲章. 沈保罗评述道: “这样的讲章只是经过理性的了解, 加上神学的训练, 再藉着自己逻辑思考所完成的一篇神学讲章. 它是理性的、合乎教义的, 也是有条有理的, 单以讲章本身来讲可能无懈可击, 但可惜它只是出自冷冰冰的知识, 而不是出自热呼呼的生命.” 沈保罗最后承认说, 今日召会的讲台是“理多道少, 我们在台上讲的只是知识的传授, 而不是生命的分享.”[94] 这样的讲道只有增加头脑的知识, 没有改变生命的能力.

 

(C)        给讲道者的指南

若要恢复召会讲台的讲道职事之丰荣, 就必须从讲道者开始. 讲道者对讲道的“态度”往往决定他在讲道事奉上可达到的“高度”. 一般而言, 讲道者的态度容易失衡而有所偏差. 有人讲道前花了很多时间查考圣经, 研读各样属灵书籍, 却不注重祷告, 不求神赐下圣言, 也不把所要讲的全交托给神. 另一方面, 有人则强调说: “既然讲道全靠神, 那就不用作太多的准备, 甚至不必准备, 让圣灵带领就行!” 究竟讲道者应该采纳哪一种态度呢?

针对此问题, 某位在奉主名聚会中、神所重用的仆人给予适切的答案. 这位老前辈如此表示: 他为所要讲的信息祷告, 仿佛一切都有赖于神; 他准备所要讲的信息, 仿佛一切都有赖于他本身; 他传讲信息, 仿佛一切都有赖于听众.[95] 这平衡中肯的答案正是讲道者所该具备的正确心态.

 

(一)   要祷告, 仿佛一切有赖于神

不少人讲道前花很多时间, 去思考和寻索资料(这并没有错), 却忽略一件必须先做的事, 即跪在神面前恳切祷告. 先知但以理未在王面前说话(为王解梦)之前, 先与他的三个同伴向神祷告, “祈求天上的神施怜悯, 将这奥秘的事指明”(但2:18), 因他深知“智慧能力都属乎祂”(但2:20). 我们也当学习但以理的榜样  —  先向神说话, 才向人说话! 在未上讲台向人说话以前, 我们应该先在私下向神说话(即祷告), 求神赐下祂的道, 并赐智慧去明白和传讲这道, 也求圣灵感动听者的心去领受这道.

被誉为“传道王子”的司布真(C. H. Spurgeon)曾训诫他的学生们说: “传道人不为他的工作迫切祷告, 他一定毫无成就. 这种传道人往往自负自恃, 以为可以仗着自己的力量, 不需圣灵的工作便可以叫人悔改, 领人归主, 这真是自欺!” 卫理公会的属灵伟人布奥兹(或译“邦兹”, Edward M. Bounds)对祷告也有很深的领悟, 写了《讲道与祷告》(Preaching and Praying)一书. 他说: “今天教会的需要, 不是多设机构, 多谈组织, 多讲方法, 而是得着圣灵可使用的人  —  也就是祷告的人, 大有能力祷告的人. … 圣灵不降临在组织上, 而是降临在人身上; 圣灵不浇灌计划, 乃是浇灌人  —  祷告的人!”[96]

卫理公会创办人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是18世纪伟大的布道家. 他一生中讲道超过4万次, 带领无数人归信基督, 生命改变. 魏斯比(Warren Wiersbe)在《与属灵伟人同行》一书中表示, 他曾参观约翰·卫斯理在伦敦的居所, 其卧房隔壁有一间祷告室. 魏斯比写道: “坦白说, 我是个不容易被气氛所动的人, 可是这间祷告室使我深受感动. 斗室中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个供祷告的凳子, 桌子上有一本希腊文新约和一支烛台, 这就是约翰·卫斯理在伦敦时, 每天清晨灵修的地方. 导游低声说: ‘这一间祷告室, 就是卫理公会的发电厂啊!’ ”[97] 约翰·卫斯理之所以讲道满有能力, 因为他是个祷告的人.

博学的多产作家、牧养美国闻名的慕迪教会长达18年之久的艾朗赛博士(Dr. H. A. Ironside)说过一个见证: 他去拜访一位到美国来养病的虔诚爱尔兰基督徒, 名叫弗雷泽(或译“福雷色”, Andrew Frazer), 虽然他身体十分虚弱, 但他打开那本用得很久的圣经, 讲解那些属神深奥的真理, 讲得非常好, 是艾朗赛从未听过的. 艾朗赛很受感动, 问他是从哪一本书或哪一间神学院学来的. 这位病人的答复令他终身难忘. “亲爱的年轻人, 这些东西是我在北爱尔兰一间小屋的泥地上, 从我跪下来, 在我的膝盖上学来的(指从跪着祷告的膝盖上学来的, 笔者按). 当我打开圣经, 跪在那里几个小时, 求圣灵将基督启示在我心里, 将神的话向我的心打开; 我跪在泥地上所学的, 比任何一间神学院可以教我的更多.”[98]

笔者本身认识不少在欧美国家全时间事奉的主仆, 这些奉主名聚会的弟兄们虽没进入神学院受训深造, 但他们所讲的道是那么富有亮光, 充满灵力, 更是适切地供应听众当时的灵命所需. 秘诀何在? 他们的见证往往和弗雷泽一样, 都是藉着祷告祈求, 跪在神面前读经默想, 才有如此丰富的领受, 且能满有灵力的传讲. 这对我们  —  尤其是年轻的一代  —  是何等的启发和挑战啊! 讲求快速和效率的我们上网搜寻各种资料准备讲章, 却常忽略祷告和等候神赐下祂要我们传讲的话语, 难怪我们的讲台“暗然无光”! 万军之耶和华对祂的仆人说: “不是倚靠势力, 不是倚靠才能, 乃是倚靠我的灵, 方能成事”(亚4:6). 是的, 讲道者务要祷告, 因为一切有赖于神!

 

(二)   要准备, 仿佛一切有赖于讲道者

正所谓“台上一分钟, 台下十年工.” 讲道前的准备是不可缺少的, 马虎的准备往往为讲道种下败因. 沈保罗常说: “一个人要讲道讲得活, 必须先要读经读得活.” 英国大布道家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讲道很有能力, 因为他花很多时间与神独处, 研读和默想神的道, 以此来准备自己. 他曾说: “噢! 赐给我那本书(圣经)… 让我成为一书之人,[99] 我独自在这里坐下, 只有神在这里, 我在祂面前打开这书, 念这书.”[100] 无可否认, 一个成功的讲道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讲道者私下的读经生活.

19世纪的英国传道人罗伯逊(F. W. Robertson, 1816-1853)被称为“传道人中的传道人”(Preacher’s Preacher). 有人问他成功秘诀何在, 他的答复是: “藉着勤力、有规律的研读, 集中力量做一件要紧的事  —  讲道.” 据说他的一篇讲章需要60个小时来准备.[101] 好的讲道往往是时间的产物. 苏格兰的麦克拉伦(Alexander Maclaren, 1826-1910)被公认为另一位19世纪最伟大的传道人之一. 通常他讲一篇信息, 也总要花60个小时来准备.

除了读经生活, 敬虔生活也会大大影响讲道者在讲台上的能力. 魏斯比指出, 麦克拉伦讲道事奉的成功秘诀在于“敬虔与操练”. 他对主忠心敬虔, 时时与主同行. 麦克拉伦在1905年的全球浸信会会议中说: “追求服事的能力还是其次, 追求圣洁的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他对许多传道人说: “我们服事主的条件, 第一、第二、第三, 都是个人要过敬虔的生活(personal godliness), 否则, 即使我口若悬河, 能说万人的方言和天使的话语, 不过像刺耳的锣, 走调的钹, 毫无用处!”[102] 有鉴于此, 讲道者必须以敬虔生活来准备自己, 好在讲台上充满属灵的能力.

换言之, 讲道者务要先从神那里领受神的道, 并将它存记在心中, 且活在生活中, 然后才在讲台上宣讲传扬. 沈保罗极力强调这方面的重要. 他写道: “我们的信息若出于自己读经时从神那里来的感应, 若出自读经时与神面对面交往而来的领受, 而且这种领受在我们的生命中使我们得了造就、受了对付、蒙了光照、有了喂养, 这些经文因着圣灵在我们生命中曾发生过作用, 这些经文就不只是圣经上的一些话语, 这些经文对我们来讲乃是生命、是灵, 与我们的生命有了不可分割的关系. 这样, 当我们将这些经文的信息呈现在人前时, 一定是活生生的, 是有感觉的, 是有生命的, 听的人也立刻会感觉得到. 当他们听得有兴趣, 不在乎你已经讲了多久, 你自己也会因他们的反应愈讲愈充满热忱.”[103] 这类的讲道是属于“心灵对心灵的讲道”,[104] 既充满震撼力, 又富有感化力.

以斯拉给我们树立美好的榜样, 圣经如此描述他: “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华的律法, 又将律例典章教训以色列人”(拉7:10). 以斯拉不仅立志花费时间精力“考究”神的道(耶和华的律法), 也以身作则地“遵行”这道, 过后又传讲这道, 来“教训”神的百姓. 除了要勤劳读经, 过圣洁生活, 以致能领受与活出神的道, 我们也不可忽略传讲这道的重要, 包括如何有效地传达这道. 有限的篇幅不允许我们在此谈论讲道技巧, 但笔者特别推荐吉布斯(另译“葛普斯”, Alfred P. Gibbs)所写的《传道》(The Preacher and His Preaching). 对于那些想要有效地传讲神道之人, 此书是一本必读的好书.

19世纪初, 苏格兰的莫里森(另译“马礼逊”, George H. Morrison)在讲道与牧会方面都非常成功. 当时许多教会因无人出席而取消主日晚礼拜, 但莫里森教会的主日晚礼拜还是挤满了人. 沈保罗指出莫里森的讲道能如此吸引人是因为: (1) 他的圣经知识渊博(他私人藏书有6千册); (2) 他对人需要的领悟(平均一年探访信徒与非信徒一千次). 他用想象力将这两样融化在他的讲章内, 以致摸着人的心; (3) 他讲得生动, 叫听者产生兴趣.[105] 这三个要素是成功讲道所要具备的.

 

(三)   要传讲, 仿佛一切有赖于听道者

讲道时绝不可忽略听众! 有些讲道者上台讲道, 完全不留意台下听众的反应, 即使听众听不懂也不在乎, 只求尽快讲完, 可以交差就是了. 这种敷衍的态度导致一看讲台令人反感, 一听讲道令人厌倦, 使听众“在讲道时段打瞌睡”(take sermon time nap).

心理学家梅拉宾(Albert Mehrabian)将演讲的效果分析如下: 7% 来自讲者的话语, 38% 来自讲者的声音, 55% 来自讲者面部的表情.[106] 虽然讲道不同于演讲, 但上述分析可作参考, 来帮助我们明白听道者的领受程度是受何因素所影响. 讲道者不单要注意信息的内容  —  必须是神的道  —  也当确保声量够大、听得清楚, 还要留意肢体言语(body language).

英国布赖顿(Brighton)的巴克莱(Jan Barclay)是著名的旧约圣经学者. 他在所写的“只要用对字”(Just the Right Word)一文中, 强调以听众为本, 劝讲道者做好三件事: (a) 要把真理讲得使人容易听得懂  (veritas plateat); (b) 要把真理讲得使听的人有兴趣  (veritas placeat); (c) 要把真理讲得使听的人受感动 (veritas moveat).[107]

 

(a)   要把真理讲得使人容易听得懂

讲道所用的言词必须适合听众的程度. 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在18世纪时被神大大使用, 藉着讲道复兴整个英国. 他讲道的特色是深入浅出, 使人听得懂, 易引起共鸣. 他早年常将写好的讲章念给没有受过什么教育的女工听, 吩咐她说: “若有我用的字句你听不懂的, 马上叫停, 告诉我.” 就是这样, 约翰·卫斯理这位伟大的布道家学会了用矿工和普通人听得懂的话讲道.[108] 诚然, 所有讲道者都必须学习, 尽量把真理讲得使人容易听得懂.

 

(b)   要把真理讲得使听的人有兴趣

论到讲道之事, 司布真(C. H. Spurgeon)曾对他的学生说: “不要只将麦子丢给人! 当将麦子磨成粉, 做成面包, 并为人切成块状, 不妨再加上一点蜂蜜.” 他的意思是讲道者当把神的真道分解成有条理、易于食用的“灵粮”, 不妨再加上少许的比喻、故事等, 像一块面包涂上蜂蜜, 叫人食用的时候更加美味可口. 沈保罗评述道: “这真是一句智慧之言. 一则小故事、一个恰当的比喻, 一点有意义的资讯, 往往叫整块硬的真理成为非常有滋味的属灵大餐, 尤其哲学化的幽默, 使听的人有入木三分之感.”[109] 讲道者必须学习引述小故事, 善用比喻, 在适当时带入幽默, 引发听者的兴趣.

 

(c)   要把真理讲得使听的人受感动

若要使听众感动, 除了要恳切祷告, 祈求神的灵在人心中做感动工作之外, 讲道者还要以真情讲道. 沈保罗评述道: “我们的讲道要能使人受感动, 除了要真有信息、内容丰富、比喻恰当之外, 便是一定要充满感情. 这感情是指感觉(feeling), 而不是情绪(emotion). 正如一位小提琴演奏家, 当他演奏时若是将自己从乐谱中所领略的感情放进音乐之中, 他的演奏便是活的, 他才能用不同的节奏与音符和听众沟通, 才能引起听众共鸣, 才能将听众引入音乐所展示出来的境界.”[110]

传道者要以真情讲道, 因为真情是最动人的. 这种不做作、不伪装的真情往往因神话语的感动而产生. 沈保罗贴切指出, 这种真情“是从读经的感觉(feeling)来的, 任何一段经文总有因得与失、祸与福、生与死、神的本性与人的情感等的对比, 所激起的兴奋、快乐、悲哀、渴慕等感觉所产生的真情. 我自己读经时, 有时被感动得流泪, 有时被激动得高喊哈利路亚(赞美主之意)!”[111]

总括而言, 讲道不仅要触及人的理智, 也要摸着人的心; 不仅要用真理来说服人, 也要用真情来感动人. 沈保罗最后总结道: “我们若要讲得使人易懂, 进而产生兴趣, 并大受感动, 除了上述原则之外, 一定要学习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所说: 新颍(start fresh)、大声(speak out)、精短(stop short).”[112] 这真是讲道者所该牢记的至理名言.

 

(D)        结语

神的道具有无比的能力! 天地万物是藉神口中的话(神的道)而成,[113] “祂说有, 就有, 命立, 就立”(诗33:9), 可见“神的道”与“神的工”是分不开的; 没有神的道, 就没有神的工(no Word, no Work). 今日个别信徒与整体召会所迫切需要的, 乃是复兴讲台的讲道, 藉此复兴神的工! 因此, 让我们恳求那厚赐百般恩赐的主, 把讲道的恩赐分赐给祂的众召会; 也愿凡领受这恩赐的信徒, “不要轻忽所得的恩赐”(提前4:14), 反倒要将它“如火挑旺起来”(提后1:6).

讲道者面对很大的挑战. 被誉为“释经王子”(The Prince of Expositor)的英国著名布道家摩根(G. Campbell Morgan, 1863-1945)在其所著的《讲道》一书中提到, 在伦敦离一间教堂不远处有一间戏院, 每天都满座; 但这间教堂每主日崇拜时却冷冷清清, 人数不多. 有一天, 这教堂的牧师去拜访那位演戏的主角, 请教他成功的秘诀. 这位演员说: “我把死的演活了, 你把活的讲死了.”[114] 诚然, 神的道是活的, 满有生命力(来4:12), 但许多时候, 这“活的”被“讲死”了, 问题往往出在讲道者身上.

有鉴于此, 讲道者必须具备正确心态, 才能把“活的”讲得“更活”! 他们所该存有的正确心态是: “我该为所要讲的信息祷告, 仿佛一切都有赖于神; 我该准备所要讲的信息, 仿佛一切都有赖于我本身; 我该传讲信息, 仿佛一切都有赖于听众.” 愿所有传讲圣道的弟兄们都将之铭记于心, 实践于行. 末了, 求主为祂尊荣的圣名而记念今日召会的讲台, 并恢复讲道职事的丰荣, 阿们!

 

***************************************

附录:         三种不同讲章准备的方式

《复兴》(Revival)的作者理查德·罗伯茨(Richard Owen Roberts)论到三种不同讲章准备的方式, 这三种方式有不同层面的果效:

  1. 第一种是从口到耳的讲章准备, 只注意用字造句, 引用好的比喻, 采纳好的表达途径. 听众对这种讲章的反应是: “很好的讲章, 我十分喜欢.”
  2. 第二种是头对头(head to head preaching)的讲章准备, 这种方式专为刺激人的头脑去思想, 传道人只注意讲章的组织、神学的正确性和亮光. 听的人可能认为这是一篇了不起的讲章, 是从未听见过的.
  3. 第三种是心灵对心灵的讲章准备, 讲者用许多的时间预备自己的心灵, 结果所传出来的信息能帮助人归主, 并愿意过圣洁无瑕的生活. 这样的传道人整个人投入这篇信息, 以致于他自己便是一篇信息.[115]

 


[90] “教会”(church, 希腊原文: ekklêsia )是召出(out-calling)的意思, 正因此故, 把“教会”译作“召会”更为贴切, 更合乎原意, 指被神呼召出来的一群人(a called-out company).

[91] 沈保罗著, 《释经讲道回忆录》(香港九龙: 宣道出版社, 2006年), 第3页.

[92] 英文圣经《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 即KJV)译作: “a famine … of hearing the words of the LORD”, 指这“饥荒”乃因没得听到耶和华的话.

[93] 沈保罗著, 《释经讲道回忆录》, 第16-17页.

[94] 同上引, 第60页.

[95]  这句话在英文是: “He PRAY over his message as though everything depended upon God. He PREPARE his message as though everything depended upon him. He PREACH his message as though everything depended upon the listener.”

[96] 魏斯比著, 邵庆彰译, 《与属灵伟人同行》(台北: 更新传道会, 1985年), 第238页.

[97] 同上引.

[98] 沈保罗著, 《释经讲道回忆录》, 第43页.

[99] 这句话在英文是:“Let me to be home unius Libri  — a man of one Book.” 注: home unius Libri是拉丁文.

[100] 沈保罗著, 《释经讲道回忆录》, 第24-25页.

[101] 同上引.

[102] 魏斯比著, 邵庆彰译, 《与属灵伟人同行》, 第27页.

[103] 沈保罗著, 《释经讲道回忆录》, 第60页.

[104] 有关“心灵对心灵的讲道”, 请参本文附录: 三种不同讲章准备的方式.

[105] 沈保罗著, 《释经讲道回忆录》, 第59页.

[106] 同上引, 第54页.

[107] 同上引, 第44页.

[108] 同上引, 第45页.

[109] 同上引, 第64页.

[110] 同上引, 第68页.

[111] 同上引, 第69页.

[112] 同上引, 第71页.

[113] 请留意创世记第1章的10次“神说”, 参第1、3、6、9、11节等等.

[114] 沈保罗著, 《释经讲道回忆录》, 第59页.

[115] 沈保罗著, 《释经讲道回忆录》, 第70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