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能的勇士”基甸: 默想士师记六至八章(四)


译者注: 士师记描述以色列人在迦南地与邻国敌人的冲突和争战. 对于今日神的百姓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 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交战时, 此书给予丰富的指导. 基甸被神的使者称为“大能的勇士”(士6:12), 且被神大大使用. 故此, 默想他的生命和经历, 必能使神的百姓得着属灵的益处.

(文接上期)

(D)        大能的勇士 (士6:11-16)

        每一种艺术作品都是先从艺术家的思想和内心里开始. 雕刻家脑海中并非思想在他眼前那粗糙的石头是什么, 而是思想他将把它雕刻成什么. 他说: “这石头是可雕刻之石.” 但我们都知道这个可能性只有在艺术家灵巧熟练的手下才能实现.

        我们在上一章思考到神这位属天的伟大艺术家. 我们看到祂的奇妙能力、智慧和恩惠如何在“基甸内”, 并“藉着基甸”而工作, 使他成为一位“大能的勇士”.“当神在其中时, 微少也变盛多.” 神是盛多的, 基甸是微少的; 但神却在基甸的微少中看到可能性. 现在让我们思考一些在基甸身上使他成为神所重用的器皿之事物.大能的勇士1

(D.1)   基甸是位得胜者 (士6:11)

迦南地的出产本是神赐给祂百姓以色列人之物. “地必出土产, 你们就要吃饱, 在那地上安然居住”(利25:19). 因着以色列人犯罪, 神允许米甸人毁坏地的出产. 但基甸却得胜了; 他不愿把神所赐的福分交给敌人. 在以色列整体人民的麦子被夺去之际, 基甸却保存了它. 不但供应自己和父家的需用, 也把它献给耶和华  —  “用一伊法细面做了无酵饼”(19节)  —  基甸保存了一部分, 不使它落入米甸人的手中. “麦子”表明基督, 即祂百姓的属灵粮食(参 赛28:25, 申32:13). 撒但会尽其所能把我们的“麦子”夺去, 使我们心灵“枯干”, 力量衰残, 并使“素祭”从主的桌上消失(因为没有麦子就无法做素祭, 译者按).

(D.2)   基甸不自私自利 (士6:13)

他并非只顾自己而不顾所有神的百姓. 他并不像希百, 离开父家(士4:11).[75] 他像摩西, 即使落在可悲的环境下, 仍然愿意与以色列人认同. 在回答天使时, 他很快就把“我”换成“我们”(士6:13). “耶和华若与我同在,” 他如此推论, “祂必定与祂所有的百姓同在.” 他只能想到他自己是整体的一部分.

正如以利亚“照雅各子孙支派的数目, 取了十二块石头”, 这表明他与他的弟兄们认同(王上18:31). 正如但以理一样, 他深切感到以色列人的罪担, 也与他们认同(但9:5-15). 这是何等的重要啊! 我们应该照样以这同样的思想来对待神的儿女们. 基督里的弟兄们应该存有相同的态度. 现今召会的分裂景况并不改变“一个身体, 而我们都是彼此作肢体”的真理.

(D.3)   基甸有个受感操练的心 (士6:13)

他不像迦流“这些事都不管”(徒18:17),  或像那些至今象征漠不关心的人物. 基甸关心这一切事. “主啊,” 他说,“若耶和华与我们同在, 我们何至遭遇这一切事呢?” 他关心神的百姓. 他以他们现今的悲惨景况与过去的辉煌胜利对比. 当他细读他们以前的荣耀, 他晓得秘诀在于耶和华与他们同在, 而当他对照他们现今可悲的情况时, “若”和“何至”一词脱口而出, 若神与他们同在, 他们何至遭此挫折呢?

这不是一个现今临到我们的回音吗? 我们不是倾向发问这类问题吗? 神的圣灵可能会在现今这世俗满盈和争闹分裂的召会当中吗? 我们读到召会往日的荣耀, 使徒时代的记载, 福音的凯旋等等. 我们晓得那秘诀  —  神圣灵的同在和能力. 我们肯定祂继续的同在. 但为何会落到现今的状况呢? 愿神感动操练我们的心去寻求祂的面!

(D.4)   基甸拥有能力的秘诀 (士6:14)

“你靠着你这能力去”(14节)正是神给基甸内心感动操练的答复. 倘若他只是说, “以色列人已经犯罪”或“是撒但使我们落到如此地步”, 那么就毫无希望了. 但在恶劣环境中, 他看见神的手.“(耶和华)丢弃我们, 将我们交在米甸人手里”(13节). 由于基甸承认是神在控制一切的环境, 希望之火便重燃了. 是的, 当时的环境是何等的黑暗, 而基甸本身也是何等的无助; 虽然基甸没有力量, 但耶和华却能赐他力量. “你靠着你这能力去”  —  这就是向他显示的秘诀.

这也是雅各在雅博渡口所学习到的秘诀. 他在软弱中得胜了, 作为一位受创伤、被破碎的人, 他紧紧的依附着使他瘸腿的那一位, 并在祂里面寻找到他的力量(参 创32:22-32). 保罗也得到这秘诀. 他说道: “我什么时候软弱, 什么时候就刚强了.” 怎会如此呢? 因为主已向他说道: “我的恩典够你用的, 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由于有此保证, 保罗便能坦然说道: “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 好叫基督的能力护庇我”(林后12:9-10).

难道我们忘了这重要的功课吗? 这岂不是召会在她敌人面前如此软弱无力的原因吗? “一点力量”(启3:8)将会紧紧依附着那大能的“我是”(I AM; 注: “我是”[I AM]是神的其中一个称号, 参 出3:14).

(D.5)   基甸是位谦卑的人 (士6:15)

有一个人听到一位聪明伶俐的女孩在宣告她那充满野心的抱负和自己生命的目标时, 温和地回答说: “你可能是对的, 亲爱的孩子, 但可别忘了一点, 那乐于唱歌的鸟儿总是在低处造窝.” 低微的地方是蒙福的地方; 谦卑的功课在事奉神的预备中是重要无比的.

基甸已学到他的无有. 他说:“我家在玛拿西支派中是至贫穷的. 我在我父家是至微小的”(15节). 如此的谦卑不是世界的道路, 也不是这时代的精神. “当你行得好, 人们便赞许你.” 这点仍然是正确的. 但神“赐恩给谦卑的人”(彼前5:5). 摩西在旷野燃烧的荆棘那儿学习到这宝贵的功课(出3:2,11). 以赛亚则在耶和华荣耀的宝座面前学习到这点(赛6:1-5). 耶利米也承认道: “我是年幼的”(耶1:7), 而伟大的使徒保罗则称自己为“比众圣徒中最小的还小”(弗3:8).

我们若能在神面前谦卑自己, 到了时候, 祂便叫我们升高. 这是远比我们自夸, 正如老底嘉所行的, 以至被神惨降为卑, 揭露我们真正的状况来得更好(彼前5:6, 启3:17).

(D.6)   基甸是位倚靠神的人 (士6:15)大能的勇士2

基甸自己没有资源. 他所拥有的打麦器具是人所看不起眼的, 根本“无能”对付米甸的大军. 为此他需要“万军之耶和华”. 他的疑问是“我有何能力拯救以色列人呢?” 神的答案则是“我与你同在”(16节). 因此, 他自己的不足逼使他倚靠神. 一旦视线从这“有何能”转移并专注在“大能的神”身上, 一切都安妥了. 神将借着基甸的手拯救以色列人, 但却采用了那保证只有神自己得荣耀的方式, 为要证明神的供应足足有余. 我们必须先落在自己的绝对无有中, 这是几乎没有例外的. 我们通常可以把自己的失败归咎于妄狂的自信. 当我们自觉有能力, 并图谋大事时, 我们必定受挫. 神会使我们的失败如此明显, 甚至显得可笑.

大卫对付歌利亚时, 手中并无刀剑. 基甸对付米甸人时, 手中也无武器. 除了以神所应许的真实话语来束腰之外, 他们各人都在没有武装的情况下出战.“神若帮助我们, 谁能敌挡我们呢?”(罗8:31). 摩西出去征服强大的埃及帝国时, 手中并无任何武器, 除了倚靠着牧羊人的杖和凭借着那位伟大的“我是”之名. 法老可对抗摩西, 但他绝不是神的对手. 在红海中漂浮的埃及大军的尸体正好述说了这一点  —  我们的神比祂一切的敌人更强大. 神不会要求我们做其他的事, 除了单单倚靠祂, 这就是我们所当做的一切了.

(D.7)   基甸正是神所需要的人 (士6:16)

有一个人望着一位伟大的十字军士兵的剑, 高呼道: “我感到非常惊叹! 如此普通的一把剑竟能成就如此奇妙的事迹!” 听到这话, 那心怀壮志如猛狮般的国王展示他的手臂, 说道: “不是这把剑能成就这些事, 而是我理查(Richard)的手臂!”

神正在寻找一位能带领祂的百姓对付米甸大军的人. 祂所要寻找的是怎样的人呢? 一位拥有如铁一般的肌肉和似钢一般的筋力, 无恐无惧和力大无穷的人吗? 不是的! “但我所看顾的就是虚心痛悔, 因我话而战兢的人”(赛66:2). 基甸就是这样的人.

神在最不可能的地方寻找到属祂的人. 祂在旷野里找到了摩西; 在羊棚中找到了大卫; 在犁后找到了以利沙; 在渔网旁找到了彼得; 在补鞋匠的凳子上找到了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 在棉花工厂里找到了李文斯顿(David Livingstone); 在鞋店里找到了慕迪(Dwight L. Moody).[76] 照样神能够为我们施行奇事, 正如祂为那些曾活着, 并事奉他们那世代的人所施行的奇事一样.

当我们思考基甸的呼召时, 让我们把这重要的功课铭记在心: 如果我们常住在十架阴下, 食用神的话语, 有一颗关怀神百姓的心, 深知属神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 并谦卑和耐心地等候神, 我们也能被神使用, 叫祂百姓蒙福, 也叫宝贵灵魂得救. 让我们绝不忘记  — “当神在其中时, 微少也成盛多”(little is much when God is in it).[77] 

 (文接下期)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