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天才的重生 — 总统特别顾问寇尔森 (Charles W. Colson, 1931-2012)


(A)        引言

“我认为寇尔森是个邪恶的天才,” 马库德(Jeb Stuart Magruder)评论道, “他的才华是不可否认的, 但是却常常用之来煽动尼克松(或译“尼克森”, Richard Nixon, 美国第37任总统)的黑暗欲望  —  想攻击敌人掐住他们的喉头. 我必须说  —  尽管尼克松要为他的行政部门所发生的事负总责  —  然而寇尔森仍是总统顾问群中最应该为水门案的发生负起责任的人士之一, 因为是他们使水门案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以上是寇尔森的同事马库德在1974年对信主之前的寇尔森所持有的看法和批评. 马库德也是尼克松竞选连任委员会的副主任, 常与寇尔森同事共处, 所以深知他的所作所为.

寇尔森1

寇尔森(Charles W. Colson, 或被称为“Chuck Colson”, 1931-2012)是美国总统尼克松(任期于1969至1974年)的著名助手, 常被称为“尼克松的打手”(Nixon’s hatchet man). 这位权高位重的律师担任总统的特别顾问, 常有机会接触到总统这位少有人能接触到的重要人物. 甘雅各(D. James Kennedy)评论说: “寇尔森本人会首先告诉你, 在那段期间, 他绝非圣人, 他唯一的信条就是凡事为总统好, 即使伤害他人也在所不惜. 尼克松是美国史上唯一一位因不法的丑闻案而下台的在职总统, 在这许多的不法事件中, 寇尔森参与甚深. 你若没有读过寇尔森的‘告白’经典之作《重生》(Born Again, 1976), 你可以说是错失了一本好书. 在其他有关水门案的书籍中, 寇尔森总是被描述成卑鄙的小人  —  那是在他信主之前.”

然而, 有一天, 这邪恶的生命竟然奇妙的改变了! 这样的改变完全是因为主耶稣基督和祂福音的拯救大能. 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这个“邪恶的天才”如何悔改归主, 生命改变的奇妙故事.

1973年, 在水门案发生后, 寇尔森离开白宫的职位. 某日, 他去到老朋友菲利普斯(另译“腓利溥”, Tom Phillips)的家找他. 菲利普斯向寇尔森谈起耶稣基督的福音, 谈起他本人如何在纽约的布道会中信靠主, 并送他一本英国剑桥大学著名学者鲁益师(C. S. Lewis)[23]所著的书(Mere Christianity, 1952) 希望他在度假时, 可以慢慢的看. 不过, 菲利普斯先给他选读了其中一段:

自傲引向其他的邪恶: 是完全抵挡神的心理状态. … 只要你心怀骄傲的时候, 你就不能够认识神. 骄傲人总是往下看人和事; 当往下看的时候, 自然就不能够看见在上的. … 骄傲, 是灵性的癌症: 侵蚀你爱和满足的可能, 以至失去普通常识.

然后, 菲利普斯邀请寇尔森一同祷告. 寇尔森觉得圣灵在心里感动, 但他没有立刻决定降服去信靠主耶稣.

在1973年8月的那个夜晚, 寇尔森离开菲利普斯的家门, 走到外面的黑暗中, 然后坐在停放路边的汽车里面. 他忽然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污秽, 自己的努力抗拒终于崩溃了. 他失声哭泣起来, 真实的悔改归主, 信靠主耶稣基督作他个人的救主.

寇尔森希望菲利普斯会出来看他, 告诉他更多有关基督信仰的事; 但夜已深, 菲利普斯夫妇都已经上楼就寝. 灯火全熄了. 泪眼迷离的寇尔森, 只好驾车回家.

数日后, 菲利普斯找到了科依(Douglas Coe)这位国家早餐祷告会召集的人, 告诉他一件重要的事. 科依打电话给民主党参议员休斯(或译“休甫”, Harold Hughes), 说是有一个朋友急切需要在基督信仰上寻求帮助. 休斯是个虔诚的基督徒, 一听到那朋友名叫“寇尔森”, 便拒绝会见他, 然后挂断电话.

休斯是美国国会里闻名的“清正先生”, 而寇尔森在信主前则是一个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恶人. 所以休斯想与他划清界限, 不想见他. 但一小时后, 休斯又打电话来说: “对不起, 耶稣不愿意我那样的表现. 你若原谅我, 我愿意见他. 不过, 那得等到几天后的晚间.”

寇尔森2

到了约定的时间, 科依驾车来接寇尔森, 休斯坐在前座. 他们一同到了国会议员奎益(Al Quie)夫妇的家. 在场的除了寇尔森和科依的妻子, 还有国会议员普赛尔(另译“朴司勒”, Graham B. Purcell, Jr.). 大家面对壁炉成半环形坐着.

见面后, 休斯不免存有怀疑; 他要求寇尔森讲述他信主重生得救的见证. 寇尔森吞吞吐吐的讲了20分钟. 这时, 休斯把手重重拍在大腿上, 然后站起来, 走到寇尔森面前, 用力拥抱他说: “你既然接受了耶稣, 祂饶恕了你, 我也同样饶恕你; 我爱你是基督里的弟兄! 我愿意同你站在一起, 愿在任何地方保卫你, 我全部信托你.” 接着, 大家一同跪下祷告. 此刻, 基督的爱充满大家的心.

从9月开始, 休斯、科依、奎益、普赛尔和寇尔森, 每周一的早上八点半, 聚集在使馆区的“团契之家”, 同有一个半小时早餐祷告. 不久, 寇尔森归信基督一事被传开了, 被新闻界当作“笑话”; 他与休斯成为密友, 也被新闻界当作“怪闻”. 好奇的新闻记者纷纷致电询问. 起初, 寇尔森觉得厌烦, 后来想到或许这是神的作为, 就“不以给我们的主作见证为耻”(提后1:8), 便敞开来谈, 为主作见证. 电视、广播、报纸、杂志都发表有关寇尔森的新闻, 叫他信主一事迅速传开.[24]

寇尔森3

寇尔森虽没直接参与水门案, 但他牵缠在侵入艾勒司博(Daniel Ellsberg)精神病医生诊所案之中. 寇尔森告诉弟兄们, 他决定承认有罪. 休斯听了坦然说道: “哈利路亚, 我不能建议你这样做, 但我等候你今日的决定; 只是这决定伤我那么的深, 如同杀了我那般的痛, 然而, 我(因你勇敢认罪)充满喜乐.”

在出庭受审的那日, 寇尔森在法庭上先勇敢承认自己的罪, 并亲自把罪名写在一张纸上, 递给检察官当众宣读. 此举让法庭上下大感意外. 寇尔森自己认罪, 放弃使用陪审团的权利, 只听由法官量刑判决. 虽然他的罪比别人轻, 但由于身任高职, 所以轻罪重判, 被判刑2年多.[25]

1974年7月9日, 尼克松总统的前“刀斧手”, 成了阶下囚. 寇尔森先被送到荷拉柏监狱(Fort Holabird in Baltimore)羁押, 再转到麦克斯韦(或译“麦克司威”, Maxwell Air Base)联邦监狱. 在那里, 他的新身分是G座的23226号监犯. 在监狱里, 典狱官单独见他. 他拒绝特殊待遇, 不要求轻易的工作, 只听凭分派: 作管洗衣房的工作, 也洗肮脏的衣服和袜子. 寇尔森想: 这跟洗他们的脚相去不远(为要效法主耶稣服事人的榜样, 约13:12-17).

在监狱的囚犯当中, 各式各样的人物都有. 寇尔森眼见一些囚犯受到虐待, 彼此之间经常争斗. 管理人员和同囚都警告他, 在这种环境下, 生存的秘诀是: 遵守规矩, 不管别人的事, 明哲保身.

寇尔森4

在主日(星期日), 寇尔森参加监狱里的基督徒聚会. 星期一早晨起来, 寇尔森依循导航会的读经日程查经, 读到希伯来书第2章: “因那使人成圣的和那些得以成圣的, 都是出于一. 所以祂称他们为弟兄也不以为耻. … 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 祂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 … 所以祂凡事该与祂的弟兄相同, 为要在神的事上成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来2:9-11, 16-18)

这段经文开启他的心窍, 使他相信自己所处的光景有神的美意. 他信神引领他进到监狱里, 使他明白监狱中的情形, 能够成就神的旨意, 为神在这方面事奉. 他在这方面的使命感越来越强. 同时, 他深觉作为一个基督徒, 若要在监狱中自善其身, 不管他人的痛苦, 这是不可能的. 因此, 他丢弃入狱时所接受的建议(即明哲保身), 开始关心别人, 帮人写信, 也尽量在其他方面帮助人, 减少他们在狱中的痛苦.

寇尔森在狱中遇见几位基督徒, 建议他们晚上有小组祈祷查经. 几个人就聚在一起, 阅读圣经, 也为狱中的囚犯祈祷.[26] 他们的祷告有奇妙果效, 连司法的人也改变了, 参加的人也逐渐增多. 某次, 那位负责每二周星期二晚间聚会的人, 要寇尔森分享. 寇尔森便讲述自己以前如何骄傲远离神, 过后如何蒙恩信主, 重生得救, 生命改变, 许多人听了得到造就. 聚会的人数继续增加.

冬天到了, 囚犯没有冬衣可穿. 虽然有军方剩余的冬衣, 因为是深蓝色的, 所以不能发给他们穿用, 必须先染成咖啡色. 狱方暂时没有钱买染料. 祷告小组讨论, 是否可从外面私运染料进来. 负责洗染的寇尔森想到一个办法, 他叫妻子前来探访时带来六包染料, 暗递给一位弟兄私带进来. 经过卫兵时, 那弟兄被叫去搜查, 久久不见回来. 寇尔森认为罪在自己, 连累弟兄将受单独监禁, 便要去认罪承担罪责. 后来别的弟兄笑着告诉他, 卫兵搜查的只不过是麻醉性毒品, 所以那位弟兄平安无事. 虽然出于好的动机, 一不谨慎, 寇尔森旧人(肉体)的机巧又出来了  —  为达目的, 不择手段! 可见新生命的生活并不容易, 必须步步谨慎, 避免失陷.寇尔森5

还有一次, 某位同囚信徒病了, 病得很严重, 高烧不退. 虽送入小病房中, 但情况越来越危急, 医生无能为力, 放弃了希望. 寇尔森召集了他们小组的四位弟兄, 为病重的那位弟兄祷告. 他们围着病床跪下来, 恳切祷告. 祷告完后, 那病人遍体大汗湿透. 第二天一早, 寇尔森去探视那人, 看见他已经起来, 坐在床上, 赞美神奇妙地医治了他.

过了一些日子, 寇尔森再被遣送回荷拉柏监狱. 他只好依依不舍地与弟兄和同囚们告别. 荷拉柏监狱的环境比麦克斯韦监狱是好了些. 不过, 这里的考验也不容易. 那些因水门案落网的人物, 虽说案情较重, 却受刑较轻, 一个个先后出狱了; 寇尔森却留在狱中, 实在不是滋味. 他知道应该忍耐. 团契的人也劝他忍耐. 他恳切祷告, 不少的人也为他祷告, 但他心中仍然不安. 他就这样的在狱中度过1974年的冬天.

共和党参议员奎益过后来探访他. 寇尔森感谢他们为自己所尽的力. 奎益对他说: “我想总会有条行得通的路. 有人告诉我一条古老的法律, 我要去见总统, 请求代你服剩余的刑期.” 奎益讲时表情非常认真, 这令寇尔森惊讶不已: “国会的第6号重要人物, 任国会议员20年之久的奎益, 竟表示甘愿替我服刑?!” 奎益接着说: “我不是轻易作此决定. 你的家庭需要你. 你在狱中, 我睡不下觉; 我想, 我来这里倒会安心.” 寇尔森坚决反对: “我不会让你这样做!”

同一天, 科依送来一张手写的便条, 说是所有的团契弟兄们都自愿代他服满刑期. 后面科依又写道: “我愿意以生命代替你, 好让你使用神所给你的恩赐服事国家.” 这实在是肢体相爱的崇高表现.

1975年1月31日, 寇尔森被法官以家庭问题为理由而宣判提早释放出狱. 他自己形容说, 他是接受了神给他的“无期徒刑”(Life Sentence); 实际是无期服务. 因此, 出狱5天后, 他就去麦克斯韦监狱探访那里的弟兄, 看到他们的灵命和人数都有增长, 寇尔森何等喜乐. 当他还在狱中时, 就有感动去帮助犯人, 作造就和恢复他们的工作, 特别是帮助犯人出狱后重新适应回到社会的生活. 休斯和寇尔森便那年6月向监狱管理局申请, 从华盛顿地区选定的监狱中, 接受有志愿参加的男女囚犯, 经审慎遴选, 作为期两周的退修训练; 以领导和圣经为基要课程. 第一批有12人参与. 1976年继续举办五届, 成绩斐然可观. 就这样, 各监狱兴起了基督徒团契.

寇尔森于1976年创办的监狱团契(Prison Fellowship), 开始时只有2个职员和3个义务同工. 25年之后(即2001年), 监狱团契的事工, 单在美国, 就有4万5千个义务工作人员; 并有电台广播和出版物, 达到88个国家, 进入了600座监狱, 使许多万的监犯听到福音, 成千上万的人悔改得救, 并且帮助了许多家庭, 也使无数的人, 免于进入监狱.

寇尔森6

甘雅各写道: “今天, 这位同样的寇尔森带领着他所创始的福音队向成千上万的囚犯传扬福音.‘国际监狱团契’座落于北维吉尼亚州, 这个组织起源于寇尔森自己的牢狱经验, 目前向全球拓展, 单单去年就帮助了10万名囚犯. 这个团契专门在监狱中传福音, 也帮助犯人出狱后重新适应回归社会的生活.”

对于寇尔森归主重生一事, 起初很多人, 包括不少基督徒, 都难以置信. 曾有一个牧师当面问他说: “寇尔森, 我们怎能相信你是真实的悔改了?” 寇尔森没有辩驳, 只谦和地回答: “也许要等10年以后吧, 看我如何.” 主耶稣说: “凭着他们的果子, 就可以认出他们来”(太7:16,20). 今天, 他所结的果子已为他的悔改重生作出有力的无声见证. 亲爱的弟兄姐妹, 你我又如何呢? 我们的果子为我们作出怎样的见证呢?[27]

后记: 寇尔森于1973年成为基督徒. 他中年归信基督令他生命改变, 使他创办非营利的事工“监狱团契”(Prison Fellowship), 又促使他创办“寇尔森中心”(The Chuck Colson Center for Christian Worldview), 集中于研究、教导和提倡基督徒的世界观. 他还亲自负责一个称为“断点”(BreakPoint)的电台每日评论节目, 使美国多处都能收听他的评论.

寇尔森共荣获15个名誉博士学位, 并于1993年荣获“邓普顿奖”(Templeton Prize). 此奖乃是在宗教信仰方面全球最高奖金的年度大奖(奖金超过1百万美元), 给予那在属灵层面富化生命上有特出贡献的人. 他捐出这笔奖金来扩展“监狱团契”的事工. 2008年, 他又获得美国总统布什(George W. Bush)颁赐“总统公民奖章”(Presidential Citizens Medal), 以表扬他对社会的贡献.

寇尔森以福音派基督徒的世界观来评论时事; 例如他在《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专栏中大力反对同性婚姻, 也以“智慧设计论”来反驳达尔文主义(Darwinism). 他也批评“后现代主义”(postmodernism)是不符合基督徒的传统, 该被弃绝.

但有一件极其可惜的事, 就是他在1990年代开始拉拢福音派与天主教, 要两方联合起来支持宗教自由和反对堕胎. 他的动机虽是好的, 但与敌对纯正福音的天主教联手共事, 没有为福音真理站稳立场, 诚属可惜. 无论如何, 这位“邪恶天才”确实蒙主拯救而改变一生. 主在监狱事工上重用他, 帮助了成千上万的囚犯听到福音, 也让许多人因此蒙恩得救. 我们为此感谢和赞美神. 2012年4月21日, 寇尔森在医院病逝, 享年81岁.

 


[23] 鲁益师(Clive Staples Lewis , 1898-1963)是英国小说家和学者, 著述多宣传基督信仰教义, 主要著作有《斯克鲁塔普书简》, 还著有科幻小说及儿童故事集.

[24] 值得一提的是, 寇尔森的密友休斯最后退出政坛, 全时间事奉主.

[25] 寇尔森于1974年6月21日被判1至3年的监刑, 并被罚款5千美元. 他于1974年7月9日入狱, 并于1975年1月31日被法官宣判提早出狱, 共在狱中服刑7个月, http://en.wikipedia.org/wiki/Charles_Colson .

[26] 其中有一个前布道家, 曾有阿拉巴马州(Alabama)的几家电台, 广播他的讲道. 他承认自己不是传扬基督, 只是传扬自己. 后来, 他想急速发财, 放弃传道去作生意, 发信欺诈, 被判徒刑1年. 他忧虑自己无论如何也难以还清罪债. 寇尔森同他查考圣经, 使他在基督耶稣里得到释放, 脱离罪和死的律(罗8:2). 过后, 据说他的全人改变了, 诚实乐观. 另有一人是虔诚的基督徒, 只是不知道酿私酒是违法, 因为别人也那样做, 自己便去行. 但他被捕, 判刑入狱. 他也来参加这祈祷查经的小组.

[27] 上文主要改编自 于中旻所著的“监犯23226: 寇尔生”一文 (载于《圣道雨露: 于中旻文集》电子书), 以及 甘雅各, 杰利纽康合著,  林怡俐, 王小玲合译, 《如果没有耶稣?》(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1年), 第233-234页, 也参http://en.wikipedia.org/wiki/Charles_Colson ; http://edition.cnn.com/2012/04/21/us/chuck-colson-obit/; http://chuckcolson.org/the-life-of-chuck-colson/ . 虽然于中旻在其文章中把名译作“寇尔生”, 但事实上与本文的“寇尔森”是同一人.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