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别真伪基督(一): 面对六大谬误的挑战


史特博 (Lee Strobel)

编者注: 有者说: “凡有价值的真品, 必有模仿伪造它的假货.” 以百元美钞为例, 虽然各地警方严打伪钞, 但伪钞依然层出不穷, 而且制作水准之高, 叫人目瞪口呆, 防不胜防. 鉴证专家告诉我们: 识别伪钞的最有效方法, 不仅是辨认最新款的伪钞 — 这固然重要, 但更要紧的, 是能够彻底认清真钞的面目, 如纸质、油墨、纹理水印、特别记认标志等. 简言之, 对真钞认识够深, 就容易看穿伪钞, 不管假装得何等相似.

基督信仰的护道学(apologetics),[1] 可谓信仰的鉴证科, 在有关基督或基督信仰的题目上, 为世人辨析真伪. 耶稣基督既然是基督信仰的核心, 祂的出生、事奉、神迹、受死、复活, 向来都是怀疑与不信者的攻击目标与内容. 诚如《认识基督: 如何辨别真伪》一书的序言所指出, 近世随着某些“神学家”、“学者”的兴起, 矛头更直指新约圣经的权威地位: 一方面质疑四福音的成书年期、内容有否被后世窜改等, 另一方面又抬举一些“另类福音书”(如《多马福音》、《马利亚福音》、《犹大福音》等)的权威, 使之与四福音分庭抗礼.

此外, 怀疑与不信者又举着“文化研究”的招牌, 强说新约圣经作者把异教文化中的远古传说套用在耶稣基督的身上, 有者甚至把基督信仰驱进“后现代主义”的黑洞中, 说耶稣基督的真正身分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可以自制一个称心如意的“耶稣”出来. 这一切乱象, 正应验了约翰二书第7节的话: “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 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 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

为了寻找真相, 美国《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资深记者兼耶鲁大学法学硕士史特博(Lee Strobel)[1]决定面对这些挑战. 他踏上寻找“真耶稣”的旅程. 借着访问六位学有所成、信仰纯正的专家(经文评鉴学、语言学、神学、哲学、史学、文化研究等等领域的专家), 他终于厘清乱象, 找出真相. 这些精彩的访谈实录都写在《认识基督: 如何辨别真伪》(The Case for the Real Jesus)一书, 经过改编后, 将会逐一刊登在《家信》的“护道战场”专栏, 请别错过.

(A)          引言

美国加州奥克兰市(Oakland, California)的长青墓园(Evergreen Cemetery)中, 有一块小山坡, 上面立着一块三英尺平方的墓碑, 像哨兵站岗一样, 俯瞰一片大草地. 墓碑赫然刻着: “悼念琼斯镇惨剧(Jonestown Tragedy)死难者.” 墓碑下面, 埋葬了400个加州人的骸骨. 他们被一名自称“救世主”的琼斯(Jim Jones, 1931-1978)妖言所惑,[1] 追随他到南美州森林去建立一个“没有种族歧视、和谐平等的乐园”. 琼斯的信条是彼此相爱、人人平等, 他的魅力与口才骗得追随者的心, 如痴如醉地与他一起去寻梦(编者注: 这个由琼斯所创立的新组织被称为“人民圣殿教”, Peoples Temple ).

jim jones史特博写道: “琼斯最大胆的宣告: 他是基督在世, 是‘真耶稣’. 琼斯的信徒一心要实现这和睦共处、彼此包容的信仰. 他们移居到偏僻的奎亚那(Guyana, 南美洲北部国家)雨林. 隔了一段日子, 才发现琼斯所建造的, 原来是以暴力压制人的邪恶国度. 其后一位到访的美国国会议员(Leo Ryan)与随行记者威胁要把琼斯的罪行公之于世, 琼斯先下手为强, 派人在他们登上飞机前伏击他们, 把他们都杀死(此事发生在1978年, 编者按).”

jones-town-body“(1978年11月) 琼斯又下达了现在仍然叫人毛骨悚然的命令: 人人都要饮掺了剧毒的果汁, 婴儿则用针筒把毒汁喷进嘴里. 抗命的全遭射杀. 不消片刻, 逾900人(正确人数是909人), 不分男女老少, 全都在烈日下抽搐痛苦而死. 最后, 琼斯也向自己头上开枪自尽. 用简陋棺木运返加州的共有409具尸体, 其中一半是婴儿, 都下葬在长青墓园.”

史特博来到墓碑前, 肃然静立, 为枉死的人摇头叹息, 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信仰的确关乎生死. 史特博过后写道: “遇害者相信琼斯的话, 全心追寻他的乌托邦(utopia, 意即理想中最美好的社会), 全然接受他的教义. 归根究底, 最重要的是: 信仰好与坏, 完全取决于所信的对象到底是谁.”

(B)       耶稣基督是谁?

根据史特博的观察, 登入“亚马逊”(Amazon.com)网上书店找与“耶稣”有关的书, 结果找到175,986本. 在“谷歌”(Google)搜寻器上键入“Jesus”(耶稣), 点击后弹出1.65亿条. 2006年圣诞, 米查姆(Jon Meacham)和莎莉(Sally Quinn)于《新闻周刊》(Newsweek)网站“信仰”栏中问人心目中的“真耶稣”是什么模样, 结果答案令人眼花缭乱, 不知所错. 由于篇幅有限, 我们只列出以下六个例子:

  • 耶稣是神的儿子, 降生、受死、从死复活, 为了救我们脱离我们的罪. 他今天仍然活着, 必定再次回到世上来(编者注: 这是合乎圣经的正确答案, 以下答案则不对).
  • 耶稣是成千的威胁罗马政府而被杀的犹太人之一.
  • 耶稣的真实程度堪比圣诞老人、牙仙子、亚瑟王.
  • 神跟我们根本就分不清, 我们都是同属于一, 同具神性; 我们跟耶稣一模一样.
  • 耶稣是传末世的人, 他以为神会出手拯救以色列人脱离罗马人统治, 也会救他免死, 可惜两样都落空. 耶稣失望而死, 一命呜呼!
  • 耶稣的故事是成人童话, 可惜这个童话驱使人炸毁堕胎诊所、歧视女性、贬抑理性、自私贪婪…

paul copan由此可见, 事隔两千年, 人们对耶稣基督的看法仍然未有共识, 而且大部分离事实甚远. 哲学家科潘(Paul Copan)在其所著的《对你是真的, 对我却不是》(True for You, but Not for Me)一书中写道:

耶稣到底是谁? 是否如维尔默斯(Geza Vermes)和威尔逊(A. N. Wilson)所说, 是个游行圣者? 抑或如克罗森(John Dominic Crossan)所说, 是个“愤世嫉俗的犹太农民”? 抑或如《他勒目》(Talmud, 另译《塔木德经》)所言, 是个“引领以色列人误入歧途的术士”? 抑或如施韦策(Albert Schweitzer)所指, 是个“郁郁不得志、抱憾而终、自诩先知”? 究竟耶稣的神迹与神性, 是否全是初期教会炮制出来的谎言 — 即如施特劳斯(David F. Strauss)、布尔特曼(Rudolf Bultmann)、希克(John Hick)等人声言的? 还是正如福音书所坚称的“你是基督, 是永生神的儿子”(太16:16)?

翻查历史去寻找耶稣的人, 通常都随心所欲地找到他们心目中希望找到的. 换言之, 他们按照己心所欲地寻找和解释历史上的耶稣基督, 把祂描绘成他们所希望看到的, 因此他们获得的答案各异, 甚至有天渊之别.

“到底有否可能寻找得到‘真耶稣’? ” 史特博写道, “那得先看你怎样回答一个更根本的问题: 你愿不愿意抛开一切成见, 让证据带领你走? 我自己又如何? 我是否也愿意这样? 当我还是无神论者的时候, 不得不老老实实地这样自问. 当时我决定要把耶稣的身分查个水落石出.”

史特博承认道: “如果你在我还是《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法律版主编的时候来问我耶稣是谁, 我一定会斩钉截铁的告诉你: 假如耶稣真有其人, 他必定是个煽动群众的先知, 跟当时的政治与宗教领袖对抗. 他的所谓神性, 显然是他惨败之后由追随者炮制出来的. 作为无神论者, 我对于童贞女生子、神迹、复活以及任何超自然的事, 一概排掉其可能性.

“我之所以会运用自己在法律和采访两方面的专长、有系统地去寻找‘真耶稣’, 乃因我那本来信奉不可知论(agnostic)的妻子信了主, 而性格愈改愈好. 经历两年对古代历史和考古学的研究, 我发现所得的证据, 叫我作出始料不及的结论: 耶稣是独一无二的神子; 祂的神性凭着祂从死里复活确证了. 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但我相信, 这是所有佐证叫人无法不接受的结论.

“我在《重审耶稣》中重溯当年所走过的路, 并且作出大量补述. 我走访多位著名学者… 我把我还是怀疑者时百思不得其解的难题全倾到他们头上. 访问完毕, 累积的证据叫我对耶稣的神性更加确信不疑.”

(C)      近年来的趋势

“不过, 且慢!” 史特博继续写道, “那已经是1998年的事了. 近年间, 历代基督信仰所信的耶稣受到猛烈攻击, 程度日益严重. 传统的耶稣基督不论在大学课室、在畅销书或互联网, 都被口诛笔伐, 有出自学者的, 也有出自大众作家的, 人人都欲除之而后快! 这些人笔下的耶稣新画像(注: 指道德方面的形象, 而非画家笔下的真画像)非常过火, 哗众取宠, 与历代教会所崇拜的耶稣大相径庭(大不相同).”

da vinci code举个例子, 2003年, 丹·布朗(Dan Brown)的小说《达文西密码》(The Da Vinci Code)卖个满堂红, 成为时下热门话题. 作者把历史的事实与虚构的幻想相混一谈, 其手法令读者如痴如醉. 他歪曲教会历史, 污蔑主耶稣的身份, 对人影响深远. 但还有更糟的事.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 史特博继续表示, “他们初闻‘另类耶稣’的事, 来自关于‘耶稣研讨会’(the Jesus Seminar)的大幅报导. 这个由一班极端质疑传统信仰的教授组成的单位, 在1990年代大大吸引传媒注意. 他们用颜色珠子投票决定哪些是、哪些不是耶稣亲口所说的话. 根据投票的结果, 在四福音里面每五句耶稣的话真正出自他口的不够一句! 以《主祷文》为例, 他们只对‘我们的父’这四个字有把握! 有关耶稣实际做过什么事, 这批人所得的结论, 也与此相去不远.”

“耶稣研讨会”独特之处, 在于绕过正常学术研究的渠道, 而直接将结论大力推销到公众面前. 一位新约圣经专家正确评述道: “这批学者忽然热心 — 近乎布道的热心 — 要以自己研究所得, 去左右公众对耶稣的看法.”

现代许多人期待“新耶稣基督”的理论出现, 所以各类出版商便乐于把大量有关所谓“真耶稣”、“真基督”的理论推广到民间去. 更甚的是, 互联网也大量被利用来宣传这类新理论. 由于互联网是人人皆可传讯的平台, 网上资讯良莠不齐 — 由头脑清醒的学者所写、到神智失常的疯子所写都有, 导致读者难以过滤何者可信、何者不可信. 这给传统的耶稣基督之形象带来很大的冲击和挑战.

“近年来,” 史特博总括道, “有六项对传统耶稣信仰的严重挑战, 从这样的环境中崛起. 在大众文化里, 接受传统信条的基督信仰所面对的最强劲、也最普遍的挑战, 也正是这六项. 不少基督徒在这样的形势下茫然失措. 不少追寻属灵生命的人也一片混乱, 无法确知耶稣是谁.”

这一切令史特博再也无法静默下去, 他坦然表示: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面对这些对传统基督信仰的指控, 叫我这个在信仰路上向来严谨正视事实、讲求逻辑的人, 再也按捺不住. 这些指控全是冲着耶稣的身分而来. 我没有转圜的余地, 只好接受这一切挑战的冲击.”

(D)      诚实面对反对者的六大挑战

耶稣基督真的是像福音书所描绘的那样吗? 传统的基督信仰在这六项挑战面前是否站立得住? 史特博为了维持自己在理性上的诚信, 他要寻求真相! 他列出以下反对者所提出的六大挑战:

挑战一: 学者在古代文献里, 发现了另一位耶稣, 与四福音里的那一位截然不同

judas gospel            史特博指出, 在20世纪, 有好几部所谓的“福音书”被先后发现, 其中一些的成书时期与基督信仰开始的时期颇为接近, 但书中所记的耶稣, 与马太、马可、路加、约翰所写的截然不同. 在这些古代文献里, 最为瞩目的是《多马福音》和《犹大福音》. 前者在60年前被发现(注: 指2007年的60年前),[1] 现在才流行起来; 后者在2006年面世, 掀起一片热潮. 因为这两卷“福音书”, 诺斯底主义(Gnosticism)又再引起广泛的兴趣; 它们的支持者认为它们完全有资格与主流基督信仰分庭抗礼.

尽管诺斯底主义流派颇多, 但按新约圣经学者赖特(N. T. Wright)所言, 在历史上, 诺斯底主义一贯持守四大共通信念: (1) 世界是邪恶的; (2) 世界是邪恶的创造者的产品; (3) 得救之意在乎脱离世界; (4) 得救之法在乎神秘知识 — 希腊文称为“诺斯”(gnosis). 赖特说: “要获得‘诺斯’, 须认识真神、认识邪恶世界真正本源, 还要认识自己的真身… 换句话说, 人需要一位从纯净的灵界而来的‘启示者’ — 他会向少数特别蒙拣选的人显明他们内在的一点亮光, 就是深藏其内的神性身分.”

gospel thomas不少诺斯底派都奉“拿撒勒人耶稣”为“启示者”(revealer) — 他们不以耶稣为替世界赎罪而死的“救赎主”(savior), 反倒视祂为把神秘智慧赐人、叫人知道自己里面拥有神性的“启示者”. 故此, 诺斯底派对于“关乎历史上的耶稣的宣称”兴趣不大, 他们注重的是主耶稣私底下传授给忠心门徒的教导.

《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告》(U.S. News and World Report)记者托尔森(另译“陶信”, Jay Tolson)在“寻找真耶稣”的专题报导中说: “诺斯底派作者惯于把童女生子、复活以致主耶稣的其他元素当作通往‘更高’知识的钥匙, 深具象征意义, 而不会当作真实的历史事件.” 托尔森指出, 根据普林斯顿宗教系教授佩嘉丝(Elaine Pagels)的描述:

诺斯底派看来是现代灵性追寻者的鼻祖, 厌倦有组织的宗教、教条主义、死板的传统. 他们没有性别歧视、父权主义, 也不强调犯罪感、罪恶. 他们无拘无束, 对神圣的追寻极为隐秘, 却讲理性, 实为开明的怀疑者所欢迎.

加拿大已成立了第一个诺斯底派教会(Gnostic church). 调查美国人灵命状况的施明诺(Richard Cimino)与赖田(Don Lattin)指出, 在美国, “诺斯底运动虽然散乱, 却不断发展.” 纵使人们不以自己为诺斯底派, 却乐意接受一些诺斯底的思想, 因为这些思想与崇尚自主独立的美国精神一拍即合. 施明诺与赖田说:

这个世代讲求属灵经历, 这一点与诺斯底主义共通的地方, 就是注重亲身认识神的重要性, 不透过教会、会众、祭司、圣经来认识神. 诺斯底的元素, 从巫术、神秘教训与运动的兴盛可以察觉得到: 借着个别传授得着通往超自然世界的秘诀, 不需要公开启示的经文, 也不需要教义.

到底哪一幅是耶稣基督的真正画像? 祂是不是那位独一无二的神子, 在十架上为世人赎罪而死, 使世人得救? 抑或是其中一位“启示者” — “超级灵魂的化身和声音, 奉派来帮助人去发掘各人内在的哪一点火光”? 事实上, 诺斯底派所教导的, 已不是在那位按福音书所描绘的历史性之耶稣基督的真实情况, 而是自己描绘了另一幅有关耶稣基督的全新画像, 与前者全然不同.

nag hammadi史特博写道: “这场争论的核心在于‘诺斯底福音’(Gnostic gospels)到底有多可信? 自60年前被发现到2007年重新发行以来, 这些文献已被编辑成《纳哈玛迪经卷》(The Nag Hammadi Scriptures). 当中所记载的到底是不是比教会公认的新约圣经文献更加准确? 是否支持诺斯底主义早在第一世纪已经与基督信仰并驾齐驱的解法? 更阴险的是, 教会曾经打压记载在诺斯底经文内的扰人真理吗?” 要寻找真正的耶稣基督, 就不可能回避这个由一串互有关连的问题构成的地雷阵.

挑战二: 教会在经文上作了手脚, 所以圣经关于耶稣的描述不可尽信

bd ehrman          史特博也指出, 一方面, 坊间书籍大谈诺斯底福音书如何受教会打压而未能把耶稣基督的“真貌”公诸于世; 另一方面, 新约圣经对于耶稣基督的描述受到无情的摧残 — 主事者是一位世界公认的研究新约圣经传承过程的权威, 他本来是福音派, 后来变成不可知论者.[1] 此人就是巴特·厄尔曼(Bart D. Ehrman).

厄尔曼出人意表的畅销名书《错引耶稣》(Misquoting Jesus, 于2005年出版), 书名甚具挑拨性, 摇动不少基督徒的信心, 又将怀疑的种子撒在许多慕道者的心里. 他指控历代抄写经文的人, 一直都在更改圣经, 有时是无心之失, 许多时候却是故意窜改. “有时候,” 厄尔曼声称, “连经文本意也改了.”

misquoting jesus            厄尔曼又说, 新约圣经关于耶稣的记述, 在经文上约有2万至4万个相异之处, 这叫人如何取信呢? 这一切差异, 会不会危及耶稣的主要教训 — 例如关乎三位一体和复活? 如果圣经有错 — 即使只有一个错处 — 还值得相信吗? 厄尔曼所提的那些“原本就不该放在圣经里”的经文又如何?

史特博写道, “如果我坚持相信新约圣经中的耶稣, 就不能对这些指控视若无睹, 唯有正面迎接厄尔曼匠心独运的大作, 衡量他的批判是否言之成理.”

挑战三: 耶稣复活已有新解释, 过去看法已经站不住脚

复活是否历史事实? 根据史特博, 这场论战愈演愈烈! 2006年《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畅销书榜上, 竟然同时有两本攻击主耶稣复活的新书. 它们只是众多这类书籍最新的添加而已. 但基督徒不可忽视这种趋势, 因为对基督徒来说, 复活是证实耶稣基督神性的关键所在, 是一箭定江山的事!

新一代无神论者来势汹汹. 对于耶稣基督死里复活的声称, 他们提出鲜活的驳斥. 与此同时, 穆斯林护教者也推波助澜, 越来越高调地声称他们相信耶稣没有死在十字架上, 所以根本没有像新约圣经所说的战胜死亡. 他们知道只要拆毁耶稣基督复活的可能性, 基督信仰也没有什么可信的了.

在2007年, 耶稣基督复活的题目受到出奇的关注, 57%的美国人不是看过就是听过“探索频道”(另译“有线科学台”, Discovery Channel)的一套纪录片, 片中那位《铁达尼》(Titanic)导演金马伦(James Cameron)与纪录片制作人雅各博维茨(或译“雅各波维治”, Simcha Jacobovici)声称考古学家找到耶稣和家人在耶路撒冷旧城南端的墓园. 他们若真的掘出耶稣基督的骨龛, 耶稣基督当然不可能真的复活了.

jesus family tomb史特博指出, 再没有比攻击耶稣基督的复活, 更能否定祂的身分了. 如果祂的复活只是一个传说、误会, 甚至其追随者一手炮制的骗局, 耶稣基督的地位也立刻从至尊神子贬为失败先知, 甚至更不好的情况.

“我不可能一面承认自己热爱真理,” 史特博解释道, “另一面对于严厉攻击(基督)复活的论证视若无睹. 到底支持耶稣复活的理据有多强? 历史证据是否足以证明复活真有其事? 这些证据是否为专家学者 — 包括客观持平的怀疑者 — 广泛接受?” 到底新兴的反证理论能否证实耶稣基督没有复活?

挑战四: 基督信仰里有关耶稣的信仰是从民间信仰抄过来的

这理据似乎简单有力. 支持上述看法的人说: “为童女所生、壮烈牺牲、死而复生的古代神话人物大有人在, 只是没有人把它当作一回事而已. 既然耶稣的故事只是这些更远古的民间神话的翻版, 干吗要相信耶稣的声称!”

这是上世纪一些德国历史学者所倡导的看法, 今日卷土重来, 声威更大, 成为最普遍否定传统看法的力量. 这看法有如电脑病毒传遍整个互联网, 更借助畅销书推波助澜, 如虎添翼, 有一本更获得英国报章授以重要奖项.

“雷同之处”似乎十分骇人. 按“抄袭论”者所说, 基督信仰未出现之前, 已有一个名为密特拉(另译“米思拉斯”, Mithras / Mithra)的神被童女所生, 日期是12月25日, 地点是一个山洞; 他有十二门徒, 保证门徒可得永生; 又设立类似圣餐的一席饭; 又被奉为道路、真理、生命; 为世界和平而牺牲, 被埋葬在坟墓里, 第三天从死里复活. 这是多么明显的抄袭! 基督徒绝对不能狡辩吧?

怀疑者的疑问是: 耶稣基督超自然的素质到底是不是从古代神话搬过来? 是否祂那些热心过度的追随者在祂受辱受死之后的数十年间, 意图替祂恢复名誉呢? 耶稣基督即使是神、充其量也只是与宙斯(Zeus, 希腊的众神之神)同等吧? 关于祂复活的报导之可信度, 应该不出荒诞的奥西里斯(或译“奥斯利斯”, Osiris)和巴力(Baal)的神话吧?[1] 针对这些疑点, 史特博写道: “凡坦诚地审查耶稣复活证据的人, 一定无法回避这个令人震惊的理论. 到底耶稣的追随者是不是一班属灵的抄袭者呢?”

挑战五: 耶稣是个骗子”,根本没有应验过任何弥赛亚预言

2006年, 一个名叫“犹太人归主会” (Jews for Jesus)的组织耗资百万美元, 在纽约市进行布道活动, 焦点是: 耶稣基督到底是不是历世历代众多犹太先知所预言的那一位弥赛亚(Messiah)? 犹太社群内的反对群体立刻回应说, 耶稣从来没有应验过这些预言, 因此绝非千百年来犹太人引颈以待的那一位“受膏者”(即所谓的弥赛亚, 因“弥赛亚”一词在希伯来文意即受膏者). 他们反控主耶稣是个失败者, 从来没有按先知的预言带来世界和平.

真相如何? 到底如何证实耶稣基督 — 唯独是祂 — 就是犹太人万世期待的真命天子? 在这些尖锐的批判面前, 到底有没有令人满意的答案, 能叫当代猛烈攻击和否认主耶稣基督是弥赛亚的犹太拉比哑口无言? “毫无疑问,” 史特博承认道, “这是令耶稣(基督)基本的使命和可信性以至圣经本身都受到质疑的问题, 我们不可能轻轻带过而无愧于心.”

挑战六: 人喜欢怎样信耶稣都可以, 根本就无所谓

今日社会是个绝对崇尚“相对主义” (relativism)的社会, 认为“真理”的概念是有很大的伸缩性. 史特博指出这种概念所带来的冲击时写道: “历史是受到极度质疑的东西, 基督信仰声称自己是通往神那里去的唯一门路, 此说法深受世人痛恨, 被斥为宗教霸权的极致. 在绝大部分‘后现代人’(postmodern people)的心目中, 任何人的‘耶稣’都是真的! 有谁敢说自己对基督的看法比别人的更优胜? 那不正是‘耶稣’最讨厌的论断态度吗?”

越来越多的人弃传统基督信仰教义于不顾, 随意创造自己的信仰系统, 抛弃看似残旧不堪的信仰纲领, 只接纳自觉合意的想法. 结果, 这样的人塑造了一个“更仁慈、更温柔(至少心胸更广阔、容人之量更宏大)的耶稣” — 祂没有像一些教会所说的那么严厉, 那么苛求. 这位度身订做的耶稣断不会用地狱的刑罚去逼人就范, 只是一味地肯定我们、深爱我们, 皆因祂别具智慧, 看见每个人内在的美善, 甚至神性.

史特博扪心自问: “到底我当日苦心研究后所认识的耶稣, 只适合我一个人吗? 抑或关乎祂的客观真理, 是放诸四海皆准的呢? 如果历史只是人人按己见解释的东西, 我还能说自己认识的是真耶稣吗? 基督信仰是否众多通往神面前去的其中一条路而已? 这些问题并不无聊, 而是举足轻重, 答案足以决定拿撒勒人耶稣对于现在、甚至未来世代是否仍具意义.”

(E)       再次上路、寻找真相

史特博和妻子在加州一家餐馆用膳. 他把笔记本推到妻子面前, 上面写着六项对耶稣基督和基督信仰的挑战. 妻子速览一遍, 过后抬头看着丈夫. 她知道丈夫的意思.

“又要上路了, 是吗?” 她问.

“没办法,” 史特博说, “不能坐视不理. 这里只要有一项成立的话, 一切都要改变.”

她一点也不觉得出奇. 她知道丈夫揣摩这几个挑战已经好一阵子. 做了35年夫妻, 她知道丈夫是个奋不顾身, 务要寻根究底的人.

史特博心中已有行程的腹稿, 要起程访问某些可靠的权威学者, 把最尖锐的问题摆在他们面前. 到作结论的时候, 他决定只接纳从历史铁证和理性要求而来的裁决.

史特博坦然表明他的心态: “是的, 我要请教不同人的意见, 但必须有凭有据, 合情合理, 绝对不可以有信口开河、盲目轻信的成分. 一如我任职《芝加哥论坛报》的处事作风一样, 我绝对受不了炒作捏造的东西, 因为影响太大了. 琼斯镇死难者令我毛骨悚然地惊觉: 我的信仰价值, 全凭我的信仰对象来判定(意即我的信仰之价值, 完全取决于我的信仰对象是个怎么样的人, 编者按).

“请陪我一起踏上征途, 查个水落石出好吗? 毕竟, 耶稣亲口警告过我们, 对祂有什么样的信仰, 也就有什么样的结果, 这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让我们一开始就保持开放态度, 不管别的, 只求事实, 任由事实带领我们往前走 — 即使到头来所得的结论触及心灵深处, 要求我们毫无保留地作出回应, 好吗?” 亲爱的读者, 就让我们在下一期与史特博一同踏上征途, 查个水落石出… [1]

(文接下期)

 


[1]                   上文改编自史特博著, 陈恩明译, 《认识基督: 如何辨别真伪》(香港荃湾: 海天书楼, 2008年), 第7-21页. 编者也按此书原版(2007年的英文版) The Case for the Real Jesus 对上文作出少许修正和补充, 另加脚注.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