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威革蓝 (George Vicesimus Wigram, 1805-1879)


gv wigram(A)    名门世家的儿子

英国的乔治·威革蓝(George V. Wigram)在1805年出生于名门世家, 是著名罗伯特·威革蓝爵士(Sir Robert Wigram)的第20位儿子. 威革蓝有两位兄弟是当时鼎鼎大名的人物; 其中一位是雅各(James), 成为大法官法庭的副大法官(Vice-Chancellor in the Old Court of Chancery); 另一位则是约瑟·科顿(Joseph Cotton), 是罗切斯特的主教(Bishop of Rochester).[1]

 

(B)    召会真理的寻见

威革蓝在军中作陆军中尉(subaltern officer)时悔改归主, 并在1826年在牛津大学的女皇学院(Queen’s College, Oxford)深造. 在大学期间, 他结识了牛津大学埃克塞特学院(Exeter College, Oxford)的雅各·哈里斯(James L. Harris)和便雅悯·牛顿(Benjamin Wills Newton). 威革蓝与这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因他与这两人较后都被主使用, 来兴起奉主名聚会的运动, 恢复新约地方召会的样式. 这两人在普里茅斯(Plymouth)建立了地方召会, 与公会或宗派分别出来, 聚集归入主的名下(太18:20), 彰显召会的合一, 单靠圣灵的带领, 并等候主的再来. 据说是牛顿把威革蓝领入这蒙福的复兴里, 但很可惜, 因着在1847年牛顿教导错误的道理, 以致威革蓝过后与他分道扬镖.[2]

 

(C)    原文汇编的贡献

在1827或1828年, 威革蓝开始以希腊文来研究圣经的词语. 他发现有需要出版原文的经文汇编(concordance), 来帮助特别是不懂得原文的信徒. 1830年9月, 威革蓝到达爱尔兰, 并在那里事奉主. 1830年9月至1831年3月期间, 他在宝沃斯阔城堡(Powerscourt Castle)遇见素不相识的伯赫(Mr. Wm. Burgh).[3]在散步时的交谈之下, 他发现伯赫也在作这类原文的研究,[4]便请求他花全时间来完成原文的经文汇编, 并表示在经济上全面支持他. 虽然伯赫拒绝这项建议, 但他愿意为威革蓝聘请这方面的专才, 来协助他出版原文的经文汇编. 虽然如此, 伯赫较后也参与这方面的初步工作.

the englishmans greek con cordance of the new testamentthe englishmans greek con cordance of the old testament经过多年的努力, 结果在1839年, 威革蓝出版了举世闻名的《英国人希腊文新约经文汇编》(The Englishman’s Greek Concordance of the New Testament), 并于1843年出版了《英国人希伯来文和迦勒底文[5]旧约经文汇编》(The Englishman’s Hebrew and Chaldee Concordance of the Old Testament).[6]只要使用者懂得英文, 就能靠这两本经文汇编, 找到某字在原文圣经中出现的所有经节, 所以在查经上, 这两本书大大地帮助和鼓励了很多略懂或完全不懂原文的信徒, 去挖掘圣经的宝藏. 许多近代类似的经文汇编, 都采纳威革蓝经文汇编的系统或格式; 许多研究原文的著作, 也都以威革蓝经文汇编为主要参考书.

虽然出版了这两本在查经上非常有益的工具书, 威革蓝却在希伯来文经文汇编的序言中强调: “若没有信心, 圣灵的帮助, 和耐心查考上下文的努力, 无人可从这本经文汇编中获得益处.” 这是所有查考圣经之人所必须牢记和实践的. 许多时候, 我们读经时正缺乏这三点: (1) 对神的话语没有信心(有信心的人必会信靠顺服神话语的指示, 听道并行道); (2) 在读经前没有祷告祈求圣灵的光照(约16:13-14; 约一2:27), 只靠圣经注解和其他工具书; (3) 没有经过耐心查考上下文, 就轻易接受圣经注解或属灵书籍中的解释或看法. 求主帮助我们纠正以上三点.

 

(D)    谦虚奉献的心灵

在他的希腊文经文汇编序言里, 威革蓝见证道: “当我看回生命以往的历程, 我感到何等奇妙! 我去到爱尔兰竟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 他(伯赫)在那特别的时间被邀请到那间屋子(宝沃斯阔城堡); — 在那次的散步中, 互不相识的我们谈到脑中所思考的, “如何阐明圣经”; — 较后在完美的配合下, 使我们能按伯赫所提议的样式来达到这个(阐明圣经)的目标….” 可见在完成这巨著上, 威革蓝承认完全是神奇妙的安排和带领, 而非本身的功劳, 所以他在结束序言前说: “当我想到这本书的开始, 它的进展, 无数威胁和几乎摧毁它的困难, … 我不禁在供应保佑的神面前低头, 并为他赐予一个像威革蓝如此不配的人能与它(经文汇编)有关系而深感惭愧.”[7]

money having passed through my hands此外, 在希伯来文经文汇编的序言里, 威革蓝感谢神安排了许多人协助完成这本著作, 并多次多方地提到他们的贡献, 但对于自己, 他谦虚地说: “我要声明自己与这著作的卓越方面很少关系, 除了它是从我手中经过的钱所完成的结果.”[8]虽然威革蓝用自己的钱来推行并完成这本著作, 但他认为这大笔数目的钱, 不是真正属于他的钱, 只是主把这钱暂时交在他手中, 为要用来完成主的事工, 所以他称之为“从我手中经过的钱”(money having passed through my hands). 如果所有信徒对主所赐予的钱财能有如此的态度, 必能成为忠心的好管家, 主的仆人和圣工也不会有经济上的缺乏.

 

(E)     文字事工的奉献

当时有一本名为《基督徒的见证》(Christian Witness)的杂志, 是奉主名聚会运动开始以来的主要媒介. 这本杂志过后停刊, 取而代之的是名为《现今的见证》(The Present Testimony)这本新期刊, 由威革蓝负责编辑. 其中刊登的一些文章, 包括他所写的《诗篇研究》(A Study of the Psalms). 他把诗篇里属神的名按原意解释和另行翻译, 使读者能分辩它们在整本诗篇中的异同和意义.

威革蓝在圣诗集的事工上也有贡献. 他于1856年出版一本新的赞美诗集, 名为《给予小群中贫困者的赞美诗》(Hymns for the Poor of the Flock). 这本赞美诗集被与他交往的众召会采用长达25年左右, 并且经过修改后, 这本圣诗集现今在所谓的“闭关弟兄会”中, 仍然被普遍使用.

 

(F)     仇敌撒但的攻击

威革蓝非常活跃和关注在伦敦的地方召会见证. 在1838年, 有相当多的聚会以普里茅斯(Plymouth)聚会的模式来成立. 他感到有需要成立某种组织, 来使邻近的聚会能采取一致行动. 因此, 他写了一封信于约翰·达秘(John N.Darby)表示这点, 征求意见. 结果, 伦敦星期六傍晚行政“中央聚会”(London Saturday-evening administrative “central meeting”)就在那年成立. 很可惜的是, 这聚会本是为要促进地方召会彼此间的交通, 和属灵事工上的合一, 过后竟成为被撒但利用来分裂圣徒的工具; 因为这个中央集权的聚会, 已演变成管理范围内一切地方召会的组织, 并控制这些召会, 去与中央聚会所不赞同的人或召会断绝交通. 这点直接抵触圣经所教导的召会独立自治权(autonomy), 引起更多更大的分裂.[9]

john nelson darby在1845–1850年间, 撒但在奉主名聚会的圣徒当中兴风作浪, 借着牛顿所教导的错误教义来分裂召会的合一. 威革蓝非常关注这期间的剧变. 从普里茅斯(Plymouth)开始的纠纷, 蔓延并影响到布里斯多(Bristol), 导致圣徒主要分成两方, 一方支持达密(John Darby), 一方支持布里斯多的慕勒(George Muller).[10]虽然威革蓝直到离世都站在达密这方, 但慕勒仍不质疑他的真诚和动机, 也常称赞他, 可见威革蓝在当时获得敬重的程度.

 

(G)    天上圣所的安息

威革蓝在生命的末期曾到印度西部, 纽西兰等国家, 用神的话语服事神的百姓. 他被公认为熟悉圣所的人, 对于遇到困难的人, 他给予很少的劝告, 却把他们指向圣所, 让人看见主的圣洁与慈爱, 使到人四周的一切困难在主光中成为虚空. 在1879年, 这位在地上熟悉圣所的人, 终于离开世俗的纷纭, 升天进入天上的圣所, 永享天上圣所的安息.[11]

 


 

[1]           罗切斯特(Rochester)是英国英格兰东南部城市.

[2]           有关教导错误道理一事, 请参2001年12月份, 第25期《家信》的“真理战场: 教派主义的罪恶 — 交通的圈子”.

[3]          位于爱尔兰的宝沃斯阔城堡(Powerscourt Castle)是一座属宝沃斯阔女士(Lady Powerscourt)的城堡. 此城堡是初期(1830年左右)许多奉主名聚会的领袖, 例如达秘(J.N.Darby), 贝勒特(J.G.Bellett), 牛顿(B.W.Newton), 威革蓝(G.V.Wigram)等人聚集查经(特别是圣经预言)的地方.

[4]          来自都柏林(Dublin)的伯赫(Burgh), 是位神职人员. 他在自己的研究中, 采用了泰勒的希伯来文经文汇编和施密德的希腊文经文汇编(Taylor’s Hebrew and Schmid’s Greek Concordances), 经过修改后自创一套更适合英文读者的系统(scheme).

[5]          迦勒底文(Chaldee)是巴比伦之迦勒底人的语言, 或称亚兰文(Aramaic); 旧约主要是用希伯来文写的, 但以下几处是用迦勒底文写成: 拉4:8-6:18; 7:12-26: 耶10:11; 但2:4-7:28.

[6]           威革蓝的经文汇编主要是采用伯赫(Burgh)的系统, 但修改了泰勒(Taylor)和施密德(Schmid)经文汇编中多处的错误, 更加添许多遗漏的经文, 所以是本重写的经文汇编. 威革蓝的经文汇编也附加了原文与英文的完整索引, 使用者只要懂得英文, 便能找到某字在原文圣经中出现的所有经节.

[7]          George V. Wigram, The Englishman’s Greek Concordance of the New Testament (Nashville: Broadman Press, 1980), 第xxiii和xxvi页.

[8]          George V. Wigram, The Englishman’s Hebrew and Chaldee Concordance of the Old Testament (Nashville: Broadman Press, 1980), 第xxx页.

[9]           有关分裂一事, 请参2001年12月份, 第25期《家信》的“真理战场: 教派主义的罪恶 — 交通的圈子”.

[10]         支持达密的一方被称为“闭关弟兄会”(Exclusive Brethren); 而支持慕勒的一方则被称为“开放弟兄会”(Open Brethren). 这两个名称是外人或小部分有宗派思想的信徒所取的, 含有教派主义的色彩, 故不被当时许多属灵的弟兄们所接受.

[11]         上文参考H. A. Ironside, A Historical Sketch of the Brethren Movement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5); Hy. Pickering (comp.), Chief Men Among the Brethren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6); George V. Wigram, The Englishman’s Greek Concordance of the New Testament (Nashville: Broadman Press, 1980); George V. Wigram, The Englishman’s Hebrew and Chaldee Concordance of the Old Testament (Nashville: Broadman Press, 1980).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