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马歇尔 (Alexander Marshall, 1846-1928)


Alexander Marshall(A)    圣洁爱主的家庭

亚历山大·马歇尔(或译“马赛尔”, Alexander Marshall, 1846-1928)于1846年12月13日, 在苏格兰威格敦郡的司特廉拉尔城(Stranraer, Wigtownshire)出生. 此郡富有许多属灵复兴的美好回忆. 他的父亲约翰·马歇尔(John Wallace Marshall)是位虔诚的布商, 被这城市的人称为“圣洁的马歇尔”(Holy Marshall). 约翰·马歇尔也是福音联合教会(Evangelical Union Church)的长老之一. 这教会在当时不但是福音派, 也更积极传扬福音. 亚历山大·马歇尔的母亲则是一位敬虔爱主的妇女. 因此, 亚历山大·马歇尔可说是享有无比珍贵的属灵环境, 在敬虔的家庭中成长, 有美好的基督徒榜样可效法.

 

(B)     单靠基督赎罪工

他在18岁那年离开家乡, 到格拉斯哥(Glasgow)一家闻名的卖布和服装商店工作. 他在工作上取得优良业绩, 受到雇主的信任, 升为部门的主管. 在这两年期间, 他追求城市的各种娱乐. 然而, 他心灵深处多次受到催促, 知道成为基督徒是重要的, 可是心里拦阻重重, 他过后表示: “我当时不想得救. 我渴望享受多一点世界的娱乐. 事实上,  我是一位胆怯者. 我害怕成为基督徒后, 我的同伴们会称呼我‘复兴家’(Revivalist)或‘祷告的虚伪者’(praying hypocrite), 我觉得自己无法忍受这样的讥嘲. 我心中有一个信念, 即一个人如果要作基督徒, 他必须放弃娱乐与欢笑.” 可是, 他的良知深感不安, 不满的心不停催促, 这叫他倍感扎心, 渴望内心重担获得解放.

一日, 他到格拉斯哥的印革兰姆街(Ingram Street)圆形广场, 听到戈登·福隆(Gordon Forlong, 1819-1908)[1]在传福音. 这位曾是自然神论者(deist), 但悔改信主后加入奉主名聚会的弟兄, 惯于不断重复有关福音真理的字句. 马歇尔回忆道: “我认为他是最特出的传道人. 我能清楚回忆他不断重复的字句: ‘拯救我们的是这宝血. 拯救我们的是这宝血’(It’s the Blood that saved. It’s the Blood that saved). 他表明罪人要从罪中得释放所需的一切, 已被基督在十架上完成了, 接着他讲道时呼喊道: ‘成了! 成了! 成了!’ 一直以来, 一想到救恩, 我的思想就集中在‘相信’一字, 却忽略了‘当信的对象’  —  基督并他已完成的工作. 圣灵将‘成了’一字深印在我的内心和良知.

“我问自己: ‘到底什么事成了?’ 我记得这是主耶稣临死前所说的话(约19:30). 他(福隆, Gordon Forlong)解释这奇妙字句的意思, 表明代死牺牲的工作已经完成  —  基督‘把自己献为祭, 好除掉罪’(来9:26; 约1:29), 每一个相信他的人都必得救, 享有永生. …我一直以为自己必须感到一些巨大改变, 才能确定本身已经得救, 所以不断省察内心寻找平安. 那位传道人似乎明白我的困惑, 并解说一个人必须先信靠耶稣  —  感觉将随之而来. 他强调这个真理, 不断重复道: ‘信靠是根, 感觉是果; 信靠是根, 感觉是果.’ 顿时, 各各他的荣光射入我心. 我看见耶稣为我代死, 承受罪的刑罚, 透过信靠所听到的‘好消息’, 我蒙拯救得享永生.”[2]

 

chief men among the brethren(C)    加入奉主名聚会

马歇尔信主不久, 就接触到一群热诚的基督徒. 这群信徒就是被称为“奉主名聚会的基督徒召会”(assemblies of Christians gathered unto the name of the Lord). 他们按照新约圣经的简纯性来聚会, 特别是按使徒行传所设立的样式, 实行信徒的浸礼, 在七日的第一日擘饼记念主, 并倚靠召会的头(基督)透过圣灵来带领他们一切的事奉. 先是马歇尔的好友约翰·考德威尔(John R. Caldwell)[3]看到这方面的亮光, 与其他信徒奉主名如此聚会. 过后, 马歇尔在考德威尔的影响下, 也自己查考圣经, 因而发现并确信此乃合乎圣经的聚会样式, 所以便加入这群门徒在(格拉斯哥)西坎贝尔街(West Campbell Street, Glasgow)的聚会中.

马歇尔深知神的心意是要他的子民遵照新约召会的样式来聚会、敬拜与事奉. 所以日后当他被主呼召, 成为传福音者(evangelist)时, 他重视教导初信徒有关召会的真理. 他不像一些著名的“超宗派”布道家, 传完福音见有人得救后便自觉任务完满结束, 没有进一步帮助悔改归主者面对今后何去何从的问题. 某次, 有位牧师问他对悔改归主者有何打算. 他回答说: “凡主所吩咐的, 都教训他们遵守(参太28:20); 即教导他们关于受浸、所有信徒皆祭司、擘饼记念主、与罪恶分别出来.” 马歇尔和早期弟兄们的这般立场虽受到反对, 甚至有者控告他们是“教会的破坏者”和“分裂的撒种人”, 但为讨主喜悦, 他们立场坚定, 继续按主的吩咐行事, 也蒙主所赐福.

 

(D)    完全倚靠主供应

马歇尔被基督的爱所激励, 积极传扬福音. 当他做完一日的生意后, 便把晚上的时间献于传道事工. 无论是在教堂里, 或在露天的地方, 总之一有机会, 他就宣讲基督并他荣耀的福音, 甚至为此不惜去到很远的地方. 过了一些时候, 他知道无法兼顾世俗事业与属灵事工, 所以经过不少祷告和省思, 他终于选择后者. 在这方面他还面对很多试探, 例如他的好友考德威尔邀请他合伙做生意, 还有一些朋友不断请他到福音联合教会(Evangelical Union Church)执行事奉, 这都是其中一些他断然拒绝的事. 他愿意为主放弃属世的财富, 并在那些按圣经样式聚会的召会中事奉主

值得一提的是, 留在奉主名聚会中作全时间事奉主的传道人是需要既大且真的信心. 这群按新约简纯性聚集的基督徒人数不是很多, 财力也非雄厚, 并且这些早期弟兄们一向奉行的做法是“完全倚靠主的供应, 拒绝固定的薪金制”. 因此, 当马歇尔出来全时间事奉主时, 他背后全无任何委员会或组织照顾他的生活需用, 也没有任何人的承诺和保证, 他所有的是神的应许: “我的神必照他荣耀的丰富, 在基督耶稣里, 使你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腓4:19). 他深信神能借着感动别的信徒, 或用其他方式, 来供应他物质上的需用. 而当时他所参与的召会, 即在格拉斯哥的希望堂(Hope Hall, Glasgow)聚会的圣徒, 也按照使徒时代的榜样, 为他聚集祷告, 举荐他全时间作主工, 与他认同, 在物质上与他交通(即供应他的物质需用). 马歇尔一生都没有后悔他所做的选择, 也见证了神信实的供应.

 

(E)    广传福音的大使

《弟兄中的首领》(Chief Men Among the Brethren)一书提到马歇尔时说: “1876年, 马歇尔在格拉斯哥的联合堂(Union Hall, Glasgow)的一个聚会上, 被举荐为主的仆人, 从事传福音的工作. 过后, 他在苏格兰和英格兰的许多城市和小镇, 积极进行传福音运动(campaigns). 神特别施恩赐福, 多人蒙恩归向救主. 1879年, 他感到加拿大有需要, 便去到安大略省(Ontario)宣道. 他在那里的事奉蒙神大大赐福, 多人悔改归主, 而这些人当中更有不少在日后成为杰出的领人归主者(soul-winners).”

马歇尔有“加拿大的福音拓荒者”之称. 他在加拿大拓荒的日子带领多人信主. 马歇尔曾写道: “当我在44年前, 即在1880年开始在安大略(Ontario)工作时, 主的工人不等到那里的召会所‘召唤’或‘邀请’. 在冬天时, 我们在学校、礼堂、剧场和各种可聚会的房子传福音. 在夏天时, 我们到没有福音见证的地区, 在露天场所、谷仓和帐篷里宣扬福音, 多人因此得救. 我们将主的道路教导那些悔改归主者, 使他们受浸, 并聚集敬拜, 为福音作见证. 我在加拿大的首两年, 在北安大略为大约200人施浸, 其中许多信徒简单地奉主名聚会.”[4] 1883年11月, 他在加拿大的拉格比(Rugby)进行为期8个星期的传福聚会. 聚会后有多达100人, 其中大部分是寻求者, 愿意在晚上10时后留下来听更多有关神拯救之道. 结果有不少过75人悔改归主.

为了传扬福音, 马歇尔付上极大代价, 也多次遇到危险. 根据报导, 某个星期五傍晚, 在安恩街(Ann Street)露天布道时, 马歇尔受到恶者的袭击. 当时有三个人从人群中走出来, 到传道人面前. 其中一人(麦格罗提, McGrorty)走到他身后, 另一人站在他前面. 麦格罗提突然握紧拳头, 狠狠地将马歇尔打倒在地. 另一人拿块砖头抛向他的头, 险些击中他, 却误中麦格罗提的眼睛. 在混乱中, 马歇尔逃到安恩街的另一端, 又被另一人袭击, 倒在地上. 这时, 人群涌至, 将马歇尔救出来. 麦格罗提在星期六下午被捕. 这次的袭击事件并未叫马歇尔却步, 反倒加强他为福音受苦的心志. 在接下来的年日, 他继续露天布道, 广传福音.

显然, 马歇尔对福音有非常大的负担. 为了宣传福音, 他到过北大西洋的法罗群岛(Faeroe Islands)[5]、巴巴多斯(Barbados)[6]、挪威(Norway)、瑞士(Switzerland)、俄罗斯(Russia), 甚至到过靠近北极圈的冰岛(Iceland), 并常在苏格兰与英格兰, 加拿大和美国, 积极进行传福音运动. 他横渡大西洋到加拿大和美国宣道不少过36次. 在71岁的高龄(1917年), 也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 他冒险去到法国帮助那里的兵士, 向他们传讲救主的爱. 世界大战结束后, 俄罗斯的共产党员(Bolshecist)发动恐怖的革命. 马歇尔却“明知山有虎, 偏向虎山行”, 到俄罗斯和爱沙尼亚(Esthonia, 即苏联加盟共和国之一)帮助那里的受难者, 把救恩的好消息带给他们. 对于马歇尔, 福音当传给万民听, 不该受到民族和国家的区别所局限.

当他居留多伦多(Toronto)时, 他开了一间书局, 大量出版和分发福音书籍. 一位弟兄见证道: “在我所认识的人当中, 他是最伟大的福音单张分发者(tract distributer). 他总是口袋里装满福音小册子, 口舌预备好传福音信息. 在他的传道活动因健康之故而受到限制的最后几年, 他从雷德克络夫的圣所(sanctuary of Redcroft)继续送出拯救灵魂的信息. 当他无法再亲自把福音单张带给他人时, 他透过供应别者来继续这方面的工作.”[7] 安德森(James Anderson)也表示: “他于1876年被推荐为全时间事奉主的传福音者. 在接下去的年日, 他走完英国各岛传扬福音, 并横渡大西洋超过30次来宣扬救恩的好消息. 他的传道在那里满有功效, 甚至在加拿大至少有一地区的召会信徒被人称为‘马歇尔派的信徒’(Marshallites). … 就算是他的墓碑也继续传扬福音, 因这立于普雷斯威克坟场(Prestwick Cemetery)的墓碑上铭刻着完整的约翰福音3章16节. 不但如此, 他在普雷斯威克(Prestwick)的住家也按其遗嘱改为宣道士之家(missionary home).”[8] 诚然, 为了宣扬福音, 马歇尔完全摆上.

 

alexander marshall(F)     福音单张的大王

马歇尔的笔和他的口同样活跃有力. 他是位杰出非凡的福音单张作家(tract writer), 库珀(R. W. Cooper)称他为“福音单张大王”(the prince of tract writers, 直译为“单张作家之王子”). 他的福音小册子《神拯救之道》(God’s Way of Salvation)已被译成超过14种语文, 包括西班牙语、法语、德语、汉语(中文)、意大利语、俄罗斯语、丹麦语、荷兰语、埃及语、威尔士语(Welsh)和(苏格兰或爱尔兰的)盖立语(Gaelic)等等. 此书销量几乎达到5百万, 并在神的重用下, 带领许多读者获得救恩.

不少读者从此书获益后写信向马歇尔致谢. 其中一位名叫波丁(Adam Podin)的弟兄写道: “我吩咐我的儿子写信告诉你, 你的书《神拯救之道》(爱沙尼亚语版本, Esthonian Edition)给我们的地方(指俄罗斯和爱沙尼亚)带来何等大的福气. 我在监狱里传道, 给每个囚犯一本新约圣经和《神拯救之道》. 数位囚犯已经悔改归主…. 我向麻风病人传福音. 《神拯救之道》已打开许多人的眼睛, 如今他们已看到这条‘道路’. 除了圣经之外, 我认为此书是最好的一本书.”[9]

除了《神拯救之道》, 马歇尔也写了不少别的福音小册子, 例如《我悔改归主的故事》(The Story of My Conversion)、《两次从奴役中获救》(Twice Rescued from Slavery)、《七十岁时得救》(Saved at Seventy)以及《一位高原居民的悔改归主》(A Highlander’s Conversion)等. 这些书都有很广的销路. 除了传扬福音之外, 他的著作也包含别的课题, 如阐解新约召会的真理  — 《给予神子民的直路》(Straight Paths for the People of God); 以及护道性的课题  — 《慈爱的神会永远刑罚他的受造物吗?》(Will a God of Love Punish any of His Creatures for Ever?)和《选择基督或是批评者?》(Christ or the Critics?)等. 前者反驳当时开始盛行的谬论  — “刑罚不是永远的”; 后者则揭开“现代主义”和“理性主义”的谬误. 马歇尔也负责编辑一本福音期刊  — 《救恩的传令官》(Herald of Salvation).

 

(G)    丰盛地进入天庭

马歇尔与泰特小姐(Miss Tate)在1882年结婚后, 他们首先在加拿大的安大略省(Ontario)居住, 过后搬到奥利里亚(Orillia), 并全力投入福音工作. 结果, 许多在那里的基督徒开始按新约原则来聚会, 并延续至今. 他们在那省共住了7年, 接着马歇尔去到太平洋沿岸(Pacific Coast), 然后再到美国, 最后回到苏格兰. 1896年, 基于健康不良的缘故(患上失眠症, insomnia), 他减少昼夜奔波传扬福音的活动. 他到纽西兰, 过后再到美国的加利福尼亚(California)养病. 他在海外经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 最后于1903年回到苏格兰的普雷斯威克(Prestwick)居住, 这时他的病情逐渐好转, 但未全面康复, 过度操劳将使他再度失眠.

在神的恩典下, 马歇尔达到81岁的高龄. 年龄虽然限制他传福音的行动, 却从未削减他传福音的热诚. 他的福音活动只在他在世之日结束时, 才画上句号. 他在1928年8月, 在世的最后几日, 仍然为福音劳苦; 他不但出席一个在海边举行的露天聚会(布道会), 还参与祷告. 隔天, 他的咳嗽复发. 但在星期二和星期三, 他仍旧起来把许多福音单张包好派送出去, 并答复不少信件.  星期三傍晚, 他感到非常疲乏, 经过数小时身体的不适, 以及一阵短暂的痛楚, 这位“福音大使”终于跑完今生的路程, 于1928年8月9日, 凌晨1时归主天家, 进到他所事奉的万王之王面前.

论到马歇尔的生命, 约翰·霍尔通(John Hawthorn)总括道: “就这样, 这一个敬畏神和信靠他儿子耶稣基督的生命结束了; 诚然, 这生命可说是‘丰盛的生命’; 他的生命特别蒙福, 透过这生命, 神成就他的应许: ‘尊重我的, 我必重看他’(撒上2:30). 他的家庭美满快乐, 对他而言, 他的家就是圣所. 他对宣传福音大有喜乐, 尤其看到众多的人透过福音悔改归主时, 他的喜乐更大得难以笔墨形容. 他深知施舍的福气. 他的需用也获得神丰盛的供应. 他在执行日常福音职责中结束世上的生命, 这亦是他所想望的. 无可置疑, 他丰盛地进入天庭(an abundant entrance)!”[10]

 


 

 

[1]               有关戈登·福隆(Gordon Forlong, 1819-1908)的事迹, 请参Hy. Pickering (comp.), Chief Men Among the Brethren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6), 第67-69页.

[2]               John Hawthorn, The Pioneer Series: Alexander Marshall  —   Evangelist, Author and Pioneer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8), 第19-20页.

[3]               与马歇尔一样, 约翰·考德威尔(John R. Caldwell, 1839-1917)也是在戈登·福隆(Gordon Forlong)的福音聚会上得救(1860年). 有关考德威尔(J. R. Caldwell)的事迹, 请参Hy. Pickering (comp.), Chief Men Among the Brethren, 第150-154页.

[4]               John Hawthorn, The Pioneer Series: Alexander Marshall, 第100页.

[5]               法罗群岛(Faeroe Islands, or Faroe Isles)或译“法俄尔群岛”; 原属丹麦, 1948年获得自治.

[6]               巴巴多斯(岛)(Barbados)是拉丁美洲国家, 位于小安的列斯群岛最东部.

[7]               Hy. Pickering (comp.), Chief Men Among the Brethren, 第205-206页.

[8]               James Anderson, Our Heritage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71), 第14页.

[9]             John Hawthorn, The Pioneer Series: Alexander Marshall, 第121页. 有关此书的基本内容, 请参本期(2004年3/4月份, 第51期)《家信》的“福音亮光: 你为什么推辞呢?(一)”.

[10]             John Hawthorn, The Pioneer Series: Alexander Marshall, 第143-144页.  上文主要参考 Hy. Pickering (comp.), Chief Men Among the Brethren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6), 第204-206页; John Hawthorn, The Pioneer Series: Alexander Marshall  —   Evangelist, Author and Pioneer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8).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