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罗德•圣约翰 (Harold St. John, 1876-1957)


(A)    生于东方的孩童

Harold St. John“哈罗德·圣约翰(Harold St. John, 1876-1957)与其他一切我所认识和听到的圣经教师不同,”安德森(James Anderson)说, “他配称为一位学者兼圣者. 这两者不常一起出现在同一人身上, 但却联合在哈罗德·圣约翰身上.” 这位身躯高大, 红光满面的绅士于1876年9月2日出生于东方, 地点不详, 很可能是马来西亚的砂劳越州(或译“沙捞越”, Sarawak), 因为他父亲是砂劳越州的拉甲布鲁克爵士(Sir Rajah Brooke)[1]的砂劳越司库(Treasurer of Sarawak). 哈罗德·圣约翰在六个孩子中排行第四, 他们在童年时期都在东方渡过, 然后回到西方的德国(Germany)和比利时(Belgium).

当哈罗德·圣约翰还很小时, 他的母亲布兰奇(Blanche St. John)和全家某次回到英格兰. 她因听信福音而得救, 并在较后与奉主名聚集(人称“弟兄会”)的基督徒召会认同, 并建立一个基督化的家庭. 在她美好的属灵影响下, 全家六个孩子长大都成为基督徒. 孩童时期的哈罗德不常快乐. 德国的孩童对这位外来孩子并不友善, 却佩服他的体力勇气和打斗能力. 他爱看书, 这令他比大部分孩子更加自足. 他父亲偶尔回来探望家人, 并喜欢带孩子远途步行, 某次甚至从伦敦走到牛津, 此经历让哈罗德毕生难忘.[2]

 

(B)     悔改归主的夜晚

哈罗德·圣约翰18岁那年, 在1894年10月20日, 某事的发生改变了他的一生. 无人晓得是什么环境引致那挣扎与痛苦的夜晚. 那夜是何其圣洁可畏, 连哈罗德也不详述, 当人问时, 他总是含糊带过. 但我们知道那夜, 他就如雅各般与神摔跤直到黎明(参创32:22-32), 直到他完全服在神的手下, 悔改信靠主耶稣基督为他灵魂的救主与生命的主.

“我想起那天  —  我无法忘怀的一天,” 多年后的他回忆当夜的情景说, “当我看见我的救主手握巨人(歌利亚被砍下)的头,[3] 永不改变地证实救恩的工作已永远完成, 因他已败坏那掌死权的, 这掌死权的(魔鬼)已囚禁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隶的人(来2:14-15). 自那天起, 当我知道我的救主已永远地摧毁那巨人, 破坏了他的权势, 并拿着胜利的证据升到神的城  —  自那天起, 我对我在主耶稣基督里永远得救的保证(eternal security)有十足把握, 没有一事可挑战它, 或令我害怕失去救恩. 我今晚站在神面前, 靠着信心仿佛看见我的救主并他胜利的标记. 他已荣耀凯旋, 他已升到神那里, 借着他的怜悯, 我也将去到那里.”[4] 悔改归主后, 哈罗德参与在伦敦的克拉伦登房(Clarendon Room, London)的召会, 就是哈罗德第一个属灵的家.[5]

 

(C)    工作场所的见证

哈罗德·圣约翰是位自学的学者. 他的梦想是进入牛津大学的象牙塔, 可惜他父亲死于墨西哥(Mexico), 使他全家陷入经济困境. 他必须在伦敦的一间银行工作, 无法实现进入大学的梦想. 虽然如此, 他并不灰心. 他博览群书, 阅读各类书籍如科学、地理、历史等, 这就是为什么他日后传道时, 能多方引证科学和史地的资源, 作为解释阐明圣经真理的亮光.

Harold St. John - Patricia St John哈罗德在工作场所中有美好见证. 他的经理在大约50年后写道: “我常希奇哈罗德·圣约翰如何改变整个办事处的风气, 由恶言、咒骂和恶行转变为良好行为. 哈罗德惯于向几乎每个同事讲论神的事, 一些人欢喜地回应.” 他的同事鲁欧福(Percy R. Ruoff)见证说, 他从未见过哈罗德在街上游荡, 无所事事, 他总是有明确目标地殷勤做事. 他的另一位基督徒同事旺希尔(E. G. Wanhill)也见证道: “哈罗德没有时间做运动或一般的娱乐. 他整个人渴慕永生的神, 并渴慕传扬耶稣基督的福音. 在露天布道和布道旅程中, 许多人为找救主而寻求他的帮助.”[6]

 

(D)    分别为圣的生活

虽然哈罗德的家族姓名是“圣约翰”  —  不属天主教所封的“圣人”, 但他无疑是个名符其实的“圣徒”, 因他实际上活出分别为圣的生活. “我的身体是基督的居所  —  一个何其严肃可畏的词句,” 他说道, “它促使我清除书架上不合宜的书籍, 令我跪下祷告. 难道我不该把这居所的最后一把钥匙交给他吗?” 他于1906年写道: “今天是我的生日 … 我清楚看到我最大的网罗  —  个人的奢侈享乐(personal luxury). 并非过度放逸, 而是奢侈享乐. 保罗抑制自己, 得以战胜凯旋, 成为属神的人. 神将此意念深印在我的心版上. 安逸和舒适驱逐了勤勉工作, 我断不可走向下游.”

他在解释林前9:24-27时表示: “在这自我沉迷, 强调安逸生活和高度舒适的日子中, 你认为没有基督徒堕入肉欲如吃喝和这类事物的陷阱, 被其弱化吗? 难道没有把家庭、妻子和孩子看得比主所关心之事更重的人吗? 难道没有因贪婪而受咒诅的人吗? 在这些人身上, 黄金的诱惑可能成为永久邪恶之物. 我攻克己身, 叫身服我, 恐怕我传福音给别人, 自己反被弃绝了.”[7] 他把自己分别为圣归给神.

他在日记中写道: “基督高声呼召我们热诚专一的奉献, 我必须睡醒, 披戴我那华美的外衣(可能指主耶稣或好品德, 译者按), 努力工作, 因为黑夜已深(参罗13:11-14). … 我一半热诚一半属世, 我是否在浪费生命? 我渴慕为基督全力以赴, 全面倾倒. 亚撒(Asa)年少时做得很好, 却在过后虚度年日. 我是否也像他一样?” 亲爱的弟兄姐妹, 我们是否也像亚撒一样地事奉偶像  —  以其他事物取代神至高的地位  —  以致在世虚度宝贵的光阴?

 

(E)     传扬福音的热诚

哈罗德·圣约翰很早就开始学习传扬福音. 鲁欧福(Percy R. Ruoff)叙述他们星期五晚上到迈尔英荒地(Mile End Waste)传福音: “圣约翰以他那宏亮的声音和流利的言词, 凭着他精彩生动的口头描述和他年少红润的脸光, 深深地吸引他的听众. 无论是独自一人或与人同工, 他都会去海德公园(Hyde Park)向群众传福音.” 他几乎把他所有长假都用在进行一系列的福音聚会. 1905年, 他曾与其长兄阿瑟(Arthur)到康沃尔郡(Cornwall, 英格兰郡名)的圣艾夫斯(St. Ives)渔村举行传福音运动, 并亲尝许多宝贵灵魂归信救主的甘甜滋味. 他也曾协助拉斯多勋爵(Lord Radstock)的著名绘画室聚会(drawing-room meetings). 纵然在白天辛苦工作了9小时, 他很少有一晚不传福音的.[8]

他渴慕传福音给所有人, 并花上数小时分发福音单张和探访贫民区. 他过后说道: “当我还年轻时, 我经常去到伦敦的贫民区. 我会在星期日晚上穿着大衣和戴着大礼帽, 进到供宿夜铺位的房屋(common lodging house),[9] 拿着新约圣经向他们不断地传讲福音, 但我感到很惊奇, 他们都不听我讲. 过后我明白他们不听的原因, 我就借了一件最陈旧的衣服, 衣衫褴褛地进到同样的房屋, 内中里面有200至300人在当晚宿夜. 我坐在他们所坐的地方, 与他们一样被跳蚤咬, 被爬虫爬在身上. 我花了几晚在那糟透的房间, 静静地听他们倾诉他们的需要和苦恼.

“一天早上6时, 他们在吃早餐时, 我站起来向他们说话, 现在我发现没有丝毫的困难获得他们的注意. … 他们完全愿意聆听那位曾坐在他们所坐之处的人. 在我们历史上最伟大的日子, 就是神愿意跟以往不同地接近我们. 在40个世纪居住在密云幽暗之中(参出20:18,21)的神, 愿意来接近我们. 神并不差遣他的儿子立刻开始宣传一些法规; 在主执行救赎伟业时, 他30年不公开讲道. 这30年间, 他坐在世人所坐之处, 学习他们的思想和经历. 这30年间, 他亲身体会饥饿、疲乏、贫穷, 以及他那小家庭的阴郁和忧虑, 当他学完这些事之后, 他才开口开始讲道. 从那时起, 世人都在听他.”[10]

 

(F)     全职事奉的呼召

在神奇妙的安排下, 哈罗德与埃拉(Ella Swain)结为夫妇. 结婚数月后, 哈罗德·圣约翰清楚听到神的呼召, 便于1913年向银行呈上辞职信, 决定在没有固定的经济援助下, 以海外宣道士的身分到国外宣道. 他的决定令所有同事亲友大吃一惊. 但此举绝非出于一时的冲动, 或血气之勇. 他在数年前早有此意, 可是时机尚未成熟. 如今神的时间到了, 他按神旨意去到巴西, 而非他多年想去的墨西哥. 属世的眼光认为他的辞职是个错误决定. “他若不辞职, 肯定会升级到银行高层,” 他的同事们说. “既然你在没有任何受承认的宣道会的资助下出去,” 他的副经理以怀疑的语气问道, “你如何过活, 谁会供应你生活需用?” 哈罗德满怀信心地回答: “我出去是做神的工作, 既然是神差遣我, 他必然会供应我的需用.” 经理想了一会儿, 答道: “我希望能有像你这样的信心.”[11]

1914年, 在一个送别会上, 他说: “今天在世上每一个基督徒的主要职责, 就是传福音. 无论是什么年龄或性别, 什么身分或地位, 都不例外. 容许我强调你最该顾念的, 不是你的妻子或婴孩, 也不是你的事业; 这些都是次要问题. 摆在你面前的重要大事是: 你在世上的职务是向万民传福音! … 当你面对面见主时, 第一件他要问你的事并非‘你如何经营你在世上的生意?’, 而是‘你如何传扬我的福音? 你如何顾念我的事? 你是其中一位高举我福音大旗的人吗? 你有清楚散放我的福音恩光, 使它照耀世界吗?’ 哦! 你当谨慎, 千万不要成为令主蒙羞的人.

“我们的主曾站在加利利, 吩咐说: ‘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可16:15), 这话至今已将近1千9百年了, 但世上一半的地方还没听过福音. 召会当今的责任, 就是要涂抹在她身上这方面的污点. 在我们回来以前, 这里的一些年轻人可能已蒙神呼召, 在他引领下去南美洲传福音. 我们一无所有, 除了基督的十字架, 他的复活和再来那简单清楚的故事. 这些真理成为我们经营福音事业的存货, 是主耶稣差遣我们去到那些遥远地方经营福音事业的商品. 主耶稣差遣门徒的方法是今日最好的方法(路10:2-4). 如果我们有机会回到这里, 主会像他问那些工人一样地问我们: ‘我差你们出去的时候, 没有钱囊, 没有口袋, 没有鞋, 你们缺少什么没有?’(路22:35, 注: 门徒回答: “没有”). 主耶稣深知他仆人世间生活上的需要, 但他们属灵上的需要更为重要得多.”[12]

Harold St. John and wife1914年10月29日, 哈罗德·圣约翰夫妇俩乘船到南美洲, 首先抵达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Buenos Aires), 然后才去到巴西. 他们的第一个住处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一栋房子里的一间小房. 夜间, 黑甲虫群集墙壁,  他们须把床脚立于煤油中. 3个月后, 哈罗德写道: “我们非常快乐, 并按极度炎热的天气所允许的努力工作. 学习西班牙语、圣经、家务等等, 使我们每日忙碌, 我已经分发出数百份福音单张 … 但我还无法与当地居民交谈, 分享福音.” 大约6个月后, 哈罗德对当地语言的掌握已大有进步, 并欣然接受邀请参与亨利·培尼(Mr. Henry Payne)到玻利维亚(Bolivia)旅行布道. 他们沿途分发单张, 进行露天布道, 也探访信徒家庭. 他们探访塞拉山脉(Sierra Mts.)的一个基督徒家庭, 并在那里连续三天举行福音聚会和教导信徒. 哈罗德在那里第一次用西班牙语讲道.[13]

 

(G)    精通圣经的学者

那些听过哈罗德·圣约翰讲道的人, 经常对他那既渊博又精确的圣经知识而惊叹不已. 连举世闻名的圣经学者布鲁斯教授(Prof. F. F. Bruce)[14]也写道: “我们较年轻的人称他为‘大师’(The Maestro),[15] 但不敢当面如此称他, 因他强烈拒绝任何人试图将他放在比那些愿在他脚前学习者更高一等的位置上. 事实上, 只有少数人像他一样地熟悉圣经的经文.” 豪雷(G. C. D. Howley)评论道: “当他带领讨论式的读经聚会和解答问题时, 他对圣经的掌握表露无遗. 他的解答往往是即刻的, 丰富到满溢而出, 充满教训和启发, 超乎听众所想所望.” 他从圣经各处支取资料来解答问题. 一个典型例子是某次他被问及有关来9:22的解释, “按着律法, 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用血洁净的(原文直译).” 他立刻回答说, 共有6个例外, 并引述不需要用血洁净的6样东西. 还有一次, 当他在一个大型聚会上朗读一段常人较不熟悉的经文, 突然电流中断, 周围一片漆黑. 当几位弟兄在暗中摸索, 试图恢复电供时, 他平静地凭着记忆, 继续朗读整段经文.[16]

哈罗德并没进过神学院, 受过一般宗派所强调的神学训练. 但他殷勤阅读, 自修希腊文与希伯来文. 在私下查经时, 任何有助于阐明某些经文或字句的管道, 他都不放过. 一位信徒写道: “在他卓越的口才背后, 是殷勤劳苦的学习… . 我们手中有些他查经的笔记簿, 他列下所有出现在当时他所查考之书卷的希伯来文字或希腊文字. 在另一些纸, 他又写下书卷中有关某些主要题目和重点的每一处经文, 甚至有时一些看似不重要的重点, 他都同样仔细地处理. … 这使到每本笔记簿皆写得满满, 代表了最孜孜不倦的手工艺品. 他的圣经知识是根据最彻底全面的查考和研究. … 他也博览群书, 熟悉大部分学派的作品, 并广读许多重要的当代解经或神学著作.”[17]

另一件吸引布鲁斯教授(Prof. F. F. Bruce)的事, 是哈罗德一生不断地学习与更新自己对圣经的认识. 布鲁斯写道: “直到他生命的末了, 他都很有纪律地勤学圣经, 这是他的讲道内容永久常新的原因之一. 他从神的宝库中拿出来的金子往往都是新造的.”[18] “我年青的弟兄们请记得,” 哈罗德提醒道, “真正的讲道必须建基于圣经知识的讲台上, 而这知识只能来自圣洁与不断地默想神的话语. 留久了的吗哪会生虫变臭的(出16:20). 一个昼夜思想律法的人在教导关于基督时, 会经常保持新鲜和具有洞见.” 哈罗德在另一个场合中见证说: “我已作了50年的基督徒, 在这些年日里从未感到沉闷, 如此感觉连5分钟都没有. 每一个新的早晨都有新鲜的事物可学.”

他对圣经有望远镜般的辽阔视野, 亦有显微镜般的明察秋毫. 他有很强的记忆力和敏锐的观察力, 解经讲道极富洞见和启发, 常令听众叹为观止.[19] 某次聚会完后, 有人来见哈罗德·圣约翰说: “圣约翰先生, 我愿意用全世界来换取你对圣经的认识.” “我亲爱的弟兄,” 他礼貌地行个礼, 答道: “我正是付出了这个代价来换取它.”[20] 这句话启发一切有心事奉主的信徒, 尤其是为主作出口的, 必须肯花无数时间和全部精神 , 来默想、研读和查考神的话语.

 

(H)    以爱牧养的牧者

Harold St. John biography上文说到哈罗德·圣约翰探访塞拉山脉(Sierra Mts.)的基督徒家庭, 在那里住了6个星期后才回去. 过后, 他与培尼(Payne)经常探访那里的信徒, 分发单张和讲道教导. 无论如何, 他心中感到他的长处是牧养神的羊群. 他于1915年5月写道: “我深入思考牧养的恩赐. 主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养和教导的(弗4:11). 赐这一切恩赐的主本身就执行了这些工作. 他是使徒(来3:1, 《和合本》译作“使者”), 是先知(徒3:22), 是传福音者(路4:18), 也是教师(约3:2, 《和合本》译作“师傅”), 但他没有说, ‘我是好使徒、好先知等等’. 他只说: ‘我是好牧人(牧者), 好牧人为羊舍命’(约10:11). 这显然与旧约的牧人有何等强烈的对比; 对于他们, 羊为他们舍命  —  亚伯从他羊群中头生的献给神(创4:4). 对于基督, 牧人为羊群舍命.

“ 对许多人而言, 照顾人, 探访人, 为神的羊群和它的需要而劳力, 是比在聚会上向听众讲道更有价值. 事实上, 两者都重要, 但一位热心虔诚的牧者所做的永久性工作, 其价值是无可计算的. 英国的每一个基督徒召会都会处于良好状况, 在爱中和知识里成长, 在人数和成就上增多, 只要每个召会中有一人愿意把自己全献给主, 公开宣布他的目的是为羊群舍命, 只因这羊群是属于主的. 不需要法定的批准, 不需要人的赞同, 对基督的爱, 连于对羊群的爱, 就足足有余了.”[21]

这牧养的事工使哈罗德骑马到远近各处. 让我们听听他怎么描述: “在这方面的工作主要是读神的话语. 某村庄的两三位妇女以及另一村庄的伐木夫妇获得一本圣经. 他们信从真理, 并在很少人帮助的情况下聚集阅读圣经. 我们发现他们有很多关于圣经的问题, 他们把这些难题写下, 当有人到访时, 便取出这份需要数小时来解答的问题单 … 在连续10天, 我们平均每晚睡三个多小时. 人不易懒惰沉睡, 因为躺下来睡觉时, 身体的一边被烟熏的炭火烤着, 另一边则冷冻得难以入眠, 特别是当你醒来时发现睡在你附近之人的脚正放在你脸上. … 水是稀少珍贵之物. 清洗和沐浴被视为英国人的怪僻.” 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 哈罗德见证自己仍有从主而来的喜乐和满足.

 

(I)      建立圣经的学校

哈罗德·圣约翰一家过后搬迁到洛斯科克斯(Los Cocos)的山丘上. 哈罗德的心深切关注谷中当地居民的需要, 但更为基督徒缺乏牧者的照顾和教导的可怜情况而挂心. 1917年初, 麦克尼尔(Stuart McNair)从巴西来找他商量开办圣经学校(Bible School)一事. 麦克尼尔在巴西人口稀少的地区事奉了20年之久. 居住在周围数哩的信徒将在主日早晨聚在一起, 有者甚至走了一天路程来聚会. 哈罗德·圣约翰参与麦克尼尔, 在半径50哩以内探访每一个小型的基督徒聚会, 一天讲道多次.

1917年11月, 他们开办圣经学校, 以帮助青年信徒在圣经知识上长进. 整个课程长达6个月, 每日由下午5时至晚上8时, 使学生仍可在其余的白天时间工作谋生. 申请者必须由召会的负责弟兄所举荐, 并且须自费自足. 有关此圣经学校的单张上写着: “我们主要的心愿是产生祷告和属灵能力的气氛, 使到学生在学业进步的同时, 更在属神的知识上长进.”

在卡兰哥拉(Carangola)的圣经学校是拓荒性的冒险尝试. 它以12名学生开始, 并马上看见成果, 甚至收到不少从别处来的信, 请哈罗德去那里开办类似的学校. 他继续在卡兰哥拉直到1921年, 虽然当地有人献议给他一间固定的房屋, 但他回应别处的要求而决定离开, 将卡兰哥拉的圣经学校交给麦克尼尔管理. 1921年, 他最后一次离开巴西, 去到英属(属于英国的)圭亚那(British Guiana)[22]聚集基督徒, 以教导他们神的道. 就这样, 哈罗德从此开始了40年马不停蹄的旅程, 在世界许多地方教导信徒. 他的事奉延伸至北美洲和南美洲、印度西部、欧洲、北非洲和南非洲、巴勒斯坦、澳洲及纽西兰. 无论他到何处, 男女老少都见证他们因他蒙福. 他行李轻便, 在路程上捉紧每一个机会为主作见证.

虽然哈罗德常不在家, 但靠着主丰盛的恩典, 他的贤妻成功把他们5个儿子扶养长大. 他为所有5个孩子在玛尔汶的福音堂(Gospel hall, Malvern)施浸. 他们在此地住了好多年. 最后, 哈罗德在北威尔斯的阿伯格勒(Abergele, North Wales)开办女校. 哈罗德最终的圣经教导也是在这间女校结束. 也在此处, 他走完人生的旅程.[23]

 

(J)     光辉灿烂的离世

哈罗德·圣约翰荣耀地归回天家. 在接近离世时, 他写道: “我为圣经的一段话而喜乐, ‘你出你入, 耶和华要保护你, 从今时直到永远’(诗121:8). ‘你出’  —  离开这个因争吵而四分五裂和悲哀满布的世界, 但这世界每一角落却被那些深爱耶稣的男人、女人与孩童的脸光照耀而大放光彩. ‘你入’  —  我们将前往之地是何等荣美, 令我不禁希奇为何主还让我们许多人留在这个世界. 一定是他还有一些任务要我们执行. 可是当我们进入那地, 那里不会有黑影.”[24]

他的喜乐在他生命的最后一个星期达到顶峰. “当我进入朝见君王(耶稣基督), 那是何等光辉灿烂,” 他低声细语地说. “王在他荣美中 … 纯洁、明朗的喜乐 … 我一切的罪, 我一切的惧怕, 全都过去了 … 现在只有基督 … 我是世上最快乐的人… 全是辉煌灿烂、全是辉煌灿烂!” 当他不能再认出围绕着床边的家人之刻, 他还试着唱诗: “耶稣, 我心所爱的避难所, 耶稣已为我死.” 他也说: “我弱得无法(开声)祷告, 我累得无法再多爱他, 我只能躺在这里, 让他爱我.” 他于1957年5月11日离世, 进入主慈爱的怀抱中.

离世前一星期, 他向人口述他自己的讣告: “哈罗德·圣约翰, 是曾任砂劳越司库的奥利弗·圣约翰(Oliver Cromwell St. John)第三的儿子, 是大救主的宝血所救赎的大罪人, 安息地躺在圣乔治的教堂墓地(St. George’s churchyard), 等候耶稣的再来.” 他是何等的喜乐, 从开始到结束. 事实上, 对他而言, 没有真正的结束, 就如他在年少时, 在他日记上欣然写道: “当我归回天家, 就在第二天早晨, 工作将在永恒中开始. 生命不是曲折的羊肠小径, 而是宽阔的康庄大道; 它结束于黄昏, 开始于黎明.”[25]

 

***************************************

附录(一):   哈罗德·圣约翰的格言精选[26]

 

  1. 圣经, 也只有圣经, 是我们的困惑之最终解决办法. 它告诉我们一只被扎伤的手, 强到足以把最卑微的人从他的堕落中高举起来(第121页).
  2. 我们这些常思想圣经的人有个危险, 就是只把圣经当作资讯的管道. 愿你我蒙神保守, 有颗单纯的心, 把注意力集中在基督身上过于讲章和阅读.(第124页)
  3. 所有最尊贵高尚的歌都生于悲惨之日, 而非安逸之日. … 回顾这类日子, 大卫在被逐离乡之日, 本仁约翰(John Bunyan)在贝德福德监牢, 米尔顿(Milton)在瞎眼中, … 你会发现在异地(strange land)唱主的歌比在任何地方唱更好.(第142页)
  4. 我们是在教会戏耍, 还是在建立教会? 我们现今处于一个黑暗的世界, 基督给我们一个重大任务: 使圣经亮光照射而出. … 但我们竟像麻雀般为不重要的细节喋喋不休. 哦, 何等可悲, 何等可悲!(第114-115页)

 


 

[1]               “拉甲”(Rajah 或 Raja, 另译“拉惹”)是指马来、爪哇等地的酋长或首领, 也指印度的酋长、王公、贵族等.

[2]               Patricia St. John, Harold St. John: A Portrait by His Daughter (London: Pickering & Inglis Ltd., 1962), 第1-3页.

[3]               这个预表取自撒上17:51, 即大卫打倒歌利亚后, 用他的刀割下他的头. 这预表大卫的子孙主耶稣基督将要“借着死, 败坏那掌死权的”魔鬼(来2:14), 仿佛用魔鬼自己的“刀”(死权)来挫败他.

[4]              Patricia St. John, Harold St. John: A Portrait by His Daughter, 第4页.

[5]               同上引, 第22页. 哈罗德参加洛炜(W. J. Lowe)所带领的聚会, 这聚会常被外人称为属“达秘派”(Darbyists)的 “闭关弟兄会”(Exclusive Brethren), 同上引, 第105页.

[6]              同上引, 第8-9页.

[7]              同上引, 第17-18页.

[8]              Harold St. John,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Harold St. John (vol.1)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9), 第9页.

[9]              “Common lodging house”在英国是供宿夜铺位的房屋, 一般为极贫穷的人所租用.

[10]            Harold St. John,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Harold St. John (vol.1), 第9-10页.

[11]             同上引, 第10页.

[12]             同上引, 第110-11页.

[13]            同上引, 第11页.

[14]            布鲁斯教授(Prof. F. F. Bruce)也出自奉主名聚集的基督徒召会. 他获得文学硕士(M.A.)之后, 再从苏格兰的阿伯丁大学 (University of Aberdeen)获取神学博士学位(D.D.). 基于他对圣经研究的显著贡献, 他被封为英格兰的曼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Manchester)的荣誉退休教授(Emeritus Professor, 注: 他曾是这所大学的圣经批判学和解经学教授[Rylands Professor of Biblical Criticism and Exegesis] ). 其著作为数甚多, 题目范围甚广, 令人十分敬佩. 他是《福音派季刊》(The Evangelical Quarterly)的编辑和著名《新国际新约注释》(The New International Commentary on the N.T.)的前任主编, 也为这套注释巨著撰写使徒行传、希伯来书、歌罗西书和以弗所书; 其他著作有《新约文献: 它们可靠吗?》、《死海古卷的再思》、《新约中的福音辩护》、《使徒行传的希腊文本: 导论与注释》、《约翰书信》、《保罗: 心灵释放的使徒》、《彼得、司提反、雅各和约翰》、《以色列和列国》等. 他也写了许多有关圣经的专题与论文, 刊登于各种基督徒刊物和书籍中.

[15]            “Maestro”(大师、名师、能手)一词是意大利语, 意即英文的“master”(师傅); 这字亦可指杰出的作曲家、指挥或音乐教师.

[16]            Patricia St. John, Harold St. John: A Portrait by His Daughter, 第117页.

[17]            同上引, 第118页.

[18]            同上引, 第119页.

[19]            可惜哈罗德遗留的著作不多, 据说在英国只有《马可福音的分析考究》(Analytical Study of Mark’s Gospel)和《看我的荣耀》(Behold My Glory)  —  一本关于约翰福音的著作. 庆幸的是, 苏格兰的福音单张出版社(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已将他的各样作品收集在两册的《哈罗德·圣约翰文集》(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Harold St. John).

[20]             Harold St. John,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Harold St. John (vol.1), 第8页.

[21]             同上引, 第12页.

[22]             “Guiana”是南美洲北部的一个广大地区, 包括圭亚那合作共和国、苏里南(旧称“荷属圭亚那”)和法属圭亚那等等.

[23]            Harold St. John,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Harold St. John (vol.1), 第13-14页.

[24]            同上引, 第14页.

[25]             Patricia St. John, Harold St. John: A Portrait by His Daughter, 第53页. 上文主要参考 Patricia St. John, Harold St. John: A Portrait by His Daughter (London: Pickering & Inglis Ltd., 1962)和Harold St. John,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Harold St. John (vol.1)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9).

[26]             以下有关哈罗德的格言皆引自  Patricia St. John, Harold St. John: A Portrait by His Daughter一书.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