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爱德威•范隐 (下) (W. E. Vine, 1873-1949)


W. E. Vine编译者注:威廉·爱德威·范隐(William Edwy Vine)俗称“范氏”(W. E. Vine), 是奉主名聚会中一位德高望重的弟兄, 他所著的《新约单词评注字典》(An Expository Dictionary of New Testament Words, 1940年出版)实为经典巨著, 至今仍获许多圣经学生和学者(包括神学博士)的好评与钟爱. 他不仅是一个领受特殊恩赐的圣经教师、是一位对神学文献具有贡献的神学家, 还是一个属灵的召会牧者(长老), 以及宣道事工的领袖. 我们已在上期以鸟瞰概括方式看到泛氏的生平与事奉. 在这一期, 我们将以特写方式细察他作为宣道领袖、召会牧者(长老)和圣经学者的点点滴滴. 我们从中可以看到主在祂仆人身上奇妙的作为, 并学到宝贵的功课…

 

(A)       神所重用的器皿

范隐俗称“范氏”(William Edwy Vine, 简称“W.E.V.”)[1]于1873年3月21日, 出生在英格兰南部的多塞特(Blandford, Dorset).他在13岁时信主, 14岁受浸, 过后被接纳入福尔街(Fore Street, Exeter)召会的交通里. 1904年, 他担任雷德福山学校(Mount Radford School)的校长. 在1909年12月底, 他看清主的旨意, 决定到英格兰西南部城市的巴思(Bath)参与“事奉的回声”之事工,[2] 成为它的主要编辑之一, 开始了长达40年之久(1909-1949)的重要事奉. 此外, 大约在1910年代, 他也成为在巴思的马温斯堂(Manvers Hall)召会的长老, 负起牧养召会的重任将近40年之久(1910-1949).

 

(B)       宣道领袖的风范

(B.1)   参与“事奉的回声”

我们在上期《家信》中大略提过, 奉主名聚会的召会在宣道方面, 其中一个重要事工就是“事奉的回声”(Echoes of Service). 从1872年开始, 此事工负责出版宣道杂志  — 《宣道士的回声》(Missionary Echoes). 到了1885年, 此杂志改名为《事奉的回声》(Echoes of Service). 这名称启发自帖前1:8. 那节提到帖撒罗尼迦的召会把主的道“传扬出来”(to echo forth, 意指“发出有回声的巨响”).[3] 这杂志宗旨就是要把宣道事奉透过此月刊而传扬出来, 犹如发出有回声的巨响, 让多人得知, 且叫神得荣.

《事奉的回声》这本月刊记录了各地奉主名聚会的宣道士所进行的事工. 它由一群英国奉主名聚会的弟兄们联合负责编辑, 提供各地宣道工作的资讯. 编辑的弟兄们不单与数百位奉主名聚会的宣道士通信, 也负责把来自他们家乡召会的奉献款项寄给他们.[4] 有者反对“事奉的回声”这一事工, 认为它与一般的宣道会(Missionary Society)无异, 限制了神的工人和圣灵的主权.[5] 但事实上, “事奉的回声”与宣道会不同. “事奉的回声”只是协助把奉献款项寄给所需的宣道士, 并记述他们的事工和需要, 却不干涉宣道士的去向, 只让圣灵带领他们.

echo of service范氏于1909年底决定加入“事奉的回声”, 成为它的编辑之一. “事奉的回声”事务繁重, 一般上, 范氏每日要处理多达60至70封信, 大部分都是由他亲自回复, 一些则交由秘书处理. 他尽心竭力地帮助处理宣道士们所遇到的各种困难, 给他们智慧的忠言和劝勉的话语, 坚固他们事奉的手和心. 他就这样在巴思忠诚地劳苦事奉, 直到他于1949年被主召回天家为止. 在他担任编辑的期间(1909-1949年), 《事奉的回声》书册数量大增, 内容也更复杂与多样化. 与编辑们通信的宣道士在1909年有600人, 到了1949年, 人数竟然增加到1,120人; 而以这管道分配的馈送(gifts)在1909年总额是24,147英镑, 到了1949年则增加到99,265英镑.

鲁欧福(Percy O. Ruoff)在范氏的传记中写道: “范氏继续不断地跟那些与‘事奉的回声’有关的全球各地宣道士保持联系, 他也清楚知道属于福音派的宣道会(Evangelical Societies)在宣道禾场的诸般活动. ‘事奉的回声’之办事处像一个繁忙的电话中心, 不断收到全球各地宣道中心所发出的信息; 这些信息有的是为了寻求帮助、劝导和经验上的意见, 有的则是提出急待解决的问题、困难、极伤脑筋的状况等等. 这一切都要求范氏付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 只有靠着组织有序的规划和全神贯注的集中力, 才能处理这些一再发生的繁杂事务.”

我们可从范氏在1946年4月所写的一封信中, 看出他是何等的忙碌. 他写道: “我写这封信时, 是处在极大的压力之下. 除了每数个星期就与1千位宣道士通信, 并为大约6本基督徒杂志撰写文章之外, 我还要答复许多含盖各种有关教义和宣道的问题. 此外, 关于召会方面, 我需要负责许多聚会的讲道, 并牧养一个超过250位信徒的召会.”

对宣道极有负担的范氏, 鲁欧福如此评述道: “他经常顾念那些在宣道禾场之人所面对的属灵争战, 因他晓得在异教的恶劣环境下劳苦多年, 会产生困乏厌倦之感, 以及精疲力竭的心灵. 因此, 他坚持不断地写信, 为的是要鼓励和坚固主的工人. 他把他们的困境写在传阅文件中(circular letter, 分派出去通知各方, 为此代祷), 也常随函附上汇款给予实际的帮助.”

范氏绝不是靠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去面对宣道禾场的诸般需要. 他乃是倚靠祷告, 求神赐下智慧和恩惠. 鲁欧福写道: “他常在集体祷告时找机会, 把来自宣道禾场的最新消息告诉众信徒, 要大家为着工人和他们所面对的困难而代祷. 在巴思的马温斯堂(Manvers Hall, Bath)的祷告聚会以很有帮助的方式进行. 在每个月的第三个星期五, 祷告主题是集中在宣道事工上. 宣道士的书信、摘要和报告在大众面前被读出来. 他们还展示一个书卷, 其上记录着从地方召会出去的宣道士之名, 或那些与之有关的人之姓名, 以及他们前往的地方.” 这一切能帮助信徒更具体明确地为宣道事工的人、事、物代祷.[6]

(B.2)   姐妹的宣道培训

H. E. Marsom正如我们在上期《家信》已经提过, 范氏对宣道的另一贡献, 就是与马逊姆(H. E. Marsom)联办培训中心, 培训那些将前往宣道禾场的青年姐妹.[7]泛氏觉得有这方面的需要, 便与马逊姆商量和策划. 结果, 1920年10月, 在泛氏的推动和马逊姆夫妇的照料下, 9位姐妹住进所买下的房屋(No.6, Widcombe Crescent), 进行为期一年的圣经课程和医务培训.泛氏和马逊姆负责教导圣经课程, 而负责医务培训的则是史密斯医生(Dr. Wilson Smith)和萨瑟兰医生(Dr. Alister Sutherland). 前者是在马温斯堂(Manvers Hall)聚会的弟兄, 此人甚至安排这群姐妹到推尔顿(Twerton)进行医务宣道的实习.[8] 参加此课程的姐妹们都是仰望主供应她们的经济需用, 正如马逊姆夫妇两人进行这事工时也是如此.

由于泛氏支持姐妹参与宣道的事工, 有人误会以为他也支持姐妹在公开的召会聚会中起来带领和负责讲道. 其实不然. 泛氏写了一篇有关姐妹或妇女的职事, 内中他清楚表明圣经的教导和他的立场: “林前14:34的命令是清楚和明确的, ‘妇女在会中要闭口不言, 像在圣徒的众教会一样’. 这节并非指不准姐妹发出声音干扰聚会的进行. 这命令, 以及它附带的理由, 是需要按字面的实义来解释的.” 有者狡辩说女人沉静只限于第一世纪在哥林多的召会. 但范氏写道: “哥林多前书并非只写给在哥林多的召会, 也包括‘在各处求告我主耶稣基督之名的人’(林前1:2). 换句话说, 所给的禁令(女人在召会中要闭口不言, 林前14:34)实用于每一个地方, 决不限于任何国家, 包括那些遵循某些特殊风俗习惯的地方.”[9]

Service of Sisters无论如何, 泛氏按照圣经的教导来支持姐妹参与宣道事工. 他在名为“姐妹在宣道禾场的事奉”(Service of Sisters in the Mission Field)一文中写道: “友阿爹和循都基都在福音上与保罗一同劳苦, 也与革利免和其余的人一同做工(腓4:23). 这样的劳苦显然不限于物质和家庭的事奉, 也包括在属灵方面传扬神的信息. 但这并非指她们独自进行拓荒的工作, 她们乃是与弟兄们同工. 若她们的事奉是在公开的大众场合, 就必须顺服圣经所设的局限, 专注在女性或年幼者(指男孩或女孩)当中.”

他进一步写道: “女人在召会聚会中应该闭口不言, 这是清楚明确的命令(林前14:34), 而提摩太前书2:8-15的意思更是清楚不过、不该错解的. 但圣经从未拦阻女性参与国外的宣道事工. 事实上, 以上两处经文所教导的正与此相反. 除了需要姐妹在医药上、护士护理以及学校事务方面的事奉(这些事奉无疑能帮助福音事工的扩展), 姐妹一同合作, 协助其他妇女和女孩, 并作家庭探访, 这一切都是很有价值的. 姐妹与弟兄一样, 都需要获得家乡召会的举荐.”[10]

范氏还有其他对宣道方面的贡献, 例如他积极帮助推广宣道查经班(Missionary Study Class, 简称M.S.C.),[11] 并协助宣道研讨会(conferences)[12]的事工等等, 由于我们在上期已经叙述了这些事工, 所以本文不再重述.

 

(C)       召会牧者的重任

(C.1)   典型的灵魂牧者

speherd除了成为宣道事工的领袖, 泛氏也被巴思(Bath)马温斯堂(Manvers Hall)的召会看出他有牧养的恩赐, 集体承认他为长老, 负责牧养这个超过250位信徒的召会. 鲁欧福写道: “身为在马温斯堂的召会的牧者之一,[13] 范氏被所有知道他劳苦不倦的信徒公认为一个好牧者, 殷勤和忠心地顾念召会的属灵和物质需要. 他可说是最卓越、典型的灵魂牧者(he was, par excellence,“a shepherd of souls”), 在属灵方面顾念、保护和引领羊群.”

范氏具有强韧牢靠的记忆力, 能以称呼召会中每个信徒的名字来问候他们, 并记得他们各自的私人状况和家庭情况. 他深爱主所托付给他的每一只羊(每一位信徒), 与他们建立良好关系. 他是个孜孜不倦的代祷者, 他把召会信徒的名字都写在笔记簿上, 每早晨6至7时, 就将他们的需要带到神面前. 他这宝贵的事奉令现今许多在召会中作牧养的长老们感到羞愧.

(C.2)   擘饼聚会的造就

在主日早晨, 范氏常是第一个抵达马温斯堂的信徒, 直到他年老时还是这样. 他以恩惠之言和温馨笑容来问候每个前来聚会的信徒. 在擘饼记念主的聚会上, 他是个谦卑的敬拜者. 每当他站起来带领全体召会向神感谢和敬拜时, 他那谦恭敬虔的语气和用词会让所有信徒都感受到他是在向神说话, 并把信徒都带到既尊贵威严又慈爱怜悯的神面前.

pray在主日早晨的聚会, 范氏也按圣灵带领给予合时和造就的讲道. 许多人都察觉到, 他到了生命末期的那些年间, 变得何等的成熟与谦和. 某次, 当大家都明显看出他是在圣灵带领下讲了一篇造就人的信息后, 他竟然谦卑地向召会中的一位长老请教说: “你认为我是否超出我所该说的?” 他以何等敬畏的心在神面前讲道事奉, 唯恐自己因己意而超出神的旨意. 对于所有站在讲台上讲道事奉的弟兄, 这是何等的榜样, 何等的警惕啊!

身为召会的牧者, 范氏的另一个特质是他常关爱召会中的青年人和年幼者. 在擘饼聚会后, 他常与孩童谈话, 令他们感到他们是来到神所要他们来到的地方. 他会以简明的方式或讲个故事来告诉他们神是如何的爱他们, 与他们同在, 看顾和保护他们. 他也常在散会后, 第一个走到母亲面前, 把婴孩抱在怀中, 并经常为他们代祷.

(C.3)   祷告聚会的安排

praying group有者贴切表示: “祷告聚会是召会的发电厂!” 集体的祷告是大有力量的(太18:19), 所以范氏非常重视祷告聚会. 一位信徒这样写道: “马温斯堂的祷告聚会进行得很有秩序. 以一首诗歌开始后, 范氏提出祷告的事项, 留下充裕的时间和范围让其他人参与. 他常给简短的鼓励之言, 并勤勉人祷告要适当的简洁. 对于那些祷告过于冗长的信徒, 他总是以温和但坚定的语气加以纠正. 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五是为普通的事项(General Subjects)祷告. 第二个星期五是集中在“青年的工作”(Young People’s Work)  —  包括家庭、学校、孤儿院、慕勒的收容所(Muller’s home)等等. 第三个星期五是专为宣道事工(Missionary work)祷告. 当地的福音事工(Local Gospel Work)则是第四个星期五的主题. 这含盖了许多方面, 特别是当春季和夏天来临时, 有专为孩童和青少年举办的各种营会. 如果那个月有第五个星期五, 信徒就专为召会中的病弱信徒代祷. 以上是不同星期五的一般主题, 但仍有自由在任何一个祷告聚会上带入其他事项.”

论到牧养的事工, 虽说范氏肩负着其他事工的重担, 加上他身体有心脏病的软弱, 但他依然常做探访的工作, 安慰病痛者, 告诫犯错者, 并寻找那些需要属灵帮助之人. 他知道如何用神的话来帮助“倒退者”(backslider); 他犹如一个经验丰富的医师, 善于“诊断病情”, 并“开出正确药方”, 以神的道为医治的良药. 除了在病弱者的床边为他们代祷, 范氏也把他们的需要带到祷告聚会上, 以集体祷告的力量来扶持他们.

(C.4)   揭开异端的谬误

vine and harold st john作为召会的牧者, 他常谨记保罗的警告: “後必有凶暴的豺狼进入你们中间, 不爱惜羊群. 就是你们中间, 也必有人起来说悖谬的话, 要引诱门徒跟从他们”(徒20:29-30). 他明白牧者有责任用神“恩惠的道”(徒20:32)来建立召会  —  指引、保护和帮助召会成长. 故此, 他在讲道和教导方面也不忘记用神的道来揭开各种异端邪说的错谬, 包括: 耶和华见证会(Jehovah’s  Witnesses)、基督教科学会(Christian Science)、基督兄弟会(Christadelphianism)、神智会(Theosophy)、安息日会(Seventh Day Adventists)和通灵教(Spiritism)等等.

(C.5)   给予信徒实际的鼓励

许多曾与范氏接触或通信过的人, 都能见证这位主仆的言语行为是如何的鼓励他们. 积极参与宣道事工的修特教授(Prof. A. Rendle Short)[14]回忆多年以前范氏对他的影响: “我记得第一次与他接触(注: 当时修特教授还是一位默默无闻的青年信徒), 给我印象深刻的, 是范氏竟然很仁慈地同意为我的书写序言. 我的经历不足, 原以为像他这样赫赫有名的学者应该不会接受像我这样的初信者(novices)的要求. 但我看错了, 他实在太仁慈了.” 修特博士引述另一件事: “多年前有一次, 在宣道查经班大会(Missionary Study Class Conference), 我与他同住一房, 我察觉到他在傍晚时分, 能不靠任何书籍的帮助, 阅读希腊文的新约圣经. 此事很鼓励我, 使我决定全力以赴, 直到我能像他这样的阅读希腊文圣经.”

A. Rendle Short在鲁欧福所写的泛氏传记里, 他引述两个人对泛氏的见证, 我们从中可进一步看出这位属神的人之美德. 第一位青年信徒表示, 他在泛氏被召回天家的前一个月才认识他. 这位年青飞行员只在主日见到泛氏, 但他写道: “泛氏夫妇显出的仁爱、款待和交通是那么的激励人心!他让初认识他之人感到似乎已是多年好友. 在用餐时, 与他谈到基督徒事奉的问题, 令我非常喜乐. 他告诉我一些关乎他自己生活上的个人经历, 对我而言是何等大的鼓励, 因它们来自一位满有恩赐、并享受那简单实际的真理之人. 我在他书房与他一同跪下祷告, 那是何其难忘的喜乐啊! …离开后, 我收到他写给我的几封信, 最后一封写于他离世的前三天. … 我写这些是要表示, 我虽是不太认识他的青年信徒, 他竟然向我显出何等的基督徒仁爱、款待和交通!他必然是活在与主亲密的交通里.”

第二个见证人写道: “1941至1942年, 世界第二大战的年间, 我住在巴思(Bath). 我们的住家不幸被炸毁后, 泛氏慷慨地打开门户, 让我们住进他的家几个月, 就在这段期间, 我更认识泛氏. 过了大约6年的今天, 存留在我印象中的泛氏, 是一个完全献身于研究、事奉和传播神道之人. 他完全委身, 按新约圣经所教导的路线, 去建立本地和国外的众召会. 很多方面显示此事, 包括他常准备好鼓励青年信徒, 并把召会的难题置于心中, 常为此挂念和代祷. 我想我们可以这样说, 为了主的工, 他牺牲了一切  —  他的时间、智力和体力, 还有极多的舒适.”[15]

 

(D)       圣经学者的贡献

(D.1)  《新约单词评注字典》

1906年, 范氏荣获伦敦大学(University of London)所颁的古典文学硕士学位.但他真正喜爱研读的, 并非人的古典文学著作, 而是至高神的圣经, 包括阅读原文的圣经, 尤其是研读希腊文的新约圣经. 他常沉浸其中, 享受它的丰富. 为了帮助不懂希腊文的人也能同享这方面的丰富, 他决定在有生之年出版一本评注字典, 来解释新约希腊原文的丰富字义.

在神的恩典和多年的努力下, 范氏终于在1939年开始出版他的经典著作《新约单词评注字典》(An Expository Dictionary of New Testament Words)的首册. 此著作共有四大册, 最后一册于1941年出版. 他的大学老友斯克洛基博士(Dr. W. Graham Scroggie)为第一册写序言, 给予极佳评语, 大力推荐它. 其他三册序言则由布鲁斯教授(Prof . F. F.  Bruce)所写. 很多人毫不犹豫的承认, 这套经典著作若呈递给大学, 肯定能叫范氏荣获博士学位! 这套四册字典较后被合成一册出版, 过了70年后的今天, 仍然是广受欢迎及普遍使用的查经工具. 范氏的字典已被许多不同的基督徒出版社所出版.[16]

vine exository dictionary范氏的《新约单词评注字典》出版后, 获得很多圣经读者、圣经学生和学者(包括神学博士)的好评与钟爱.[17] 1939年5月份的《评注时报》(The Expository Times)评述道: “显然, 此著作是艰辛刻苦的成果. 范氏的方法是以出现在英文圣经《钦定本》(Authorized Version)或《修订本》(Revised Version)的字为题, 指出它译自哪个希腊文字, 再列下与之相关的各种希腊文字, 并给予仔细解说. 因此, 这著作基本上可说是一本解析式圣经汇编(analytical concordance), 但其功用与价值远超于此. 对于非大专学院的圣经学生而言, 此字典价值极大; 甚至对于那些懂得阅读希腊文新约圣经的学者, 也能从中获益不浅.”

(D.2)   希腊文班的老师
vine old and new testament wordsvines learn greek由于泛氏精通希腊文, 有些信徒很想向他学习这新约圣经的语文. 他体会信徒的心愿, 并在1946年7月31日正式开办希腊文班. 那时的泛氏已达73岁高龄, 但仍然很有耐心, 且孜孜不倦地授课. 开始时有11个学生, 年龄从20岁到60岁. 几个星期后, 两人因为工作之故离开巴思. 泛氏以函授方式(Correspondence)寄送课业给他们.不久, 另一些来自兰菲弗坎圣经学校(Llanfairfechan Bible School)的信徒也加入希腊文班.当然, 这加重了泛氏的工作量.

一位学生写道: “以教育角度来看, 我们的班非常混杂, 其中三人已会拉丁文和法文, 另一些人只会法文, 而一些人则完全不会任何外语. 泛氏以何等同情之心和怜恤之法来应对这种困难, 使我们都快乐学习, 且有进步. 在忍耐坚持之下, 我们不久便经历到一种崭新的喜悦, 因我们开始读得懂圣经原文的字, 就是‘人被圣灵感动, 说出神的话来’(彼后1:21)所用的字.”

new testament greek grammar and dictionary“泛氏是一位杰出的大师(a splendid master),” 他的学生继续表示, “他总是不辞劳苦、心甘情愿为我们解释任何难题. 他对希腊文有渊博的知识, 常令我们这些学生惊讶不已. … 上完课后, 我们要离开前, 他常与我们握手, 向我们道谢, 说我们和他一同研读希腊文给他带来莫大的喜乐. 但他是否知道, 其实我们的心为此向神发出何等的感谢啊!” 泛氏在希腊文班教授的一些课文较后被刊登在基督徒杂志中, 并且获得好评, 也帮助了许多信徒.

鲁欧福在《范氏: 他的生命与事奉》一书中指出, 范氏有个心愿, 要帮助其他信徒掌握基本的希腊文知识, 好使他们也能阅读希腊文的新约圣经. 这心愿无疑地显露在他所出版的书《新约希腊文法: 自学课程》(New Testament Greek Grammar: A Course of Self Help).[18] 有兴趣学希腊文的信徒, 可上网查阅和订购.值得一提的是, 此书出版不久后, 《评注时报》(The Expository Times)评述道: “对学习新约希腊文方面, 此书是一本极佳入门…. 此书课程编得周详, 在文法说明上用词简洁易懂.虽是初级, 但它足以助人掌握基本文法, 藉此适任的文法入门, 那些想读得懂新约原文的人, 便能如愿以偿. 这样的书一定受到众多圣经读者所欢迎, 我们毫无保留地推荐此书.”

(D.3)   属灵书籍的作者

vine 1-2 thessalonians vine galatians泛氏是名符其实的解经家. 他善于深入浅出地解经, 把困难的经文用浅白易懂的方式阐明. 在解经方面, 他的贡献良多. 他写了许多解经式的作品和文章, 诸如“约翰对基督的记述”(John: His Record of Christ)、“雅各书大纲”(Outlines of the Epistle of James)、“提摩太前后书”(The Two Epistles of Timothy)等等. 此外, 范氏也写了“哥林多前书注释”、“歌罗西书注释”、“希伯来书注释”、“约翰壹书注释”, 其中许多已出版成书.

vine isaiah1908年, 他与霍格(C. F. Hogg, 一位曾在中国事奉数年的宣道士)一同创办“埃克塞特查经函授学校”(The Exeter Correspondence School of Bible Study). 他们复印和寄送“帖撒罗尼迦书信之笔记”. 这些笔记是为了帮助那些想要更正确明白圣经的基督徒. 这笔记于1914年被出版成书, 获得好评. 于是他们两人再以同样方式写了加拉太书, 并于1922年出版.[19]另一方面, 泛氏的作品也包括末世论(eschatology)的课题, 例如《被提与大灾难》(The Rapture and the Great Tribulation)和《历史和预言中的罗马帝国》(The Roman Empire in History and Prophecy). 他也与霍格合著《关乎主的再来》(Touching the Coming of the Lord, 1919年), 此书以“前千禧年论”(premillenarian)的观点来解释末日预言, 值得所有想要了解末世论的读者一读再读.

虽说泛氏精通希腊文, 对新约希腊文圣经的解经极有亮光, 但旧约的希伯来文也难不倒他. 鲁欧福指出, 泛氏在几年前曾向他表示自己在临睡前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就是阅读希伯来文圣经, 他发现这样做给他平安, 有助于让他安然入眠. 1946年, 他对旧约解经做了一大贡献, 出版了旧约注释书  — 《以赛亚书: 预言、应许、警诫》(Isaiah: Prophecies, Promises, Warnings). 鲁欧福评论道: “此释经书最有价值的特征是, 在每一部分的末了, 泛氏总结了它的道德和属灵教训, 并以实际方式将之应用在今日神的百姓身上.”

范氏的另一贡献, 是他撰写了许多有关召会真理的作品, 包括召会的教义和实践. 他在这方面最主要的著作是《召会和众召会》(The Church and the Churches), 内中包含了召会真理的各种课题, 例如“地方性的召会”、“受浸”、“接纳”、“主的桌子与主的晚餐之别”、“属灵的恩赐”、“召会的纪律管教”、“姐妹的地位和事奉”等课题. 这些文章都曾逐一地刊登在《事奉的回声》中. 值得一提的是, 他还写了一篇重要文章, 名为“广被误用的名称  —  弟兄会”(The Mistaken Term“The Brethren”), 以纠正一般人给奉主名聚会的地方召会所套上的错误称号.

提到《事奉的回声》, 我们就联想到他对大使命的关注, 并为宣道事工撰写不少文章. 他以圣经的亮光来探讨宣道的事工, 并于1927年出版《神的宣道计划》(The Divine Plan of Missions).[20] 此书的文章都曾刊登在《事奉的回声》这本宣道杂志中, 是所有想要按圣经样式来进行宣道事工之人所必须阅读的. 范氏在此书中表明, 新约圣经多方教导我们关乎宣道事工的方法和目的, 并提醒人不可不理圣经的宣道原则, 免得遭受亏损. 他一再强调, 采用人所发明的应急办法来处理宣道事务, 将有损神的智慧安排, 破坏神的手工杰作!

vine series范氏还写了很多含盖各样性质和课题的文章或作品, 例如有关基督论(Christology), 他写了《起初的和末后的》(The First and the Last), 以及《基督永恒的子权》(Christ’s Eternal Sonship); 有关圣经论, 他写了《圣经的属神默示》(The Divine Inspiration of the Bible). 事实上, 范氏的作品繁多, 内容包罗万象, 难以尽述. 但感谢神, 他的许多作品今已被收集在五大册的《范氏文集》(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W. E. Vine), 值得购买和阅读.[21]

 

(E)       平衡的家庭生活

(E.1)   抽空陪孩子成长

范氏是一位仁慈的父亲, 非常疼爱他的孩子们. 他共有五个孩子. 当他们还小时, 他几乎每日都抽出时间与他们相处. 在傍晚时分, 他常弹琴奏乐给他们听, 或唱些适合他们年龄的诗歌. 在另一些场合, 他会与他们一同玩乐. 每年至少一次, 他会带全家去度假, 但严格地说, 他的度假事实上不是真的休假. 身为勤勉的工作者, 他常会带着工作前往. 人常看到他花很多小时在海滩或草场上做他的工. 在度假时, 他总不忘抓紧机会, 向周围的人传福音. 身在百忙之中, 他总是尽量找时间陪孩子一起成长, 例如带他们走在乡间小路、在河上或海上划船、陪他们钓鱼和拾贝壳等等. 此外, 他在每日总喜欢向家人阅读有趣和极富启发性的故事, 帮助他们成长.

(E.2)   敬虔爱主的子女

在范氏美好的身教与言教之下, 他的五个子女都成为敬虔爱主的信徒. 长女海伦(Helen)多年来与她母亲(范氏夫人, Mrs. Vine)一同在家中提供住宿, 热情招待来自世界各地的宣道士和访客, 给他们留下美好的回忆. 次女克丽斯廷(Christine)是一位合格医生, 于1930年去到印度的哥达瓦里三角洲(Godavari Delta)事奉主, 直到她与纽西兰的法欧登(Gordon Fountain)结婚后, 一同到印度的特拉梵哥尔(Tranvancore)事奉. 第三个孩子名叫埃德温(Edwin), 是范氏唯一的男孩, 获得外科医生执照(Fellowship of the Royal College of Surgeons), 在马来亚(Malaya)行医. 第三个女儿威妮弗蕾德(Winifred)是一位国家注册的护士, 曾到世界许多地方事奉. 最小的珍妮特(Jeannette), 有段时间成为他父亲的秘书, 也负责抄写他父亲的一些巨著.

 

(F)       活出理想的生命

(F.1)   为主忙碌生活充实

vine and wife范氏是一个为主忙碌之人. 牧养召会和参与“事奉的回声”之事工使他的生命既忙碌又充实. 鲁欧福写道: “只有藉着组织有序的规划, 范氏方能完成他的职务. 他常是第一个抵达办事处的人, 每日阅读60至70封信, 然后分配给员工处理. 他与其他编辑同工一同祷告后, 从9时30分至10时30分, 他开始阅读信件. 一星期大约两三次, 他需要去到城市处理事务. 他花很多时间回复通信者所提出的圣经问题, 他从不太迟答复他们. 午餐后, 他休息片刻, 并在2时15分回去阅读信件. 他也常在下午探访病弱者. 他在傍晚做些消遣活动. 他家附近的所有小孩都认识他. 附近的少年小孩都喜欢围绕着他, 听他生动活泼地讲述有趣的故事.”[22] 诚然, 他那为主而活的生命何其忙碌, 同时也何等充实!

(F.2)   最后一次公开致辞

直到范氏最后一次公开的致辞, 他总是充满热忱活力. 某人记述他最后一次致辞, 是在伦敦举行的威斯敏斯特讨论会(Westminster Conference, London). 在午餐会上, 他被邀请致辞. 活力充沛的范氏向着大约100个宣道士说道: “我感到荣幸, 因有特权坐在眼瞎和耳聋之人当中”(注: 他确实是坐在耳聋的妻子和另一位眼瞎的盲人当中). 他停顿一会, 继续说道: “你要知道我的话是根据圣经的哪一节吗? 那节经文是赛42:19: 谁比我的仆人眼瞎呢? 谁比我差遣的使者耳聋呢? 谁瞎眼像那与我和好的? 谁瞎眼像耶和华的仆人呢?”

范氏接着回到原来的话题, 引述伊甸园中的夏娃, 说她因着不是眼瞎和耳聋而犯罪跌倒(她看见禁果“好作食物, 也悦人的眼目”[创3:6], 并听从魔鬼的话吃了禁果[创3:4,6], 以致犯罪跌倒). 范氏又提到那位在旷野受试探的主耶稣, 对魔鬼的试探而言, 祂是又瞎又聋, 既不看也不听从, 给我们留下美好的榜样. 范氏又引述约壹2:15-17勤勉道: “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 最后, 他强调在现今罪恶的世代, 神的仆人要又瞎又聋(不受罪恶的试探所影响), 这是重要无比的.[23]

(F.3)   在世的最后一日

1949年11月2日(星期二)是范氏在世的最后一日.[24] 当日凌晨4时, 他心脏病发作, 所以家人劝他在床上休息. 早上8时, 他照常阅读和处理信件. 早餐后, 他进入书房祷告, 过后下楼到办公室, 甚至进城办理事务才回家. 下午, 他处理更多信件. 傍晚7时, 他上床休息. 到了晚上9时, 他起身吃晚餐, 然后照常阅读他的希伯来文圣经, 读完后便躺下休息. 他的太太离开房间数分钟后, 重回房时, 便发现他已蒙主恩召, 归回天家的安息了.

还有一件意义深长的事, 就是他在当天傍晚(即他在世的最后一日), 写完他人生最后一篇文章, 名为“理想的生活”(Ideal Living).[25] 诚然, 他确实活出了他所写的“理想的生活”  —  活着就是基督, 叫基督在他身上显大!(腓1:20-21) 亲爱的弟兄姐妹, 你我又如何呢?[26]


 

 

[1]               他也常被称为爱德威·范隐(Edwy Vine).

[2]               有关上述“事奉的回声”, 请参阅其网站:  http://www.echoes.org.uk/ ; 有关它的历史背景和事工介绍, 请参http://en.wikipedia.org/wiki/Echoes_of_Service .

[3]               “传扬出来”一词在希腊文是exêcheomai {G:1837}, 意指雷声般地轰鸣, 或像号角吹响. 简之, 该词指发出巨响, 响声从一个中心传遍四周地区.

[4]              “事奉的回声”之办事处位于英格兰的巴思(Bath), 所以这群劳苦功高的编辑们被冠上一个美誉  —  “巴思战士”(Men of Bath).

[5]               因为一般“宣道会”( Missionary Society )要求它所派出的宣道士绝对顺从它的规矩, 并完全受它指挥. 不过按新约的教导, 宣道士的去向必须顺从圣灵的带领(徒13:2-4; 16:6), 而非受任何人或召会所支配.

[6]              Percy O. Ruoff, W. E. Vine: His Life and Ministry (London: Oliphants Ltd., 1951), 第44-46页.

[7]              那时已有一些特为培训宣道士而设的课程, 不过对象都是弟兄, 没有专为姐妹而设的; 例如1919年, 修特教授(Prof. A. Rendle Short)和其他弟兄在布里斯托(Bristol)开办为期6个月的课程, 培训青年弟兄进入宣道禾场, 但无类似课程给予姐妹.

[8]               推尔顿福音堂(Twerton Gospel Hall)后边有间房子, 特别装修作医务宣道的实习之用.

[9]              W. E. Vine,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W. E. Vine (vol.5)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6), 第377-378页.

[10]            参“The Service of Sisters in the Mission Field” (Chapter 7), 载 W. E. Vine,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W. E. Vine (vol.5)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6), 第317-318页.

[11]             1912年左右, 宣道查经班(Missionary Study Class, 简称M.S.C.)运动在兰开夏郡(Lancashire)逐渐扩展. 在兰开夏郡的众召会多年以来对宣道事工表现得很热忱, 也在波尔顿(Bolton)、布莱克本(Blackburn)和南港(Southport)举办常年讨论会. 范氏常受邀出席这些讨论会, 积极帮助扩展宣道查经班.

[12]             此研讨会(conferences)一般上从星期一傍晚开始, 直到星期五早晨. 研讨会上有培灵聚会, 而这些培灵聚会的讲道信息常被复印或印刷成书, 寄给在各地的宣道士. “事奉的回声”之编辑也利用这个好机会与那些对宣道事工有负担的弟兄们讨论所面对的困难. 若天气良好, 他们会在露天进行一些聚会, 然后在市区游行, 分发福音单张, 邀请路人和当地居民参加福音聚会, 并以露天福音聚会作为结束.

[13]            按新约圣经的教导, 召会的“牧者”(shepherd or  pastor)即是“长老”(elder, 参彼前5:1-2“长老… 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 也就是“监督”(bishop, 比较徒20:17的“长老”就是同一章28节所谓的“监督”). 圣经采用不同名称来称呼同一个人, 为的是要强调这些职分的不同特点. “牧者”强调他的工作  — 牧养神的群羊; “长老”强调他的成熟  —  属灵上年长老练; “监督”强调他的权柄  —  监督管理神的家.

[14]            修特教授(Prof. Arthur Rendle Short, 1880-1953)是布里斯托大学(Bristol University)的著名手术教授. 除了撰写许多医学书籍, 这位奉主名聚会的弟兄也写了诸多的护道作品, 极力反对进化论. 他创办了“基督徒校园团契”(Inter-Varsity Fellowship), 一个专为大学生设立的全球性基督徒组织), 并常向大学生分享基督信仰, 为主证道. http://en.wikipedia.org/wiki/Arthur_Rendle_Short

[15]             Percy O. Ruoff, W. E. Vine: His Life and Ministry, 第27, 53-54, 58-59, 65-66页.

[16]             范氏的整本字典今已被放上国际互联网络, 读者可上网免费使用( http://www2.mf.no/bibel/vines.html ), 甚至可上网免费下载整本字典, 以方便使用, 其网址是:  http://download.cnet.com/Vine-s-Expository-Dictionary-of-New-Testament-Words/3000-18514_4-47716.html ).

[17]            荣获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神学博士学位(D.D.)的著名圣经学者斯克洛基博士(Dr. W. Graham Scroggie, 1877-1958)在这本字典的序言中写道: “这评注字典… 是一本汇编、一本字典、一本注释, 是在所及的最佳学术成就下完成的. … 范氏使普通的新约读者获得很大帮助, 那些熟悉原文的圣经学者亦可从中学到很多功课.”

[18]            参W.E.Vine, New Testament Greek Grammar, (Grand Rapids: Zondervan, 1947年). 现今一些出版社将此书改名为《范氏: 你也可以学新约希腊文》(Vine’s You can Learn New Testament Greek).

[19]            这两本书所采用的英文圣经是1881年出版的《修订本》(Revised Version).

[20]             《家信》自上期 (2012年4-6月份, 第93期)起(除了本期), 逐一刊登《神的宣道计划》一书的文章.

[21]             Percy O. Ruoff, 第60-61, 70-83页.

[22]             Percy O. Ruoff, 第25页.

[23]             Percy O. Ruoff, 第28页.

[24]          1927年, 他被诊断患有心脏病, 随时会发作, 但他仍马不停蹄地为主劳苦事奉、到处讲道、教导真理、著书写作、牧羊召会等. 在主奇妙恩典的保守和供应下, 他竟然活到1949年, 多活了丰盛的22年.

[25]             这篇文章刊登在本期 (2012年7-9月份, 第94期)《家信》的“召会文库”专栏, 请读者详阅.

[26]             上文主要参考 Percy O. Ruoff, W. E. Vine: His Life and Ministry (London: Oliphants Ltd., 1951); W. T. Stunt, et al., Turning the World Upside Down: A Century of Missionary Endeavour (Bath: Echoes of Service, 1972); 也参http://en.wikipedia.org/wiki/William_Edwy_Vinehttp://www.plymouthbrethren.org/user/111 .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