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继圣 (Charles Lee, 1902-1961)


(A)    信、望、爱

李继圣 (Charles Lee)

生于1902年1月21日, 李继圣弟兄是位在华人世界中, 奉主名聚会的属灵伟人. 他的一生彰显了帖撒罗尼迦的信徒所拥有的美德: “因信心所作的工夫, 因爱心所受的劳苦, 因盼望我们主耶稣基督所存的忍耐”(帖前1:3).[1]

(A.1)   信心的工夫

李继圣弟兄效法使徒保罗的脚踪, 走信心的道路, 受圣灵的引导. 他没有差会(或称差传会、宣道会), 也没有个人或团体的帮助. 他从奉献作主工, 直到被主接去, 一直都是凭信心仰望神. 他设立召会也是按照圣经上真理的样式.

(a)  初到台湾

当他初到台湾时, 金钱房子样样皆无, 但他满有信心和丰富的真理, 并有全能的主与他同在. 他一面与几位弟兄姐妹一齐祷告, 求主开传道的门, 并显明他的旨意, 一面分途每日出去寻找奉主名的聚会. 他几乎跑遍所知在台北市所有的聚会地方, 至终没有找到合乎圣经样式的聚会. 这时李继圣弟兄心中有了托付, 要开始奉主名的聚会. 他祷告愈迫切, 托付愈沉重, 愈明显.

感谢神的开路, 使他租到金山街的住宅, 与同工费理璧弟兄, 在第一女中礼堂开了为期一周的布道会. 因见主大大的赐福, 于是又租得植物园电影摄制场长期使用. 每主日下午在该处进行查经聚会. 人数越来越多. 在这事上, 李继圣弟兄及几位爱主的弟兄将自己所有的一点节馀摆出, 先后买了约150张小圆椅子, 就在金山街自己的住宅, 正式开始查经的聚会, 且每晚聚会, 从不间断. 于是越发见到主的赐福, 由几十人增至一百多人. 他们于每主日晚进行擘饼聚会以记念主, 由八人起, 逐渐增至百人左右, 台北召会由此奠定基础.

李继圣弟兄爱主之心令人感动. 他将自己所有为主摆上, 并努力为主工作; 白天看望弟兄姐妹, 晚上查经, 每到深夜11点后人始散完. 他自己与家人随即收拾椅子、诗歌, 并亲自拖地板, 总要到12时后方能就寝, 且要睡在地板上. 他那种那吃苦并克己爱人的精神, 深得众信徒的敬佩, 更值得我们的效法.

(b)   建造会堂

李继圣弟兄是靠信心仰望主, 没有差会, 团体或个人的支持, 所有建堂的费用没有一点基金. 李弟兄不筹募, 只在聚会地方设一个奉献箱于主日聚会时报告, 并在祷告上下工夫. 借着属灵的感动, 有弟兄姐妹把“心爱的以撒”(即心爱之物)摆出来. 不久, 新台币便有一万多元. 他组织了一个建堂委员会, 并印发“建造新堂启示”给在原处聚会或到外地的弟兄姐妹. 神也借此感动许多信徒在此圣工上有分.

在第二次委员会议上, 李继圣弟兄声明要将其住宅向银行押款, 预备摆上. 弟兄们听了大受感动和激励, 想到神的仆人不但尽心事奉主, 且将自己的住宅为主摆上. 接着, 其他信徒们也为主摆上. 于是就决定动工. 其实当时所收到的款项, 还不到所需的一半, 但李继圣弟兄经过祷告, 凭信心立了新堂的根基. 不但工程顺利进行, 且见证神真是耶和华以勒. 借着分期付款, 虽银行无存馀, 但每逢付款期快到时, 就有神足够的预备, 奇妙神迹非常之多.

靠着神的恩典, 一座可容500人的大会堂, 连同后面3间办公室及里外一切的设备, 新台币11万馀元, 凭信心一气盖成了. 到了1951年元旦, 他们就迁到南海路基督徒聚会处聚会. 当时有许多人来聚会, 一方面是要听李继圣弟兄的讲道, 一方面也是要见证他信心所作的工作.

(c)   造就工人

李继圣弟兄有神特别赐于的查经恩赐. 他不但以经解经, 且每次解经总有独到之处. 他每于自己查经时, 总以20几种不同的原文翻译圣经比照查对, 探讨精义. 他对于宝贵的圣经参考书, 不遗馀力的搜集, 遇见一本好书, 就不顾一切的要将它买到. 因此他有许多的圣经参考书, 有些是买不到的珍本. 由于他忠于主, 又有追求, 故神将创世的计划及真理的奥秘托付于他, 使他能按着正义分解真理的道.

李继圣弟兄常在深夜宁静的时刻起身祷告、查经、默想、寻求. 因此, 他在圣经上所得的亮光也特别的多. 受过他的带领和造就的同工们, 都打下了真理的根基, 并知道如何自己下工夫去查经和追求. 台湾的吴华清弟兄见证说, 他本身原本在公会里长大, 得救后又上圣经学院. 然而当他一听李继圣弟兄的讲道, 立刻感到与众不同, 且是未曾听过的. 李弟兄带领吴华清并其他弟兄天天查经, 从创世记查到启示录, 关于神“创世以前”及“创世以来”两大计划、时代真理与奥秘、召会的见证等. 这些都是吴华清弟兄以前在宗派里所没有看见的真理亮光.

李继圣弟兄不但带领同工们在真理上受造就, 更常劝勉他们跑信心的道路. 他常说: “神的仆人应当有信心仰望神, 不应当靠差会, 仰赖人的供给.”他又说: “外国教会差人到中国来, 把福音传到中国是一件顶好的事; 然而他们有一个错误, 就是以包办式的薪水制度来代替了神向工人负责; 使工人仰赖差会而不仰望神. 基督信仰在中国传了100多年, 而中国召会仍不能凭信心依赖神, 也看不见信心的道路.” 这当然是说到过去的情形. 无论如何, 他传道没有薪水, 乃是信徒受到圣灵的感动, 将给他的奉献用纸包着, 写上他的名字, 过后才传到他的手中.

可惜, 召会里的一些同工讥讽他说: “你能传道?! 走信心的道路?! 没有拿薪水啊!” 他在起初传道的头3年, 没有收到奉献, 就用自己的储蓄, 并供应他的同工. 3年后, 当他的储蓄用尽之时, 一位神的仆人忽有感动问起召会里几位弟兄, 有否奉献于李弟兄? 他们当时才良心发现, 并向神认罪说: “我们亏欠了神的仆人.” 当李弟兄将自己的摆上后, 神的供应就来了.

(A.2)   爱心的劳苦

(a)   对神的爱

李继圣弟兄被主的大爱所激励, 将自己献上, 一生事奉主. 他到各处传扬福音, 尤其是到无人去的偏僻乡镇和边疆一带. 他传道时, 同着几位弟兄来到乡间, 在白天搭好帐棚, 便分途到各村邀请人参加. 黄昏时吹号召集, 等人来了, 便传福音. 许多人听了福音, 蒙了恩典. 他便与他们谈道和祷告, 直到深夜人散之后, 才在帐棚里过夜. 后来又到最寒冷的东北各省, 以及蒙古一带传道. 在日本侵占中国, 华北, 东北各地都属危险地区. 但李弟兄不仅冒着日机轰炸及炮火的危险, 且数次遭受敌人的拘留与审问. 但正如保罗一般, 他一点也不退缩(徒20:24).

由于爱主之故, 李继圣弟兄常受到人的反对. 例如在召会中有信徒犯罪, 不肯悔改; 李弟兄常是心里忧伤, 恳切祷告, 并严正地责备, 设法帮助他对付罪. 但在执行召会的管教时, 常引起一些不明白真理之人的误会, 反对, 甚至群起攻击, 说他没有爱心. 但为要保守召会的圣洁, 得主的同在, 他宁可忍受人的误会和攻击. 直到数年后, 弟兄明白了真理, 或看见了罪恶之果, 才了解他.

为了持守真理的见证, 李继圣弟兄常受人攻击及毁谤; 例如在姐妹蒙头和在会中沉静的召会真理上, 他曾被误解及攻击. 但他为了真理从不妥协. 不像现今一般人因怕受攻击, 怕得罪人, 就不敢讲真理, 向人妥协. 更不像那些投机取巧的人, 为迎合大众的心理, 甚至曲解圣经. 在擘饼分杯的事上, 他也受了许多攻击, 才得以保守在台北召会“一个饼和一个杯”的见证.

对于信仰上的污秽, 及不合真理的教导, 李继圣弟兄常是给予全面的攻击. 因此受到许多传异端者的痛恨及陷害. 但因他爱主, 忠心于主, 所以始终不灰心丧胆. 主与他同在, 到处有爱慕真理的信徒被劝醒, 脱离黑暗, 进入真理的亮光中.

(b)  对人的爱

虽然李继圣弟兄对罪恶和错谬严加斥责, 绝不妥协. 但他对弟兄姐妹, 却满有爱心. 他常助人解决困难, 甚至许多人得了他的帮助, 还不知道是他所作的. 他的善行常在暗中作, 真是不叫右手知道左手作的善事. 他常勉励信徒, 爱人和助人是绝不徒然. 以下是他冒生命危险去救人的见证.

japanesw army

在日伪组织政府统治华北时期, 日本兵将华北许多英、美籍的传道人及其家属, 关在北平一个集中营. 当受审问有关他们的经济来源时, 他们宣称受神差遣到中国传道, 至于经济, 他们完全靠信心仰望神, 并见证神会供应他们的需要. 日军不信而发怒, 把他们囚在营中.

photo

李弟兄受感去看望他们. 当他进去后, 看见他们一天每人只是喝一杯牛奶, 吃两片饼干, 心里难过异常. 他将身上仅有的钱给了他们之后, 跑回去向弟兄姐妹报告, 他们便捐出金钱, 衣服, 粮食等物, 托李弟兄送到营中. 李弟兄面对日军刺刀的威协, 不顾生命的危险设法将钱和东西送进营中救济他们. 并且不只一次, 乃是数次来回, 并到各召会去报告此种困境, 捐献救济. 这一切只能在极秘密中进行. 他不断如此行, 直到他们平安出了集中营.

数十年后(约1952年), 他到了南洋, 在各处遇到那些从前受困于集中营时, 得到他救济的人. 那些人当时还是孩子, 但如今都长大成人, 且在政府里担任重要职位. 他们一见“李继圣”这名字, 便想起这是他们的大恩人, 因此开欢迎会, 作见证述说以往所受的恩惠. 他们对李弟兄有需要他们帮助之处, 无不尽心竭力的做到. 所以李弟兄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各地得到亨通, 并在办理许多的事上得着帮助. 后来到英、美各国, 也都受到热烈的欢迎. 这证实加6:9所言: “我们行善, 不可丧志, 若不灰心, 到了时候, 就要收成.”

此外, 李弟兄对从中国大陆逃到香港的朋友, 和主内弟兄姐妹所受的穷困, 无不尽力救助. 尤其是末后当他住在香港疗病期间, 正值中国大陆饥荒严重; 李弟兄整天就是寄粮给大陆的亲友, 主内弟兄姐妹, 同工及他所认识的人. 如此有一段很长的时期, 他不停地做这工作, 直到他离世归入安息. 像李继圣弟兄这样的爱心及助人的热心, 世间实在不多, 真是值得我们效法. 李弟兄做这些事, 并不是因他富有, 他一生走信心道路作主的工, 那里有钱帮助人呢? 这乃因神是“耶和华以勒”, 他在台湾有一幢日式旧的平房, 他过后将房子卖了, 得了一笔款项到香港. 他除了付医药房租费用之外, 就是用来救济中国大陆的信徒和亲友.

(A.3)   盼望的忍耐

(a)   抱病事奉 , 不顾生命

李继圣弟兄的身子原是强壮有力的. 自从到南洋事奉主后, 因气候炎热, 工作劳累, 加上为召会的事及真理受到许多打击, 以致身心憔悴. 直到1954年6月赴美之前检查身体时, 才发现有高血压及心脏扩大症. 当时也没有医治, 就去美国及英国等地工作传道. 回国后也没有休息, 就去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及台湾等地事奉主. 有好几次他的血压高达220度以上, 他稍微休息, 等血压下降后, 仍旧劳碌事奉主.

charles lee 2
李继圣 (Charles Lee)

在1957年来台湾时, 李弟兄的身体非常软弱, 行路需要拐杖, 但他仍领了几个星期的聚会. 他一面领会, 一面在医院检查身体. 医生告诉他绝不能再领会, 因为他的眼球里有血丝, 心跳间歇, 每跳四五下, 停一下再跳. 医生也指出若不小心, 可能随时发生脑溢血. 但李弟兄为主仍到处领会, 在香港、新加坡、印尼各地讲道.

据说某次, 他讲道站不起来, 毫无力气. 他认为自己身体这样软弱, 看来没有几天可在世上事奉主了, 不如将这最后一点全部摆上给主, 过后就安息吧! 但感谢主, 当他求主赐下力量, 并不顾生命为主传道, 主果然赐他加倍的力量. 有次讲道讲了两个小时, 多人蒙恩信主, 而他的病却好了. 后来又回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台湾各地传道. 他于1959年5月17日在新加坡讲“摆出来”, 以及在台北讲道时曾提及此见证.

李弟兄如此奋不顾身地事奉主, 因为他盼望所爱及所事奉的主快快降临. 因他知道主等候我们预备好, 等候那得救的人数满足了, 就要再来接召会, 与他共享永远的荣耀. 同时他也知道主来是一切在世事奉的结束, 所以便抓紧每一刻拼命工作事奉主. 他的榜样使我们这些身体健康, 却不努力为主工作的人深感惭愧.

(b)   一切摆上 , 为主所用

在李弟兄所写的《主必快来》中有一段说: “到那一天, 你提到空中的时候, 往下看一看, 我在地上建造的许多工厂, 带不到空中去; 盖了许多房子, 带不到空中去… 到那天你要惭愧. 主耶稣神的儿子, 为我的罪死了. 并且用他的宝血把我买了来, 又给了我一本圣经, 明明告诉我们: 耶稣基督还要来, 他来接我们到空中, 为什么我们还在地上建造呢? … 所以我们要想一想, 什么东西能带到天上, 我们要带; 若不能带去的, 把它放弃!”

李弟兄这些话, 乃是在他实践之后才讲出来的. 不但在他蒙召时, 将自己的房子, 田地卖了为主摆上, 就是过后传道时, 也将他所有的一点完全奉献给主. 不但是那时在金山街他的住宅开聚会所需用的一切, 就是到台北聚会处所使用的钢琴, 也是他所奉献的. 甚至他为主工作时, 从印尼到台湾几次的旅费, 多数也是他自己拿出来的. 主给他多少, 他就摆出多少. 这种实践圣经教导的榜样, 实在值得我们效法.

(B)    蒙主的看顾

李继圣弟兄一生为主走信心的道路, 主无时不看顾他. 若要写下主恩待保守他的见证, 就是10部书也写不完. 以下只简述几个见证, 以证实神的信实.

在抗日战争时期, 有一年, 李弟兄到某地传道, 途中住宿一家客栈里. 由于第二天一早要赶路, 怕起不来, 所以在祷告中求主差天使在次日凌晨6时叫醒他. 可是当他醒来时, 一看钟表只有4时, 他感到很奇怪, 因为神从来没有错误的, 于是他便顺服地离开客栈. 就在他离开不久, 日本飞机突来轰炸, 小客栈全面被毁, 成为碎片. 若他6时才起身, 一定被日军炸死.

再者, 当李弟兄在新加坡传道时, 起初他为聚会之用而租下了一间房子, 租金相当贵. 一年多后, 由于政府迫房主拆了重建, 他只好另找住屋. 此事相当困难. 所以他们一家都为这事恳切祷告. 一天, 忽然有一位爱主的老姐妹前来问他, 说: “李先生, 我有个房要出租, 你要么?” 他一听就答应“要”! 然后就同她一起去看. 出乎意料之外, 该房就在索菲亚街1A的2楼上, 位于7条马路的中心, 交通非常方便. 若按当时情况, 该房顶费要化叨币3千至5千元, 房租也得几百元. 但老姐妹不收顶费和押租, 一个月只收几十元. 李弟兄问她: “老姐妹! 你怎么知道我要租房子?” 她回答道: “我不知道你要租房子, 当我有了新房要搬家时, 我就在主面前祷告, 求主使我这个房子租出去; 但祷告之后, 心中好像有个声音说: ‘送给李继圣, 送给李继圣!’所有我来找你.”这真是主奇妙丰富的预备!

当李弟兄被主接去后, 人都认为那老姐妹要收回她的房子. 当神的看顾是过于人所能测度的. 那老姐妹特别去看望李弟兄的女儿(李传真姐妹), 对她说: “当我听见李先生被主接去的消息, 我非常难过. 使我感到遗恨的, 是当他活着的时候, 我虽然将这房子送给他住, 却没有将房子租约交给他; 心中感觉十分的亏欠. 现在, 我把租约交给你.” 可是过后, 那老姐妹的女儿有点不满意, 自己作主向李家重收房租. 当她收了房租后, 立刻生了一场病, 收来的房租刚好够看医生和买药. 从此以后, 她再也不敢向李家收租了. 她说: “传道人的房租, 是要不得的!” 所以李继圣弟兄的太太, 大女儿传真, 小儿雅各等, 所住的房子都无需付房钱. 感谢神! 不但当他的仆人在世时看顾和保守, 也在他去世后看顾和祝福他的家属.

此外, 当李继圣弟兄在香港被主接去后, 安葬他的遗体成了问题. 香港地少人多, 土地贵重; 公地入葬, 7年后须迁移. 香港召会的信徒找了许久, 总未寻到适合之地. 最后, 竟有一位89岁的老姐妹, 将她数年前为自己所预备的一块非常美好之地, 奉献出来安葬神的仆人, 并亲自付钱为他办好过户手续. 你看, 神的看顾奇不奇妙!

(C)    蒙福的归家

一般患脑溢血的人, 多数都是半身不遂, 手脚麻痹, 不死不活, 痛苦异常. 但神恩待他的仆人. 那天在香港, 李弟兄去探访一位与他最要好的弟兄. 他坐着与他们全家谈天, 一个手举着手杖, 渐渐地不说话了, 脸上还露出笑容. 起先人以为他疲倦了, 后来看见他面色不对, 就赶紧送他进医院, 没多久便被主接去了. 他于1961年5月11日归家, 享年59岁. 他归天家时, 一点痛苦也没有, 实为有福.

李继圣弟兄一生爱主, 忠心事奉神, 没有差会, 没有团体或个人的支持, 完全走信心的道路, 仰望神丰富的供应. 他一生蒙主看顾, 归天家后其家属也蒙主祝福. 他“似乎贫穷, 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 似乎一无所有, 却是样样都有的”(林后6:10). 他对召会真理的阐解和持守, 及所活出那信望爱的生命和榜样, 正是我们这后世要事奉神的信徒所当效法的. 李继圣弟兄是去了, 但接替他的以利沙在那里呢?

宋尚节 (John Sung)

后记: 李继圣是中国山东省烟台人, 生于1902年. 他的家境富裕, 母亲是虔诚的基督徒. 李继圣小时候的住家附近, 有许多被人称为“弟兄会宣道士”(Brethren missionary; 注: 有者采纳“聚会处宣道士”一名)的家庭, 因此从小就与宣道士的孩子们一起玩耍成长. 这点帮助李继圣日后英语说写流利, 15岁左右便进入洋行服务.

1933年, 李继圣在一次宋尚节(John Sung, 1901-1944)所主领的布道会中决志信主, 随即放下工作, 一方面专研神的话语接受装备, 另一方面与弟兄们配搭前往各处传福音. 次年, 他参与“伯特利布道团”服事, 负责烟台地区的布道工作. 他与当时在中国的聚会处宣道士有密切交通, 过后被接纳为全职工人(Evangelist). 1949年后, 因政局转变, 原在中国聚会处的宣道士来到台湾, 有些留下, 有些转进其他宣道工场. 李继圣在台湾成立台北基督徒聚会处, 并于1952年远赴东南亚, 成立新加坡基督徒聚会处. 1961年, 李继圣在香港病逝, 荣归天家, 身体安葬于香港一位姐妹赠送的墓地.[2]

此书收集了李继圣弟兄的四十篇讲道记录

《家信》主编注:我们的”家信文库”也上载了李继圣弟兄的四十篇讲道记录, 请参“李继圣弟兄的见证”(网址: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1/09/李繼聖弟兄的見證/ )之附录三.


[1]          此篇是改编自吴华清及何晓东于1968年6月1日所编著的《李继圣弟兄的见证》, 刊登在李继圣(著), 《道路真理生命》(香港新界: 拾珍出版社, 1999), 第283-308页.

[2]          此后记写于2014年8月27日, 改编自 “李继圣弟兄: 南海路基督徒聚会处的开拓者”, http://www.taipeiassembly.org/tpi/modules/tadnews/index.php?nsn=271 .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