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能的勇士”基甸: 默想士师记 六至八章 (八)


image01译者注: 士师记描述以色列人在迦南地与邻国敌人的冲突和争战. 对于今日神的百姓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 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交战时, 此书给予丰富的指导. 基甸被神的使者称为“大能的勇士”(士6:12), 且被神大大使用. 故此, 默想他的生命和经历, 必能使神的百姓得着属灵的益处.

 

(文接上期)

 

(I)        全面的凯旋 (7:21 – 8:17)

米甸人遭受基甸和跟随他的三百名勇士突击, 全军大败. 他们的失败是终极和全面的, 因为他们此后不再兴起敌对神的百姓. 多年以后, 以赛亚书用这例子证明以色列人将脱离最终的欺压者, 获得拯救; “因为他们所负的重轭和肩头上的杖, 并欺压他们人的棍, 你都已经折断, 好像在米甸的日子一样… 万军之耶和华要兴起鞭来攻击他, 好像在俄立磐石那里杀戮米甸人一样”(赛9:4; 10:26). 那场争战充满“在乱杀之间所穿戴的盔甲, 并那滚在血中的衣服”, 但基甸的部队却在“只靠火把争战”的情况下大获全胜, 取得“可烧的火柴”或“可起火的油”(赛9:5).

escape(I.1)   米甸人的逃命 (7:21-22)

米甸人以属血气的武器争战, 但他们的刀剑最终都沾满自己人的血. 基甸的部队则以耶和华的刀  —  火把和号角, 那象征着我们属灵的武器  —  来争战(士7:19-22). 敌基督将被基督再来所显现的荣光所消灭(帖后2:8), 他的百万大军将如同米甸人一般惨被击杀. 正如基甸和跟随他的三百名勇士站在山上, 山下的敌人一片混乱, 互相残杀, 同样的, 在主的号筒吹响的那一日, 得荣耀的众圣徒将从天上显现(参亚13:5;启19:11-21), 令恶者惊慌失措.

“全营的人都乱窜… 逃跑”(士7:21), 被以色列人追赶. 他们“逃到西利拉的伯哈示他, 直逃到靠近他巴的亚伯米何拉”(士7:22). 他们发现西利拉的“伯哈示他”(Bethshittah)正是他们的遭遇, 其意是“惩罚之家”. 多年以来, 米甸人欺压和惩罚以色列人, 但他们现今反倒尝到惩罚的毒刺. “西利拉”(Zererath)字义是“欺压”. 但这欺压以色列的恶人手握的棍被折断后, 欺压便消失了(赛9:4). “亚伯米何拉”(Abelmeholah)意即“舞蹈的哀痛”; 诚然, 米甸人在那夜晚狂欢共舞, 如今竟成了恐惧和哀痛.

(I.2)   以色列人的聚集 (7:23-24)

得胜的成果是要团结全民. 三百名勇士靠信心的能力争战. 全以色列都加入了得胜的浪潮. 以色列人从拿弗他利、亚设和玛拿西支派中, 出来追赶米甸人. 此举不需要极大的信心. 当信心已大获全胜之后, 要加入追赶敌人的阵容, 分享掠物, 并非难事!

当我们证明了简单的信靠神将带来福气之后, 我们便能像基甸一般, 呼召别人与我们同享这福气. 以法莲支派没来帮助他的弟兄玛拿西支派, 但基甸差遣使者走遍以法莲山地, 宣告说: “你们下来攻击米甸人, 争先把守约但河的渡口, 直到伯巴拉”(士7:24) 以法莲人即刻应招, 并成功拦住从约但河涉水而过的敌人. 那时, 基甸正在约但河的北方, 靠近加利利海之地追赶他们.

(I.3)   俄立和西伊伯被杀 (7:25)

两个米甸首领企图逃跑, 却在以法莲之地被抓拿. “将俄立杀在俄立磐石上, 将西伊伯杀在西伊伯酒榨那里; 又追赶米甸人, 将俄立和西伊伯的首级带过约但河, 到基甸那里”(士7:25). 这些米甸人曾逼使以色列人躲藏在磐石穴中. 你还记得基甸吗? 不久前, 他还将麦子藏在俄弗拉的酒榨那里(士6:11). 现在这些米甸人, 在磐石和酒榨那里, 收他们所种的恶果. 他们都因自己的恶行, 遭受应得的报应; 那地方便以他们来命名, 以让他们的耻辱传于后世.

sunset磐石和酒榨表明基督的十字架. 基甸在酒榨那里保存了麦子, 他在磐石上的献祭也得蒙悦纳. 信心证明了“神为我们争战”之后, 仇敌便发现神的忿怒倾倒在他们身上. 俄立(Oreb, 意即“乌鸦”)和西伊伯(Zeeb, 意即“狼”)代表那些与我们交战的黑暗势力. 与鸽子相比, 乌鸦是不洁的鸟类, 曾离开方舟, 靠吃腐烂之物过活(创8:7). 狼是羊群天然的仇敌, 绝“不爱惜羊群”(徒20:29; “爱惜”原文作“不留下”). 但这两者的势力, 已在十字架上被完全摧毁了.

(I.4)   以法莲的责怪 (8:1-3)

“弟兄结怨, 劝他和好, 比取坚固城还难”(箴18:19); “不轻易发怒的, 胜过勇士; 治服己心的, 强如取城”(箴16:32). 基甸成功控制了自己的心情, 也成功安抚以法莲人受创的心灵. 这两方面的胜利比他打败米甸人所获的胜利更加伟大.

当以法莲人拿着俄立和西伊伯的头颅来见基甸时, “他们就与基甸大大的争吵”. “为什么这样待我们呢?” 他们质问道: “你去与米甸人争战, 没有招我们同去!” 基甸原本可以轻易反驳道: “这些年来, 当米甸人来攻击我们时, 你们在哪里?” 但基甸没有这样说. 他以一个温和的答案, 使弟兄们的忿怒顿时全消. 他贬低自己的成就, 同时高举他们杀了俄立和西伊伯的功劳. 他指着那两个首领的头颅, 说道: “我所行的, 岂能比你们所行的呢? 以法莲拾取剩下的葡萄, 不强过亚比以谢所摘的葡萄吗?” 听了这话, 他们怒气全消. 基甸获得一个非凡的胜利!

temper在这事上, 基甸并没表明以法莲的责怪言之有理. 那些人心里充满着“自我”, 以自我为中心. 他们认为自己才是以色列支派中的领袖. 回忆在约书亚的日子, 他们因不满所分配给他们的地而大发怨言, “我们也族大人多, 你为什么仅将一阄一段之地分给我们为业呢?”(书17:14). 当可怕的“自我”在眼前膨胀时, 我们便不会因着别人所成就的工作感到喜乐. 骄傲产生的嫉妒, 是弟兄中间发生争吵的主要原因. 与外在世界争战所经历的痛苦, 远比内在弟兄分争的痛苦更加轻微.

基甸以全面撇弃“自我”的方式, 来应付这场内在的争战. 他在那称为 “耶和华沙龙” (意即“耶和华赐平安”)的祭坛, 遇见了赐平安的神(参来13:20), 所以他成为“使人和睦者”, 有资格领受这样的人所得的福气(太5:9). 靠着谦卑, 他成功挡开了本将临到以色列的耻辱、忧伤与分争.

如果处在相同情况的耶弗他, 也以基甸这种原则来行事, 他生命中的故事就不会沾满不必要的流血事件(士12:1-6). 当“以法莲的嫉妒”(赛11:13)再次显露, 耶弗他却不以温和的言语回答他们. 他的方法是: 以恶报恶, 进一步以严厉的控告, 来重创他们的骄傲. 他兴兵与他们争战, 杀了4万2千个以法莲人. 残杀弟兄并无可夸之处. 基甸那充满容忍的恩慈, 比耶弗他的义怒更值得称赞.

我们应该“以基督的心为心”, 因为没有一事比这点更能消除分争. 骄傲自大引致分争, 谦卑温柔带来和平. 基督徒属灵经历和成长的目标, 应该是“你们就要意念相同, 爱心相同, 有一样的心思, 有一样的意念”(腓2:2). 达到这目标的方法是“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腓2:5).

有个传说表明了谦卑温柔的卓越性. 很久以前, 有个圣徒每日生活中散发亮光, 又如花散发香气一般, 但他本人却从未察觉到这点. 有两个字标志着他的生命  —  他 “给予”和“赦免”(gave and forgave). 但这两个字, 从未出自他的口中; 它们只在他的笑容、宽容和慈爱里表露出来. 天使在观察他, 并求神把行神迹的恩赐赋予他. 神答应了, 天使便前来对他说: “你渴望得到什么呢?” 他说: “我渴望神赐我祂的恩典.” 天使催促他更进一步祈求, 以获得特别能力, 他竟然回答说: “求神使我能做许多的善行,  但自己毫不察觉.”

fight(I.5)   疏割和毗努伊勒的卑鄙 (8:4-9)

以法莲人在基甸温和言语的安抚下, 自满地回去. 对于基甸和他的三百名勇士, 争战还未结束. 他们留下那些兴高采烈地收取掠物的以色列人, 并朝向全面的胜利, 继续勇往向前. 他们渡过约但河, 虽然疲乏, 还是追赶.

饥饿疲乏, 加上一整夜没睡, 他们本该歇息, 但那使他们不为安舒而跪下喝水的灵, 大大扶持且催租他们继续前进. 他们认识那“疲乏的, 祂赐能力; 软弱的, 祂加力量”的那一位(赛40:29). “疲乏后休息”或“疲乏后放弃”是更容易走的路. 但这两句话远远不如那句给予基督徒赛跑和争战的箴言  —  “虽然疲乏, 还是追赶”那样流芳百世. 疲乏不是停止的理由; 乃是促使我们从基督里支取资源的最佳理由. 祂恩典的丰富供应是随时预备好赐给信徒.

war (2)基甸继续前进, “虽是疲乏, 还是追赶”! 他来到以色列的两座城市疏割和毗努伊勒, 新的考验正等着他. 疏割(Succoth, 意即 “棚”, booth)使人联想到“居住帐棚之人”将承受福地(参来11:9-10); 这地方表明靠信心比靠眼见更伟大. 毗努伊勒(Penuel, 意即“神的面”)是雅各与神摔跤, 并证明“在软弱中得力量”之地(创32:24-30).[1] 它表明那些见过神面的人, 是不惧怕人的. 基甸有很好的理由, 从这些人身上获得帮助. 可是当他求饼时, 他们却给他“石头”.
armour基甸对疏割人说: “求你们拿饼来给跟随我的人吃, 因为他们疲乏了; 我们追赶米甸人的两个王西巴和撒慕拿”(士8:5). 但疏割和毗努伊勒的人没照所当做的去行. 在家的舒适和安逸使他们丢弃一切责任, 并拒绝提供食物给疲乏困倦的弟兄们. 疏割人的首领回答说: “西巴和撒慕拿已经在你手里, 你使我们将饼给你的军兵吗?” 基甸和跟随他的三百人只好两手空空地离去, “虽是疲乏, 还是追赶.”

 

每张脸孔  面向仇敌,
三百勇士  急流如河,
蒙主所召,  奋勇前进,
虽是疲乏, 还是追赶.”

 求主助我  无惧追赶,
虽遭同胞  咒诅嘲笑,
再不多时  靠神大能,
撒但将被   践踏脚下.

勿求安慰,  远离怒气,
主在前方   领兵争战.
耶稣呼召,  我们前进,
“虽是疲乏, 还是追赶.”

 

(I.6)   二王被擒拿 (8:10-13)

“求祢叫他们的首领像俄立和西伊伯, 叫他们的王子都像西巴和撒慕拿. 他们说: 我们要得神的住处, 作为自己的产业.我的神啊, 求祢叫他们像旋风的尘土, 像风前的碎秸.火怎样焚烧树林, 火焰怎样烧着山岭,求祢也照样用狂风追赶他们, 用暴雨恐吓他们”(诗83:11-15).

fight (2)我们可否想像到这场一面倒的战争, 如同旋风对垒碎秸, 火焰对垒树林吗? 这就是诗人想到神的敌人最终被灭, 神大获全胜的情景时, 在诗篇第83篇里所描绘的画像. 可是在属世的人眼前, 基甸并非如此追赶米甸人的二王. 当时还有1万5千名米甸人存留, 全军排列在他们两王周围. 他们在加各, 即约但河的另一边安营. 他们以为抵达那里便安全了, 正如经上所说: “因为他们(指米甸人的军兵)坦然无惧”(士8:11; KJV: … smote the host; for the host was secure). 加各意思是“毁灭之城”  —  所以在那里怎能安全呢? 世界正是如此, 凡投靠它的人也是如此. 有一位古代圣贤说道: “若整个树林将被烧毁, 你就不要把你的窝巢建在那树林的任何树上.” 在末世之日, 世人也以为他们处在安全区, 所以放心地享受虚假的安稳; 因为 “人正说‘平安稳妥’的时候, 灾祸忽然临到他们 … 他们绝不能逃脱”(帖前5:3).

基甸“从住帐棚人的路上去”(士8:11). “寄居住棚”的道路是胜过世界的道路. 亚伯拉罕、以撒、雅各都曾住在帐棚里; 当拥有一切时, 他们却满足于“无有”. 今日基督徒的道路正是如此. 若论权利, 一切都是属他的. 信心享受属它的福分. 但论眼见, 他无一物可展示. 基甸走在引向荣耀之路, 但此路是“住帐棚者之路”, 只有信心能在寄居者的阵容里, 看到“荣耀的后嗣”. 不信者常嘲笑道: “虽然你说, 你与神同作王、同作祭司, 你将获得荣耀, 但你却不能向我们展示任何东西; 当我们看见你在荣耀里, 我们才相信你!” 到那日, 他们将会看见局势全面扭转, 世人的嘲笑和辱骂, 将导致他们本身遭受审判. 犹大告诉我们一切不敬虔之罪人所说的刚愎话, 将要受到应得的报应. 到那日, 每一句顶撞圣徒的话语, 主都把它们当作顶撞祂自己的话语(犹15).

基甸趁敌军还未察觉的情况下, 忽然现身突击, 犹如在夜间的贼. 他发现敌人自觉稳妥, 毫无防备. 他与三百名勇士奋勇攻击, 大大杀败米甸大军. 清晨的太阳, 因这全面凯旋的一幕而微笑. 以色列人开始了新的一天, 在太阳还未高挂以前, 基甸已从阵上归来.

这二王的名令人联想到撒但的势力. 西巴字义为“献祭时的宰杀”, 许多人便是撒但残忍诡计下的牺牲者. 撒慕拿的意思是 “被囚禁的影子”; 在黑暗中的灵魂, 并不晓得被撒但紧握与牢控的力量. 我们是与这黑暗世界的管辖者争战, 但神快要将撒但践踏在我们脚下了(参弗6:12; 罗16:20).

(I.7)   假弟兄受审判 (8:13-17)

基甸对待以法莲人, 与对待疏割人和毗努伊勒人的态度, 实为强烈对比. 原因显而易见, 以法莲人虽有傲气和嫉妒之心, 但他们仍是真实的弟兄. 他们在基甸与米甸人交战时, 前来助基甸一臂之力. 但另两组人并非如此. 他们的名虽是神圣的, 并令人联想到雅各与神的相遇, 但这些人是假弟兄. 基甸对真弟兄百般容忍, 对假弟兄却毫不留情, 给予痛击.

judgement当基甸从加各凯旋归来, 他给疏割人应得的惨痛教训  —  他们应得此教训, 因他们拒绝供应食物给那杀退敌人的三百名勇士. 基甸曾给他们警告, 他们仍然硬心不肯悔改. 这先前被疏割人所藐视的三百名勇士, 如今替基甸施行公义的惩罚. 他们抓拿一个疏割青年人, 透过询问他而获得疏割众首领和长老的名单  —  总共77人  —  当然也包括他们的住址.

这些人被包围和擒拿, 然后被带到基甸面前. 基甸说: “你们从前讥诮我… 现在西巴和撒慕拿在这里.” 疏割人哑口无言. 他们自己的话足定他们有罪. 他们遭受严厉的惩罚, 但不比他们的过犯更糟. 基甸“用野地的荆条和枳棘责打疏割人”(士8:16-17). 这些罪人, 当别人在旷野追赶仇敌时, 他们却在家中享受安逸. 因此, 他们必须在自己身上感受别人所忍受的痛苦, 基甸以此“教训疏割人”(士8:16; 编译者注: 这节在中文译作“责打”一词也可译为“教训”, KJV: taught).

下一个轮到毗努伊勒人. 他们遭受更加严厉的惩罚. 这可能是因为他们比疏割人更加霸道, 更加蛮横. 基甸“拆了毗努伊勒的楼”  —  那座他们引以为荣和投靠的坚楼  —  并“杀了那城里的人”(士8:17). 愿我们学到这门功课, 即与神百姓同受苦难(如摩西的榜样, 来11:25), 远比在报应之日遭受审判更好.[2]

 


 

 

[1]               有关雅各在毗努伊勒与神摔跤一事, 请参本期(2014年7-9月份, 第102期)《家信》的“本期主题: 旧约所预示的基督: 伯特利与毗努伊勒”.

[2]              上文译自 Peter J. Pell, Gideon: The Mighty Man of Valour(Grand Rapids: Gospel Folio Press),第76-8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