属灵的平衡 (二) (Spiritual Balance)


image048编译者注:  有关召会交通和接纳的立场, 今天有许多不同的声音. 有者认为召会应该尽量开放, 接纳任何称为基督徒的人和新思想; 有者则强调召会应该保守, 可惜却走到另一极端, 过分封闭以致超越了圣经的教导. 当今迫切需要的, 就是保持曼丁弟兄所谓的“属灵的平衡”…

 

(文接上期)

 

(D)             基督徒生命的平衡

(D.1)   基督徒需要保持平衡

我们之前所思考的一切, 都说明一个重要事实, 那就是在基督徒的生命中, 我们需要在每件事上都保持属灵的平衡, 包括在思想、教义、圣经预言、召会事务和实际生活方面, 都要保持平衡. 这是神给祂子民的道路, 无论在那一个时代, 都始终如一. 祂“又领他们行走直路”(诗107:7). 以简单的信心和绝对的顺从, 我们可以忠于此路.

image049按天然本性, 所有的人都是倾向极端的受造物. 因着我们那捉摸不定的偏见, 我们往往易于失去平衡, 走向旁轨, 并改道进入侧道小路(bypaths), 结果引向最不合圣经的地步. 因此, 圣经警告我们, “不可偏向左右”(箴4:27). 可是神已应许道: “你或向左或向右, 你必听见後边有声音说: ‘这是正路, 要行在其间”(赛30:21). 因此, 如果我们真诚渴望属灵的平衡, 我们会被圣经带领, 走在平衡的正路上, 我们会蒙保守, 不至偏离正道.

 

圣经中许多经文谆谆教诲我们这方面的需要. 举个例子, 如果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彰显“恩典和真理”(约1:14), 作为仆人的我们便当如此. 圣经也劝勉我们要有“同一个思想”(one mind)和“同一个心灵”(one spirit)(腓1:27).[1] 有者说得好: “真理使我们有同一个思想, 恩典使我们有同一个心灵… 若真理的机械没有加上‘恩典油’来润滑, 运转时就会轧轧作响, 运转不灵且严重受损, 令人遗憾. 以冰冷、枯燥、机械化的心态和方法来持守真理, 是绝不能表扬那位以神圣和谐把‘恩典和真理’融合为一的主耶稣. 另一方面, 离开了真理的恩典是假冒的, 只不过是‘属肉体的怜悯所产生的凡火’ ”(Truth and Tidings).

 

再者, 我们必须“用爱心说诚实话”(可直译为: “用爱心讲真理”; 弗4:15). 范氏(W. E. Vine)说: “爱和真理绝不能分开… 若为追求爱而牺牲真理, 这不过是情绪(sentiment)… 不是从神而来. 若为持守真理而牺牲爱, 这不过是冷漠的理论, 活在律法条文主义(legalism)的元素里”(The Church and the Churches).

 

恩典和爱是关于“心”(heart, 指心中的情感); 真理则是关于“头”(head, 指头脑的思想). 心若太大, 人的健康会出毛病; 头若太大, 就会被嘲笑为怪物. 所以属灵方面不可心太大, 也不可头太大. 慕尔(Bishop Moule)某次看见门上一块铜牌, 上面写着某公司的名字  —  “Head and Hart”(注: 此公司以这两人的名字命名). 当他知道Hart已经死去了, 便说: “何等可悲啊, 在基督徒的事工上往往如此(注: Hart与Heart [心]一字同音, 指“心”死去了), 愿你和我不会这样.”

 

在我们的事奉中, 热心(zeal)和知识(knowledge)应该彼此相称, 保持平衡. 以色列人出于热心而拒绝基督, 因他们以为这样做是神的意思, 但事实上, 他们缺乏知识(罗10:2), “他们若知道, 就不把荣耀的主钉在十字架上了”(林前2:8). 今日很需要像约翰·布莱克德尔(John Blackadder, 1622-1685)这样有才能的人. 他是17世纪品行高尚的“苏格兰圣约者”(Scottish Covenanter). 他的墓碑上刻着这几个字:

 

image050“热心使他的心灵火热起来,
理智使他的头脑冷静下来.” [2]

 

圣经用很多训言和榜样, 来教导基督徒需要保持平衡, 我们无法一一引述, 只能略举一些例证. 尼希米的人一手拿(sword, 剑)防卫敌侵, 一手拿(trowel)建造城墙(尼4:17),[3] 这方面的真理可在新约中找到, 就是犹大书第3和20节. “为真道竭力的争辩”(犹3)是重要的, 但“在至圣的真道上造就(或译“建造”)自己”(犹20)也同样重要, 不能顾此失彼. 再者, 圣经多次论到我们属灵的地位(standing), 但也不少次论及我们属灵的状况(state). 圣经有关于个人方面的真理, 也有关于召会(集体)方面的真理.

 

此外, 圣经教导我们要“洁净自己, 除去身体灵魂一切的污秽(林后7:1). 法利赛人以外面洁净为傲, 但他们里面污秽. 这样的失衡是假冒为善, 令神憎恶的. 再举一例, 当耶路撒冷召会遇难, “众门徒… 叫保罗、巴拿巴… 上耶路撒冷去”(徒15:2). 但保罗在加2:2告诉我们, 他是奉神的启示上耶路撒冷去. 这两处经文相辅相成, 保持完美平衡. 保罗上耶路撒冷是出于神的启示, 也出于他弟兄们乐意的交通和支持.

 

解经方面也需要运用这同样的平衡原则  —  “按着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后2:15). 英文圣经《修订本》(Revised Version)译作“正确地处理”(handling aright), 其旁注是“按照直路持守”(holding a straight course); 《达秘译本》(JND)译成“按照直线切开”(cutting in a straight line); 韦氏(A. Way)将之译作“按照直沟犁田”(drives the ploughshare in a straight furrow). 对于保罗在此真正采用的图像是什么, 解经家们看法不同, 无论如何, 它肯定意味着勤勉的工人要有智慧的能力, 按经文上下文来解释圣经, 用属灵事物互作比较, 辨别不同的人事物, 以系统方式和圣灵所教导的精确与平衡, 把历史教训、教义、预言等放在适当的位置上.

 

上述只是一些例证, 说明圣经教导基督徒需要平衡. 还有很多这类的例子, 无法逐一述说. 麦克鲁金(Robert McClurkin)说: “求神赐我们均衡(equilibrium)的特质, 帮助我们发展平衡的基督徒生活. 这会拯救我们免入极端, 帮助我们走在正直的道路上, 满有基督徒的尊贵与平稳.”

 

(D.2)   不合乎圣经的极端

为了说明不合圣经与失衡的极端, 我们要从圣经中举出一些这类的例子; 例如:

 

(1)   洁净方面(13:8-9)

这里的背景是最后的晚餐, 我们的主因祂奇妙的恩典, 谦谦卑卑地为门徒洗脚. 彼得觉得担当不起, 他喊道: “你永不可洗我的脚!” 他显然是错了, 主也纠正他, 但彼得很快进入另一个极端, 他说: “主啊, 不但我的脚, 连手和头也要洗.” 再一次, 主需要纠正他. 我们在此看见, 彼得首先是完全不要洗, 然后他要全部都洗. 这是何等缺乏平衡啊! 这是不合圣经的极端之范例.

 

(2)   安全方面(30:6; 31:14,15,22)

在这两篇诗中, 大卫是作者. 他非常悲痛苦恼, 并告诉我们他的感受. 我们在上述经文读到他三次说“我…说”(KJV: “I said…”; 诗30:6; 31:14,22). 首先他说什么? “我…说: 我永不动摇”(诗30:6). 这是苦难未临之前, 他拥有的感受. 但听一听他在下一篇说什么. “我…说: 我从祢眼前被隔绝”(诗31:22). 大卫真的被神隔绝了吗? 其实没有, 因他的神拯救了他. 但你看到他从一个极端进入另一个极端. 再听他在诗31:14-15的声音: “我说: 祢是我的神. 我终身的事在祢手中.” 这才是正确的态度, 在两个错误的极端中保持平衡.

 

(3)   事奉方面(4:10; 20:10)

在出埃及记第4章, 摩西受差派, 作为神的使者去见法老. 不过他说: “我素日不是能言的人… 我本是拙口笨舌的”. 这只是一个借口, 因他在埃及时“说话行事都有才能”(徒7:22). 但有一日, 他却说得太多, 正如民20:10所表明的.[4] 摩西由一个不合理的极端进入另一个极端.

 

(4)   敬拜方面(代下26:16; 28:24)

我们看过了彼得、大卫和摩西, 现在要看乌西雅和他的孙子亚哈斯. 乌西雅最严重的错误, 是他在神的家(圣殿)中要求得到过于他所该得的权利. 他贸贸然闯入圣所(代下26:16),[5] 这是天使都害怕踏入的地方. 他所行的完全违反律法. 但他的孙子亚哈斯却进入另一个极端, 因他不单自己不进圣殿(正如他父亲约坦所行的, 代下27:2: “只是不入耶和华的殿”), 他还“封锁耶和华殿的门”(代下 28:24), 使到他的百姓完全无法进入圣殿. 这是邪恶极端的另一个例子.

 

(5)   对罪的态度方面(18:30;

 20:21,25,31,39,46)

以色列人在士师记17和18章的大罪是拜偶像. 令人惊讶的是, 百姓看来并不觉得这样做是错的. 无人因拜偶像而被处死, 也无任何反对和抗议之声. 无人阻止这罪恶之事, 只任凭它, “直到那地遭掳掠的日子”(士18:30). 当我们翻到士师记19和20章, 我们读到那里的大罪是道德沦丧. 我们看到被激怒的百姓采取过度激烈的行动, 以致“以色列中绝了一个支派了”(士21:6), 多达6万5千人在战争中被杀(士20:46). 这是错误极端的惊人例子, 完全缺乏智慧和敬虔的平衡!

 

(6)   召会纪律管教方面

(林前5:2; 林后2:8)

哥林多召会中有人犯罪, 所犯的罪极其严重, “这样的淫乱连外邦人中也没有, 就是有人收了他的继母”(林前5:1). 但召会却不对付这样的错误行为. 这显然是极端的轻率和放纵. 无论如何, 当哥林多后书第2章的犯罪者(至于这个犯罪者与哥林多前书第5章的犯罪者是否同一个人, 这点并非紧要)已真诚悔改, 那里的圣徒看来不愿意原谅和接纳他. 摆钟从一个错误极端摆向另一个极端.

 

(7)   主再来方面(林前4:8; 帖后3:11)

哥林多的信徒看来失去了主再来的盼望, 处理事务的态度犹如“自己作王”(林前4:8).[6] 可是另一方面, 帖撒罗尼迦的一些信徒显然认为主再来的日子太近了, 近到不再需要工作了. 我们在此看到两种相对的极端, 两者都不合圣经.

 

上述七个例子说明了一个事实: 人按着自己的本性很容易进入过度的极端.[7]

 

(文接下期)

 


 

 

[1]               腓1:27: “… 知道你们同有一个心志(one mind), 站立得稳, 为所信的福音齐心(one spirit)努力.”

[2]              这句话在英文是: “Zeal warmed his heart, And reason cooled his head.”

[3]               司布真以此命名他所编辑的英文基督徒刊物The  Sword and the Trowel(可译作《刀和铲》; 此月刊于1865年起出版, 收集了许多司布真的文章和讲道).

[4]               民20:10: “… 摩西说: 你们这些背叛的人听我说: 我为你们使水从这磐石中流出来吗?” 诗106:32-33评述道: “摩西也受了亏损… 摩西用嘴说了急躁的话.”

[5]               代下26:16: “他…干犯耶和华他的神, 进耶和华的殿, 要在香坛上烧香.” 香坛是放在圣殿的圣所中, 可见乌西雅是要闯入只有祭司能进的圣所.

[6]               林前4:8: “你们已经饱足了! 已经丰富了! 不用我们, 自己就作王了! 我愿意你们果真作王, 叫我们也得与你们一同作王.” 哥林多的圣徒处事以自我为中心, 仿佛自己作王, 忘记了主要再来进行审判, 所以保罗提醒道: “时候未到, 什麽都不要论断, 只等主来, 祂要照出暗中的隐情, 显明人心的意念. 那时, 各人要从神那里得着称赞”(林前4:5).

[7]              上文编译自William Bunting, Spiritual Balance [or The Perils of Unscriptural Extremes]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68), 第22-26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