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经王子” 坎培尔•摩根 (G. Campbell Morgan, 1863-1945)


image054(A)       导论

坎贝尔·摩根(George Campbell Morgan)可说是20世纪初最卓越的解经家之一, 被誉为“解经王子”(Prince of  Expositors). 陈福中指出, 摩根在先天方面并不比其他人优越, 并不得天独厚; 但是他虚心地从经历方面取师, 让失败作为成功之母. 我们翻阅20世纪美国许多被神大用的器皿, 会惊奇地发现, 许多人从摩根得着帮助, 内中包括大布道家慕迪(D. L. Moody)、孙德福(Dr. J. D. Sandfer)、多德(M. E. Dodd)等等. 在英国, 从摩根得益的, 除了钟马田(D. Martyn Lloyd-Jones)之外, 还有斯帕克斯(另译“史百克”, Theodore Austin Sparks)及数不清的布道家和教牧同工.[1]

 

image055魏斯比(Warren W. Wiersbe)评述道: “我读过摩根的传记好几遍, 也曾细读他的书籍、讲章和解经讲义, 但我仍不明白摩根为何能有此成就? 他没有进过神学院, 但是他的解经书, 今天却为举世的神学院和传道人所采用; 他曾在三间神学院中任教, 而且担任过一间圣经学院的院长达三年之久. 他从来不用任何方法和手腕吸引听众, 但是无论他到哪里去, 总是座无虚席. 他常到各地旅行传道, 无暇多与信徒接触交往, 但是他所传的信息, 却能摸到人心的深处, 正合人心的需要. 我们究竟怎样解释这点?

 

“我想答案还在于‘神的预备’. 1937年, 英国教会在威斯敏斯特礼拜堂(Westminster Chapel)举行慕迪诞生百年大会, 摩根在致词中说: ‘教会历史上, 神常配合时代的需要, 兴起人来为祂所使用, 神常到人所不屑的地方, 去寻找祂所要用的人…” 这话虽是指慕迪说的, 却也能应用在他自己身上. 摩根的接棒人钟马田说, 慕迪与桑基(或译“散奇”, Sankey)在英国举行盛大的布道会, 许多人悔改得救(所以需要神话语上的教导和建立, 摩根正是神所预备去成就此事的人, 编者按). 摩根早年是一个成功的布道家, 日后则渐渐显露他教导神话语的恩赐. 他知道广泛地运用他的恩赐, 并结出丰盛的果实来.”[2] 现在就让我们一同来思考神如何预备祂的工人.

 

image056(B)       童年与成长

            (B.1)   摩根的父亲

坎贝尔·摩根于1863年12月9日出生在英国西南部格洛斯特郡(Gloucestershire)特伯里村(Tetbury)的嘉伟街(Cutwell Street)十二号的一间砖砌房子. 摩根的父亲乔治·摩根(George Morgan)原是在英国中部哈德福郡(Herefordshire)的一间浸信会教堂任牧师, 但他受到人称“普里茅斯弟兄会” (Plymouth Brethren)的教导所影响后, 毅然辞去浸信会的牧师职位, 带着家眷搬迁到格洛斯特郡, 自资在特伯里村租了一个大厅, 按着圣灵的引导, 传讲主的道.

 

image057哈罗德·默里(Harold Murray)在《圣经导师》(Bible Teacher)一书中指出, 摩根的父亲放弃浸信会的牧师职位和薪俸, 主要是受到“弟兄会”(奉主名聚会)的领袖们所影响, 内中有卓曼(Robert Chapman)、慕勒(George Muller)等. 卓曼是弟兄会领袖之一, 威信甚高, 是中国内地会创办人戴德生(Hudson Taylor)的幕后支持者. 慕勒则是信心伟人, 单凭信心和祷告, 在英国的布里斯托(Bristol)开办孤儿院, 抚养超过2千名孤儿.

 

摩根和他父亲有一项明显的差别: 摩根博览群书, 学识饱满; 而他父亲乔治·摩根80年来, 只读一本书  —  圣经. 不管怎样, 父子两人都熟悉圣经, 并以圣经为一生信仰的准绳.[3]

 

            (B.2)   摩根的姐姐

摩根自小就体质衰弱, 所以父母在他到了适合读书的年龄, 没有把他送到正规学校读书, 而是由父亲在家教导他识字; 稍后才为他请了补习老师. 1870年, 摩根全家搬到威尔士的加地夫(Cardiff of Wales). 这一年间, 他唯一的同伴是比他大4岁的姐姐莉齐(Lizzie Morgan). 他的姐姐如此爱惜他, 以致姐弟两人之间的感情非常密切. 不幸的是, 摩根8岁时, 姐姐突然病逝. 由于姐弟情深, 摩根是何等悲痛. 据说姐姐去世当晚, 摩根从房子里跑到坟场, 躺在地上哭泣不已, 他巴不得与姐姐一样长眠不醒.

 

摩根心灵上既蒙受如此的创伤, 而他的身体又这么虚弱, 在他失去了求生的意志之后, 就染上了当时难以治疗的肺炎. 摩根的病情逐渐严重, 生命垂危. 但感谢神, 神已预备这孩子有朝一日, 会成为祂所贵重的器皿; 在神恩典的医治下, 摩根竟然不药而愈.[4]

 

image058(B.3)   摩根的校长

1871年, 摩根随着父母迁居到格洛斯特郡境内的另一个小镇切尔滕纳姆(另译“查尔登汉”, Cheltenham), 就读于道格拉斯男孩学校(The Douglas Collegiate School for Young Gentlemen). 校长巴特勒(Joseph Leonard Butler)是个品格高尚的青年教育者, 年龄只比摩根大15岁.

 

摩根小时是个顽皮和任性的孩子. 某次, 摩根把蜂蜡放在校长巴特勒的座位上. 巴特勒进入课室讲课前, 先坐在椅子上; 当他再站起来, 黏上蜂蜡的椅子跟着他的裤子离开地面, 场面非常尴尬. 巴特勒看出是摩根所为, 便说: “摩根, 你会这样做, 我不觉得奇怪; 但我的确很失望.” 摩根日后论及此事时, 说: “我情愿校长体罚我, 也不愿意听到这样的评语所感到的羞耻.” 摩根从此之后非常敬重巴特勒校长, 品行大为改变.[5]

 

(B.4)   摩根与达秘

除了领受学校很好的教育, 摩根也领受良好的家教, 尤其是他的父亲乔治·摩根是个专心致志于阅读神话语的人. 陈福中写道: “在乔治·摩根的心目中, 弟兄会的领袖约翰·达秘(John Nelson Darby)在读圣经时, 有丰沛的亮光, 能按正意解释圣经. 在摩根所住的格洛斯特郡, 就有一位甚具威望的埃利科特主教(或译“艾理柯主教”, Bishop Ellicott), 向该地区的神学院学生, 极力推荐达秘所著的《圣经各卷概要》(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从父亲的言谈中, 摩根对达秘这位属灵伟人早已心仪.

 

“有一天, 达秘到格洛斯特郡, 探访摩根的父亲乔治·摩根. 年仅10几岁的摩根, 在属灵伟人达秘面前忐忑不安. 只见达秘俯首垂询摩根学习的情况, 达秘和蔼可亲的态度和语气, 顿使摩根早先的惶恐一扫而光.”[6]

 

(B.5)   第一篇的道

摩根自幼便喜欢讲道. 早在1970年, 当摩根的姐姐还在世时, 几乎每个星期, 姐弟两人都在玩“讲道”的游戏. 年仅8岁的摩根请姐姐和她的洋娃娃并排坐在一起, 听他“讲道”.

 

image059摩根13岁那年, 即1876年8月27日, 就在蒙默思循道会教堂(Monmouth Methodist Chapel)的一间课室里, 对着50多位与他同龄的男女孩子, 讲他一生中的第一篇道. 陈福中评述道: “当天听他讲道的小朋友们, 没有人会预料到, 这个年仅13岁的小孩子, 会成为20世纪最卓越的传道人, 会成为当代的解经王子. 那一天, 摩根所讲的题目是救恩(Salvation). 摩根在那样年青的年龄, 初出茅庐, 竟能条理分明地把救恩这真理, 作了完整的结构性的阐述. 且看摩根是怎样把救恩这一份信息分成段落的:

 

  1. 伟大的救恩: “我们若忽略这麽大的救恩, 怎能逃罪呢?”(来2:3)
  2. 同得的救恩: “我想尽心写信给你们, 论我们同得救恩的时候…”(犹3)
  3. 永远的救恩: “他既得以完全, 就为凡顺从他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来5:9)
  4. 现在的救恩: “看哪! 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 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林后6:2)

 

“当日蒙默思循道会教堂的查德威克牧师(Rev. Samuel Chadwick)本来就是英国著名的大布道家. 查威克听摩根这个小孩子讲道之后, 惊叹不已, 确信摩根长大后, 将成为神所重用的器皿.”[7]

 

(C)       事奉的装备

(C.1)   事奉的正确心态

摩根除了受过一些基础教育之外,并没进过任何一间高等院校, 一直无机会接受高等教育. 但他长大后, 竟然具有渊博的知识, 这一切都是神的恩典, 给他一颗勤勉自学的心.

 

1877年, 因着家庭环境的需要, 摩根决定找份工作帮补家用, 但也很想布道传福音. 巴特勒校长明白摩根的心志, 一方面暗中帮助他找工作, 一方面带他到切尔滕纳姆附近的乡村教堂操练讲道. 当时才15岁的摩根一到星期日或假日, 就在粗野的农夫当中传福音. 没想到健壮的农夫竟虚心地听一个戴眼镜、脸色苍白、体质虚弱的年轻学生宣道. 摩根立志要终生事奉神, 并在年轻时抓住每个机会, 在服事上装备自己.

 

不久, 摩根在布道工作上找到一位同工, 即大卫·史密斯(David Smith). 这位弟兄比摩根大好几岁, 平时售卖属灵书刊. 某次, 大卫和史密斯同到伯德立(Birdlip), 带领一个祷告聚会. 那晚由史密斯主持聚会, 摩根负责讲道. 散会后, 两人在月光下步行回家. 在这长达6英里的路途中, 史密斯率直地对摩根说, 在会众面前讲道, 千万不要以为这是展示你恩赐、口才和知识的机会. 摩根听了, 起初想抗辩, 到了末了, 俯首无言. 史密斯的忠告实在打击了摩根的自尊心和自信心. 他回到家后, 不断思考这些话, 情绪几乎一蹶不振. 但感谢主, 摩根意识到他不该误解同工的忠告, 同工的动机纯粹是要纠正他, 使他的事奉更合乎主的心意.

 

经过数个星期的默想和祷告, 又是轮到摩根和史密斯到伯德立村带领祷告聚会. 这一次摩根读的经文是太11:28: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 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读完后便开始讲道. 陈福中写道: “这一次, 他没有自我的意识, 他把自己溶入神的话语里面, 在他神的光中倒下来, 他根本没有办法讲完这篇道. 但是奇迹发生了, 神的话语  —  不是人的道理  —  征服了几位会众的心, 他们当场决志, 接受主耶稣作他们个人的救主. 为着这次传福音的果效, 摩根非常感激他的同工大卫·史密斯在事奉上给他提出的建识和勉励.”[8]

 

image060(C.2)   坚信圣经为神言

1880年, 摩根为了找一份教师工作, 来到城市生活. 那些年间, 唯物主义(Materialism)和唯理主义(Rationalism)大行其道, 英国许多城市成立现世主义会堂(Secularist Halls). 这些会堂在星期日集会, 正面攻击圣经和教会. 此运动在美国由英格索尔(Robert Ingersoll, 1838-1899)带领; 在英国, 此运动的首脑人物是布雷德劳(另译“伯拉劳”, Charles Bradlaugh).

image061经历3年的时间, 摩根受到当年知识界的“不信风气”所影响, 信心动摇, 甚至怀疑圣经的可靠性和可信性. 他的信心严重受损, 甚至到了一个地步, 几乎否定圣经是神权威的话语. 他于是取消所有预约的讲道, 把所有的书  —  不论是攻击圣经的, 还是为圣经辩护的  —  都锁在橱柜中. 他到书店买一本全新的圣经, 接着对自己说: “我目前不敢肯定我父亲所说的, 即圣经是神的话语; 但有一样我可以肯定的, 即如果圣经真是神的话语, 如果我以毫无偏见和诚实的态度来读圣经, 圣经一定会给我带来不动摇的信心和不可摧毁的信念.”[9]

image062魏斯比论及此事时说: “当自由派神学盛行时, 摩根与一般青年也受影响, 对神的真道产生怀疑. 在彷徨失措中, 他将所有的书籍都锁在壁橱中, 只读圣经. 他说: ‘我要用客观没有偏见和敞开的心灵来研读此书, 如果圣经的确是神的话, 一定会苏醒我的灵, 使我重获得救的确据.’ 他谢绝一切讲道的邀请, 专心读圣经, 果然有一天, 神的话抓住了摩根,  从那一天起, 摩根不再为圣经辩护; 他让圣经为自己辩护.”[10] 从1883年开始, 他不再怀疑圣经, 从此成为圣经的忠信者.

 

image063(C.3)   熟悉旧约的语言和文化

在神的开路下, 本在伯明翰(Birmingham)卫斯理公会男孩学校任初级教员的摩根, 转到伯明翰一间专为犹太男孩而设的学校出任助理教员. 该校校长利维(或译“拉微”, E. Lawrence Levy)是犹太人的拉比, 对希伯来文旧约圣经的原文解释非常精确. 摩根成为利维的助教, 与他相处长达3年, 这为摩根掌握希伯来文旧约圣经的要诀和门径, 打下了坚实的语文基础. 神为摩根准备了利维这位良师益友, 装备他将来成为杰出的解经家.

 

这间犹太学校按律法对孩子施行家教. 身为老师的摩根, 在教导孩子的同时, 与犹太学生的家长多有接触, 使他深入了解犹太人的风俗习惯. 摩根的媳妇吉尔·摩根(Jill Morgan)在摩根的传记《有神话语的人》(A Man of the Word)一书中写道: “随便翻阅一本摩根的书, 你就可以发现他对犹太人的风俗习惯有充分了解. 这些常识, 有如色彩缤纷的线索, 贯串了他所有的作品; 又有如一盏明灯, 使经文格外明亮闪光. 在摩根的笔下, 世代中被湮没的事物恢复了生气, 使历史恢复了原来的面目, 并和现代接驳上关系.”[11]

 

(D)       全时间事奉神

(D.1)   克服障碍

1886年夏天, 摩根心中有个很强烈的催促, 要他出来全时间事奉神, 但他一直抗拒此催促, 原因有二: 一是他在经济上缺乏安全感, 因他还需要维持父母的家用; 另一方面, 他认为自己从未受过正式的神学训练.[12] 但摩根内心的挣扎不断加剧, 达到顶点. 摩根自己叙述道:

 

“我每个主日, 每个假日, 都在传福音, 我于是决定, 若是神的旨意, 我将全时间出来传福音. 我目前担任教职, 至今仍未看到神在事奉方面为我开路. 直至有一个晚上, 整个晚上我向神办交涉; 从始至终, 我对神说, 我不能这样做, 也不敢这样做, 我对未来失去安全感. 除非我被迫辞去这份教职, 否则我不会自动辞职; 一旦门为我打开, 那么我就会全时间出来事奉神.

 

“我祷告完后, 第二天早晨, 我到学校去, 校长利维在中午歇息时找我谈话. 他说, 摩根. 很抱歉地告诉你, 我就要关掉这间学校, 我维持不下去… 不过, 摩根, 不要焦急, 你可以尽快找一份新职, 才离开这学校. 我就对利维说, 这一学期结束, 我就会离开. 利维很紧张地说, 我没有逼你立刻离职… 我望着利维, 对他说, 你是希伯来人, 让我说一个故事给你听, 我于是把我在前一晚和神办交涉、与神摔跤的经过, 原原本本地告诉利维. 利维  —  犹太人的拉比  —  细心地听了我的见证后, 感情激动地抓住我的手说, 亚伯拉罕的神仍然活着, 去吧, 愿神赐福你.”[13]

 

image064(D.2)   不断操练

1887年, 当时英国救世军的布道家吉普士·史密斯(Gipsy Smith)在伯明翰附近的赫尔(Hull)布道, 不少人归向基督. 救世军于是要求24岁的摩根作跟进工作, 组织一个为期两个星期的初信造就班. 神赐给摩根讲道和教导的恩赐, 那些人日以继夜地来听摩根讲道, 从摩根这位青年人那里得着神道的供应. 摩根到了赫尔4个月后, 才首次遇到吉普士·史密斯, 从此两人成为非常亲密的同工.

 

image065摩根起初有意加入救世军, 但吉普士·史密斯不赞同, 劝他站稳岗位好好教导圣经. 吉普士·史密斯后来也因对救世军的军训持有不同看法, 而与救世军创办人威廉·布斯(William Booth)分道扬镳. 事实上, 救世军有严格纪律, 要求成员过团体生活, 而摩根事事寻求神单独的带领, 所以不适合加入救世军.

 

在考虑加入救世军的事上, 摩根在日记上这样记载: “我今晚为我的前途问题有专一的祷告, 祈求神借着一封信来指引我.” 第二天早晨, 摩根收到母亲的来信, 似乎也不认可他加入救世军. 摩根这样写道: “母亲的信是回应了昨晚的祷告.” 神借着这封信, 指示他离开救世军.[14]

 

(D.3)   人的拒绝

摩根离开救世军后, 打算在伯明翰的卫理公会(Wesleyan Methodist)事奉. 当年若要获聘为卫理公会的传道人, 第一关是要参加笔试. 1887年12月12日, 摩根在笔试中及格了, 有资格参加1888年5月2日在伯明翰的里田路教堂(Lichfield Road Church)进行的试讲. 此教堂可容纳1千人, 那天来听的只有75人, 整个教堂显得空空荡荡, 评分的主考官是3位卫理公会的牧师.

 

摩根一站在讲台上, 讲道的恩赐发挥不出来. 近年来, 他习惯向成千的人讲道, 而听众都以渴慕的眼光, 等待神话语的供应. 那天, 他是来应试, 面对着一小撮人, 他们是以挑剔的眼光, 对他的讲道予以评判, 裁决他是否合格入选.

 

吉尔·摩根(Jill Morgan)在摩根的传记中分析道, 摩根那时很重视赴会的人数, 人数越多, 发挥越好, 话语越奔放, 灵感越涌流出来; 人数越少, 摩根的灵越下沉. 她又说出摩根讲道很注重气氛, 那次试讲, 会场气氛是批评性和质疑性的. 这使摩根现场的发挥大打折扣, 差强人意, 结果他落选了.

 

摩根在失望之余, 给父亲打了一个电报, 只有一个字“rejected” (被拒绝), 并在日记上记着: “一切似乎非常黑暗, 但神知道一切.” 他的父亲回电说: “在地上被拒绝, 在天上被接纳. 父亲”(Rejected on earth. Accepted in heaven. Dad). 其实他父亲乔治·摩根自从跟随人称“弟兄会”(即奉主名聚会)的道路后, 本身的处境也是如此: 在地上被拒绝, 在天上被接纳.

 

陈福中贴切写道: “摩根被誉为20世纪的‘解经王子’, 被列为近代最杰出的传道人之一, 竟然在初出道时被摈出局, 被认为不合格. 这件事对后世的传道人, 对一些受到挫折的初出来服事主的人, 是一个很好的鼓励和安慰. 摩根这一次的失败, 使他日后不敢夸耀自己, 因为一切的恩赐都来自神, 所有的荣耀都该归给神.”[15]

 

(E)       到不同的公理会教堂事奉

(E.1)   到石头村的公理会事奉

虽然摩根被人拒绝, 但神在他失望之刻预备了一个接受他的少女  —  他的表妹安妮(Annie Morgan). 经过3个月的交往, 摩根于1888年8月20日与安妮结为夫妻. 结婚后, 摩根带着妻子到处旅行布道, 有一年之久没有固定工作. 1889年8月, 他开始在斯塔福德郡(Staffordshire)的石头村(Stone)的公理会教堂(Congregational Church)事奉. 1890年9月22日, 27岁的摩根在那里被按立为牧师, 不久, 他发现这间教堂的信徒分成两派, 彼此对立, 常令摩根左右为难.

 

某次, 摩根到邻近的伊克雷索(Eccleshall)村庄去传福音; 又在主日下午为此教会主持聚会.有一派人不满意他没全时间牧养石头村的教会, 结果在1891年11月, 石头村公理会教堂执事会的秘书, 写信通知摩根, 说若无执事会的同意, 他不得接受其他地方的教会所邀请, 不得擅自离开石头村. 摩根很难过, 有意离开那里, 写信给老朋友柯拉克(John Crake)告之此事. 柯拉克回复说: “…我很难过听到你和你教堂的执事们有争执… 我若是你的话, 我不会在数星期内到石头村以外的地方带领任何聚会… 你现在有妻子要照顾, 有父母要赡养, 如果你破产的话, 谁来维持你的家用. 目前你只好留在石头村, 如果有一天你要离开石头村, 必须是你主动提出, 是你另有出路, 而不是这样被人逼走…”[16]

 

(E.2)   到鲁吉利村的公理会事奉

image066摩根就这样在那里呆下去, 但他承受极大的压力, 不久患上头部神经痛和慢性喉疾. 5个月后, 摩根对执事们的限制通知书作出反抗, 于1891年5月31日, 前往邻近石头村的鲁吉利(另译“鲁基里”, Rugeley)的公理会教堂讲两堂道. 几天之后  —  1891年6月间, 鲁吉利的公理会正式聘请摩根任牧师, 每年薪俸160英镑. 虽然薪水比石头村低, 而鲁吉利也比石头村小, 但摩根在日记中写道: “很高兴离开石头村, 在这里两年, 有着不同的感受, 有时确实很痛苦, 但对于我们信主的人, 总是有益的.”

 

摩根在鲁吉利村的公理会教堂服事两年, 并尝到弟兄相爱的甘甜. 陈福中评述道: “在那两年寂静的生活里, 他下苦功研读圣经. 他在鲁吉利村立下志向, 要在余生熟读圣经, 并教导圣经. 在鲁吉利村的第一个冬天, 他潜心攻读希腊文; 他从希腊文圣经, 发掘出其中许多新的含义. 审阅摩根后来出版的新约解经书, 会看出他精通希腊文, 能说出字根和字源的正确意思.”

 

image067魏斯比补充说: “尊荣以前, 必有谦卑; 显赫以前, 必有隐藏. 摩根早年的恩赐, 似被埋没了. 不过他自述在鲁吉利(Rugeley)小教会事奉期间, 严寒的冬天使他关在书房中, 专心研读神的话, 神就因此预备他从事日后伟大的工作.”[17]

 

(E.3)   到威斯敏斯特的公理会事奉

1893年, 英国伯明翰的威斯敏斯特路(Westminster Road)的公理会邀请摩根到那里事奉. 那年6月, 摩根正式到伯明翰的威斯敏斯特教堂事奉主. 摩根在鲁吉利村的日子勤研圣经, 从中挖掘到许多宝藏, 使他在伯明翰的讲台所传讲的信息, 充满着亮光. 威斯敏斯特教堂常挤满了会众, 渴望得着神话语的亮光.

 

摩根初次牧养像威斯敏斯特这么大型的教会, 许多事都要亲力亲为, 同时又要负责讲台, 沉重的事工使他不胜负荷. 1894年3月, 他喉疾又发作, 连右边的颈都感到痛楚, 便接受医生的建议, 休养3个月, 并在5月22日动了小手术.[18]

 

image068(F)       事奉的扩展

(F.1)   到美国北田聚会讲道

1896年8月, 摩根横渡大西洋, 到美国与当时著名的大布道家慕迪(D. L. Moody)会面. 慕迪在家乡的北田(Northfield)接见摩根后, 也邀请他在北田大聚会(Northfield Conference)上讲道. 那天, 摩根讲的题目是“拿撒勒的木匠”, 述说主耶稣在拿撒勒那段隐藏的日子. 慕迪对摩根有这样的评价: “几年前, 英国卫斯理公会的人认为摩根不会讲道, 所以说他不合格. 如今我只能这么说, 摩根的话语确实摸着我的心, 我相信他确实完全被神的灵所充满.”

 

接着, 摩根前往芝加哥. 他对着慕迪圣经学院(Moody Bible Institute)的学生讲课长达一个星期之久. 学生们一直以渴慕的眼光, 以受教的心态来领受神的圣言. 摩根那次解释的经文, 是整本玛拉基书. 在英国, 神已装备了他, 所以他的解经内容是充实的, 同时也是满有亮光的.[19]

 

(F.2)   到伦敦的新庭教堂牧会

摩根从美国回到伯明翰之后, 伦敦托林顿公园(Tollington Park)的新庭教堂(New Court Church)需要一位牧师, 便邀请摩根到那里牧会. 经过祷告后, 摩根觉得这是主的带领, 便于1897年到那里牧会. 当摩根在新庭教堂讲道时, 伦敦许多其他教堂的信徒也抽出时间去听他讲道, 因他们发现他的讲道与众不同, 即生动又有充实内容. 在伦敦牧会的浸信会学者布朗博士(Dr. Charles Brown)作见证说: “若所有的传道人像摩根那样讲道, 伦敦各处的教堂将坐满了人.”

 

摩根在伦敦牧会时期, 也常受邀到美国讲道. 1897年8月, 慕迪再度邀请摩根到北田聚会讲道. 接着从1898年至1899年, 摩根都应邀到北田的夏令圣经退修会讲道. 1899年, 摩根还前往美国和加拿大的13个大城市讲解神的话语, 被公认为当代最出色的圣经解经家之一.[20]

 

image069(F.3)   病痛带来的属灵益处

1900年初, 摩根的喉痛又发作. 这次他被诊断到患上致命的扁桃腺炎. 医生劝告摩根必须停止讲道两个月. 摩根听从医生的吩咐, 但过了两个月的治疗, 效果并不显著, 又忍受了数星期的剧痛和衰弱. 同年2月13日, 医生只好为摩根动手术.

摩根康复后, 有一次前往探访英国解经家的老前辈约瑟·帕克(Joseph Parker), 向他请教说: “我不明白神为什么把我摆在一边. 我不是在埋怨; 不过许多人在病后都说他们在病中看到新的异象(或作“有新的看见”), 得着从神那里来的新启发; 但我觉得在这次病中, 我的灵性上并没有什么收获.” 帕克的答复带着智慧: “不要分析说你是怎样感觉, 也不必理会你是否知道; 你的会众会感觉得到, 在你的话语中, 实在有新的亮光.” 摩根深思帕克的话, 事后作见证说: “受苦是于我有益, 好叫我更懂得去安慰那些在痛苦中和患难中的心灵.”[21]

 

(F.4)   参与北田和伦敦的事奉

1901年3月31日, 摩根卸下他在新庭教堂的牧职. 同年6月12日, 摩根到美国去参与“北田推广计划”(Northfield Extension). 此计划是以北田为根据地, 而摩根的时间表排得满满, 他需要前往美国各地传福音和讲解圣经. 钟马田(Martyn Lloyd-Jones)说过, 摩根的功用发挥得适逢其时, 是在慕迪的传福音热潮之后, 大批的初信徒正需要受到造就, 急需有人教导他们读圣经, 以坚固他们的信心, 帮助他们的灵命成长.

1904年, 摩根深感神的呼召而重返伦敦, 在位于白金汉门(Buckingham Gate)的威斯敏斯特教堂(Westminster Chapel)担任主任牧师. 这间公理会教堂始于1843年, 在撒母耳·马丁(Samuel Martin)的牧养下, 教堂人数增加, 两度扩建. 但到了第三位牧师威斯特洛伯(Richard Westrope)接棒的时候, 此教堂会众的属灵光景每况愈下. 威斯特洛伯把教堂变成社会服务中心, 为了帮助贫穷者, 他在教堂内提供游乐所、职业介绍所、法律援助处和医疗中心, 但却忽略了神话语的传讲. 结果此教堂上层楼座因会众稀少, 已有15年没打开, 铺满了蜘蛛网与尘埃.

 

image0701904年10月, 摩根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传讲的第一篇信息, 是“我们传讲基督是主”. 摩根说, 这位为主为王的基督, 必须是教会生活和事奉的中心, 一切的事奉必须为着主, 并把荣耀归给祂. 陈福中写道: “从此, 摩根把威斯敏斯特教堂的性质转变了, 不再是社会服务中心, 而是一个传讲神话语的场所. 摩根解经的中心题目, 即是基督. 在芸芸的会众中, 后来产生了一位专以基督为中心和题目的属灵伟人斯帕克斯(Austin Theodore Sparks). 斯帕克斯比摩根小25岁… 在摩根的查经班受教.” 在摩根的带领下, 教堂很快坐满了人, 上层楼座也座无虚席.[22]

 

(F.5)   参与差传与宣道的事工

威斯敏斯特教堂的教会在摩根的带领下, 在属灵事工上最重大的突破, 就是看到和肩负了差传与宣道的使命. 1906年, 他们差派了杨格医生(Dr. Andrew Young)到中国去, 在中国带职事奉神. 摩根远在伦敦, 却念念不忘中国数亿失丧的灵魂, 实为我们的好榜样.

 

中国内地会(China Inland Mission)在伦敦的宣道士(传教士), 把参加摩根主持的查经班, 作为一次必修的课程. 在中国内地会的宣道士当中, 也有一些人常与摩根保持联系, 摩根也常写信到中国, 来鼓励他们. 有者见证时指出, 摩根研读圣经的热忱, 改变了许多宣道士的灵命. 在中国, 我们能看见二三十人的细胞小组, 抽出时间, 来阅读摩根的查经书.[23]

 

image071(G)      事奉成功的秘诀

摩根的讲道之所以能吸引人、造就人, 主要因素是他能以清楚的讲解和真情的流露, 来传递神的真理. 摩根在其所著的《传道》(Preaching)一书中写道: “论到讲章的基本要点(essentials of a sermon), 如果你要我把它浓缩成几个字, 我会说是这三个字: Truth (真理)、Clarity (清楚)、Passion (热情).” 特恩布尔(Ralph Turnbull)评述道: “无论是摩根早期的讲章, 或是特殊场合的谈论, 或是有关圣经的正式讲课, 我们都看到上述三大要点. 他是阅读钻研一本书之人, 此书乃是圣经! 因此, 每一篇信息都是他查考整本圣经的成果, 而真理、清楚、热情正是摩根传道和教导的特征!”[24]

 

1911年, 摩根出任一间位于英国剑桥(Cambridge)的切森特圣经学院(另译“查桑圣经学院”, Cheshunt College)的院长. 陈福中贴切写道: “一个从来没有受过正规教育、没有学历可言、没有被颁过学位的人, 竟然出任正规的大专院校的院长, 实在是一项荣誉, 明显地看到了神莫大的恩典.”[25]

 

布里斯科(D. Stuart Briscoe)为摩根的名著《使徒行传》写序时, 这样说: “许多人发问, 一个像摩根这样的人, 没有受过正规的神学训练, 怎么可能成为如此卓越的解经家和作家? 理由很简单, 他在这方面有特别的恩赐, 他很忠于他的职责, 同时也很殷勤用功. 他的生活很有规律, 早上六时就闭门灵修读书, 在正午之前不许任何人搅扰他. 他是到了下午才翻阅报纸的.”[26]

 

image072魏斯比也认同这点. 他写道: “摩根事奉真正成功的秘诀, 除了他有敬虔的属灵生活外, 就在于他殷勤用功读经与查经了. 摩根说: ‘我愿用最简短的几句话, 劝勉有心教导神话语的人, 圣经从不向一个懒惰的人说话. 在一切文学作品中, 没有一样比圣经更要求人努力应用的了.’ 每当有人问摩根解经的秘诀时, 他总是说: ‘要用功  —  努力用功  —  我再说, 要用功!’(Work  —  hard work  —  and again, work!) 摩根清早6时即进入书房, 不到午餐以前, 不许任何人干扰他. 传道人也许不能完全避免别人的干扰, 但却仍应当善用时间. 他往往先读一卷圣经40次至50次之多, 然后才传这卷书的信息.”[27]

 

摩根蒙神重用还有一个原因, 就是他为人谦虚, 从不以为自己高人一等. 某次加拿大的一个教会请他讲道, 他负责下午三时和晚上八时两堂道, 而他的同工则负责中午那堂. 当摩根发现告示牌上, 他的名字是用大号字而他同工的名字是用小号字时, 他立刻提出抗议, 坚持告示牌上两人的名字必须一样大小.[28]

 

(H)       劳苦的传道事奉

1914年, 摩根发现圣经学院院长的行政工作占据了他太多时间, 令他不能专心传神的道, 于是辞去院长一职. 他每星期五在威斯敏斯特教堂主持解经聚会, 这解经聚会前后维持了10年之久. 从1904年至1914年, 每次聚会人数总是在1千5百人至2千人左右.

image0731919年8月7日, 摩根前往美国作巡回讲道. 在接下去的6年半中, 他巡回美国和加拿大各地, 跨越了15万英里的路程, 讲道超过3千多次. 1927年10月, 摩根到美国洛杉矶(Los Angeles)的白奥拉神学院(Biblical Institute of Los Angeles)担任教职, 直到1928年底. 1929年9月, 摩根接受了美国费城(Philadelphia)的长老会的邀请, 出任牧职.

1930年, 位于美国波斯顿(Boston)的戈登神学院(Gordon College)聘请摩根前去授课. 这样一来, 摩根每周要抽出时间, 辛苦地往返费城与波斯顿之间. 当火车飞奔在650英里的路程上时, 年已67岁的摩根抓紧时机, 为教会讲道准备讲章, 又为神学院准备课程. “他长时间与神同行, 与神交谈, 再把他从神所领受的, 在讲道中分享给会众, 在授课时分享给学生.”[29]

 

(I)        晚年的事奉与安息

由于劳累的路程, 摩根体力终于不支. 1931年12月, 摩根依依不舍地告别哥登神学院的师生. 1933年, 70岁的摩根回到威斯敏斯特教堂, 协助那里的牧会工作. 虽然他的体力已大不如前, 经常头晕, 有时也出现间歇性的失忆症. 医生劝谕摩根要停止讲道, 摩根却坚持讲道下去. 靠着神的恩典, 他胜过一切的软弱, 继续讲道.

 

image074摩根的同工马什(另译“马叙”, Arthur E. Marsh)作出粗略的统计, 摩根从1886年至1942年, 曾在陆地和海洋上跨越过812,014英里路程, 讲道23,690次, 在他57年的讲道生涯中, 平均每天讲道一又五分之一次. 上述统计还不包括401次的授课. 我们在此不是要夸耀人的成就, 因摩根自小是体质虚弱的人, 但他靠着神丰足的恩典, 得以成就大事. 是的, 我们看见神的能力, 在人的软弱上如何显得完全(林后12:9). 这正是笔者编写本文的主要目的.

 

1945年初, 摩根身体极其衰弱, 这时他已达到82岁的高龄. 他晚年的这些日子, 最喜乐与安慰的是, 主日早上在威斯敏斯特教堂聚会敬拜神, 聆听他的继承人钟马田讲道. 同年5月, 摩根身体越来越弱, 就在5月16日这一天, 摩根卸下世上的劳苦, 安然见主.[30]

 

 

*****************************************

 

编者注:

魏斯比正确指出, “基本上摩根是解释四福音的专家, 他似乎避免一句句解释论教义的书信, 如罗马书、以弗所书和希伯来书; 他不是教义解经家, 而是一位培灵式的解经家.” 因此, 他在解释教义(特别是在召会真理)方面贡献不多. 无论如何, 他仍站稳基要福音派的立场, 把神的话语清楚有力地传讲出来, 使圣经成为一本“活的书”, 挑旺了许多人的心, 使人更喜爱阅读圣经. 为此, 我们诚心感谢神.

 


 

 

[1]               陈福中编译, 《摩根小传》(香港九龙: 基督徒出版社, 2001年), 第1-2页.

[2]               魏斯比著, 邵庆彰译, 《与属灵伟人同行》(台北: 更新传道会, 1985年), 第110页.

[3]               陈福中编译, 《摩根小传》, 第3-5页.

[4]               同上引, 第5-6页.

[5]               同上引, 第6-8页.

[6]               同上引, 第8-9页.

[7]               同上引, 第6, 9-11页.

[8]               同上引, 第12-15页.

[9]               同上引, 第15-17页.

[10]             魏斯比著, 《与属灵伟人同行》, 第108页.

[11]             陈福中编译, 《摩根小传》, 第18-20页.

[12]             虽然摩根没有受过正式的神学训练, 但在殷勤研读圣经和圣灵带领光照之下, 他成为公认的解经家. 这点说明主能装备祂的仆人, 纵然他们没进入神学院.

[13]             陈福中编译, 《摩根小传》, 第24-26页.

[14]             同上引, 第27-29页.

[15]             同上引, 第29-32页.

[16]             同上引, 第33-34,36-37页.

[17]             魏斯比著, 《与属灵伟人同行》, 第110页; 也参陈福中编译, 《摩根小传》, 第38-39页.

[18]             同上引, 第41, 47-48页.

[19]             同上引, 第54-55页.

[20]             同上引, 第56-57页.

[21]             同上引, 第58-59页.

[22]             同上引, 第64, 68-69, 70-71页.

[23]             同上引, 第72-74页.

[24]             Ralph Turnbull (ed.), The Best of G. Campbell Morgan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72), 第7-8页.

[25]             陈福中编译, 《摩根小传》, 第77页.

[26]             同上引, 第67页.

[27]             魏斯比著, 《与属灵伟人同行》, 第111页.

[28]             陈福中编译, 《摩根小传》, 第87页.

[29]             同上引, 第77-78, 83, 89-90页.

[30]             同上引, 第101-103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1. Yiwei says:

    谢谢介绍和分享。摩根实在启发了我完全另外一种读上帝话语的方式,并且他的文字没有简单的给一个答案而是鼓励我们问“为什么”以及为我们打开神丰盛奇妙恩典的大门。每次我都很得安慰,原来这就是解开上帝话语亮光的功效。谢谢你,摩根弟兄!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