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考德威尔 (John R. Caldwell, 1839-1917)


image038(A)       他的出生与重生

在奉主名聚会(误称“弟兄会”)的信徒当中, 其中一个著名的圣经教师就是约翰·考德威尔(John R. Caldwell). 考德威尔于1839年5月26日, 在英国的都柏林(Dublin)出生. 他在5岁时, 父母就搬迁到苏格兰的格拉斯哥(Glasgow). 他的父亲是独立教会(Independent Church)中的领袖, 并“照着主的教训和警戒养育”孩子(弗6:4), 考德威尔就在这种虔诚环境下长大, 非常重视道德与灵性的生活. 他与两位执事会面, 被询问有关他是否相信圣经和主耶稣基督后, 就加入教会, 在主日学里教课, 并成为基督教青年会(Y.M.C.A., Young Men’s Christian Association)的成员, 积极参与事奉.

image039大约在这时候, 即1860年左右, 戈登·福隆(Gordon Forlong, 此人是奉主名聚会的弟兄)来到格拉斯哥. 这个满有传福音恩赐的弟兄被尤因广场教会(Ewing Place Church)的敬虔长老们所邀请, 在教会里进行一系列的聚会, 结果多人蒙恩得福. 考德威尔见证道: “我觉得我还未经历重大改变. 在某个聚会的末了, 我和其他许多人一样, 很期待地等候, 我听到主耶稣在 约5:24说道: ‘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 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 就有永生; 不至于定罪, 是已经出死入生了.’ 对我而言, 这真是大好的消息啊! 我听见、我相信、我有永生!”

透过戈登·福隆所传的福音, 考德威尔才真正归信基督而重生得救, 此后生命完全改变. “从此刻起,” 考德威尔回忆时写道, “圣经对我来说成为一本新书, 成为我最常、最爱的良伴. 我打开心眼阅读此书, 看到其中许多奇妙事物.” 借着勤读和默想圣经, 考德威尔的灵命日渐成长.

 

(B)       归回圣经的样式

1859年, 爱尔兰北部的复兴浪潮也为格拉斯哥带来极大的复兴. 许多教会的讲台让给所谓的“平信徒”(laymen)去传福音. 许多地方的教会开始离弃古旧的教会条文主义. 在尤因广场教会, 许多人重生得救, 整个教会的生命蓬勃起来. 教堂的底层被他们用作主日学的事工, 也取得良好的果效. 他们又租用学校课室, 在傍晚进行福音事工. 可惜的是, 教会的牧师竟然开始反对这样做. 虽然他允许他们早前进行的福音事工, 但这事工已逐渐超越教会所能控制的范围, 结果牧师要他们立即停止这事工!

就在这时候, 考德威尔的父亲察觉到他们的教会受到教派主义(Sectarianism)所奴役, 受到诸多不合圣经的限制. 那时, 考德威尔也因着爱主, 深愿放下属人的制度, 遵循主的心意, 所以恳切祷告, 向主问道: “主啊, 祢要我怎么做?” 在主奇妙的安排下, 他们接触了一些信徒. 这些爱主的基督徒离开了苏格兰的浸信会(Scotch Baptist), 步上较后人称“弟兄会” (Brethren)的路线, 但此路线不是教派的路线, 而是归回圣经的样式, 单单奉主名来聚会、敬拜与事奉(太18:20).

image040这些信徒在考德威尔家中聚会, 一同查考圣经, 讨论各样的圣经教义, 并以圣经为根据, 来考究许多长久以来被人忽略的题目. 由于看清圣经所教导的洗礼其实是“浸礼”, 所以考德威尔和他的好友兼生意伙伴杨氏(Geo. Young)决定遵照圣经的样式, 在水中受浸, 以表明与主同死、同埋葬、同复活的伟大真理(参 罗6:3-5).

在这重要时刻  —  我们不肯定到底过了多少个月, 只知到了最后  —  考德威尔决定离开公理会的宗派(the Congregational denomination),[1] 不再作他们的会员, 并在余下的一生按照圣经的教导, 简单地奉主的名聚会(聚集归入主的名, 太18:20). 正如他所见证的, “我在那里找到那些可与我建立真正交通的信徒; 对这些信徒而言, 主的道是宝贵的, 主的名是甜美的.”

 

(C)       为主传道和写作

考德威尔不仅是个成功的商人, 更是一名爱主的基督徒. 在繁忙的事业中, 他不忘抽出时间为主劳苦, 殷勤事奉. 有关他的事奉, 有几点值得提出.

 

(C.1)   主道的传讲

那些有机会听过考德威尔讲道的人, 都会承认他的讲道叫人大得益处, 让人留下深刻印象. 在早晨的掰饼聚会上, 他常简短地分享神的道, 高举基督, 提升敬拜的气氛. 在主日学里, 在福音聚会上, 在街道的某个角落, 我们可以看到众人安静热切地听他讲道.

他对神百姓更大的贡献, 是以释经讲道之法来阐解圣经书卷如利未记、哥林多前后书、帖撒罗尼迦前后书、希伯来书等等; 还有一系列关于各样题目的讲道, 例如旧约的祭物、旧约的人物、神拣选的子民、基督徒的责任等. 因着他肯多花时间私下默想神的道, 所以他领受更大的亮光, 能从圣经许多部分或各种题目带出宝贵的信息; 例如他所分享的“红母牛”(The Red Heifer)和“至近亲属”(Kinsman-Redeemer), 都是极有造就性的信息. 还有其他信息如“父神”、“神的爱”、“召会”及“主的再来”, 也让人获益不浅.

 

(C.2)   文字的事工

考德威尔与杨氏共创“考德威尔-杨氏丝绸制造公司(Caldwell, Young & Co., Silk Manufacturers). 虽然他是个忙碌的丝绸制造商, 又忙于各样聚会和讲道事工, 但他总是抽出时间来写作著书. 其中一本名著是《将来的事》(Things to Come). 此书是他早期的著作. 皮克林(Hy. Pickering)形容此书 “精简、至今都不过时, 在加州洛杉矶的叨雷博士(Dr. Reuben Archer Torrey, 1856-1928)之‘末日征兆最佳著作’名单中高居第三.”[2]

image041考德威尔的其他书籍如《神的选民》(God’s Chosen People)、《基督的影子》(Shadows of Christ)、《在利未五祭中的基督》(Christ in the Levitical Offerings) 、《地上的关系》(Earthly Relationships)、《因为你属于基督》(Because Ye Belong to Christ)以及其他题目的书籍, 都造就与建立许多信徒. 他所写有关哥林多前后书的释义, 首先是在主日下午对六百人传讲的信息, 过后以《召会的宪章》(The Charter of the Church)之名出版, 成为此召会书信(哥林多前后书)的解经书经典. 此外, 考德威尔还写了许多的小册子、福音单张和杂志文章. 他的作品显明他在写作方面准备充分、用词谨慎, 其目的都是为了读者的属灵益处. 他的后期作品更是60年丰富的基督徒生命之流露, 往往叫读者灵命得益.

世界各地的弟兄们常询问他对属灵事物的意见, 他总是以乐意的声音或清晰的文笔, 按圣经的教导给予他们忠告和劝勉. 他也是个慷慨的乐捐者, 虽然他照新约圣经的教导, 强调奉献必须按照甘心乐意的原则(林后9:7), 却极力主张基督徒要“有系统的奉献”(systematic giving), 来回应主恩.

 

(D)       为真道竭力争辩

image042从考德威尔的作品中, 我们不难发现他是个忠心持守真道的人. 当他看见“高等批判学”(High Criticism)和所谓的“新神学”(New Theology)到处散播各种谬论, 破坏圣经的权威时, 他便执笔写作与之对抗, 维护真道. 他在基督徒杂志《见证》(The Witness)的书页上多次重申他的立场,[3] 讲解并高举圣经的基要教义. 他在1910年底所作的声明非常具有代表性. 论到奉主名聚会所持守的真理, 他写道:

“虽我们不敢宣称(奉主名聚会所持守的真理)是绝无谬误, 但我们喜乐地相信整体而言, 我们摆出了坚定的见证, 持守了基要的真道(the fundamentals of the faith), 这包括:

  1. 圣经完全与逐字的默示(plenary and verbal inspiration);
  2. 主耶稣基督的完美人性、实质神性、荣耀工作和价值;
  3. 人的完全堕落;
  4. 基督救赎的重要性与丰足性;
  5. 信徒现今已得永生;
  6. 所有信徒皆祭司;
  7. 基督身体的合一;
  8. 信徒按新约的基督徒洗礼来受浸;
  9. 进行每周的掰饼聚会作为神儿女的特权;
  10. 与世界和它各种不义的联系分别出来;
  11. 聚集归入主的名, 弃绝教派主义的名称和神职人员的委任;
  12. 主会亲自并在千禧年前降临, 这是我们所等候的‘有福盼望’;
  13. 不悔改之人将承受那有意识的永远审判;
  14. 得救者将承受永远的福气和荣耀.”

他继续补充说: “论到‘圣徒交通’(the fellowship of Saints)这争论不休的问题, 我们认为需要表明我们的立场.… 《见证》(The Witness)一直提倡接纳所有信徒, 只要他们符合以下三个条件: (1) 真正的重生得救; (2) 在基要教义上持守纯正道理;[4] (3) 在日常生活中保持敬虔. 这就是早期‘亲爱的弟兄们’(beloved brethren)所实践的, 这也是许多我们所敬重、已归天家的投稿者(指《见证》杂志的投稿者)以文笔事奉所维护的立场.”[5]

作为弟兄们的领袖之一, 他常表明自己不愿带领任何的“教派”(party), 惟愿把神的子民带领到真理的道路上, 或进入与神更亲的地步. 这也是我们所该追求和持守的立场.

 

(E)       信靠顺服主带领

1905年, 考德威尔要到法国去. 在未离开之前, 52位弟兄们认为以后难再与这名他们敬爱的弟兄相逢, 所以便于1905年11月20日(星期一), 在基督徒学院(the Christian Institute)的一个房间里集合, 与考德威尔相会. 考德威尔的回应感动在场每个人的心. 实际上, 虽然他还有不少年日才离开人间, 但他当时所说的一些话, 却仿佛成为离别之言. 我们节录他当时所言:

image043“看来神喜悦以最仁慈的方式, 来阻止我公开讲道, 不然我的身体不会这么软弱. 现在, 我有一件事要你们在祷告中记念, 就是当主这样对待我时, 我能学习到主要我学习的功课.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明白或掌握, 但我渴望看见自己学到主所给我的功课, 我也认为所有弟兄们都该寻求知道主所给他们的功课. 我已把这样做当作我的目标. 我深信我们跟随主, 越靠近神的路线和方法, 就会产生这样的结果…

“我只想说, 我很感激你们如此表达你们的怜悯之心. 想到我能获得弟兄们的怜悯、祷告和爱心, 我就感到无比快慰. 我把你们所有人都‘交托神和祂恩惠的道’(徒20:32). 至于我, 我感到完全不配. 我深觉自己‘比众圣徒中最小的还小’(弗3:8); 我深觉 ‘在罪人中, 我是个罪魁’(提后1: 15). 虽然我罪众多, 但主权性的恩典更显盛多. 肯定的, 在这时刻, 我们当中一些人要赞美神, 因祂丰富的恩典扶持我们, 带领我们走过人生路程, 直到白发斑斑的今天, 并向我们保证祂绝不会丢弃我们.”

 

(F)       等候复活的清晨

过后, 考德威尔因身体软弱而少公开讲道. 虽然在无数日子里经历身体上的软弱和痛苦, 但他没发怨言, 而是存心忍耐, 专心倚靠, 全心交托, 像孩子般地安息在祂父神的怀中. 1917年1月14日的主日早晨, 考德威尔终于安然离世, 安息主的怀中, 等候那日在“复活的清晨”, 在主荣美形像中荣耀地复活![6]

 

 

***************************************

附录:   公理会(Congregational Church)

公理会教徒(Congregationalists)奉行公理制  —  教会全体信徒以民主方式直接选聘牧师管理. 有人以为奉主命聚会的弟兄们就是公理会教徒, 但这是错误的.

虽然两者之间有一些共同点(例如强调基督是教会的头, 召会是独立自治等等), 但公理会是由一位牧师 (在几位执事的协助下)牧养教会, 奉主名的聚会则是由多位长老牧养召会, 弃绝牧师制度. 此外, 公理会是由罗伯特·布朗(Robert Browne)在16世纪末时开创的, 奉主名的聚会则是由一群因查经而看清召会真理后从不同宗派出来的信徒在19世纪(1825–1830年间)所开始的.

公理会最大的贡献是强调地方召会是基督治理的交通团契(Christ-ruled fellowship). 一些著名的传道人曾在公理会事奉, 例如摩根(G. Campbell Morgan)、帕克(Joseph Parker)、周伊特(J. H. Jowett)、戴尔(R. W. Dale)等等. 可惜现今的公理会在很多方面受到自由主义(liberalism)所影响.

 


 

 

[1]               请参本文附录: 公理会(Congregational Church).

[2]               Hy. Pickering, Cheif Men Among the Brethren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6), 第152页.

[3]               考德威尔编辑此杂志长达38年之久, 即1876至1914年, 并为此杂志贡献不少文章.

[4]               值得注意的是, 考德威尔所谓的 “基要教义”(fundamental doctrine)是以上他所声明的14项, 包括施行下到水中的浸礼(而非一些宗派所实行的滴礼或洒水礼)、进行每周的掰饼聚会(而非某些宗派一个月一次的圣餐), 以及弃绝教派主义的名称和神职人员的担任(即弃绝宗派名称和牧师制度). 这也意味着许多早期的弟兄们在接纳宗派的信徒(指那些选择留在宗派的信徒)方面是有保留的, 除非那些信徒愿意离弃宗派的错误制度与做法, 否则难以被弟兄们接纳到交通里.

[5]               Hy. Pickering, Cheif Men Among the Brethren, 第153页. 从1876年起, 有者劝编辑在召会交通方面提倡狭窄的看法(即把交通接纳的圈子放得比上述三个条件更狭窄), 但他本人并不赞同.

[6]              上文参考 Hy. Pickering, Cheif Men Among the Brethren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86), 第150-154页; John R. Caldwell, Assembly Writers Library (vol. 8)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3), 第9-14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