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62: 新约的召会是否取代了旧约以色列人在神计划中的地位?


(A)       引言

新约圣经把人类分成三大类: 以色列人、外邦人和召会, 例如保罗在 林前10:32说: “不拘是犹太人, 是希利尼人, 是神的教会, 你们都不要使他跌倒.” 这里的“希利尼人”与外邦人同义, 而“犹太人”可指以色列人.

使徒行传15:14-17也提到这三大类的人, 首先是提到召会, 然后是以色列和外邦人.

  • 召会: “神当初怎样眷顾外邦人, 从他们中间选取百姓归于自己的名下”(14节)
  • 以色列: “正如经上所写的: 此後, 我要回来, 重新修造大卫倒塌的帐幕, 把那破坏的重新修造建立起来”(16节)
  • 外邦人: “叫余剩的人, 就是凡称为我名下的外邦人, 都寻求主”(17节)

论到割礼方面, 神也借着保罗把人分为以上三大类:

  • 犹太人 —  用人手所行的割礼(弗2:11)
  • 外邦人 —  未受割礼的人(弗2:11)
  • 召会 —  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礼(西2:11)

 

(B)       学者的混淆

一般而言, 圣经学者不会把外邦人与以色列人(犹太人)或召会混淆. 他们清楚其中的区别. 但不少学者, 甚至持守基要教义的圣经学者当中, 也有人把以色列人和召会(教会)混为一谈. 马唐纳(William MacDonald)指出, 有些人教导说召会只是以色列的延伸. 他们说: “世纪以来, 神一直拥有一个延续的召会. 以色列是旧约中的召会, 但当那些百姓拒绝了弥赛亚, 神也永远的拒绝他们. 对以色列来说, 这个民族再没有未来, 无前途可言. 新约召会现在已经成了神的以色列, 所有给以色列的应许现今在灵性上已赐给召会, 也借着召会落实(即实现一切关乎以色列的应许, 笔者按).”[1] 但此看法合乎圣经的教导吗?

 

(C)       圣经的教导

马唐纳正确评述道: “我们相信圣经的教导并不是这样  —  以色列和召会在起源、特性、责任和结局上都大不相同. 当以色列拒绝主耶稣为她的弥赛亚, 神就把这国(以色列)暂时搁置一旁, 然后引进一些全新的事, 就是召会. 当祂与召会的计划在地上完成时, 祂将恢复祂对以色列的交往(实现祂给以色列的诸般应许, 笔者按). 因此, 召会好像是神与祂古代子民以色列人关系受到干扰时的一种加插(parenthesis).”[2]

召会与以色列之间的区别可从下列的对照表略见一班:

召会 以色列
1. 召会是奥秘(mystery):保罗说召会是一种奥秘. “这奥秘在以前的世代没有叫人知道, 像如今借着圣灵启示他的圣使徒和先知一样”(弗3:5). 保罗说这奥秘从创世以来隐藏在神里面(弗3:9), 一直是个秘密, 现在却借着预言的圣经将她表明(罗16:25-26, 也参 西1:25-26). 1. 以色列从没被说成是“奥秘”. 整本旧约圣经从创世记至玛拉基书, 都毫不避讳, 清清楚楚地提到以色列的起源、历史发展, 以及荣耀的未来(特别是在先知书里的预言). 事实上, 左边栏里所描述关乎召会的事, 没有一样可在以色列身上找到, 因为召会在旧约是奥秘, 以色列则不是.
2. 召会的起源: 圣灵在五旬节降临, 开始或成立了召会(使徒行传2章). 我们可从以下一系列事实推断出上述的结论:a)   当基督在地上时, 召会仍未成立, 因祂说: “我要(原文是未来时态, 意即我将要)把我的召会建立在这磐石上…”(太16:18).b)   当保罗写给哥林多召会第一封信时, 召会显然在当时已经存在. 他说信徒已借着圣灵的洗归入基督的身体(林前12:13)c)   我们知道所应许的“灵洗”发生在五旬节(徒1:5-8; 2:1-4). 因此, 五旬节就是召会的生日.

 

image0352. 以色列国的起源不在新约, 而是早在旧约的创世记就开始了, 可说是在亚伯拉罕蒙神所召的时候就开始了. 那时神应许亚伯拉罕(当时名叫亚伯兰)说: “我必叫你成为大国”(创12:2), 而在信实之神的保守和赐福下, 亚伯拉罕的后裔越来越多, 最终成为大国. 简之, 以色列国的起源是从亚伯拉罕就开始了.
3. 基督是召会的头/元首(弗1:22; 西1:18) 3. 亚伯拉罕是以色列国的头/元首(参 太1:1; 3:9).
4. 成为召会的肢体必须靠属灵的出生(林前12:12-13; 多3:5). 4. 以色列国的成员是靠肉身出生而成为一员(罗9:3-5).
5. 召会是神属天的子民. 召会所享受的福气是“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弗1:3). 基督徒的国民身分是属天的(腓3:20). 召会的盼望是与基督在天上永远同在. 5. 以色列是神属地的选民. 以色列人的福气首先是(虽然不单是)地上物质的福气. 以色列国民的身分是属地的. 以色列人的盼望基本上是弥赛亚在地上作王.
6. 在召会中, 信主的犹太人和信主的外邦人在基督里成为一个新人. 他们同为后嗣, 同作肢体, 在基督里同蒙因福音而得的应许. 在基督里, 那把犹太人和外邦人分隔开来的“墙”已被拆毁, 两下已成为一(指分隔的两方已合为一)(弗2:13-17; 弗3:6) 6. 以色列却没有半点类似的事. 在以色列人看来, 外邦人是与基督无关, 在以色列国民以外, 在所应许的诸约上是局外人, 并且活在世上没有指望, 没有神(弗2:12).
7. 在召会中, 所有信徒皆祭司  —  圣洁君尊的祭司. 因此, 他们随时可以凭着信心进到神的面前(彼前2:1-9; 来10:19-22). 7. 在以色列, 祭司是从利未支派亚伦的家族中挑选出来的. 只有大祭司可以一年一次进到神的面前(来7:5,11; 9:7)
8. 在被提时, 召会将被提到天上, 与基督相会. 七年灾难后与基督回到地上, 在地上作王一千年(提后2:12; 比较 启20:6). 8. 得赎的以色列人将在基督作王的时候(指千禧年, 或称天国时代)作祂的子民(耶31:33; 亚8:8).

 

 

如果读者想知道更多有关召会与以色列的差别, 可参考达拉斯神学院的创办人(Dallas Theological Seminary)薛弗尔(Lewis Sperry Chafer, 1871-1952)的著作《系统神学》(Systematic Theology)第四册. 他在此书中列出24个主要差异, 清楚证实召会与以色列是不同的, 绝不是以色列的延续. 无论如何, 以上的对照表足以叫我们看见, 召会在神的计划和旨意中拥有一个独特的地位, 万万不可与以色列混为一类.image036

 

(D)       反对者的论据

一些圣经学者认为新约的召会取代了旧约的以色列. 他们错误地引证经文. 让我们看看两个普遍用来证明召会与以色列无异的论据.

  • 徒7:38: 司提反在这节中说: “这人曾在旷野会中(或译: 旷野的召会中, KJV: the church in the wilderness)和西乃山上, 与那对他说话的天使同在, 又与我们的祖宗同在, 并且领受活泼的圣言传给我们.” 以色列人在这节中被称为“旷野的召会”, 但我们必须明白, 译作“召会”的一词在希腊原文是 ekklêsia {G:1577}, 意即一个集会(an assembly)或一群百姓(a company of people). Ekklêsia 一词也用来形容在以弗所的异教暴民(即暴动的民众, 徒19:32). 换言之, 徒7:38的 ekklêsia 不是指召会, 而是指集会的群众, 更适切译作“会众”, 正如《新英王钦定本》(New King James Version)所译的“the congregation in the wilderness”(在旷野的会众), 这群旧约的会众(以色列人)与新约的召会完全无关.
  • 加6:16: 保罗在这节中说: “凡照此理而行的, 愿平安、怜悯加给他们, 和神的以色列民.” 有者认为“神的以色列民”是指现今所有的基督徒(召会). 但这是误解了经文的原义. 当保罗说“愿平安、怜悯加给他们”, 他是指基督徒. 不过, 当他说“神的以色列民”时, 他是指那些因信主而成为“新造的”犹太人(即犹太基督徒, 参 加6:15; 林后5:17),[3] 而不是按律法行事的以色列人.

 

(E)       张冠李戴的例子

人常把马太福音23:37至25:46的经文, 即主耶稣在橄榄山上的教训, 套用在召会身上, 这是把召会与以色列混淆的其中一个典型例子. 马唐纳正确指出, 这段经文是与以色列有关, 而不是与召会有关, 所描绘的是包括基督再来作王的情况. 注意 太24:16所说的, “那时, 在犹太的, 应当逃到山上”, 地点明显是犹太地. 此外, 我们在20节读到: “你们应当祈求, 叫你们逃走的时候, 不遇见冬天或是安息日.” 神从来没有把安息日赐给召会(即没有要求召会守安息日), 只赐给以色列. 在22节提到的“选民”是指神犹太的选民(即以色列人). 在30节所形容的基督再临, 并不是祂来到空中迎接祂的召会, 而是祂降临到地上作以色列的王.

image037马唐纳补充道: “因此, 圣经学生应该分辨究竟经文是指以色列抑或召会. 如果你读到关于 ‘主的日子’(the day of the Lord), 你可以肯定经文基本上是指以色列. 另一方面, 如果你读到的是‘基督的日子’(the day of Christ), 你可以肯定经文所指的是召会. 因此, 启示录第11章的第七号是与以色列有关, 因为那是‘主的日子’的一部分. 可是在 林前15:52的‘号筒末次吹响’, 却是与召会有关, 因为那里所讲论的题目是召会被提(Rapture), 被提是与基督的日子有关.”

 

(F)       结论

总括而言, 新约的召会并没有取代旧约的以色列人. 神给以色列的应许都要一一地应验在亚伯拉罕的后裔  —  以色列人的身上. 以色列和召会在起源、特性、责任和结局上都大不相同. 明白和分辨这两者的区别是极其重要的. 让我们谨记马唐纳的忠告: “这是十分重要. 除非我们看见这两组人是分开和独特的, 否则将严重地影响我们的解经, 尤其在召会和预言的真理上.”[4]


[1]               William MacDonald, Here’s the Difference! (Kansas: Walterick Publishers, 1975), 第62页.

[2]               同上引.

[3]               林后5:17: “ 若有人在基督里, 他就是新造的人, 旧事已过, 都变成新的了.”

[4]               上文主要参考 William MacDonald, Here’s the Difference! (Kansas: Walterick Publishers, 1975), 第61-66页; 也参此书中文译本《分别在此》, 第93-98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