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别真伪基督(六): 挑战三: 耶稣的复活已不可信了(上)


史特博 (Lee Strobel)

编者注:  有者说: “凡有价值的真品, 必有模仿伪造它的假货.” 以百元美钞为例, 虽然各地警方严打伪钞, 但伪钞依然层出不穷, 而且制作水准之高, 叫人目瞪口呆, 防不胜防. 鉴证专家告诉我们: 识别伪钞的最有效方法, 不仅是辨认最新款的伪钞  —  这固然重要, 但更要紧的, 是能够彻底认清真钞的面目, 如纸质、油墨、纹理水印、特别记认标志等. 简言之, 对真钞认识够深, 就容易看穿伪钞, 不管假装得何等相似.

基督信仰的护道学(apologetics),[1] 可谓信仰的鉴证科, 在有关基督或基督信仰的题目上, 为世人辨析真伪. 耶稣基督既然是基督信仰的核心, 祂的出生、事奉、神迹、受死、复活, 向来都是怀疑与不信者的攻击目标与内容. 诚如《认识基督: 如何辨别真伪》一书的序言所指出, 近世随着某些“神学家”、“学者”的兴起, 矛头更直指新约圣经的权威地位: 一方面质疑四福音的成书年期、内容有否被后世窜改等, 另一方面又抬举一些“另类福音书”(如《多马福音》、《马利亚福音》、《犹大福音》等)的权威, 使之与四福音分庭抗礼.

此外, 怀疑与不信者又举着“文化研究”的招牌, 强说新约圣经作者把异教文化中的远古传说套用在耶稣基督的身上, 有者甚至把基督信仰驱进“后现代主义”的黑洞中, 说耶稣基督的真正身分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可以自制一个称心如意的“耶稣”出来. 这一切乱象, 正应验了约翰二书第7节的话: “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 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 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

为了寻找真相, 美国《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资深记者兼耶鲁大学法学硕士史特博(Lee Strobel)[2]决定面对这些挑战. 他踏上寻找“真耶稣”的旅程. 借着访问六位学有所成、信仰纯正的专家(经文评鉴学、语言学、神学、哲学、史学、文化研究等等领域的专家), 他终于厘清乱象, 找出真相. 这些精彩的访谈实录都写在《认识基督: 如何辨别真伪》(The Case for the Real Jesus)一书, 经过改编后, 将会逐一刊登在《家信》的“护道战场”专栏, 请别错过.

2006年, 《纽约时报》畅销书榜上, 竟然同时有两本攻击耶稣复活的书, 这正好反映公众对耶稣复活的课题深感兴趣. 贝真特(Michael Baigent)在《耶稣档案》(The Jesus Papers)中说, 彼拉多根本不想耶稣死, 因为耶稣向来鼓励人交税image072给罗马. “试问彼拉多怎会审讯一个至少表面上看来完全支持罗马政策的人? 更遑论把他处死!” 贝真特声称, 彼拉多略施小计, 先公然判耶稣死罪以息民愤, 然后暗自设计, 让耶稣被钉十架而不死. 按贝真特的说法, 钉十架不是必死无疑的! 此外, 前美国主教约翰·施邦(John Shelby Spong)宣告说耶稣死后没有复活: “耶稣已经入土为安…只剩一堆白骨. 后来连白骨也没有了.” 换言之, 有者说主耶稣没有死在十架, 有者说祂没有复活. 然而, 事实真是如此吗? 为了查出真相, 美国《芝加哥论坛报》资深记者兼耶鲁大学法学硕士史特博(Lee Strobel, 下文简称“史”)采访了一位钻研复活课题的专家李康纳博士(Michael Licona, 下文简称“李”).[3]

挑战三: 耶稣复活已有新解释, 过去看法已经站不住脚

image074(A)       新发现否定了耶稣基督的复活?

自2000年以来, 世人质疑复活的论据推陈出新, 越演越烈. 究竟这些新发现和新攻击有没有动摇了一些人的信仰立场呢? 北卡州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宗教研究系主任厄尔曼博士(Bart D. Ehrman)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结果多年研究,” 他说, “我终于得出结论: 我过去对历史证据的看法, 是完全错误的.” 这位保守派慕迪圣经学院(Moody Bible Institute)与福音派惠顿大学(Wheaton College)的毕业生, 如今已彻底是个“不可知论者”(agnostic), 放弃了纯正的基督信仰.

历代以来, 耶稣基督的复活受到质疑之风的强烈侵袭. 在2007年复活节之前, 一套电视纪录片播出后刮得更强劲. 此纪录片声称, 以色列建筑工人在1980年意外发现了耶稣与家人的坟墓(紧随纪录片之后, 是一本畅销书): 泰比奥特墓园(Talpiot Tomb)里面放着“约瑟之子耶稣”的骨龛, 还有马利亚、约瑟、抹大拉马利亚, 甚至“耶稣之子犹大”的骨龛. 这些发现大有推波助澜之势, 叫人更加怀疑耶稣基督是否真的复活了.

史特博指出, 走在新近“质疑复活浪潮”前线的是穆斯林. 他们明白, 只要证明复活是没有根据的事, 基督信仰所有真理都要倒下. 穆斯林认为根据《古兰经》(Quran)教导, 耶稣根本不曾命丧十架, 因此当然也没有复活. 穆斯林著名护教者亚里(Shabir Ally)说 “弥赛亚是战无不胜的”, 因此“被钉死的弥赛亚是矛盾的, 就像四方的圆形、四边三角形…一样的不通”. 无独有偶, 2007年, 有位著名的印度教领袖扬言耶稣基督从未死在十架上: “他只是受了伤, 医好了就回到印度, 后来死在那里.” 说此话者是印度民族组织领袖舒打山(K. S. Sudarshan).

与此同时, 无神论者对耶稣基督复活的质询也愈来愈激烈. 2005年, 马丁(或译“马田”, Michael Martin)和卡利亚(Richard Carrier)等人的文章结集出版, 名为《空坟》(The Empty Tomb). 这部545页的厚书反驳耶稣复活的所有见证. “耶稣研讨会”的会员普赖斯(Robert M. Price)在书中引言强调说: “耶稣已死.”

image076芝加哥大学圣经研究博士、夏洛特北卡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宗教研究教授泰伯(James D. Tabor), 在《耶稣皇朝》中提出一套理论. 泰伯认为, 耶稣的坟墓空了非因复活, 乃因亲人为他另觅坟墓安葬! 他语出惊人, 说耶稣是葬在加利利的沙法特城(Tsfat)外. 新约圣经学者特鲁治(Arthur J. Droge)说他的理论“极可能为寻索‘历史耶稣’的努力打开新局面”. 对泰伯来说, 复活根本不可能. “人死不能复生  —  除非那人根本就没有死  —  但耶稣真的死了,” 泰伯说, “故此, 空坟只有一个解释 —  耶稣被移葬别处.”

当驳斥耶稣复活的言论广受媒体注意之时, 不少基督徒也不断著书立说, 强调和证实耶稣复活是可信的史实. 曾在牛津、剑桥大学任教的赖特(N. T. Wright)于2003年, 出版了厚817页的《神子的复活》. 他的结论是: “最能解释早期基督信仰核心历史数据的建议, 莫如耶稣肉身复活之说.”

英国皇家学院院士、前牛津大学教授斯温伯恩(另译“施温本”, Richard Swinburne)几乎同时出版了《降世为人者的复活》, 阐释神的特征与耶稣的生命  —  他认为此二者表明耶稣从死里复活是可能的.

image078还有正反两方短兵相接的精彩辩论. 近年与无神论者激辩最多的, 要算是研究复活课题的专家哈伯马斯(或译 “哈贝马”, Gary R. Habermas)和克雷格(另译“克里格”, William Lane Craig). 哈伯马斯曾在全国电视上, 与《怀疑者》杂志宗教版编辑卡拉翰(Tim Callahan), 辩论耶稣基督复活是否源于古代神话. 但哈伯马斯最为人津津乐道的, 是他与驰名世界的无神论哲学家福卢(或译“费路”, Antony Flew)在多年前的一次公开辩论. 当年四位评判认为, 胜方是哈伯马斯, 一位认为打成平手. 复活的铁证强而有力, 连福卢最后也舍弃无神论立场, 转向有神论.

至于克雷格, 他于2006年与厄尔曼(Bart D. Ehrman)辩论复活之说. 在这之前, 他曾与无神论的新约圣经学者勒德曼(另译“伦德曼”, Gerd Ludemann)激辩关于耶稣基督复活一事. 勒德曼声称: “复活的基督, 一直以来是教会见不得光的事! 众所周知, 基督没有复活! 奇怪的是, 没有人敢突破框框, 宁愿躲在传统基督教的框架之内.” 克里格与勒德曼的辩论, 促成《耶稣复活是真是假?》一书的形成, 此书为基督复活提出强有力的论证.

image080耶稣基督到底有没有复活? 答案会有深远的影响. 使徒保罗说: “基督若没有复活, 你们的信便是徒然”(林前15:17). 为此, 史特博要访问一位对耶稣基督复活的课题别有心得的学者  —  李康纳(Michael Licona). 他接受史特博的邀请, 专程来到史特博家中接受访问.

(B)       历史学者谈复活

史特博先请李康纳坐在沙发上. 李康纳打开满载历史研究资料的电脑, 准备接受访问.

史:    “复活之类的神迹, 应该超出历史学者的研究范围吧? 厄尔曼说 ‘历史学者充其量只能够探究可能发生的事; 复活之类的神迹不可能发生, 所以历史学者不能断言有发生神迹的可能’.”

李:    “无法赞同.”

史:    “有什么理由?”

李:    “如果有人说耶稣复活完全出于自然原因  —  这当然绝不可能. 但根本从没有人讲过这样的话  —  而是说 ‘是神使耶稣复活了’. 如果世上有神, 而神又愿意使耶稣(基督)复活, 对我来说, 这正是‘神迹’的最合理解释. 归根究底, 这是世界观的问题: 愿不愿意接受有神? 愿不愿意接受神会使人复活?”

史:    “复活的可能性, 可不可以用数学推算出来?”

李:    “你得用‘贝斯定律’(Bayes’ Theorem)来推算, 这是相当复杂的‘或然率计算法’. 但这也有难题.”

史:    “请说明.”

李:    “贝斯定律要输入‘背景资料’, 例如神有多愿意叫耶稣复活? 我敢说你一定会认为那太玄了吧.”

史:    “我同意. 换句话说, 用或然率来讲是讲不通的.”

李:    “对! 单在数学上来讲, 厄尔曼说 ‘极不可能’有复活事件, 是说不过去的.”

史:    “其实是世界观问题.”

李:    “对! 就连哲学家福卢(Antony Flew), 当他仍是无神论者时, 也坦然承认若有神, 就极可能有复活的事. 纵观所有证据, 说有神比说没有神是更合理; 如果有神, 神当然可以叫耶稣(基督)复活.”

image082史:    “但有些历史学者一开始就不承认任何超自然的事; 例如泰伯(James Tabor)说童女生子决不可能, 所以马利亚若非被奸, 就是与人有染! 又说既然不可能有复活, 你就一定有其他的‘自然’解释. 他是否言之成理?”

李:    “非也, 所言不能成理! 泰伯一方面运用方法论的自然神学, 使你不能以超自然的角度来思考, 另一方面又用‘形而上学’ (metaphysical)的自然主义, 一早咬定不可能如此. 他说历史学者只能以科学眼光看事情, 断不可以把神的因素放进去. 无父则无子, 女人没有男人, 就绝对生不出孩子. 但他怎知道呢? 这就是‘形而上学’的自然主义,[4] 一开始就把超自然因素完全排掉.”

史:    “可是历史学者如果容许有神迹, 历史岂不变成天方夜谭? 过去所发生的事, 全都可以用神迹去解释了.”

image084李:    “那不一定, 因为你必须以历史研究的标准去界定哪一个才是最好的解释; 例如《伊索寓言》(Aesop’s fables)的动物都是会讲话的, 这到底是真是假? 古希腊是否曾经有过这样的事? 首先, 寓言的体裁, 人不可按字面去读. 此外, 伊索也没提供目击证人, 也无旁证资料. 历史学者可以肯定地说, 没有历史资料支持伊索所讲述的事件是真的.

“但记载耶稣复活的福音书, 却属于古代传记的体裁, 要求读者把它当历史来读(虽说有些传记则可能未达到历史的标准). 所载的事情距离事情发生的时间很近, 不可能是传奇; 况且可以有许多独立资料、目击证人、外人旁证  —  甚至反对者的见证, 譬如大数的扫罗的见证: 他本是基督信仰的反对者, 后来因确知耶稣复活而成了基督徒… 所以说, 衡量过历史研究的标准后, 伊索寓言不足取信, 耶稣复活则堪足相信.”

cambridge-historical-study史:    “历史学家凭什么考量复活证据呢? 历史学从来不是百分之百正确的学问吧?”

李:    “古代陈迹之上尽是灰尘. 剑桥历史哲学家埃文斯(Richard Evans)说, 历史学者的工作是抖掉灰尘, 寻出昔日的面貌. 换句话说, 我们有古卷、古物, 以及其他流传至今的影响, 借此去推敲事件背后的真相. 这就有点像透过玻璃窗外望了, 有些地方看得清楚, 有些比较模糊. 因此, 研究古史的人爱说某个理论可能是真的, 而不说必然是真的. 历史结论可比作临时工  —  虽然他希望作长工.”

史:    “那就是说, 凡是历史的假设, 都属暂时性的?”

李:    “说得好! 新证据的出现, 可以把旧假设推翻; 例如, 铁达尼号沉没时, 有目击者说它没有断开, 也有人说断开了. 无论如何, 当时的英美调查报告均认定船身没有断开, 因为当年证据是如此. 后来打捞人员终于发现, 它真是断开了再下沉的. 这例子叫我们看清楚为什么历史的立论一定是临时性的. 再说, 研究古代历史的人, 要的不是绝对肯定的事, 而是甚有可能的事. 历史学者说某事发生过, 他的意思是根据手头所有资料看来, 那是最好的解释.”

史:    “可是, 你也同意某些事件比别的更可稽考吧?”

李:    “不错, 每件事件的确实性, 是有差异的. 如果接受了某事件为最佳解释, 别的解释瞠乎其后(意即远远落在后面, 不及前者), 我们就更加相信它.”

史:    “例如复活?”

李:    “对! 我认为耶稣基督复活诚然可信.”

(C)       历史学者基本功

历史是一门科学, 有其科学性的方法去评审真假, 鉴别真伪. 历史学者到底如何衡量证据呢? 为了明白这点, 史特博请教李康纳.

史:    “要考量复活的真伪, 历史学者怎样进行研究的呢?”

李:    “你听过小学的‘三学’(three R’s)吧? 学认字(Reading)、学写字(’Riting)、学算数(’Rithmetic). 要做好历史研究也有三学: 学正本清源(Relevent sources)、学正确方法(Responsible method)、学审慎结论(Restrained results). 首先, 他得把事件的源头找出来.”

史:    “好, 关于耶稣基督复活有什么原始资料?”

李:    “有新约圣经, 还有外来的资料, 例如约瑟夫(Josephus)[5]、塔西佗(或译“塔西图”, Tacitus)[6]、小普林尼(另译“皮里纽”, Pliny the Younger)[7]、早期的护教者, 甚至诺斯底派的文献. 我们当然还得查考诸位教父, 即是紧随使徒一代的教会领袖著作.”

史:    “有哪些教父是比较重要的?”

image086李:    “有罗马的革利免(Clement of Rome)  —  相传他师承使徒彼得; 还有波利卡普(另译“坡旅甲”, Polycarp)  —  可能是使徒约翰的弟子. 我们读这两人写的东西, 可以略知使徒教导了什么, 这是他们最大的贡献(指给后世的人在查考这方面的历史之贡献). 确定了相关资料后, 就要应用严谨的方法来衡量有关资料的分量, 包括最早的报告、目击者的见证、敌人的讲话、叫人尴尬的细节、有其他人确证的资料.”

史:    “至于三学的第三点  —  ‘审慎结论’, 该怎样作出这样的结论?”

image088李:    “就是不可言过其实. 克罗森(另译“克劳山”, John Dominic Crossan)、佩嘉丝(Elaine Pagels)等学者所犯的, 正是这毛病. 坦白说, 他们富想象力, 但方法论出了问题, 作出结论时也不够审慎, 结果自讨苦吃, 面目无光, 因为他们认定《多马福音》(the Gospel of Thomas)很早写成, 其实不然! 克罗森则以《马可极密福音》(the Secret Gospel of Mark)为基础. 但目前资料显示, 《多马福音》最早也要到主后170年才成书, 《马可极密福音》更要迟至20世纪才写成! 他们却一早认定这两卷书都是很早写成的, 如此一来, 他们的修正派立论(revisionist theories)还怎能站得住脚呢?”

image090史特博把他这番话拿来与埃文斯(Craig Evans)评论“另类福音”(alternative gospels)的话对照一下, 更觉得言之成理. 但史特博也意识到李康纳和所有保守派学者, 以及反对他们的自由派学者, 都有自己的看法, 甚至偏见. 如何处理这种偏见, 才能确保所言客观可靠呢?

image092史:    “先入为主的成见又如何? 你总不能不承认自己也有偏见吧?”

李:    “绝对承认! 无论谁也一样, 有神论者、无神论者, 全都有自己的一套, 这是免不了的. 史特博, 你是跑新闻的, 该知道记者要撇除成见, 但他们仍难避免有自己的看法, 所以得找办法去调和. 历史学者哈伯马斯(Gary Habermas)面对复活问题时, 就创新地采用了‘最低限度事实法’(或译“最少事实法”, minimal facts approach)去处理这方面的问题  —  我跟他合著的《耶稣复活的理据》采用的就是这方法.”

image094史:    “这方法怎样减低偏见?”

李:    “我们要求一项事实, 最低限度要符合两个条件, 才得到接纳. 第一, 它的背后要有很强的历史证据; 第二, 那些证据要够强, 连怀疑派学者也不能不承认是历史事实. 当然, 任何事要全世界都毫无异议是不可能的, 永远都有人不信纳粹大屠杀(Holocaust)、或耶稣基督真有其人, 但这些是少数.”

image096史:    “历史可不是凭相信的人数来裁决吧? 你的意思是: 只要大多数学者接受, 那就是事实吗?”

李:    “不是的! 我们的意思是, 要证据充分, 连怀疑派也无话可说而已. 具体一点说: 人家信仰与你不同, 却仍接受某事为历史事实, 其真实性当然很强了. 再换一个方法讲: 你的偏见引导着你作出一个结论, 但与你信仰很不一样的人, 也被证据引导走向同一结论, 这结论就很可能是正确的. 我们就是用这个方法避免自己受偏见左右. 我们不敢说这个方法滴水不漏, 万无一失, 但真的很有用.”

史:    “你们怎知道各方学者对复活的证据有什么看法?”

李:    “哈伯马斯汇集了自1975年到最近学者发表过的意见, 合共2,200个出处, 包括英、法、德三种语言. 他把合乎‘最低限度的事实’两项条件的事实全部列出. 然后, 我们尝试为这些事实寻找最佳的历史解释. 我们像玩拼图游戏, 每件事代表一块拼图. 一块也不能漏掉, 也不能硬塞进图画里, 更不能裁裁剪剪. 拼完了, 所得的就是最佳的解释.”

史:    “好吧, 请以‘最低限度的事实’让我们看看, 能否证明耶稣基督复活是真有其事.”

李:    “哈, 还以为你不会提这事呢! 我只列出五项最基本的事实好了  —  有没有说服力, 你自己决定吧.”

image098(C.1)    事实一: 耶稣基督死在十字架上

李康纳所要提出的五项事实是: (1) 耶稣基督死在十字架上; (2) 门徒深信耶稣基督复活并向他们显现; (3) 保罗的悔改; (4) 耶稣的兄弟雅各的改变; (5) 耶稣基督的坟墓是空的. 史特博等不急待地要听这五项“最低限度的事实”.

李:    “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是第一项, 极端如克罗森(Crossan)的自由派也承认‘耶稣被钉十字架是不需置疑的史实’. 不信派的泰伯(Tabor)也说, ‘我认为耶稣既然被罗马人钉十字架, 他是必死无疑image100的’. 无神论的新约圣经学者勒德曼(Ludemann)与不可知论的厄尔曼(Ehrman)也异口同声说耶稣死在十架上是不争之事实. 为什么? 因为四部福音书都记录了此事.”

史:    “且慢! 你是先假设了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圣言, 然后去看里面的内容?”

李:    “先在此声明: 在审视证据的过程中, 我没有考虑圣经是不是无谬误、或是不是神所默示的, 我只是接受圣经为古代文献, 可以与别的古代书籍一样接受严格的历史审查. 即是说, 个人信仰绝不影响调查过程. 我怎样研究(雅典历史学家)修西狄第(另译“修昔底德”, Thucydides)[8]或(古罗马传记作家)苏埃托尼乌斯(Suetonius)[9]的作品, 也怎样研究圣经的记载.

image102“除了福音书, 非基督徒资料也为耶稣被钉十架的事实提供了可信的证据, 比如史家塔西佗(Tacitus)记载说: ‘提比略(或译“提庇留”, Tiberius)[10]在位期间, 耶稣受极刑.’ 犹太史家约瑟夫记述道: ‘(彼拉多)判他钉十架.’ 此外, 希腊作家卢奇安(或译 “路吉安”, Lucian of Samosata)[11]和巴撒拉比安(Mara Bar-Serapion)都有提及耶稣被行刑. 甚至犹太教的《塔木德经》(Talmud)[12]也写道: ‘耶舒(Yeshu)被挂.’ ”

史:    “耶舒被挂?”

李:    “耶舒是希伯来语的约书亚, 希腊文音译为耶稣. 被挂在木头上, 古时多指钉十架. 加拉太书3:13说‘凡被挂在木头上的, 都是受咒诅的’, 就是引摩西五经的话, 解释耶稣被钉十架的意义.”

image104史:    “在十架上钉而不死的机会有多大?”

李:    “微乎其微, 微小至极. 看过《受难曲》(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吗? 电影里不是所有情节都忠于史实, 但钉十架的惨况非常写实, 叫人惨不忍睹. 古代文献记载犯人受鞭笞, 皮开肉绽, 肚破肠流是常事. 我刚讲过, 塔西佗称为‘极刑’, 西塞罗(Cicero)[13]称为‘残酷恶心’, 可怖之极, ‘当把十字架一词与所有罗马公民划清界限, 把这词从他们的思想、眼睛、耳朵彻底洗掉.’ ”

史:    “有没有钉而不死的记载?”

李:    “有意思的是: 约瑟夫的确提到三位朋友在耶路撒冷失陷之后被钉. 他没说钉了多久, 但因他出手相救, 罗马将军提多下令释放这三人, 又吩咐最好的罗马医生救治他们, 结果救回一人. 即是说, 连最出色的医术, 也是返魂乏术. 耶稣是没可能享受到这种特别礼待的, 也没有证据说耶稣被钉不久就解下来, 更没有人曾替祂进行急救  —  出动罗马名医更不用说了.”

史:    “当年的人是医学知识不多, 他们真的可以确定耶稣已死吗?”

李:    “这我倒很有信心. 罗马士兵行刑如家常便饭, 经验丰富. 死在十架上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犯人被挂因为呼吸困难, 最后窒息而死. 装死是不可能的. 耶稣基督死在十架上是不争的史实, 各方的学者  —  包括怀疑论者在内  —  都公认此事. 坚决不承认此事的不是没有, 只是必然贻笑大方而已.”[14]

(文接下期)

*************************************

附录: 耶稣只是昏厥在十字架上?

针对上述这看法, 一位广泛地研究过历史、考古和医学方面的数据的医学兼哲学博士  —  亚历山大·梅思里尔(Alexander Metherell), 在《重审耶稣》一书中说: “绝对没有可能! 记住, 在祂被钉十字架以前, 由于大量出血, 祂已进入‘血容积减少的休克状态’. 祂不可能假装死亡, 因为不能长时间假装停止呼吸. 再说, 扎入心肺中的长矛就已一劳永逸地解决了问题. 此外, 那些罗马人怎肯冒着自己性命的危险, 让祂活着走出去.”

image106若有人认为主耶稣只是昏厥在十字架上, 梅思里尔表示: “我会告诉他们没有可能. 那是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异想天开的说法. … 根本没有办法活过钉十字架(即不可能在钉十字架后还活着). 就算祂能活着, 铁钉已经贯穿祂的两只脚, 祂怎能走来走去? 不久之后, 祂怎能在去以马忤斯的路上显现, 还走那么长的路?(路24:13-31, 注: 至少有7公里). 祂怎能使用已被拉长并已脱节的双臂. 记着, 祂的背上还有巨大创伤(鞭伤), 胸部还有矛伤.”

梅思里尔的结论和仔细研究过这个问题的其他医生的研究结果是一致的, 其中有威廉·爱德华兹医生(William D. Edwards). 他在1986年给《美国医药学会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Society)写的文章结尾说: “历史和医学证据清清楚楚显示, 耶稣在祂肋旁受伤以前, 就已死去(约19:33-34). … 因此, 认为耶稣没有死在十字架上的假设, 是和现代医学知识格格不入的.”[15]


[1]               “护道”英文是“apologetics”(源自希腊文: apologia {G:627}, 意即“答辩、辩护、辩解”), 多被译作“护教”或“卫道”等. 由于我们的宗旨是要“为真辩护”, 即“生命之”(主耶稣)和“记载之”(圣经), 而非为宗辩护, 所以译之为“护”而非“护”更为贴切. 期望透过“护道战场”专栏, 我们能“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3:15), 向人分诉(徒22:1), 辨明福音(腓1:16) (注: 上述经文的“回答”、“分诉”和“辨明”三词, 在希腊文都是 apologia 一字).

[2]               史特博是耶鲁大学法律学院硕士, 美国著名日报《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屡获新闻奖的法庭与法事资深记者兼法律版主编, 并在罗斯福大学任教. 他曾是个不信神的怀疑者, 极其藐视和反对基督信仰. 可是他的妻子1979年归信基督后, 生命品行大大改变, 令他不得不重新面对基督信仰的挑战. 他要找出有没有可靠的证据, 证明耶稣是神的儿子. 为了证实圣经的可靠性, 并主耶稣受死和复活的真实性, 他以两年时间访查13位美国著名圣经学者, 向他们提出怀疑派常问的尖锐难题, 企图一举歼灭他所谓“不合理”的基督信仰. 结果, 他发现基督信仰既有历史证据, 更符合理性与科学事实. 在证据确凿、无懈可击的情况下, 他于1981年11月8日, 真诚地认罪悔改, 接受主耶稣基督为他个人的救主. 其后更把探索信仰的旅程逐一写成护道畅销书《重审耶稣》(The Case for Christ, 1998)、《为何说不》(The Case for Faith, 2000)、《为人类寻根》(The Case for a Craetor, 2004), 以及目前最新一本《认识基督: 如何辨别真伪》(The Case for the Real Jesus, 2007).

[3]               编者注: 编者坚信学位和神学院绝非真理的保证和权威, 因世上有许多从著名神学院毕业的闻名神学博士, 竟是不全然相信圣经的“现代主义者”(或称“自由主义者”). 然而, 为了让读者(特别是非信徒)对受访者有些认识(而非高举受访者), 以下列出他的学历和专长: 李康纳(Michael Licona)是研究复活课题的专家. 他的宗教研究硕士论文是以耶稣基督的复活为题, 他在普勒多利亚大学(University of Pretoria)念新约圣经研究时的博士论文, 是以各种历史方法论去衡量耶稣基督复活的见证. 他与哈伯马斯(Gary R. Habermas)合著了2004年得奖书《耶稣复活的理据》, 也为《圣经文学评论》及《24位学者指出科学、考古学、哲学均已证明有神》等学报及书籍撰写文章. 由于对伊斯兰了解甚深, 他写了一本引人入胜的书, 名为《保罗遇上穆罕默德: 基督徒与穆斯林辩论复活》. 他已在超过70间北美洲的大学里演讲过, 也上过数个电视节目为主护道和证道. 从2005年至今, 李康纳出任美国南浸信会北美洲差会护教(护道)与合一布道部, 负责训练领袖, 开发资源, 并担任关乎世界宗教、异端、护道之顾问.

[4]               “形而上学”的自然主义(或称“形而上自然主义”, metaphysical naturalism)是哲学的学派之一,  认为所有与意识、心灵相关的概念, 都是指那些可被还原为、或依附于自然物、力、因的实体. 而且, 它否认任何超自然的物、力、因, 比如诸种宗教中出现的事物、以及所有形式的“目的论”(teleology). 它认为所有“超自然”的物均能由纯粹自然的原因来解释. 对于现实, 形而上自然主义持一元论(强调唯物主义, 注重物质)而不是二元论(指世界本源是意识[精神]与物质两实体)的态度.

[5]               约瑟夫(Josephus, 约主后37-95年)是犹太史学家, 耶路撒冷反罗马人起义的军事指挥官, 后投降变节, 著有《犹太战争史》、《上古犹太史》等.

[6]               塔西佗(Tacitus, 约主后55-120年)是古罗马元老院议员兼历史学家, 主要著作有《历史》、《编年史》, 分别记述主后68-96年及主后14-68年的史实, 现仅存残篇. 塔西佗记载“提比略在位期间, 耶稣受极刑”.

[7]          小普林尼(Pliny the Younger, 约主后61-112年)是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 主后23-79年)的养子, 罗马作家, 曾任执政官、比希尼亚总督(主后111-112年), 以其九卷描述罗马帝国社会生活和私人生活的信札著称.

[8]               修西狄第(Thucydides, 大约主前460-400年)是雅典历史学家、政治哲学家和大将, 著有《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记述主前第5世纪斯巴达(Sparta)与雅典的战争. 他采纳更科学性的记述方式(例如收集证据、排除希腊神明干涉的因果), 被称为“科学性历史之父”.

[9]               苏埃托尼乌斯(Suetonius, 主后69-104年)是古罗马传记作家, 著有《名人传》、《诸凯撒生平》等

[10]             提比略(Tiberius, 主前42-主后37年) 的全名为“提比略凯撒奥古斯都”(Tiberius Julius Caesar Augustus), 是古罗马皇帝(主后14-27年), 长期从事征战, 军功显赫, 在56岁继岳父奥古斯都(Augustus)的帝位, 因渐趋暴虐, 引起普遍不满, 在卡普里岛被近卫军长官杀害.

[11]             卢奇安(或译“路迦诺”, Lucian, 主后120-180年)是古希腊作家和无神论者, 作品多采用喜剧性对话体裁, 讽刺和谴责各派哲学的欺骗性及宗教迷信、道德堕落等, 著有《神的对话》、《冥间的对话》等.

[12]             《塔木德经》(Talmud, 另译《他勒目法典》)是关于犹太人生活, 宗教, 道德的口传律法集, 全书分“密西拿”(Mishnah)及其注解篇“革马拉”(Gemara)两部分, 为犹太教仅次于旧约圣经的主要经典.

[13]             西塞罗(Cicero, 主前106-43年)是古罗马政治家、演说家和哲学家, 力图恢复共和政体, 发表反安东尼演说, 被人杀害, 著有《论善与恶之定义》、《论法律》、《论国家》等.

[14]             上文改编自 史特博著, 陈恩明译, 《认识基督: 如何辨别真伪》(香港荃湾: 海天书楼, 2008年), 第97-109页. 编者也按此书原版(2007年英文版) The Case for the Real Jesus 对译文作出少许修改, 另加补充和脚注.

[15]             请参2005年11-12月份, 第61期《家信》的“护道战场: 重审耶稣基督的案件(一): 医学上的证据.”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