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解开 中国造字之谜 (上)


(A)   文字蕴藏故事

第一位使用欧洲汉学方法研究中国语言的瑞典汉学家高本汉(Bernhard Karlgren)在《哲学与古代中国》一书中曾说: “语言, 文字语言, 是一个文明国家最伟大的艺术创作. 它不是一群语文学家在桌前塑造而成的, 而是思想巨人们(指伟大的思想家)因有事物要表达给同代人所造成的, 他们的杰作是以花岗岩式的口头语言雕刻的.”[1] 换言之, 文字里往往蕴藏着造字者所要表达的一些重大事物, 述说一些富有意义的事情, 而这方面的特征在很多中国汉字里表露无遗.

 

(B)   汉字的起源

最早的汉字之证据是由一位中国学者在1899年发现的. 他意外地发现在北京的一个中药铺出售的‘龟板’上刻有文字, 这就是后来被称为“卜骨”的甲骨文. 经过研究, 它属于商代(约公元前/主前1765-1122年)的文字. 甲骨上的刻辞表明, 在商代时期, 中国已有高度精确复杂的书写体系.

 

image027论到汉字的起源, 东汉时期的许慎在其所著的《说文解字》(一本流传至今最古老的汉语字典)之前言中, 如此描述道: “黄帝的宫廷史官仓颉, 俯视飞鸟和走兽留下的足迹, 他突然意识到, 通过分辨出它们不同的图案, 就可以把一件事情与另一件区分开来, 这样他就发明了文字.”[2] 仓颉所发明的许多汉字, 其实是要传达一些重大的历史事件. 我们亦可说, 这些重要事件启发了仓颉或者其他初期造字的古人, 去发明中国的汉字.

 

《圣经揭开中国造字的秘密》一书之作者吴安邦, 在多年研究汉字之后写道: “我们可以从中国的造字, 发现许多祖先的秘密, 也可以说是人类起始的秘密. 这些秘密, 揭开华人的祖先, 就是基督教(基督信仰)圣经创世记的亚当和夏娃的事迹. 难怪传说中, 仓颉造字时, 因‘泄漏天机’而鬼哭神号.”[3] 我们在本文举出一些众所熟悉的“字”,[4] 来证明中国的汉字隐藏着圣经中所记载有关祖先和人类起始的故事(进而证明华人祖先是认识和敬拜圣经中的上帝):

 

1)   好  image028

“好’乃“善、美、满意、喜悦、爱”之意. 这字在甲骨文、金文和小篆皆为“子”与“女”的合字, 故可直译为“有男子与女子的相配相合, 是美善的, 是令人满意的, 也是可喜爱的”.

 为何“一男”和“一女”就是好? 圣经创世记首两章告诉我们, 神造万物, 到了第六日, 祂造了一个男人(名为亚当), 但神说: “那人独居不好, 我要为他造一个配偶帮助他”(创2:18). 结果神使亚当沉睡, 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 领她到那人跟前(创2:22). 一个男人“不好”, 还要加上一个女人. 请留意, 只是一个女人, 不是很多女人, 因为神理想的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结合(弗5:31-32). 神在第六日造了这一男一女, 并赐福他们统管大地后, 便非常满意, 圣经说: “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创1:31).

 

2)   婪  image029

“婪’即是“贪、求无厌足”的意思. 这字在甲骨文和小篆皆为“二木”与“一女”的合字, 特别是甲骨文的“女”字是在“二木”的“中间”, 其会意可直译为“有了这棵树, 还要那棵树”.

“婪”字为何与二木一女有关系呢? 圣经解开了这个秘密. 按圣经记载, 上帝对世上第一个亚当说, 园中各样树上的果子(包括生命树)都可随意吃, 除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不可吃(创2:9,16-17). 但世上第一个女人  —  亚当的妻子夏娃  —  既有机会吃生命树的果子, 又想吃神所禁止的分别善恶树的果子, 以为可以像上帝一样有智慧, 就“贪心”地摘下来吃了, 结果因违背上帝的命令, 犯罪堕落, 被赶出伊甸园, 所以中国古人造字时, 以“两个木”(生命树和分别善恶树)下有个“女人”(夏娃), 来记载上古这段可悲的人类故事.

 

3)   躲  image030

“躲”乃“藏匿、闪避”之意. “躲”字是“身”与“朵”的合字, “朵”字在小篆为“屈身跪下低着头的人”与“木”的合字, 故“朵”字可会意为“人屈身跪下, 低着头于树林中的样子”. 因此, “身”与“朵”的合意, 可直译为“有人低着头, 屈身于树林中藏匿闪避”.

为何古人造“躲”字时, 不用“躲在石头后面”或“躲在土堆后面”, 却偏要用“人躲在树林中”来代表这字呢? 圣经解开了这迷. 按圣经记载, 当始祖亚当和夏娃吃了禁果, 他们“听见神的声音, 就在园里的树木中, 躲避耶和华神的面”(创3:8). 因此, 古人为了要用字来记载这段历史事迹, 所以忠实地造了“人屈身跪着, 低头藏于树林中”的“躲”字.

 

4)   禁  image032  image031

“禁”乃“阻止、戒止、忌避的事”之意. “禁”字在小篆是“林”与“示”的合字. “林”乃“二木”(两棵树木), “示”即“神”(指的是创造万物的主宰  —  耶和华上帝), 所以“禁”可直译为“上帝戒止或忌避这两棵树木”.

为何“禁”字是“二木”加上“一神”呢? 我们可在圣经创世记第三章找到答案. 原来亚当和夏娃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而犯罪堕落, 被赶出伊甸园. 上帝恐怕他们又回到伊甸园吃“生命树”的果子, 以致永远活着(带着犯罪必朽的身体逐渐衰老却永远不死, 是更可悲的, 故上帝不要人类堕入如此下场, 编者按), 于是上帝在伊甸园的东边安置障碍, “禁”止他们进去吃生命树的果子. 上帝先是禁吃“分别善恶树”的果子, 后再禁吃“生命树”的果子. 因此古人造字时, 借着“禁”字记载和传达这段悲伤的历史.

 

5)   船  image033

image034

“船”乃“舟”之意, 特指大的舟. “船”字在小篆是象形“舟”、“八”、“口”的合字.

像所有古老文化一样, 中国也有关于洪水淹没世界的故事. 但表示大舟的“船”字确切地表明了圣经所记载的洪水事迹. 当时挪亚按照上帝的指示造了巨大方舟,

他和妻子, 还有三个儿子和三个儿媳(一家八口)因顺服上帝的命令进入方舟, 躲过了灭世洪水而活了下来(创6:18; 7:7; 彼前3:20).[5] 所以古人造字便在“舟”的左边加上“八口”, 为纪念他们的祖先挪亚一家八口在方舟上获救的故事. 朱天民评述道: “这个字很清楚是‘舟’和‘八’及‘口’所组成的, 这样的‘船’, 是秦始皇统一文字以小篆所留下的, 却能在那恶者撒但借着秦始皇所兴起的最大文字灾难时而被巧妙的留下. 这应是特别为着我们中国人的.”[6] 吴安邦亦指出, 由于造这“船”是为了“留种”, 作为“传宗接代”, 因此古人就以“传”字之音来读“船”字.[7]

 

6)   美  image035

“美”字乃“好、优、善、无瑕疵的”之意, 由“羊”和“大”合成. 吴安邦指出, “大”像“人”, 而羊“顶”在人的头上, 可会意为“顶着肥大羊的人是最好的, 被看作没有瑕疵的”, 这就是美了!

古代的诸侯行祭天之礼的时候, 都要选上好、肥大的羊, 奉献给皇天上帝, 为自己及百姓来赎罪. 因人有罪, 本该受天谴而死, 但人向上帝以“羊”祭祀来悔罪, 也就是人以“羊”作为“代罪羔羊”. 人头上顶着羊, 羊既代人受天谴, 流血而死, 羊血流满人身, 因而上帝就不看人肮脏丑陋的罪了, 肮脏丑陋既除去, 就恢复人被造之初的“美”了; 又因为肥大羊的脂油必多, 焚烧起开一定非常馨香, 是献与耶和华上帝最佳的馨香“美味”之火祭. 华人对这“美”字的信仰, 完全与圣经相符(参 利4:27-31), 而新约圣经清楚指出这些献祭的“羊”是预表主耶稣基督(约1:29).[8]

 

7)   祥  image036

“祥”乃“福气、吉利”之意. “祥”字在甲骨文像“羊”, 其会意可直译为“以羊祭祀神, 则能蒙福与吉利”. “祥”字在金文与小篆皆为“羊”与“示”的合字, “示”即神, 故“示”与“羊”的合意, 可直译为“将羊放在祭坛上来祭祀上帝, 就能蒙福与吉利”.

为何“神”与“羊”就是“祥”? 旧约圣经告诉我们, 人犯罪后, 神指示人用“羊”来赎罪, 替人流血而死, 免去人因罪所当受的责罚, 才能得享“祥”(吉祥蒙福)的日子. 新约圣经告诉我们, 主耶稣就是“神的羔羊”, 除去世人罪孽的(约1:29). 有了神的羔羊主耶稣(信靠祂作我们的救主), 我们才能罪得赦免, 与上帝和好(罗5:1-2), 得享真正的“祥”  —  属天的福气!

 

8)   义 (简体)   義 (繁体)  image037

“义”乃“正路、天理、礼节、行事合宜、救济贫困之善行、行不回报之事”之意. “义”字在甲骨文、金文、小篆皆为“羊”与“我”的合字, 可会意为“我这个本是有罪的人, 理当受天谴而死, 但上天有好生之德, 只要人向上帝承认自己的罪, 也愿悔罪, 就可以杀一只羊来祭祀上帝, 使羊流血洗净我的罪, 替我而死, 我就成为合天理, 行正路的人”, 就是所谓的“义人”.

“义”的繁体字(義)是一只“羊”在“我”上面, 表示人们看我时, 首先看到的是我上面的“羊”, 即“以羊作为我的代罪羔羊”说的  —  我头上顶着的羊被杀流血, 这血遮盖了我, 因这“羊”已替“我”而死, 我罪得赦, 不被定罪, 反被称义. 唐振基指出, 这表示古代的中国人明白, 义不是个人固有的品格特性, 而是赋予的; 即是说, 他们有这样的想法: “义”是来自于被接纳的替罪羊, 就用“羊在我上面”来表示“义”. 此概念与圣经里的教导完全一致. “义”不是靠我自己的行为(善行)挣来的, 而是神给予的; 当上帝透过献祭的羔羊(即耶稣基督, 约1:29)的血来看我这个罪人时, 祂看我在基督里为义. 换言之, 我能被称义是因为这羔羊的缘故.[9]

 

我们将在下一期继续探讨更多的中国文字, 并见证圣经(特别是创世记的事迹)如何解开中国造字之谜.[10]

 

(文接下期)

 


 

[1]               Bernhard Karlgren, Philology and Ancient China (Philadelphia: Porcupine Press, 1926, 1980), 第167页. 引自 唐振基著, 《先贤之信》(中国上海: 中国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 2005年), 第60页.

[2]               同上引, 第40页.

[3]               吴安邦著, 《华人的祖先是上帝》(台北: 天恩出版社, 2004年), 第9-10页.

[4]               汉文的造字法常见的可分三大类: (1) 象形字(Pictograms): 造字时依照物体的外貌特征来描绘出来, 例如: 日、月、山等. (2) 会意字(Compound ideograms): 将两个字根组合起來, 使之衍生出新的含意, 例如: ‘日’ 和‘月’组合起来(‘日光’加‘月光’)变成‘明’字; ‘人’加‘言’变成‘信’字(相信‘人’所‘言’乃‘信’也). (3) 形声字(Phono-semantic compounds): 此乃文字內以特定形狀(字根)表达特有的音. 例如用‘胡’一字作一个声符, 结合不同的属性部件, 以表达不同意义, 如蝴、湖、葫、瑚、醐等(这些字皆有同样发音). 值得注意的是, 许慎在《说文解字》中, 详细阐述了汉字构造原理的‘六书’, 即象形、会意、形声、指事、转注、假借. 换言之, 除了以上三大类的字, 还有另三类是: 指事字(Simple ideograms)、转注字(Transformed cognates)和假借字(Rebus). 有关这六类汉字的解释, 请参 https://zh.wikipedia.org/zh/汉字.

[5]               彼前3:20: “就是那从前在挪亚预备方舟… 当时进入方舟, 借着水得救的不多, 只有八个人.”

[6]               朱天民著, 《从圣经看甲骨文》(香港九龙: 道声出版社, 2000年), 第32页.

[7]               有反对者认为, 船字里“舟”的右边不是“八口”, 而是“公”的远古字形. “公”的上半部是“分”的上半部, 而下半部是远古的“邑”, 即村庄(或地区), 所以“公”意即“分享、共用”, 换言之, “船”字指多人共用的大舟. 但吴安邦指出, “八”乃“分开、分割”之意, “口”乃指“空间、范围”之意; 故三者的合意可会意为“舟里面有分割的房间”, 这正是方舟的情况: “分一间一间的造”(创6:14).

[8]               约1:29: “约翰看见耶稣来到他那里, 就说: ‘看哪, 神的羔羊, 除去(或作: 背负)世人罪孽的.’ ”

[9]               唐振基著, 《先贤之信》, 第57页.

[10]             有关上文列出的八个中国字之解释, 主要是参考 吴安邦著, 《圣经揭开中国造字的秘密》(台北: 天恩出版社, 2007年), 第14, 15, 16, 50, 112, 124, 175, 240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