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所预示的基督: 摩西 他的凌辱、拯救与谦和 (出2:1-10; 3:7-22; 民12:1-16)


(A)       序言

旧约的摩西曾向以色列人说: “神要从你们弟兄中间给你兴起一位先知, 像我, 你们要听从祂”(申18:15-19:), 这一位“像摩西的先知”是谁呢? 答案是主耶稣(注: 百姓称主耶稣为“先知”, 约6:14; 路7:16). 约翰·达秘(John Darby)正确指出, 摩西是主耶稣的预表,[1] 因两者都是以色列的拯救者. 摩西称他的儿子为“革舜”(Gershom), 意即“寄居者”, 因为他说: “因我在外邦作了寄居的”(出2:22); 而这段寄居的日子, 可预表基督被犹太人拒绝后, 与外邦人同在的日子(即现今的召会时代, 因召会主要是由外邦人所组成, 编译者按).[2] 诚然, 摩西在许多方面可预表主耶稣,[3] 我们在本期将思考其中的三方面: 摩西与基督所受的凌辱、他们施行的拯救, 以及他们为人的谦和.

 

(B)       基督与摩西的凌辱 (2:1-10; 11:26)

来11:26记述摩西“看为基督受的凌辱”(原文作“看[考虑、认为]基督的凌辱”, KJV: Esteeming the reproach of Christ). 无疑的, 一些新约读者读到这句话时会感到稀奇. 摩西是在基督降世数百年以前的人, 他如何同担基督的凌辱呢? (原来摩西在世所受的许多苦难, 是预示基督降世为人时所要受的凌辱, 编译者按)

 

摩西承受这凌辱, 因他要放弃埃及皇宫的奢华和财富, 脱下那贵为埃及公主之养子的皇族装饰, 去到那惨被藐视的百姓(以色列人)当中生活. 这如同“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典: 祂本来富足, 却为你们成了贫穷, 叫你们因祂的贫穷, 可以成为富足”(林后8:9). 祂要放下何等的丰富、荣耀和尊贵, 来到作奴仆的族类当中,[4] 与他们一同居住和生活. 世人犹如处在残暴督工的严酷奴役下, 失去自由, 受尽痛苦.[5]

 

image001摩西在生命初期所受的凌辱, 预示了基督(主耶稣)的受苦. 这位拯救者的出生, 虽在神眼中是个俊美的孩童, 却被杀婴之灾所围绕. 他年幼时的摇篮, 竟然是一个蒲草箱,[6] 被人搁在河边的芦荻中, 面对被栖居尼罗河的动物(如凶猛的鳄鱼)所吞食的危险.[7] 我们那可称颂之主也是如此, 虽然是童女所生, 被神和(敬畏神的)人看为俊美至极, 却在作孩童时被放在马槽中, 不久又成为撒但攻击的目标, 被希律王憎恨追杀.

 

摩西被自己的兄弟们所弃绝, 流离异乡, 在孤单之地(米甸旷野)生活40年. 照样, 主耶稣在地上流离的日子, 常被人拒绝; 作为寄居者, 祂“没有枕头的地方”(太8:20).

 

image002摩西也承受自己的百姓所给的痛苦. 他们不信任他, 常向他发怨言. 有时候, 甚至他自己的家人和支派也加入他敌人的阵容, 一同批评和攻击他. 我们的主耶稣, 虽祂比摩西算是更配多得荣耀(来3:3), 却被祂的敌人诽谤, 被祂的家人误会, 甚至被祂的众门徒怀疑.

 

这里所谓“基督的凌辱”绝不是已经过去、不再重复的事, 因为每一名像摩西一般地服事神之人, 都将会有份于这“凌辱”. 愿我们今日像摩西一样地看见, “看为基督受的凌辱, 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来11:26).[8]

 

(C)       基督与摩西的拯救 (3:7-22)

正如摩西笔下写了旧约首五本书, 亲爱的使徒约翰也写了新约五本书. 就在约翰的福音书中, 他仔细描绘摩西和基督的许多相似之处, 也常以两者之间的比较和对比来给予教导.

 

image003在约翰福音第1章, 约翰告诉我们“律法本是藉着摩西传的; 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约1:17). 那日, 摩西从山上的荣耀中把神的启示带下来; 他手中拿了刻着律法的石板, 脸面因反映着神的荣耀而发光. 但主耶稣来到世上时, 远远超越这一切. 祂从父神面前的永恒之光而来, 为世上失丧之人带来的不是律法的启示, 而是无比的爱(这是更大的荣光). 难怪约翰呼喊道: “我们也见过祂的荣光, 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约1:14).

 

过了不久, 约翰提醒我们关于摩西和他举铜蛇的事迹. 摩西制造一条铜蛇, 挂在杆子上, 给以色列人带来肉身的生命; 因为凡被蛇咬的以色列人, 一望铜蛇就活了(民21:9). 基督被挂在十架上所带来的福气更大. 祂为世人带来永生, 并且是每个信靠祂的人都能得着永生(约3:14-15: “摩西在旷野怎样举蛇, 人子也必照样被举起来, 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9]

 

image004比起摩西, 基督也为人饥饿的心灵带来更大更美的供应. 约翰在福音书中告诉我们: “你们的祖宗在旷野吃过吗哪, 还是死了… 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生命的粮; 人若吃这粮, 就必永远活着”(约6:49-51).

 

在施行神迹方面, 基督比摩西更奇妙, 是更伟大的拯救者. 祂没有把水变成血, 约翰告诉我们, 祂把水变成酒. 在行神迹时, 祂所挑战的不是法老, 而是世界的王(撒但), 以及敌对神的制度. 魔鬼和这制度俘掳了世人, 使他们落在悲惨的奴役下.

 

image005正如摩西借着羔羊的血拯救了神的百姓, 使他们获得自由, 照样, 我们的主耶稣成为真正的逾越节羔羊, 不是为了拯救某个民族, 而是拯救全世界的人(约1:29). 约翰提醒我们, 当主耶稣死的时候, 有血和水从祂肋旁流出来(约19:34), 并应验经上的话: “祂的骨头一根也不可折断”(约19:36; 比较 出12:46).[10]

 

(D)       基督与摩西的谦和 (12:1-16)

在性格上, 摩西预示那位一切美德的化身, 即完美的主耶稣. 摩西在神的家中全然尽忠, 他在面临可怕危险的时候勇者无惧, 他在百般挫折的时候不屈不挠, 他领导百姓的时候智慧出众, 他在执行神的工作时大发热心等等, 这一切都使我们联想到主耶稣本人. 然而, 在这些美德之上的, 是摩西的谦和. 圣经的见证是超凡的: “摩西为人极其谦和, 胜过世上的众人”(民12:3). 但那位比摩西更伟大的主耶稣说: “我心里柔和谦卑, 你们当负我的轭, 学我的样式”(太11:29).

 

我们所处的社会推崇强势、竞争和武断, 以致不重视谦和的美德. 人常把谦和与生性懦弱、软弱及消极混为一谈, 但事实上, 谦和的真正意思不是这些.

image006“谦和”表现出谦虚的态度, 即使具有极大恩赐也保持谦卑, 不夸耀自己的成就. 摩西是神面对面所交谈的人; 他有两次在神面前长达40天的经历; 他曾用杖抵抗埃及法老的权势, 行了前所未有的神迹; 不过, 圣灵却宣告他是谦和的人. 我们的主耶稣在 太11:27-29也展现了这种非凡的结合, 即威严与谦和、知识渊博与虚怀若谷的美丽结合.

 

在面对属肉体的挑剔批评时, 谦和的人可以控制情绪, 不至失控发怒. 民数记12章论到摩西的谦和时, 提及米利暗及亚伦毁谤他. 摩西保持沉默. 他没有反控, 只有祷告, 耐心地把一切都交在神手中. 同样的, 当保罗受到哥林多信徒那属肉体的批评时, 他“藉着基督的温柔、和平”劝他们(林后10:1). 我们的救主所展现的谦和是何其伟大! “祂被骂不还口; 受害不说威吓的话, 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彼前2:23).[11]

 

但愿这样的谦和, 以及这品德的力量展现在我们的态度和行为上, 使我们能面对现今生活的种种挑战, 并为主摆出美好见证.[12]

 

(E)       结语

在摩西身上, 神彰显祂奇妙的智慧. 麦敬道适切写道: “谁曾想过那位说: ‘若是男孩, 就把他杀了.’ 又说: ‘所生的男孩, 你们都要丢在河里.’(注: 说这番话的人是埃及王法老) 但就在他的宫里, 竟有这些孩子中的一个, 这族人的‘男孩’. 魔鬼被自己的武器(指法老)打败了. 法老本为魔鬼所用, 去阻止神的计划; 但他反为神使用, 养育提携摩西, 就是神的器皿, 用以打败撒但权势的.”[13] 这是何等非凡的能力! 何其可颂的智慧!

image007同样的, 魔鬼千方百计, 就是要杀死摩西所预表的主耶稣  —  从祂出生后被希律王追杀, 直到祂上耶路撒冷被祭司长、文士和法利赛人多次图谋杀害  —  魔鬼就是要置祂于死地. 但圣经指明主耶稣“特要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 就是魔鬼, 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来2:14-15). 感谢神, 那掌死权的魔鬼本要利用他可怕的武器  —  死亡, 来阻止神的救赎计划, 但这武器反被神使用, 来打败魔鬼的权势; 因为主耶稣借着死, 还清了所有信祂之人的罪债, 并借着复活, 使所有信祂之人得以称义, 得着释放, 得享永生(罗4:25). 诚如保罗所说: “深哉, 神丰富的智慧和知识! … 愿荣耀归给祂, 直到永远. 阿们”(罗11:33,36).

 

*********************************************

附录一:   埃及王子摩西

 

image008根据考古学所获得的古代文献资料, 统一全埃及的法老名叫纳尔迈(另译“拿玛”, Narmer). 据主流考古学家的推测, 埃及第一个朝代的法老美尼斯(或译“梅尼斯”, Menes)其实就是纳尔迈, 两者是同一人, 名号不同而已. 纳尔迈以武力统一上下埃及两地, 兴建京都孟斐斯(Memphis), 创立了全埃及的第一个王朝. 主前3世纪中叶的埃及祭司马涅托(另译“马尼托”, Manetho)在其所著的《埃及历史》(History of Egypt)中, 编写了埃及帝王表, 从埃及第一王朝下溯至波斯时代, 共分30朝.[14]

 

在古王国时期的第3朝代, 埃及王(法老)开始兴建金字塔(pyramid). 闻名于世的大金字塔(Great Pyramid, 原本高度为481英尺)则在第4朝代完工. 新王国时期是古埃及国的黄金时代. 第18王朝的图特摩斯三世(Thutmosis III)及第19王朝的兰塞二世(Ramesses II)分别是两位最出色的王帝, 令埃及势力得到前所未有的伸展. 摩西就在这新王国时期出生.

 

在摩西时代, 当时的埃及如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笔下所形容的, 是多么繁荣富庶! 尼罗河从远处冲刷下来的沃壤, 成为栽种玉米的良田. 丰实的谷仓足以供应全地的需要.[15] 尼罗河两岸是鳞次栉比的城市、村庄、宏伟的殿堂庙宇, 象征着光荣盛世的文明. 壮硕的人面狮身像, 以及高达百尺的金字塔耸立在一望无垠的黄漠中.[16] 七百万的人口簇拥在这条傍水的绿洲带上. 虽然多半的群众是贫穷、无知的小民; 那些上层阶级, 特别是皇室贵族、大臣高官和祭司们, 却享受着奢华舒适的物质生活.

 

青年时期的摩西可能被送到当时所谓的“大学”去受教育. 这个学院设在太阳神庙附近, 有“古埃及的牛津”之美誉. 在那里, 他学习阅读并书写埃及的象形文字, 研读数学、天文、化学等埃及人的专长. 此外, 他还接受音乐熏陶, 这或许有助他后来能高唱得胜凯歌, 作曲记念神眷顾祂选民的历史. 司提反说: “摩西学了埃及人一切的学问, 说话行事都有才能”(徒7:22).

image009摩西除了是个博学多闻的学者, 也是个政治家和英勇的战士. 司提反形容他“说话行事都有才能”. 能言善道是政治家的本钱; 行事有才能则是将领的风范. 犹太史学家约瑟夫(Josephus)记述道: 在摩西年轻时, 埃塞俄比亚(另译“伊索匹亚”, Ethiopia)人侵袭埃及, 攻城掠地, 连古埃及的京都孟斐斯(Memphis, 位于开罗南部)都岌岌可危. 据说在情势危急之下, 法老求神问卜, 神谕晓示让摩西统帅皇军. 摩西果然不负众望, 英勇善战, 击溃敌军, 收复失地, 并占领他们的首都美罗耶(Meroe), 带着无数战利品凯旋归来.

image010如此年复一年, 转眼摩西已四十岁了. “眼看全国的最高位非他莫属了…”[17] 迈尔(F. B. Meyer)评注道, “不过有另一思潮在他心中浮起, 而且逐渐漫过其他一切. 他无法忘记自己的亲生父母是奴隶; 在砖田服劳役、饱受工头鞭笞的同胞是他的弟兄. 他也不敢忘却母亲从小教他求告的那位神. … 他无法宣泄心中的隐秘, 直到有一天, 模糊的意念变成坚定的决心. 于是他委婉地向公主表明心迹, 表示自己无法承担她提拔的高位, 也无法再曲意承欢作她的儿子, 而必须回降到他低微的出生阶层.

 

“这个宣告, 所获得的反应也许是伤痛的泪水与气愤的责备. 这是摩西于心不忍的, 因为养母的恩惠长阔高深, 他终生无法回报. 但温情、婉言相劝、声色俱厉的责备都无法改变他的心意. … 如果只凭眼见行事, 他永远不会离开埃及的皇宫. 但信心让他看见当代人所看不见的. 这远见使他改道而行, 作出令周遭的人大惑不解的决定. 因为他凭信心看见眼所不能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所不能想到的事  —  荣耀的奖赏, 胜过埃及一切美物  —  他能秉持钢铁般的意志, 不顾公主的好言相劝、法老的威胁、埃及王宫的诱惑, 欣然步上苦难、舍己、崎岖的道路.”[18]

 

*********************************************

附录二:   埃及  —  古代文明帝国的黑暗面

 

image011埃及(英文: Egypt, 亦称 Mizraim)一名在希伯来文是 mitsrayim {H:4714}, 意即两个地带(Double Strip或Two Lands, 简称“两地”). 有者认为这“两个地带”是指尼罗河岸两旁的肥沃土地,[19] 另有者认为这两地带指的是埃及上游和下游地带, 称为“上埃及”和“下埃及”(Upper and Lower Egypt).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第一册, 第544页)指出, 约在主前3100年以前, 埃及由下埃及和上埃及两个王国组成, 到了主前3100年, 上埃及显然是征服了下埃及, 将两地合而为一. 埃及在其历史上都称为“两地”. 法老头戴双王冠, 王冠上层是上埃及的白冠, 下层是下埃及的红冠. 王宫也被称为“双宫”. 希伯来人知道其双重的特性, 因此在整本旧约中都称埃及为“密扎应”(Mizraim), 而这字的词尾(im, 音译为yim)乃表明复数.

 

“埃及”这一名字(希伯来文: mitsrayim )也有“两种困境”(Two Distresses)[20]或“双重苦境”(Double Straitness)[21]的意思. 格兰特(John Grant)认为上述意思正确地描述了埃及真正的情况. 他写道: “有一条大河流过这国家, 大河两旁全靠它才得生存. 四面八方的风把两旁沙漠的沙土吹到河水泛滥的两旁, 沙土逐渐沉淀, 土壤获得更新. 这不断进行的过程就如世界的情况, 表明生命和死亡持续不断的冲突. 若有一年此河停流, 大地就陷入困境. 同样的, 神的怜悯之河连年不断地流入世界, 维持与更新其中的生命. 若它停流, 生命就无法维续… 埃及无法与迦南相比, 因迦南所领受的, 是天上降下来的雨水(意味着属世福气无法与属天福气相比, 编者按).”

 

旧约圣经也称埃及为“含地”(诗105:23,27; 注: “含”在希伯来原文是 châm, 意即“热” [hot] ). 格兰特写道: “Chem 或 Khem 无疑是同一个字, 它在象形文字的(hieroglyphical)铭文上是‘埃及’的名称. 它的意思是‘黑’(black)或‘晒黑’(sun-burnt)  —  被光弄得黑暗(darkened by the light). 这就是真正的情况, 这黑暗不是因为没有光, 而是因为拒绝光的后果. 外邦异族并非像一般人所认为的  —  处在他们无法控制的无知黑暗中, 寻找一位他们找不到的神. 事实正好相反, 神并非不为自己留下见证(而是人拒绝神留下的见证)[22]… 使徒保罗告诉我们关于异教(heathenism)的起源: ‘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有神的光照, 编者按), 却不当作神荣耀祂, 也不感谢祂. 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 无知的心就昏暗了’(罗1:21).

 

image012“Mizraim是含的儿子在灵性上和肉身上的光景; 由于他离开神, 便陷入环境的操控中… 此乃他苦境的状况. 虽然埃及因文艺和科技名闻遐迩, 成为文明大国, 但人若要研究其雄伟纪念碑, 欣赏其宏伟建筑物, 就要‘下’埃及  —  记得是‘下’而不是‘上’. 埃及的建筑物持久耐用, 仿佛要让人永远享受其荣. 但埃及人无法让人长远活着, 所以就把他们的死人加以包裹防腐, 存留到后来的世代. 这点严肃地宣传所有人类的虚空. 埃及的富丽堂皇是何等虚空! 埃及的主要文学纪念作品是《死人之书》(Book of the Dead). 死亡可说是埃及的整体状况. 这片科技与文艺之地, 其实是死亡之地, 而非生命之地.”[23]

 

image013古埃及的人常把自然现象给人格化, 按它们对人类活动的影响, 把它们尊为各种活动或各样功能的守护神, 例如: (1) 太阳神“拉”(Ra)或称“瑞”(Re); (2) 生育之神、农业(五谷)之神和往生之神奥西里斯(Osiris); (3) 健康之神、婚姻之神和爱之女神伊西斯(Isis / Iset / Aset); (4) 王者之神和复仇之神荷鲁斯(Horus, 据说是Osiris 和Isis的儿子); (5) 大地之神与生育之神盖伯(Geb; 又称作: 塞布[Seb]或凯布[Keb] ); (6) 天空女神和死亡女神努特(Nut; 也作Nuit); (7) 大氣之神、空氣之神、天空的化身  —  舒(Shu); (8) 力量之神、暴风之神、沙漠之神、战神赛特(Set, 也作Seth或Setekh); (9) 水神、尼罗河女神阿努凯特(Anuket 或称Anqet ; 据说是尼罗河的化身)等等.[24]

 

在法老统治下, 埃及奉行神权政治, 统治者被视为神的儿子, 地位超然, 同时亦扮演大祭司的角色. 根据《证主圣经百科全书》(第一册, 第551-552页), 埃及王是诸神的后裔, 所以在某种意义上, 是神的化身. 摩西时代的十灾, 显然是要攻击埃及人的众神. 摩西化尼罗河为水、埃及全地面临黑暗、击打法老之下的一切长子, 以及其他各种灾祸, 都是为要破坏埃及诸神的名声,[25] 证实他们是何等的虚无, 并向高傲的埃及王法老展示“耶和华是谁”! (参 出5:2)

 

*******************************************

附录三:   摩西有可能继承埃及法老的王位吗?

 

摩西若没有离开埃及, 继续留在埃及王宫中, 他有可能继承王位, 成为埃及的法老吗? 答案是: 其可能性非常的高! 针对这点, 莫勒(Lennnart Moller)在其所著的《出埃及案件》(The Exodus Case)这本书中提出强有力的证据.

 

莫勒在书中指出, 根据考古资料, 埃及第18王朝中曾有一个法老没有儿子继承王位, 但他有一个女儿扮演法老的角色. 这位法老名叫图特摩斯一世(Thutmosis I / Thutmose I)或称阿蒙霍特普一世(另译“阿孟霍特普一世”, Amenhotep I). 他的女儿就是埃及历史上闻名的内芙尔(Nefure)或称“哈特谢普苏特”(Hatshepsut). 有学者认为Nefure是她作公主时的名称, Hatshepsut则是她作女王之后的称号, 两者其实是同一人.

 

image014考古学家在埃及发现有几个雕像是“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 其上刻着他们的名字: 内芙尔(Nefure)和塞穆特(Senmut). 这两人究竟是谁? 与圣经人物有关吗? 一些学者推断, 内芙尔(Nefure, 另称“内芙鲁尔”, Neferure)就是出埃及记第2章所记载的“法老的女儿”(出2:5). 按埃及文献, 她过后掌权, 自称为法老(约主前1473-1458年), 因她的养子当时还是年纪很轻的孩童, 无法继承王位治理国家.

 

image015至于塞穆特(Senmut, 另称“塞纳穆特”,  Senenmut), 有学者认为他就是法老的女儿内芙尔的养子  —  圣经出埃及记中的摩西(出2:10), 因为学者查考迪德斯理(J. Tyldesley)所论到有关塞穆特的背景和特征时, 发现很多方面皆与摩西吻合. 我们仅列出以下几个例证(注: 挂号[ ]内是根据圣经或犹太历史的资料):

  • 塞穆特的父母身份卑微[摩西的父母是希伯来奴隶];
  • 塞穆特退出军队[按约瑟夫记述, 摩西曾是埃及将领];
  • 塞穆特曾进入皇宫的官僚制度中[摩西曾进入皇宫受训, 徒7:22];
  • 哈特谢普苏特(Hatshepsut)未登基以前, 塞穆特在皇宫忙碌, 与内芙尔有关[摩西在皇宫长大, 被公主(过后成为哈特谢普苏特女王)领养为子];
  • 塞穆特与女王的亲密关系使他获得很快的高升[因着养母是女王, 摩西自然很快获得高升];
  • 塞穆特一瞬间被除去一切特权, 并在神秘状况下消失[摩西因杀死埃及人而逃往米甸居住, 结果一瞬间失去一切, 也仿佛神秘地消失了];
  • 塞穆特的坟墓未被使用, 并遭破坏[摩西没死在埃及, 他的离去被认为是背叛了埃及王室, 所以之前为他所预备的坟墓遭到反对者破坏];
  • 埃及的历史对塞穆特的死保持沉默, 一字不提[埃及史学家不知道摩西逃往米甸, 故无法记述这位下落不明之人的死];
  • 很多塞穆特的纪念碑遭受攻击, 显然有人试图把他的名和雕像从人的记忆中删除[摩西既然离开(背叛)了埃及, 埃及人要把他从埃及王室历史上删除].

image016总之, 莫勒在书中列出35件有关塞穆特的事, 是与摩西的情况相符的, 所以塞穆特很可能就是圣经中的摩西. 有关这方面的资料和论据, 请参莫勒所著的《出埃及案件》, 第115-119页, 以及www.aloha.net/~mikesch/moses.htm .

 

image017最后, 论到那个刻着Nefure和Senmut的女人和小孩的雕像, 学者也指出那名为Senmut的小孩“头戴王室的装饰, 像是将要继承王位的人”. 这一点岂不是意味着摩西(即Senmut)本是继承王位的人, 将要成为埃及的下一任法老? 但圣经说: “摩西因着信, 长大了就不肯称为法老女儿之子. 他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 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 他看为基督受的凌辱比埃及的财物更宝贵, 因他想望所要得的赏赐”(来11:24-26). 诚然, 摩西“因着信”, 愿意放下当时人所谓的“大好前途”, 甘心与作奴隶的以色列人(神的百姓)同受苦难. 无论如何, 摩西的选择是明智的, 因为今日埃及帝国的荣耀已经过去, 但摩西“因信心所行的事”, 深被神所尊荣, 为世人所尊重. 他也得享无以伦比、永恒不朽的荣耀.[26]

 


 

[1]               预表(types)可指神在旧约的事件、制度、物件, 或人物中, 预先指定要在新约实现的意义. 换言之, 这些旧约时代所记载的预表, 是指向将来在新约的另一项事件、制度、物件, 或人物(我们称之为“本体”, antitypes). “预表”与“本体”的关系也可喻为“影儿/影子”(shadows)与“实体/真体”(fulfillments)之间的关系. 预表犹如神的教具(实物教材), 让人更容易明白它所预表的“本体”所要传达的真理. 有关圣经的预表, 请参 2004年3/4月份, 第51期《家信》的“预表教具: 圣经预表简介(一)”.

[2]               J. N. Darby, 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Ontario: Believers Bookshelf Inc, 1992), 第88页.

[3]               有关摩西如何多方地预表基督, 请参本期 (2016年1-3月份, 第108期)《家信》的“预表教具: 耶稣基督的预表(二): 旧约的摩西”.

[4]               世人因为犯罪而成为罪的奴仆(罗6:17-20).

[5]               论到基督的凌辱, 麦敬道写道: “祂从天到地上来, 离开祂父的怀里, 放下祂的一切荣耀, 取了祂百姓的地位, 代他们承认了罪, 在受诅咒的木头上担当了他们的审判. 这是祂甘心情愿的献上. 他不但为我们付上了, 而且祂亲自与我们同处一样的地位, 以致可以完全拯救我们脱离一切仇敌.”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出埃及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8年), 第31页.

[6]               论及摩西的母亲, 麦敬道指出, 她的“蒲草箱, 抹上石漆和石油”表明她相信一个真理, 就是必有能力阻止河水不能淹死这“俊美的孩子”, 正如保护“传义道的挪亚”一样(指救他脱离被水吞灭之灾). 同上引, 第19页.

[7]               摩西(Moses)一名希伯来文是 môsheh {H:4872}, 源自动词 mâshâh {H:4871}, 意即“拉出来”(to draw out), 指把孩子从尼罗河中拉出来. 格兰特(John Grant)写道: “这名很可能起源于希伯来文, 因为法老女儿知道他是个希伯来人的孩子. 无论如何, 这名的读音与埃及文的‘小男孩’(boy child)读法相似, 而她使用这名可能就是为要满足这小孩在希伯来文和埃及文的意义.” John Grant, “Exodu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W. S. Stevely & D. E. West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2010), 第60页.

[8]               麦敬道总结道: “他(摩西)本处身一切安乐之中. 法老宫中的荣华壮丽, 是‘罪中之乐’的地方; 而‘埃及的财物’多不胜数, 俯拾即是. 若他愿意, 他可享受这一生. 他看以尽情在财富荣华中, 醉生梦死. … 只要他选上了, 就可以在王的宠爱中, 前途光明远大. 但这并不是信心, 也不是基督的样式. … (摩西)在他们的凌辱上、他们的苦工上、他们的卑贱上、他们的愁苦上, 都要看齐(即与神的百姓处于同样卑微的地位, 编译者按). 倘若他是为了慈悲、善心和爱国的缘故, 他早就借用了自己个人的影响力, 来挪开弟兄们之苦了. 他大概可劝服法老, 减轻他们的担子… 一个以基督的心为心的人, 是不会满意此做法的. 借着神的恩典, 摩西存着坚定的心, 所以他要尽他心中的一切力量和情感, 付出他自己… 投身于他受尽压迫的弟兄之中. 摩西‘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 再者, 他是‘因着信’如此行的.” 麦敬道著, 《出埃及记释义》, 第31页. “摩西因着信… 就不肯…” 迈尔(F. B. Meyer)评述道: “信心仰望应许. 对信心而言, 应许等于成就; 只要信心拥有应许, 就认定所求的必定成就. 虽然应许之物尚未赐下, 它也觉得无关紧要; 它有十全的把握, 因为神已许诺, 它就能在期待中预先享受其恩福. 信心能把预见的应许与摸得着的事物放在同一天平上, 因为据它判断, 前者与后者一般真实. 摩西就是有信心的人.” 迈尔著, 严彩琇译,《摩西  —  神的仆人》(加利福尼亚: 美国活泉出版社, 1994年四版), 第21页.

[9]               麦敬道写道: “受了伤的以色列人只一望, 就活了. 他不是看自己、他的伤口、或四周的人, 乃是直接、单一的望着神的救法. 他若拒绝或不愿望那救法, 就只有面对死亡了. … 今天也一样, 罪人只须单单仰望耶稣. 不是叫他去望条例、仰望教会(召会)、仰望人或天使. 任何一样也无济于事… 只单单仰望耶稣, 祂的复活成了信徒的平安和盼望的永远根基. 神保证他说: ‘一切信祂的, 不至灭亡, 反得永生.’ 这当教人心和良心全然满意; 神满意了, 我们也该如此. … 若有以色列人说‘我怎知望那铜蛇就可复元?’ 或者他来注视自己缺点的重大和无望, 开始质疑仰望神的预备是否有用; 那么, 若这些(或任何)东西妨碍他仰望铜蛇, 可以说, 就是那人己意正面的拒绝神, 那无可避免的后果就是死亡. 因此, 对罪人来说, 他以信心仰望耶稣的那一刻, 他的罪就消失无遗. 耶稣的血如同有强大洁净能力的泉水, 流盖他的良心, 净涤每一丝罪. … 被咬的以色列人蒙召来望铜蛇, 是一个属个人方面的要求. 每人要亲自前来一望, 不可为别人作这一望… 必须有‘个人性’的联系  —  直接、个人与神之救法的接触. 古时的要求怎样, 今天也一样. 我们要亲自来见耶稣. 教会不能救我们  —  祭司或执事的品次也不能救我们. 必须个人与救主接触, 否则得不着生命.”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民数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9年), 第330-331页.

[10]             麦敬道明确表示, 这羊羔是指基督. 哥林多前书解释这预表的应用: “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林前5:7). 使徒彼得也提到神预备的羔羊: “知道你们得赎, 脱去你们祖宗所传流虚妄的行为, 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 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 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彼前1:18-19). 羔羊由“初十日”留到“十四日”, 表明羔羊要被预备一段时间, 过后才正式派上用场, “基督在创世以前是预先被神知道的, 却在这末世才为你们显现”(彼前1:20). 此外, 神的要求和以色列人的需要, 都在羔羊的血里满足了. “我一见这血, 就越过你们去”(出12:13). 在洒了血之门内的人(特别是长子), 想象自己会否被灭命的天使所杀, 但羔羊已代替他的地位而流血受死了. 灭命的天使看见洒在门楣上的血, 就不会有别的要求, 而是“越过去”, 让他们得享平安(来11:28). 这并不在乎人配不配, 一切在血下遮盖的, 都得保护. 麦敬道著, 《出埃及记释义》, 第125-128页.

[11]             麦敬道贴切评述道: “摩西与那‘古实女子’的结合, 预表那伟大、奇妙的奥秘, 就是教会(召会)与她的头基督联合… 这件结合的事引来亚伦和米利暗的仇视. 同样, 神恩典的作为(行为)会引来属血气和属肉体之人的反对. 我们晓得, 新约把恩典分给外邦人. 但这引来犹太人极大的嫉妒, 于是他们不要得福音、不愿信福音, 也不肯听福音. … 摩西的一生正预表这些事. 首先, 他来到自己肉身的兄弟以色列人面前; 但是他们不信任他, 又拒绝他… 在以色列人拒绝摩西的日子, 他娶了外邦的女子为妻. … 米利暗和亚伦毁谤这个结合, 他们的对抗却带来了神的审判. 米利暗患了大麻风… 但她所毁谤的兄弟为她代求, 她就蒙了怜恤(编译者注: 这预表犹太人不接受基督与外邦人的结合  —  召会, 故此神的震怒和审判临到犹太人[从主后70年耶路撒冷城被毁, 直到七年灾难时], 但他们至终会回转, 而摩西所预表的主耶稣会怜恤那些悔改的犹太人, 前来拯救他们, 并洁净他们).” 麦敬道著, 《民数记释义》, 第189-190页.

[12]             除了“序言”和“结语”之外, 上文编译自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Christ Foreshadowed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2002), 第59-61页; 另在文中加上编译者的注解和脚注为参考.

[13]             麦敬道著, 《出埃及记释义》, 第23页.

[14]             陈惠荣主编, 《证主圣经百科全书(I)》(香港: 福音证主协会, 1995年), 第544页. 埃及历史可分为几个主要时期: (一) 王朝前期(Predynastic Period, 约主前3100以前); (二) 上古王朝时期 (Archaic Period, 约主前3100-主前2686; 第1至2王朝); (三) 旧王国或称古王国时期(Old Kingdom, 约主前2686-主前2180; 第3至6王朝); (四) 中王国或称中期王国时期(Middle Kingdom, 约主前2134-主前1786; 第11至12王朝); (五) 新王国或称帝国时期(New Kingdom / Empire Period, 约主前1551-主前1070; 第18至20王朝); (六) 帝国后期或称后帝国时期王国后期(Late Period, 约主前1070-主前341; 第21至30王朝). 上述没提及的王朝被列于数个不同的“中缓期”(指“中间时期”, Intermediate Periods), 如第7至10王朝处于“第一次中缓期”; 第13至17王朝处于“第二次中缓期”. 埃及过后被三个帝国占领和统治, 即波斯帝国(主前341-332年)、希腊帝国(主前332-31年)和罗马帝国(主前31年开始统治).  Merill C. Tenney (gen. ed.), The Zondervan Pictorial Encyclopedia of the Bible (vol.2)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75), 第230, 233-234页.

[15]             埃及的命脉就是尼罗河, 其三角洲的土地肥沃, 加上气候稳定, 出产丰富(民11:5), 有“古代近东的粮仓”之称, 是邻近地区人民饥荒时的避难所(创41:53-57). 埃及墓室中的壁画描绘了一些来自巴勒斯坦(迦南)的人进出埃及的情况, 证明埃及谷仓丰富, 可供各地的需要. 罗庆才、黄锡木主编, 《圣经通识手册》(香港沙田: 基道出版社, 2005年), 第196页.

[16]             埃及的社会结构就像金字塔, 法老和他的亲属是属于顶端的少数, 其下是各阶层的知识分子及技术人员, 最下层就是普罗大众.

[17]             有考古证据显示, 摩西若没有离开埃及, 继续留在王宫中, 他很可能就是过后的法老, 参本文附录(三).

[18]             迈尔(F. B. Meyer)著, 严彩琇译,《摩西  —  神的仆人》, 第17-19, 22页.

[19]             支持此看法有 John Grant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xodus, 第17页), F. W. Grant (The Numerical Bible (vol. 1): Genesis – Deuteronomy, 第135页)等人.

[20]             参 Alfred Jones, Jones’s Dictionary of Old Testasment Proper Names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90), 第255页. 白云晓编译的《圣经地名词典》也指出, 埃及地名原意是“双重难关”, 古时又名“卡米特”(Kamt), 意思是“黑色土地”.埃及另称“含地”(诗105;23,27), 因为挪亚的儿子“含”的某些后代散居在北非和东非一带.

[21]             F. W. Grant, The Numerical Bible (vol. 1): Genesis – Deuteronomy, 第135页.

[22]             史密斯(Phil. Smith)在《东方古史》(Ancient History of the East)一书中写道: “即使是希罗多德(Herodotus, 约主前484-主前425, 古希腊历史学家)也晓得, 虽然埃及人普遍上是多神主义(polytheism), 但在底比斯(Thebes, 古埃及城市和新王国时代首都)的埃及人承认一位无始无终、至高无上的神; 杨布里科斯(Jamblichus, 或称Iamblichus, 主后第4世纪的哲学家)从古老的赫耳墨斯书籍(Hermetic books, 注: 赫耳墨斯是传说中的埃及智慧之神)引述一段话: ‘在一切真实存在之物出现以前, 在一切起源之先, 有一位神  —  他甚至在第一位神明(god, 注: 埃及人相信有许多神明)和君王出现以先就有了, 在他自己合一的独一中保持不变(remaining unmoved in the singleness of His own Unity).’ 我们若问要如何称呼这位神, 如同先知摩西问那位差祂到埃及执行任务的真神, 埃及的圣书给予同样的答案  —  这答案是启蒙者(the initiated)带入他们的坟墓里的, 写在卷轴上, 作为他们的信仰声明  — Nuk Pu Nuk , 意即‘我是那位我是的’(I am that I am; 编者注: 这名正是那位独一无二的真神耶和华给摩西的答案, 因为 出3:14中“我是自有永有的”这句话在希伯来原文是: ’eheyeh ’ăsher ’eheyeh , 原意为“我是那位我是的”; 所以KJV译作 I Am That I Am ).” 引自 F. W. Grant, The Numerical Bible: Gen – Deut., 第136页. 换言之, 独一真神的真理之光也曾照在埃及人当中, 这点也不稀奇, 因为他们的祖先(含)是挪亚的儿子, 肯定认识那位独一的真神.

[23]             同上引, 第135-136页.

[24]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埃及神祇列表/.

[25]             大卫鲍森在“旧约纵览之出埃及记(一)”中指出, 这十灾中的每个灾都是在攻击埃及人所敬拜的某个神明(神祇), 所以这些灾具有实质的含意. 来看看埃及人拜的一些神, “赫农”(Khnum)是尼罗河的守护神, “哈皮”(Hapi / Apis)是尼罗河的精灵, “阿西利斯”(或译“奥西里斯”, Osiris)  —  埃及人相信, 阿西利斯的血脉就是尼罗河; “赫克”(Heqet)就是青蛙神, 这是象征复活的神; 哈妥尔(Hathor)就是母牛神、是女神; 再来有几个像公牛的神, “亚皮斯”(Apis)是牛神、“米纳维斯”是牛神、希利欧帕利斯是牛神; 再来有个药神(指“伊西斯”, Isis), 然后是天空的女神、生命的女神(称为“努特”, Nut), 再来, “色特”(另译“赛特”, Set)是保护五谷的神, 还有四个太阳神(如“拉”或称“瑞”[Ra / Re]、荷鲁斯[Horus]等), 最后最尊贵的是法老, 他们认为法老是神. 所以十灾的每一灾都是针对埃及神明, 所传达的信息很简单, 就是希伯来奴隶的神远比埃及的诸神更有能力, 但埃及人还是不听(编者注: 括弧内的英文名和备注由编者所附加).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38535301019ry0.html , 关于神在十灾中所要对付的埃及各种神明(神祇), 请参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圣经问答22-2/ .

[26]             上文主要参考Lennnart Moller, The Exodus Case (Copenhagen NV, Denmark: Scandinavia Publishing House, 2000), 第112-121页. 考古学已证实圣经出埃及记里的许多记载是真实可靠的, 这方面的文章预期于今年底刊登在《家信》的“考古铁证”专栏中, 敬请留意.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3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