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解开 中国造字之谜 (中)


(文接上期)

image015 

(C)     汉字的意义

《圣经揭开中国造字的秘密》一书之作者吴安邦, 在多年研究汉字之后写道: “我们可以从中国的造字,[1] 发现许多祖先的秘密, 也可以说是人类起始的秘密. 这些秘密, 揭开华人的祖先, 就是基督教(基督信仰之)圣经创世记的亚当和夏娃的事迹. 难怪传说中, 仓颉造字时, 因‘泄漏天机’而鬼哭神号.”[2]

 

image016我们在上期举出八个众所熟悉的汉字(即: 好、婪、躲、禁、船、美、祥、义), 来说明中国的汉字隐藏着圣经中所记载有关人类共同的起始和先祖们的故事, 以此证明华人祖先是认识和敬拜圣经中的上帝. 本期, 我们将探讨另外八个汉字, 以此证明华人祖先对圣经中的上帝和赎罪的真理是有相当清楚与正确的认识.

 

1)   衣 image017

“衣”乃“服、裳、披于物之外者”之意. “衣”字在甲骨文、金文与小篆, 其“文”可会意为“一宽大之物, 覆盖二人之形”, 所以“衣”一字可直译为“一宽大之裳服, 覆盖二人”.

古人造字往往是以发生过的历史事迹为依据, 以字来记载这些事件. 从“衣”字直译之内容, 让很多后代的“释字家”质疑哪有“一衣覆二人”之理? 但圣经揭开造字之谜. 创世记第3章记载, 亚当和夏娃二人吃了禁果后, 眼睛明亮, 看见自己“赤身露体”而觉得羞耻. 他们用无花果树的叶子编作裙子, 但不能耐久, 最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做衣服给他们穿”(创世记3:21). 吴安邦解释说, 这是“一衣”覆盖着他们“二人”, 意思是他们的身子披上“同一”动物的皮. 因此, 古人就造了“一物覆盖二人”的“衣”字, 来记载这重要事迹.

 

2)   裸 image018

image019“裸”乃“赤体、露现、不穿衣裳的”之意. “裸”字在小篆是“衣”与“果”的合字, “衣”字像“一物覆盖二人”, 指的是“亚当”和“夏娃”二人(参上文有关“衣”字的造字解释). 因此, “衣”和“果”两字相合的“裸”字, 可直译为“这亚当与夏娃二人, 由于果子的缘故而赤身露体”.

从“裸”字的字义得知, 这“裸”字是指特定的“二人”, 并且是与“果子”有关. 古人造字是为了记载某些重要的历史事迹, 而圣经创世记的故事正说明了这“裸”字所要记述的事迹. 创世记3:1-7记载, 有两个人, 即人类的始祖亚当和夏娃, 违背了神的命令, 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禁果, 结果“他们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 才知道自己是赤身露体…”(创世记3:6-7). 由于二人“赤身露体”(裸)是因吃了禁果, 所以古人就以“衣”与“果”的合字来造了“裸”字.

 

3)   楚 image020

“楚”乃“丛生多刺的草木、责打、痛苦之情”之意. “楚”字在金文与小篆都是“林”与“足”的合字, 其会意可直译为“走在丛生多刺的草木林中, 忍受着草木之刺的痛苦”. “楚”字在甲骨文像“林”与“趾”(注: “趾”意即足、脚, 特指足部、脚底部), 可理解为流血的“点点血滴”. 因此, “楚”一字是“林”与“趾”及“点点血滴”的合意, 可直译为“脚行于有刺的草木林中, 被刺所伤, 血流于地, 忍受痛苦”.

为何古人要造与“林”、“足”及“血”有关的“楚”字, 而不造与其他“日晒”、“雨淋”有关的“楚”字呢? 因为古人造字是为了记载历史事迹, 而此事迹就在圣经中所记述的故事. 创世记第3章记载, 当人类的始祖亚当和夏娃吃了禁果, 双双犯罪堕落后, 就受了上帝的咒诅, 连地也受了咒诅. 上帝对亚当说: “你既听从妻子的话, 吃了我所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 地必为你的缘故受咒诅; 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 地必给你长出荆棘和蒺藜来; 你也要吃田间的菜蔬. 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 直到你归了土…”(创世记3:17-19).

于是, 亚当和夏娃被赶出伊甸园外, 去开垦他的田地. 为了糊口, 亚当必须忍受荆棘和蒺藜的刺伤疼痛, 才能耕地; 不仅满面汗流, 还要足部被刺伤流血, 真是痛楚难当. 此外, “林”字的两个“木”可表明伊甸园中的两棵树(分别善恶树和生命树). 上述一切的痛楚都与伊甸园的这两棵树有关(注: 亚当和夏娃被赶出伊甸园, 首先是因为违背禁令遭惩罚, 即吃了第一棵树的果子  —  分别善恶树的果子; 其次是因为要避免他们犯罪堕落后去吃第二棵树的果子  —  生命树的果子, 创世记3:17,22-23). 因此, 古人造字时就以“林”、“足”及“血”来造“楚”字.

 

4)   羞 image021

“羞”乃“美味的食物、进献”, 又有“羞辱、脸色难看、难为情的”之意. “羞”字在甲骨文和小篆都是“以单手持羊”; 在金文则是“以双手奉着羊”, 三者皆有“进献羊为牺牲的祭礼”之意. 简之, 这“羞”一字, 其会意可直译为“进献羊为牺牲的祭礼, 本为馨香美味的食物, 却又变为恼怒, 脸色难为情的羞耻”.

从“羞”字的直译看来, “羞”字含有两个极端的意思, 确实令人费解. 但圣经创世记4:3-6揭开造字之谜. 这段经文记载, 亚当两个儿子祭祀上帝. 在这次的献祭中, 弟弟的被悦纳, 哥哥的却不被看中. “有一日, 该隐拿地里的出产为供物献给耶和华; 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 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 只是看不中该隐和他的供物. 该隐就大大的发怒, 变了脸色.”

以上圣经的记载, 我们读到上帝(耶和华)看中弟弟亚伯所献的羊, 羊脂油焚烧的香气, 成为馨香火祭, 因此上帝看此羊的供献为“珍羞美味”(“羞”的正面含意). 但哥哥该隐不用羊来祭祀上帝, 而是用无血的“菜蔬”或“榖类”(地的出产)为祭物献给上帝, 结果不被上帝看中.  因此, 该隐就“恼羞成怒, 变了脸色”. 于是, 古人就造了“珍羞美味”与“老羞成怒”的“羞”字, 来记载这事迹.

 

5)   达 image023

image022“达”乃“通、到、顺通、德行通到之称、在上位之称”之意. “达”字在金文是“­↑­­”、“羊”、“止”与“ㄔ”的合字. “­↑­”可解作“上升”之意; “止”与“ㄔ”之合字, 可会意为“行去”之意. 因此, “­­↑”、“羊”、“止”与“ㄔ”字合成的“达”, 可直译为“羊(特指羊被献祭焚烧时的香气, 参下文)向上升而行去, 其德行顺通到在上位者那里”. “达”字在小篆是“辵”、“大”、“羊”的合字, 其会意可直译为“肥大而美的羊, 可通顺的到在上位者那里”.

从“达”字的直译来看, “达”字表明“以羊祭祀上帝”, 意即以“羊”献为馨香之祭, 其香气就能上“达”到上帝那里去. 创世记4:4记述: “亚伯也将他羊群中头生的和羊的脂油献上. 耶和华看中了亚伯和他的供物”. 耶和华上帝喜欢人以“羊”献为馨香之祭, 其香气通“达”到上帝的面前而蒙悦纳(参 创世记8:20-21), 所以古人就造了“达”字来记载此事迹, 提醒后人若要通“达”, 就要以“羊”为祭的献上.

 

6)    image024

“祭”乃“以手奉牲肉于神坛(祭坛)上, 行献给上帝之礼、称赞”之意. “祭”字在甲骨文一及二, 其文之会意可直译为“人手奉牲肉献祭物于神坛上焚烧, 其馨香之气, 直升天庭, 以此作为献给上帝之礼”. 此外, “祭”字在金文与小篆, 其文是“肉”、“手”与“示”的合字, “示”会意为 “用三块大石头堆成上平(上面是平的)的祭坛”, 与“二”的合字, “二”即“上”, 指的是“悦纳所献之祭的那一位至高神”, 即“皇天上帝”.[3] 故“肉”、“手”与“示”合成的“祭”字, 可直译为“主祭皇天上帝者, 手奉上牲礼的肉, 向上帝恭敬地献在坛上”.

在中国古代的祭天大典(或称“郊祭”), 帝王是要自己亲手奉上牲礼, 献为赎罪祭, 为自己的百姓赎罪, 得以免去灾祸. 这与圣经的教导相符. 旧约圣经在利未记4:13-21记载: “以色列全会众若行了耶和华所吩咐不可行的什么事… 会众一知道所犯的罪就要献一只公牛犊为赎罪祭… 会中的长老就要在耶和华面前按手在牛的头上, 将牛在耶和华面前宰了… 祭司要为他们赎罪, 他们必蒙赦免… 这是会众的赎罪祭”(第13-15, 20-21节). 吴安邦指出, 以上圣经的记载皆与中国的“祭”字之意义相同, 这足以“见证”中国人也是“红色流血替死文化”的民族. 这点与基督信仰是相符一致的.

 

7)   牺 (简体)     犧 (繁体)  image025

“牺”乃“祭祀所用之牲、捐弃、舍身、毛色纯的”之意. “牺”字在金文是“牛”、“羊”与“我”的合字, 其会意可直译为“牛、羊皆为我舍身捐弃自己, 成为祭祀之牲礼”. 此外, “牺”字在小篆是“犧”, 是像“牛”、“羊”、“带根须的禾秀”与“我”的合字, 其会意可直译为“牛、羊皆为我舍身捐弃自己, 并且更献上连根的成熟禾稼, 作为祭祀之祭礼”.

这“牺”字, 顾字思意, 就是“牛”、“羊”为“我”这个罪人流血而死, 为我“牺牲”了, 使我免于因罪而死的灾祸. 从“牺”字的造字原理来看, 华人祭祀的信仰与圣经的教导是相同的. 圣经在利未记23:9-20说: “耶和华对摩西说: ‘你晓谕以色列人说: … 收割庄稼的时候, 要将初熟的庄稼一捆带给祭司. 他要把这一捆在耶和华面前摇一摇, 使你们得蒙悦纳… 又要将一岁、没有残疾的羊羔七只、公牛犊一只、公绵羊两只, 和饼一同奉上. 这些与同献的素祭和奠祭要作为燔祭献给耶和华, 就是作馨香的火祭献给耶和华”(第9-11,18节).

从以上圣经所记载的祭祀来看, 与中国古人所造的“牺”字之意义相符一致, 就是“把上好的牛羊, 作为馨香之祭, 献给至高的皇天上帝之牲礼”; 此外, “犧”字(即篆书和繁体的“牺”字)更是用“牛、羊, 及整株带根须的成熟禾稼”来为帝王自己, 及全国百姓, 向皇天上帝献祭(此乃所谓的“郊祭”或“祭天大典”中的仪式).[4] 吴安邦更指出, 由于这“牺牲”是百中选一、精选的上好“稀品”, 所以就以“稀”字之音来读“牺”字. 简之, 上述一切说明中国古代的祭天信仰之意义和精髓, 与圣经中的教导是相符一致的.

 

8)   牲 image026

“牲”乃“完全牛、无病无瑕疵的牛、祭祀用的畜类、畜类”之意. “牲”字在石文与小篆都像“牛”与“生”的合字, 而“生”乃“牺牲牛羊, 蒙上帝赦罪而得的活命”之意.[5] 所以, “牛”与“生”合成的“牲”字, 可直译为“祭祀上帝时, 所用完全无病无瑕疵的牛, 能蒙上帝赦罪, 使人得活命的畜类”.

从“牲”字的直译表明这“完全、完美的牛”是献给至高的皇天上帝之牲礼, 是最美、最好、没有残疾瑕疵的牛, 唯有这样的牛才能蒙上帝悦纳, 可以为全国百姓“洗罪”(洗除罪恶). 这正是基督徒的旧约圣经所教导的. 利未记4:2-3, 13-14记载耶和华上帝对祂的仆人摩西说: “若有人在耶和华所吩咐不可行的什么事上误犯了一件, 或是受膏的祭司犯罪, 使百姓陷在罪里, 就当为他所犯的罪把没有残疾的公牛犊献给耶和华为赎罪祭… 以色列全会众若行了耶和华所吩咐不可行的什么事, 误犯了罪, 是隐而未现、会众看不出来的, 会众一知道所犯的罪就要献一只公牛犊为赎罪祭, 牵到会幕前.”

 

从以上圣经的记载, 这作为赎罪的牛, 就如同中国人所谓的“完全牛”的意思. 由于这“牲”的祭物是使罪得赦, 叫人因此“得生”, 所以就以“生”字之音来读“牲”字. 简之, 从“牲”字之解析, 我们得知中国古人对祭祀用的“牲礼”之标准, 及其对“天”的信仰观念, 与犹太人和基督徒都相同, 可见这三者所信仰的, 都是同一位上帝. 难怪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 华人祖先本是敬拜圣经中的上帝之民族.

 

从以上这八个中国汉字的造字之解析, 我们得知其字、其义, 甚至其音, 都与圣经的创世记和利未记所教导的相吻合. 从“衣”、“裸”、“楚”、“羞”这四个字, 我们看见它们记载了圣经创世记所说关于人类犯罪堕落的事迹, 而“达”、“祭”、“牺”、“牲”这四个字则传达有关“流牛羊之血来祭祀上帝”的信仰.

 

image027值得一提的是, 旧约圣经所记载的牛羊流血赎罪之礼, 其实是预表新约时代的“代罪羔羊”主耶稣基督(约翰福音1:29).[6] 祂是完美无瑕的“祭牲”(彼得前书1:18-19; 希伯来书9:26),[7] 要代替有罪之人赎罪流血, 叫一切信靠祂的人得着“罪的赦免”(以弗所书1:7; 约翰一书),[8] 并得着永生的福气(约翰福音3:16).

 

总括而言, 我们从中国汉字得知, 中国古人(即我们的祖先)早在四千多年前就有“流牛羊之血来祭祀上帝、为人赎罪”的信仰, 与圣经所教导“以主耶稣基督钉死在十架来祭祀上帝、为人赎罪”是意义相同的信仰. 在这方面, 以圣经为根据的基督信仰与我们华人远古先祖们的信仰是相符的. 换言之, 基督徒信靠主耶稣基督的流血赎罪, 其意义犹如我们华人祖先信靠牛羊祭牲流血赎罪一样, 所以基督徒并非所谓的“信奉西方的洋教”, 反而是“认祖归宗”, 回到华人祖先最初的信仰. 我们将在下期进一步地说明这点.[9]

 

(文接下期)

 

*****************************************

附录 : 中国汉字的造字法

 

在中国, 汉文的造字法常见的可分三大类: (1) 象形字(Pictograms): 造字时依照物体的外貌特征来描绘出来, 例如: 日、月、山等. (2) 会意字(Compound ideograms): 将两个字根组合起來, 使之衍生出新的含意, 例如: ‘日’ 和‘月’组合起来(‘日光’加‘月光’)变成‘明’字; ‘人’加‘言’变成‘信’字(相信‘人’所‘言’乃‘信’也). (3) 形声字(Phono-semantic compounds): 此乃文字內以特定形狀(字根)表达特有的音. 例如用‘胡’一字作一个声符, 结合不同的属性部件, 以表达不同意义, 如蝴、湖、葫、瑚、醐等(这些字皆有同样发音). 值得注意的是, 许慎在《说文解字》中, 详细阐述了汉字构造原理的‘六书’, 即象形、会意、形声、指事、转注、假借. 换言之, 除了以上三大类的字, 还有另三类是: 指事字(Simple ideograms)、转注字(Transformed cognates)和假借字(Rebus). 有关这六类汉字的解释, 请参 https://zh.wikipedia.org/zh/汉字.

 


 

[1]               有关中国汉字的造字法, 请参本文附录.

[2]               吴安邦著, 《华人的祖先是上帝》(台北: 天恩出版社, 2004年), 第9-10页.

[3]               中国古人古书中所谓的“上帝”(称为“帝”、“天”、“上帝”或“皇天上帝”)是一位自主、永恒、永不改变、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神圣公义、满有恩典怜悯的独一真神; 这一切特征和属性与圣经中所谓的上帝相似. 参 唐振基著, 《先贤之信》(中国上海: 中国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 2005年), 第76-96页.

[4]               参第105和106期《家信》的“中华神州: 中国皇帝举行‘祭天大典’之处  —  天坛”. 读者可上网阅读: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5/08/中国皇帝举行祭天大典之处-天坛-上/ (此文论及天坛的历史和郊祭);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5/11/中国皇帝举行祭天大典之处-天坛-下/ (此文论及祭天大典九大仪式).

[5]               吴安邦在《圣经揭开中国造字的秘密》(第17页)指出, “生”字在金文二和篆书是“牛”与“一”的合字, 其会意可直译为“(在古代郊祭[祭天大典]的时候) 帝王杀了‘’, 为‘切’百姓众生来祭祀上帝, 上帝因见牛已替众百姓流血牺牲了, 就赦免全国人的罪, 因此就不降灾… 因牛的替死, 使众人得以存‘’下来.”(参 利4:2-3).

[6]               先知约翰看见主耶稣时, 呼喊道: “看哪, 神的羔羊, 除去(或作: 背负)世人罪孽的.”

[7]               彼得前书1:18-19: “知道你们得赎… 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 如同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之血.” 希伯来书9:26论到主耶稣时, 说祂“在这末世显现一次, 把自己献为祭, 好除掉罪.”

[8]              以弗所书1:7: “我们借这爱子的血得蒙救赎, 过犯得以赦免, 乃是照祂丰富的恩典”; 约翰一书1:9: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 神是信实的, 是公义的, 必要赦免我们的罪, 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9]               上文主要参考 吴安邦著, 《圣经揭开中国造字的秘密》(台北: 天恩出版社, 2007年), 第18页(“牲”字), 19页(“牺”), 20页(“祭”字), 150页(“楚”字), 161页(“衣”字), 182页(“达”), 183页(“羞”字), 119页(“裸”字).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