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面神学: 加尔文主义和亚米纽斯主义 (One-Sided Theology)


(A)       序言

我们近来收到一封颇长的信, 提供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证据, 证明“片面神学”(one-sided theology)那令人迷乱的效果. 我们的通信者显然是受到“高等教义学派”(the high school of doctrine, 特指加尔文主义的学派)所影响.[1] 因此, 他看不到神对非信徒的公义呼召  —  “来”、“听”、“悔改”或“相信”. 对他来说, 这有如告诉蟹树(crab-tree)结出一些苹果, 好叫它成为苹果树(意即不可思议, 或不可能发生的事).

(B)       加尔文五大要点的失衡与不足

首先, 我们相信人信主得救是出于神的恩赐, 不是倚靠人的意志或人的能力所及. 此外, 我们相信没有任何一个灵魂能够来到基督面前, 除非得着神恩典的催促. 因此, 所有得救的人要感谢神以主权白白赐下的恩典; 他们要唱的歌是, 并且永远都是: “耶和华啊, 荣耀不要归与我们, 不要归与我们; 要因祢的慈爱和诚实归在祢的名下!”(诗115:1).

我们相信这点, 不是因为根据某种教义系统(另译“教义体系”, system of doctrine), 而是神所启示的真理. 不过, 另一方面, 我们也同样全心相信另一个严肃的真理  —  人道德上的责任. 圣经也同样清楚地教导这个真理, 虽然我们在所谓的“神选民的信心之五大要点”(the five points of the faith of God’s elect, 即加尔文主义的五大要点)[2]里, 是找不到这方面的真理.

image108我们相信这五大要点其实与神选民的信心所包含的, 是相距甚远;[3] 因为这片面的神学系统并没有触及许多属神所启示的广大领域, 连暗示都没有. 这五大要点没有论述属天的呼召, 没有论到召会作为基督身体和新妇的荣耀真理. 它们哪里有讲论召会宝贵的盼望, 就是基督再临, 接召会到祂那里去? 它们哪里有论到预言的广大范围, 就是圣经所揭开、让我们心灵看到有关召会的种种重要预言? 在这夸大其词、所谓的“神选民的信心”中, 我们找不到上述的重要真理. 在我们朋友的长信中所论到的整个神学系统里, 我们根本无法找到上述任何有关召会的宝贵真理.

神特别设立使徒保罗作为“召会之荣耀奥秘”的执事(注: 神借保罗启示种种有关召会的奥秘, 参 弗5:32). 假设保罗知道某个神学系统并没有提到上述有关召会的真理, 他会接受这系统为“神选民的信心”吗? 假设有人把加尔文主义的“五大要点”指给保罗看, 说这些是神真理的陈述, 他会说什么? 他会惊讶地说: “什么, 这样就叫‘神完整真理的陈述’? 就被认为是‘神选民的信心’? ‘应该相信的一切重要真理’? 这五大要点一点都没提到召会的真实地位  —  她的呼召、她的立场、她的盼望、她的特权!”

image110加尔文主义的五大要点也一点都没提到以色列的未来! 它们完全忽视, 或彻底疏远神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大卫的诸般应许. 圣经整体的预言性教训都受制于(加尔文主义者)灵意化的错误神学系统, 导致以色列该有的部分竟被夺去, (本是属天的)基督徒则被拖到属地的水平. 但这五大要点却以高调的豪语呈现给我们, 声称是“神选民的信心”!

感谢神, “神选民的信心”并非如此. 神的名是应当称颂的, 因祂并不把自己局限在任何学派的教义之狭窄范围里; 不管它是属于高等、低等或中等的教义学派, 主都不把自己限制在它们里面. 祂已启示有关祂自己. 祂已说出祂心中深邃与珍贵的秘密. 祂已揭开祂永恒的计划, 即祂对召会、以色列、外邦列国, 甚至整个受造物的计划. 有人试图把神那浩大繁多的启示局限在人自创的微弱教义系统中, 这犹如要把汪洋大海之水, 局限在自己所造的水桶里. 这是绝对办不到的, 也不该尝试去做的. 我们宁可把神学系统和神学派系丢置一旁, 以小孩一般的单纯信心, 来到圣经永恒的泉源面前, 饮于圣灵永活的教导之中.

image111(C)       “仅仅是神学的危险

无论是高等神学或低等神学  —  加尔文主义(Calvinism)或亚米纽斯主义(Arminianism), 没有什么比“仅仅是神学” (mere theology)更加破坏神的真理, 更令心灵枯萎, 更颠覆和危害属灵的成长. 在这样的情况下, 心灵无法超越那神学系统的界限, 因而无法成长. 我若被教导去将“五大要点”看成“神选民的信心”, 我就不会想到要看得比它们更远; 然后我的心灵就被封闭, 无法看到属天真理的最荣耀领域. 这导致我的灵命发育不良, 视野狭窄局促, 思维片面失衡, 结果我面临一种危险  —  心灵变得僵硬与枯干, 因为只被“仅仅是教义要点”所占据, 而不是被基督所充满.

高等教义学派(加尔文主义)的门徒不听普世福音(world–wide gospel)  —  神爱世人  —  给于天下所有人的好消息. 他所拥有的, 是一个只给选民(蒙拣选者)的福音. 另一方面, 低等教义学派(亚米纽斯主义)的门徒不听神子民永恒的保障(eternal security). 他们的救恩一部分是靠基督, 一部分是靠自己. 按此神学系统, 蒙救赎之民的歌要被“修改”; 本是“曾被杀的羔羊是配得…”, 需要加上“我们也是配的…”. 按此神学, 我们可能今日得救, 明日失丧. 但这一切其实是羞辱神, 夺去基督徒一切的真实平安.

我们写这一切, 不是为要冒犯读者. 我们丝毫没有冒犯他人的意图. 我们所谈论的, 不是针对任何人, 而是针对不合圣经的教义学派和神学系统. 我们诚恳地请求我们亲爱的读者, 要丢弃它们  —  立刻与永远地摒弃它们. 这两者当中(加尔文主义和亚米纽斯主义), 没有一个包含神全面与完整的真理. 它们两者都有一些真理的元素, 但真理常被谬误所抵消(编译者注: 两者皆有其片面真理. 只是单注意一面, 则难免有偏, 导致错误的神学结论, 编译者按); 即使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包含真理的神学系统, 倘若它并不包含完整的真理, 它(指片面的真理、偏向一边的神学)对心灵的影响仍然是有害的, 因它使人自以为拥有神的真理, 但事实上, 他只是持守人所提倡那片面失衡的神学系统.

image112此外, 我们很难找到任何教义学派的忠实门徒能坦然面对整体的圣经真理(指他能不受其神学教义的辖制与局限, 而能自由地受教于圣经整体的真理, 编译者按). 人若受制于某种神学教义的架构, 就会不断重复地引述他所喜爱的经节, 却不思考和挪用圣经中其他大部分的经文; 例如, 加尔文主义者往往不用以下经文: “如今却吩咐各处所有的人(KJV: all men everywhere)都要悔改”(原文直译, 徒17:30); 还有, “祂愿意万人 (原文作: 所有人, KJV: all men)得救, 明白真道”(提前2:4). 彼得也说: “主…乃是宽容你们, 不愿有一人 (原文作: 任何人, KJV: any)沉沦, 乃愿人人(所有人, KJV: all)都悔改”(彼后3:9). 在圣经的最后一章, 我们读到“愿意的(原文指任何愿意的人)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启22:17).

我们要按照这些经文所说的去理解, 还是要加入一些修饰的字词, 来使它适合我们的神学系统? 真相是: 这些经文展示神宽容大量的心、祂属性的恩典行为、祂慈爱的广泛层面. 按照神慈爱的心, 祂不愿祂所造的任何人灭亡. 圣经从没教导说神早已规定某数目的人类永远灭亡.[4] 我们承认, 确实有一些人被神公正地交在属灵眼睛失明的瞎眼状况中, 因为他们故意拒绝神所赐的亮光(参 罗9:17; 来6:4-6; 10:26-27; 帖后2:11-12; 彼前2:8). 换言之, 所有灭亡的人只能怪自己, 所有到达天堂的人只能感谢神.

如果我们愿意接受圣经的教导, 我们必须相信每个人要为自己所领受的亮光负责. 外邦人(异教徒)有责任听取受造物的声音. 犹太人有责任遵从律法所教导的. 基督教世界(或译“基督教界”, Christendom)有责任顺从一切包含在整体圣经中的启示. 如果神吩咐各处所有的人都要悔改, 祂的意思是否指所有人, 还是单单指所有蒙拣选的人? 我们有何权利加添, 或更改, 或削减神的话, 来迁就我们的神学系统? 我们绝对没有任何权利这样做!

image113(D)       以圣经为独一权威

让我们真诚面对圣经所说的, 并拒绝任何无法通过圣经试验的神学理论. 任何神学系统若无法通过神话语(圣经)中完整真理的试验, 我们就该质疑那系统的正确性. 如果圣经中的经文看似彼此冲突, 互相抵触, 那只是因为我们的无知(因而错误地解释圣经). 让我们谦卑承认这一点, 并等候神赐下进一步的亮光. 这方法是我们可依循的道路, 也是安全的道德基础. 与其试图靠自己有限的智能, 去协调明显的差异(discrepancies), 还不如跪在我们主的脚前, 让祂的话自行辩解. 这样, 我们便可获得有福的收成, 并在神和祂整体话语的知识上有长进(彼后3:18).

过了几天, 有个朋友给我一篇近期由一位著名圣职人员所传的讲章. 此人属于高等教义学派(加尔文主义)的支持者. 我们在他的讲章里, 如同在那与我们通信者的书信中, 同样发现片面神学的影响. 举例来说, 当论到施洗约翰在 约1:29壮丽堂皇的声明时, 那位传道人如此引述: “神的羔羊, 除去整个属神选民的世人之罪孽的”(which taketh away the sin of the whole world of God’s chosen people, 注: 这节按原文该译为: “神的羔羊, 除去世人罪孽的”)

问题是: 那节经文里根本没有“属神选民”这一词. 这节是指基督所做的伟大挽回之工, 凭着基督这方面的工作, 每一丝的罪将来都会从神的整个创造中全被涂抹. 但这有福的经文只在永恒的新天新地里, 才会全面地实现(启21:4),[5] 那是有公义居住其中的新天新地(彼后3:13).[6] 简而言之, 把 约1:29局限在属神选民的罪, 这样的做法只能被视为神学偏见的结果.[7]

***********************************************

附录(1):   亚米纽斯主义的珍珠”(PEARL)

和加尔文主义的郁金香”( TULIP)

荷兰独立后(1609年), 便以加尔文主义(Calvinism)为国教, 虽被大部分人接纳, 仍有许多人不赞同加尔文的神学. 其中反对声浪最大的, 算是荷兰的莱顿大学神学教授亚米纽斯(另译“亚米念”, James Arminius, 1560-1609; 或称 Jacob Arminius、 Jacobus Arminius等等). 亚米纽斯的神学简言之为加尔文神学的相反, 以英文字“PEARL”(珍珠)作代表:

  • P – Personal free will (个人的意志): 虽人性因犯罪而完全败坏(与加尔文同), 但人的意志还是自由(free will)(与加尔文反), 可选择向神, 借着信心而终得救恩.
  • E – Election by choice (有条件的拣选): 人得救是根据神的预知, 祂预知谁会接受, 谁会拒绝, 神拣选那会接受的.
  • A – Atonement for all (无限的救赎): 神的救赎是为万人的, 但祂的救赎和赦免乃是为那些接受的人, 对于拒绝者, 基督虽为他而死, 但他的罪仍在.
  • R  – Resistable grace (可抗拒的恩典): 因人有自由意志, 故随时可拒绝神恩, 或拒绝圣灵的呼召, 圣灵不能使人重生, 直到人对祂的呼召有信心的回应.
  • L – Liable to loss = Falling from grace (可在恩典中堕落): 得救者可丧失其救恩.

image114为了对抗亚米纽斯教训的传播, 荷兰的改革宗(Reformed churches)于1618年召开多特大会(Synod of Dort [Dordrecht, Holland] ). 此大会结果产生了“多特大会对于在荷兰所争论的五项教义要点所作出的决定”(The Decision of the Synod of Dort on the Five Main Points of Doctrine in Dispute in the Netherland), 一般也称之为“多特教规” (Canons of Dort). 为了方便记忆, 这五项要点较后在英文被概括为“T U L I P”(注: 英文Tulip是“郁金香”的意思), 它是“首字母缩略词”(acronym)的记忆法(mnemonic). 自此以后, 这五项要点便成为加尔文主义的概要(或所谓改革宗的立场). 这五项要点如下:

  • image115T – Total depravity (完全的败坏)
  • U – Unconditional election (无条件的拣选)
  • L – Limited atonement (有限的救赎/赎罪)
  • I  – Irresistible grace (不能抗拒的恩典)
  • P – Perseverance of saints (圣徒永得保守)

亚米纽斯主义的“珍珠”(PEARL)和加尔文主义的“郁金香”(TULIP)就这样成为历代以来神学家所激烈争论的课题. 无论如何, 今日加尔文主义显然占上风, 传得更广, 渗入更多层面. 这是我们所该正视的.

*******************************************

附录(2):   人自由的意志vs神主权的拣选

“人自由的意志”与“神主权的拣选”是两个看似水火不容的教义, 但其实不然. 艾朗赛(H. A. Ironside)举例说明, 有个罪人来到天堂的大门前, 看见上面写着“任何人若愿意, 都可以进来”(参 启22:17). 他运用自由的意志, 接受这仁慈的邀请, 通过这门进入天堂. 过后, 他回头一看, 见到大门上面写着: “神从创立世界以前, 在基督里拣选了你”(参 弗1:4). 这表明神主权的拣选(使信徒得着属天的福气). 哪一个是对的? “任何人都可来”还是“我们是神所拣选的”? 以上故事告诉我们, 实际上, 两个都对! “人自由的意志”和“神主权的拣选”都对. 这两个真理都是圣经的教导, 所以我们必须同时接受两者, 即使它们在我们渺小有限的头脑里引起一些对抗.

同样的, 司布真说人的意志和神的拣选有如两条几乎平行的线(parallel lines), 这两条线看似无法相连为一. 但如果你追索得够远, 直到永恒的天堂里, 这两条线将会相连为一.[8] 当人问他如何让人的意志与神的拣选这两个相对的真理和解时, 司布真回答道: “你不需要叫这两个朋友和解.” 换句话说, 我们在地上看到这课题时, 认为两者不可能同时都对, 但伟大的圣经教师知道两者都对, 并持守这两大真理. 在永恒中, 我们将看到这两者并不彼此冲突, 而是“彼此相和的朋友”.[9]

*******************************************

附录(3):   你所相信和持守的是“圣经的拣选还是“神学的拣选”?

圣经所教导的“拣选”(election)是一个令人振奋的荣耀主题. 但关键的问题是: “加尔文主义”所谓的拣选是圣经所教导的拣选吗? 还是仅属人的神学和教条所演绎出来的拣选? 约翰·帕金森(John F. Parkinson)在其所著的《神选民的信心》(The Faith of God’s Elect), 客观地探讨“加尔文主义的五大要点”, 并强有力地证明“加尔文主义”的拣选并非圣经所教导的拣选. 我们已将此书完全翻译, 分成八篇, 上载到“家信文库”, 敬请读者参阅:

1.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6/11/加尔文神学的拣选不是圣经所谓的拣选一/ ;

2.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7/02/加尔文神学的拣选不是圣经所谓的拣选二/ ;

3.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7/05/加尔文神学的拣选不是圣经所谓的拣选三/ ;

4.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7/08/加尔文神学的拣选不是圣经所谓的拣选四/ ;

5.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7/11/加尔文神学的拣选不是圣经所谓的拣选五/ ;

6.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8/03/加尔文神学的拣选不是圣经所谓的拣选六/ ;

7.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8/05/加尔文神学的拣选不是圣经所谓的拣选七/ ;

8.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8/08/加尔文神学的拣选不是圣经所谓的拣选八/ .

上述的第1和第2篇是研究圣经中所教导的拣选(关于基督、天使、以色列和召会蒙拣选)和预定. 第3篇探讨加尔文神学所谓的拣选, 有关此教义的历史和发展. 第4至第6篇是研究加尔文神学五大要点, 并证实它加添了圣经上的话. 第7和第8篇则讨论如何持守神的话, 阐明解经的七大原则.

笔者相信“加尔文主义”的支持者当中, 也有许多是虔诚爱主的基督徒. 因此, 我恳求所有读者到上述网站阅读这八篇文章, 再思“加尔文主义五大要点”.


[1]               本文所谓的“高等教义学派”(the high school of doctrine)指的是加尔文主义(Calvinism).

[2]             “the faith of God’s elect”一语是取自 多1:1: “神的仆人, 耶稣基督的使徒保罗, 凭着神选民的信心 (the faith of God’s elect)与敬虔真理的知识.”

[3]               “神选民的信心”指神选民“所信的”, 其内容包含不仅是信主得救, 更包括信神在圣经中赐给召会的各种预言和所应许的各种福气; 例如: 主的再来、召会被提、工作的审判、羔羊的筵席等等.

[4]              麦敬道在文章脚注中贴切指出, 圣经是何等小心地防备那丑恶的“摈弃”教义 (repulsive doctrine of reprobation; 注: “摈弃”的教义指出, 神在创世以前的永恒里, 预定一些人永远受罚, 把他们排除在救恩之外). 请留意以下经文的用词, 例如: 太25:34记载王对祂右边的人说: “你们这蒙我父赐福的, 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 ”. 比较这句话与祂对左边的人所说的话: “你们这被咒诅的人[注: 祂没有说“你们这被我父咒诅的人”, 因他们是被自己的罪所咒诅], 离开我! 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注: 祂没有说“为你们、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41节).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罗马书第9章. 论到“那可怒的器皿”(vessels of wrath), 圣经说“预备遭毁灭”(fitted to destruction, 罗9:22, 注: 这节经文没有说“神预备他遭毁灭”)  —  肯定不是神所预备或预定, 而是他们不愿信靠神, 自己选择准备去遭毁灭. 另一方面, 论到“蒙怜悯的器皿”(vessels of mercy), 圣经按原文直译是说“早预备得荣耀”(which he had afore prepared unto glory, 罗9:23, 注: 几乎所有英文译本都有“he”[祂]一词, 表明神是那位预备者). 这就完全确立了有关拣选(election)的伟大真理(指人蒙拣选全是出于神主权的恩典); 同时万分谨慎与孜孜不倦地避开了有关摈弃(reprobation)的丑恶谬论(指神的恩典故意越过[摈弃或放弃]了一些人, 意味着神先预定这些人将受永刑).

[5]               启21:1,4: “我又看见一个新天新地… 神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 不再有死亡, 也不再有悲哀、哭号、疼痛, 因为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6]               彼后3:12-13: “切切仰望神的日子来到. 在那日, 天被火烧就销化了, 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熔化. 但我们照祂的应许, 盼望新天新地, 有义居在其中”

[7]               C. H. Mackintosh, The Mackintosh Treasury: Miscellaneous Writings by C. H. Mackintosh (Neptune,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76), 第604-606页. 此篇文章的作者麦敬道(C. H. Mackintosh, 1820-1896)是奉主名聚会的著名圣经教师. 美国的史威伯教授(Prof. Wilbur M. Smith)评论道: “在19世纪讲英语的所有基督徒组织中, 出了最多满有恩赐的作者, 就是弟兄会(the Brethren)… 但在这群特出的作者当中, 其著作最多次重印或再版的, 就是麦敬道.” 史威伯评论麦敬道的著作《五经释义》和《麦敬道文库: 杂项文章》为“肯定的仍然值得一读.” 有关麦敬道的生平和事奉, 请参阅: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9/查尔斯麦敬道/ .

[8]               司布真于1858年8月1日主日早晨, 在伦敦的皇家萨里公园的音乐堂(Music Hall, Royal Surrey Gardens)讲了这篇题为“神主权的恩典与人的责任” (Sovereign Grace and Man’s Responsibility)之讲章.

[9] http://www.jesusplusnothing.com/questions/freewillelection.htm .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