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的无误和可靠(七) : 人能写出无误的圣经吗? (The Inerrancy and Infallibility of the Bible)


jx-2016-110-48(A)       序言

在19世纪末期, 普林斯顿神学院的华菲德(Benjamin B. Warfield, 1851-1921)特别强调“圣经无误”(inerrancy)之教义, 以对抗院内自由派神学同仁以高等批判的理论来质疑圣经. 从那时候起, “圣经无谬误”(inerrancy and infallibility of the Bible)[1]便成为近代圣经学者所争议的议题之一, 也是所有信徒应该正确理解的圣经观. 让我们再次声明, 今日若要表明正确的圣经观, 我们必须采纳雷历(Charles C. Ryrie)所使用的字眼, 来形容圣经为“字句、完全、可靠、无误及不受限制的默示!”(verbal, plenary, infallible, inerrant, unlimited inspiration!).[2]

针对这点, 殷保罗(Paul P. Enns)提醒我们今日必须使用这些重要字眼, 因为有些人虽然承认或保留了“默示”(inspiration)、“可靠”(infallible)、“无误”(inerrant)的字眼, 仍然不信圣经是没有错误的.[3] 但事实上, 圣经是每个字、每一句、完完全全的无误可靠. 本期, 让我们正视另一个关乎圣经无谬误的问题: 人能写出无误的圣经吗?

 

 

(B)       人的罪性、语言及文化的束缚

有一种反对“圣经无误”之教义的观点是: 圣经是透过有限的罪人之手写出来的; 人的语言和文字是有限的; 人的思想是在特定文化的束缚之下的, 因此, 人记录下来有关神的启示  —  圣经  —  是不可能没有错误的. 换言之, 因着人的罪性、人的语言和文化的束缚, 人所写下或记录的圣经是不可能无误的. 故此, 我们在本文中将从这三方面予以回应.

 

(B.1)   神的默示和人的罪性

圣经是神所默示的, 但却是透过人所写下的. 圣经的神性作者(divine Author)  —  神  —  是绝对无误的; 但圣经的人性作者(human author)却不然, 因他们也是有软弱, 甚至会跌倒犯罪的人. 举几个例子, 摩西是神忠心的仆人, 但有一次因着以色列人怨声载道, 摩西一气之下没有遵照神的命令吩咐磐石流出水来, 反倒用杖击打磐石. 这次的失误导致他不能与以色列人一同进入迦南美地(民20章). 此外, 大卫虽是一个合神心意的人(徒13:22), 但仍然犯了淫乱和杀人的罪(撒下11至12章). 新约的作者们也不例外, 使徒彼得曾三次不认主(太26章). 使徒保罗也承认自己并非完全人, “在罪人中, 我是个罪魁”(提前1:15).

针对这点, 埃里克森(或译“艾瑞克森”, Millard J. Erickson)指出, 按照圣经的记载, 默示是圣灵在圣经写作过程中的特定工作,[4] 而不是圣经的作者们一生都具有的能力. 换言之, 即使圣经的人性作者们都有瑕疵, 但当圣灵在他们身上产生控制性的影响时, 就能确保他们准确无误地写出神要他们写的话.

 

jx-2016-110-49里程贴切指出, 圣灵如何在人身上产生控制性的影响, 仍是一个奥秘, 但其影响的结果却是人们能够看见的. 不仅神的先知常常在圣灵的感动下传扬神的话语, 连假先知巴兰在圣灵的控制下, 也会不由自主地为以色列人祝福(参见 民数记22-24章). 神既能使用巴兰准确地宣讲祂的旨意, 当然更可以使圣经的作者所写的书卷无误地传达祂的话语.

 

一个类比的例子, 是主耶稣基督的降生. 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集“神人二性”于一身, 却没有罪(来4:15; 7:26). 有者认为马利亚是无罪的“圣母”, 但这是违反圣经的教导. 我们承认马利亚是一个敬畏神的女人, 值得信徒的敬重, 但圣经教导说: “世人都犯了罪, 亏缺了神的荣耀”(罗3:23); 换言之, 世上所有的人都是罪人(除了集“神人二性”的耶稣基督), 包括马利亚, 而马利亚自己也承认神是她的“救主”(路1:46-47, 注: 这暗示她自己也是个需要“救主”的罪人). 既然圣灵能借马利亚有罪的血肉之躯, 生出完美、无罪的耶稣基督, 圣灵也完全能借着不完美、有罪的圣经作者们, 写出准确、无误的神的话来.[5]

 

(B.2)   神的默示和人的语言

里程指出, 从圣经的启示来看, 神一直在使用“语言”. 语言不仅是神的位格之间(圣父、圣子、圣灵之间)交流的工具(创1:26), 神在创造中一直在“说话”(参 创世记第一章10次的“神说”),[6] 而且亚当被造后, 神立即教他说话. 克斯坦斯(或译“卡斯丹斯”, Arthur C. Custance)指出, 创世记中关于创造的记录, 提供了有关人类语言起源的环境、内容和结果的解释, 其中, “命名”的观念频频出现:

 

jx-2016-110-50神希望告诉亚当的, 有关第一个字的意义和普通现象的名称, 讲得颇为详细. 这样, 天有了名字, 地也有了名字, 在创世记1:1的一般称谓之外, 加上了特有的意义. 神好像这么说: “现在我告诉你这些现象: 以后我们要称头上的那个为‘天’, 你脚所踏的为‘地’, 有光的叫‘白天’, 黑暗的叫‘晚上’, 这水叫‘海’, 这层空气叫‘穹苍’, 我们还要给河流、日、月、星辰起名字.” … 然后亚当领受了自己的名字, 故事到此告一段落. 建立了参考架构之后, 亚当可以自说自话了. … 他替每个带到他面前的动物命名, 根据自己的反应和该动物与他的关系命名.

 

命名是很有学问的, 名字是一个事物的本质和目的之象征, 这点可以从亚当给夏娃命名的事上反映出来: “这是我骨中的骨, 肉中的肉, 可以称他为‘女人’, 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创2:23); “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 因为她是众生之母”(创3:20). 亚当知道他与‘女人’(希伯来文: ’ishshâh {H:802} )的关系密切, 因为她是从‘男人’(希伯来文: ı̂ysh {H:376} )身上取出来的.

 

jx-2016-110-51这里有两个问题: 第一, 人类为何具有语言的能力? 第二, 人类的语言能够准确无误地传达神的启示吗?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与人的被造特征有关. 里程指出, 作为按神的形像和样式受造的活物(创1:26), 语言是人类特征的一部分. 语言的产生是因为神赐人以理性的能力、先天的范畴和天生的观念, 这是人讲话和思想的先决条件. 巴刻(James I. Packer)也指出, 关键的事实是受造的人有神的形像, 神使他成为语言的使用者, 以便能够接受神语言的沟通, 并用祷告和赞美来回应神. 总之, 作为神的形像之一, 人类的语言能力是与生俱来的.[7]

 

第二, 按圣经的教导, 人类的语言能够准确无误地传达和记录神的启示或信息. 希伯来书的作者开宗明义道: “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 就在这末世借着祂儿子晓谕我们”(来1:1-2). 这里所谓的“众先知”, 实质上与旧约圣经几乎同义. “晓谕”的方法是多种多样的, 其中之一就是语言(以文载道). 旧约先知经常说: “耶和华的话临到我…”

 

此外, 神也“借着祂儿子晓谕我们”. 主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 祂本身就是真理, 也用人的语言宣讲天国的道理和属神的真理. 事实上, 祂用人的语言说的话, 就是神的启示, 是永不改变的真理. 主耶稣说: “天地要废去, 我的话却不能废去”(太24:35). 因此, 主耶稣的例子就是人类语言能准确无误地传递神启示的确凿证据.

 

不仅这样, 主耶稣也表明新旧约圣经的文字记载, 就是神自己的说话. 举个例子, 创世记2:24记载: “因此,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 但主耶稣把这句话说成是神的启示、神自己说的话, 因主耶稣曾回答法利赛人说: “那起初造人的, 是造男造女, 并且说(即创造男人女人的神说): ‘因此, 人要离开父母, 与妻子连合, 二人成为一体.’ 这经你们没有念过吗?” 再举一例, 当彼得承认主耶稣是“基督, 是永生神的儿子”时, 主耶稣立刻对他说: “西门巴约拿, 你是有福的! 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 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太16:16-17). 显然, 主耶稣毫不犹豫地肯定, 彼得用人的语言准确无误地传达了天父的指示.

 

简之, 人类语言能准确无误地传达神的启示或信息, 已是确凿的事实. 至于说, 有限的人类语言如何能准确无误地传达无限之神的启示, 并将之用文字书写下来(此乃默示之意), 仍然是一个奥秘, 正如无限之神的儿子(主耶稣)如何能成为一个有限之人一样. 对于这奥秘, 神要我们采取的正确态度是: “隐秘的事是属耶和华我们神的; 惟有明显的事是永远属我们和我们子孙的, 好叫我们遵行这律法上的一切话”(申29:29).[8]

(B.3)   神的默示和人的文化

有人问道: “圣经中充满了犹太文化, 而文化是局限和多变的; 有限和相对的犹太文化能够充分、无误地传递神那无限和绝对的启示吗? 我们的答案是“肯定的能够”! 我们可从几方面来阐明这个答案.

jx-2016-110-52首先, 神的话语和人的文化是密不可分的. 兰姆(Bernard Ramm, 1916-1992)给文化下的定义是: “所谓‘文化’, 我们是指一个家族、民族、国家借以存在的一切方法、风俗、习惯、工具、建筑、制度等等.” 神的特殊启示和话语是借着人类的某些语言(希伯来文、亚兰文和希腊文)传递, 以某种事件、场景和人物为脉络的. 由此可见, 神的启示不能脱离文化形式而独立, 否则, 神的话语无法使人理解.

 

第二, 即使圣经印上了犹太文化的特别印记, 但神就是透过这文化更清楚地表达祂所要人类明白的信息; 例如: 守逾越节可说是犹太人的宗教与文化, 但透过逾越节被杀的羔羊, 我们更明白“神的羔羊”主耶稣死在十架的目的(约1:29; 林前5:7).[9] 此外, 神也透过犹太人献祭的“流血文化”, 更清楚表达主耶稣为世人“流血赎罪”的真理.

 

针对此事, 华菲德(Benjamin B. Warfield, 1851-1921)曾形像地谈到这一点. 有人如此形容说, 当光照进教堂的窗户时, 被它所透过的彩色玻璃染上了颜色; 同样, 任何神的话经过人的脑子后, 也会被人性所污染, 使之不再是神纯净的话. 但华菲德反问道: “如果教堂的彩色玻璃是建筑师设计的, 就是为了使光透过时, 准确地得到(展现)他要的色泽和强度,[10] 你该如何想呢? 如果神给祂的子民的言语是被神所规范的, 是准确地借着祂所造成的、合格的人传递出来的, 你又如何想呢?”

 

换言之, 那创造人的全能之神, 难道不能保守祂的众先知或众仆人(特指圣经作者们)准确无误地透过犹太文化来传达神的信息吗? 全能的创造主当然能!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 这一点就保证了作者在圣灵的感动和引领下(彼后1:21), 能够准确无误地传达神的信息.

 

第三, 神的启示和话语是在文化形式之内, 并且借文化形式传给人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神的启示和话语一定会受到文化的制约和限制. 兰姆指出: “数学所使用的记号和象征, 是全世界学者所共同接受的. 这些记号和象征完全超越了文化, 它所代表的真理, 无论放在什么样的文化中都不改变.” 数学尚能如此, 何况神的启示和话语呢!

 

里程写道: “虽然神所启示的原则的表现形式可能因文化而异, 但原则本身是不变的. 文化、历史的处境变幻无定, 但圣经启示的普世真理是永恒不变的. 比如, 神的永恒、无限、圣洁、慈爱、公义, 耶稣基督的神人二性、受难、复活、升天和将要再来, 神的救赎和‘因信称义’等等, 都是圣经所启示的超越文化的普世和永恒的真理.”[11]

 

 

(C)       结语

兰姆、华菲德等人的评述, 或许给人一种印象, 似乎他们不注重学术研究的解释, 而是在说教. 里程评论道: “其实, 他们并非在说教, 而是对全能神的信心. 神的启示是给全人类的; 神的启示又只有借着特定的文化形式才能被人理解和被人传扬; 神当然有能力使在犹太文化形式中的圣经具有超越人类文化的特征, 否则神的启示就达不到预期的目的(这里所谓“预期的目的”是指神的启示和救赎至终是要给全人类, 而非只给犹太人而已. 神在新约使用希腊文作为新约圣经的语言, 就是为要达到这“预期的目的”, 因为希腊文是当时世界最普遍使用的语言, 可说是第一世纪国际流行的标准语言, 故此能达到把基督的福音和真理“传到万邦”的目的[路24:47], 编者按).”[12]

 

James Kennedy

James Kennedy

甘雅各(James Kennedy)和杰利纽康(Jerry Newcombe)在他们所合著的《如果没有圣经?》(What If the Bible Had Never Been Written?)一书中指出, 自德国金匠古腾堡(Johannes Gutenberg, 1398-1468)发明印刷术以来, 在过去5百年里, 圣经已被翻译成2,123种语言和方言; 在1994-1995年度, 单单圣经公会就售出1,770万本全本圣经(新旧约圣经), 2,700万本部分圣经, 以及4亿5千2百万圣经选录本, 遍及世界两百个国家, 这不包括其他出版公司出版的. 这只是一个机构一年的销售量, 何况圣经已发行了近一、两千年了.[13] 没有任何书可与之相比! 这些都是圣经超越人类文化的确据.   (文接下期)

 

附录:   圣经无谬误的定义

 

古腾堡和他所发明的印刷机(最先用来印刷圣经

古腾堡和他所发明的印刷机(最先用来印刷圣经

“圣经无谬误”(inerrancy and infallibility of the Bible)是福音派人士表达圣经权威的用语. 里程在其所著的《圣经的权威》一书中表示, “无误”(inerrancy)是指圣经没有任何错误. “可靠”(或译“无谬”, infallibility)则指圣经的写作没有错误, 也不会误导人, 是完全可靠的引导.[14] 简之, “无误”指整体圣经而言, 而“无谬”特指圣经的写作方面.

 

Gutenberg's printing press, Mainz, Germany, 1450s

Gutenberg’s printing press, Mainz, Germany, 1450s

对于“圣经无谬误”的教义, 《芝加哥圣经无误宣言》有以下定义: “圣经既是神默示的话, 为基督作权威的见证, 理当是绝对无谬的(infallible)和绝对无误的(inerrant). ‘无谬’(可靠, infallible)一词表明‘既不误导人, 也不被人误导’的特性, 所以, 此词…绝对地保证‘圣经在凡事上都是确实、稳固、可靠的准则与指引’的真理. ‘无误’(inerrant)一词亦然, 它表明‘毫无虚假或错误’的特性, 所以, 此词保证‘圣经所有的声言叙述, 都是全然真实可信’的真理.”[15]

 
“圣经无误”最简洁的定义是: “圣经所说的是真理(即绝对正确、绝对可靠, 编者按).” 若再详细一些, 可以这样定义: “无谬误的意思是, 当获悉一切有关资料, 圣经按原稿在正确的解释下, 会证实所教导的一切都是完全真确的, 无论是关乎教义、历史、科学、地理、地质, 或其他科学或知识, 都是如此.” 无论如何, 神使用不同的人写下圣经书卷, 所以容许差异. 换言之, “圣经无误”容许圣经各书卷在写作风格上有差异, 容许对同一事件的记载在细节上有差异, 即不要求一字不漏地引述一件事情, 容许不标准的文法形式, 和容许有难解的经文.[16]

jx-2016-110-54


 

[1]               本文按照里程所著的《圣经的权威》一书之译法, 将inerrancy译作“无误”(或“绝对正确”), 并将infallibility译为“无谬”(或“绝对可靠”). 务须留意的是, 如果某篇论到圣经的文章同时指这两者  —  infallibility和inerrancy, 我们将之译作 “圣经无谬误”; 若译为“圣经无误”时, 通常只是指圣经的 inerrancy, 虽说在某些文章中, inerrancy一词也可包含或概括圣经的可靠无谬(infallibility). 正因此故, 有不少人也将英文的inerrancy一词译作“圣经无谬误”.

[2]               “默示”在希腊文为 theopneustos {G:2315}, 英文译为“灵感”(KJV: inspiration), 整本新约圣经只用过一次. 在中文圣经, “神所默示的”这一短语在希腊原文圣经中只有一个字, 即 theopneustos . 此希腊字在新约圣经中仅用过这一次(提后3:16), 并且是一个并合字, 由 theos {G:2316}(神)和 pneô {G:4154}(吹气)二字合成, 直译为“神吹气”(God-breathed), 意即“被神所催促、鼓动或激励”(prompted by God). “神的吹气”在圣经中象征神大能的行动(撒下22:16)和创造性的活动, 如“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 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 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 名叫亚当”(创2:7); “诸天借耶和华的命而造; 万象借祂口中的气而成”(诗33:6).

[3]               Paul Enns, The Moody Handbook of Theology  (Chicago: Moody Press, 1989), 第166页.

[4]               “圣经的默示”是指圣灵对圣经的作者们施行超然的影响, 使他们的作品成为神启示的忠实记录, 或使他们所写的真实地成为神的话语. 彼后1:20-21强调圣经的作者们受神(圣灵)的默示, 而 提后3:16则强调他们所写的圣经是神所默示的. 前者强调圣经的作者, 后者强调他们的作品, 因此, 默示对圣经作者和他们的作品都具有属神的影响力.

[5]               里程著, 《神的圣言(卷一): 圣经的权威》(美国: 基督使者协会·海外校园杂志社, 2005年), 第262-263页.

[6]               创世记第1章在希伯来原文的圣经中共出现10次的“神说”(英文圣经KJV将这10次译作“and God said”), 即第3, 6, 9, 11, 14, 20, 24, 26, 28, 29节. 注: 中文圣经《和合本》在第28节里没有译出“神”字, 但在希伯来原文和英文都有“神说”这一词语(可直译为: “神就赐福给他们, 对他们: ‘要生养众多, 遍满地面…’ ”).

[7]               众所周知, 语言是需要学习的. 然而, 学者们发现, 语言的掌握虽需要学习, 但语言的能力(概念和认知能力)却是天生的, 换言之, 这与生俱来的语言能力是神所赐的. “原始人”的语言相当复杂, 甚至比近代语言还复杂. 最落后的人类语言也有5千个以上的字汇. 语言不只是语音, 它与概念和逻辑(思考)是密不可分的. 概念和逻辑属于先天的范畴, 不是从自然或经验得来的, 所以人类语言不是进化来的. 里程著, 《神的圣言(卷一): 圣经的权威》, 第269页.

[8]               同上引, 第269-272页.

[9]               约1:29: “次日, 约翰看见耶稣来到他那里, 就说: ‘看哪, 神的羔羊, 除去(或作: 背负)世人罪孽的!’ ”; 林前5:7: “因为我们逾越节的羔羊基督已经被杀献祭了.”

[10]             意即如果建筑师想要这光透过某部分的玻璃时反映出红色, 另一部分反映出绿色, 难道他不可以安装红色和绿色的玻璃而得到他所想要的颜色吗? 当然能! 同样道理, 创造万物的神能超然地掌控和规范祂子民以色列人的言语, 使之准确地传递出祂想要传达的真理.

[11]             里程著, 《圣经的权威》, 第273-277页.

[12]             同上引, 第278页.

[13]             甘雅各、杰利纽康合著,  甘耀嘉译, 《如果没有圣经?》(台北: 橄榄基金会, 2000年), 第20页.

[14]             里程著, 《圣经的权威》, 第75页.

[15]             同上引, 第84-85页.

[16]             同上引, 第85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