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祖先所谓的“上帝”(下): 上帝的道德属性


编者注:  我们在上期探讨了有关“上帝”一词在中国古书的用法和意思, 也思考有关上帝的自然属性, 例如上帝是永恒的、自主的、无所不知、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 本期, 我们将继续探讨中华祖先所谓的上帝, 特别是祂的道德属性(上帝是公义正直的、充满智慧的、满有怜悯的、满有恩典的、慈爱良善的), 并证实祂与圣经中的上帝是相符一致的.

 

(文接上期)

(C)     上帝的属性

(C.3)   上帝的道德属性

论到上帝的属性, 对中国传统文化起源和历史进行深刻审视的唐振基, 在其所著的《先贤之信》一书中写道: “上帝的自然属性是祂自己独有的, 但祂却与人类分享了祂的道德属性. 圣经记载, 人是按照上帝的形像造的. 旧约圣经创世记1章26节, 上帝说, “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 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 在造人的时候, 上帝将祂的形像, 即可分赐的属性给了人类.”[1]

 

  • 上帝是公义正直的

圣经告诉我们, 上帝是公义的, 如 诗篇11:7所言: “耶和华试验义人; 惟有恶人和喜爱强暴的人, 祂心里恨恶. 祂要向恶人密布网罗; 有烈火、硫磺、热风, 作他们杯中的分. 因为耶和华是公义的, 祂喜爱公义; 正直人必得见祂的面.” 上帝恨恶作恶的人, 并公正地执行审判, 刑罚作恶的人, 包括君王和平民.

 

中国古籍中常描述上帝按人的道德, 来审判掌权者和国家. 中国古代历史文献汇编《尚书·商书·汤誓》(编者注:《尚书》亦称《书经》)如此记载: “有夏多罪. 天命殛之”(译文: 因为夏朝许多的罪恶, 上天[2]命令将它毁灭).[3]

 

商朝的人也很清楚, 要想获得上帝的赐福, 就必须在上帝的面前秉公行义. 《尚书·高宗肜日》记载: “惟天监下民. 典厥义. 降年有永有不永. 非天夭民. 民中绝命”(译文: 上天考察下民, 着重看他们行事是否符合道义. 上天赐给人的寿命有长有短, 不是上天有意缩短某些人的寿命, 而是这些人不按道义行事, 才中途丧命的).

 

有时人们也会对上帝的公义提出质疑. 旧约圣经约伯记就提到这一点. 人们也有这种质疑, 就是当事情变遭或环境不顺时, 就开声埋怨上帝. 对于那些质疑上帝的公义之人, 中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大雅·荡之什·荡》给于的答案是: “匪上帝不时. 殷不用旧. 虽无老成人. 尚有典刑. 曾是莫听. 大命以倾”(译文: 不是上帝不善良, 而是殷朝不按照过去好的规章治国. 虽然缺乏有经验的人, 还有以往的典章刑法可以使用. 但这一切都听不入耳, 国家就倾覆了). 《尚书·周书·多士》也证实此事, 记载道: “惟天不畀不明厥德. 凡四方小大邦丧. 罔非有辞于罚”(译文: 上天从不将使命赐予那些不努力施行德政的人, 普天之下, 无论大国还是小国, 它们的灭亡, 都是因为悖逆上帝而招致的惩罚).[4]

  • 上帝是充满智慧的

唐振基指出, 上帝的认知和智慧是紧密相连的. 祂的智慧使祂能“选择合适的结果、选择合适的方法来成就这些合适的结果.” 上帝的智慧可从祂所创造的宇宙万物大量展现的完美设计中加以证实. “自然界中无论是细小微物, 还是庞然大物都在显示上帝奇妙的、卓越的创造, 这些完美的创造表明上帝用最好的方式达到最完美的结果.” 整个人类的历史显明, 上帝很完美地掌管万有, 使万事为人类效力, 这种例子在人类历史中比比皆是. 难怪使徒保罗要如此宣告上帝的智慧:

 

深哉, 神(上帝)丰富的智慧和知识! 祂的判断何其难测! 祂的踪迹何其难寻! 谁知道主的心? 谁作过祂的谋士呢? (罗马书11:33-34)

 

侧耳听智慧, 专心求聪明… 寻找他, 如寻找银子, 搜求他, 如搜求隐藏的珍宝, 你就明白敬畏耶和华, 得以认识神(上帝). 因为, 耶和华赐人智慧; 知识和聪明都由祂口而出(箴言2:2,4-6)

 

中国古籍的资料也确认了上帝是智慧的, 同时又是智慧的赐予者, 例如《诗经·大雅·荡之什·抑》记载: “昊天孔昭”(译文: 伟大的上天[上帝]一切都明白); 《诗经·小雅·谷风之什·小明》记载: “明明上天. 照临下土”(译文: 上天的智慧明亮, 光照世界). 此外, 《尚书·商书·仲虺之诰》记载: “天乃锡王勇智. 表正万邦”(译文: 上天赐给你(成汤)大智大勇, 成为天下的表率).[5]

 

  • 上帝是满有怜悯的

中国古人所认识的上帝是一位满有怜悯的神, 祂怜恤平民百姓, 正如《诗经·大雅·荡之什·桑柔》所记载的: “倬彼昊天. 宁不我矜”(译文: 广阔而洞察万事的上天[上帝], 怎么会不怜恤我们百姓). 《尚书·周书·召诰》也记载: “呜呼. 天亦哀于四方民. 其眷命用懋. 王其疾敬德”(译文: 啊, 上天哀怜四方的百姓, 就把关怀、爱护百姓的使命从殷商转移给了周族. 君王啊, 请您立刻起来建立德政, 回报上天的美意吧).[6]

 

这样的描述与圣经所启示关于上帝的怜悯, 是相符一致的. 圣经中清楚表明上帝是满有怜悯的, 正如上帝向摩西所宣告的: “耶和华, 耶和华, 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上帝), 不轻易发怒, 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出埃及记34:6). 诗人在诗篇103:8-9也同样描述道: “耶和华有怜悯, 有恩典, 不轻易发怒, 且有丰盛的慈爱. 祂不长久责备, 也不永远怀怒”. 诗篇72:13也说: “父亲怎样怜恤他的儿女, 耶和华也怎样怜恤敬畏祂的人.”

 

  • 上帝是满有恩典的

圣经说上帝是有怜悯有恩典的(出埃及记34:6). 有者如此定义这两个关系密切的字, 怜悯(mercy)是指上帝不把某人该得的审判或刑罚加在他身上, 恩典(或译“恩惠”, grace)则是上帝把某人不配得的福气或好处赐给他, 例如圣经说: “因为祂(上帝)叫日头照好人, 也照歹人; 降雨给义人, 也给不义的人”(马太福音5:45). 因此, 论到这位满有恩典的上帝, 圣经说: “耶和华有怜悯, 有恩典, 不轻易发怒, 且有丰盛的慈爱. 祂不长久责备, 也不永远怀怒. 祂没有按我们的罪过待我们, 也没有照我们的罪孽报应我们”(诗篇103:8-10).

 

中国古人晓得恩典是来自上帝的, 例如《诗经·颂·臣工之什·臣工》记载: “亦又何求. 如何新畬. 于皇来牟. 将受厥明. 明昭上帝. 迄用康年”(译文: 还要祈求什么呢? 是想知道如何耕耘新田与熟田吗? 上帝所赐的麦子长得多么美好, 又将是个大丰收的年景, 公义而智慧的上帝, 至今赐下丰收的年成). 虽然人有许多的软弱和失败, 但上帝并没把阳光、空气、雨水等等收回, 反倒不断地赐下福气给祂的受造之物, 如《诗经·大雅·文王之什·皇矣》记载: “既受帝祉”(译文: 既然受了上帝的祝福[赐福] ); 又如《诗经·小雅·北山之什·信南山》所言: “受天之祜”(译文: 受到上天的祝福[赐福] ).[7]

 

  • 上帝是慈爱良善的

论及上帝的慈爱, 唐振基评述道: “上帝给人的爱, 与人为了从偶像那里索取回报而去烧香磕头是大不一样的. 在偶像崇拜中, 人生怕因为不敬而得罪鬼神, 心中充满恐惧. 这样的偶像崇拜, 祈求者为了从鬼神那里得到帮助, 达成愿望, 献上甚至是昂贵的供品, 讨好这些鬼神. 至于接受供品的鬼神愿不愿意帮忙, 或者是愿意帮到什么程度, 完全看它们高不高兴  —  这是在中国历史上形成已久的宗教观念. 总结来说, 这种宗教观念的实行体系, 是迎合敬拜者个人的好处, 而不是来自上帝的爱与恩典. 中国人在远古的典籍中, 讲述了上帝对受造之物的爱与恩典, 是现代人深感惊讶的.”

 

中国的古籍里, 记载了上帝对人民的爱, 如《尚书·周书·泰誓中》记载: “惟天惠民. 惟辟奉天”(译文: 上天的心愿是施恩惠给人民, 君王应当奉行上天[上帝]的这种心愿). 这位良善的上帝喜爱和赐福给良善的君王或统治者, 《尚书·商书·太甲上》记载: “天监厥德. 用集大命. 抚绥万方”(译文: 上天[上帝]看到他[指先王成汤]的德行如此美善, 就把重大的使命授给他, 让他安抚、治理天下).

 

圣经多方论及上帝的慈爱与良善, 诗篇136:1说: “你们要称谢耶和华, 因祂本为善; 祂的慈爱永远长存.” 诗篇145:9又说: “耶和华善待万民; 祂的慈悲覆庇祂一切所造的.” 但圣经告诉我们, 上帝最大的慈爱是差遣主耶稣基督为世人赎罪而死, “神(上帝)就是爱. 神差祂独生子到世间来, 使我们藉着祂得生, 神爱我们的心在此就显明了. 不是我们爱神, 乃是神爱我们, 差祂的儿子为我们的罪作了挽回祭, 这就是爱了”(约翰一书4:8-10).

 

唐振基阐解道: “上帝是爱… 这种爱不是一种冲动的感情用事, 而是理性和自愿的爱, 这种爱基于祂的公义与真实. 上帝的爱并不计较被爱的对象是否值得、得不到回报也照样付出. 上帝的爱是基于祂客观的态度, 而不是可变的情绪, 而祂向人们表达爱的时候, 是包含着温暖的情意的.”[8]

 

(D)     再思中华祖先的上帝

唐振基贴切指出, 仔细查考了那些讲述中国古人认识上帝的古籍后, 可以得出激动人心的结论:

 

首先, 确信“上帝”或“天”这个名字, 是专门属创造主独有的名称, 任何灵界的其他杂神不得享有这个称呼, 至多只称呼它们为神. 在中国悠久的历史进程中, 造物主上帝透过祂的名字将祂自己启示给中国人. 由于中国人的祖先认识上帝, 有敬畏上帝的心, 因此中国本土的文化中, 从来没有形成过敬拜上帝之外的宗教, 中国古人以遵行天命, 也就是遵行上帝的旨意为最终的目标. 直到佛教在一千多年前传入中原, 中国才有了宗教(指佛教).

 

有人认为宗教起源于简单的图腾崇拜,[9] 从对自然现象的崇拜, 发展到偶像的崇拜, 再发展到敬拜独一的真神上帝. 在中国的情形恰恰相反. 创立中华文明的祖先们从一开始就认识上帝, 而且认识得非常清楚[10]: 这位永恒的、全能的上帝, 又是良善的、大能的、仁爱的和公义的上帝(天), 不管其间经过多少世代, 永生的上帝是唯一的一位, 祂始终贯穿整个中华历史, 是显明自己作为的掌权者. 非基督徒学者杨鹏在其所著的新书《“上帝在中国”源流考  —  中国典籍中的上帝信仰》(2014年出版) , 引经据典地证明中华文明之初有“上帝”信仰, 相信有一个至高的力量在主宰世界. 这样的观念正是圣经所教导的.[11]

 

耶稣基督来了之后, 福音已经传开, 上帝制定了伟大的新约, 使人类归顺祂, 这不仅是基督福音传进中国一二百年才有的概念, 更是早在中国古代社会就已经有历史根源了. 上帝把祂的名字“上帝”启示给古代的中国人, 呼召人们归向上帝的名. 同样, 圣经中也在多处称造物主上帝为天上的父亲, 祂确实是万物之父. 当人们试图归向造物主上帝  —  人类灵魂真正的根, 就需要通过上帝在圣经中主耶稣基督的特别启示, 亲自地去了解祂. “神(上帝)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 就在这末世借着祂儿子晓谕我们; 又早已立他为承受万有的, 也曾借着祂创造诸世界”(希伯来书1:1-2)

 

在大量查考中国古籍后, 我们确知中国古人认知的上帝或天, 与圣经中唯一的真神上帝是一致的, 和基督徒崇拜的上帝是同一位. 受人尊崇的中国古籍专家理雅各(James Legge, 苏格兰汉学家)总结说: “我们通过了解他们所敬拜上帝的属性得出, 他们敬拜的上帝和我们敬拜的是同一位, 正如祂喜悦把自己最大限度地启示给我们.”[12]

 

由于对远古真相不了解, 很多中国人以为基督信仰是西方人的宗教, 耶稣基督是西方人的上帝. 如今事实已经呈现在眼前, 上帝虽然静默无语(这是指对中国而言, 而非对以色列人, 因为上帝对后者给于很多明显直接的启示, 以色列人的旧约圣经便是最好的明证, 编者按), 却主宰着中国的历史, 上帝从来就是中国人的上帝.[13]

 

 

(E)     结语

在流传下来的中国古典书籍中, 我们发现中国人在几千年的记载中, 对上帝的这种描述, 与圣经中所启示的那位上帝是同一位. 最关键的是, 几千年来, 中国社会中有许多偶像, 却找不到这位至高者(上帝)的像或形状. 古代中国人从没有试图公开为这位创造主造偶像, 而这正是上帝所要求的: 不为祂造任何偶像(参 出埃及记20:4). 一个强有力的证据就是: 在举行“祭天大典”(祭拜“皇天上帝”)的北京天坛里, 在这面积广阔、占地273公顷的天坛范围内, 竟然没有摆设任何偶像, 只有在园中央的殿堂(皇穹宇)里面, 摆放一个牌位, 上面写着“皇天上帝”四个大字. 这意味着中国人最早期的信仰(祭天大典, 或称“郊祭”)[14]是敬拜“无形的”上帝, 而非有形的各种偶像(注: 拜偶像是较后受到公元后传入中国的佛教和道教所影响而产生的).

 

透过查考中国古籍中所描述的“上帝”(参本文附录), 并以它与圣经中的上帝作一比较, 不少学者都赞同唐振基所说的: “中国人的上帝同犹太人、基督徒的造物主上帝是相同的. 中国古代人知道上帝的存在, 并且相信上帝一直与他们在一起, 这样的情景与犹太人及圣经中描绘的上帝如此的吻合一致, 可以认出这是相同的一位上帝.”[15] 因此, 唐振基呼吁道: “认识上帝, 了解祂神性的属性是多么美妙, 上帝的名是至圣尊名, 就是中国几千年文明史上被尊敬的上帝. 应当回到中国历史的开端, 接受祂作生命的主.”[16]

 

 

***************************************

附录: 中国经典引用上帝次数一览表[17]

 

   

十三经

引用

次数

先秦

诸子

引用

次数

1 周易 2 荀子 1
2 尚书 32 老子 0
3 毛诗 24 列子 1
4 周礼 8 庄子 0
5 仪礼 0 墨子 25
6 礼记 19 晏子春秋 8
7 左传 6 管子 2
8 公羊传 0 商君书 0
9 谷梁传 1 慎子 0
10 论语 0 韩非子 0
11 孝经 1 孙子 0
12 尔雅 0 吴子 0
13 孟子 3 尹文子 0
14 —— —— 吕氏春秋 12

注: 有些经书中虽没有“上帝”一词, 却大量论及上帝之别名, 例如“天”、“帝”、“道”、“神”等;
名号之多, 足见古人对上帝认识之深.

 

 


 

[1]               唐振基著, 《先贤之信》(中国上海: 中国出版集团东方出版中心, 2005年), 第84页.

[2]               “天”在古籍中经常有广泛无限的含义. 据《词源》, 中国的第一本字典《说文解字》把“天”列为“头”. 按同一个思路, 原始的象形字“天”是表示把“一”放在“大”的上面. 换言之, “天”是在最伟大者上面的那一位(或作: 独一无二的伟大者). 《尚书》里讲, 夏朝是“天”灭了它, 因为夏朝罪大恶极, 也即是说, “天”是至高无上的掌权者, 可对各国施行审判. 虽然“天”和“上帝”是两个不同的词, 来表示至高无上的上帝, 但它们皆指同一位, 正如汉朝学者郑玄在《史记》的注解中, 用一句简洁的话指出: “上帝者, 天之别名也. 神无二主.” (见《史记》卷二十八·书六·封禅书). 引自唐振基所著的《先贤之信》, 第70-71页.

[3]               本章的译文是摘自唐振基所著的《先贤之信》, 论到这些译文, 唐振基写道: “将这些古籍译成现代汉语时, 都参考了目前国内专家的作品, 例如诗经的专家周振甫, 四书五经的专家陈襄民、刘大祥等人的译文, 以保证译文内容的权威性.” 见《先贤之信》, 第66页.

[4]               唐振基著, 《先贤之信》, 第86, 92-93页.

[5]               同上引, 第94页.

[6]               同上引, 第91页.

[7]               同上引, 第90页.

[8]               同上引, 第84, 87, 89页.

[9]               图腾崇拜(Totem worship)是将某种动物或植物等特定物体, 视作与本氏族有亲属或其他特殊关系的崇拜行为, 被认为是原始宗教的最初形式(约出现在旧石器时代晚期). 注: “图腾”是印第安语totem的音译, 意为“他的亲族”或“他的氏族”.

[10]             中华祖先认识上帝, 因为他们也是从清楚认识和虔诚敬拜独一真神上帝(耶和华)的挪亚三个儿子之一而来. 有学者指出中华祖先(指黄帝)源自挪亚第二儿子 — 闪(Shem), 例如吴安邦写道: “根据《史记·五帝本纪》, 黄帝为少典(即“闪  —  Shem”)所生; 又按《国语》云, 少典生黄帝与炎帝…” (摘自吴安邦的《圣经揭开中国造字的秘密》, 第8页); 吴安邦在其所著的另一本书中写道: “闪与少典音相近, 年代与辈分都与圣经相符…” (摘自《华人的祖先是上帝》, 第9页).

[11]             中国古典书籍中证实中国古人相信上帝是大能的创造主, 《“上帝在中国”源流考》一书的作者杨鹏也赞同这点. 此书考证了“上帝”在中国古典书籍的源流, 指出“上帝”在商朝的甲骨文已经存在, 并非外来基督教的概念. 趙望曦在2015 年2月 2日的《基督日报》中报导说: “对于基督教的上帝及中国自古以来所说的‘上帝’, 杨鹏认为两者属于同一概代. 他指出不同宗教与地域对创造主有不同的称呼, 如中国传统称之为‘天’或‘上帝’等, 但实际上指的都是创造万物的主.” 参趙望曦的文章“楊鵬指‘上帝’不分中外, 是普世的創造主”;  http://chinese.gospelherald.com/articles/24820/20150202/楊鵬指-上帝-不分中外-是普世的創造主.htm .

[12]             James Legge, The Notions of the Chinese Concerning God and Spirits (理雅各. 中国人的鬼神概念). 引自唐振基著, 《先贤之信》, 第96页.

[13]             同上引, 第95-96页.

[14]             祭天大典(或称“郊祭”)是由皇帝亲自主礼, 可追溯到中国最远古的帝王. 《史记·封禅书》记载中国古代皇帝, 无怀氏、伏羲、神农、炎帝、黄帝(公元前2697-公元前2599)等等, 都举行过祭天大典的活动.

[15]             唐振基著, 《先贤之信》, 第72页.

[16]             同上引, 第96页.

[17]             王敬之著, 《上帝与中国古人》(美国田纳西州: 中国神学出版社, 2000年), 第355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