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主名聚会(五): 优越的宣告 — 主的晚餐


(A)       “主的事该有优先地位

虽然保罗写哥林多前书的目的, 是要纠正哥林多召会的错误,[1] 但我们为此书信而诚心感谢神. 我们高兴并非因为他们有错, 而是因为他们被纠正过来. 若他们的问题不被纠正, 那里的召会就很快消失. 保罗纠正他们的其中一个方式, 就是教导他们把“主的事”放在优先的顺序上(林前7:32).

哥林多前书有七件关乎“主的事”的重要事情: (1) 主的名(林前1:1-10); (2) 主的桌子(林前10:21); (3) 主的死(林前11:26-27); (4) 主的命令(林前14:37); (5) 主的工(林前15:58); (6) 主的显现(林前1:7); 以及我们现今要讨论的, (7) 主的晚餐(林前11:20). 与“主的事”相对的, 是“世上的事”(林前7:33-34), 哥林多前书的主题正是强调前者比后者更为重要, 更当优先考虑.

(B)       圣经中的优先事例

我们常对非信徒引述主耶稣在 太6:33的话: “你们要求祂的国和祂的义, 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 这节经文的上下文表明它有比福音信息更广的解释. 不管是论到事奉一个主(太6:24)、生活所需(25节)或寻求一个国(33节), 我们必须把最重要的事放在首位(first place). 保罗称赞马其顿的信徒, 因为论到奉献给主的事, 他们“照神的旨意, 把自己献给主”(林后8:5). 以弗所的召会被主严厉责备, 因为那里的信徒们离弃起初的爱心(可译作“最先的爱心”, first love, 启2:4), 主劝勉他们悔改, “行起初所行的事”(启2:5).

此外, 处在饥荒的撒勒法之寡妇只有一把面粉, 但以利亚对她说: “不要惧怕! 可以照你所说的去做吧! 只要先为我做一个小饼拿来给我, 然後为你和你的儿子做饼”(王上17:13). 他可以辩驳说如果她这样做, 她和她儿子便会饿死. 但她先做饼给神的先知, 而她和她儿子的需要得到神丰足的供应. 所以保罗劝勉哥林多的信徒说: “每逢七日的第一日, 各人要照自己的进项抽出来留着”(指奉献出来给神, 林前16:1). 这是属灵的原则, “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 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6:33).

徒20:7记述: “七日的第一日(the first day of the week), 我们聚会擘饼的时候…” (编译者注: 有些译本作“掰饼”, 而“饼”字在希腊原文是 artos {G:740}, 可指有酵的“面包”[太16:12], 所以英文译本普遍上将之译作“bread”). 这节主要表明优先顺序的属神原则. 从这节的用词中, 我们清楚知道所指的并非普通的聚餐, 而是 徒2:42所指的“擘饼”聚会(the breaking of bread, 即主的晚餐). 徒2:46所指的“擘饼”则是指普通的用饭, 正如接下去的经文所表明的, “存着欢喜、诚实的心用饭.”

(C)       七日的第一日

在 徒20:6-12, 那里的聚会主要目的是“擘饼”(7节), 并且这些门徒擘饼的时间很可能是在七日第一日的第一个时机(可能是在早晨时间). 在这漫长的聚会里, 他们首先借着擘饼来记念主, 长时间的讲道之后(9节), 他们用饭(11节). 我们有很好理由相信11节的“擘饼”是指用饭, 因它与“吃食物”有关, 如同 徒2:4的“用饭”一样. 然而, 哥林多的信徒把主的晚餐(擘饼聚会)当作普通的用餐, 所以保罗写信给他们说: “你们要吃喝, 难道没有家吗?”(林前11:22). 简之, 保罗等候整个星期, 为要与特罗亚的信徒“聚会擘饼”(徒20:6-7), 所以我们可合理地说, 第7节是擘饼记念主的聚会, 而第11节则是普通的用饭.

初期召会每周记念主耶稣的死. 当圣经要强调这记念的简单性时, 就采用“擘饼”这一词语. 当要强调这记念的庄严性时, 就采纳“主的晚餐”这一词语. “主”一词被用作形容词(英文作: the Lord’s)在新约中只用过两次, 第一次是在这里(林前11:20), 第二次则在 启1:10. 后者是主日(the Lord’s Day, 星期日), 前者是主的晚餐(the Lord’s Supper), 两者关系如此密切, 很有意义.

(D)       擘饼聚会的饼和杯

我们在 创43:24有个美丽的实例,[2] 可说明上述真理. 那里记载约瑟在埃及为他众兄弟摆设筵席, 与他们一同用餐. 这筵席具有约瑟的特色, 而非埃及的特色. 同样的, 在哥林多前书, 主的晚餐具有主自己的特色, 与任何属这世界的事物或制度无关.

当犹大正与犹太领袖商议卖主之际, 主耶稣拿起饼来, 为此感谢父神, 为着祂自己的身体将在十架上受创而感谢神. 祂也拿起盛着酒的杯来, 为着自己的宝血将要流出而感谢神. 祂清楚晓得这两个简单的象征或标志(emblems, 特指富有代表性与纪念性的表记)背后所蕴藏的意义. 过后, 保罗对哥林多信徒所说的话记述了那夜在楼房上所发生的事. 这方面的记载, 除了从那夜与主同在的门徒那里获知, 其余都是保罗直接从主领受的(林前11:23-34). 一件值得留意的是: 太26:26记载: “他们吃的时候, 耶稣拿起饼来”, 当保罗讲述此事时, 他说: “就是耶稣… 拿起饼来…” 众门徒从不称祂为“耶稣”, 正如主所说的: “你们称呼我夫子, 称呼我, 你们说的不错, 我本来是”(约13:13). 我们也该存有这样的敬畏.

(E)       设立主的晚餐之目的

设立主的晚餐有三个目的. 首先是记念主, 因主说: “你们应当如此行, 为的是记念我”(林前11:24). 我们所记念的, 是一切与这位可颂之主耶稣有关的事. 第二个目的是一个宣告: “是表明(原文是“宣告”, declare)主的死, 直等到祂来”(林前11:26). 我们主的死所表露的一切爱和痛苦, 所带来的福气等等, 都包含在这宣告里. 第三所要表达的真理是基督身体(召会)的合一. 这合一不仅与哥林多前书10:17的“筵席”(table)有关, 也与第11章的“饼和杯”有关.

保罗说“我们所擘开的饼”(林前10:16), 并非指某个长老去到桌前擘开饼的这一举动, 而是指每个信徒自己擘开饼的行动, 以此承认是我导致主耶稣的痛苦和死亡, “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 为我们的罪孽压伤”(赛53:5).

饼和酒这两个表记虽然简单, 却是主自己挑选的, 富有极大意义. 尽管如此, 饼和酒不过是个表记, 表明祂身体受创和宝血倾流. 罗马天主教犯了一个错误, 宣称这两个表记被转变成基督“真实”的身体和宝血, 即所谓的“化质说”(transubstantiation, 亦称“变体论、变质说、化体说”). 路德会(Lutheranism)则犯了另一个错误, 宣称在这表记里, 我们有基督真实身体和宝血的同在(而非只是象征), 这是所谓的“同体论(consubstantiation, 亦称“圣体同质、圣体共存论、合质论”).[3] 我们应该完全弃绝上述两种错误. 无论如何, 主应许在这擘饼聚会中, 以及其他召会的聚会中, 真真实实的与信徒同在.

(F)       进行主的晚餐的数次

对于记念主的位格与工作方面, 我们是否应该偶尔这样做, 还是将之放在首位, 在召会中高居绝对的优先顺序? 用别的方式改述以上问题: 我们的主应该在一年的四个星期里有被记念的优先权(指召会进行擘饼记念主的聚会), 或一年的十二个星期里, 还是一年的每个星期里, 都有被记念的优先权? 当然, 有人可能会问, “为什么不在每星期的每一日都记念主?” 新约圣经的答案: “七日的第一日, 我们聚会擘饼…”(徒20:7).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七日的第一日(每周的第一日, 即星期日), 并把握第一个时机(指最早的时间)来记念主, 给主该得的优先权; 我们借着饼和杯来宣告主的死, 直等到祂来(林前11:26). 几乎所有圣经学者, 甚至是那些自由派的, 都赞同说初期的召会惯性地在七日的第一日(每周的第一天)记念主, 尽管这些学者当中, 很多人认为今日不必这样做了. 但我们相信这是必须的, 为了“使祂(主耶稣基督)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西1:18).

(G)      先敬拜和记念主, 后才服事和荣耀主

读者必须领悟到一点, 当我们以服事他人来服事主时, 我们便叫祂得着荣耀. 在虔诚献身的事奉上, 服事他人是重要的(加6:6-10). 不过, “他人”是我们事奉的主要目标吗? 还是只有主是我们事奉的主要目标? 有一种事奉是我们只有给主, 不给他人的, 那就是得赎之民给神的敬拜(腓3:3; 来9:14; 罗12:1),[4] 这敬拜只单单归给神. 这敬拜是高居首位的事, 也是我们被神拯救的主要原因(约4:23-24).

如果我们认为其他事奉比敬拜神更重要, 应该优先进行的话, 便是犯错了. 当主耶稣在信徒心中高居首位时, 他就不会认为每个星期的第一日记念主是多余的重复, 或应该被其他种类的事奉所取代.

(H)       我们可否随意私下擘饼?

在新约圣经的记载中, 信徒所守的“主的晚餐”都属于恒久性的召会见证, 没有一次例外. 我们不应该为着旅行者的方便, 自行擘饼记念主(指几个弟兄姐妹一起旅行时, 就随意在主日聚在一处, 擘饼记念主, 编译者按), 因为擘饼记念主是属于恒久性聚集的召会之特权(但若整体召会去到别处参加召会的家庭营, 那么在主日时, 这召会的信徒就可以在那里擘饼记念主, 因这群信徒就是那恒久性聚集的召会了, 编译者按).

擘饼聚会是信徒交通团契(fellowship)最伟大的表现(林前10:16-17), 将会影响其他所有聚会, 以及其他所有的召会功能, 正如利未记第一章的燔祭(第一样祭物)如何影响其他所有利未献祭制度的祭物. 还有一点, 我们不是接纳某位信徒进到擘饼聚会, 而是接纳那人进入召会的交通团契里, 而这样的交通是借着擘饼来表达.

(I)        应当预备好朝见复活之主

哥林多前书11章要强调五个事实:

  • 主的晚餐之设立(Institution, 11:23; 路22:19);
  • 主的晚餐之命令(Injunction, 11:24);
  • 主的晚餐之目的(Intention, 11:26);
  • 主的晚餐所包含的问题(Inclusion, 11:18-22);
  • 主的晚餐所须有的省察(Investigation, 11:28).

这是一个严肃和圣洁的责任, 也是一个蒙福的特权, 比地上任何一个地方更靠近天堂. 加利利的妇女们“看见了坟墓和祂的身体怎样安放”(路23:55), 到了“七日的头一日, 黎明的时候, 那些妇女带着所预备的香料来到坟墓前”(路24:1), 因为她们相信主耶稣已经死了. 对于已死的人, 她们都做好准备带香料来, 我们岂不更当做好准备朝见复活之主, “收集好初熟的果子放在我们的篮子”, 即收集有关主耶稣的宝贵意念, 并在祂与属祂之人会面的地方将之献上!

(J)        一些错误的教导或失衡的看法

有些人该受到极度谴责, 因为他们教导有关背道失丧的错误教义, 说哥林多人在没准备好的情况下领受主的晚餐, 羞辱了主, 结果他们当中多人因主审判的手而生病, 甚至多人睡了, 灭亡了. 事实上, 他们并非死而永远灭亡, 只不过是“睡了”; 这“睡了”一词若用来指死亡, 就只用在得救的信徒身上. 但在另一方面, 我们岂能轻视这样的事, 认为不严重呢? 我们擘饼和饮杯时, 若没有分辨是主的身体, 即饼乃是生动地象征主受苦的身体, 这种情况是严重的事. 保罗说: “我们若是先分辨自己, 就不至于受审”(林前11:31), 这句话至今还是正确的.

对于此事, 我们要明白这里所谓的“分辨自己”(或作: 自我审判, self-judgment)不该导致信徒不再出席主的晚餐, 而是使信徒以自我审判的精神来领受主的晚餐. 这一节也并非声称只有那人本身有权利说他可以或不可以领受主的晚餐(因为召会领袖也有权利按圣经教导, 来决定某人是否适合擘饼记念主, 编译者按). 此外, 这一节所谈的不是有关召会的接纳(assembly reception), 而是那些已被接纳、属于哥林多召会的一份子进行自我审判.

出30:17-21与这里所说的哥林多信徒之死, 具有显著的相似处. 亚伦的众子被神警告, 在进入会幕(指圣所)以前, 必须在洗濯盆里洗濯, “必用水洗濯, 免得死亡”(出30:20). 保罗在这一章引述神对以色列民的审判, 将之应用在哥林多信徒身上. 那导致一些人生病和死亡的众罪, 可追溯到 林前10:5-11, 那里列明以色列人的罪, 且警告说: “你们也不要发怨言, 像他们有发怨言的, 就被灭命的所灭”(林前10:10); “他们遭遇这些事, 都要作为监戒; 并且写在经上, 正是警戒我们这末世的人”(林前10:11). 保罗在第9章结尾时却是一个完全的对比, 因他说: “我是攻克己身, 叫身服我”(林前9:27). 愿我们都经历“叫身服我”的真理!

主再来的应许也与主的晚餐有关. 能回顾主的十架, 并展望主的再来, 是何其蒙福的特权啊! 只要我们身体状况允许我们出席擘饼聚会, 我们就不该缺席! 这是主的命令, 直等到祂来! (林前11:26)

(K)     擘饼聚会的实况之描述

为了帮助那些从未见过擘饼聚会的人对此聚会有清楚的概念, 我们在下文概述这聚会的情形.

进行此聚会的建筑物是简单舒适的, 不过没有任何宗教的形式或仪式之物(如圣坛、烛台、诗班座位、十字架等等). 墙上或许挂着一些具有圣经金句的牌子或照片. 室内或堂子里没有任何宗教祭坛. 擘饼聚会时, 座椅的排法是围绕着一张处于中间的简单桌子, 桌上摆放着一个面包(bread)和一杯酒(wine).[5] 在室内的后方, 摆放着一些与这圈子隔开的椅子, 让人可以坐着观察(这些椅子被称为“后座”或“观察座”, back seats or observer seats, 专给非信徒或未在召会交通里的信徒坐的, 编译者按).

聚会开始前, 这小群信徒安静坐着, 许多人低头祷告, 其他人在阅读圣经, 或翻阅诗歌本, 通常是《信徒诗歌》(The Believer’s Hymnbook). 聚会的时间一到, 一位弟兄站起来, 宣告要唱某一首诗歌. 他大声读出这首诗歌一两节的词句, 再重复宣告这首诗歌的号码. 在没有钢琴、电子风琴或任何乐器的伴奏下, 大家以真诚的情感高唱诗歌. 过后是短暂的沉静, 然后一位弟兄站起来, 带领大家向神祷告. 他并不向神祈求什么, 而是感谢神赐下极大特权给信徒, 使他们能够出席这简单的聚会, 使信徒能够聚集向神感谢祂的爱子主耶稣基督. 他的祷告全是感谢和赞美, 述说主耶稣基督无比的价值, 并为着救主耶稣的救赎工作而感谢神. 祷告过后, 再唱一首敬拜的诗歌, 继续那荣耀的主题  —  基督无比的价值和祂在十字牺牲的重要性.

当聚会继续进行时, 数位弟兄轮流感谢神, 他们的主题是一样的, 但观察者会注意到敬拜的语调越来越高, 更多对圣子的赞美香气升到神面前. 当弟兄把感谢之声献给神时, 其他信徒便安静地欣赏与认同, 当每个带领敬拜的弟兄以开声祷告来敬拜完后, 信徒同声以“阿们”附和.聚会时, 没有任何人占显著地位, 每个参与属灵敬拜的弟兄都是站在原地. 聚会没有由所谓的“主席”主持, 没有宣告流程, 但那些开声带领的弟兄们是深思其他信徒所献上的感谢, 思考所唱的敬拜诗的歌词. 基督就是聚会的主题, 信徒高举祂的位格与工作, 并以心灵诚实来敬拜神.

一个属灵的观察者不难发觉, 信徒不单是为着个人或集体所领受的福气而感谢神, 他们更多表达的是父神对祂独生子的喜悦, 他们在敬拜中也引证圣经, 来描述父神如何欣赏主耶稣的完美和优点. 神因着祂完美的属性而被信徒敬拜, 基督因着祂的价值而被信徒高举, 因着基督为罪人舍己的大爱, 信徒谦卑献上感谢.

接着, 某个弟兄站起来, 宣布他将为饼祝谢. 他简单与敬虔地为着桌上的饼祝谢, 这饼是适切的象征(或译“表记”, emblem; “表记”意谓富有代表性的记号), 代表主耶稣在十架受苦的身体. 过后, 一个弟兄起来走到桌前, 擘开饼, 然后将它传递给圈子里的众信徒. 每个信徒擘取一小部分, 然后吃下它.

饼被放回桌上之后, 某个弟兄站起来, 同样地为着杯中的酒而感谢神, 这表记是由主耶稣所挑选, 代表祂在十架所流的宝血. 如同刚才的饼一样, 这杯子被传到每个信徒手中, 他们从这杯中吸取一小部分. 当杯子被传回桌上后, 奉献袋被传给每一个在圈子里的信徒, 传完后再放回桌上.[6]

这时候, 某个弟兄站起来读一段经文, 并解释所读的, 把所记载的圣经真理化为实际的应用(以讲道或分享圣言来造就信徒). 过后再唱一首诗歌, 并以祷告结束聚会. 聚会后, 信徒们起身, 互相热诚握手问安, 互相表达爱与关怀.

每个主日, 几乎在世上每个地方都有上述的聚会在进行着. 这聚会是有关主的晚餐之纪念, 由主耶稣在被卖的那一夜, 亲自设立的(林前11:23-30).[7]

(文接下期)

***************************************

附录:   擘饼聚会的行动和沉静

  • 擘饼(聚会)乃是一种行动 (It is an Act): 主耶稣说: “你们也应当如此(do), 为的是记念我”(路22:19; 参 林前11:24-25).
  • 擘饼(聚会)乃是一种顺服的行动 (It is an Act of Obedience): 主耶稣吩咐说: “你们应当如此行, 为的是记念”(林前11:24).
  • 擘饼(聚会)乃是一种记念的行动 (It is an Act of Remembrance): 达秘(J.N. Darby)评论道: “ ‘记念’一词在希腊原文有‘回忆’(recalling)或‘回想’ (calling to mind)以作纪念之意.”
  • 擘饼(聚会)乃是一种敬拜的行动 (It is an Act of Worship): 虽说敬拜不限于擘饼聚会, 但没有别的聚会比擘饼聚会更适合敬拜. “所祝福的杯”(林前10:16)是“谢恩的杯”(eucharistic cup), 是与圣徒的敬拜或感恩有关.
  • 擘饼(聚会)乃是一种交通的行动 (It is an Occasion of Communion): 林前10:16-17说: “我们所祝福的杯, 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吗? 我们所擘开的饼, 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吗? 我们虽多, 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  因为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 基督徒群体进行敬拜和分领一个饼, 彰显主里合一与交通团契的特质.
  • 擘饼(聚会)乃是一种审判的行动 (It is an Act of Judgement): 林前11:27-34记载: “所以无论何人, 不按理吃主的饼, 喝主的杯, 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了. 人应当自己省察, 然後吃这饼, 喝这杯. 因为人吃喝, 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 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 基督徒擘饼前理当先自己省察, 免得不按理擘饼饮杯, 受神管教和审判, 因此受苦.
  • 擘饼(聚会)乃是一种盼望的行动 (It is an Act of Hope): 记念是往后看, 但使徒保罗在 林前11:26提醒我们, “你们每逢吃这饼, 喝这杯, 是表明主的死, 直等到他来.” 因此, 每一个擘饼聚会不仅是往后看主第一次来到世上, 更是往前盼望他第二次的再来. 哦, 何等荣耀的盼望!

我们承认擘饼聚会时, 按圣灵的带领, 有时会有沉静片刻, 让大家进入更深的敬拜. 但我们也要警惕, 不可因众人都沉浸在各自的敬拜中而导致过久的沉静. 我们必须在这方面保持平衡. 托尔(J. G. Toll)以下的话值得我们深思:

若大家容许我表达个人的看法或判断, 我认为许多基督徒误用“聚集记念主”这个表达方式, 来支持他们过久的沉静不语. 无可否认, 我们确实是“记念主”, 但“单单记念主”是不合乎圣经的“一半真理”(half-truth), 而这“一半真理”是危险的, 也把这擘饼所要强调的重要特征给掩盖了, 使之含糊不清, 并鼓励信徒以错误态度来看待擘饼, 导致今日的擘饼聚会陷入低落的情况.

我们若要“记念”某个人, 倒可舒舒服服地坐下, 安静默想那个人, 让我们的思想逐渐被那人所充满. 这岂不正是今日的擘饼聚会常用的方法吗? 其实, 我们聚在一起的目的, 不该是缅怀沉思, 安静默想, 以思念基督来喂养我们的心灵, 而是应该以圣洁的能力与活力, 升到属灵职责的最高峰, 在神的桌上摆饼, 以感谢和颂赞来事奉他.

有位著名的主仆把擘饼聚会形容为“属灵电池的充电”. 他表示上个星期事奉主的能力用完后, 我们来到擘饼聚会, 在主面前“充电”, 使我们能恢复爱心和力量, 好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充满能力地事奉主. 我们对这看法深感遗憾, 因为事实正好相反. 我们应该在整个星期中与主密切交通, 更深地赏识(欣赏与认识)基督, 并从中收取属灵的材料, 好叫我们在擘饼聚会上, 带着满了的心、满了的手、“满了的篮子”来到主面前, 在每逢七日的第一日, 先向主献上属于祂的那一份(谨记主说: “谁也不可空手朝见我”, 出23:14-15; 34:20; 申16:16-17).

对此真理缺乏认识已导致擘饼聚会上的感谢和敬拜何等贫乏, 经常出现长时间的沉默, 许多弟兄互相等候, 直到最终他们的心灵进入正确状况后, 才向神述说有关祂的儿子; 结果很多弟兄几乎等到聚会的末了才开声祷告, 在过久的等候中白白浪费许多宝贵时间.

上一代弟兄们常提醒我们, “会幕里有桌子没有椅子!” 当祭司进到会幕, 他们要忙着事奉神, 从他们进入会幕的那一刻, 直到他们离开为止. 倘若他们要在神同在的平安下, 安静他们的心灵, 或坐着回忆默想, 那么他们应该在自己的帐幕里进行. 当马利亚坐在耶稣脚前, 那不是在神的家中, 而是她自己的家中.[8]


[1]               希腊文 ekklêsia (召会)一词最广泛的用法是指基督所应许建造的召会  —  保罗称之为“基督的身体”  —  包含这恩典时代的每一个信徒, 从五旬节直到召会被提这段时期的所有信徒(参 弗3:1-12; 5:23-32; 西1:18; 来12:23). 这些经文皆指上述所谓的“基督的身体”, 另称“宇宙性召会”或“普世性召会” [注: 上下四方叫做“宇”, 意即所有的空间; 古往今来(过去、现在、将来)叫做“宙”, 意即所有的时间; 故“宇宙性召会”代表一个比“地方性召会”在时间和空间上更广的召会, 即从五旬节直到主再来(召会被提)这段时间, 在世界各地凡信主而重生得救的信徒所组成的召会]. 地方性的召会则指在某个时间里, 在某个地方聚集的一群基督徒所组成的群体, 例如在哥林多的召会、加拉太省的各召会等等.

[2]               创43:24: “家宰就领他们进约瑟的屋里, 给他们水洗脚, 又给他们草料喂驴.”

[3]               米勒(Andrew Miller)表示, 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弃绝罗马天主教的变体论  —  饼和葡萄酒在祝圣后不再是饼和葡萄酒, 而是变化成基督物质的身体和血. 马丁路德的看法是饼和葡萄酒仍然和先前相同  —  真实的饼和葡萄酒  —  可是与它们同在的, 是基督人性身体的物质实体(substance)” (引自 Miller’s Church History, 第775页). 马丁路德否认主餐是个献祭, 或在那元素里的基督之体该受敬拜; 但他保留说基督的身体仍在那里, 被领圣餐者(communicant)所领受.

[4]               腓3:3: “因为真受割礼的, 乃是我们这以神的灵敬拜、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着肉体的”; 来9:14: “何况基督借着永远的灵, 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 祂的血岂不更能洗净你们的心(原文作良心), 除去你们的死行, 使你们事奉那永生神吗?” 罗12:1: “所以弟兄们, 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 将身体献上, 当作活祭, 是圣洁的, 是神所喜悦的; 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

[5]               有些召会采用无酵饼和葡萄酒. 无论是有酵或无酵的饼, 双方都有各自的圣经根据, 不该成为争论点. 请参《家信》文章: “问题40: 按圣经的教导, 守主的晚餐时该用无酵饼还是有酵饼? 葡萄汁还是葡萄酒?” 载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按圣经的教导-守主的晚餐时该用无酵饼还是有酵饼/ .

[6]               有些召会采用“奉献箱”, 即把奉献箱放在聚会处的某个角落, 信徒聚会前先把钱放进奉献箱.

[7]               上文编译自“A Supreme Declaration  —  The Lord’s Supper” (Chapter 5), 载 Norman W. Crawford, Gathering Unto His Name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6), 第54-63页.

[8]               改编自“The Breaking of Bread”(Chapter 35),  in Church Truths (by J.G. Toll, 2001), 第153-156页. 此书由托尔(J.G.Toll)出版,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印刷.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