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来的事 (七): 羔羊的婚礼


(A)       召会被提后天上将发生的两件大事

看哪! 在基督里睡了的圣徒从死里复活, 活着的圣徒身体改变, 两方一同成为一个荣耀的会众, 从地上被提到空中! 对于那些注定要出现在这群会众当中的圣徒(一切信主重生得救的人, 都注定会出现在这群被提的会众当中, 编译者按), 应该有兴趣知道被提过后将要发生什么事, 就是从被提开始, 直到与基督一同回到地上施行审判之间的这段时间(编译者注: 这段时间地上将经历七年的灾难), 圣徒在天上将有何事发生.

 

[ 编译者注: 召会被提后, 天上将发生两件大事, 即信徒工作的审判和羔羊娶妻的婚娶. 一般而言, 几乎所有学者都一致赞同, 这两件大事发生的次序是: 先有工作的审判, 后才进行羔羊的婚娶. 但本文作者考德威尔(John R. Caldwell)因为以“召会被接回父家”(新妇被接回父家)这一主题为开始, 所以就先谈羔羊的婚娶, 后才论到信徒工作的审判. 然而, 我们在编译和刊登他的文章于《家信》时, 却选择按照这两件事的时间次序来排列, 故先刊登工作的审判, 后才羔羊的婚娶. 我们已在上期刊登有关工作的审判, 本期就让我们一同来思考羔羊的婚娶(marriage of the Lamb) ]

 

 

(B)       羔羊的婚娶

首先, 从我们之前看过的许多圣经经文中, 我们晓得将会亲眼见到主耶稣本身. 现今, 那些走在光明中的人可凭信心看见祂, 享受祂的同在, 这是别人难以领悟, 或完全不知的; 祂只向这样的人彰显自己, 祂用的方式是世人无法领会的(约14:21-23).[1] 然而, 到了那一日(召会被提之日), 圣徒将要目睹祂荣耀的整个人, 享受祂荣美的同在  —  这是信心无法达到的境界, 也是内住我们心中的圣灵没有向圣徒显示的, 但圣灵使圣徒渴慕和向往那一刻  —  主荣耀的显现!

跟着, 我们要去到“父家”, 那里有许多住处, 那里是祂先去为我们预备地方之处(约14:2-3), 正如我们唱到的: “祂为我预备住处, 那永远长存的住处, 而我在那圣洁喜乐的地方, 不是暂时而是永远.” 对于这点, 圣经没有详细解说, 但清楚表示: “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受苦, 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 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彼前3:18), 而祂将完满地达到此目的, “叫你们无瑕无疵、欢欢喜喜站在祂荣耀之前”(犹24).

 

以色列有一律法条文: “新娶妻之人不可从军出征, 也不可托他办理什么公事, 可以在家清闲一年, 使他所娶的妻快活”(申24:5). 我们知道摩西的律法(在很多方面)预示基督; 这古时的律法条例在很多方面(若不是全部)是将来美事的影儿(来10:1). 因此, 比较这点与以弗所书5:25-32, 我们不难看到人间的夫妻关系被应用来指基督与召会的关系, 这是极大的奥秘, 那里表明耶稣基督要把召会“献给自己, 作个荣耀的召会, 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 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5:27).

 

这点岂不证明这两处经文其实有相似之处(parallel); 我们已许配给主耶稣(林后11:2), 所以当主再来接我们(召会被提), 到祂那里和祂的父家时, 我们并不是前往战场, 主耶稣也不会率领圣徒执行审判; 祂会先与圣徒像在家中一般地同在一段时间(过后才回到地上执行审判, 编译者按).

 

申24:5这充满怜悯的律例所强调的, 是为要“使他所娶的妻快活”. 那作丈夫的, 有责任使妻子“快活”(KJV: cheer up), 正如他有责任“保养顾惜”(KJV: nourisheth and cherisheth; 弗5:29). 谁能述尽主为爱祂之人所预备的“快活”呢? (林前2:9)[2] 在那一日, 荣美的一日, 祂要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比较 启7:17); 祂仿佛“束上腰带, 前来服事”(比较 约13:4-5)  —  使他们得享隐藏的吗哪, 并领受一块白石, 有新名写在其上, 这一切“除了那领受的以外, 没有人能认识”(启2:17).

 

那时, 得赎之歌将充满天家! 回忆起主如何引领我们的一生, 更清楚地看见主带领我们的每一步、每一转折, 都充满慈爱和美意, 那时, 我们的心将涌出全新的赞美之泉! “我们如今彷佛对着镜子观看, 模糊不清(原文作: 如同猜谜); 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 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 到那时就全知道, 如同主知道我一样”(林前13:12).[3]

 

 

编译者注: 本文作者考德威尔(John R. Caldwell)在文中只简略提到羔羊的婚娶(marriage of the Lamb), 但与此题目密切相关的, 是羔羊的婚筵(或称“羔羊的筵席”, marriage supper of the Lamb), 故请继续阅读本文附录一和二.

 

 

*****************************************

附录一:   羔羊的婚娶与婚筵

 

(A)       新郎和新妇的象征

新约圣经许多经文都以新郎和新妇(新娘, Bride)作为象征, 来揭示基督与召会的关系(约3:29; 罗7:4; 林后11:2; 弗5:25-33; 启19:7-8; 21:1-22:7). 在召会被提时, 基督就如新郎迎娶新妇, 立约(婚约)的关系成全, 他们就要合而为一.

 

彼得森(William A. Peterson)解释说: “只有召会是‘新妇, 羔羊的妻’(启21:9), 她与‘耶和华的妻’, 即以色列, 有所区别; 后者要在千禧年开始时被恢复, 归于以色列的圣者(赛54:1-10; 何2:1-17).[4] 耶和华的妻是属地的(何2:19,23: “我必聘你永远归我为妻… 我必将她种在这地…”), 但基督的新妇所享有的, 是属天的福分(弗1:3: “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 一个蒙赦免和被恢复的妻子不能被称为童女(林后11:2-3称之“贞洁的童女”, 这是召会所独有的)或新妇…”[5] 简之, 召会才是基督的新妇, 正如 弗5:22-33所表达的真理.

 

(B)       羔羊的婚娶之时间

潘德科(J. D. Pentecost)指出, 按圣经的揭示, 婚娶(marriage of the Lamb)的时间是发生在召会(教会)被提与基督第二次降临之间. 被提之前, 召会仍在期盼这样的联合. 根据 启19:7的记述, 这婚娶在主耶稣第二次降临之前就进行了, 因那里说: “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KJV: for the marriage of the Lamb is come).” 在希腊抄本中, 这译作“到了”(KJV: is come)的希腊字是 êlthen , 而在希腊文法上, êlthen 一字是希腊字 erchomai {G:2064}的“过去不定式”(aorist), 表明一个已经完成的事件.

 

换言之, 在基督还未回到地上施行审判(毁灭敌基督的国度权势, 启19:11-21)之前, 当群众还在天上赞美主基督时(启19:1-6), 上述这羔羊的婚娶已经完成! 这婚娶随着信徒来到基督的审判台(基督对信徒工作的审判)之后进行, 因为那时的新妇已穿上“圣徒所行的义”(启19:8). 那些都是在基督的审判台面前蒙悦纳的凭据. 因此, 婚娶必须在基督的审判台与基督第二次降临之间进行.

 

(C)       羔羊的婚娶之地点

潘德科指出, 婚娶的地点只能在天上, 且是紧随着基督审判台的出现. 我们知道基督的审判台将在天上进行, 而主第二次回来(同召会而来)之时, 召会与祂在空中降临(启19:14; 也参 亚14:5: “耶和华我的神必降临, 有一切圣者[另译“圣徒”, saints, 即整体的召会]同来” ), 所以婚娶必然也在天上进行, 除此之外, 没有别处配得召会这“天上的国民”进行婚娶了(腓3:20).

 

(D)       羔羊的婚筵(羔羊的筵席)

婚礼可分为婚娶(新郎迎娶新妇)和婚筵(新郎摆设筵席款待亲友)两大部分. 潘德科写道: “羔羊婚娶(marriage of the Lamb)明显只牵涉基督与教会.” 但 启19:9还提到婚筵(marriage supper). 这显然是两件不同的事. 问题是: 此婚筵何时何处举行? 出席此婚筵的又是谁呢?

 

(a)   此婚筵何时何处举行?

先谈这婚筵何时何处举行. 启19:9宣告说: “凡被请赴羔羊之婚筵(marriage supper)的有福了!” 这有两种解释. 第一种解释是薛弗尔(Lewis Sperry Chafer)所表示的: “我们要分辨在基督回来之前在天上的婚筵(marriage supper), 与祂回来之后在地上的娶亲筵席(marriage feast, 太25:10; 路12:37).” 这种看法主张有两次婚筵(suppers), 一次是在天上、基督第二次降临之前举行, 另一次则在地上、基督第二次降临之后举行.

 

第二种解释是把 启19:9的宣告视为那将在地上举行的婚筵(wedding supper)之预告, 这婚筵是在羔羊婚娶(指在天上进行、没有筵席的婚娶)和第二次降临之后, 在地上举行的婚筵. 换言之, 这看法主张只有一次的婚筵, 只在地上举行. 只不过在基督回到地上举行婚筵之前, 先在天上为此婚娶发出 启19:9的预告.

 

根据潘德科, 希腊文的新约圣经中并没有婚筵(marriage supper)和娶亲的筵席(marriage feast)之分, 两者都只用同一个字来表达(即希腊字 deipnon {G:1173}, 意即“晚餐、筵席”, 这词在英文圣经《钦定本》中译作supper和feast ). 由于婚筵在福音书中一致地用来指在地上的以色列(参 太22:1-14; 路14:16-24; 太25:1-13), 所以上述第二种解释较为可取, 即把羔羊的婚娶(marriage of the Lamb)视为那在天上举行、召会永远与基督的联合, 并把娶亲筵席(marriage feast)或婚筵(marriage supper)视为那在地上进行的千禧年; 那时犹太人与外邦人同被邀请赴筵, 新郎也因着把新妇展示给前来聚集的朋友观赏而得着尊荣.

 

(b)   出席此婚筵的是谁呢?

还有一个问题: 出席此婚筵的是谁呢? 施洗约翰在 约3:29提到“新郎的朋友”, 也表明他就是新郎的朋友之一, 这节暗示神的旧约圣徒(指从亚当开始, 直到主在十架完成救恩之前所有信靠神的人[统称“旧约圣徒”], 包括亚当、亚伯、约伯、撒母耳等等, 以及以色列的列祖[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以色列历史上凡信靠神的众圣徒、众先知等等)都是新郎的朋友, 将被邀请出席羔羊的筵席. 潘德科表示, 根据 但12:1-3和 赛26:19-21, 旧约圣徒的复活会在基督第二次降临时发生; 启20:4-6亦指出大灾难中的圣徒也要在那时复活. 所以我们可合理地认为, 旧约圣徒及灾难圣徒都包括在这些有福的出席者名单中.

 

有者认为被邀请赴羔羊婚筵的, 是指召会或天使, 但彼得森断然否认. 他表明赴羔羊婚筵的, 肯定不是召会  —  羔羊的新妇, 因为没有新妇被请出席自己的婚筵. 这些宾客也不是天使, 因为他们仿佛仆人一般“奉差遣”, 而非仿佛宾客一般“受邀请”. 显然, 那些受邀、被请, 得享婚筵之喜的, 将会是旧约的圣徒, 而施洗约翰便是其中一人, 因他形容自己为“新郎的朋友”(约3:29). 在 太9:15, 被请的客人被称为“陪伴之人”, 太22:8则称之为“所召的人”. “在这荣耀的情景, 以色列的列祖们、众先知、众祭司、众君王, 和一切在先前时代的得救万众, 他们已被主接到天家, 将欢庆喜乐…”[6]

 

启19:9宣告说: “凡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 瓦沃德(John F. Walvoord)如此写道: “旧约采用婚姻的画像, 来描绘以色列为‘耶和华的妻子’, 唯她对神不忠, 要等到将来才获得属灵的恢复. 圣经也采用婚姻的画像来描绘召会, 以基督为新郎, 召会为新妇. 那些被邀请来参加婚筵的(或说婚筵的出席者), 包括召会作为新妇和其他的圣徒. 这包括旧约圣徒(他们将要在主耶稣第二次降临时复活)以及灾难中殉道的圣徒(他们组成极大的群众, 参 启7:9-17). 事实上, 神以不同方式对待不同的人, 如以色列、召会和外邦列国, 这与祂的主权是相符一致的.”[7]

 

羔羊的婚筵与千禧年有何关系? 潘德科的评述给了我们一个更完整的概念: “在这里, 我们似乎需要把羔羊的婚娶(marriage of the Lamb)与婚筵(marriage supper)分别出来. 羔羊的婚娶特别指着召会, 是在天上举行的婚礼; 婚筵则与以色列有关, 是在地上进行的筵席. 在 马太福音22:1-14、路加福音14:16-24 和 马太福音25:1-13中, 以色列正等待新郎和新妇回来, 婚筵或筵席要在地上特别为以色列举行. 这婚筵就是一幅千禧年全期的比喻式画像, 以色列在大灾难中被邀请, 多人却拒绝, 因此(拒绝者)要被丢弃; 但许多人应邀, 都被接纳. 因着他们(许多以色列人)拒绝邀请, 那邀请便临到外邦人, 所以外邦人中多有赴筵的. 以色列在主第二次降临时, 正等候新郎从婚礼回来邀请他们赴筵; 在婚筵中, 新郎要向朋友们介绍祂的新妇.”

 

感谢神, 不单为我们预备了羔羊的婚娶, 还预备了羔羊的筵席, 此乃何等荣美、无比欢乐的时光啊! 诚如施洗约翰所说: “新郎的朋友站着, 听见新郎的声音就甚喜乐. 故此, 我这喜乐满足了”(约3:29). 那时将是喜乐满足, 福杯满溢的日子![8]

 

 

***************************************

附录二:   犹太人的婚礼与羔羊的婚礼

 

启示录19:7-10提到羔羊的婚娶(marriage of the Lamb). 这节的“婚娶”在希腊原文是 gamos {G:1062}, 意即婚礼、婚姻(wedding, marriage). 林斯达(Robert Lindsted)正确表示, 圣经论到婚礼时, 是按犹太人的风俗说的, 因为领受这话的主要是犹太人. 我们要先明白犹太婚礼的方式, 然后才能清楚明白神要对我们说写什么.

瓦沃德(John F. Walvoord)指出, 基督在世的时代, 当时的犹太婚礼有三大方面(aspects, 注: 我们也可称这三大方面为“三大步骤”[steps]或“三大阶段”[phases] ):[9]

 

  1. 订立婚约: 按这第一步骤(或阶段), 新郎和新妇双方的父母立下婚约(marriage contract), 新郎的父母(由父亲代表)会给新妇的父母聘金(或称“嫁妆”, dowry). 这婚约是合法的, 只有离婚(休妻)才可废掉这方面的结合.
  2. 迎娶新妇: 第二步骤通常发生在一年后, 或在另一个适当的时间, 就是在半夜时分, 新郎与他的男性朋友带着火把, 游行到新妇的家迎娶爱人. 新妇知道新郎来了, 就与她的童女们(maidens, 指新妇的未婚女性朋友们)做好准备, 加入游行队伍回到新郎的家. 太25:1-13有关十个童女的比喻, 正是说明这点.
  3. 摆设筵席: 第三步骤是婚礼的筵席(marriage supper). 这婚筵可以延续数日, 正如 约2:1-12所记载在迦拿举行的娶亲筵席一般.[10]

 

根据这个婚礼习俗, 我们看见在基督和召会身上已经发生和将要发生的事. 在上述第一阶段(订立婚约), 我们看见在过去的永恒里, 即神未创立世界以前, 父神要为祂的爱子主耶稣基督预备新妇, 所以便拣选了召会(帖后2:13: “祂从起初拣选了你们…” ). 到了日子满足的时候, 祂的爱子便来到世上流血舍生, 以祂的宝血作为迎娶“新妇的代价”(希伯来文mohar), 这是何等的重价啊! (林前 6:20; 彼前1:18-19; 弗5:25)

 

旧约圣经记载亚伯拉罕曾差派老仆, 去为儿子以撒寻找妻子(创世记24章). 他向利百加描述以撒的身份、地位、财富, 吸引了利百加, 愿意接受嫁给以撒(创24:34-49, 56-58). 接着, 老朴送上礼物给利百加(创24:22,53). 这一切预表父神和圣灵在为基督寻找新妇方面所做的工作. 圣灵就仿佛亚伯拉罕的忠心老仆, 或如婚姻代理人(希伯来文作satchon, 即我们所谓的媒人), 受差遣去找寻适合人选,[11] 作为基督未来的新妇(指召会). 当福音被公开传讲或私下分享时, 罪人借着圣灵的工作  —  感动罪人知罪、明白基督的救恩而归信基督  —  使那人因愿意接受主为他个人的救主而得救, 加入了宇宙性的召会(这仿佛利百加决定说“我去”[愿意嫁给以撒, 创24:58], 结果成了以撒的新妇).

 

瓦沃德指出, 犹太人婚礼习俗何等自然与贴切地应验了圣经所预言有关基督与召会的关系. 瓦沃德评述道: “当个别的信徒信靠基督, 接受祂为救主时, 这婚姻的法律阶段(指首个阶段  —  订立婚约)便在地上成就了. 他被基督的宝血所买赎, 也在订婚的意义下属于基督了. 根据这点, 新妇若不忠(指召会对基督不忠), 可被视为犯上奸淫的罪.”

 

根据一些资料, 已订婚的犹太少女将蒙上脸, 也常带着他爱人所赠送的订婚戒子或装饰, 向别人表明她已许配给人, 要忠心等候迎娶之日的来临. 此外, 在未与前来迎娶的新郎相见以前, 上述的犹太少女会进行新妇“礼仪的沐浴”(Bride Takes Ritual Bath), 希伯来文称之为Mikvah . 这预示召会要洁净自己来预备朝见基督. “在预备婚娶方面,” 瓦沃德写道, “救主为召会死在十架上, 为着她的罪成为牺牲的祭物. 这也引到现今的成圣工作(work of sanctification), 因召会处在地上的这段时期, 基督‘要用水借着道把召会洗净, 成为圣洁’(弗5:26), 意思是要使用那有洁净功能的‘神的道’(圣经)之真理, 以此预备新妇去备好未来的角色.”

 

另一方面, 彼得森表示: “根据犹太人的习俗, 新郎会给他的新娘‘十个银子’(KJV: ten pieces of silver, 路15:8将之译作“十块钱”)或‘十个金子’(ten pieces of gold). 这等于现今的结婚戒子. 所用的金属(金、银、铜、铁等)会按照新郎的社会地位而有所不同. 对于穷人, 所给的可能是十个普通金属. 如果有钱, 就会给十个银子, 如果更富有, 就给十个金子. 总之, 一定要十个, 以此证明她已许配别人. 这就解释了为何在 路15:8-10拥有十个银子的妇人, 会因丢了一个银子而着急难眠, 并因寻获它而喜乐欢庆”(因为所遗失的, 是她所珍贵的结婚礼物).[12] 感谢神, 正如新郎给新妇礼物, 照样, 基督也赐下“各样礼物”给召会, 例如圣灵(弗1:14)和各种属灵的恩赐(罗 12:6).[13]

 

瓦沃德进一步解释: “当召会被提, 就是基督来迎娶祂的新妇, 接她回到父家的时候, 这便说明了羔羊婚娶的第二阶段(迎娶新妇). 随之的羔羊婚筵便是第三阶段(摆设筵席), 亦是最后阶段”.

 

林斯达给我们更多有关犹太婚礼三步骤的细节. 事实上, 第一步骤(订立婚约)有两个可能, 一是由父母安排订婚, 二是由新郎自己进行. 林斯达描述后者的情况: 犹太婚礼的第一步叫订婚(另译“许配”, Betrothal). 其间, 新郎要主动, 找他所爱的新妇, 从他的家来到新妇的家. 到了, 就与新妇的父亲谈婚事, 若父亲答应, 就谈聘金, 说好为定. 新郎付上聘金, 印证了所约定的价银, 这做法确保了一个立约的关系. 最后, 要盛酒干杯. 新郎喝过那杯酒后, 声明说: “价银已定, 礼金已付, 她是属于我的了.” 事后, 新郎就离去, 独自回父家.

 

新郎会在父家, 或在父家旁, 盖一所房子给自己和新妇居住. 当他盖好了房子, 就回去接新妇. 但新妇并不知道他何时回来.[14] 一般说, 会是在晚上, 但她不知道哪一个晚上; 她所知道的, 是要准备好. 她的嫁衣要准备好, 婚礼的事都要一一备妥. 于是, 他一来到就喊叫说: “你准备好了吗?” 就可以立刻拿自己的东西出门, 与新郎会面, 一同到他的父家了. 新郎的迎娶是给双方亲朋戚友一个讯号, 通知他们隆重的婚礼(特指婚筵)将于七日后举行. 七日结束, 他们会回来庆祝. 在这七日其间, 他们留在父家, 一同印证婚盟. 他们一起在父家的静室中快活地度过新婚的七日. 七日后, 新郎出来, 把新妇介绍给宾客认识, 一同庆祝.

 

林斯达解释基督如何应验犹太人婚礼习俗的预表意义. 他写道: “请记着, 在祂被卖的晚上, 祂与门徒一起, 拿起杯来说: ‘这杯是用我血所立的新约, 是为你们流出来的’(路22:20). 对我们来说, 这是象征的; 但这是个约, 是个应许. 祂喝那杯, 表示奉上聘金, 并愿意为新妇付上祂生命的赎价.”

 

正如犹太人的婚礼一样, 祂离开这地上, 回到天上的父家, 为新妇预备一个家(记得主耶稣在 约14:2对门徒所说的话: “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 若是没有, 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 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 圣经说: 将来的一天, 祂要回来, 向犹太新郎一样(正如主耶稣在 约14:3所应许的: “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 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 我在哪里, 叫你们也在那里”). 在这时候, 就如犹太新妇准备自己一样, 基督的新妇(召会)也要准备好, 当呼召声说: “上到这里来!” 她就立刻离开地上. 圣经清楚地说, 召会要被提, 在空中与主相遇(帖前4:17), 进到基督审判台前和羔羊的婚礼.

 

瓦沃德指出, 召会被提时是无玷污、无皱纹的. 她在每一方面都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完美状况下, 被献给基督, 如 弗5:27所说的: “可以献给自己, 作个荣耀的召会, 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 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 这当然是召会被提那一刻所经历到的“洁净成圣之果效”, 因为那时, 召会将要像基督一样, 如约翰所言: “亲爱的弟兄啊… 将来如何, 还未显明; 但我们知道, 主若显现, 我们必要像祂, 因为必得见祂的真体. 凡向祂有这指望的, 就洁净自己, 像祂洁净一样”(约壹 3:2-3).

 

如上文所说“七日后, 新郎出来”. 林斯达表示, 七年完结, 基督就与召会(祂的新妇)再回到地上, 把她介绍给全世界. 到时是她首次的揭开面纱, 公开露面. 你看见这幅美丽的对照吗? 七年灾难过后, 新郎引进新妇; 正如七日过后, 犹太新郎领新妇进入筵席, 介绍给亲友相识. 以上的对照可谓环环相扣, 清晰绝伦, 相信人人都可以看见! 我们在下表列出犹太婚礼与基督和召会的婚礼之对照:

 

犹太人婚礼 基督和召会
 

第一步骤

订立婚约

 

1 父亲为儿子选择新娘

Father Chooses Future Bride for Son

·   父神为主耶稣拣选了召会.

帖后2:13: “主所爱的弟兄们哪, 我们本该常为你们感谢神(父神); 因为祂从起初拣选了你们, 叫你们因信真道, 又被圣灵感动, 成为圣洁, 能以得救.”

2 奉上Mohar (新妇的代价) Bride Price ·   奉上“重价”, 即主耶稣的宝血.

林前 6:20: “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

彼前1:18-19: “得赎…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

3 立下Ketubah – 应许或结婚契约)[15] List of  Promise / marital contract ·   基督以自己的宝血来“立约”.

林前11:25: “饭后, 也照样拿起杯来, 说: ‘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约, 你们每逢喝的时候, 要如此行, 为的是记念我.”

4 新郎送礼物给未来新娘 Groom Gives Gifts to Bride ·   基督送“礼物”(gifts)给召会.

弗 1:14: “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原文 arrabōn = 定金、保证);

罗 12:6: “按我们所得的恩赐(gifts), 各有不同.”

5 新郎拿起银杯所盛的酒来喝 (注: 酒盛在银杯里象征救赎之杯; Wine

= Cup of Redemption)

·   基督为救赎罪人而喝下苦杯.

约 18:11: “我父所给我的那杯, 我岂可不喝呢?” (参 太26:42)

·   付出宝血为救赎的“重价”.

可 14:23-24: “又拿起杯来, 祝谢了, 递给他们; 他们都喝了. 耶稣说: 这是我立约的血, 为多人流出来的.”

6 新郎离开, 预备新家

Groom Leaves to Build a Home

·   基督离开地上, 升天(回到天上的父家)为召会预备新住处.

约 14:2: “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 若是没有, 我就早已告诉你们了. 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

7 Mikvah – 新娘沐浴

Bride Takes Ritual Bath

 

·   召会要洁净自己,等候基督再来.

约壹 3:2-3: “… 主若显现, 我们必要像祂, 因为必得见祂的真体. 凡向祂有这指望的, 就洁净自己, 像祂洁净一样.”

 

第二步骤

迎娶新妇

1 新郎回到新妇的家, 迎娶新妇  Groom Comes back to Receive the Bride ·   基督回来, “迎娶”召会.

约 14:3: “我若去为你们预备了地方, 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 我在那里, 叫你们也在那里.”

2 新郎带着大队, 游行前来迎娶新妇, 回到父家(或预备好的新家) Wedding March ·   基督带着众天使回来迎接召会

帖前 4:16-17: “因为主必亲自从天降临, 有呼叫的声音和天使长的声音, 又有神的号吹响… 一同被提到云里, 在空中与主相遇. 这样, 我们就要和主永远同在.”

约 14:2-3: “在我父家… 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

3 进行结婚仪式Wedding Ceremony (including Presentation of the Bride in Chuppah )[16] ·   召会“献给”(present)基督为新妇.

弗 5:27: “可以献给自己, 作个荣耀的教会…乃是圣洁没有瑕疵.”

启19:7: “我们要欢喜快乐, 将荣耀归给祂. 因为, 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到了”原意是“已经完成了”); 新妇也自己预备好了.”

 

 

第三步骤

摆设筵席

1 举行结婚筵席 Wedding Feast ·   基督摆设筵席, 即“羔羊的婚筵”.

启19:9: “…凡被请赴羔羊之婚筵的有福了!”

编译者注: 有些学者指出, 新郎通常在婚娶七日之后, 才举行结婚筵席. 结婚的筵席可以长达一至两个星期(按新郎的社会地位而定). 许多亲友将与他们同欢共庆 ·   召会被提, 在天上进行婚娶, 而地上将有七年的灾难(但9:24,27; 启示录6至18章).

·   七年灾难过后, 基督与召会一同回到地上(亚14:5的“圣者” [saints] 也可译作“圣徒”, 指召会的圣徒), 然后设立一千年的“千禧年国”(亦称“天国”; 启20:2-6).

·   有学者认为这一千年的天国时代(千禧年国度)犹如婚筵的进行  —  全球普世万众同欢共庆.

 

 

最后, 论到羔羊的婚筵(筵席), 瓦沃德写道: “看来我们可合理地认为, 这婚筵(wedding feast)将会是在地上的庆祝活动(festivities)之一, 就是当基督同祂所有圣徒降临后的欢庆.” 彼得森进一步解释说: “婚筵可以延长至一两个星期之久, 一切按新郎的社会地位而定. 许多朋友会前来坐席, 分享结婚的喜乐, 并穿上结婚礼服(wedding garments). 这结婚礼服的用意, 是要让最穷的宾客都能像其他人一样穿得体面. 我们的天父已经预备了公义的礼服, 因祂‘不偏待人’(徒10:34).”[17] 感谢慈爱的父神, 这婚筵要在地上“千禧年国”开始时, 普世同欢共庆, 其乐久久不息.[18]

 

 


 

[1]               约14:21-23: “有了我的命令又遵守的, 这人就是爱我的; 爱我的必蒙我父爱他, 我也要爱他, 并且要向他显现. 犹大(不是加略人犹大)问耶稣说: ‘主啊, 为什么要向我们显现, 不向世人显现呢?’ 耶稣回答说: ‘人若爱我, 就必遵守我的道; 我父也必爱他, 并且我们要到他那里去, 与他同住.’ ”

[2]               林前2:9: “如经上所记: 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 耳朵未曾听见, 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3]               上文编译自考德威尔(John R. Caldwell)所著的“将来的事”(Things to Come)之系列文章, “Judge Nothing before the Time” (Chapter 14), 载 John R. Caldwell, Assembly Writers Library (vol. 9)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3), 第379-380页.

[4]               赛54:5: “因为造你的是你的丈夫; 万军之耶和华是祂的名. 救赎你的是以色列的圣者; 祂必称为全地之神.” (注: 耶和华被称为以色列的“丈夫”)

[5]               William A. Peterson, Watching for the Morning (New South Wales, Australia: 1990), 第111页.

[6]               William A. Peterson, Watching for the Morning, 第112页.

[7]               John F. Walvoord, The Prophecy Knowledge Handbook (Wheaton, IL: Victors Books, 1990), 第619页.

[8]               除了脚注中的资料注明之外, 上文主要改编自 潘德科著, 《将来的事》(香港九龙: 活石福音书室, 2001年), 第210-211页. 也参其英文版Things to Come (Zondervan, 1958), 第226-228页.

[9]               彼得森(Dr William A. Peterson)认为犹太人婚礼可分成四个阶段: (1) 父亲最初的预备: 父亲在很大程度上决定要找怎样的妻子给他儿子, 有时他会找代理人(希伯来文作satchon, 即我们所谓的媒人)去找适合的年青女子, 向她描述那未来新郎有怎样的外貌、身份、地位和品德, 并奉上礼物(创世记24章描述这样的情景). (2) 订婚(Betrothal): 即立下合法的契约(婚约, contract), 然后奉上嫁妆或聘金, 过后再奉上新妇的结婚礼服. (3) 迎娶新妇: 在结婚当天, 新郎连同朋友游行到新妇的家迎娶她, 将她带回新郎的父家, 然后进行所谓的“新妇的呈递”(presentation of the bride), 即由新妇的父亲握着新妇的手, 把她交在新郎父亲的手, 再由新郎父亲握着新妇的手, 把她交在新郎的手中. 这样手传手的移交(递交仪式)立下合法的婚姻. (4) 摆设婚筵: 结婚的筵席可以长达一至两个星期, 按新郎的社会地位而定. 许多亲友将与他们同欢共庆. William A. Peterson, Watching for the Morning, 第107-110页.

[10]             John F. Walvoord, The Prophecy Knowledge Handbook, 第617页.

[11]             约14:16: “我要求父, 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或作: 训慰师)…”; 约14:26: “但保惠师, 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来的圣灵, 祂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 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 约15:26: “但我要从父那里差保惠师来, 就是从父出来真理的圣灵; 祂来了, 就要为我作见证.”. 约16:14: “祂(圣灵)要荣耀我…”. 圣灵为主耶稣作见证, 荣耀主耶稣, 就如亚伯拉罕的老仆人为以撒作见证, 荣耀以撒. 请留意他见证以撒的丰富: “耶和华大大的赐福给我主人(亚伯拉罕), 使他昌大, 又赐给他羊群、牛群、金银、仆婢、骆驼,和驴. 我主人的妻子撒拉年老的时候给我主人生了一个儿子; 我主人也将一切所有的都给了这个儿子”(创24:35-36; 试比较主耶稣的丰富, 西1:15-19; 2:9-10; 林后2:9).

[12]             W. A. Peterson, Watching for the Morning, 第110页.

[13]             弗1:14: “这圣灵是我们得基业的凭据 (原文 arrabōn = 定金或保证, 可指主赐下圣灵给召会为结婚定金)”; 罗 12:6: “按我们所得的恩赐(gifts), 各有不同”.

[14]             有者指出, 按犹太礼俗, 新郎也不知道何时迎娶, 因为决定权是在新郎父亲手中, 这就解释了为何主耶稣说“那日子… 子也不知道, 唯独父知道”(太24:36).

[15]             希伯来文Ketubah 是指犹太人的结婚证书或结婚契约(Marital Contract).

[16]             希伯来文Chuppah (读音: Huppah )是犹太人特别建造来进行婚礼用的华盖或罩棚(或译作“彩棚”; 注: 按犹太拉比, 此华盖象征神在西乃山降临的荣耀云彩[ Shekinah ], 表明婚约犹如与神在西乃山立约之庄重严肃); 就在这“彩棚”(华盖或罩棚)下面, 新妇被交在新郎手中. 今日的犹太人也在此“彩棚”(华盖)下进行宣誓仪式, 双方家长在旁见证.

[17]             W. A. Peterson, Watching for the Morning, 第110页.

[18]             除了脚注中的资料注明之外, 上文主要参考John F. Walvoord, The Prophecy Knowledge Handbook (Wheaton, IL: Victors Books, 1990), 第617-619页, 以及 林斯达著, 吴志权译, 《世局纵横》(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91年), 第123-125页; 并参照 林斯达著, 姚光贤译, 《更确的预言》(香港新界: 基督徒阅览室, 1997年), 第108-111页 (注: 林斯达所著的《世局纵横》和《更确的预言》在内容方面有很多相似之处).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