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约希腊文的“现在完成时态”


论到希腊文的时态(tense), 其中一个有趣的, 就是“现在完成时态”(perfect tense, 或译“现在完成式时态、现在完成式”).[1] 莫尔顿(James H. A. Moulton, 1863-1917)指出, “在希腊文的所有时态中, 以注释解经(exegetically)而言, 现在完成时态是最重要的.” 与现在时态(present)、过去不定时态(aorist)、未来时态(future)或过去未完时态(imperfect)相比, 现在完成时态(perfect)在新约圣经中的使用率较低;[2] 但它被使用时, 通常都是在作者(指当事人)深思熟虑后才选择使用,[3] 往往具有特殊用意.

 

慕迪圣经学院的著名新约希腊文教授威斯特(Kenneth S. Wuest, 1893-1962)评述道: “希腊文的现在完成时态意味非常深长. 它论到一个过去发生的动作, 此动作虽在以往时间已经完成, 但所完成的效果至今仍然存在; 例如, ‘我已关上那门’(I have closed the door), 这句子论到一个过去已经完成的动作, 同时也暗示其成果  —  那门仍然关着. 因此, 整句的意思是: 我已关上那门, 而它现在仍然关着.”

 

孟恩思(William D. Mounce)解释说: “现在完成式(现在完成时态)表明一个已经完成的动作, 其效果在说话的当时仍可感受到. 这个动作通常发生的过去.” 孟恩思亦补充说, 若与英文相比, 英文没有任何时态(tense)可以完全相等于希腊文的“现在完成时态”(perfect tense). 我们接着将举出几个例子, 来阐解这时态如何给经文带来特殊含意, 甚至使之意味深长, 意义丰富.

 

首先, 在受试探时, 我们的主耶稣回答撒但说: “经上记着说…”(KJV: It is written; 希腊文: gegraptai , 太4:4).[4] 威斯特表示, 这句话在希腊文法上正是采用现在完成时态(perfect tense). 主耶稣引述了 申8:3的经文. 这些话是摩西在主耶稣降生1,500年之前就写成的, 但仍然记录在卷, 历久不朽. 大卫说: “耶和华啊, 祢的话安定在天, 直到永远”(诗119:89). 一个好的译文是: “它处于写成的状态中”(It stands written). 它是神永远长存的话语.

 

孟恩思在《圣经希腊文基础》中进一步强调, 当圣经说: “经上记着说”, 通常是用现在完成时态. 显然, 圣经是过去写的, 但现在仍然适用. 所以一些译本才选用“现在时态”(present tense): “it is written”, 而不是“It has been written”. 这强调它持续性的意义. 将之译作“它处于写成的状态中”(it stands written), 可比较清楚表明此含意.

 

威斯特另举一例, 说主耶稣在十架上呼喊: “成了” (KJV: it is finished, 希腊文: tetelestai ; 约19:30). “成了”是现在完成时态, 表明祂借十架所流的宝血, 为失丧罪人完成救恩. 这救恩在过去已经完成, 其后果是它永远完成 (编者注: 按希腊文法, 它虽无永远的含意, 但以 来7:27为证, 威斯特的说法依然正确). 感谢神, 在会幕事奉的祭司们献祭时, 总是站着. 但我们尊荣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已经坐下了(因祂已一劳永逸地完成了赎罪的工作, 编者按). 祂的工作既已完成, 就不需要从宝座上起来, 再次献上别的祭物了.

 

此外, 英国学者温翰姆(John W. Wenham)也表示, 林前15:3-4说: “…基督照圣经所说, 为我们的罪死了, 而且埋葬了; 又照圣经所说, 第三天复活了” 在希腊文法上, “死了”( apethanen )和“埋葬了”( etaphê )都是过去不定时态(aorist), 但“复活了”( egêgertai )则是现在完成时态(perfect), 强调主耶稣不仅在过去复活了, 今日仍然是复活的救主(is a risen Saviour still today)!

 

再举一例; 弗2:8记载说: “你们得救是本乎恩, 也因着信.” 威斯特指出, 这“恩”字在希腊原文中有定冠词(definite article, 如英文的 the , 专指独特事物). 神的救恩不仅出自神恩惠的态度, 更是出自神特定的事件, 即“主耶稣独特的恩典行动  —  死在十架偿还人的罪债所引致的刑罚. 罪人得救便是靠这源自十架的独特恩典.”

 

威斯特跟着指出, “你们得救”一语在希腊文是现在完成时态. 神赐给基督徒一个既已完成又极完美的救恩(perfect salvation); 靠着主耶稣过去在十架完成的工作, 人在过去信主时就得到这完成的救恩, 蒙神接纳, 并且现今仍是得救的人. 他现今是否还能拥有救恩, 只根据一件事, 即主耶稣过去在十架为他完成的救赎工作, 以及他靠此工作得蒙接纳. 救恩全靠基督的工作, 完全不靠人的工作. 这意味着信徒蒙神拯救, 也永远得救, 因为当他读此经文时, 依旧得享“现在完成时态”的文法意义, 表明他蒙神拯救和接纳方面至今仍然有效(present results). 完整的译文是: “靠着恩典, 你们在过去已经得救, 也因此故, 至今仍旧处于得救的状态中”(By the grace ye were saved and as a result are in a saved state at the present time). 我们为此感谢和赞美主!

 

我们既从主领受如此大恩, 让我们全力以赴, 为主而活, 打那美好的仗, 好叫我们也像保罗一样, 在生命的末了, 可坦然说道: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 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提后4:7). 值得一提的是, “已经打过了”、“已经跑尽了”和“已经守住了”这三个动词, 在希腊原文皆为“现在完成时态”, 不仅表明过去已经完成的动作, 更是强调其果效仍然存在! 感谢主, 我们在主里的一切劳苦必不徒然(林前15:58), 正如 启14:13所记载: “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说: ‘你要写下: 从今以后, 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 圣灵说: ‘是的, 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 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 ”[5]

 

 

*************************************************

附录一:    希腊文的时态、语气和语态

 

在新约希腊文法上, 时态(Tense)表示动作的时间(time)和型态(或译“观点”, aspect). 按时间来看, 动作可分为: (1) 现在(present); (2) 过去(past); (3) 未来(future). 按型态来看, 动作可分为: (1) 点型(punctiliar / unitary, 符号是 · ): 指在刹那间发生的简单动作, 或只有一次的动作; (2) 直线型(linear, 符号是 ¾¾ ): 指连续进行的动作; (3) 完成型(Perfective, 符号是 · ¾¾ ): 指动作完成后的状态或结果.[6]

 

希腊文主要有七种时态(Tense):

  • 现在时态(present tense, 简称: 现在): 指某动作的进行与连续, 包括现在的状态、习惯、重复发生的动作、一般的事实(reality), 及恒常不变的真理; 也可指现在发生的简单动作.
  • 现在完成时态(perfect, 简称: 现完): 指现在之前的一段时间内, 某动作完成的过程, 或某动作完成后一直持续到现在的结果或状态.
  • 过去不定时态(aorist, 简称: 过不):[7] 指某个简单的动作在过去的时间发生. 注: 它在直说语气(indicative)中表明一个过去发生的简单行动(单一的动作), 但在其他语气(如命令、假设、祈愿等)则简单地指着一个动作, 没表示此动作何时发生, 也没表示它带有持续性的含意.
  • 过去完成时态(pluperfect, 或称 past perfect, 简称: 过完): 指动作在过去某一时间定点(point of time)前的一段时间内, 完成的过程及所造成的结果. 与现在完成时态(perfect tense)相比, 过去完成时态指的是一段更早的过去.
  • 过去未完时态(imperfect, 简称: 过未): 指过去某一时间定点前的一段时间内, 持续进行但未完成的动作.
  • 未来时态(future, 简称:未来): 指一个预期的动作在未来的时间内简单地发生, 或继续进行.
  • 未来完成时态(future perfect, 简称: 未完): 指未来的状况是基于在先(指先前发生)的动作.

 

古德里克(Edward W. Goodrick)的图表能帮助我们明白希腊文时态的时间与型态之关系.[8]

 

  时间  TIME
过去 现在 未来
 

型态

 

A

S

P

E

C

T

点型 Aorist
过去不定时态
.
Future
未来时态
.
直线型 Imperfect
过去未完时态
___
Present
现在时态
___
Periphrastic future[9]
迂说式未来时态
___
完成型 Pluperfect
过去完成时态
.___
Perfect
现在完成时态
.___
Future Perfect
未来完成时态
.___

 

语气(Mood)表明动作者执行动作的态度、方式, 以及与事实之间的关系. 希腊文有六种语气:

  • 直说语气(indicative): 陈述确定的事实(reality).
  • 命令语气(imperative): 表达正面的命令, 或反面的禁令(注: 也可用以表示请求、准许或让步)
  • 假设语气(subjunctive): 陈述可能发生的事实.
  • 祈愿语气(optative): 表达愿望, 期盼成为事实. [注: 孟恩思指出, 相比之下, 假设语气距离事实只有一步之遥, 祈愿语气却离事实有两步]
  • 不定(infinitive): 是一种动名词(gerund), 即表达动作的名词, 属动词的非限定用法.
  • 分词(participle): 孟恩思指出, 分词像英文的“-ing”字(如eating, sleeping等), 是动形容词, 兼具动词与形容词的特性, 作为动词, 分词具有时态(present、aorist、perfect)和语态(active、middle、passive). 作为形容词, 分词的性(gender)、数(number)、格(case)必须与它所修饰的字一致, 字型变化更多.[10]

 

语态(Voice)是表明主词(subject)与动作(action)之间的关系. 希腊文有三种语态:

  • 主动语态(active): 表示主词乃是动作的产生者, 或状况的代表者.
  • 关身语态(middle): 表示主词参与某动作的结果, 或表示主词的动作与己身有关.
  • 被动语态(passive): 表示主词是动作的接受者.

 

由于篇幅有限, 我们只能很简略地介绍希腊文的时态、语气和语态.[11] 不过, 今日互联网上已有许多关于新约希腊文的资料和自学课程, 若读者对新约希腊文有兴趣, 可上网自学. 在此建议读者阅览以下网站:

 

 

***************************************************

附录二:   “现在完成时态中的现存效果

 

剑桥大学的纳恩(Henry P. V. Nunn)解释道: “现在完成时态(the Perfect tense)指某动词的动作在(当事人)说话的那一刻已经完成或结束, 但其成果仍然存在. …它描述一个过去的动作所导致的现今结果.”[14] 其他希腊文学者的看法如下:

 

  • 哈詹妥纽(Dr. George Aristotle Hadjiantoniou, 1943-2013, 希腊裔学者)写道: “现在完成时态意思是一个在过去发生的动作, 其效果在某人说话时仍然存在. 与过去不定时态(aorist)不同的是, ‘现在完成时态’所强调的重点是在那动作的效果(effects), 参 可5:34. 在这个意义上, 把‘现在完成时态’说成是过去时态(past tense)和现在时态(present tense)的组合, 是相当正确的.” (G. A. Hadjantoniou, A Basic Grammar of New Testament Greek, 1985, 第161页)
  • 温翰姆(John W. Wenham, 1913-1996)写道: “现在完成时态说明一个过去发生的动作所产生的现今状况(a present state resulting from a past action), 例如希腊文 gegraptai (太4:4), 意味着‘它处于写成的状态中’(it stands written). 换句话说, 圣经虽在过去早已写成, 现今仍然为此作见证.” (J. W. Wenham, The Elements of New Testament Greek, 1976, 第139页)
  • 伯顿(Prof. Ernest D.W. Burton, 芝加哥大学教授)表示: “按最常的用法, 现在完成时态直说语气(Perfect Indicative)表示一个动作在某人说话的时候, 是已经完成了. 这时态表明两方面: 它意指一个过去的动作, 同时申明一个现存的成果(affirms an existing result)… 使用者所注意的是, 这过去的动作所产生或导致的现今状况(present resulting state)…” (Ernest D.W. Burton, Syntax of the Moods and Tenses in New Testament Greek, 1900, 第37页)

 

无可否认, 现在完成时态的一大特色是它“结合了现在(present)与过去(aorist), 意指完成了的动作之持续性(continuance of completed action).”[15] 尽管这样, 这持续性不该被视为永恒性. 文本评鉴学家华莱士(D. B. Wallace)评论道, 一个常出现在释经书的误导性看法是, 现在完成时态意味着某动作具有“永久或永远的效果(permanent or eternal results).” 这看法是超越了希腊文法所赋予的含义.

 

再者, 华莱士也提醒一点: 尽管“现在完成时态”经常都是强调某动作的现存效果, 但也可能有少数例外情况, 因它也可“单指一个简单的过去时态, 全无关注到现存的成果.” 这种情况被称为“不定完成时态”(Aorist Perfect), 亦称“戏剧性或历史性完成时态”(Dramatic or Historical Perfect), 华莱士认为 徒7:35 (希腊文: apestalken ,《和合本》译作“差派”)[16]和 林后11:25 (希腊文: pepoiêka ,《和合本》译作“在”)便是这类时态的极少数例子.[17] 简而言之, 我们仍要根据其上下文来解其意.

 


 

[1]               黄锡木博士在其所著的《新约词形变化指南》把perfect tense译作“现在完成时态”, 但在孟恩思(William D. Mounce)所著的《圣经希腊文基础》(Basics of Biblical Greek)一书中, 此书译者潘秋松把perfect tense译为“现在完成式时态”. 本文采纳前者的译法(除非直接引述后者书中的话语).

[2]               有关希腊文的语态(tenses), 请参本文附录一.

[3]               Moulton, Prolegomena, 第140页, 引用于Daniel B. Wallace, Greek Grammar Beyond the Basics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96), 第573页. 根据华莱士(D. B. Wallace), 现在完成时态在新约圣经中出现1,571次, 最多是在直说语气(indicative mood, 835次), 其次是分词(participles, 673次), 同上引.

[4]               Gegraptai (“经上记着说”)是希腊文 graphô {G:1125}的“现在完成时态”. 华莱士指出, gegraptai (希腊文: γεγραπται )表达一个仍然有效、仍有约束力的命令(commands that are still binding), 例如 太4:4,7,10; 21:13; 路2:23; 约8:17; 徒23:5; 林前1:31; 彼前1:16. 此外, gegraptai 也可指应验的预言, 例如 太2:5; 11:10; 26:24; 罗9:33; 11:26等等. gegraptai在新约圣经中出现67次, 单在罗马书就出现16次之多; 同上引, 第576页.

[5]               上文主要参考 Kenneth S. Wuest, Wuest’s Word Studies from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Vol. 3) (Grand Rapids: 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73), 第119-120页; 孟恩思著, 潘秋松译, 《圣经希腊文基础: 课本》(美国: 美国麦种传道会, 2006年), 第256-257页; J. W. Wenham, The Elements of New Testament Greek (Lond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6), 第140页.

[6]               一些学者强调, 希腊文动词的时态(tense)主要是表达型态(aspect), 而不是表达时间(time). 在直说语气(indicative)里, 动词时态或许还带有一些时间性; 一离开直说语气, 动词时态就绝对与时间无关, 只表达型态了, 参 www.chioulaoshi.org/BGreek/Paradigms/aspect.html .

[7]               有者将希腊文的Aorist Tense译作“简单过去式/简单过去时态”, 但译成“过去不定式/过去不定时态”更为理想, 因为aorist的意思是“不指明的”(undefined), 参 www.chioulaoshi.org/BGreek/Outlines/outline15.html . 此外, 也有多人将Aorist Tense译为“不定过去式/时态”, 但本文按照黄锡木在《新约希腊文研究系列(1): 新约词形变化指南》中的译法, 将之译为“过去不定式/时态”.

[8]               Edward W. Goodrick, Do It Yourself Hebrew and Greek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80), 第4课, 第13页.

[9]               一般的新约希腊文法书都不把“迂说式未来时态”(Periphrastic future)包括在希腊文法的时态中.

[10]             按希腊文法, 性(亦称“语法性”, gender)有三种: 阳性(masculine)、阴性(feminine)、中性(neuter). 数(数式, number)也有三种: 单数(singular)、复数(plural)、双数(dual, 注: 在通用希腊语 [Koine Greek, 主前330年至主后330年], 极少出现双数的使用). 格(case)主要有五种: 主格(nominative)、所有格(genitive)、间接受格(dative)、直接受格(accusative)、呼格(vocative).

[11]             若想进一步明白时态、语气和语态的用法, 可上网阅读 吴维和所著的《新约希腊文入门》(2009年), 载 https://books.google.com/books?isbn=1886252831 .

[12]             也请阅览 http://chioulaoshi.org/ ; 此网站备有圣经希腊文与希伯来文的自学课程, 并有新旧约概论等.

[13]             以上附录主要查考 黄锡木著, 《新约希腊文研究系列(1): 新约词形变化指南》(香港新界沙田: 基道出版社有限公司, 1994年), 第1-4页; 詹正义编辑, 《活泉新约希腊文解经: 卷二: 路加福音》(美国加州: 美国活泉出版社, 1990年), 第xix-xxiv页.

[14]             H. P. V. Nunn, The Elements of New Testament Greek (5th ed.) (Lond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30), 第91页.

[15]            F. Blass, & A. Debrunner, A Greek Grammar of the New Testament and Other Early Christian Literature. Trans.and rev. by R. W. Funk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1961), 第175页(340项).

[16]             “差派”一词的希腊字在《少数文本》(Minority Text)编辑而成的希腊文本(如WH [Westcott & Hort]、NA [Nestle-Aland]和UBS [United Bible Societies]等)是apestalken, 是现在完成时态(perfect indicative); 但在那有超过5千份希腊文抄本(即90% 以上现存新约希腊文抄本)支持的《多数文本》(Majority Text)以及《公认经文》(Textus Receptus), “差派”一词却是 apesteilen, 是过去不定时态(aorist indicative), 故以此经文为例备受质疑.

[17]             Daniel B. Wallace, Greek Grammar Beyond the Basics (Grand Rapid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96), 第574, 578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7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