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来的事 (九): 以色列的国民复兴和恢复时的百姓状况

Uncategorized / November 19, 2017

(A)       以色列的国民复兴

            (A.1)   耶路撒冷城的重建

在 亚14:1-4, 我们读到: “耶和华的日子临近, 你的财物必被抢掠, 在你中间分散. 因为我必聚集万国与耶路撒冷争战, 城必被攻取, 房屋被抢夺, 妇女被玷污, 城中的民一半被掳去; 剩下的民仍在城中, 不至剪除. 那时, 耶和华必出去与那些国争战, 好像从前争战一样. 那日, 祂的脚必站在耶路撒冷前面朝东的橄榄山上. 这山必从中间分裂, 自东至西成为极大的谷. 山的一半向北挪移, 一半向南挪移.”

 

罗马军队于主后70年攻陷耶路撒冷城(60万犹太人惨遭屠杀)

主后70年, 当耶路撒冷最后被罗马提多将军所毁, 那时只有一国(即罗马帝国)的军队前来争战. 那时也没发生城中的民一半被掳; 而是全城严重被毁.[1] 那时主耶和华没有介入, 与侵略者(罗马军队)争战, 也没有脚站在橄榄山上. 那时也没有发生分裂橄榄山的地震, 以色列余民没有被恢复到应有的地位, 而是被分散各地.

 

因此, 我们清楚看出这段经文并非指任何过去已发生的耶路撒冷被毁事件,[2] 所以这段经文的应验肯定是在未来. 我引用这段经文, 主要是指出耶路撒冷必须重新被建, 重新有人居住, 成为神管理以色列和世界列国的中心.

 

(A.2)   恢复了对神的敬拜

现在让我们引证 但9:24-27, 以进一步证明我上述所说的论点. 天使加百列对但以理说: “为你本国之民和你圣城, 已经定了七十个七. 要止住罪过, 除净罪恶, 赎尽罪孽, 引进(或作: 彰显)永义, 封住异象和预言, 并膏至圣者(或作“并膏至圣所”, sanctuary)… 一七之内, 他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 一七之半, 他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

 

我们现在不需要进入所有相关经文的每一细节, 因为在接下来的数篇文章, 我们会再回到这些经文, 更详尽地解释它们. 无论如何, 我们留意到有“祭祀”(sacrifices)”与“供献”(oblations), 我们晓得这祭祀和供献只能够在耶路撒冷的圣殿献上. 经文提到“至圣所”和“每日的祭祀”, 意味着那时圣殿已被重建, 恢复了对神的敬拜: 这一切将会发生, 很像过去主耶稣在地上之日所发生的情形(即有圣殿的存在和祭祀的事).

 

现在请翻开 太24:14-16: “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 对万民作见证, 然後末期才来到. 你们看见先知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站在圣地(读这经的人须要会意). 那时, 在犹太的, 应当逃到山上.” 这节提到但以理所说的“那行毁坏可憎的”(the abomination of desolution), 决定性地证明此经文确实是一个将在未来才全面应验的预言.

 

我们在 路21:24读到: “他们要倒在刀下, 又被掳到各国去. 耶路撒冷要被外邦人践踏, 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满了.”这节经文所描述的已按字面应验了, 这是完全清楚, 无可置疑的(因主后70年, 犹太人倒在刀下, 被掳各国). 但耶路撒冷至今还被外邦人践踏,[3] “外邦人的日期”还未满. 换言之, 从(主后70年开始)犹太人被掳到各国及耶路撒冷被外邦人践踏, 直到“外邦人的日期”满了, 间中有一个间隔期, 超过1千八百或九百年.

 

我们再读下去, 看到 路21:25-27说: “日、月、星辰要显出异兆, 地上的邦国也有困苦; 因海中波浪的响声, 就慌慌不定. 天势都要震动, 人想起那将要临到世界的事, 就都吓得魂不附体. 那时, 他们要看见人子有能力, 有大荣耀驾云降临.” 这是显然还未发生的事件. 在上述马太福音24章和路加福音21章的记载, 都是主耶稣回应有关圣殿的问题时所讲的话(参 太24:1-3; 路21:5-6), 整篇讲论是与耶路撒冷城、圣殿和犹太国民有关.

 

然而, 就在圣殿那里, “那行毁坏者”(desolator)的偶像将被竖立; 就如我们在别处所读到的(参 启13:14-15), 这同一者本身将坐在圣殿里, 自称为神(帖后2:4), 从背道的万民列国领受敬拜.

 

(A.3)   撒但的搅扰和迷惑

翻到 帖后2:1: “弟兄们, 论到我们主耶稣基督降临和我们到祂那里聚集.” 这点描述我之前(在前两期的文章中)所说到的, 是指“召会”或称“基督的身体”完整的形成. 保罗教导帖撒罗尼迦的信徒要盼望和等候这个事件的发生(即召会完整, 被提到空中见主). 这对他们而言是“所盼望的福”(多2:13), 也是他们心中所该紧握的盼望(帖前1:3: “你们…因盼望我们主耶稣基督所存的忍耐”).

 

帖后2:2说: “我劝你们: 无论有灵、有言语、有冒我名的书信, 说主的日子现在(“现在”或作“就”)到了, 不要轻易动心, 也不要惊慌.” 撒但会采用任何卑鄙的手段来欺骗神的儿女, 或使他们跌倒. 从这节经文的言词中, 证明了有一封信传到帖撒罗尼迦的召会, 声称是来自使徒保罗的书信, 但其实是别人冒名或伪造的, 企图欺骗信徒. 帖后3:17证实这一点: “我保罗亲笔问你们安. 凡我的信都以此为记, 我的笔迹就是这样.” 保罗以此向信徒们保证这封信, 至少这封信, 不是伪造的.

 

以上这点或许证实一个看法, 即保罗遭受“肉体中的刺”(林后12:9)之苦, 其实与眼睛有关. 由于眼睛视力有缺陷, 他无法亲笔写信, 需要由抄写员(代笔者)按他口述来记录, 最后才由他亲笔签名. 他在 加6:11说: “请看我亲手写给你们的字, 是何等的大呢?” 此书信(加拉太书)可能是唯一由保罗亲笔写下的书信. 他略为提及他的字体何等的大, 因为他视力欠佳, 而非指这封信何等的长(注: 保罗写过其他比加拉太书更长的书信, 例如哥林多前后书、罗马书等等).

 

那封冒名的伪造信是撒但的卑鄙手段, 企图使信徒恐慌, 破坏他们盼望的喜乐. 信上宣称“主的日子现在到了”(可直译为: “主的日子已经来到了, 现在就是了”; 参Wuest’s Expanded Translation of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第486页] : the day of the Lord has come and is now present ).[4] 这日子是“已经来到了”, 而不是像英文圣经《钦定本》所说“基督的日子近了”(KJV: the Day of Christ is at hand). 若说“主的日子已经来到, 现在就是了”, 这就意味着帖撒罗尼迦的信徒本该按着他们所期望、所领受的教导  —  “到祂那里聚集”(帖后2:1)、“被提到云里, 在空中与主相遇”(帖前4:17), 但这一切并没发生, 反倒留在地上去度过那日子的灾难时期, 即前所未有的恐怖时期.

 

是否“主再来的日子近了”令帖撒罗尼迦的信徒困扰、惊恐万分? 肯定不是. 祂为属自己的人(特指基督徒或整体的召会)而来是一回事, 但“主的日子”则是另一回事. 主耶稣的再来正是他们一直期待和等候的有福盼望. 若听到说主为他们而来, 他们是不会感到惊恐的. 不过, 若告诉他们说, 他们要被留在地上去经过主的日子, 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因为“主的日子”(the day of the Lord, 旧约译作“耶和华的日子”)是神报仇的日子, 是主把神的忿怒倾倒在地上的日子, 也是撒但的狂怒达到顶点的日子. 难怪他们听到后感到恐慌.

 

有些人推论说, 帖撒罗尼迦的信徒从第一封书信中(帖撒罗尼迦前书), 以为他们要盼望主很快再来(指再来接召会, 帖前4:17), 但过后保罗写帖撒罗尼迦后书去纠正这错误看法, 向他们表示主再来(指再来接召会, 即召会被提)以前, 必须先有许多事件发生. 持这种看法的人完全没有成功发现, 论到主再来, 这两本不同书信(帖撒罗尼迦前后书)主要是讲论两件完全不同的事. 前书主要论及主来到空中接祂的召会(即召会被提, 或称“主为圣徒而来”), 后书则论到“主同祂圣徒而来”, 为要审判全地.[5]

 

(A.4)   坐在神殿里的大罪人

我们在 帖后2:3-4读到保罗写道: “人不拘用什么法子, 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 因为那日子以前, 必有离道反教的事, 并有那大罪人, 就是沉沦之子, 显露出来. 他是抵挡主, 高抬自己, 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 甚至坐在神的殿里, 自称是神.”

 

你记得耶路撒冷被称为“圣城”(参 太27:53), 纵然它充满邪恶(注: 城中的以色列人要把主耶稣钉在十架上). 此城和圣殿虽然被不信的以色列民所建立, 仍然被称为“圣城”和“神的殿”. 它是耶和华在地球上立祂名和祂的圣所唯一的地方. 祂的眼目仍然顾念它, 日子将到, 此城将成为全地敬拜的中心, 神的话将从此处传到全地. 有个普遍的看法说, 那位坐在神圣殿中的大罪人, 就是那在罗马天主教会高居宝座的教皇(另称“教宗”, pope). 但此看法与圣经不符, 因神的圣殿是在耶路撒冷, 而不是罗马.

 

罗马的梵蒂冈: 天主教会最高权力机构圣座的所在地, 也是天主教会最高领袖教皇的驻地所在

此外, 教皇没有要求全球性的敬拜; 但大罪人却如此要求. 教皇宣称尊荣基督, 为基督行事, 但此大罪人却否认圣父和圣子. 罗马天主教会的教皇制度(system of Popery)是撒但使用的败坏制度, 并且已有许多敌基督, 也还会有许多敌基督, 因为敌基督的灵早在很久以前就开始动工了. 历代以来, 多少殉道者宁可流血舍身, 惨被烧死, 为的就是让神的道能自由传开, 脱离教皇制度的黑暗和奴役. 令人悲哀的是, 许多国家竟然允许教皇制度手握大权. 这样的迷惑已笼罩多国多民. 加上许多广受欢迎的圣经教师也在负面地批判圣经, 破坏了真道  —  就是那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  —  的根基. 人掩耳不听真理, 就随从各样虚构的谎言.

 

然而, 那位在未来要显现的大罪人, 将在耶路撒冷坐在神的圣殿里, 否认那位道成肉身的基督, 说: “我是基督(弥赛亚), 我是神; 敬拜我吧!” 这便应验主耶稣的话: “我奉我父的名来, 你们并不接待我; 若有别人奉自己的名来, 你们倒要接待他”(约5:43). 我引证 帖后2:3-4这段经文, 为要证实我之前所说的, 即耶路撒冷的圣殿将被重建, 使犹太人的献祭和敬拜能在那里进行.

 

(A.5)  “两个见证人的事工

最后, 在 启11:1, 这圣殿再次被称为“神的殿”. 启11:1-8记载: “有一根苇子赐给我, 当作量度的杖; 且有话说: ‘起来! 将神的殿和祭坛, 并在殿中礼拜的人都量一量. 只是殿外的院子要留下不用量, 因为这是给了外邦人的; 他们要践踏圣城四十二个月. 我要使我那两个见证人, 穿着毛衣, 传道一千二百六十天.’ 他们就是那两棵橄榄树, 两个灯台, 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 若有人想要害他们, 就有火从他们口中出来, 烧灭仇敌. 凡想要害他们的都必这样被杀. 这二人有权柄, 在他们传道的日子叫天闭塞不下雨; 又有权柄叫水变为血, 并且能随时随意用各样的灾殃攻击世界. 他们作完见证的时候, 那从无底坑里上来的兽必与他们交战, 并且得胜, 把他们杀了. 他们的尸首就倒在大城里的街上; 这城按着灵意叫所多玛, 又叫埃及, 就是他们的主钉十字架之处.”

 

与此相关的, 我们读到“两个见证人”将在耶路撒冷作见证三年半, 并在那里被杀. 这时, 它不再被称为“耶路撒冷”(意即“平安的居所”或“平安的根基”), 而是按它的属灵特质被形容为“所多玛”和“埃及”, 它的位置适合作为我们的主被钉十架之处.

 

这一切经文证明这样的运动  —  犹太人回归巴勒斯坦、耶路撒冷城和圣殿的重建,[6] 以及这地方重新有人居住和耕种  —  都必须继续, 也迟早完成, 好叫圣经所预言的一切末日情景都逐一应验. 但这一切是国民性的运动, 而非属灵性的运动, 并且已经开始了: 无花果树终于萌芽, 以色列荒凉的冬天即将过去, 取而代之的是复兴的春天和荣耀的夏天.

 

 

(B)       恢复时的百姓状况

(B.1)   百姓两种不同的状况

现在请你看几处经文, 来明白神的百姓以色列人在国民复兴与恢复时的灵性特征(指在七年灾难期间[特指前三年半], 以色列国民有复兴运动如重建圣殿、恢复祭祀和供献等, 并在此恢复过程中, 神的百姓(犹太人)具有的灵性状况, 编译者按). 我们先读 但11:32-35: “作恶违背圣约的人, 他必用巧言勾引; 惟独认识神的子民必刚强行事. 民间的智慧人必训诲多人; 然而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 或被火烧, 或被掳掠抢夺. 他们仆倒的时候, 稍得扶助, 却有许多人用谄媚的话亲近他们. 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 为要熬炼其余的人, 使他们清净洁白, 直到末了; 因为到了定期, 事就了结.”

 

            (a)   小部分归向主耶稣的余民

在以色列民中, 必有一些“认识神的子民”. 这些人就是保罗所谓的“照着拣选的恩典, 还有所留的余数(“余数”更正确译作“余民”, KJV: remnant)”(罗11:5). 我认为这些人是已认识到那位被犹太人所藐视和弃绝的耶稣, 其实就是以色列人的弥赛亚, 而当祂为拯救他们而显现时, 他们将会说: “看哪, 这是我们的神; 我们所等候的神.” 接着, 他们终于“仰望他们所扎的那一位”(亚12:10).[7]

 

亚12:11-14记载: “我必将那施恩叫人恳求的灵, 浇灌大卫家和耶路撒冷的居民. 他们必仰望我, 就是他们所扎的; 必为我悲哀, 如丧独生子, 又为我愁苦, 如丧长子… 那日, 耶路撒冷必有大大的悲哀, 如米吉多平原之哈达临门的悲哀…” 从这段经文, 我们清楚看到在主基督显现之前,[8] 圣灵要大大动工, 使不少犹太人知罪  —  承认犯上把主耶稣钉在十架的罪, 并在圣灵带领下悔改, 承认主耶稣, 并信靠祂的拯救.

 

这些人“必刚强行事”(但11:32). 他们是 “智慧人”(原文指“有才智和洞察力之人”), “必训诲多人”(第33节, 指教导许多人关于主耶稣的事, 向人证明主耶稣就是弥赛亚), 但这样做会给他们带来可怕的迫害, “他们多日必倒在刀下, 或被火烧, 或被掳掠抢夺.” 其他人将“仆倒”, 像彼得面对考验一样(“仆倒…稍得扶助”, 第34节), 但这一切都是为要试炼和洁净他们, 使他们洁白, 如35节所说: “为要熬炼其余的人, 使他们清净洁白, 直到末了”. 这一切将会持续下去, “直到末了”. 然后, 每一个名字记录在生命册上的人, 都必蒙主拯救(但12:1).[9]

 

            (b)   大部分拒绝主耶稣的百姓

这些余民认识他们的神, 不过他们只占以色列全国民的一小部分. 大部分的国民仍旧“作恶”, 继续“违背圣约, 他们“被巧言勾引”(但11:32),[10] 受诱骗去与敌基督结盟, 使他们的罪孽盛满了杯, 导致神那展期已久的审判终于临在他们身上, 且到了极点(帖前2:16).[11]

 

以赛亚书65:1-2论到这不同的两组犹太人, “素来没有访问我的, 现在求问我; 没有寻找我的, 我叫他们遇见; 没有称为我名下的, 我对他们说: 我在这里! 我在这里! 我整天伸手招呼那悖逆的百姓; 他们随自己的意念行不善之道.” 此外, 在耶路撒冷那里, 需要有一座为耶和华的名建造的圣殿, 那就是将在耶路撒冷城被恢复的圣殿. 论到圣殿, “耶和华如此说: 天是我的座位; 地是我的脚凳. 你们要为我造何等的殿宇? 那里是我安息的地方呢? 耶和华说: 这一切都是我手所造的, 所以就都有了. 但我所看顾的, 就是虚心(原文作“贫穷”)痛悔、因我话而战兢的人.”

 

在那日, 虽然有了圣殿和献祭的事, 但耶和华如何看待人在那殿所献的敬拜和供物呢? 耶和华说: “假冒为善的宰牛, 好像杀人, 献羊羔, 好像打折狗项, 献供物, 好像献猪血, 烧乳香, 好像称颂偶像. 这等人拣选自己的道路, 心里喜悦行可憎之事. 我也必选择那些迷惑他们的事, 使他们所惧怕的都临到他们; 因为我呼唤, 无人答应; 我说话, 他们不听从; 反倒行我眼中看为恶的, 拣选我所不喜悦

耶 路 撒 冷 圣 殿 模 型

的”(赛66:3-4). 人献上那按律法是最昂贵的祭物  —  牛  —  却好像谋杀者那样不蒙神所悦纳. 神不承认不信者所献的祭. 然而, 那些因神的话而战兢的人, 却蒙神悦纳.

 

赛66:5说: “你们因耶和华言语战兢的人当听他的话: 你们的弟兄, 就是恨恶你们, 因我名赶出你们的, 曾说(或译“曾经讽刺你们说”): 愿耶和华得荣耀…” 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故事, 却不断重复; 属肉体的宗教(例如犹太教)把真实的敬虔者赶出去. 它在残酷地执行判决时(如逼迫信徒时), 说: “愿耶和华得荣耀.” 神接下去说: “但蒙羞的, 究竟是他们.”

 

(B.2)   余民受苦后得享福乐

因此, 蒙拣选的余民成为圣灵所教导的对象: 他们将明白为何过去19个世纪(1,900年之久), 以色列人多灾多难(特指犹太人被分散各地, 忍受诸多逼迫和苦难), 他们也认清那位他们所藐视和弃绝的拿撒勒人耶稣, 就是日夜期盼的弥赛亚(基督). 不过, 只有等到主显现(主同圣徒而来, 亚14:5), 他们才能进入全面的自由和救恩的喜乐. 主必拯救他们脱离仇敌的辖制, 除去他们良知的罪疚感, 迎接他们迈入祂在地上设立的千禧年国之福乐.

 

但在这之前, 必须先有一段灾难的时期, 称为“雅各遭难的时候”(the time of Jacob’s trouble, 耶30:7). 在这段期间, 蒙拣选的余民将蒙保守. 神会减少那日子(太24:22),[12] 他们当中许多人会为主殉道, 这些人因着他们的见证而被斩首(参 启20:4: “我又看见那些因为给耶稣作见证, 并为神之道被斩者的灵魂”). 这些人虽然受苦以至于死, 但他们并非失败, 因他们将在千禧年国度里, 与召会和其他经历“第一种复活”[13]的人一同成为属神的蒙福群体.[14]

 

(文接下期)

 

***************************************

附录一: “主为圣徒而来主同圣徒而来的区别

 

基督第二次再临, 其实有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圣徒而来”(Coming For His Saints), 也是所谓的“召会被提”. 第二个阶段是“圣徒而来”(Coming With His Saints), 也是基督要在地上设立天国(即千禧年国), 作王掌权的时候. 这两个阶段有明显不同的目的, 性质和活动, 解释基督再临的预言时, 必须看清有关的预言是属于那个阶段. 让我们细心比较这两个阶段:

 

 主为圣徒而来主同圣徒而来
1突然发生或随时可发生的(imminent)(林前15:52)是一连串明显不法的事(在年灾难中)进行后才发生的(帖后2:2-4)
2主来到空中(提到云里, 在空中; 帖前4:17)主来到地上(脚站在橄榄山; 亚14:4, 参徒2:11-12)
3主的来临不被世人所见(只有基督徒能看见和被提)主以能力荣耀的降临(被世人所见)(太24:27,30; 启1:7)
4主带召会离开地上, 脱离七年灾难的审判(帖前1:10; 4:17; 5:9; 启3:10)七年灾难的审判过后, 主同召会回到地上(亚14:5; 帖前3:13)
5基督徒受工作的审判 – 决定是否能得奖赏(林前3:10-15; 林后5:10)地上的以色列人和列国先后受审判, 决定是否能进天国(太25:31-46)
6主基督是(黎明时分)的“晨星”(启2:28; 22:16; 彼后1:19)主基督是(黎明过后)的“公义的日头”(玛4:2)
7被称为“基督的日子”(林前1:8; 林后1:14;腓1:6,10; 2:16)被称为“主的日子”(彼后3:10) [旧约称之为“耶和华的日子”; 珥2:11]
8是只有在新约才显示的奥秘(林前15:51-52)是新约和旧约都有显示的事物(但7:13-14; ;太24:27-30)
9将在天上进行羔羊的婚筵(启19:7-9)将在地上设立一千年的天国(千禧年国)(启20:6; 赛9:6-7)

 

 

***************************************

附录二: 圣殿重建的征兆

 

圣殿是以色列民族的信仰中心. 然而, 圣殿在历史上曾先后两次严重被毁, 原因是犹太人虽是耶和华神的选民, 却屡次犯罪, 导致神对圣殿舍弃不顾, 让它毁灭在外邦君王手里.

 

今日若到耶路撒冷, 你会看见原本圣殿的废墟上, 已出现一座伊斯兰教的清真寺, 名为“大岩石圆顶清真寺”(Dome of the Rock), 时达一千多年之久.[15]

 

在上个世纪90年代, 犹太人掀起“重建圣殿运动”. 黄丹尼教授收集了这方面的资料, 并在1996年出版《犹太人要建圣殿吗?》一书. 他在此书中指出, 早在20世纪40年代初期, 犹太人在巴勒斯坦的游击队领袖, 后来出任第六任以色列总理的贝京(另译“贝津”, Menachem Begin, 1913-1992)曾说: “我们这个世代将负起建造第三个圣殿的历史重任!”

 

黄丹尼继续表示, 1948年5月14日, 犹太人奇迹般复国, 从四面八方返回故土的人, 因长期被分散在世界万国之中, 深受外邦人文化及信仰的影响, 他们当中许多人, 并未认真地皈依犹太教的传统. 相反, 唯物主义、世俗人文主义等属世的思潮, 却在许多年轻一代的人当中, 有着深刻的影响. 他们虽目睹原来圣殿旧址上还有一堵残破的哭墙存在, 但对犹太民族的圣殿悲剧, 却知道的不深. 正因为对传统宗教(犹太教)信仰的逐渐淡漠, 犹太人领袖才急于筹划第三个圣殿的重建工作. 他们认为, 在这一代人若不实现这个目标, 犹太全族就将迷失在外邦人的汪洋大海之中.

 

根据美国犹太人协会的统计, 自1985年以来, 结婚的新一代男女之中, 有百分之五十二与外邦人通婚, 他们生下来的人, 有四分之三已经离开犹太人的信仰传统. 在已结婚的配偶中, 也开始出现毫不在意宗教传统所不容的离婚风潮. 纽约林肯广场犹太教会堂的拉比布赫瓦尔德(另译“布什瓦德”, Ephnaim Buchwald)出来大声疾呼, 警告犹太人说: “这些可怕的现象, 简直就像丧钟一样, 我们若不趁着目前难得的时刻来动手建造第三个圣殿, 再过一代人就后悔莫及了!”

 

上个世纪90年代, 全世界的犹太人社会兴起一个令举世触目的“重建圣殿运动”. 黄丹尼评述道: “其内在的原因, 的确是基于犹太民族未来生死悠关的考验, 非外力所能阻止.

犹太历史学家大卫·所罗门对《时代杂志》宣称: ‘每一日的拖延(指建殿方面), 都是整个民族的耻辱.’ 于是, 各种与重建圣殿有关的组织, 应运而生.”

 

 

圣殿研究所 (Temple Institute)

首先, 是一间全国性的“圣殿研究所”(Temple Institute)于1988年在耶路撒冷开始成立, 其创始人是一位71岁的拉比, 名叫阿雷尔(Rabbi Ariel). 这间研究所的任务, 是为未来的圣殿献祭提供人才和圣具. 根据美国《时代杂志》报导, 这间研究所所完成的工作, 令世界为之触目. 在1989年10月18日, 它与“以色列军事与宗教事务所”联合

召集一次全国性会议, 集合拉比、科学家、建筑家和社会贤达于一堂, 一起研究第三个圣殿建造的相关问题, 包括:

  1. 制作圣殿蓝图和模型;
  2. 建造那制作圣具的工厂;
  3. 出版圣殿研究之刊物;

    “圣殿研究所”里面的祭司袍和圣具

  4. 在美国设立研究所的分支机构, 负责宣传与筹划;
  5. 以电脑扫描全世界的犹太人记录 —  调查谁是古时高级祭司的血统(祭司亚伦的后代), 为圣殿安排培训未来的祭司.

 

继圣殿研究所之后, 犹太人各种与重建第三个圣殿有关的架构, 也纷纷成立; 例如:

 

  1. Aterat Cohanism祭司训练班;
  2. Motti Dan (Ha Cohen)圣殿献祭训练班;
  3. 以色列青年会堂等.

 

这些机构面对的是年轻一代的犹太人, 他们以现代化的电脑来教学, 并储存有关的资料, 以便使年轻一代以最新的技术来从事巩固他们古老的犹太教信仰. 犹太人重建圣殿的准备工作, 其效果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便是相当可观. 黄丹尼在综合各方面的进展, 于1996年报导如下:

 

圣殿研究所:

  1. 完成了第三个圣殿蓝图的绘制和模型的制作, 并以电脑对工程的全理性进行精密的运算;
  2. 已筹募到超过1亿美元好多倍的建殿基金;
  3. 所属的工厂已制作出圣具52款(圣经规定为103款);
  4. 已用电脑扫描, 并从中拣选出1千名年轻犹太人, 准备作未来进入圣殿献祭的祭司种子(祭司后代);
  5. 已设计好圣殿内部的供电系统;
  6. 发动了在圣殿旧址上哭墙前每日三次的全民祈祷会;
  7. 准备好未来圣殿的奠基巨石.

 

以色列政府也已组成一个半官方的“建殿委员会”, 委员会的成员有退休的高级军队首长、政府官员、银行家、企业家、科学家、建筑家, 以及宗教界领袖. 委员会之下, 设有由15名拉比和专家组成的“圣殿设计审核小组”. 以此看来, 犹太人重建圣殿之举, 已不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 而是已经在多年前早已动手准备的工作.

 

90年代初期, 某次建殿委员会的一名委员接受四方记者采访, 下面的对话激起中东伊斯兰教徒的大怒:

 

记者:   “你们既然要建造第三个圣殿, 在哪里建?”

委员:   “那当然是在圣殿山上, 因那里自古以来是我们犹太人信仰的中心.”

记者:   “那么, 你们准备怎样来处理山上的回教清真寺?”

委员:   “我们或许会把它挪到麦加地去, 因那里才是他们的信仰中心.”

 

他们的话音刚落, 立刻引起中东各回教国家的强烈反应. 回教徒说: “什么时候他们动手挪掉我们的一小块砖头, 我们就进行一场圣战, 直流到最后一滴血!”

 

黄丹尼评述道: “犹太人要不顾一切的建殿, 而回教徒也要不顾一切的阻止建殿. 这种水火不能相容的形势, 为巴勒斯坦隐伏了难以克服的危机, 进一步的演变, 就会变成战机(战争).”[16]

 

在1996年, 人们已亲眼看到犹太人成立了官方的圣殿委员会、圣殿研究所, 并绘出了圣殿的蓝图, 对于初步工程估计所需的1亿美元, 犹太人也已筹募到“超过1亿美元”. 为什么到了20世纪之末, 犹太人坚决要重建圣殿? 黄丹尼列出以下几个原因:

 

  •     蓝色蜗牛

 

蓝色蜗牛与蓝细带子

第一个奇迹: 据1990年11月10日的《耶路撒冷邮报》(Jerusalem Post), 以色列西海岸突然出现绝迹已经超过1千3百多年的蓝色蜗牛(Tekhelet Snail; 注: Tekhelet是希伯来语中的“蓝色”). 这种蜗牛, 在古时每70年为周期, 定期的从地中海来到原地, 以色列的工匠把它们收集起来, 作为制作一种染料来染制祭司的圣袍. 出28:28,31这样晓谕: “要用蓝细带子( Tekhelet )把胸牌的环子与以弗得的环子系住, 使胸牌贴在以弗得巧工织的带子上, 不可与以弗得离缝… 你要做以弗得的外袍, 颜色全是蓝的.”

 

 

  • 红母牛

第二个奇迹: 据1990年3月份的《以色列新闻月刊》报导, 一头红色的小母牛(即所谓的“红母牛” [KJV: red heifer]; 希伯来语是Parah Adumah )经多年配种后, 已从一座农庄中出生. 为何需要红色小母牛? 因圣经晓谕: “你要吩咐以色列人, 把一只没有残疾、未曾负轭、纯红的母牛牵到你这里来, 交给祭司以利亚撒; 他必牵到营外, 人就把牛宰在他面前. 祭司以利亚撒要用指头蘸这牛的血, 向会幕前面弹七次. 人要在他眼前把这母牛焚烧; 牛的皮、肉、血、粪都要焚烧. 祭司要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都丢在烧牛的火中”(民18:2-6). 所以说, 红色小母牛是圣殿献祭时所必须的. 犹太人自1948年复国后, 走遍世界各处寻买红色小母牛, 都未买到, 过后却在自己的土地上奇妙的得到了.[17]

用于献祭的红母牛

犹太人亲眼看到了奇迹, 认为蓝色蜗牛为他们带来了染料, 红色小母牛则表明神为他们准备了圣殿的献祭牲畜. 这一切激发了以色列人重建圣殿的决心. 对犹太人而言, 目前好像是“万事俱备, 只欠东风”. “东风”是什么? 就是, 他们目前仍然不敢冒险拆毁圣殿山上的回教清真寺, 所以朝夕盼望有朝一日, 圣殿山上发生一次强烈的地震, 抑或是突然从某地发射来的一颗导弹, 使那金碧辉煌的清真寺, 倾刻之间夷为平地, 犹太人便可名正言顺在废墟上建造第三个圣殿.

 

黄丹尼评述道: “表面看起来, 这‘东风’的幻想, 确实有些幼稚得可笑, 但仔细深入地考察当地的实际情况, 则非并无可能. 第一, 今日之约旦河谷, 是地球上一条跨洲的南北向地质活动断裂系统, 圣殿山所在地, 位于该断裂带的西侧, 历史上曾发生多次强烈地震, 正当今日全球地震活动越来越强烈之际, 在耶路撒冷及其附近地区发生强震, 并非异象天开. 如若有朝一日真的发生了, 可谓震得及时. 第二, 以色列周围列国, 几乎把中短程导弹都瞄准了她. 导弹是由人心所控制, 在双方经常水火不能相容的情况下, 一按电钮, 几分钟之内, 即可毁庙(指清真寺). 1990年春天, 伊拉克狂人沙达·胡先, 下令向以色列发射飞毛腿导弹, 其中有一颗, 竟然命中耶路撒冷东北区, 距圣殿山上, 只是咫尺之遥. 当时确有许多犹太人盼望, 最好让飞毛腿也命中那个寺庙, 一劳永逸. 然而, 毕竟天时未到. ‘东风’仍无踪影.” [18]

 

为了重建这第三个圣殿, 许多敬虔的犹太人一日三次, 在哭墙前大声祷告祈求. 现今世界局势正朝着圣经预言的方向发展, “东风”迟早会到…

 


 

[1]               主后70年, 耶路撒冷城被罗马军队攻陷, 圣殿也因此彻底被毁. “恰当犹太人的逾越节日, 大军到达城前. 城内犹太人又有内争, 前后犹太人惨死者多达60万.” 白云晓编译, 《圣经地名词典》(北京: 中央编译出版社, 2001), 第451页.

[2]               耶路撒冷在过去发生了无数次遭破坏的事件, 但此城经历严重被毁主要有两次: (1) 西底家王11年(主前586年), 耶路撒冷在巴比伦人围攻两年之后被攻破, 圣殿和城墙被彻底拆毁, 王室和人民全被掳去巴比伦(王下25章). 自此耶路撒冷荒芜了50年. 第一圣殿期(指所罗门所造的第一个圣殿)到此结束. (2) 主后66年, 犹太人发动全面的反罗马战争, 结果惨败, 导致耶路撒冷城在主后70年被罗马的将军提多(Titus)所灭, 其破坏之彻底, 烧杀之惨烈, 是前所未有的(前后犹太人惨死者多达60万人).

[3]               1948年5月14日, 虽然以色列宣告立国, 但耶路撒冷城当时仍划归约旦王国所拥有, 直到1967年“六日战争”(Six-Day War, 6月5日至10日)结束后, 以色列收复耶路撒冷的旧城(东耶路撒冷). 1980年7月30日, 以色列国会通过法案(《基本法: 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 宣布耶路撒冷(包括西耶路撒冷和东耶路撒冷)是以色列“永恒的与不可分割的首都”. 不过, 联合国安理会478号决议(14票赞成, 0票反对, 美国1票弃权)宣布这项法律无效, 并要求其成员国必须从耶路撒冷撤出外交代表作为惩罚措施. 1988年, 巴勒斯坦在阿尔及尔宣布建国, 把耶路撒冷定为首都, 包括中国在内的近100个国家予以承认, 引自https://baike.baidu.com/item/耶路撒冷/6115 . 简言之, 耶路撒冷城今日还未完全脱离“外邦人的践踏”, 因为“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决意要把此城归为己有, 而联合国也未承认耶路撒冷全属以色列所拥有, 且不时干涉以色列对耶路撒冷城的政策与活动.

[4]               比较其他译本对 帖后2:2的译法, 例如: 《达秘译本》(Darby): “…as that the day of the Lord is present”; NIV: “saying that the day of the Lord has already come”; NASB: “to  the effect that the day of the Lord has come”; NKJV: “as though the day of Christ had come”等等.

[5]               “主为圣徒而来”与“主同圣徒而来”是不同的, 请参本文附录一.

[6]               有关圣殿的重建, 请参本文附录二.

[7]               亚12:10说: “他们必仰望我(“我”或作“他”), 就是他们所扎的.”

[8]               亚14:1-4论到主降临在地上(脚踏橄榄山, 第4节), 拯救被敌军围困的犹太人(第5-13节).

[9]               但12:1: “那时, 保佑你本国之民的天使长米迦勒必站起来, 并且有大艰难, 从有国以来直到此时, 没有这样的. 你本国的民中, 凡名录在册上的, 必得拯救.”

[10]             但11:32说: “他必用巧言勾引”; 这句话在《新译本》中译作“他必用奉承的话败坏他们”.

[11]             帖前2:15-16: “这犹太人杀了主耶稣和先知, 又把我们赶出去. 他们不得神的喜悦, 且与众人为敌; 不许我们传道给外邦人使外邦人得救, 常常充满自己的罪恶. 神的忿怒临在他们身上已经到了极处.”

[12]             太24:22: “若不减少那日子, 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 只是为选民, 那日子必减少了.”

[13]             启20:5-6: “这是头一次的复活. 其余的死人还没有复活, 直等到那一千年完了. 在头一次复活有分的有福了, 圣洁了! 第二次的死在他们身上没有权柄. 他们必作神和基督的祭司, 并要与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头一次的复活”(KJV: first resurrection)在原文可译作“第一种复活”(first kind of resurrection), 因为圣经笼统地把复活分成两种: 第一种是“义人的复活”(其结果是得生命), 第二种则是“恶人的复活”(其结果是被定罪), 就如主耶稣所说的: “行善的, 复活得生; 作恶的, 复活定罪”(约5:29).

[14]             上文编译自考德威尔(John R. Caldwell)所著的“神的选民”(God’s Chosen People)之系列文章, “The National Revival of Israel”(Chapter 8)和“The Moral Condition at Restoration”(Chapter 9), 载 John R. Caldwell, Assembly Writers Library (vol. 9)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3), 第77-91页.

[15]             主后637/638年, 巴勒斯坦被阿拉伯的回教徒(特指阿拉伯伊斯兰国的国王奥马尔[Caliph Omar / Umar, 约主后583-644年] )所占领, 毁去所有基督教的建筑, 改称耶路撒冷为El-Kuds, 即是“圣城”之意, 使它成为回教徒在巴勒斯坦的政治和文化中心. 回教徒将原圣殿区的罗马神庙改建成一圆顶的回教寺, 即今日所谓的“大岩石圆顶清真寺”(Dome of the Rock, 它是由Caliph Abd al-Malik于主后687至691年间所建), 声称是他们的教主穆罕默德升天之处. 从此以后, 耶路撒冷多数时间都在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国家的控制之下, 直到1917年英国占领耶路撒冷城, 结束了回教徒对耶路撒冷城的统治. 有关耶路撒冷城的历史, 请参 2016年1-3月份, 第108期《家信》的“预言望楼: 将来的事(三): 耶路撒冷城被毁”之附录一(耶路撒冷城的历史简介), 载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6/05/将来的事三/

[16]             黄丹尼著, 《犹太人要建圣殿吗?》(柔佛: 人人书楼, 1996年), 第47页.

[17]             有关红母牛, 参 www.worthynews.com/16114-red-heifer-is-born-claims-temple-institute-video . 也有一头红母牛于2014年在美国出生, 但“圣殿研究所”过后宣告此红母牛因有瑕疵而不能作献祭之用, 参 www.worthynews.com/17748-red-heifer-declared-unfit .

[18]             上文改编自 黄丹尼著, 《犹太人要建圣殿吗?》(柔佛: 人人书楼, 1996年), 第31-50页.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