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伯的朋友: 以利法、比勒达、琐法和以利户


(A)       以利法 (Eliphaz; 2:11-13; 4:1-21)

约伯的三个朋友当中, 以利法看似最年长, 最有名气的(伯2:11; 比较 伯15:10).[1] 这些人应该是身居高位, 其智慧闻名遐迩. 许多日子(伯7:3, 超过1个月之久), 这些朋友前来与他一同悲痛, 据称是要安慰他. 但事实上, 这些朋友反倒给约伯极大考验, 在他原本的灾祸上加添痛苦, 使他苦上加苦.

 

以利法是个提幔人(Eliphaz the Temanite), 与以东的著名智慧有关(耶49:7; 俄8-9). 他看似约伯三友的领袖和发言人. 比勒达和琐法的言论大体上是延续和发展以利法的三篇论述. 他成为此三人的代表(伯42:7). 他的话语可说是当世最高智慧的典范, 是属于多年思考和经历的杰作(伯15:17-19), 出于长久努力和慎重酿熟的研究结果(伯5:27).

 

经过一星期之久的沉默, 这些朋友显然对约伯采取异常的批评与挑剔之态度. 他们犹如严厉苛刻的审判官, 而非富有同情心的安慰者. 在以利法的第一篇讲论中(约伯记第4章), 他认为约伯受苦是直接与他犯罪有关. 对他而言, 苦难不过是“因果报应”. 只要约伯肯悔改, 就会得着医治, 得以复原.

 

在他第二篇讲论中(约伯记第15章), 他因约伯的话而恼怒, 以激烈言词控诉约伯有罪, 强调人的败坏, 和其悲惨命运. 他甚至(以暗示的方法)称约伯为“假冒为善”的人(hypocrite, 伯15:34, 注: 这节的“不敬虔之辈”可译作“假冒为善之人”; KJV: hypocrites).

 

在他第三篇讲论中(约伯记第22章), 他直接控诉约伯犯了严重大罪. 按以利法的观点, 神似乎已远远离开约伯, 不想见到他的罪恶. 最后, 他强调约伯需要悔改, 弃绝罪恶, 这样才得享康复, 重获财富. 以利法过度武断, 而非同情. 他不断假设约伯一定是个恶人, 约伯所遭的灾祸一定是因他犯罪. 与其他两位朋友一样, 他的哲学是: 约伯不该看到自己和本身的苦难(suffering), 而该看到自己和本身的罪恶(sin). 他们都认为约伯的苦痛是出于神的惩罚(retribution). 这样的朋友犹如敌人, 只会加增更多痛苦.

 

以利法是以经历(experience)为观点进行辩论, 他是个伦理学家(moralist), 强调约伯受苦全因他犯罪. 他并不真正认识约伯, 对神的认识也欠缺不全. 最终, 神向他发怒, 显明他的判断是何其错误(伯42:7).[2]

 

 

(B)       比勒达 (Bildad; 8:1-22)

比勒达是约伯三友中第二个发言的人. 他被称为书亚人(Bildad the Shuhite), 可能指他属于书亚(Shuah), 一个位于东方国家、属于亚伯拉罕的儿子书亚居住的地区(创25:2,6). 因此, 他来自智慧人的地区(王上4:30).[3]

约伯众友与约伯三次辩论时, 比勒达每一次都参与(参约伯记8,18,25章). 他三次讲论的语气都非常强烈; 所说的比琐法还少, 但比以利法更多. 比勒达的讲论大部分是接续以利法的话题, 不过他以更加激烈的言词控诉约伯(伯8:2; 18:3-4); 因为他拒绝约伯的辩词. 他把约伯的灾祸归咎于恶事, 指控约伯离世的众子(伯1:19), 认为他们因罪遭受刑罚(伯8:4).[4]

 

比勒达是律法主义者(规条主义者, legalist), 并诉诸传统(即以传统为根据, 伯8:8-10). 他像以利法一般, 把约伯遭受这可怕灾难归咎于因果关系(因犯罪的结果, 伯8:11). 他从东方人智慧的文库取出论据, 说明恶人的危急状况和义人的福乐光景  —  要约伯反省自己(伯8:11-22). 对于比勒达, 苦难往往是某人犯罪的直接后果和报应. 他像以利法一样, 也提到“假冒为善”的人(hypocrite, 伯8:13; 注: 中文圣经译作“不敬虔人”).

 

在他第二篇讲论中, 他加强对恶人遭受祸害的描述, 显然是要符合约伯对自己遭难的描述(比较 伯18:5-21 与 16:6-22). 以此方式, 他把约伯等同于恶人. 他的第三篇讲论(约伯记25章)虽比较缓和一点, 但他结束讲论前的“最后一击”, 显露他与以利法一样, 是顽固的“死硬派”(die-hard), 硬要把约伯的苦难归咎于他的罪. 不单比勒达的假设是错误的, 他的劝告也有缺陷  —  他劝约伯要悔改(伯8:5-6).

 

后来, 由于比勒达错误判断及刻薄不仁地论断约伯, 他遭受耶和华责备(伯42:7). 思考有关比勒达(Bildad), 我们以他英文名的字母(B-i-l-d-a-d)列出六个要点:

 

  • Belittling 轻视: 他轻视或贬低约伯的人格(伯8:5-6)
  • Insisting 坚持: 他坚持认为约伯是个大罪人(伯8:20)
  • Lacking 缺乏: 他对约伯这个受苦的圣徒缺乏同情之心.
  • Deciding 决意: 他决意认定约伯受苦全是因为约伯本身的罪.
  • Associating 联想: 他总是把苦难与犯罪联想在一起, 但请对照 约5:14与 约叁[5]
  • Demonstrating 显示: 他显示自己是个“死硬派”, 总是认为自己的看法是唯一正确的看法.

 

 

(C)       琐法 (Zophar; 11:1-20)

约伯第三个朋友名叫琐法. 他对约伯严厉武断, 毫无怜悯之心. 他同样暗指约伯为“假冒为善”的人(hypocrite, 伯20:5; 注: 中文圣经译作“不敬虔人”), 也控诉约伯说谎(伯11:3). 若形容以利法是伦理学家(moralist), 以经历(experience)为论据; 比勒达是律法学家(legalist), 以传统(tradition)为论据; 那么琐法就是武断论者(dogmatist), 以假设(assumption)为论据.

 

以利法推论约伯受苦全因他犯罪; 比勒达认为约伯是个假冒为善的不敬虔者; 琐法直接断定约伯是个恶人. 琐法是拿玛人(Zophar the Naamathite, 伯2:11), 应该来自东方国家的某地区, 而不太可能与犹大支派的城  —  拿玛  —  有关(书15:41).[6] 他的两个朋友(以利法和比勒达)各在三个不同场合讲论(各有三篇讲论), 但他只讲论两次(约伯记11和20章). 他在第三回合的辩论中保持沉默, 似乎表示比勒达结束第三篇讲论(约伯记25章)之后, 他和其他朋友已精疲力竭, 无法再辩论下去.

 

琐法是三人中最冲动和偏执的, 不容异说(伯11:2-3; 20:2-3). 他激昂地回应约伯, 不计后果的夸大其词. 他直接指控约伯犯罪行恶, 并声明约伯的罪应该遭受更严厉的惩罚(伯11:6: “…所以当知道神追讨你比你罪孽该得的还少”). 实际上, 约伯所需的是了解和体恤自己的朋友, 而非武断定罪的审判官. 琐法跟其他二友一样, 建议约伯悔改, 以便得享平安, 全面复原. 然而, 在结束第一篇讲论时, 琐法回到有关恶人的结局, 强调恶人将遭遇可怕的危险(伯11:20).

 

约伯的三友继续唱着“恶人遭报”的歌谣, 他们的三重唱是多么和谐一致, 但很遗憾, 他们唱错调了! 在琐法的第二篇讲论中, 他描述恶人将遭受可怕的祸害, 其严厉性超出了他朋友们的言词(伯20:5-29). 约伯无法从这些说法得着安慰. 他极力反驳, 无奈每个朋友都认定他受苦是与他犯罪有关, 是神对罪的惩罚.

 

对于炼金的人(refiner), 当他看到所提炼的金子能够反映出自己的样貌时, 炼金的工作就大功告成. 神把苦难加在约伯身上, 其目的不是惩罚, 而是精炼(refinement)  —  像用火提炼, 使金子纯净一般(伯23:10).[7] 主耶稣仿佛炼金的人, 祂是否能够从我身上看到祂的反映? (试比较 加4:19: “我小子啊, 我为你们再受生产之苦, 直等到基督成形在你们心里”).

 

琐法渴望神直接向约伯说话, 来“纠正”约伯. 神让琐法如愿以偿; 神确实向约伯说话, 但琐法比约伯遭受神更多的责备(伯11:1,5,6; 42:7). 此外, 为了回答琐法的问题(伯11:7: “你考察就能测透神吗? 你岂能尽情测透全能者吗?”), 我们知道神在自己的爱子里, 已全面彰显祂自己(约1:18).

 

(D)       以利户 (Elihu; 32:1-22)

以利户(意思是“神自己”[God Himself], 或“我的神是祂”[My God is He], 亦可作“祂是我的神”[He is my God] )是布西人(the Buzite, tribe of Buz), 布西是亚伯拉罕的亲戚(创22:21, 注: 这节的Buz译作“布斯”). 以利户首次被提及是在约伯记32章, 他的四篇讲论记载于约伯记32 至37章. 以利户强调神的主权, 为神在第38章的启示和显现铺好了路.

 

由于年龄小过约伯三友, 他不愿贸然开口讲论. 但他被约伯自义自怜的态度, 以及约伯三友的愚昧言词给激怒, 最终开口说话了. 虽然他不晓得约伯记第一和第二章记载的事情细节(包括天上的对话), 但他提供一个与众不同的解释. 以利户辩论说, 神是至高无上的教师多过祂是审判官. 他强烈要求约伯专注在未来所要获得的属灵益处, 要他从现今的肉身苦境中看出将来的好处. 神管教和训练某人, 为要叫他得益. 以利户解释说, 神是满有恩慈的(伯33:24)、公义的(伯34:12)、大有能力(伯36:5). 他在第38和42章强调神的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我们从约伯记第33章看到基督福音的反映, 例如:

  • 圣灵的运行和动工(第4节: “神的灵造我; 全能者的气使我得生”);
  • 领悟到神比人伟大得多(第12节: “我要回答你说: 你这话无理, 因神比世人更大”);
  • 神提供拯救(第30节: “为要从深坑救回人的灵魂, 使他被光照耀, 与活人一样”, 也参第18、24、28节);
  • 神赐下的复原和地位(第26节: “他祷告神, 神就喜悦他, 使他欢呼朝见神的面; 神又看他为义”);
  • 需要悔改和信靠神(第27-28节: “他在人前歌唱说: 我犯了罪, 颠倒是非… 神救赎我的灵魂免入深坑; 我的生命也必见光”)

 

以利户说神喜悦领人脱离邪恶, 除去他们的高傲(伯33:17). 神有很多方法达到此目的, 但人经常很慢注意到这点  —  “神说一次、两次, 世人却不理会”(伯33:14). 因此, 神有时允许苦难临到我们, 来达到祂管教与教育的目的. 以利户说, 当人落在苦难中, 神开通他们的耳朵准备受教, 并吩咐他们转离罪孽(伯36:8-10).[8] 以利户继续说: “神借着困苦救拔困苦人, 趁他们受欺压开通他们的耳朵”(伯36:15); 并且“神行事有高大的能力; 教训人的有谁像祂呢?”(伯36:22).

圣经里有许多经文能支持以利户的教导, 因为神确实管教祂的儿女们, 好叫他们得益; 比较 约15:2; 来12:6; 雅1:2-4; 5:10-11; 彼前1:6-7; 5:10-11等等. 以利户为约伯提供了好的解释, 但不是最终的答案(编译者注: 对于约伯受苦的原因, 其最终答案是因为神要证明给撒但看, 约伯是正直和敬畏神的人; 神也要借此更大的赏赐约伯的忠诚与正直, 伯1:6-12; 42:12-17).[9]

 


 

[1]               以利法对约伯说: “我们这里有白发的和年纪老迈的, 比你父亲还老.”

[2]               伯42:7: “耶和华对约伯说话以后, 就对提幔人以利法说: ‘我的怒气向你和你两个朋友发作, 因为你们议论我不如我的仆人约伯说的是.’ ”

[3]               王上4:30: “所罗门的智慧超过东方人和埃及人的一切智慧.”

[4]               伯8:4: “或者你的儿女得罪了祂(指全能神, 参 伯8:3); 祂使他们受报应.”

[5]               约5:14: “后来耶稣在殿里遇见他, 对他说: ‘你已经痊愈了, 不要再犯罪, 恐怕你遭遇的更加利害”(注: 主的话暗指那人的病与他的罪有关); 这里表明人受苦与罪有关. 约叁2: “亲爱的兄弟啊, 我愿你凡事兴盛, 身体健壮, 正如你的灵魂兴盛一样” (注: 该犹的身体状况不佳, 所以使徒约翰希望他身体健壮如他灵魂兴盛一般; 此事说明人若身体有病, 健康不佳, 不一定全是因为灵性不好. 换言之, 疾病可以是与罪无关的). 也请参 约9:2-3: “门徒问耶稣说: ‘拉比, 这人生来是瞎眼的, 是谁犯了罪? 是这人呢? 是他父母呢?’ 耶稣回答说: ‘也不是这人犯了罪, 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 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 ” 这与佛教的“因果轮回”有何等大的差别(“因果论”说此人不幸瞎眼, 是因前世所犯的罪, 所以今世受苦以还前世的“业债”[罪债] )

[6]               书15:41: “基低罗、伯大衮、拿玛(KJV: Naamah)、玛基大, 共十六座城, 还有属城的村庄.”

[7]               伯23:10: “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 他试炼我之后, 我必如精金.”

[8]               伯36:8-10: “他们若被锁链捆住, 被苦难的绳索缠住, 他就把他们的作为和过犯指示他们, 叫他们知道有骄傲的行动. 他也开通他们的耳朵得受教训, 吩咐他们离开罪孽转回.”

[9]               上文编译自 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with Bible Characters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1999), 第229-232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pyright © 2018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