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别真伪基督(十六): 对六大挑战的分析与最终的结论


编者注:  有者说: “凡有价值的真品, 必有模仿伪造它的假货.” 以百元美钞为例, 虽然各地警方严打伪钞, 但伪钞依然层出不穷, 而且制作水准之高, 叫人目瞪口呆, 防不胜防. 鉴证专家告诉我们: 识别伪钞的最有效方法, 不仅是辨认最新款的伪钞  —  这固然重要, 但更要紧的, 是能够彻底认清真钞的面目, 如纸质、油墨、纹理水印、特别记认标志等. 简言之, 对真钞认识够深, 就容易看穿伪钞, 不管假装得何等相似.

 

史特博 (Lee Strobel)

基督信仰的护道学(apologetics),[1] 可谓信仰的鉴证科, 在有关基督或基督信仰的题目上, 为世人辨析真伪. 耶稣基督既然是基督信仰的核心, 祂的出生、事奉、神迹、受死、复活, 向来都是怀疑与不信者的攻击目标与内容. 诚如《认识基督: 如何辨别真伪》一书的序言所指出, 近世随着某些“神学家”、“学者”的兴起, 矛头更直指新约圣经的权威地位: 一方面质疑四福音的成书年期、内容有否被后世窜改等, 另一方面又抬举一些“另类福音书”(如《多马福音》、《马利亚福音》、《犹大福音》等)的权威, 使之与四福音分庭抗礼.

 

此外, 怀疑与不信者又举着“文化研究”的招牌, 强说新约圣经作者把异教文化中的远古传说套用在耶稣基督的身上, 有者甚至把基督信仰驱进“后现代主义”的黑洞中, 说耶稣基督的真正身分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可以自制一个称心如意的“耶稣”出来. 这一切乱象, 正应验了约翰二书第7节的话: “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 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 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

 

为了寻找真相, 美国《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资深记者兼耶鲁大学法学硕士史特博(Lee Strobel)[2]决定面对这些挑战. 他踏上寻找“真耶稣”的旅程. 借着访问六位学有所成、信仰纯正的专家(经文评鉴学、语言学、神学、哲学、史学、文化研究等等领域的专家), 他终于厘清乱象, 找出真相. 这些精彩的访谈实录都写在《认识基督: 如何辨别真伪》(The Case for the Real Jesus)一书, 经过改编后, 将会逐一刊登在《家信》的“护道战场”专栏, 请别错过.

 

编者注:《家信》的“护道战场”专栏自101期开始(即2014年4至6月份起), 就开始刊登有关“识别真伪基督”这一题目. 转眼间, 三年多已过, 我们来到最后一篇  —  对六大挑战的分析与最终的结论…

(文接上期)

 

(A)       一个无神论者的醒悟

在结论篇, 史特博以安妮赖丝(Anne Rice)的真实故事作开始. 《吸血僵尸访问记》(Interview with a Vampire)与“梅花女巫系列”(May-fair Witches Series)的作者安妮赖丝在天主教家庭长大, 18岁因放弃信仰而离开天主教会, 两年后嫁给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 不久, 她不仅出版小说, 她的作品还成为美国最畅销的作品之一. 她不断推出吸血僵尸和女巫的故事  —  但没有察觉她的作品其实是反映自己“试图在一个无神世界中寻找人生的意义”.

 

就这样过了30年无神论的生活.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 她开始读圣经, 结果发现基督信仰的真实性. 2002年, 她立志“竭尽所能、专心矢志去认识耶稣基督, 研究基督信仰兴起的历史”, 结果她为主耶稣  —  也为自己  —  写了一本书, 并把此书献给主耶稣. 她因写此书而发现了非常奇妙的事.

 

史特博评述道: “安妮赖丝是钜细靡遗的研究者, 常以自己的小说世界在历史资料上的精确程度而自豪. 为了蒐集资料写她那本关于耶稣基督的书, 她花两年时间, 浸浴在第一世纪的巴勒斯坦世界中. 她涉猎群书, 包括不信派、自由派史学家的作品.”

 

“我以为他们的立论必然稳如泰山, 也以为基督信仰只是虚有其表,” 安妮赖丝写道. 可是情况恰恰相反:

 

我渐渐看清楚了, 有问题的是怀疑派的论据. 他们声称质疑福音书大部分记载, 认为成书太晚, 又不是目击见证记录, 但原来欠缺逻辑上的连贯性的人, 是他们自己… 他们那些关于耶稣基督的论点, 全是凭空推测的话. 有些著作更是“以假设支持假设”的无稽之谈, 资料太少, 甚至完全欠奉! 所作结论全是一派胡言.

 

简言之, 她发现自由派所描绘那个“没有神性、软弱无能的耶稣”, 原来是从她读过的“最差劲、最有偏见的学术研究里出来的”. 最叫她吃惊的是, “有些新约圣经学者甚至讨厌和鄙视”他们穷一生所研究的耶稣基督. 她说: “有些学者对(他们自己认为是一无是处的)‘耶稣’寄予同情, 也有人对祂嗤之以鼻. 你从字里行间, 可以看到这一切.”

 

史特博指出, 安妮赖丝最后“对怀疑派根据贫乏资料所作的结论”感到非常失望. 相反, 她从学有所成、资历甚高的学者著作中读到许多丰富资料, 足证福音书成书日期甚早, 尽是目击见证记载, 这些博学精研的学者包括博克翰(Richard Bauckham)、勃鲁姆伯格(Craig Blomberg)、赖特(Nicholas T. Wright)、约翰逊(Luke Timothy Johnson)、卡森(Donald A. Carson)、乌尔塔多(Larry Hurtado)等等. 对于上文有关安妮赖丝的发现和结论, 请参她在自己著作《主基督: 出埃及》(Christ the Lord: Out of Egypt)中的“作者之言”.[3]

 

一直以来, 不信派和左派历史学者(skeptical and left-wing historians)不断以关于耶稣基督的大胆理论炫惑大众, 说耶稣基督是个“传授秘密知识的诺斯底(Gnostic)教师”, 或是个“密特拉神(Mithras)古代神话的翻版”, 或是个“冒充弥赛亚的人, 根本未曾应验过任何古代预言”; 他们还说耶稣基督“被埋葬在加利利的沙法特(Tsfat)城外”; 或说祂是“后现代众说纷纭中的人物”等等.

 

此外, 这些不信派或左派历史学者还立论说, “基督信仰的洗礼是模仿异教神衹奥西里斯(Osiris)的信徒将棺木投入尼罗河之举”; 说耶稣基督“半夜起床为青年人举行入教仪式”; 还说“第一世纪的人对耶稣的看法完全不同”; 说什么“耶稣要世人知道其实人人都是神  —  却被嗜权的教会当局打压下去”. 更甚的是, 他们还说耶稣基督“曾给犹太当局发出密函, 解释自己从来没有自称神子”; 又说“文士早已把新约圣经搞得面目全非. 无可修复”; 甚至说“福音书的耶稣语录, 大部分不是出自祂的口!”等等.

 

针对上述种种看法, 安妮赖丝(Anne Rice)评论道: “怀疑派的学者们, 似乎都蛮有自信的.” 史特博补充说: “他们是蛮有自信  —  却也蛮有错谬! 真相是: 一味的怀疑, 并不等于严谨的学术. 最后, 其他学者相继起来揭露真相: 怀疑派对耶稣所作的惊人指称, 乃是充满逻辑漏洞、强词夺理、满有偏见、证据薄弱的.”

 

(B)       揭开谬论的真相

            为了寻找有关耶稣基督的真相时, 史特博访问的第一个人是加拿大阿卡迪亚神学院(Acadia Divinity College)研究院课程主任克雷格·埃文斯(Craig A. Evans). 这位杰出的新约圣经教授, 专门研究耶稣基督的学者, 在自由派和保守派面前都是备受尊敬的. 他审视围绕耶稣基督的争议, 例如: (1) 耶稣基督是否是神秘教主? 诺斯底派? (2) 祂是否在十架上装死? (3) 祂的坟墓已被发现? (4) 祂是否从未认自己为神? (5) 四福音是否并不足信? (6) 新约圣经以外还有更可靠的史实吗? (7) 关于耶稣基督, 有何掩饰真相的大阴谋吗? (8) 耶稣基督是否真有其人?

 

“我30年前开始从学术角度研究耶稣基督和福音书, 当年我做梦也想不到我本身或者任何人竟然需要写一本处理上述问题的书!” 埃文斯说, “任何严谨的学者, 根本不会发出这种理论! 任何稍有信誉的出版商, 也不会出版这类书! 可惜, 事实不是这样.”

 

埃文斯对于历史证据所知既广又深. 他知道什么书是有实据的结论, 什么书则是空洞无物的结论. 他阅读了许多坊间论耶稣基督的书, 令他惊讶不已, 说: “这世代充斥着奇言怪论!” 他在所著的《编造出来的耶稣: 现代学者如何歪曲福音书》一书中写道: “最叫我不安的, 是许多谬论竟然出自学者口中. 小报哗众取宠, 借学术之名讲这些话不足为奇, 但高等学府的教授都这样做, 就有失身份了.”

 

不过, 他们讲的是“毫无根据的谬论”, 不是肆意歪曲福音书、粗心大意、无理质疑, 就是不合理而苛刻的批判. 他们所参考的文本是有问题的, 又是晚期的. 过时的言论、夸大失实的指称、“炒作的历史”, 结果“编造出一大推假耶稣来”. 埃文斯总结说: “能犯的错误都犯了! 有几位作者几乎犯了所有的错误!”

 

James H. Charlesworth

“有这看法的不止埃文斯一人,” 史特博写道, “不少新约圣经的学术泰斗也挺身发言, 公开指责那些误导公众、毫无根据的评述耶稣的言论.” 例如声誉卓著的普林斯顿神学院(Princeton Theological Seminary)新约圣经语言与文学教授、也是《死海古卷》专家查尔斯沃斯(James H. Charlesworth)就曾大力抨击“近年来误导读者的不学无术的废话”. 英国达勒姆大学(另译“德伦大学”, University of Durham)的荣休教授邓恩(James D. G. Dunn)也指出: “有关‘历史耶稣’的研究, 被恶劣的学术严重误导了. 近年的假学术, 更把这方面的研究弄到面目全非.” 德国海德堡大学(University of Heidelberg)的教授戴辛(Gerd Theissen)慨叹说: “现代对耶稣(基督)所作的煽情式研究, 根本不符学术研究标准.”

 

新约圣经教授威瑟林顿(Ben Witherington III)在2006年出版的《他们把耶稣怎么样了?》(What Have They Done with Jesus?)一书中写道: “读者要打醒精神, 提防毫无根据的关于耶稣(基督)和祂使徒的‘惊人发现’.” 不幸地, 作者补充说, 美国人“爱听煽情的东西(sensational claims)… 对证据多寡, 却不在乎”.

 

Larry Hurtado

与此同时, 严谨可靠和负责任的学者在研究方面也不断有新突破, 发现有关耶稣基督的一些激进指称  —  例如指‘祂自称为神’是后世传说、‘四福音书没有目击证人’之类  —  完全没有任何实据; 例如英国爱丁堡大学(University of Edinburgh)的新约圣经语言、文学、神学教授乌尔塔多(Larry Hurtado), 在他所著厚达746页的巨著中指出, 耶稣基督被尊为神并非后世所造. 相反, “在最早期的基督徒圈子里, 耶稣(基督)一早就有这样的尊位”. 他又指出, 最早的基督徒称呼或描述耶稣基督, 所用的字眼总是: “神的儿子”(Son)、“基督/弥赛亚”(Christ/Messiah)、“道”(Word)、“真像”(Image)等等. “自基督信仰肇始以来(主后30-50年间), 耶稣就被敬拜, 被视为与神同等, 此事非常特别.”[4]

 

Richard Bauckham

若不是耶稣基督在传道期间曾自称为神、又凭着复活证实祂所说的属实, 否则, 初期教会那些向来信奉一神论的犹太人, 何以肯在耶稣基督死后奉祂为神呢?

 

此外, 苏格兰圣安德烈大学(University of St. Andrews)的新约圣经研究教授博克翰(Richard Bauckham)于2006年出版一部学术专著《耶稣与目击证人》(Jesus and the Eyewitnesses: The Gospels as Eyewitness Testimony). 此书被神学家赖特(N. T. Wright)誉为“卓绝的侦察佳作”(a remarkable piece of detective work). 博克翰精雕细琢地追踪四福音书与曾经目睹耶稣基督的见证人之关系. 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 是毫无争议的, 但它对于那些声称“福音书与第一手资料毫无关联、不足信赖”的近代所谓“修正理论”来说, 简直是当头棒喝, 给这类歪曲谬论重重打击.

 

“总的来说,” 史特博写道, “曾经饱受不信派揶揄的四福音, 终于再度吐气扬眉.” 埃文斯说: “原本的文献经得起考验, 丝毫无损.”

 

(C)       回应六大挑战

经过24,000英里的访问旅程, 回应了6项有关传统耶稣基督的观点之最新争议之后, 史特博独自坐在家中办公室, 翻阅一大叠的笔记、手稿、文章. “原来看似甚难应付的挑战,” 他写道, “竟然是一场虚惊. 许多学者已经有系统、有条理地把对手逐个击破了. 他们没有玩弄字眼, 没有凭空推断, 只是举出事实, 据理陈述, 拿出证据而已.” 史特博作出以下分析:

1) 挑战一 : 学者在古代文献里, 发现了另一位耶稣, 与四福音里的那一位截然不同. 这挑战的关键问题是: 学者在古籍(古代文献)里发现的耶稣基督, 是否与四福音书截然不同、却同样可信呢?

 

经过分析, 结论是“不”! 因为自由派圈中吹捧的文本, 其成书日期太晚了, 并非可靠的史料(历史资料)  —  例如《多马福音》是主后175年, 甚至主后200年才写成  —  苏格兰阿伯丁大学(University of Aberdeen)新约圣经学者马歇尔(I. Howard Marshall)说《多马福音》“没有为‘历史耶稣’带来任何重要的亮光”. 此外, 带有同性恋情色味道的《马可极密福音》(Secret Gospel of Mark)已被证实是个骗局, 令急于接受关于耶稣基督任何怪论的自由派学者惨受 愚弄, 大为尴尬. 另外, 所谓的《耶稣档案》(Jesus Papers)根本不被历史学者接受. 最后, 还有一个论调, 即把耶稣基督说成是传授秘密知识的诺斯底教师  —  教人自知人人与祂一样有神性  —  是完全与“历史耶稣”扯不上关系.[5]

2) 挑战二 : 教会在经文上作了手脚, 所以圣经关于耶稣的描述不可尽信. 这挑战的论点是:圣经充满错误, 千百年来被文士(抄经者)随意窜改, 对耶稣基督的描述岂不是不真实吗?

 

经过分析, 结论是“不”! 因为没有任何新发现, 叫人有理由质疑新约圣经的基本可信性. 对文本造成不同解释的差异, 只占全部抄本差异的百分之一, 对重要教义完全没有影响. 事实上, 新约圣经抄本之多, 凌驾所有古籍之上, 大大增加圣经对耶稣基督之描述的可信性.[6]

 

 

 

3) 挑战三 : 耶稣基督复活已有新解释, 过去看法已经站不住脚. 挑战三的关键问题是: 耶稣基督的复活有没有被新的解释否定了?

 

经过分析, 结论是“不”! 祂的复活绝对可信, 因为有五项证据充足的事实, 是学者  —  包括自由派学者  —  所公认的: (1) 耶稣基督被钉十架死了; (2) 门徒相信耶稣基督复活了; (3) 耶稣基督曾经向门徒显现; (4) 逼迫教会的保罗悔改了、原本不信耶稣基督的兄弟雅各也悔改了; (5) 耶稣基督的空坟  —  所有不信者和穆斯林试图“把耶稣基督放进坟墓”(指主耶稣没有复活)的努力都是徒然的, 经不起严格的分析; 有关耶稣基督“仍在坟墓里”的纪录片和著作都是没有实学和可靠的证据, 不被诚信可靠的有识之士所承认与接收.[7]

4) 挑战四 : 基督信仰里有关耶稣的信仰是从民间信仰抄过来的. 挑战四的问题是: 基督信仰中有关耶稣基督的事迹全是从异教抄来的?

 

经过分析, 结论是“不”! 因为事实上, 一点证据也没有. 童女生子、耶稣基督复活、圣餐、洗礼(浸礼), 都不是源于古代的神话. 提出“抄袭论”的人不学无术, 其学说或理论一戮即破. 在基督信仰出现以前, 根本没有任何“死而复活的神”的例证, 也没有跟耶稣基督复活意义相等的例子, 审慎的学者几十年前已唾弃类似的抄袭论了.[8]

5) 挑战五 : 耶稣是个骗子”,根本没有应验过任何弥赛亚预言. 这论点所挑战的问题是: 耶稣基督是否是一个未能应验预言的冒牌弥赛亚?

 

经过分析, 结论是“不”! 事实刚好相反, 唯独耶稣基督与弥赛亚的“指模”吻合, 证据强而有力, 稳如泰山. 圣殿在主后70年被毁之前必须应验的预言, 唯有耶稣基督逐一应验了. 如果耶稣基督不是弥赛亚, 永远也不会再有弥赛亚了! 还有, 在极不可能的情况下, 耶稣基督竟然应验了有关的预言, 因此, 相信时机成熟之时, 余下的预言也会在耶稣基督身上应验, 这是最合理的推论.[9]

6) 挑战六 : 人喜欢怎样信耶稣都可以, 根本就无所谓. 换言之, 人是否要信一个怎样的“耶稣”都可以? (此乃“后现代主义者”的看法)

 

经过分析, 结论是“不”! 当然人有自由相信任何事, 譬如美国宪法公平地保护所有宗教, 但不等于说所有信仰都是真的, 彼此全无分别. 然而, 不管我们对耶稣基督所持的是什么信仰或看法, 也改变不了耶稣基督为自己所作的清楚见证: 祂是独一无二的神子. 既然可以亲身经历祂  —  经历历史与信仰的真耶稣, 何苦东拼西凑, 为了符合自己的成见而虚构一个出来呢? [10]

 

(D)       跟从独一无二的耶稣基督

“我的旅程,” 史特博写道, “不但解答了六项疑难, 还使我对四福音书带来全新而有力的信心  —  对于四福音书的可靠性、对耶稣基督应验弥赛亚预言的奇妙性、对耶稣基督的复活等等更加确定了. 对我而言, 传统基督信仰再次得以坚固, 因它有的是扎实的历史根基, 丰厚硕大.

 

“既然铁证如山, 反对者为何甘于抓住‘贫薄得可怜的证据’, 倚靠摇摇欲坠的论据, 要一个编造出来的耶稣基督呢? 为什么忽视、贬低新约圣经目击者的见证, 反而采用第二世纪  —  或更晚期  —  的薄弱史料, 去另外制造一个耶稣基督呢?”

 

史特博正确指出, 有些人削掉耶稣基督的独特性、神迹、神性, 使祂变成凡人, “耶稣研讨会”(Jesus Seminar)所做的就是这样. 抄袭论者也是这样, 否认祂复活的人也是这样. 《耶稣档案》背后的讯息正是: 耶稣基督从未自称为神, 不过祂曾流露出神的灵性  —  但这是人人皆做得到的事. 另一些人所用的方法, 不是拉低耶稣基督, 而是抬高自己. 他们不否认耶稣基督是神  —  如果他们里面拥有的‘神性火花’(spark of the divine)跟耶稣基督的无分上下. 新纪元和诺斯底主义走的是这条路. 这些自制信仰的人, 误以为自己也是神!

 

史特博强调, 无论是削低耶稣基督, 或是抬升自己, 其结果都是一样的, 因他们都同样把耶稣基督与我们自己当作平等了. 若是这样的话, 人就会认为耶稣基督不配得着敬拜, 也不能审判世人, 不能要求世人向祂交代了. 人也有理由认为耶稣基督的教导可有可无, 爱听则听, 不听也无妨. 若是这样, 耶稣基督便不是我们的救主, 充其量是个“友善的导游”.

 

“但实情是,” 史特博分析道, “那位被不信派所不容的耶稣基督, 是独一无二的, 是具备神性的. 祂行神迹、应验预言、死而复活. 历史证据已清楚有力地指明这一切. 可惜不信者仍是不信, 因为在耶稣基督面前, 他们无所遁形, 他们那自把自为、不受约束的权利, 都要受到严重威胁. 但他们最大的难处在于: 这位耶稣基督是真的!”

 

“耶稣基督是神, 我们不是,” 史特博继续写道, “这正是许多人的问题所在, 进退维谷: 如果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的神, 可能会对我们有太多的要求… 事实上, 神要求的是我们的一切! … 这种彻底的要求, 吓怕了很多人. 但如果耶稣基督真的是神  —  如果耶稣基督真的献上了自己, 使我们可以得赦免, 得释放, 可以永远享受祂的大爱  —  我们为何还要犹豫不决, 不肯把自己完全献与祂? 还有谁堪比舍己救人的主更加值得信赖呢?”

 

主耶稣基督成就的是伟大的救恩, 二千年来, 正统的教会一直传扬同一个故事, 宣讲同一个福音. 埃文斯(Craig A. Evans)针对这点表明立场: “我的立场与教会一致, 先圣先贤虽已化为白骨, 但他们搞通了, 避过了种种的错谬和陷阱, 完全找对了要点.” 四福音书是关乎耶稣基督最可靠的资料, 清楚宣告耶稣基督是不折不扣的神、也是不折不扣的人, 叫所有乐意接受祂为救主的人, 都可以白白得着赦免和永生.

 

Don Everts

诚如正统教会自古坚称的: 耶稣基督, 无以伦比, 独一无二. 作家埃弗茨(Don Everts)写道: “耶稣(基督)身上总有一些明洁耀目、美丽真实、超凡脱俗、能力惊人之处. 他足以令年老的犹太拉比为祂的教导诧异惊叹, 又能吸引稚子小孩攀坐怀中, 甚至让自惭形秽的妓女在脚前俯伏洒泪. 整条村的人蜂拥前去听祂讲道. 律法专家在祂面前哑口无言. 无论是贫苦大众、劳动阶层、大富人家, 总会有人舍弃一切来跟从祂.” 史特博以最贴切的话作为总结: “这是耶稣基督的真貌. 祂一直健在, 且活在百姓当中.”[11]

 

(全文完)

[1]              “护道”英文是“apologetics”(源自希腊文: apologia {G:627}, 意即“答辩、辩护、辩解”), 多被译作“护教”或“卫道”等. 由于我们的宗旨是要“为真辩护”, 即“生命之”(主耶稣)和“记载之”(圣经), 而非为宗辩护, 所以译之为“护”而非“护”更为贴切. 期望透过“护道战场”专栏, 我们能“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彼前3:15), 向人分诉(徒22:1), 辨明福音(腓1:16) (注: 上述经文的“回答”、“分诉”和“辨明”三词, 在希腊文都是 apologia 一字).

[2]              史特博是耶鲁大学法律学院硕士, 美国著名日报《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屡获新闻奖的法庭与法事资深记者兼法律版主编, 并在罗斯福大学任教. 他曾是个不信神的怀疑者, 极其藐视和反对基督信仰. 可是他的妻子1979年归信基督后, 生命品行大大改变, 令他不得不重新面对基督信仰的挑战. 他要找出有没有可靠的证据, 证明耶稣是神的儿子. 为了证实圣经的可靠性, 并主耶稣受死和复活的真实性, 他以两年时间访查13位美国著名圣经学者, 向他们提出怀疑派常问的尖锐难题, 企图一举歼灭他所谓“不合理”的基督信仰. 结果, 他发现基督信仰既有历史证据, 更符合理性与科学事实. 在证据确凿、无懈可击的情况下, 他于1981年11月8日, 真诚地认罪悔改, 接受主耶稣基督为他个人的救主. 其后更把探索信仰的旅程逐一写成护道畅销书《重审耶稣》(The Case for Christ, 1998)、《为何说不》(The Case for Faith, 2000)、《为人类寻根》(The Case for a Craetor, 2004), 以及目前最新一本《认识基督: 如何辨别真伪》(The Case for the Real Jesus, 2007).

[3]              Anne Rice, “Author’s Notes” in Christ the Lord: Out of Egypt (New York: Knopf, 2005), 第305-322页.

[4]              Larry Hurtado, Lord Jesus Christ: Devotion to Jesus in Earliest Christianity (Grand Rapids: Eerdmans, 2003), 第2-3页.

[5]              请参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11/识别真伪基督二-另类福音书上/ .

[6]              请参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5/05/识别真伪基督四-圣经的经文不可尽信上/ .

[7]              请参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5/11/识别真伪基督六-耶稣的复活已不可信上/ .

[8]              请参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6/08/识别真伪基督九-基督信仰抄自民间信仰上/ .

[9]              请参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7/05/识别真伪基督十二-耶稣没应验过弥赛亚预言上/ .

[10]            请参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7/11/识别真伪基督十四-人喜欢怎样信主耶稣都可以上/ .

[11]            上文改编自 史特博著, 陈恩明译, 《认识基督: 如何辨别真伪》(香港荃湾: 海天书楼, 2008年), 第247-255页. 编者也按此书原版(2007年英文版) The Case for the Real Jesus 对译文作出少许修改, 另加补充和脚注.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8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