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所预示的基督: 会幕中的铜祭坛和铜洗濯盆 (出27:1-8; 出30:17-21)


(A)       序言

“当敬拜者靠近会幕, 从大门望进去时,” 约翰·格兰特(John Grant)写道, “他的目光必然被院子里的铜祭坛所吸引. 此坛最靠近大门, 无法被人回避或忽视. 若要亲近神, 就要认定铜祭坛. 在会幕一切有记载尺寸的圣器中, 铜祭坛是最大的. 任何人都不可能忽视或没留意到它的存在. 它呈现一幕赫然可畏、令人肃然起敬的景象. 坛上的火, 焚烧着摆在其上的祭牲, 熊熊烈火使烟上升, 直达云霄, 并且在夜间照亮黑暗. 祭肉被烧所发的香味、熊熊烈火的热度、祭牲被杀所流的鲜血、祭司准备把另一祭牲放进火中, 以及那些来到祭坛前的人不停地活动, 这一切景象令人难以忘怀, 把流血的绝对和重要性都深刻地烙印在目击者的心版上.”[1]

 

越过了铜祭坛, 另一圣器就是铜洗濯盆. 人必须经过这两件圣器, 才能进入会幕里的圣所. 这两者都是主耶稣基督的预表(types),[2] 诉说祂的荣耀[3]  —  特指祂完美的位格与救赎的工作. 现在就让我们先来到这座高3肘(高约1.3公尺 / 4.5英尺)、长和宽都是5肘(长宽各约2.3公尺 / 7.5英尺)的铜祭坛(brazen altar).

 

 

(B)       铜祭坛 (27:1-8)

在会幕的院子, “在帐幕门前”(出40:6)摆放着铜祭坛和铜洗濯盆. 铜祭坛与血有关, 洗濯盆与水有关. 以色列民进到会幕的院子里, 第一个看见的圣器就是铜祭坛. 这祭坛是神与百姓交通的基础. 它是用皂荚木(shittim wood)制造, 用铜把坛包裹, 坛的四拐角上都有一个铜角(共四个角), 坛上不断有往天上升的火焰.

 

在旧约中, 译作“坛”(altar)的字原意是宰杀或牺牲之处(place of slaughter or sacrifice). 带着祭物的以色列人就是来到此处, 为要得着神的悦纳. 若要蒙神悦纳, 他不能不到此处. 祭牲的绳索被绑在坛角上(诗118:27: “理当用绳索把祭牲拴住, 牵到坛角那里”). 在那里, 祭牲要被宰杀, 然后被烧在祭坛上, 以满足神公义的要求, 为罪人赎罪. 赎罪祭的身体被烧在营外,[4] 但脂油和腰子要被烧在坛上(利4:8).

 

当思考铜祭坛的重要性时, 我们不仅要看到预表, 更要看到所预表的实体, 因为我们的心已被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所吸引. 在那里(十架的“祭坛上”), 无罪的救主耶稣“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来9:14). 祂是神与人中间的中保(提前2:5). 在神的审判下, 祂成为那“为外人作保的, 必受亏损”(箴11:15). 在十架上, 神把我们一切的罪疚与罪孽, 都归在那位无罪的救主身上, 而祂一切蒙神悦纳的好处转而临到我们身上. 诚然, “这恩典是祂在爱子里所赐给我们的”(弗1:6).

 

希伯来书的作者清楚表明, 基督徒现今所处的地位远比古时利未制度所能给的更加优越; “我们有一祭坛, 上面的祭物是那些在帐幕中供职的人不可同吃的”(来13:10). 古时, 那些在祭坛前事奉的人, 不被允许吃赎罪祭(参 来13:11). 无论如何, 对于我们这些现今在恩典时代的信徒, 祭坛代表基督和祂的牺牲, 在十架上一劳永逸的献上自己. 祂已担当我们的审判, 完成救赎的工作. 我们现今的特权就是可以完全倚靠祂, 来满足我们心灵一切的需要.

 

 

(C)       铜洗濯盆 (30:17-21; 38:8)

在会幕的院子里, 铜洗濯盆立于铜祭坛与圣所之间. 出38:8述说有关它的制作, “是用会幕门前伺候的妇人之镜子做的.” 祭司要常自我检查(正如人常照镜子自我检查), 需要把脚洗干净, 确保自己处于适合事奉神的状况. 圣经没论及洗濯盆的形状或尺寸的细节; 这方面的教训可能是强调它的充足性(all sufficient). 圣经也没指示有关全营启程行动时, 应该如何遮盖和扛抬洗濯盆; 其教训可能暗喻它是随时可用的(always available).

 

洗濯盆为亚伦和他众子(祭司们)提供一个洗濯的池子, 在他们还未进到神面前事奉以前, 能洗净污秽. 这方面的洗净是重要的, 因为“他们进会幕, 或是就近坛前供职给耶和华献火祭的时候, 必用水洗濯, 免得死亡”(出30:20).[5] 事实上, 在祭司承接圣职的礼仪上, 祭司是全身沐浴的(出29:4和 出40:12都说到亚伦和他众子“用水洗身”). 自此以后, 他们必须保守自己的手和脚脱离污秽.

 

无疑地, 洗濯盆里的水述说“神的道”(即圣经)之功用. 主耶稣在楼房上(或译“顶楼”, upper room)所说的话, 就有此意念. 祂为门徒洗脚时, 说: “凡洗过澡的人, 只要把脚一洗, 全身就乾净了”(约13:10);[6] “现在你们因我讲给你们的道, 已经乾净了”(约15:3; 编译者注: “门徒在信的那一刻, 已由所听见的道[主的道]清理干净. 此后, 在救主对他们说话时, 祂的道就[继续]净化他们的生命. 故本节指‘称义’和‘成圣’两方面的含义”, 摘自《马唐纳注释》).

 

新约圣经教导我们, 在现今时代, 所有信徒皆祭司(彼前2:5,9; 启1:6), 而我们在基督里已蒙洗净, 成圣归于神. 既然处于这样无比蒙福的地位, 我们就有责任确保在实际方面, 在我们每日的生活中, 都要保守自己不受这世界所污染. 我们要不断在生活中应用神的话(圣经), 来洗净我们的心灵, 这方面是无可取代的(诗119:9). 旧约诗人早已表明这重要真理, “谁能登耶和华的山? 谁能站在祂的圣所? 就是手洁心清, 不向虚妄, 起誓不怀诡诈的人” (诗24:3-4).

 

使徒保罗提醒我们, 主耶稣“爱召会, 为召会舍己, 要用水借着道(神的道, 即圣经)把召会洗净, 成为圣洁, 可以献给自己, 作个荣耀的召会, 毫无玷污、皱纹等类的病, 乃是圣洁没有瑕疵的”(弗5:25-27).[7]

 

 

(D)       结语

苏格兰的约翰·格兰特(John Grant)贴切写道: “没有铜祭坛, 就无法进到神面前, 即使是祭司也无法做到. 此坛立于大门之处, 令人无法避而不见, 无法忽视它的公义要求(指罪一定要受到审判); 这祭坛无法被省略! 它不断地冒烟, 以熊熊烈火焚烧整个祭牲. 祭物被杀, 流出鲜血; 这一切都盖上死亡的印记. 摆在此坛上的祭牲, 必死无疑… 然而, 圣经清楚记载: ‘凡祭司天天站着事奉神, 屡次献上一样的祭物, 这祭物永不能除罪’(来10:11). 历代以来所献上无法计数的祭牲, 还是‘永不能除罪’. 既然如此, 为何还要把祭物献在这坛上呢? 因为它指向那位将要来除罪的主耶稣, ‘靠耶稣基督, 只一次献上祂的身体, 就得以成圣’(来10:10). 今日, 所有敬拜者可以喜乐地体认这伟大事实  —  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 就在神的右边坐下了(来10:12).” 诚如博纳尔(Horatius Bonar)在诗歌“羔羊圣祭已献”中所表达的:

 

羔羊圣祭已献, 赎罪大礼已完,

流血已过, 祭坛无火, 圣民已得完全.

因基督宝血功效到永远;

祂已除我过犯, 洗净一切罪愆.[8]

 

论到洗濯盆, 约翰·格兰特亦指出, 在祭司承接圣职的授任圣礼上, 摩西用水洗濯亚伦和他众子(利8:6). 在那时, 祭司们是被别人洗濯, 但过后每当进到圣所前, 或在铜祭坛供职献祭前(出30:20), 他们都要自己洗濯. 当人信主得救, 他们已“是在基督耶稣里成圣”(林前1:2), 但他们也要确保自己在实际的生活和事奉上洗净成圣  —  他们必须应用神的道洗净自己(参 弗5:26), 犹如“在这洗濯盆里洗净”(参 出30:19). 此外, 洗濯盆乃是用以色列妇人的镜子制成的(出38:8; 古时的镜子是用铜来制造, 编译者按). 人用镜子注视和察看自己(self-contemplation). 用铜镜制成的洗濯盆不仅意味着作为祭司的我们(所有信徒皆祭司)要用水洗濯  —  靠神的道自我检讨、自我省察、洁净自己  —  更叫我们联想到洗濯盆所预表的基督; 事实上, 我们所该注视的最终对象是基督, 而非以自我为中心(self-centred), 乃是以主为中心(Christ-centred).[9]

 

另一方面, 启示录记载约翰在天上看见晶莹的玻璃海(启4:6: “宝座前好像一个玻璃海, 如同水晶”), 这海与会幕的洗濯盆互相对应. 邦侯斯(Dr. Donald Barnhouse)注释说: “在神的宝座前, 躺着一个玻璃海, 明亮如水晶. 经文汇编立刻叫我们联想到所罗门按会幕样式所造的圣殿. 圣经说: ‘他又铸一个铜海, 样式是圆的, 高五肘, 径十肘, 围三十肘’(王上7:23). 这个大盆直径有15呎, 驮在12只铜牛的背上, 铜牛面向外, 祭司要到这里来洁净自己. 他们进入圣所之前, 每次都要先在此停下脚步, 行洁净之礼.

 

“但是感谢神, 这个洗濯盆将变成水晶. 当那日子来到, 再没有圣徒需要承认自己的罪(像用水洗濯)! 我们升到天堂所能享受的最大喜乐, 其中一样就是这个洗濯盆是水晶的. 我们不再需要来到天父面前, 向祂诉说我们自己的罪. 同时也绝不会再遇见主基督回头一瞥, 好像祂凝视失败的彼得一样, 叫他出去痛哭. 这洗濯盆成为水晶, 是因为我和历世历代的所有圣徒, 都变得完全像主耶稣基督的洁净样式了.”[10] 让我们为此荣耀福气而称颂赞美神!

 

 

***************************************

附录一:   旷野的会幕

 

当以色列人在旷野时, 神吩咐摩西为祂造会幕(tabernacle). 会幕是神吩咐摩西所造的帐幕圣所, 是以色列人敬拜神、与神相会之处. 会幕可分为三大部分:

 

  1. 外院 (100×50×5 )
    外院有两件铜制的圣器:

    1. 铜祭坛: 这5×3×3肘的祭坛(燔祭坛)是用皂荚木制造, 外面包着铜, 供百姓献各种祭物.
    2. 洗濯盆: 这个铜制的洗濯盆供祭司洗手、洗脚之用. 圣经没注明洗濯盆的尺寸.
  2. 圣所 (30×10×10 )
    圣所有三件金制或包金的圣器:

    1. 金灯台: 一进幕帘, 左边也就是南边, 有一个金灯台, 共有七盏灯. 它是用重一他连得(约30公斤)的精金锤出来的. 从晚上到早晨, 灯要常常点着(利24:1-4).
    2. 陈设饼桌子: 右边也就是北边, 有一个陈设饼桌, 它是用皂荚木制造, 外包精金. 祭司每安息日要摆12个饼(称为“陈设饼”)在桌上, 祭司及家属们都可以吃(利 24:5-9).
    3. 金香坛: 圣所最里面的地方, 正对着约柜施恩座前摆着的是金香坛. 它是用皂荚木制成, 外包精金, 祭司每天早晚要在耶和华面前烧香.
  3. 至圣所 (10×10×10 )
    至圣所里面只有约柜(2.5×1.5×1.5 肘). 它是用皂荚木制造, 外包精金. 约柜上面有施恩座, 由一对基路伯遮盖着. 约柜里面存放两块法版、一罐吗哪(出16:32-34)和亚伦发过芽的那一枝杖(民 17:1-11).

约柜上的施恩座是神与摩西相会之处(出25:22), 施恩座原文意即蔽罪(来 9:5). 神乐意遮盖我们的罪, 与我们同在, 这是何等宝贵的真理! 不过, 神也曾吩咐亚伦, 不能随时进入至圣所(利 16:2), 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在赎罪日为百姓赎罪时, 才能进去(来 9:7). 简而言之, 会幕从外到内, 一共有六件圣器: (1) 祭坛; (2) 洗濯盆; (3) 金灯台; (4) 陈设饼桌; (5) 金香坛; (6) 约柜. 其中第 1和第2件在外院, 第3至第5件在圣所, 第 6件在至圣所.

 

 

***************************************

附录二:   铜祭坛和洗濯盆

(麦敬道, C. H. Mackintosh)

 

铜祭坛是罪人来到神面前的地方, 那里有赎罪之血的能力和功效. 它“安在帐幕门前”, 一切的血都洒在其上. 坛用皂荚木和铜造成. 木料和烧香的金坛一样, 但金属则不同, 原因显而易见. 铜坛是对付罪的地方, 都是按照神审判罪的原则. 金坛预表基督馨香之气上腾到神宝座的地方. “皂荚木”无论在哪里, 都是代表基督的人性. 在铜祭坛上, 我们看见基督承受神(对付罪)的公义之火; 在金坛上, 我们看见祂把神的爱供应给人. 于前者, 神震怒的火熄灭了; 于后者, 祭司敬拜的火燃点了. 人心喜见基督在这两者的预表中.

 

铜祭坛(表明耶稣基督)满足犯罪良心的需要, 是为可怜、无助、有需要、认罪的罪人预备的首件圣器. 对于罪的问题, 人不会得着解决与平安, 直到人信心的眼睛注视基督, 就是铜祭坛的真体. 我必看见我的罪在坛的铁鏊上化为灰烬, 其后才能享受在神面前良心的安息. 当我借着相信神的话, 认识祂亲自在基督里对付了罪, 就是在铜祭坛里满足一切神公义的要求, 我的罪就在祂圣洁面前除去, 永不复见. 于此, 我才能够享受神圣、永远的平安.

 

我要谈论一下会幕物件的“金”和“铜”品质之真正意义. “金”象征神的义, 或基督耶稣人性的属神本质. “铜”象征义的要求, 就如铜祭坛是要求对罪的审判, 又如铜洗涤盆是对不洁的审判. 在会幕里头的所有圣器都是金的  —  约柜、施恩座、桌子、灯台、香坛. 这些都象征神圣的本性  —  主耶稣基督与生俱来的荣美德性. 另一方面, 在会幕外边的所有圣器都是铜的  —  铜祭坛、所有器皿、洗濯盆、盆座.

 

神对罪和不洁是有公义的要求(即罪恶必须受到审判); 这公义的要求必须先得着满足, 过后, 人才能在神的至圣所中享受宝贵、奥秘的基督. 当我看见一切己罪和不洁完全受到审判, 得以洗净了, 我才能在祭司的地位上, 在圣所亲近和敬拜神, 享受基督耶稣所完全彰显的荣美和尊贵. 在启示录第1章, 基督“胸间束着金带”(第13节), “脚好像在炉中煅炼光明的铜”(第15节). “金带”象征祂本身的义, 而“脚好像光明的铜”表明对罪恶全然的审判. 祂不能容忍邪恶, 必须把它践踏在脚底下.

 

这就是我们所讲述的基督. 祂审判罪, 但祂拯救罪人. 信心看见罪在铜祭坛上化成灰烬, 又看见一切不洁在铜洗濯盆里洗净了. 最后, 他借着圣灵的亮光和能力, 在神同在的奥秘中享受基督. 信心在金坛里看见基督的代求, 满有价值, 又在金桌子前得喂养. 信心承认祂在约柜和施恩座的预表中, 是那位答复一切公义要求的, 同时, 又满足一切人的需要. 信心在每一件物件上看出祂宝贵的名. 噢! 让我们的心看重祂, 称颂无比荣耀的基督.

 

信徒在这一章里, 最要紧是清楚明白铜祭坛的教训. 人多从认识的阶段到此处, 终日愁苦不堪. 他们从没有在铜祭坛前把他们整个罪恶的问题, 彻底圆满的解决. 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凭信心, 察看神亲自在十字架上, 解决了他们罪的整个问题. 他们在重生和重生的证据中, 为焦虑的良心寻求平安之路, 希望得到圣灵的果子、感动和经历. 这些本身是对的、是十分有价值的; 但它们并不是人得平安的根据. 人知道神在铜祭坛作了什么, 才能叫他的心完全充满平安.

 

在铁鏊上的灰烬, 告诉我赐平安的故事  —  都已完成了. 神救赎之爱的手已把信徒的罪除去了. “神使那无罪的, 替我们成为罪, 好叫我们在祂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5:21). 一切的罪必须受到审判, 而信徒的罪已在十字架上受到审判了, 因此, 他是完全称义的. 若有人拿什么来控告最软弱的信徒, 就是否认十字架的整个工作. 信徒的罪和不义, 神既已经亲自除掉了, 就必然是完全除掉了. 神羔羊的生命已倾倒出来, 罪已成为过去了. 基督徒读者啊, 你的心已有完全稳固的平安, 是主耶稣“借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而赐下的(西1:20).

 

从出埃及记30章17至21节, 我们看见铜洗濯盆和盆座,[11] 就是洗涤的器皿和它的脚座, 二者常放在一起(参 出30:28; 38:8; 40:11). 祭司在盆中洗手洗脚, 保持洁净, 以便按理行祭司的职分. 但这条例不关于流血赎罪的事, 他们如此行, 只是要保持自己合宜的祭司事奉和敬拜. 第20节: “他们进会幕, 或是就近坛前供职, 给耶和华献火祭的时候, 必用水洗涤, 免得死亡.”

 

除非人自己尽力保持圣洁, 否则无法与神享有真正的相交. “我们若说是与神相交, 却仍在黑暗里行, 就是说谎话! 不行真理了”(约壹1:6). 个人的圣洁, 在人遵行神话语的行为和道路上表露出来. “我借着你嘴唇的言语, 自己谨守, 不行强暴人的道路”(诗17:4). 我们的祭司事奉经常失败, 多因我们忽略合宜地使用洗濯盆. 我们若不顺从神话语去洁净自己的行为, 或追求神话语明明判定罪恶; 那么, 我们的祭司本质和能力, 必大大的削弱. 故意常行在恶中和真正祭司的敬拜, 二者势不两立.

 

“求祢用真理使他们成圣. 祢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 我们若有不洁, 就不能享受神的同在. 神的同在使我们行在圣洁的光中. 当我们借着恩典得以洁净己行, 留心神话语的教训; 那么, 我们就活在合宜的道德光景中, 能享受神的同在. 读者会立刻觉察到铜洗濯盆的道理, 实在开启了广博的真理之窍, 叫人在新约中看见它的实在. 愿所有穿上祭司衣服, 有特权踏足圣所院子的, 并且那些在祭司的敬拜中来到神面前的, 都在“真洗濯盆里”洗净自己的手脚.

 

有一点颇有趣的, 就是洗濯盆和盆座, “是用会幕门前伺候的妇人之镜子作的”(出38:8). 这个事实, 满有意思. 我们很容易会“像人对着镜子看自己本来的面目, 看见, 走后, 随即忘了他的相貌如何”(雅1:23-24). 人的相貌不能叫我们清楚、实在的看见自己的真正光景. “惟有详细察看那全备使人自由之律法的, 并且时常如此, 这人既不是听了就忘, 乃是实在行出来, 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雅1:25). 那常投靠神话语的人, 让神话语向他的心灵和良心说话, 这样, 他必活在圣洁的生活中.

 

基督的祭司事奉之效力, 与神话语的敏锐洁净行动, 息息相关. “神的道是活泼的, 是有功效的, 比一切两刃的创更快, 甚至魂与灵, 骨节与骨髓, 都能刺入剖开, 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 都能辩明, 并且被造的, 没有一样在祂面前不显然的. 原来万物在那与我们有关系的主眼前, 都是赤露敞开的.” 并且, “我们既然有一位已经升入高天尊荣的大祭司, 就是神的儿子耶稣, 便当持定所承认的道. 因我们的大祭司, 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 祂也曾凡事受过试探, 与我们一样, 只是祂没有犯罪. 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 来到施恩的宝座前, 为要得怜恤, 蒙恩惠, 作随时(原意是“合时”)的帮助”(来4:12-16).

 

我们愈是深感神话语的利剑, 就愈看重我们大祭司的怜悯和恩惠之事奉. 二者相辅相成, 是基督徒道路不可分割的良伴. 大祭司体恤软弱, 而神的道查看剖析. 祂是“慈悲忠信的大祭司”. 故此, 我借着洗濯盆洁净自己, 就能进到祭坛前. 敬拜必须在圣洁的实意中献上. 我们不要在镜子前看血气的天性, 要在神的道前专一看基督. 因此, 我们必须按圣所的圣洁, 洗手洗脚(洗净自己的行为).[12]

 


 

[1]               John Grant, “Exodu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W. S. Stevely and D. E. West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2010), 第351页. 有关会幕和内中的圣器, 请参本文附录一: 旷野的会幕.

[2]               预表(types)可指神在旧约的事件、制度、物件, 或人物中, 预先指定要在新约实现的意义. 换言之, 这些旧约时代所记载的预表, 是指向将来在新约的另一项事件、制度、物件, 或人物(我们称之为“本体”, antitypes). “预表”与“本体”的关系也可喻为“影像/影儿”(shadows)与“实体”(fulfillments, 或作“真体”, substance)之间的关系. 预表犹如神的教具(实物教材), 让人更容易明白它所预表的“本体”所要传达的真理. 有关圣经的预表, 请参 2004年3/4月份, 第51期《家信》的“预表教具: 圣经预表简介(一)”.

[3]               诗29:9: “凡在祂殿中的, 都称说祂的荣耀.” 注: 这节经文的“殿”(KJV: temple)一词是指会幕, 因为这首诗篇是由大卫所写(参 诗29:1的题注), 而大卫时代的“殿”是指会幕(也称“神的家”, House of God), 真正的圣殿要等到大卫的儿子所罗门登基后才建成.

[4]               约翰·达秘(John N. Darby)在《圣经各卷概要》中贴切指出, 论到赎罪祭的祭牲被烧在营外, 基督取了我们的地位, 担当了我们的众罪, 并以祂自己牺牲的死来除掉罪. 祂在赎罪牺牲时流出宝血, 洗去我们的罪. 不仅如此, 在赎罪日那一天, 这宝血被大祭司(预表主耶稣)带入至圣所, 被洒在施恩座上(利16:15), 以此为我们与神的关系立下稳固的根基. 凡靠这宝血来到神面前的人, 他的罪在神眼中已蒙除去, 因为神已借着基督的死完全审判了罪. 基督这方面的工作完全得着神的赞许. 主耶稣说: “我在地上已经荣耀祢”(约17:4); 父神已在耶稣基督里得着荣耀, 也要亲自荣耀耶稣基督. J. N. Darby, 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Ontario: Believers Bookshelf Inc, 1992), 第117页.

[5]               弗雷德里克·格兰特(Frederick W. Grant)指出, 我们靠着基督的宝血得蒙救赎, 已经成为神的祭司(启1:5-6). 因此, 出30:20有关洗濯盆的警告也适用于我们. 洗濯盆不是论到罪人得救重生的问题; 洗濯盆只供洗手洗脚, 所以是论到信徒借着神的道, 洗净天路旅途上所沾染的污秽. 我们既然蒙主允准负责执行圣工, 或进入圣所亲近神, 就必须让神的道在我们身上进行清洗与净化的工作; Frederick W. Grant, The Numerical Bible (vol.1) (Neptune, NJ: Loizeaux Brothers, 1890), 第240页.

[6]               对于 约13:10, 马唐纳(William MacDonald)解释道: “人从公众地方沐浴回来, 脚上很容易再次弄脏. 虽然不必再次洗澡(沐浴全身), 但也得要清理脚上的污垢. ‘凡洗过澡的人, 只要把脚一洗, 全身就乾净了.’ 洗澡和用盆洗脚, 两者是不同的. 洗澡代表人在得救恩时所得到的洁净, 基督的血洗去了罪的刑罚(特指永远在火湖中受苦的刑罚), 这(方面的洗净)只有一次. 而用盆洗脚代表洗去罪的污染(指日常生活中因犯罪而沾染污秽), 是用神的道常常洗涤的. 属灵的洗澡(指信主得救而获得洁净)只有一次, 但洗脚(指借着读神的话而知罪、认罪, 获得洁净)就有多次了”, 摘自《马唐纳注释》.

[7]               除了序言和结语之外, 上文编译自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Christ Foreshadowed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2002), 第83, 84页; 另在文中加上编译者的注解和脚注为参考.

[8]               摘自诗歌集《万民颂扬》第82首.

[9]               John Grant, “Exodu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第351-352, 410页.

[10]             威明顿著, 《威明顿圣经辅读: 卷下》(香港: 种籽出版社, 1986年), 第985页. 也参 约壹3:2-3.

[11]             有者将laver译作“洗涤盆”, 但《和合本》圣经将之译为“洗濯盆”, 故《家信》文章一律采用“洗濯盆”.

[12]             以上附录摘自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出埃及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8年), 第279-283, 301-303页; 但有稍微修饰书中的文句. 此书也载于 http://wellsofgrace.com/messages/mackintosh/exodus/index.htm . 附录二将此网址文中的“洗涤盆”改为”洗濯盆”.



作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pyright © 2018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