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来的事 (十三): 外邦人的日期 (下)


编译者注: 主耶稣在 路21:24论到“外邦人的日期” (指以色列被外邦政权压迫的一段长时期, 即从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的统治开始, 直到主耶稣第二次再来审判列国). 神借着但以理记书录了两大异象, 来进一步解释“外邦人的日期”.[1]

 

(文接上期)

(C)       第二个异象: 四兽

(C.1)   四兽代表四帝国

不仅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在梦中看见异象, 先知但以理也在梦中看见异象  —  四个大兽从海中出来(但7:1-3).[2] 这四个兽与尼布甲尼撒梦中所见的巨像所代表的四个帝国和它们的统治时期是相同的. 尼布甲尼撒本身是巨像的金头所代表的巴比伦帝国(但2:38; 其余三个帝国是玛代波斯、希腊和罗马).

 

这世上一切的国和它们的荣耀对信心的属灵眼睛而言, 并无任何讨人喜爱或吸引人之处. 撒但把世上万国的荣耀显给主耶稣看, 以此试探祂, 说如果主耶稣在撒但面前下拜, 这一切都要归给祂(路4:5-8); 但对主耶稣和所有神的子女而言, 在他们蒙恩膏的眼目中, 世上荣华的国度不过是粗野、残暴、无法驯服的可怕“大兽”(但7:3); 而第四兽最令人恐惧, “甚是可怕, 极其强壮, 大有力量”(但7:7).

 

第四兽就如巨像的第四部分, 在经文中具有比其他三个更多的细节. 就在这兽的日子, 地上属人的宝座将被废去, 而那“亘古常在者”(Ancient of days)坐在祂的宝座上. “从祂面前有火, 像河发出; 事奉祂的有千千, 在祂面前侍立的有万万; 祂坐着要行审判, 案卷都展开了. 那时我观看, 见那兽… 被杀, 身体损坏, 扔在火中焚烧”(但7:10-11). 在同一时候, 人子“得了权柄、荣耀、国度, 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祂. 祂的权柄是永远的, 不能废去; 祂的国必不败坏”(但7:14).

 

(C.2)   第四兽的小角

第四兽“与前三兽大不相同, 头有十角”(但7:7). 但7:23-27又解释说: “第四兽就是世上必有的第四国… 至于那十角, 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 后来又兴起一王(注: 此王也被喻为“小角”, 因为 但7:8说: “我正观看这些角, 见其中又长起一个小角; 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这角前, 连根被他拔出来. 这角有眼, 像人的眼, 有口说夸大的话”)… 他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 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 必想改变节期和律法. 圣民必交付他手一载、二载、半载(1年 + 2年 + 半年 = 3年半). 然而, 审判者必坐着行审判; 他(那被喻为“小角”的王)的权柄必被夺去, 毁坏, 灭绝, 一直到底. 国度、权柄和天下诸国的大权必赐给至高者的圣民. 祂的国是永远的; 一切掌权的都必事奉祂, 顺从祂.”

 

翻到启示录, 比较一下但以理书, 我们发现这兽所代表的外邦政权(请读启示录13和17章). 不过, 在启示录里没有论到但以理所见之异象中的前三兽(指巴比伦、玛代波斯和希腊帝国)  —  因为约翰写启示录的时候, 这三个帝国已经过去, 成为历史了(注: 使徒约翰的时代是第四兽  —  罗马帝国的时代).

 

在启示录接下来的章节里, 我们读到更多有关尼布甲尼撒巨像的第四部分, 即但以理异象所见的第四兽(罗马帝国, 特指复兴的罗马帝国, Revived Roman Empire);  我们在此看到, 正如先前的预言所论述的, 神将借着主耶稣基督对这兽(指从复兴罗马帝国出来的政治领袖, 许多学者称之为“敌基督”, Antichrist)施行审判,[3] 因他在地上存留的最后时期, 仍然选择全面敌对神. 主耶稣将亲自从天降临, 有众圣徒伴随同来. 那时, 祂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祂的众圣徒  —  “天上的众军… 穿着细麻衣”(启19:14), 随着祂执行审判, 赢取胜利(启19:11-21)

 

 

(D)       总结

现今世界政权常披上那看似追求真理的外衣, 不过它们其实具有各样的政治信条. 它们是完全不法的, 完全拒绝基督的主权; 在提倡“自由”的面纱下, 隐藏着许多阴谋, 它们逐渐同意先是容忍一切宗教, 跟着是怀疑一切, 然后不忠, 最后公开敌对基督徒, 不容忍真理; 它们逼迫神的见证人, 将之置于死地, 并敬拜那位被魔鬼化身的“大罪人”(帖下2:3).

 

这就是世界的进程; 撒但已是世界的神(林后4:4)、世界的王(约14:30), 是宗教和政治的元首(领袖). 基督徒对这样的世界政治和宗教信仰都不该扯上关系. 他的道路应该是像客旅一样(strangership)  —  如主耶稣本身所树立的榜样  —  祂在世之日走的道路是离开一切政治问题, 不去议论凯撒的要求, 也不去争取解放祂的国民, 而是展望那摆在前面的喜乐, 就是在神右边的荣耀喜乐.[4]

 

(文接下期)

 

 

*********************************************

附录一:  “外邦人的日期

 

外邦人的数目外邦人的富足

新约圣经对“外邦人的富足”、“外邦人的数目”和“外邦人的日期”都加以区别. 马唐纳(Wm. MacDonald)在《活石新约圣经注释》中解释:

 

  • 外邦人的富足(The Riches of the Gentiles, 罗11:12): 指外邦人因以色列被神暂时撇在一边(特指在召会时代的情况)而享有的尊荣地位.

 

  • 外邦人的数目(The Fulness of the Gentiles, 罗11:25): 指被提的时候, 基督的外邦新妇已完全, 从地上被接去, 而神恢复祂与以色列的交往(即恢复神给以色列的计划, 实现神给他们的应许).

 

  • 外邦人的日期(The Times of the Gentiles, 路21:24): 真正始于以色列人被巴比伦俘虏, 一直延续至外邦不再控制耶路撒冷的日子(即主耶稣第二次再来摧毁敌对神的外邦政权). [注: “外邦人的日期”主要是强调耶路撒冷被外邦管治, 但这并不表示犹太人不能拥有短暂时期对耶路撒冷的控制 (如现今的情况); “外邦人日期满了”是指耶路撒冷不再受到外邦的入侵或干扰, 那是要等到基督第二次再来才实现]

 

*********************************************

附录二但以理书的四兽

 

  • 但以理梦见的异象

“巴比伦王伯沙撒元年, 但以理在床上做梦, 见了脑中的异象, 就记录这梦, 述说其中的大意”(但7:1). 这节表明但以理深知他所经历到的不仅是个梦, 更是神给他的异象. 我们在此看到但以理并非属血气之人, 而是属灵的人, 可以意识到神把神圣的真理传达给他(林前2:14-15). 安德森(Sir Robert Anderson)评述道: “但以理在第2章时仍是个年轻人, 才进入超凡的尊贵与极大的权势.… 到了第7章, 但以理已是个年老圣徒, 经过了许多考验的攻击, 仍然保有一颗对神和祂百姓的真诚之心, 正如大约60年前、他以被掳者身分进入宽墙的巴比伦城一样.”[5]

 

“但以理说: 我夜里见异象, 看见天的四风陡起, 刮在大海之上. 有四个大兽从海中上来, 形状各有不同”(但7:2-3; 注: 此“四兽”象征四大帝王, 也可指他们所创立的四大帝国).[6] 英国的詹姆斯·贝克(James R. Baker)指出, 第2节的“大海”(KJV: great sea)这一词语在旧约圣经中, 几乎专门用来指“地中海” (Mediterranean). 我们注意到在历史上, 巴比伦的边界并没抵达地中海. 直到尼布甲尼撒的时代, 巴比伦帝国的版图大大扩展, 直到地中海. 但以理书第2章的巨像所代表的四大帝国, 每一个在地理上都与地中海有密切关联. 在圣经中, 经常波动的海被用来描绘恶贯满盈的列邦列国之民(wicked nations)的不安状况, “唉! 多民哄嚷, 好像海浪匉訇(注:《新译本》: 好像海浪澎湃); 列邦奔腾, 好像猛水滔滔; 列邦奔腾, 好像多水滔滔”(赛17:12-13).

 

“四风”的数字“四”, 常在神的话语中被用来形容某事物的普世性(universal). 圣经中首次用到“四”, 是关于四条从伊甸园流出来的河, 从那里分支, 成了四道河的源头(创2:10), 给于当时全地普世性的水供. 但以理所描述的四兽, 并它们从这“大海”上来, 意味着强大的政权(版图广大的普世性帝国)将从外邦列国中兴起, 而这些外邦帝国的疆界触及地中海. 凯利(William Kelly)评论此事: “神的灵在此给我们学到的, 不只是关乎外邦异教徒的历史或异象, 像给尼布甲尼撒或其他人的异象一样, 更是神给先知的信息(即解释所见异象的意义)… 神的灵再次讲论和描述第2章论及的四大帝国, 以及主耶稣所将引进的第五个帝国  —  天国.”

 

  • 四兽所代表的四大帝国

(B.1)    “头一个像狮子”  —  巴比伦帝国

“头一个像狮子, 有鹰的翅膀; 我正观看的时候, 兽的翅膀被拔去, 兽从地上得立起来, 用两脚站立, 像人一样, 又得了人心”(但7:4). 贝克写道: “但以理在此看到大约62年前尼布甲尼撒王看到的同样四国! 他要学习到神的旨意没有改变, 纵然自从神显明整个计划(但2:29-49)直到如今已过了这么多年. 但神这次给但以理的异象是采用完全不同的表征(symbol),[7] 为要给他学习更重要的真理. 在尼布甲尼撒的梦中, 巴比伦这第一个世界帝国是巨像的金头(但2:38). 这正是尼布甲尼撒王对他的王国所持有的看法, 实际上也是他对自己的看法(即以人的眼光来看). 世人视‘金’为最高价值和威望的东西. 在巴比伦王的眼中, 作为‘头’的第一个伟大帝国, 就是像金一般的高贵; 但在神的眼中, 它却是一头犹如狮子般的狂野猛兽, 神在显明给但以理的梦中, 就是要强调这点.”

 

狮子被喻为百兽之王. 这外表威武的兽王, 本性却是凶暴残忍的. 但以理有个特殊经历  —  曾被丢进狮子坑里(但6:16-24), 他肯定知道狮子的残暴兽性; 他也多年处在巴比伦皇宫里, 肯定看过或听过巴比伦帝国统治下的种种残暴; 例如巴比伦王曾在犹大王“西底家眼前杀了他的众子, 并且剜了西底家的眼睛, 用铜链锁着他, 带到巴比伦去”(王下25:6-7). 在这些外邦帝王荣耀华丽的宮服底下, 是如猛兽一般的残暴性情, 所以神用“兽”来描绘这些外邦帝王或他们的帝国, 是贴切不过的了.

 

但以理所见的这头一个像狮子般的兽, 还有鹰的翅膀. 鹰在抓捕猎物时非常快速, 因为有一双强壮的大翅膀. 瓦沃德(John F. Walvoord)评论说: “此兽被喻为有翅膀的狮子. 狮子普遍代表君王权势; 例如所罗门的宝座有六层台阶, “六层台阶上有十二个狮子站立”, 每层台阶的左右各有一个狮子(王上10:20; 代下9:19). 此外, 巴比伦皇宫的大门由刻有翅膀的狮子所守护. 狮子的确是地上的兽中之王, 鹰则是天空的鸟中之王. 以西结书亦使用鹰来描绘巴比伦(结17:3,12), 然后也指埃及(结17:7,17).”

 

值得留意的是, 耶利米亦采用狮子为画像, 论及巴比伦这强大政治势力将要侵占犹大国: “你们当传扬在犹大, 宣告在耶路撒冷说: 你们当在国中吹角, 高声呼叫说: 你们当聚集! 我们好进入坚固城! 应当向锡安竖立大旗. 要逃避, 不要迟延, 因我必使灾祸与大毁灭从北方来到. 有狮子从密林中上来, 是毁坏列国的. 他已经动身出离本处, 要使你的地荒凉, 使你的城邑变为荒场无人居住”(耶4:6-7). 耶利米较后也以狮子和鹰来比喻巴比伦: “仇敌必像狮子从约但河边的丛林上来, 攻击坚固的居所… 仇敌必如大鹰飞起, 展开翅膀攻击波斯拉”(耶49:19,22). 从 但9:1-2, 我们晓得亚哈随鲁的儿子大利乌“在位第一年”时, 但以理手中已经握有耶利米书的预言.[8] 耶利米书上的资料使但以理可以仔细思考他梦中所见之兽的意义.

 

但以理看到“兽的翅膀被拔去”, 结果这兽不能再飞, 顿时失去了强大的威力, 这意味着神除去巴比伦的强大权势. 此外, 此兽“从地上得立起来, 用两脚站立, 像人一样, 又得了人心”(但7:4). 贝克指出, 两脚站立的狮子看似笨拙和别扭. 神把兽的残暴无惧之心换成人的心  —  会显得软弱或感到惧怕的心. 按神的计划, 巴比伦的权势在神大能的手中将被削弱, 它将蒙羞受辱, 变得无力. 许多学者认为这与尼布甲尼撒的真实经历非常相似, 不谋而合; 他被神降为卑, 变得像兽一样长达七年, 过后恢复成为人  —  “像人一样, 又得了人心”. 关于这点, 特里格勒斯(Samuel Prideaux Tregelles)评论道: “我认为这些话是暗指尼布甲尼撒的经历(但4:30-37), 他被神惩戒, 学习到至高者在人的国中掌权(但4:25).”

 

(B.2)    “又有一兽如熊”  —  玛代波斯帝国

但7:5说: “又有一兽如熊, 就是第二兽, 旁跨而坐, 口齿内衔着三根肋骨. 有吩咐这兽的说: ‘起来吞吃多肉.’ ” 熊虽是一种行动缓慢的庞大动物, 但发威起来可以是残暴嗜血的猛兽. 它恰当地描绘玛代波斯帝国(Medo-Persian Empire), 因它以战争征服了许多国土, 实为“吞吃多肉”. 它“口齿内衔着三根肋骨”, 生动地描述它那如饥似渴的残忍兽性. 一些圣经学者认为它“衔着三根肋骨”意指它征服了三个国: 吕底亚(Lydia)、埃及和巴比伦.

 

美国的拉尔金(Clarence Larkin)论到玛代波斯时这样写道: “它的行动庞大缓慢, 以调派百万大军攻击敌人而闻名遐迩, 令人闻之丧胆; 例如波斯王薛西斯(Xerxes)出动了2百50万战士, 去与希腊军队交锋. 这样庞大数目的战士肯定会‘吞吃多肉’  —  不单指食物方面, 也意味着众多的人会因争战、疾病而死亡.” 约翰·菲利普斯(John Phillips)也评述道: “当波斯王大利乌(Darius)经过斯基提亞(Scythia)时, 他动用了将近75万人的大军, 这还不包括他那600艘船的庞大舰队. 当波斯王薛西斯(Xerxes)要进攻希腊时, 他率领了2百50万的大军前往. … 根据希罗多德(Herodotus, 希腊历史学家)的统计, 薛西斯征募不少过56个民族的战士加入他的大军, 去与希腊军队交战.”[9] 如此人数庞大的战争, 必然会“吞吃多肉”.

 

还有一点, 但以理看到这兽“旁跨而坐”, 其原意是“它把一边的身体挺起来”(KJV / Darby: it raised up itself on one side;《新译本》译作“挺起一边的身躯”). 盖伯林(A. C. Gaebelein)指出, 熊的一边身体挺起来, 比另一边更高, 因为波斯的影响力比玛代更强.[10] (注: 波斯帝国有时也被称为“玛代波斯帝国”, 因为这帝国主要由两大国组成  —  玛代和波斯; 由于波斯的势力比玛代更强大, 故常称为“波斯帝国”而已)

 

(B.3)    “又有一兽如豹”  —  希腊帝国

“此后我观看, 又有一兽如豹, 背上有鸟的四个翅膀; 这兽有四个头, 又得了权柄”(但7:6). 但以理接着在异象中看到一个像豹的兽. 众所周知, 豹的行动敏捷快速, 虽然它的体积比狮子和熊还小, 却是非常凶猛的肉食动物. 我们从历史上晓得, 玛代波斯帝国倾覆后, 紧接着兴起的是希腊帝国. “四个翅膀”象征它具有超凡的速度, “四个头”象征此帝国会向四面扩展它的领土. 瓦沃德表示: “在亚历山大 (Alexander the Great, 主前356-323年)带领下的希腊帝国历史与这里所描述的相符一致. 亚历山大以豹一般的迅速(短短8年内),[11] 占领了大部分的文明世界, 从马其顿直到非洲, 甚至向东扩展直达印度, 都落入希腊帝国版图内. 在古代世界中, 无人能像他如此快速地征服各国, 建立帝国(但也英年早逝, 快速地结束在世之日). 这就完全符合‘有四个翅膀的豹’之图像.”

 

魏斯比(Warren Wiersbe)评注道: “从数字‘四’就可以认出此兽: 四个翅膀、四个头(但7:6)和四个角(但8:8,21-22). 主前323年, 亚历山大离世, 后继无人, 结果他的国分裂为四个部分, 由他的四位将领所治理. 巴勒斯坦和埃及落入多利买一世(Ptolemy I)手中; 叙利亚被西流基一世(Seleucus I)管辖; 小亚细亚是由吕西马古(Lysimachus)统治; 希腊和马其顿则由卡山大(Cassander)治理.”[12]

 

在但以理书第7章, 第6节与第4节的结尾皆显明神的主权. 第4节结尾说头一个兽“又得了人心”, 表明神赐下人心给这兽. 第6节结尾则说第三个兽“又得了权柄”, 表明神赐下统治权给这兽. 这点提醒我们“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 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罗13:1). 英勇过人、手握大权的亚历山大不过是神恩赐的领受者, 可惜他没有领悟这点, 没有负起责任作神恩赐的好管家.

 

(B.4)    有大铁牙的十角兽  —  罗马帝国

(a)   历史上的罗马帝国

“其后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 见第四兽甚是可怕, 极其强壮, 大有力量, 有大铁牙, 吞吃嚼碎, 所剩下的用脚践踏. 这兽与前三兽大不相同, 头有十角”(但7:7). 贝克指出, 虽然第3节同时提及这四个兽, 但在呈现它们时, 却有清楚的排列顺序(故此可从历史认出接下来的是哪一个帝国). 另一方面, 所梦见的前三兽出现在夜里众多异象中的第一个异象  —  “我夜里见异象 (单数)…”(但7:2; KJV / Darby: in my vision by night). 不过, 在未描述第四兽以前, 但以理表明它出现“在夜间的众异象(复数)中”(但7:7直译; KJV: in the night visions ), 用此不同方式表达第四兽, 意味着第四兽与它之前的三兽是有显著的不同. 但以理显然也看出这点, 所以他记载道: “那时, 我愿知道第四兽的真情, 它为何与那三兽的真情大不相同, 甚是可怕”(但7:19).

 

首先, 主要的区别在于世上没有任何受造的野兽可用来描述第四兽(故没像之前那样说“有一兽如…”). 其次, 虽然前三兽大有力量, 且是残暴的, 但它们的样貌看来并没吓倒但以理, 不像第四兽令他惊恐万分. 第三, 前三兽象征历史性的世界帝国(巴比伦、波斯、希腊), 名字都出现在但以理书中,[13] 且被喻为帝国霸权(imperial power), 可是第四国在但以理写此书时还未出现, 是属预言性的(指“罗马”一名没出现在但以理书). 许多圣经学者都赞同第四国就是罗马帝国.

 

罗马共和国末期的军事统帅尤利乌斯·凯撒(Julius Caesar)是把罗马共和国体制转向罗马帝国的关键人物, 欧洲史称他为凯撒大帝. 他在著名的高卢战役(Gallic Wars, 主前58-51年)中获胜, 把高卢(Gaul)纳入罗马省份, 强化和巩固了罗马帝国. 范氏(W. E. Vine)写道: “在主前27年, 共和党的宪法形式(Republican form of constitution)被废除, 罗马世界的政权集中在皇帝凯撒亚古士督(Caesar Augustus)的手中.” 这给了接续下来、手握大权的罗马皇帝有力量进行残暴征服或铁腕统治, 例如罗马皇帝尼禄(Nero, 主后37-68年)大肆残杀基督徒、维斯帕先(Vespasian, 主后68-79年)下令毁灭耶路撒冷, 以及罗马皇帝多米田(Domitian, 主后81-96年)强势迫害基督徒等等.

 

贝克评述道: “前三国的名字(在但以理书中)都有提及, 可是第2和第7章所描述的第四国, 按我的判断, 是罗马帝国… 第7章描述此国为‘甚是可怕, 极其强壮, 大有力量’. 神在此预告这最后的外邦帝国(即罗马帝国)是比任何先前兴起的帝国更糟更坏的.” 论到这方面, 塔福特(F. A. Tatford)说: “这第四兽被解释成土耳其帝国、叙利亚、希腊、罗马教廷(Papacy)和罗马帝国(Roman Empire). 然而, 唯有罗马帝国符合但以理所描述的特征. 与先前三大帝国不同的是罗马帝国的惊人权势、强大特性、影响深远的统治、对所占领的国民进行残酷无情的掠夺.”

 

第四兽那“吞吃嚼碎”的“大铁牙”让我们看见本章首次提到的金属(metal)  —  铁(iron). 这与第2章的第四国相符  —  以铁脚为代表的罗马帝国. 但7:1-14没提到那与前三兽在第2章相关的任何金属(例如代表巴比伦的“金”、代表玛代波斯的“银”和代表希腊的“铜”), 只有代表罗马帝国的“铁”被提及(注: “铁”象征力量, “大铁牙”象征强大可怕的吞吃毁灭之力量), 为要强调这最终的世界霸权拥有强大的势力, 并以残酷手法杀灭敌人; 无疑的, 其中一个就是十字架酷刑. 虽然波斯帝国时期就有悬挂人的死刑, 但罗马帝国采纳并加剧此法的残酷性, 把人“钉死”在十字架上. 这是最羞辱的酷刑. 不仅如此, 罗马人还有许多残酷的手法, 例如把人丢进斗兽场(Colosseum),  让饥饿凶猛的野兽把人“吞吃嚼碎”, 而嗜血的罗马人就在斗兽场的席位上狂欢呐喊, “享受”这血淋淋的一幕.

 

除了这些历史事实, 还有其他许许多多这类的证据, 都强有力地证明这强大邪恶的第四政体如何“用脚践踏所剩下的”(但7:7). 瓦沃德观察说: “比起亚历山大的希腊帝国, 有关这兽的描述显然更加符合罗马帝国. 亚历山大以迅速行军征服多国, 却很少践踏他所征服的国民. 相比之下, 罗马帝国是无情地毁灭文明和人民, 残杀成千的俘虏, 把上万的人卖为奴隶. … 诚如刘坡德(H. C. Leupold)论到‘大铁牙’时所言: ‘这肯定象征一个贪婪、残酷、仇恨心重的世界霸权, 而罗马帝国正是如此, 不停占领, 不断侵略, 总不满足… 它的计谋和目的总是专横傲慢的帝国主义  —  压碎各国各民, 将之践踏脚下.’ 显然, 罗马帝国, 而非希腊帝国或从希腊分裂出来的王国, 比较符合 但7:7的描述.”

 

半 铁 半 泥 的 脚
( 十个脚趾 = 十国联盟 )

(b)  罗马帝国的间隔”  —  召会时代的介入

这第四兽的“十角”使不少圣经学者认为, 这第四兽所象征的第四国  —  罗马帝国  —  在时间上可再分为两部分, 即罗马帝国(主前63-主后476)和复兴的罗马帝国(即在未来的七年灾难时期). 但7:24清楚表示: “至于那十角, 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 贝克正确指出, 许多人解释这“十王”是过去历史上已出现的某十个王. 但这解法遇到的主要困难是: 此十王是罗马帝国的一部分(“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 并且这十王是在同一时期内出现, 而非轮流出现), 但在罗马帝国的历史上并没有这样的十王出现. 凯利(Kelly)写道: “我们在过去历史上并没看到这十王… 但他们会在未来出现, 这就是 启示录17章所描述的: ‘你所看见的那十角就是十王; 他们还没有得国, 但他们一时之间要和兽(指敌基督)同得权柄, 与王一样’(启17:12).”[14]

 

这“十王”与但以理书2章中巨像的十个脚趾相符对应, 所以他们显现的时间是在未来. 他们肯定是属罗马帝国的一部分, 关于这点, 瓦沃德(Walvoord)写道: “既然这十王得国掌权的时候是在末世时代的末了, 正如 启13:1和17:12所支持的, 他们的出现就肯定还在未来. 事实上, ‘十王’出现在启示录, 而此书写于希腊帝国沦陷多年之后(即在罗马帝国的时代), 这就清楚把十王联于罗马帝国的最终阶段(指复兴的罗马帝国).”

 

到底复兴的罗马帝国(revived Roman Empire)何时出现? 许多圣经学者(如J. R. Baker、John Walvoord、John Phillips、A. C. Gaebelein、William Kelly等等)皆表明是在召会被提之后的七年灾难时期出现. 贝克(J. R. Baker)写道: “值得注意的是, 作为‘基督的身体’的召会不是任何旧约预言或应许的主题… 在五旬节, 圣灵降临成立了召会(请比较 徒1:51与 林前12:13). 从这天开始, 神停止分别对待犹太人和外邦人(因为借着召会时代的恩典福音, 犹太人和外邦人在基督里都合为一了, 加3:28; 弗3:6). 不过, 当神把召会从地上提到天上, 神就要恢复祂以往对以色列国民(犹太人)和外邦列国(外邦人)的计划.”

 

贝克继续解释道: “在路加福音第4章, 主耶稣在会堂阅读以赛亚书第61章时,[15] 读到第2节中间就停止, 然后‘把书卷起来, 交还执事, 就坐下… 对他们说: 今天这经应验在你们耳中了’(参 路4:17-21). 为何主耶稣不读完第2节: ‘和我们神报仇的日子’? 因为‘神报仇的日子’(赛61:2b)不会临到, 直到召会被提后才开始, 换言之, 七年灾难不会临到人间, 直到召会被提后才发生. … 现今时代(召会时代)会以召会被提作结束, 一旦召会在天上安全了, 神会重启祂对以色列国民和外邦列国的计划. 我们已经探讨 但7:23的第四国 (“…必吞吃全地, 并且践踏嚼碎”), 那里所谈到的已在历史上应验了(应验在罗马帝国的历史上), 不过在 但7:24直到本章的结束所论及的(指 但7:24-27所记述的), 却要等到将来才会应验.”[16]

 

  • 未来复兴的罗马帝国

关于这有十角的第四兽, 但以理继续写道: “我正观看这些角, 见其中又长起一个小角; 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这角前, 连根被它拔出来. 这角有眼, 像人的眼, 有口说夸大的话”(但7:8). 贝克(J. R. Baker)写道: “此兽的十角成为但以理紧接下来要思考的事, 因他看见有一个小角从十角当中长出来. 但以理观看这新长出来的小角, 看见它有一双眼睛和一个说话的口. 按先前提到的事实, 我们可安全地认为但以理看到一个人以角的形状出现, 若是如此, 我们就可合理地说十王以十角的形状出现; 而这点可从 但7:24获得证实(“至于那十角, 就是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 后来又兴起一王, 与先前的不同; 他必制伏三王.”)

 

“很多理由清楚说明这‘小角’就是撒但在将来末世所要提拔的人, 要他假冒为‘神所应许给以色列的弥赛亚’. 论到十王, 凯利(Kelly)尖刻但正确地评述道: ‘此兽有十角而非七角  —  妖魔而非完美(注: 数字“七”象征完美, 试比较基督完美的“七角”).[17] 这个由撒但授权的败坏者, 冒称拥有基督的权能和智慧, 结果却是怪异的夸张.’ 至关重要的一点是, 本章的兽与启示录13章的第一个兽有显著的共同点(启13:1-10). 两兽各有‘十角’(启13:1), 各有一个‘说夸大亵渎话的口’(启13:5), 而正如但以理书的四国好像狮子和(可怕的), 我们在 启13:2也读到‘我所看见的, 形状像, 脚像的脚, 口像狮子的口.’ ”[18]

 

论到启示录第13章的第一个兽, 盖柏林(A. C. Gaebelein)指出, 第一个兽(注: 此兽是人)是从复兴的罗马帝国(revived Roman Empire)所出的一位大能领袖. 但以理曾在异象中见到如狮子、熊和豹的三个兽, 分别代表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马其顿. 这个复兴的罗马帝国正是先前世界帝国(指巴比伦、玛代波斯和希腊)的混合体. 这些先前的帝国给这末后的罗马帝国吞灭了, 故此, 复兴的罗马帝国会包含上述各个帝国的成分, 将之集合在一个巨大怪兽身上.”[19] 马唐纳(William MacDonald)也写道: “复兴的罗马帝国具有在它之前众帝国的特征, 即征伐的速度快如豹, 力大如熊, 并像狮子一样贪婪. 简言之, 它兼有以往各世界霸主的一切邪恶特征.”

 

 

  • 人子掌权的第五国 —  主耶稣荣耀的国

“我观看, 见有宝座设立, 上头坐着亘古常在者… 祂坐着要行审判… 我在夜间的异象中观看, 见有一位像人子的, 驾着天云而来, 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 得了权柄、荣耀、国度, 使各方、各国、各族的人都事奉祂. 祂的权柄是永远的, 不能废去; 祂的国必不败坏”(但7:9-10, 13-14). 在解释 但7:9-14时, 马唐纳评注道: “在第9节, 但以理描绘出第五个王国, 也是最终的世界强国, 就是主耶稣基督荣耀的国度… 这里的‘亘古常在者’, 最好解作天父, 而‘像人子的’那位意指主耶稣基督; 祂来到父神面前, 以得着国度. 小角(敌基督)和他的帝国(复兴的罗马帝国)被损坏(但7:11)… 但列国和人民仍然存留. 主耶稣基督获得了统治宇宙的权柄, 这国度永远必不能被取代(但7:14).

 

“在 但7:15-18, 但以理愁烦困惑时, 一位不知名的侍立者(可能是天使)向他解释, 四个大兽代表四位世界统治者(四王)将从世上兴起(但7:17: “这四个大兽就是四王将要在世上兴起”), 但最后却被至高者的国度和圣民所取替. 世上的国度都必过去, 但至高者的圣民却拥有永远的国度. 在本章第3节, 四兽从海中出来, 这‘海’象征外邦列国(可指与地中海有关的外邦帝国). 第17节说这四王在世上(原文作“地上”)兴起, 这意味着他们的价值观是被地上世俗名利权势束缚着的, 他们的性情是不属灵的(而是属地属世的).

 

“在 但7:19-22, 但以理特别询问有关那在残酷凶狠方面超越其余三兽的第四兽. 他也想知道那‘十角’和‘打落前三角的另一角’是什么意思. 他看见那另长的一角与灾难时期的圣民(或译“圣徒”, saints)展开‘争战, 且胜了他们’ (但7:21; 比较 启13:7: “又任凭他与圣徒争战, 并且得胜”). 直到‘亘古常在者’来到, 结束圣民的苦难, 把国赐给他们.” 最后, 马唐纳评论道: “在 但7:23-28, 那不知名的侍立者解释‘四兽’、‘十角’和‘说夸大话的小角’(参 但7:8). 这小角(敌基督, 即 启13:1-8所记载的“政治之兽”)将亵渎至高者, 在三年半内‘折磨至高者的圣民’, 并想‘改变(犹太人)的节期和律法’(但7:25);[20] 但他(敌基督)的权柄将被夺去, 引入我们主荣耀永远的国度. 面对这些事, 但以理心中惊恐万分, 惊异不已.”[21]

 

 

  • 结语

魏斯比总结道: “在这戏剧性的异象中, 但以理看见整个广阔的历史进程, 以巴比伦帝国为开始, 直到基督在地上一千年的统治为结束. 这对被掳放逐的但以理和他的百姓而言, 是何等的安慰和力量啊! 圣经的预言有朝一日必然成就, 他们的弥赛亚必然坐在大卫的宝座上. 今日, 耶稣基督的召会却是仰望救主归来, 然后一同被提到空中, 与主相会(帖前4:13-18). 过后, 我们将与祂一同回到地上, 并事奉祂. ‘主耶稣啊, 我愿你来’(启22:20).”[22]

 

 

*********************************************

附录三有关但以理书四兽的另一些见解

 

根据一般传统的看法, 但以理书的四兽分别代表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和罗马四大帝国. 艾伦(Jim Allen)指出, 上述看法可追溯到19世纪中期所出版的10大册《旧约注释》(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由C. F. Keil 和 F. Delitzsch合著). 在此注释系列中, 克毅俄(C. F. Keil)在他所著的第9册《但以理书》(约在1859年出版)中写道: “神借着一个巨像向尼布甲尼撒所显示的四大世界君主政体(world-monarchies), 如今在这异象中(指但以理书第7章的四兽异象)以兽的象征出现.” 这看法被大部分保守派解经家所接纳与跟从.

 

无论如何, 也有一些圣经学者认为此四兽的每一兽都代表末世时代的国家, 而非主前和主后1000年间出现的上述四大帝国.[23] 艾伦在其所著的《重新考虑但以理书》(Daniel Reconsidered)一书中, 提议此四兽有可能代表下列国家:[24]

 

  • 第一兽(有鹰翅膀的狮子): 代表美国和英国的联盟, 理由是此兽的特征正是美英两国的国家象征(symbol). 首先, 鹰乃是美国的国家象征超过一百年之久; 而至少这两百年以来, 狮子乃是英国的国家象征. 此看法早在50多年前由金氏(Geoffrey R. King)提出, 他喻之为“以美国鹰翅膀飞翔的英国狮子”, 即美英两国联盟, 而美英两国向来在政治和军事上, 都保持密切的合作关系.

 

  • 第二兽(吞吃多肉的熊): 代表俄罗斯(Russia), 理由是熊常被用来象征俄罗斯. 根据现今的“维基百科”(Wikipedia, 网络百科全书): “俄罗斯熊(the Russian Bear)经常被用作代表俄罗斯. 自16世纪起, 俄罗斯熊在卡通、文章和戏剧中早已出现; 熊通常象征着俄罗斯帝国(Tsarist Russia)、苏联(the Soviet Union)和现今的俄罗斯联邦(Russian Federation)… 苏联解体后, 在俄罗斯联邦会议上有人支持以熊的形象设计国徽, 因为支持者认为俄罗斯在世界上常被视为一头熊.”[25]

 

  • 第三兽(四翅膀的四头豹): 代表中国(China), 理由是豹(以及老虎)是东方的动物, 与中国有关; 而中国在近代迅速兴起成为强国已是有目共睹的事实. 艾伦写道: “豹的快速是它的天生本能, 这是不言自明的; 这个世界强国(中国)快速地在世界舞台上走动.… 此兽的翅膀并非鹰的翅膀, 而是某种鸟(fowl)的翅膀, 可指快速, 更意味着庇护(shelter, 太23:37).[26] 此外, ‘四’在希伯来人的观念里总是意味着普世性(universality), 所以‘四头’代表普世性的支配管辖(dominion).” 如今中国借着推进“一带一路”合作机制建设, 与许多国家建立经济合作关系, 进一步扩展其普世性的影响力.

 

  • 第四兽(大铁牙的十角兽): 代表欧盟(the European Union, EU), 理由是欧盟特别强调经政合一; 例如在经济合一方面, 欧盟已采纳统一货币 —  欧元(Euro). 至于政治合一方面, 欧盟已设立了“欧洲议会”(European Parliament)、“欧洲共同体法院”(Court of Justice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y), 并透过“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简称NATO)建立了国际军事集团. 由于 启13:1-8那位“政治的兽”是出自这个“十角兽”(比较 启13:5-7 和 但7:19-20; 24-26), 并将实施经济合一, 所以相当符合那强调经济合一的欧盟.[27]

 


 

[1]               有关“外邦人的日期”, 请参本文附录一.

[2]               有关但以理书第7章的四兽, 请参本文附录二.

[3]               先知但以理论到启示录的“兽”. 马有藻表示, 根据 但7:8, 23-24的预言, 这几节经文所论到的人就是所谓的“敌基督”(Antichrist, 即启13:1-10中的第一个兽, 也称“政治的兽”, 或“将要来临的君王”, The Coming Prince). 一般圣经学者把“第一个兽”(政治的兽, 启13:1-10)称为“敌基督”(Antichrist), 把“第二个兽”(宗教的兽, 启13:11-18)称为“假先知” [注: 启19:20称这第一个兽为“那兽”, 称第二个兽为“假先知”]. 但也有圣经学者(如Jim Allen、H. A. Ironside)认为敌基督是指第二个兽(假先知), 参Jim Allen, Daniel Reconsidered, 第440页. 总而言之, 有三件事值得注意: (1) “敌基督”(希腊文: antichristos {G:500})一词在整本圣经中, 最先出现在约翰一书, 也只出现在约翰一书和二书(共5次, 约壹2:18 [2次], 22; 4:3; 约贰7), 而记载于 约壹2:18第二次的“敌基督”一词是复数的(所以译作“有好些敌基督”; KJV: many antichrists), 表明“敌基督”一词可以用在超过一个人的身上;  (2) 整本启示录并没有使用过“敌基督”一词;  (3) 圣经并没有指明“敌基督”是启示录中的哪一个兽. 因此, 有圣经学者认为“敌基督”一词可以同时用来指政治的兽和宗教的兽. 但本文和附录中论到敌基督时, 是指一般圣经学者所指的“第一个兽”(政治的兽).

[4]               上文编译自 考德威尔(John R. Caldwell)所著的“将来的事”(Things to Come)之系列文章, “The Times of the Gentiles” (Chapter 6), 载 John R. Caldwell, Assembly Writers Library (vol. 9)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3), 第340-342页.

[5]               James R. Baker, “Daniel”,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W. S. Stevely and D. E. West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2012), 第90页. 附录一主要参考此书, 第90-105页; 以及脚注中所注明的参考书.

[6]               但7:17: “这四个大就是四将要在世上兴起”; 但7:23: “第四就是世上必有的第四, 与一切国大不相同.” 由此可见, “兽”可指某个王(king)或那王所统治的王国(kingdom)或帝国(empire). 这四国按顺序排列是: 巴比伦、波斯、希腊和罗马; 而四王可指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 统治期: 主前606-561年)、波斯王塞鲁士大帝(Cyrus the Great, 统治期: 主前559-529年)、希腊王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 统治期: 主前336-323年)和罗马王尤利乌斯·凯撒大帝(Julius Caesar, 统治期: 主前49-44年).

[7]               根据赖若瀚的《十步释经法》, “表征”(symbol)是采用实物的教材或实际的行动, 来表达一项特有的意义. “表征”实际上是“暗喻”(metaphor)的一种表达法.

[8]               但9:1-2: “大利乌… 在位第一年, 我但以理从书上(指耶利米书25:11-12; 27:7)得知耶和华的话临到先知耶利米, 论耶路撒冷荒凉的年数, 七十年为满.”

[9]               John Phillips & Jerry Vines, Exploring the Book of Daniel (Neptune,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90), 第98页.

[10]             James R. Baker, “Daniel”, in WTBT, 第93页.

[11]             主前334年, 亚历山大横渡海力士彭特(常误译为“海伦斯堡”, Hellespont; 此地将小亚细亚与中东分开), 并于那年在格兰尼古河(Granicus)打败波斯大军. 主前331年, 他在亚尔伯拉(Arbela)的战役中, 粉碎了波斯帝国的权势, 建立了希腊帝国. 主前327年, 他入侵印度. 他又计划重建巴比伦城, 使它恢复昔日荣耀. 但年仅33岁的亚历山大于主前323年就英年早逝. 根据一些记载, 他是死于巴比伦, 也有传说他死于印度.

[12]             Warren W. Wiersbe, The Bible Exposition Commentary: Old Testament Prophets (Colorado: Cook Communications Ministries, 2002), 第283页.

[13]             例如“巴比伦”这名字出现在 但1:1; 4:29; 7:1等; 而“玛代和波斯”一名出现在 但6:8,12,15; 8:20; “希腊”一名则出现在 但8:21; 10:20; 11:2. 唯独没出现“罗马”.

[14]             有者认为此十王是主前1世纪至主后4世纪之间的10个罗马王, 包括迫害基督徒的尼禄(Nero, 主后54-68年)、多米田(Domitian, 主后81-96年)等等. 不过, 约翰于主后96年左右写启示录时, 清楚说明那十王“还没有得国(未得到国家的统治权, 即还未作王统治)”(启17:12), 所以尼禄或多米田肯定不在“十王”的名单内, 因他们早在约翰写启示录时已经“得国”(注: 尼禄和多米田各在主后54年和主后81年就作了罗马皇帝). 此外, 十王要与兽“同得权柄”, 由于此兽(即 启13:1的“政治的兽”)是在召会被提后的七年灾难时期才出现, 所以我们可合理地断言, 这十王在过去的人类历史上并没出现.

[15]             赛61:1-2: “主耶和华的灵在我身上; 因为耶和华用膏膏我, 叫我传好信息给谦卑的人(或作: 传福音给贫穷的人), 差遣我医好伤心的人, 报告被掳的得释放, 被囚的出监牢. 报告耶和华的恩年, 和我们神报仇的日子; 安慰一切悲哀的人.” 注: “耶和华的恩年”(赛61:2)可译作“神悦纳人的禧年”(路4:19).

[16]             J. R. Baker, “Daniel”, in WTBT, 第102-104页.

[17]             主耶稣基督被喻为“有七角的羔羊”, 参 启5:6: “我又看见宝座与四活物, 并长老之中有羔羊站立, 像是被杀过的, 有七角七眼, 就是神的七灵…”

[18]             J. R. Baker, “Daniel”, in WTBT, 第97页.

[19]             盖柏林著, 岑德华译,《启示录注解》(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9), 第73页; 也参其英文简要版, Gaebelein’s Concise Commentary on the Whole Bible (Neptune, NJ: Loizeaux Brothers, 1985), 第1216页.

[20]             但7:25的“一载、二载、半载”意即三年半(注: 一年 + 二年 + 半年 = 三年半). 这“三年半”(启12:14), 或“42个月”(启13:5), 或“1260天”(启12:6)正是主耶稣在 太24:21所指的“大灾难”时期(指七年灾难的后三年半).

[21]             William MacDonald, The Believer’s Bible Commentary on Old Testament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2), 第1083-1084页. 也参其中文版《活石旧约圣经注释》(2006年), 第1044-1045页.

[22]             Warren W. Wiersbe, The Bible Exposition Commentary: Old Testament Prophets, 第285页.

[23]             对上述传统解法提出质疑的著名保守派(conservative)学者或解经家有: 兰氏(G. H. Lang, 参其1950年所著的书, The Histories and Prophecies of Daniel)、安德森(Sir Robert Anderson, 参其1909年所著的Daniel in the Critic’s Den)和金氏(Geoffrey R. King, 参其1966年所著的Daniel); 引自Jim Allen, Daniel Reconsidered (Cookstown, N. Ireland: Scripture Teaching Library, 2013), 第254-255页. 质疑传统解法的一些学者主张这四兽完全代表末世时代的国家, 而非过去历史上的巴比伦、波斯、希腊和罗马. 艾伦(Jim Allen)认为这看法的可能性很高. 尽管如此, 无论是艾伦或是安德森, 他们都赞同但以理书第2章的巨像乃是代表那“敌对神的外邦政权”, 即巴比伦、波斯、希腊和罗马四大帝国.

[24]             艾伦表示信徒可“考虑以下的可能性”(consider the following possibilities), 而非武断地认为如此.

[25]             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s/俄罗斯熊.

[26]             “鸟的翅膀”可象征翅膀所提供的庇护(shelter)或安全(security). 主在 太23:37的话中正有此意, “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 好像母鸡把小鸡聚集在翅膀底下.”

[27]             Jim Allen, Daniel Reconsidered, 第278-285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