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灵恩运动” (四): 方言的恩赐 (中)


编者注: 我们在上一期的《家信》论到说方言的目的(即说方言是神特别用来给犹太人的一个证据性神迹)和原因(即神使用说方言为证据, 要向犹太人证明神已审判以色列国民, 也赐同样救恩给一切种族的人, 并且所有种族在基督里都享有属灵方面的平等). 本期, 我们将探讨圣经所谓的“方言”有何性质? 是人听不懂的天使言语吗? 它又有何限制呢? [1]

(文接上期)

(D) 方言的性质 (Nature of Tongues)[2]

谭适德(Jedidiah Tham)其所著的《方言深广论》一书中, 指出方言有九种广度或素质, 包括他所谓“不流畅的方言”、“非言语性的方言”以及“不同种类的方言”等等.[3] 但他的分类和解释非常主观, 是根据灵恩派人士“说方言的经历”, 而非基于“圣经怎样说”. 现在让我们归回圣经, 以圣经的亮光来认识方言的真实性质. 首先, 我们要明白, 圣经中所谓的“方言”是外邦人的语言.

命题(6): 圣经中的方言是外邦人的语言(Gentile Languages, 是听得懂的语言)

所有圣经学者都赞同, 包括灵恩派人士, 说方言的现象首次发生在使徒行传第2章所记载的五旬节. 这点很有意义.[4] 所有犹太男丁, 无论是住在犹太境内或其他地区, 都要一年三次去到耶路撒冷敬拜神. 五旬节是其中之一. 因此, 在使徒行传第2章, 至少有来自15个不同地区的犹太人聚集在耶路撒冷,[5] 所以他们听到使徒们说方言时感到惊讶希奇, 便说:

“看哪, 这说话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吗? 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呢? 我们帕提亚人、玛代人、以拦人, 和住在米所波大米、犹太、加帕多家、本都、亚西亚、弗吕家、旁非利亚、埃及的人, 并靠近古利奈的吕彼亚一带地方的人, 从罗马来的客旅中, 或是犹太人, 或是进犹太教的人, 革哩底和亚拉伯人, 都听见他们用我们的乡谈, 讲说神的大作为”(徒2:7-11).

第8节说: “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呢?” 由此可见, 方言是听得懂的言语, 这里清楚说明是“乡谈”(KJV: our own tongue), 希腊原文是 dialektos {G:1258}, 即英文所谓的dialect , 意即方言、地方上的语言, 或称土语. 不过, 第11节说“都听见他们用我们的乡谈 (KJV: our tongues), 讲说神的大作为”, 而这节的“乡谈”在原文不是dialektos , 而是 glôssa {G:1100}. 值得注意的是, 英文圣经《钦定本》[KJV]在第8和第11节都同样译作tongue[s], 即方言; 而中文圣经《和合本》在这两节都译为“乡谈”. 请参下表:

相关经文 中文与英文 希腊原文
徒2:4 “…就都被圣灵充满, 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 “别国的话” KJV: other tongues glôssa {G:1100}
徒2:6 “各人听见门徒用众人的乡谈说话.” “乡谈” KJV: language dialektos {G:1258}
徒2:8 “我们各人, 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呢?” “乡谈” KJV: tongue dialektos {G:1258}
徒2:11 “革哩底和亚拉伯人, 都听见他们用我们的乡谈, 讲说神的大作为.” “乡谈” KJV: tongues glôssa {G:1100}

请留意第6和第8节的 dialektos (dialect, 乡谈; 希腊原文: dialektos )与第11节的 glôssais (乡谈; 希腊原文: glôssa )[6]交替互换的使用, 表明这两个不同的字都指向同一件事. 为何圣灵感动作者写下这段经文时, 要用两个不同的字来指同一件事? 原来神早就知道在多个世纪以后, 人会把“方言”曲解成“天使的语言”或“非人类语言”, 所以神要在这段首次发生“说方言”的章节里, 就厘清真相, 让人清楚明白圣经所谓的“方言”( glôssa )其实就是英文的 dialect — 指“地方上的语言”( dialektos ), 是人听得懂的人类语言.

圣灵所用来描述方言的词汇显示, 在使徒行传第2章、第10章、第19章和哥林多前书第14章的方言都是相同的(因这四处同样采用 glôssa 一词). 达拉斯神学院的新约文学解经教授(Prof. of NT Literature Exegesis)约翰逊博士(Dr. S. Louis Johnson, Jr.)说道: “说方言的恩赐是说出人听得懂的语言, 为了证实使徒时代召会所传的信息之真实可靠的. 有者辩驳说使徒行传的方言与哥林多前书的方言是不同的. 但从术语学(terminology)的观点,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7]

新约希腊文的权威学者阿尔福德院长(Dean Henry Alford)在他解释使徒行传第2章的方言时, 写道: “这里所谓说起‘别国的话’与保罗较后所谓的‘说方言’有何关系? 我的答案是: 它们都是指同样的方言(they are one and the same, 即是听得懂的人类语言, 正如 徒2:6所说的: “各人听见门徒用众人的乡谈说话”).”[8]

简言之, 使徒行传第2章整章的方言都是与真实的语言(actual languages)有关, 这点可从这章的上下文、历史背景和文法方面得到证实. 在文法上, 我们读到“别国的话”(KJV: other tongues, 徒2:4)[9] — 众门徒在五旬节说不同类的别种方言, 即不同于他们本土的方言(土语, native tongues). 美国著名的希腊文学者罗伯逊(A. T. Robertson)评述道: “各人说出自己未曾学过的语言, 但它们都是真实的语言(指人类听得懂的语言), 可以被那些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地区的人所明白. 这些语言并非胡言乱语(jargon, 指不能理解的语言, 或叽里咕噜的舌音), 而是可理解的语言(intelligible language).”[10]

灵恩派人士常辩驳说, 使徒行传第2章的方言是狂喜入迷的方言(ecstatic tongues), 因为“有人讥诮说: 他们无非是新酒灌满了”(徒2:13), 如醉酒一般(徒2:15). 可是单凭这点不能证明门徒所说的是狂喜入迷的方言(指人听不懂的语言), 因为 徒2:6清楚说明当日来自各处(各国)的犹太人听得懂门徒所说的方言的意思, 他们说道: “看哪, 这说话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吗? 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呢?”(徒2:7-8). 圣经也明确地解释“各人听见门徒用众人的乡谈说话”(徒2:6). 这节的“乡谈”在希腊原文是 dialektos , 即英文所谓的dialect , 是指地方上的语言(或称土语). 简言之, 圣灵早已借着这几处经文厘清真相, 告诉我们使徒行传第2章的方言肯定不是狂喜入迷的方言(ecstatic tongues), 肯定不是人听不懂的语言.

事实上, 在使徒行传第2章, 某些人说门徒“新酒灌满”, 乃是出于“讥诮”的心态, 因为他们听不懂那些别国的语言(参 徒2:4: “别国的话”). 想想当时的情况, 众门徒说起方言, 有的说帕提亚人的地方语言, 有的讲玛代人的地方语言, 有的说以拦人的地方语言, 又有米所波大米的地方语言, 还有亚西亚、弗吕家、旁非利亚、埃及人、罗马人、革哩底人和亚拉伯人等等的地方语言. 那些来自罗马的犹太人听不懂埃及或米所波大米的语言, 反之亦然. 由于听不懂那些地方的语言, 只听见门徒在“叽里咕噜”地说话, 所以他们当中就有人“讥诮”门徒是“新酒灌满”, 但这绝不表示门徒所言并不是听得懂的人类语言.

主耶稣在 可16:17所说的“新方言”又如何呢? 这岂不表示方言是狂喜入迷的方言(ecstatic tongues), 而非人类的语言吗? 在 林前12:28, 保罗论到“各种方言”(KJV: diversities of tongues; 《新译本》正确译作: 说各种方言的), 徒2:4译作“别国的话”(KJV: other tongues), 可16:17译为“新方言”(KJV: new tongues). 这一切都是以不同方式表达同样的事. 在 徒2:4, “别国的话”指来自加利利的众门徒说出那些不属于加利利人的语言(如埃及语、罗马语和亚拉伯语等等), 而 可16:17的“新方言”是指那些与当地语言(native languages)不同的新语言, 就像今日外国移民需要学习“新语言”一般; 而埃及语、罗马语和亚拉伯语等等对加利利人的犹太人(指主的门徒)而言都是新语言. 此外, 林前12:28的“各种方言”则指圣灵赐下各种语言给信徒(使他们说出自己未曾学过的外语), 如同在五旬节一样.

总括而言, 圣经中的“方言”(tongues)是真实的外语, 但它们却是靠圣灵的大能才能获得并且说出的外语, 即是靠“超自然方式”而获的语言能力. 换句话说, 这些方言是由犹太人或外邦人说出的真实人类外语, 但讲者非靠自然能力(指非靠一般学习新语言的能力), 而是靠超然能力(指神借圣灵赐下的超然能力)说出的. 就在五旬节, 圣灵降临, 内住在信徒身上, 为要应验主耶稣的应许: “叫祂永远与你们同在, 就是真理的圣灵… 祂常与你们同在, 也要在你们里面”(约14:17). 众门徒在五旬节获得超然能力的说方言恩赐 — 突然说出自己不曾学过的外语, 这神迹性的恩赐就是圣灵降临和内住的最佳证据.

命题(7): 哥林多前书14章的“方言” (tongues)并非 林前13:1所谓的“天使的话语” (tongues of angels)

保罗说: “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 并天使的话语, 却没有爱…”(林前13:1). 不少灵恩派人士宣称, 哥林多前书12和14章所谓的方言与使徒行传的方言不同, 因为前者需要翻译, 后者却不需要. 他们以此辩论说即使使徒行传中的方言是人所听得懂的地方语言, 但哥林多前书的方言肯定是另一类的方言, 即是 林前13:1所谓的“天使的话语”, 是人听不懂的语言. 换句话说, 圣经中论到的方言其实有两种: 第一种是外语(foreign languages), 是所谓的“万人的方言”(tongues of men); 第二种是属天的神秘语言(mysterious heavenly languages), 即所谓的“天使的话语”(tongues of angels). 但这样的解法在正确解经下, 难以站立得住!

首先, 林前13:1的“我若能…”在文法上是属于“假设”的词句, 并不一定描述真实或存在的事物; 就譬如说: “我若能有沙一样多的金条…”, 意味着我有很多钱, 但沙一样多的金条并不存在. 林前13:2-3的经文证明上述论点, “我若有先知讲道之能, 也明白各样的奥秘, 各样的知识, 而且有全备的信, 叫我能够移山, 却没有爱, 我就算不得什么. 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 又舍己身叫人焚烧, 却没有爱, 仍然与我无益.” 显然, 保罗并没真的将所有的周济穷人, 没有舍己身叫人焚烧. 可见这三节的“若”纯属假设, 而非陈述真正发生或真实存在的事. 因此, “保罗或其他信徒能说天使的话语”并非真正发生或存在的事!

即使我们暂且承认有两种方言或语言, 即圣灵赐下的人类语言, 以及天使采用的属天语言, 我们也必须承认后者(天使的话语)并非哥林多人所说的方言.[11] 约翰·西尔瓦(John W. de Silva)评论道: “天使的话语根本不是其中一种属灵的恩赐. 首先, 若有两种不同的方言恩赐, 我们就一定会看到圣经论及‘gifts’ (复数的恩赐) of tongues, 同时解释他们不同的性质与目的, 特别是当方言恩赐在哥林多召会已被误用. 然而, 圣经却只说‘gift’ (单数的恩赐) of tongues, 表明只有一个种类的方言(即外语)和一种目的(即为犹太人“作证据”, 林前14:22). 使徒行传所记载有关初期召会说方言的一切场合, 岂不都表明这点吗?[12] 当保罗在 林前14章纠正哥林多信徒的错误时, 完全没有暗示有两种不同的方言恩赐; 保罗宣称说方言是‘作证据’. 如果是两种方言恩赐 — 一种是外语, 另一种是天使的语言 — 那么, 说方言就有两种目的. 我们哪有在 林前14:21-22, 或圣经其他地方读到说方言的两个目的? 记得, 圣经也从未记载方言是用来祷告的.”[13]

西尔瓦继续指出, 现代说方言的人常引证 林前14:28 (“若没有人翻, 就当在会中闭口, 只对自己和神说就是了”). 他们宣称“只对自己和神说”这一句话表明保罗指示信徒用天使(属天)的语言向神说话祷告. 我们会在下文更进一步解释这点, 但现在, 让我们“假设”哥林多前书14:28是指用天使的话语向神祷告(注: 我们在上文已证实使徒行传第2章的方言是人听得懂的外语, 不是天使的言语), 这就意味着有两种不同的方言 — 人听得懂的外语, 和天使的话语.

我们曾说过, 哥林多召会的信徒因为不明白说方言的目的而乱用方言的恩赐, 结果产生混乱(参 林前14:33). 这导致使徒保罗写哥林多前书14章, 要清楚指出说方言的目的何在. “假设”有两种不同的方言, 而上述28节又处于保罗“纠正错误”的段落中, 那么保罗就必须在此讨论两种不同的方言, 并清楚分辨它们各自的目的.

可是读完这一章, 我们只看到保罗清楚指出说方言只有一个目的, 即为不信的人(指犹太人)作证据(第22节). 我们并没读到他教导说其中一种方言恩赐(即使徒行传2章的外语乡谈)目的是作为证据, 而另一种方言恩赐(天使的话语)目的则是作为祷告. 绝无此事! 事实上, 我们所看见的是:

  1. 他在 林前12,13和14章里使用同一个希腊文字 glôssa {G:1100}来指“方言”(林前14:22,27), 这字正是使徒行传中用来指方言的希腊字(徒2:4,12;[14] 10:46; 19:6);
  2. 他解释说方言的唯一目的是给“这百姓”(即以色列人或犹太人, 林前14:21)作证据;
  3. 他也进一步表明说方言的目的与犹太人的属灵背景有关, 即他们是“不信的人”(林前14:22);
  4. 由于犹太人普遍上不信, 且要求神迹(林前1:22), 所以神要使用说方言这一神迹性的恩赐, 作为神迹性的证据.

从使徒行传的记载, 我们清楚看见这神迹性的证据(sign)是要给不信的犹太人作证据(注: 使徒行传每次记载说方言的场合, 都有犹太人在场, 徒2:5,14; 10:45-46, 19:1-3), 以证明这些使徒是神的使者, 所传的信息是从神而来, 并且传达一个重大信息: 神在审判以色列人, 而信主的外邦人与信主的犹太人一样, 都在基督里得享同等的福气.

西尔瓦总结说, 按照保罗纠正性的教导, 圣灵只赐下一种说方言的恩赐. 路加在使徒行传记载圣灵对初期召会历史的见证中, 也表明在这一段时期只有一种说方言的恩赐. “假设”哥林多前书13和14章的方言是指属天的天使语言, 为何保罗在纠正哥林多召会对方言的误用时, 完全没有提到这“另一类方言”(指天使的话语)的目的?

此外, 若说 林前12、13和14章的“方言”是指“天使的话语”(也可译作: 天使的方言), 那么 林前13:8记载“说方言之能终必停止”. 现在问题来了. 现代的方言派相信主再来接我们到天上去时, 说方言的恩赐就会终止. 若这里的方言包括天使或属天的语言, 那么我们到天上去时, 岂不更需要圣灵赐下这种属天的言语吗? 为何神在我们最需要它时, 反而停止赐下呢? 可见把 林前12至14章的“方言”解释成天使的话语或属天的言语, 是与它的上下文和其他许多经文有所冲突, 证明这样的解释是错误的. 正确解经是不会产生冲突或矛盾的.

那么 林前14:28的“只对自己和神说”这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请留意这句话的上下文: “若有说方言的, 只好两个人, 至多三个人, 且要轮流着说, 也要一个人翻出来. 若没有人翻, 就当在会中闭口, 只对自己和神说就是了”(林前14:27-28). 这里的情况是指若有人所说的方言是召会信徒听不懂的外语(例如在只懂华语的召会中说阿拉伯语), 同时又无人翻译. 若有人翻译(例如翻译成华语), 他就能向召会信徒说这方言或外语. 若无人翻译, 他又想在召会中说这无人听得懂的方言(外语), 他就该安静地这样做 — “就当在会中闭口, 只对自己和神说就是了”.

另一方面, 他也不可开声用这方言(外语)祷告, 因为召会信徒都听不懂, 他们又怎能说“阿们”或“得着造就”呢? (林前14:16-17). 肯定不能! 保罗强调在召会的聚会中所做的一切事, 都当造就他人, 而非自己, “你们聚会的时候, 各人或有诗歌, 或有教训, 或有启示, 或有方言, 或有翻出来的话, 凡事都当造就人”(林前14:26). 换言之, 保罗不鼓励信徒在没有翻译的情况下说方言, 因为那是自私自利的表现, 没有体现真正的“爱”.

简而言之, 西尔瓦正确表示, “只对自己和神说”这一句话并不能用来支持“说方言的目的是用来向神祷告”这一看法. 圣经表明只有一种说方言的恩赐, 所说的方言只有一个目的, 即为不信的犹太人作证据. 哥林多召会的信徒就是因为不明白这点而误用说方言的恩赐来祷告, 以致保罗需要写信纠正这方面的错误.[15]

(E) 说方言的限制 (Limited Bestowal)

谭适德在《方言深广论》一书中写道: “方言的恩典乃是大使命祝福之一部分. … 他们将能‘说新方言’(可16:17), 此乃随伴着传福音的‘印记’之一. … 正如祂愿意所有的百姓皆领受福音一般; 同样地, 祂亦愿意所有的人都领受方言的恩典. 上帝是否也要每个人都说方言呢? 当然! 圣灵的应许乃是赐给每位重生的基督徒(徒2:38-39).”[16] 很多灵恩派的领袖和教师都像谭适德一样, 强调每个信徒都该说方言, 因为“圣灵的应许乃是赐给每位重生的基督徒”. 但圣经果真如此教导吗? 让我们以圣经来探讨以下命题.

命题(8): 不是所有初期召会的信徒都拥有说方言的恩赐(the gift of tongues)

许多人教导说, 每个信徒都该说方言. 虽然神在 林前12:30已给我们清楚的答案, 但我们必须正视此问题, 因为“每个信徒都该说方言”这一看法已被广传, 也叫很多信徒担忧, 特别是初信主的信徒被告之他们若没有说方言, 就失去很多福气.

保罗在圣灵的默示下, 在 林前12:7-11清楚指出是神的灵随己意把各种属灵的恩赐分给各人; 例如哥林多信徒羡慕和追求某种属灵恩赐, 导致保罗强调“这人蒙圣灵赐他智慧的言语, 那人也蒙这位圣灵赐他知识的言语”(林前12:8)! 圣灵分赐的恩赐包括方言 — “又叫一人(另一个人)能作先知… 又叫一人(另一个人)能说方言…”(林前12:10). 这段经文足以显示不是所有信徒都有说方言的恩赐. 当然, 这并非说一个信徒不能同时获得超过一种恩赐, 保罗本身就获得说方言和医病的恩赐. 圣灵是这一切恩赐的源头, 有权决定要把哪一种恩赐分给哪一个人, 所以任何人都不该篡夺圣灵的地位, 破坏祂的工作.

另有其他证据支持上述命题. 在 林前12:30, 神给我们最终的答案: “岂都是得恩赐医病的吗? 岂都是说方言的吗? 岂都是翻方言的吗?” 这问题是修辞式(rethorical)的问法 — 所要求的答案是负面的: “岂都是得恩赐医病的吗?” 不是! “岂都是说方言的吗?” 不是! “岂都是翻方言的吗?” 不是! 保罗要哥林多的信徒承认这些事实, 好叫他们从保罗的责备中获益, 停止他们的幼稚行为, 不再羡慕那些引人注目和属暂时性的恩赐如说方言. 毕竟是同一位圣灵分赐这些恩赐给每一个信徒, 而祂有权决定哪一个信徒领受哪一个恩赐.

圣灵有权随己意把不同恩赐分给信徒, 并使用个别信徒的恩赐来成就祂的工作, 造就(建立)整体的召会. 保罗在此的教训是明显的: 多样化的合一(unity in diversity). 为了说明这点, 他举例人体各部分(肢体)都是独特的, 但都不可缺少, 彼此需要对方. 若眼睛要成为手, 或眼睛对手说: “我不需要你”(林前12:21), 那是何等愚蠢的事啊! 同样的道理, 若一个信徒强求得着另一个信徒从圣灵所领受的恩赐, 也同样是愚蠢和徒然的, 因为圣灵赐下恩赐时, 乃是按照祂的智慧, 祂知道赐下什么恩赐给哪个信徒是最适合的, 是有助于整体召会的见证和信仰上的成长 — 每种恩赐都是互相配搭、彼此相助、相辅相成的.

保罗在 罗12:1-6也教导有关恩赐的多样化, 恳求信徒因此合一, 各负其责, 各尽其职. 保罗说: “正如我们一个身子上有好些肢体, 肢体也不都是一样的用处. 我们这许多人, 在基督里成为一身, 互相联络作肢体, 也是如此”(罗12:4-5).

每个信徒所领受的特定恩赐是按神的恩典, 而非按照他们信心的大小程度. 因此, 无论领受什么恩赐, 都没有夸口的理由. 为了使信徒承认恩赐的多样化, 以保守信徒的合一和避免有者自高自傲, 保罗在此提到操练或运用这些恩赐的情况, “我们这许多人, 在基督里成为一身, 互相联络作肢体, 也是如此. 按我们所得的恩赐, 各有不同. 或说预言, 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说预言; 或作执事, 就当专一执事(注: 要“专一”而非羡慕别的恩赐); 或作教导的, 就当专一教导(注: 要“专一”而非羡慕别的恩赐); 或作劝化的, 就当专一劝化(注: 要“专一”而非羡慕别的恩赐); 施舍的, 就当诚实; 治理的, 就当殷勤; 怜悯人的, 就当甘心”(罗12:5-8). 显然, 神的旨意是要信徒“专一”使用神已赐给他们的恩赐, 而非羡慕别人的恩赐.

在未继续以前, 我们要先强调两点: 首先是保罗对哥林多信徒所说的: “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 更愿意你们作先知讲道…”(林前14:5). 事实上, “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这句话是一句责备的话, 而非劝告. 上文提到圣灵有权“随己意”把不同恩赐分给信徒. 如果保罗(或任何一人)劝告或建议所有信徒都该说方言, 那便是公然放肆地破坏圣灵的工作(gross presumption of the work of the Spirit of God). 保罗肯定不敢有此意图.

那么“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这句话应作何解? 保罗其实是假设地说 (hypothetically), 我们可将这句话意译作: “你们都在抢夺相争, 为要得着这最引人注目的属灵恩赐(指说方言). 如果可以的话, 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 好叫你们停止这幼稚的争夺与对抗. 但能否得此恩赐不是我愿意就可成就的事, 因这恩赐是圣灵随己意分给祂所愿意的信徒, 好叫你们像身体上的肢体那般的运作, 即有不同的恩赐, 却彼此合一.”

第二, 信徒个人或整体召会都不该恳切的追求说方言的恩赐(比较 林前12:31; 14:1). 这恩赐并非其中一样更好的恩赐(better gifts), 它不过是一个神迹性的证据(sign, 林前14:21-22 “说方言不是为信的人作证据(sign), 乃是为不信的人”), 并且说方言不过是暂时性的(林前13:8). 因此, 那些没有从圣灵领受说方言恩赐的哥林多信徒, 应该停止追求说方言的恩赐, 并追求那更有益处、能造就召会的恩赐.

尽管这样, 许多人还是坚持每个信徒都要说方言. 他们不理一个事实: 圣经从未教导信徒追求或切慕说方言的恩赐(它只是说“不要禁止说方言”, 因为这恩赐在初期召会有角色要扮演, 林前12:39). 上述这些人不明白即使在初期召会, 也不是每个信徒都领受说方言的恩赐, 因为圣灵从没意图要每个信徒都说方言. 说方言是暂时性的证据, 表明基督身体的合一(指犹太和外邦信徒都在基督里合而为一). 神赐下说方言的恩赐, 因为初期召会当时迫切需要这方面的证据, 来帮助犹太人接受使徒和基督信仰. 但如今, 圣经正典早已完成, 我们已能从那完美的圣经看清神在这方面的旨意, 所以不必用方言为证了.

简言之, 强调“每个信徒都要说方言”的人, 虽承认那位赐他们恩赐的是圣灵, 却对同一位圣灵的见证视而不见, 知而不理, 这是何等矛盾, 何其愚昧, 何等可悲啊![17]

命题(9): 圣灵赐下说方言的恩赐不是要作为信徒与神之间的一种沟通方式(means of communication)

有一些人认为说方言是信徒向神祷告的一种媒介(medium)或方法(means). 此看法以 林前14:2,28为辩论的依据. 首先, 我们必须清楚知道, 私下或公开以说方言向神说话, 这点肯定不是方言恩赐的目的.

保罗指出方言若无人翻译出来, 那说方言的人就要在召会中闭口, “只对自己和神说就是了”(林前12:28). 让我们复审这句话. 首先, 说方言的人是可以控制自己在何时与何处使用说方言的恩赐, 不然, 为何保罗在此列出说方言的规则(林前14:26-28). 因此, 一个拥有说方言恩赐的人祷告时, 可以选择使用地方性方言或圣灵所赐的外国语言; 他们绝不在这方面失控.

第二, 我们留意到人可以在召会的聚会中开声或静默地祷告. 接着, 保罗的指示是: 假如一个人拥有说外语的恩赐(指说方言), 而召会信徒不明白这个外语, 又无人翻译, 那么如果他坚持要在召会中用方言祷告, 就让他的祷告是静默的祷告 — “只对自己和神说就是了”. 不然的话, 他将在召会聚会时引起混乱.

如果他想要亲近他的神, 便在召会中使用方言, 以静默的方式向神献上祷告, 他岂不是“只对自己和神说”吗? 事实上, 他确是如此, 因为无人听到他说话. 如果他想要在召会中采用说方言的恩赐来祷告, 而没有信徒晓得这方言, 那么他就必须满足于“只对自己和神说”(即静默地祷告), 而不与召会信徒分享, 因为他们听不明白, 无法从中受益.

他“用方言对神说话”是因为无人听得懂那方言, 也无人翻译那方言(正如 林前14:2: “那说方言的, 原不是对人说, 乃是对神说, 因为没有人听出来”), 换言之, “用方言对神说话”并不是一项吩咐或托付. 在召会中静默地使用众所不知的外语, 是保罗以使徒权柄列出的“方言使用之规则”, 为要确保神家中(召会)的秩序, “凡事都要规规矩矩的按着次序行”(林前14:40).

说方言的恩赐是为要向神说话? 假如保罗在 林前14:28的意思正是如此的话, 那么便是与圣经的经文有所冲突, 因为他刚清楚宣告说方言是为不信的人作证据(sign, 林前14:22)! 若是如此, 哥林多的信徒即使之前清楚知道说方言的目的, 也要因着保罗这“前后矛盾”的话而对方言的目的感到混淆(特别是因为“主”已宣告说方言的目的是为犹太人作证据, 林前14:21-22).

另一方面, 如果说方言是用在私下对神说话(如一些人所认为的), 那么它又怎能作为“可见的证据”(公开彰显的凭据)? 不信的人如何从私下默祷看出说方言是从神而来的证据呢? 肯定的, 根本看不出! 那些宣称“说方言是用作私下向神祷告”的人只以 林前14:2,28为根据, 却忽视或无视整章(哥林多前书14章)实质上是在讨论信徒在召会中公开和开声地说方言 (也请参本文附录二).

保罗清楚表明, 不是所有基督徒拥有, 或应该渴慕说方言的恩赐(【命题8】). 我们在此必须问一个问题: 为何神不要所有哥林多的信徒都说方言? 有者认为若只有一部分的人可说方言, 将使神的子民当中产生分裂, 也助长精英主义(elitism), 这两者正腐蚀着哥林多的召会. 若只有“特殊”等级的信徒能以此独特方式与神沟通, 这将分裂神的圣徒, 使神的家中兴起特殊等级的一组人.

保罗如何应对这样的情况? 他提醒哥林多信徒(包括我们)说方言的恩赐只不过是一个证据(sign); 比起说预言和知识的言语, 说方言是比较低等的属灵恩赐; 它也终必停止. 试想想, 如果说方言是用来与神沟通的, 那么圣经一定会清楚声明此事, 并且肯定会命令我们每一个信徒都要如此行. 可是, 不管对个人或整体召会而言, 圣经中有哪一处劝勉我们要达到更高的属灵境界, 就要以某种属天的言语向神祷告和赞美? 我们完全找不到这类的经文.

我们也观察到圣经在此事上的静默(silence of Scripture). 我们看到神的话语在使徒行传的记载: 一次又一次记载有关祷告, 却没记载用方言祷告; 而每当记载说方言时, 这些方言都不是用来祷告. 圣灵多次记载方言被用来给不信的人 — 即犹太人 — 作证据. 圣灵岂不是感动保罗向哥林多信徒宣告这教义吗? “主说: 我要用外邦人的舌头和外邦人的嘴唇向这百姓说话; 虽然如此, 他们还是不听从我. 这样看来, 说方言不是为信的人作证据(sign), 乃是为不信的人”(林前14:21-22). “向这百姓说话… 不信的人”, 指的是不信的犹太人(保罗在此引证 赛28:11, 指的是神的百姓犹太人; 也参 徒2:4-5; 10:45-46; 19:1,3,6).[18] 我们在此看见圣经显明说方言的实践(practice, 指使徒行传的记载)与说方言的目的(purpose, 指为不信的犹太人作证据)的一致性, 也是圣经历史与圣经教义的完美和谐.

圣经中论到说方言与祷告有关的唯一场合, 是当信徒选择在公开的情况下使用说外语(说方言)的恩赐来开声祷告. 这完全是因为哥林多信徒滥用说方言的恩赐, 因而使保罗受到圣灵的感动, 要讨论说方言的课题, 纠正当中的错误. 我们莫让“圣经的静默”被撒但欺诈的吼叫声所遮盖和胜过.[19]

在圣灵里祷告(Praying in the Spirit)

犹太在 犹20劝勉所有信徒要“在圣灵里祷告.” 有者因此说道: “圣经岂不是劝勉我们要在圣灵里祷告吗? 这不是指我们要用方言祷告吗?”

Dr. Kenneth Wuest

首先, 让我们清楚明白什么是“在圣灵里祷告”. 犹大书20节所谓“在圣灵里祷告”原文是: en pneumati hagiô proseuchomenoi ;[20] 希腊文学者威斯特博士(Dr. Kenneth Wuest)把这句话按字面意义译作: constantly praying in the sphere of and by means of the Holy Spirit (在圣灵的范围里和靠着圣灵不断地祷告). 显然, 这种祷告是在圣灵的引领和影响范围内, 且是靠着圣灵的能力. 简言之, “在圣灵里祷告”是指在圣灵的带领下, 靠着圣灵的能力, 去按照神的心意和旨意来祷告(与按肉体私欲来祷告作对比). 这包括让圣灵来引领我们, 以正确的态度(提前2:8: “无忿怒, 无争论”)为正确的事物(约壹5:14: “照祂的旨意”)祷告, 使我们不至“妄求”(雅4:3). 这种祷告肯定蒙神悦纳, 一定蒙神垂听和应允, 是所有信徒应该追求的.

然而, “在圣灵里祷告”不是指用方言祷告, 因为圣经清楚劝勉所有信徒要“在圣灵里祷告”(犹20), 但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2章清楚教导我们, 圣灵不把说方言的恩赐给于所有信徒(林前12:30: “岂都是说方言的吗?”). 因此, 这给于所有信徒的劝勉(指在圣灵里祷告)自然就不能指用方言祷告. 其次, 圣经中哪一处有记载在圣灵里祷告与说方言有关? 我们查考使徒行传有关祷告的记载(包括许多满有能力的祷告), 都没提到说方言. 难道我们认为这些祷告都不是在圣灵里祷告?

举个例子, 徒4:31记载众门徒祷告, “被圣灵充满”,[21] 但按照那里的记载, 他们祷告时都没有说方言. 司提反是个“圣灵充满的人”(徒6:5), 他是“以智慧和圣灵说话, 众人敌挡不住”(徒6:10), 而他为主殉道之前被圣灵充满而发出祷告, 也没有说方言(徒7:55-60). 此外, 保罗在 弗6:18劝勉所有信徒“在圣灵里祈祷”,[22] 也没提到方言. 犹大鼓励所有信徒要“在圣灵里祷告”(犹20), 也同样没提及方言. 保罗在 帖前5:17劝勉我们要“不住的祷告”, 而不是“要用方言不住的祷告”. 保罗指导提摩太关于男人应该“无忿怒, 无争论… 随处祷告”(提前2:8), 还是一样没有说要用方言祷告.

圣经从没记载主耶稣用方言祷告
圣经从没记载主耶稣用方言祷告

最后, 相信我们都同意一件事: 我们的主耶稣是在圣灵里祷告的最佳榜样. 圣经多次多方的记载主的祷告(例如单在路加福音就至少10次记载主的祷告),[23] 为的是要我们学习祂的榜样. 可是, 你有读到祂用方言祷告的记载吗? 一次都没有! 请留意约翰福音17章圣子主耶稣向圣父所作的伟大祷告, 也留心听主在客西马尼园的“恳切”祷告(路22:44: “祷告更加恳切”), 甚至在十架上的祷告, 这些祷告肯定都是“在圣灵里的祷告”, 请问祂有用方言祷告吗? 有所谓“人听不懂的言语”(unintelligible utterances)出自祂的口, 升达神的宝座前吗? 完全没有! 为何没有呢? 因为“在圣灵里祷告”完全与说方言无关!

总而言之, 按圣经的教导, 说方言的恩赐不是所有信徒应该切慕追求的, 因为它是次要的(subordinated), 是会停止的(林前13:8), 比其他属灵恩赐更低一等(林前12:28-30).[24] 圣灵不把说方言的恩赐给所有信徒(林前12:30). 然而, 灵恩运动却把这次要的恩赐提升到更重要的地位,[25] 严重地扭曲它, 导致许多人被误导而跌入错谬中, 也严重地分裂了神的圣徒, 这肯定是中了撒但阴险的诡计.

(文接下期)

*****************************************

附录一: 说方言至今仍是重要的?

谭适德在《方言深广论》一书中强调说方言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

  1. “方言祷告是在灵里祷告”(林前14:14), 使“我们对灵界感到敏锐”. 他举出某日他用方言祷告数小时后, “可以感觉到邪灵正站在我房门外”(第21页).
  2. “方言祷告是进入预言境界的要诀(第23页, 但他并没举出证据说他领受什么预言)
  3. “属天的智慧与方言乃息息相关”, 用方言祷告“激起与造就内心的恩膏及内在见证, 因为内在属灵的感觉会随着内在生命的流露而被激动”, “强劲的方言将能促使上帝的智慧从我们内心涌出”(第25页).

上述的论点非常强调“感觉”, 但人所感觉到是事物是否出自于神, 还是一个疑问? 因为连异教的“昆达里尼觉醒”(Kundalini Awakening)过程中也有类似情况, 如对灵界敏锐, 灵里感到安息、舒服、充满爱等等.[26] 因此, 单靠感觉是主观和危险的, 只有圣经才是最可靠的凭据.

麦克义(Harold Mackay)指出灵恩派人士高举方言远超过圣经所给的地位. 使徒行传概括了召会历史的首30年. 但在全书28章里, 只有三个场合记载说方言(第2、10、19章), 全书1,007节里, 仅有18节论及方言. 在所有新约书信中, 也只有哥林多前书的三章论到方言, 并且在此书唯一两个属灵恩赐的名单中, 方言(说方言和翻方言)都列在最后(林前12:7-10, 28).

此外, 使徒保罗在圣灵默示下, 再三强调不要过度重视说方言, 例如 “我愿意你们都说方言, 更愿意你们作先知讲道; 因为说方言的, 若不翻出来, 使教会被造就, 那作先知讲道的, 就比他强了”(林前14:5); 又说: “但在教会中, 宁可用悟性说五句教导人的话, 强如说万句方言”(林前14:19). 5句听的明白的话, 比1万句方言更好. 可见方言的价值绝非如灵恩派人士所认为的那么重要.

简之, 说方言已引起许多混乱. 如果说方言真的像谭适德所说那么多种(九种广度或素质), 且是那么重要的话, 为何神不在圣经中采用更多的篇幅, 来个别仔细地解释这九种方言的不同性质、使用方式等等, 以厘清真相, 阐明解惑呢? 神没有这样做, 因为说方言的目的和重要性只在召会初期第一世纪时, 为不信的犹太人作证据; 圣经正典完整后, 这恩赐便停止了(这点我们将在下期《家信》中加以讨论), 所以对现代基督徒而言, 这恩赐不再重要, 也不该再被强调.

*****************************************

附录二: 说方言是为了私下灵修之用?

灵恩派人士宣称, 说方言的恩赐是为了私下灵修之用(私下对神说话), 而非公开作见证. 让我们简练地查考这个看法. 我们必须先问:

  1. 圣经何处记述说方言有私下灵修之用?
  2. 圣经何处吩咐信徒如此使用说方言的恩赐?

上述两个问题的答案是: 没有! 我们之前已看过, 整本使徒行传记载说方言的场合只有三处(第2、10、19章), 此三处经文都是作为公开的证据, 没有一次用作私下灵修. 整本圣经当中, 只有哥林多前书14章的五处经文常被灵恩派扭曲或误用, 来“证实方言有私下灵修之用”:

(1) 林前14:2: “那说方言的, 原不是对人说, 乃是对神说, 因为没有人听出来. 然而, 他在心灵里却是讲说各样的奥秘.”

解释: 这节说“因为没有人(指旁人)听出来”, 可见这节论到方言的使用时, 是指有旁人在场的公开场合, 而非无人在场的私下场合使用方言, 所以“方言有私下灵修之用”的论调不能成立. 试想象在一个聚会当中, 你只会说华语, 所有其他人都只会说泰语, 你能够做什么? 只能安静地“对神说话”, 自己“在心灵里讲说各样的奥秘”.

(2) 林前14:4: “说方言的, 是造就自己; 作先知讲道的, 乃是造就教会.”

解释: 假设在那泰语的聚会中, 你站起来用华语讲说一些关于基督的宝贵真理. 只有你明白华语, 那么只有你得到造就(“是造就自己”).

(3) 林前14:14: “我若用方言祷告, 是我的灵(KJV: spirit)祷告, 但我的悟性(KJV: understanding;《新译本》译作“理智”)没有果效. 这却怎么样呢? 我要用灵祷告, 也要用悟性祷告; 我要用灵歌唱, 也要用悟性歌唱.”

解释: 信主得救的人可用他的“灵”在不出声的情况下与神沟通, 向神祷告或歌唱. 但在召会聚会时, 祷告不单是与神沟通, 也必须是用人的悟性或理智可明白的话来祷告, 这样听者才能说“阿们”. “不然, 你用灵祝谢, 那在座不通方言的人, 既然不明白你的话, 怎能在你感谢的时候说‘阿们’呢?” (林前14:16). 值得注意的是: 保罗并非说“我的悟性(理智)没有理解” — 不明白祷告的内容, 而是“我的悟性(理智)没有果效(unfruitful)” — 没有结出应有的果子(没有产生应有的果效, unproductive)、没有叫别人得益处. 此乃哥林多前书14章整章的论点 — 无论是讲道、祷告或歌唱, 凡事都要造就人(林前14:26; 也参16节: “你感谢的固然是好, 无奈不能造就别人”).

(4) 林前14:18: “我感谢神, 我说方言比你们众人还多.”

解释: 有者强辩说, 这节是指保罗常在私下说方言. 但这纯属推论而已, 没有可靠的圣经实据. 这节很可能是指保罗在广泛传道旅程中, 多次使用他没学过的人类语言(方言)向各国异教徒传道.

(5) 林前14:28: “若没有人翻, 就当在会中闭口, 只对自己和神说就是了.”

解释: 这节并没有教导信徒要用方言私下祷告, 而是讲述一个事实: 若在聚会中无人翻译方言, 无人明白你所说的语言, 就只好安静, 默默地对自己和神说, 因为神肯定明白你所说的.

此外, 一些人认为无法用正常语言向神表达自己的意愿时, 就应该用方言祷告. 他们引证 罗8:26-27: “况且我们的软弱有圣灵帮助, 我们本不晓得当怎样祷告, 只是圣灵亲自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 鉴察人心的, 晓得圣灵的意思, 因为圣灵照着神的旨意替圣徒祈求.” 不过, 这里是指圣灵, 而非我们, “用说不出来的叹息替我们祷告”. 另请注意: 这叹息是“说不出来”, 是无声的, 所以肯定不是指发出声音的方言.[27]

简之, 如上文所解释的, 当我们正确理解哥林多前书14章的五处经文后, 就明白圣经从未教导信徒要用方言私下祷告, 来造就自己.


[1] 澳洲的约翰·西尔瓦(John W. de Silva)在他所写的《灵恩挑战》(The Charismatic Challenge)一书中提出了13个命题(proposition), 并以圣经的亮光来分析与解答有关说方言的问题. 他把这13个命题分为五大范围来察验, 即说方言的目的(Purpose)、说方言的理由(Reason)、方言的性质(Nature)、说方言的限制(Limited Bestowal)和说方言的持续时间(Duration). 本期将探讨方言的性质和说方言的限制.

[2] 除脚注所注明的书籍外, 下文(D: 方言的性质)和(E: 说方言的限制)主要是参考和改编自 西尔瓦《灵恩挑战》一书中的架构和内容, J. W. de Silva, The Charismatic Challenge: A Biblical Investigation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99, 第49-69, 70-79页.

[3] 谭适德所谓方言的九种广度或素质是: (1) 不流畅的方言; (2) 造就性的方言; (3) 响亮的方言; (4) 方言的恩赐; (5) 用方言歌唱; (6) 非言语性的方言; (7) 马拉松式的方言; (8) 方言的叹息(亦称: 产痛的方言、耳语的方言); (9) 不同种类的方言. 谭适德著,陈秦枫、李柄新译, 《方言深广论》(台北:天恩出版社, 1999年),第31-51页. 但上述这样的分类, 缺乏圣经明确的根据.

[4] 按一些圣经学者的计算, 神降临西乃山颁赐律法的那一日, 正是逾越节后的第50天, 即五旬节那一天(“五旬”意即50之意) [参Jamieson-Fausset-Brown Bible Commentary在 出19:1的注解]. 这点意义非凡, 显示神选择在五旬节降临, 来开始一个新的时代 [注: 旧约时神在五旬节那一天降临, 开始了律法时代; 同样的, 新约时神的灵(圣灵)也在五旬节那一天降临, 开始了召会时代. 前者是关乎祂属地的百姓以色列人, 后者则关乎祂属天的百姓 — 召会.

[5] 徒2:9-11记载这些犹太人来自的“各国”共有15个国家或地方: (1) 帕提亚; (2) 玛代; (3) 以拦; (4) 米所波大米; (5) 犹太; (6) 加帕多家; (7) 本都; (8) 亚西亚; (9) 弗吕家; (10) 旁非利亚; (11) 埃及; (12) 靠近古利奈的吕彼亚一带地方; (13) 罗马; (14) 革哩底; (15)亚拉伯.

[6] 希腊文 glôssais glôssa 的复数.

[7] Bibliotheca Sacra, 120, No.480, 第309-310页, 引自 Harold Mackay, Speaking in Tongues: A Scriptural Study (Toronto, Canada: Everyday Publicatiopns Inc., 1977), 第11页.

[8] Henry Alford, The Greek New Testament for English Readers, 第656页; 同上引, 第12页.

[9] 希腊文有两个字可用来表达英文的other 或 another (别的), 即 allosheteros . 根据范氏(W. E. Vine)所著的《范氏评注字典》(Vine’s Expository Dictionary),allos{G:243}一词表明量的不同,是同类中的另一个(another of the same sort),而heteros{G:2087}则表明质的不同,是异类中的另一个(another of a different sort). 徒2:4的other (别)在希腊原文是 heteros , 意指不同类中的别种方言(another tongues of a different kind), 即不同于他们本土语言的别种方言.

[10] Archibald T. Robertson, Word Pictures in the New Testament (vol.3) (Grand Rapids: Baker Book House, 1931), 第21页.

[11] 英文圣经《钦定本》(KJV)在哥林多前书14章有6次出现“unknown tongue”(林前14:2, 4, 13, 14, 19, 27), 但这些经文在原文都无“unknown” (不明的、未知的)一字, 是《钦定本》圣经译者自行加上去的.

[12] 使徒行传只有三处记载说方言(徒2:4,11; 10:46; 19:6), 且都是为犹太人作证据(注: 这三处皆有犹太人在场), 使他们相信传信息者或所传的信息乃出自于神.

[13] J. W. de Silva, The Charismatic Challenge: A Biblical Investigation, 第61页.

[14] 徒2:4译作“别国的话”, 徒2:11译作“乡谈”, 但这两处在英文圣经(KJV)都译作“tongues”(指方言), 在希腊原文都是同一个字 — glôssa {G:1100}.

[15] J. W. de Silva, The Charismatic Challenge: A Biblical Investigation, 第60-63页. 参本文附录二.

[16] 谭适德著,《方言深广论》,第28页.

[17] J. W. de Silva, The Charismatic Challenge: A Biblical Investigation, 第72-73页.

[18] 整本使徒行传只有三个场合记载说方言, 每一个场合都有犹太人在场(徒2:4-5; 10:45-46; 19:1,3,6), 强有力地说明方言是为要给不信的犹太人作证据. 参上期(2018年7-9月份, 第118期)《家信》, 第56-62页.

[19] J. W. de Silva, The Charismatic Challenge: A Biblical Investigation, 第70-76页.

[20] 上文是英译的写法: en (意即 in the sphere of and by means of , “在…里”和“靠着”) pneumati (意即spirit, 灵) hagiô (意即holy, 圣) proseuchomenoi (意即constantly praying, 不断祷告); 希腊文写法是: εν πνευματι αγιω προσευχομενοι .

[21] 徒4:31: “祷告完了, 聚会的地方震动, 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 放胆讲论神的道.”

[22] 弗6:18在《和合本》译作: “靠着圣灵(原文可译作: “在圣灵里”), 随时多方祷告祈求”; 英文圣经《钦定本》(KJV)作: “Praying always with all prayer and supplication in the Spirit”; 中文圣经《新译本》在此译得正确: “借着各样的祷告和祈求, 随时在圣灵里祈祷”.

[23] 这10次祷告是: (1) 路3:21; (2) 路5:16; (3) 路6:12; (4) 路9:18; (5) 路9:28; (6) 路9:29; (7) 路11:1; (8) 路22:32; (9) 路22:44; (10) 路23:34.

[24] “说方言”与“翻方言”在 林前12:28-30的恩赐名单上都是排最后的, 说明这两者比其他恩赐更低一等.

[25] 有些灵恩派人士认为说方言的恩赐犹如一把重要的钥匙, 可开启其他属灵恩赐的门. 请参本文附录一.

[26] 印度教的“昆达里尼邪灵”是如何进入灵恩教会的? www.taiwanbible.com/web/main/blogView.jsp?ID=57928 .

[27] 改编自 Harold Mackay, Speaking in Tongues: A Scriptural Study, 第44-48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