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歌简介(7): 唯我知道所信的是谁! (I Know Whom I Have believed)


Daniel Webster Whittle

(A) 失去右臂的军人!

19世纪的美国, 曾经有一位年轻军人名叫但以理·惠特尔(或译“维特”,[1] Daniel W. Whittle, 1840-1901). 他在军中表现一直相当不错. 他在22岁那年结婚, 当时可说是事业、情场两得意. 但好景不常, 美国爆发南北战争, 他领命参战. 不幸的, 他在战场上被严重炸伤, 失去了右臂, 还成了战俘.

施以诺评述道: “在他被俘虏的那段期间, 我相信他一定不知哭了多少回. 可能主要不是为了被掳而哭, 而是为了自己那条被炸断的右臂而哭. 失去一条手臂, 对一个年轻人而言是何等大的身心重创!”

(B) 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

“在被掳的那段期间,” 施以诺继续写道, “他身边什么也没有, 只有一本他出门前, 母亲送给他的圣经. 于是, 原本不太清楚信仰(指基督信仰)为何物的他, 开始读那本圣经. 一开始没什么感觉, 但后来却越来越受感动, 越来越得安慰. 于是, 在人生最低潮的时候, 他接受了那份信仰.” 感谢神, 人的尽头, 是神的起头! 失去一条右臂, 却得着永远的生命.

战争结束后, 惠特尔蒙主的带领和帮助, 先在一家钟表公司找到工作. 主赐福他所做的工, 使他后来当上了财务部主管. 主也开路给他, 使他遇上了当时的美国大布道家慕迪(Dwight L. Moody), 加入了慕迪的布道团, 并在其中担任音乐同工, 因而创作了许多诗歌. 单在诗歌集《万民颂扬》里, 就收录了七首他所创作的著名诗歌, 包括: 今日我主被弃绝(Our Lord Is Now Rejected, 第182首)、正当我众殷殷求(While We Pray And While We Plead, 第282首)、可有空处接纳耶稣(Have You Any Room For Jesus, 第295首)、不知救主奇妙恩典(I Know Not Why God’s Wondrous Grace, 第347首)、将有百福降如甘霖(There Shall Be Showers of Blessing, 第433首)、与救主同死又与主同生(Dying With Jesus, By Death Reckoned Mine, 第503首)、有一堂皇旌旗赐予主军兵(There’s A Royal Banner Given For Display, 第582首).

(C) 唯我知道所信的是谁!

施以诺写道: “惠特尔(维特)虽失去了右臂, 但他却觉得自己此生很幸福, 因为他认识了那创造天地的主; 不仅认识祂, 而且还经历了祂. 因此, 惠特尔在中年时, 写下了一首诗歌‘我知所信的是谁’ (I Know Whom I Have believed, 又名‘不知救主奇妙恩典’), 这也是惠特尔最著名的一首诗歌.” 失去右臂的他, 用仅剩的左手写出此歌的词句:

不知救主奇妙恩典
何以向我显现,
何以像我如此不堪,
竟蒙救赎拣选.
唯我知道所信的是谁,
也深切相信祂定能保全
凡一切我交付祂的,
都稳妥, 直到那日.[2]

惠特尔这首诗歌的歌词是引述保罗的话. 当时保罗因传福音而被囚禁, 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 就快被处死,[3] 但他论到基督信仰时, 坦然说道: “为这缘故, 我也受这些苦难. 然而我不以为耻; 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 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他的, 直到那日”(提后1:12). “保罗明白整件事都得到最好的关顾, 就算他要面对死亡, 他也是没有疑惑的. 耶稣基督是他的全能主, 有他同在就没有(最终的)失败, 也没有什么值得担忧.” (摘自马唐纳所著的《活石新约圣经注释》, 第1079页)

一个倚靠神的基督徒, 会常感到自己是个有福的人, 就像即使失去了右臂的惠特尔一样, 仍能感谢与赞美主的大恩. 施以诺评论道: “华人媒体喜欢称呼富豪的下一代为‘富二代’, 如此说来, 那些从小就有福气生长在基督徒家庭的年轻人, 我们可称之为‘福二代’! 然而, 不同于‘富二代’可以直接继承上一代的产业, ‘福二代’并没有办法直接继承上一代与上帝的关系和信仰. 就如‘我知所信的是谁’的作者惠特尔, 虽然他母亲是个虔诚的信徒(基督徒), 但直到惠特尔自己认识了上帝, 并经历了祂, 他才得到那份满足与喜乐.” 每个人都必须亲自信靠、接受和经历主耶稣基督!

(D) 一切都稳妥直到那日!

值得一提的是, 惠特尔在他所写的诗歌中说道: “唯我知道所信的是谁!” 他没有说: 我“好像”知道所信的是谁, 或我“可能”知道所信的是谁. 不! 他乃是说: “唯我知道所信的是谁!” 因为他亲生经历过, 所以才能知道、确知, 否则上帝对他而言, 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一个属于他上一代的传说.

再想一想, 如果一个失去右臂的人都可以因信靠神而从情绪深渊中再度站起来, 我们当然可以用更积极的态度, 去倚靠神来面对我们人生中的各种挑战. 诚如惠特尔在这首诗歌第四节所表达的确信, 我们也可同样确信, 并且高唱道:

4. 不知明日遭遇如何,
前途或吉或凶,
或经患难, 或享安乐,
然后与主相逢.
唯我知道所信的是谁,
也深切相信祂定能保全
凡一切我交付祂的,
都稳妥, 直到那日.

感谢神, 即使我们将面对人生最大最深的痛苦, 它也不过是暂时的, 并且这些苦难可能立时就消失了, 因为我们的主随时再临, 把我们接到空中, 与祂相遇. 哦, 何等荣耀的盼望, 正如惠特尔在这首诗歌第五节里所表达的:

5. 不知我主何时再临,
夜半或是日中,
是否我将经过死荫,
或迳遇主空中.
唯我知道所信的是谁,
也深切相信祂定能保全
凡一切我交付祂的,
都稳妥, 直到那日.[4]


[1] 施以诺在自己所著的《诗歌, 是一种抗忧郁剂》里把Whittle一名译作“维特”, 但此名在互联网上常译作“惠特尔”, 故本文采纳“惠特尔”.

[2] 此诗歌摘自诗歌集《万民颂扬》, 第347首.

[3] 保罗在 提后4:6写道: “我现在被浇奠, 我离世的时候到了”, 证明他知道自己在世之日无多.

[4] 上文主要参考/改编自 施以诺著,《诗歌, 是一种抗忧郁剂》(台北:主流出版有限公司, 2018年),第106-109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