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授与学生的对话


亲爱的朋友, 考一考你的思维和逻辑. 请阅读以下大学教授与他的学生在大学讲堂的对话:

教授:   孩子, 你是相信圣经的, 对吗?

学生:   是的, 教授.

教授:   这么说, 你相信神了?

学生:   全然相信, 教授.

教授:   神是良善的吗?

学生:   那是肯定的.

教授:   神是全能的吗?

学生:   是的.

教授:   我的兄弟患上癌症, 虽然他祷告求神医治他, 但他还是病死了. 我们大部分的人都会试图帮助其他患病的人. 但神却不肯帮助. 这样的神怎能说是良善的呢? 对吗?

(学生静默不语)

教授:   你答不出吧? 年轻人, 让我们重新开始. 神是良善的吗?

学生:   是的. 

教授:   魔鬼撒但是良善的吗?

学生:   不.

教授:   魔鬼从何而来?

学生:   从… 神而来…

教授:   那就对了. 告诉我, 世上有邪恶吗?

学生:   有.

教授:   到处都有邪恶, 不是吗? 但万物和一切都是神创造的, 对吗?

学生:   是的.

教授:   那么是谁创造邪恶?

(学生没有答复)

教授:   世上有病痛吗? 有不道德的事吗? 有仇恨吗? 有丑恶吗? 这些可怕的事都出现在世上, 对吗?

学生:   对, 教授.

教授:   那么是谁创造它们呢?

(学生没有回复)

教授:   科学说你有五种器官可用来识别和观察周围的世界. 告诉我, 年轻人, 你有见过神吗?

学生:   教授, 我没见过.

教授:   告诉我, 你曾听过神亲自向你说话吗?

学生:   教授, 我没听过.

教授:   你曾摸过你的神, 尝过你的神, 嗅过你的神吗? 你曾用任何感官察觉到神的存在吗?

学生:   教授, 我不曾有过这些经历.

教授:   但你还是相信神?

学生:   是的.

教授:   按经验、可测试、可证明的科学实验报告(Empirical, Testable, Demonstrable Protocol), 科学说你的神根本不存在. 孩子, 你有什么话要说?

学生:   没有. 我有的是我的信心.

教授:   对, 就是信心. 这就是科学上的难题.

学生:   教授, 有没有一种叫做“热”(heat)的东西?

教授:   有啊.

学生:   有没有一种叫做“冷”(cold)的东西?

教授:   有.

学生:   不对, 教授. 没有“冷”这东西.

(整个大讲堂突然因此非常安静)

学生:   教授, 你可以有很多的“热”(heat), 甚至更多的热(more heat)、过热(superheat)、大热(mega heat)、白热(white heat)、一点热或没有热. 不过, 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叫做“冷”(cold). 我们可以达到零下458度的无热状况, 但我们不能去到比这再下的度数. 没有东西叫做冷. “冷”只是我们用来描述无热的状况(absence of heat). 我们不能测量“冷”. 教授, “热”是能量, “冷”不是热的对立物(opposite), 而是无热的情况.

(整个大讲堂非常安静, 安静到连针落地之声都能听到)

学生:   黑暗又如何, 教授? 有没有一种东西叫做黑暗(darkness)?

教授:   当然有. 若没有黑暗, 哪有黑夜?

学生:   教授, 你又错了. 黑暗是因为某样东西不在而产生的. 你可以有微弱的光(low light)、 普通光(normal light)、强光(bright
light)、闪光(flashing light). 但若不断地没有光, 你就什么都没有, 而它被称为黑暗, 不对吗? 事实上, 黑暗不是一种东西, 如果是的话, 你就能把黑暗弄得更暗, 但你能吗?

教授:   年轻人, 你的论点到底是什么? 你说这些话的意义何在? 

学生:   我的论点是你的哲学前提(premise)是有缺陷的.

教授:   缺陷? 你能解释为何它有缺陷吗?

学生:   教授, 你的论点是根据二元性的前提(premise of duality). 你辩论说有生命和有死亡, 有一位良善的神和一位作恶的神. 你将神的观念视为一种有限、可以被测量的. 不过, 教授, 科学连一个思想或意念(thought)都无法解释. 虽然科学使用电流和磁性(magnetism), 却没看见过这两者, 更不用说完全明白其中一样. 把死亡看为生命的对立物是无知的, 因为事实上, 死亡不能以实质性之物(substantive thing)来存在.

死亡不是生命的对立物: 它只是没有生命而产生的. 教授, 请告诉我, 你是否教导你的学生说他们是从猴子进化而来的?

教授:   如果你所说的是指“自然进化过程”(natural evolutionary process), 我当然是有这样教导.

学生:   教授, 你曾否亲眼观察过进化的过程?

(教授摇摇头, 微微一笑, 开始明白这学生的论点 )

学生:   既然无人观察过进化论进行的过程, 甚至无法证实这过程还在进行着, 那么, 你岂不是在教导你自己的看法吗? 这样说来, 教授, 你在此事上是一个靠信心的传道人, 而非靠科学证据的科学家, 不是吗?

(全班一阵骚动)

学生:   请问班上的同学们, 谁有看过教授的脑?

(全班随即爆发出大笑声)

学生: 请问班上的同学们, 谁有听过教授的脑, 触摸过它, 或嗅过它? 看来无人有过这些经历. 因此, 按照经验、可测试、可证明的科学实验报告, 科学说你没有脑, 教授. 若是如此, 教授, 容我尊敬的说一句话: 我们又如何相信你在讲堂上所教导的是对的呢?

(整个讲堂再次安静下来. 教授盯着那个学生, 脸上露出不可思议, 无可奈何的表情)

教授:   我想你必须靠信心来接受它们.

学生:   正是如此, 教授… 完全正确! 人与神之间的联系正是信心! 正是信心使一切维持活力, 继续前进.

是的, 亲爱的朋友, 科学是有局限的, 不能单靠科学, 因为我们生活中许多事物都需要靠信心或信念, 才能够进行, 生活才能维续.

顺便一提, 你知道那位学生叫什么名吗? 据说他就是日后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鼎鼎大名的科学大师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这位被誉为“现代物理学之父”(注: 也有人称牛顿为现代物理学之父)一生总共发表了300多篇科学论文, 包括创立了现代物理学的两大支柱之一的“相对论”(Theory of Relativity).[1] 

爱因斯坦承认: “具有高度组织的所有科研工作背后, 有一个信念(conviction), 近似宗教情感, 对世界怀有合理的信念… 坚定的信念有一份深邃的感悟, 相信有一位超越的理性(a superior mind, 这一位超越的理性指的是真神上帝), 在人类经验的世界上显示自己, 那代表了我对神的理解.”[2]
爱因斯坦也说: “每个认真从事研究科学的人, 会相信自然定律表明了有一位‘灵’存在, 祂远远超越人类, 在祂面前, 我们只拥有微薄的力量, 必须心存谦卑.”[3]
这就是为何有许多对现代科学的发展作出伟大贡献的科学家, 都是相信圣经所说的: 宇宙万物有一位创造者, 且是一位充满智慧和能力的设计师兼创造者! (注: 有关这些科学家, 请参本文附录)

洛德恩博士在《愈辩愈明: 从哲学、科学、历史论证基督信仰》一书中指出, 我们的观察能力有限. 显微镜和望远镜的技术帮助我们观察到前人观察不到的东西(如原子). 如果一百年前有人说, “因为这些东西观察不到, 所以不存在”, 这个说法就错了. 这些技术日新月异, 因此还是有限的, 目前还有很多存在的东西(如原子的成分)是显微镜和望远镜观察不到的. 这意味着我们没有足够理由认为观察不到的东西就不存在, 也没有足够理由假定只有看得到的东西才存在.

另一方面, 神的存在虽然没有任何感官经验予以印证, 但这并不否定神能够创造一些东西(如宇宙万物), 可以被经验印证, 成为祂存在的证据. 我们也能借着观察四周的现象, 知道某些事物确实存在, 就算看不到这些事物本身, 结论还是一样. 比如, 我从未见过我的曾祖父, 也知道必真有其人, 无需亲眼见过他, 才知道他的存在. 就算我从未见过所居住的建筑物的设计师, 也知道他确实存在, 因为观察到的建筑物必定有个“因”, 而令到这建筑物出现的各种条件必须调合得好, 所以必定有个设计师. 因此, 圣经说: “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虽是眼不能见, 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 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1:20).

换言之, 基督信仰所强调的信心并非“迷信”. 诚如洛德恩所言: “我们翻阅圣经时, 会发现许多圣经的作者拿出证据和理由, 来证明基督信仰是可信的(参 路加福音1:1-4; 使徒行传1:1-5; 2:32; 13:30-31; 17:22-31; 哥林多前书15:6等等). 借着这些经文, 我们看到基督信仰与其他信仰/信念有一点不同: 基督信仰讲求理由和证据, 否定迷信的思想观念. … 所以, 应该说‘信心’是接受有证据证明的事实.”[4]

洛德恩博士总结道: “这位创造者既然精心设计了整个宇宙, 好让我们能够生存, 祂必定非常关心我们. 祂既然是一切事物、自然律和道德价值的源头, 必定只有在祂那里才能找到人生的目标和最大的满足. 祂既然是充满智慧的伟大设计者, 我们在祂面前必须带着敬畏和谦卑的态度, 信靠祂必定是人生最有智慧的选择. 最后, 祂既然比拥有几亿亿星球的宇宙和宇宙里的一切还要伟大, 必定只有祂配得我们一切的赞美和敬拜(参 启示录4:11).”[5] 

诚如洛德恩所言, “这位创造者既然精心设计了整个宇宙, 好让我们能够生存, 祂必定非常关心我们.” 这位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宰, 确实关心我们人类. 旧约圣经的诗人说: “我观看祢指头所造的天, 并祢所陈设的月亮星宿, 便说: 人算什么, 祢竟顾念他? 世人算什么, 祢竟眷顾他”(诗篇8:3-4).

新约圣经希伯来书的作者引述这段经文后, 告诉我们神如何顾念和眷顾世人, 就是借着主耶稣来拯救世人;
“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 祂(主耶稣)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 特要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 就是魔鬼”(希伯来书2:14).
主耶稣本是那位创造宇宙万物的主宰(希伯来书1:2), 但祂甘心降世为人, “亲自成了血肉之体”, 要来拯救人类脱离罪恶,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
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 而“罪的工价乃是”(罗马书6:23), “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9:27). 人若没有在今生解决本身罪的问题, 死后被神公义审判的结局, 便是被丢进地狱的火湖, 永远受苦(启示录20:12-15; 21:8).

为了要代替我们偿还罪的代价  —  死, 主耶稣“亲自成了血肉之体”(因为只有血肉之躯才能在肉体上经历死亡), 并且心甘情愿地“为人人尝了死味”(希伯来书2:9), 为世人承受罪的审判和刑罚.
祂为我们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为百姓的罪献上挽回祭”(希伯来书2:17).
祂不仅为了背负世人的罪孽而死, 也在死后第三天从死里复活,
使所有信靠祂的人不再惧怕死亡, 因为拥有复活的盼望(约翰福音11:25). 主耶稣“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 就是魔鬼, 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希伯来书2:14-15).

圣经也说, 主耶稣“一次为罪受苦, 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
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彼得前书3:18), 只要我们愿意“口里认耶稣为主, 心里信神叫祂从死里复活, 就必得救”(罗马书10:9). 就像故事中的教授也必须承认的, 有些事“必须靠信心来接受”, “信主耶稣而得救”便是其中之一. 尽管如此, 这方面的信心绝对不是迷信, 因为它乃是建立在圣经的应许上. 圣经是“神的话”, 所载之言经过多方验证(例如考古学和预言等等), 被证实为可信可靠的真理, 正如被誉为“历史上最杰出的科学家”与“近代物理学之父”的牛顿(Sir Issac Newton)所言: “我发现圣经, 比起任何其他通俗的历史, 有更多确切可靠的凭据.” 亲爱的朋友, 你为何不信呢?

***************************************

附录: 相信圣经的科学大师

对现代科学的发展作出伟大贡献并相信圣经的科学家[6]
1 开普勒 (Johannes Kepler, 1571-1630) 天文学 (Astronomy)
2 帕斯卡 (Blaise Pascal, 1623-1662) 流体静力学 (Hydrostatics)
3 波义耳 (另译: 玻意耳, Robert Boyle, 1627-1691) 化学 (Chemistry)
4 斯蒂诺 (Nicolas Steno, 1638-1686) 地层学(Stratigraphy)
5 牛顿 (Isaac Newton, 1642-1727) 物理学 (Physics)
6 法拉第 (Michael Faraday, 1791-1867) 电磁学(Electromagnetism)
7 巴贝奇 (Charles Babbage, 1791-1871) 电脑 (Computers)
8 阿加西 (Louis Agassiz, 1807-1873) 鱼类学 (Ichthyology)
9 辛普森 (James Simpson, 1811-1870) 妇科医学 (Gynecology)
10 孟德尔 (Gregor Johann Mendel, 1822-1884) 遗传学 (Genetics)
11 巴斯德 (Louis Pasteur, 1822-1895) 细菌学 (Bacteriology)
12 开尔文 (William Kelvin, 1824-1907) 热力学 (Thermodynamics)
13 利斯特 (另译: 李斯特, Joseph Lister, 1827-1912) 消毒法外科 (Antiseptic Surgery)
14 麦克斯韦 (另译: 马克士威, James Maxwell, 1831-1879) 电气力学 (Electrodynamics)
15 拉姆齐 (或译: 赖姆塞, William Ramsay, 1852-1916) 同位化学 (Isotopic Chemistry)



[1]               相对论(Theory of
relativity)是关于时空和引力的理论, 主要由愛因斯坦创立, 依其研究对象的不同可分为“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  

[2]               Albert
Einstein, Ideas and Opinions, trans. Sonja Bargmann (New York: Dell,
1973), 第255页; 引自 洛德恩著, 《愈辩愈明: 从哲学、科学、历史论证基督信仰》(香港九龙: 天道书楼有限公司, 2014年), 第66-67页.

[3]               Max
Jammer, Einstein and Religion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9), 第93页; 同上引.

[4] 
             同上引, 第23-25页.

[5] 
             同上引, 第79-80页.

[6]               同上引, 第22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19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