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主名聚会(十四): 旧约与新约中女人的职事 (The Ministry of Women)


(A)      引言

女人在圣经的神圣历史中占据重要地位. 若我们要欣赏新约记载有关女人的职事(ministry, 意即“职任”和“事奉”), 我们需要观看旧约的伟大女人, 以女人在旧约异教世界的地位作一对比. 事实上, 新约提升女人到一个她们在犹太社会中前所未有的尊贵地位.

(B)       旧约的伟大女人

(B.1)   夏娃

当神宣判死亡将要临到人类和他所管辖的受造物时, 作为人类始祖的亚当因着信, “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Eve), 因为她是众生之母”(创3:20). 就在人类犯罪跌倒的黑暗时刻, 亚当想必是明白神应许的重要性, 就是“要伤魔鬼的头”的那一位救主, 将会从女人身上出生. 她是神所要使用的器皿, 来完成救赎的伟大史剧.

然而, 女人要顺服. 提前2:11道出两个理由: (1) 女人不是首个被造的(亚当才是, 故女人要顺服); (2) 女人是首个犯罪的(提前2:13-14). 若把这两个事实联系于接下去的第15节, 我们不难看见为何许多人认为这节所谓的“女人的得救”是指女人扮演了把神所应许的拯救者带入世界的角色. “女人…必在生产上得救”(提前2:15), 因为她把救主带入世界, 得着了极大的尊荣.

(B.2)   撒拉

创世记被称为“四大伟人之书”: 亚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约瑟, 但同时也是“四大女人之书”: 撒拉、利百加、利亚和拉结. 特别在撒拉身上, 我们看见神如何为自己的荣耀使用人作器皿. 神刻意等到撒拉断了月经, 无法生育的时候, 就是所应许的看似不可能应验的时刻, “耶和华按着先前的话眷顾撒拉, 便照祂所说的给撒拉成就”(创21:1). 就在人的软弱上, 神施展祂大能的作为.

(B.3)   米利暗

米利暗(Miriam)是摩西与亚伦的姐姐(出15:20). 她因着与亚伦毁谤摩西而被神惩罚, 长了大麻风. 摩西为姐姐向神求情, 神也因此医治了她(民12:1-15). 摩西为米利暗代祷是对的, 因为她曾救了摩西, 使他有机会蒙神重用; 是米利暗躲在芦苇中守护着婴孩摩西. 当法老女儿发现这婴孩时, 也是米利暗快速建议她母亲作为这婴孩的奶妈, 使摩西在他自己母亲的养育下, 成为以色列的拯救者和神最尊贵的仆人之一. 日后何等多的事情都有赖于米利暗这个年轻少女的聪明与智慧上. 米利暗被称为女先知, 并在红海岸边带领以色列妇女们高唱伟大的救赎之歌(出15;20-21).  

(B.4)   底波拉和雅亿

士师记第4和第5章记述了两位勇敢女人的史实. 迦南王耶宾“大大欺压以色列人二十年”(士4:3), 而在整整20年的时间, 没有一个以色列男人可以拯救以色列民脱离耶宾铁腕的统治, 这是何其黑暗的日子啊! 耶宾的将军西西拉以他的军队和铁车900辆, 把以色列人牢牢地压在奴役之下.

就在如此黑暗时代, 神兴起女先知兼士师底波拉(Deborah), 帮助巴拉召集以色列众支派, 并带领他们与迦南人的联军争战. 巴拉坚持要底波拉与他同去战场, 否则他就不去. 底波拉答应了, 但预告神赐他们胜利时, 巴拉得不着尊荣, 因为神将把西西拉交在一个女人手中. 当西西拉战败逃亡时, 他沉睡在希百的妻雅亿(Jael)的帐棚里. 雅亿取了帐棚的橛子, 手里拿着锤子, 将橛子从西西拉鬓边钉进去, 把他钉死在地上(士4:21; 注: 以色列人过后战胜了迦南王耶宾).

(B.5)   户勒大

犹大王约西亚得知在圣殿中找到耶和华的律法书, 便派祭司去见女先知户勒大(Huldah), 问她关于在圣殿中找到的律法书上的话(王下22:13-20). 以赛亚也论到一个女先知(赛8:1). 不过, 在耶利米的日子, 却有一个名叫挪亚底(Noadiah)的女先知, 与神和祂子民为敌(尼6:14).

(C)      评论旧约的女人(女性)

我们在上文提到这些记载, 其理由显而易见, 上述的女人是例外的(不是一般犹太妇女的情况). 在旧约中, 犹太妇女是在家庭中持有尊贵的地位和责任. 在那里, 她们管理家庭的各样家务. 箴言31:10-28所描述的贤惠女人, 无疑得到她丈夫和家人的尊重和敬仰, “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箴31:10).  

这个贤惠女人不是女先知, 不是女士师, 当然也不是女将军或大能的女战士. 旧约的常规(tenor)所支持的看法是: 女人在家庭中扮演重要角色, 顺从她的丈夫, 以供应家人的需要为重为念, 教养自己的孩子成为神子民的福气, 以此尊荣神. 这就是为何在以色列和犹大列王的名单中, 常有提及母亲的名字, 因为伟大和敬虔的女人培养出同样敬虔的君王, 可悲的是, 反过来说也是一样(意即不敬虔的母亲带出不敬虔的君王). 

底波拉和雅亿是罕见的例外个案. 她们处在一个黑暗的日子, 神的子民远离了神, 所以神在公开的场合中使用她们. 在旧约中, 这不是“古时仰赖神的圣洁妇人”所该效法的样式”(彼前3:1-7; 注: 古时仰赖神的敬虔妇人所该有的样式是“只要以里面存着长久温柔、安静的心为妆饰…顺服自己的丈夫”)

对于以色列人, 在对主忠诚的事上, 男人并没有专利. 女人与男人一样, 都有权利许下“拿细耳人的愿”(民6:2). 神也向女人显现, 例如夏甲(创16:8)、撒拉(创18:19)、参孙的母亲(士13:3-25). 希伯来书的作者写到关于“有妇人得自己的死人复活”(来11:35), 显然是指撒勒法的妇人, 神曾吩咐她供应先知以利亚的饮食需用(王上17:8-24). 诚然, 若要讲论其他妇人如敬虔的哈拿、忠诚的路得、恢复归回的拿俄米、勇敢无惧的以斯帖等等, “时候就不够了”(来11:32).

路得在财主波阿斯的麦田间, 殷勤地拾取麦穗

最后, 我们必须提说主耶稣基督家谱中所出现的四个女人之名字(请参 太1:1-16): 他玛(Tamar)、喇合(Rahab)、路得(Ruth, 摩押女子)、拔示巴(Bathsheba, 乌利亚的妻子).[1] 她们从神领受何等尊荣, 成为数千年以来一连串历史事件的重要一环, 至终把救主耶稣基督带到世上来.

(D)      古代希腊和罗马世界的一瞥

若以主耶稣对待妇女的态度, 来与当代希腊和罗马世界给她们的身份地位相比的话, 我们将看到两者有何等大的对比. 主耶稣在教导中常提升妇女的地位, 这点常被喻为革命性的改变. 比起周围的异教世界, 希腊社会比较尊重它的妇女, 但妇女还是没有公共权利, 居住在家中孤立隔离的住宿, 被她们的丈夫认为只拥有比忠仆高一点的地位. 希腊人以他们伟大的诗人、作家、画家和建筑师著称, “却没有一个女人在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闻名于世”(引自著名的犹太裔基督徒圣经学者Alfred Edersheim的话). 虽有证据显示, 希腊女人是大有聪明和智慧的, 她们当中许多人靠自学而成. 但走出了家庭领域, 她们并没有机会担任重要显著的职位.

            罗马的法律赋予丈夫专制的治理权, 来管理他的妻子和家庭. 但实际上, 罗马妇女具有希腊社会所没有的身份地位. 罗马妇女有自由参加宗教活动, 常对政府官员有一定的影响力. 比起希腊妇女, 罗马妇女有更多的公开丑闻和不道德的事.

            在犹太社会中, 妇女在家庭中具有高尚和尊贵的地位, 孩子被视为从主而来的产业. 不过, 离开家庭范围, 在公众场合, 便是丈夫的权力范围. 妇女的公众生活是在宗教信仰方面, 但她在这方面的活动也必须由丈夫或家中的男亲属所带领. 拉比(犹太律法师)没在教导上表明妇女是低等的, 但在实际上却拒绝给妇女享有与男人一样的教育, 他们也认为大部分宗教课题是超乎女人所能理解的(引自Alfred Edersheim).  

(E)       福音书记载的勇敢女人

主耶稣对女人的态度是提升她们, 超过希腊、罗马或犹太社会给于她们的身份地位. 主耶稣教导他们高深的属灵真理, 祂接受她们给祂的事奉, 并差遣她们去为祂作见证. 我们留意到, 在福音书的记载中, 没有一次记载女人拒绝主耶稣. 祂是“被女人所生”(直译, 加4:4). 祂在孩童时期所孝顺的母亲(马利亚)常留心看祂所作所为, 注意听祂所说所言, 并把它们存记于心(路2:51). 众妇女在主耶稣的公开事奉中, 也常服事主和祂的众门徒(路8:3); 妇女们也留守在主的十架旁(约19:25); 还有一个女人(抹大拉的马利亚)留守在坟墓旁, 主因此给她极大尊荣, 成为第一个亲眼见到复活之主的人(可16:9; 约20:1-18).

(E.1)   主肉身的母亲马利亚

主耶稣肉身的母亲马利亚(Mary)是最尊荣的仆人之一. 虽然她被罗马天主教错误地敬拜为圣母, 但很多基督徒进到另一个极端, 极少提到她. 事实上, 神第一次应许那将要来临的救主时, 马利亚就有份于此应许(创3:15; 注: 她就是“女人的后裔”所谓的那个“女人”); 她是神给整个以色列民的预兆(赛7:14: “主自己要给你们一个兆头, 必有童女怀孕生子”), 但她是神最谦卑的仆人之一. 天使加百列称她为“蒙大恩的女子… 马利亚因这话就很惊慌”(路1:28-29). 她的反应是“我是主的使女, 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路1:38). 如果她知道宗教(指罗马天主教)过后给她戴上“天后”的称号(直译“天上的皇后”, the Queen of Heaven), 她肯定会惊讶地拒绝!

神托付马利亚一个艰巨无比的事奉, 这是比任何一个神的仆人更重的责任; 除了主耶稣所担负的重任, 无人可比马利亚的重任. 童女是不怀孕生子的. 谁会明白或相信她的故事? 连约瑟都心中起意, 想要暗地里休了她(与她离婚), 但天使显现, 向约瑟陈明一切真相(太1:19-20). 这也说明为何非信徒要给主耶稣一个污名  —  “从淫乱生的”(约8:41), 主耶稣一生都背负这耻辱. 现今时代是放任的日子, 活在放任时代的我们是难以理解马利亚所背负的巨大重担. 只有她的亲戚以利沙伯能体谅她(路1:39-56).

无人可复制马利亚的事奉. 她蒙神拣选为器皿, 让神的儿子神迹性地成形在她腹中. “圣灵要临到你身上, 至高者的能力要荫庇你, 因此所要生的圣者必称为神的儿子”(路1:35). 马利亚对神的计划和旨意的理解, 是超乎任何一个处在她时代的人. 神使用祂已指示的仆人. 马利亚知道那关乎大卫的家、后代、宝座和国度的极大应许, 都要应验在这位躺在她怀中的婴孩身上. 她的伟大赞美诗(路1:46-55)充分展现她深刻的属灵理解力. 多年以后, 她站在十架旁, 柔软的心如“被刀刺透”(路2:34), 但她深切明白它的意义, 所以她并没有出现在主的坟墓旁, 而是出现在顶楼上, 等候主所应许的圣灵降临(徒1:14).

 尽管如此, 福音书几乎没有记载马利亚的公开活动. 主耶稣出来传道事奉后, 只有两个事件记载马利亚所说的话. 第一个在加利利的迦拿婚筵上, 她对主耶稣说: “他们没有酒了”, 主耶稣回答道: “母亲, 我与你有什么相干? 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约2:3-4). 这番话表明祂在执行神的工作, 不能被女人控制, 即使她是自己的母亲.

第二个事件是当马利亚在听道的人群中寻找主. 人告诉主祂的母亲和弟弟们来找祂. 主说: “看哪, 我的母亲, 我的弟兄. 凡遵行神旨意的人, 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可3:31-35). 马可在主公开传道的初期, 就记载此事, 表明属灵的关系远比血缘的关系更为重要.

有者误以为主耶稣忽略了母亲马利亚. 为了保持平衡(不让人误以为主不孝顺祂肉身的母亲), 我们必须回到十架旁, 看看受苦的救主耶稣基督如何对祂所爱的门徒(约翰)说: “看, 你的母亲”(约19:25-27; 注: 约翰明白此话的意思是要照顾马利亚, 像照顾母亲一样, 所以第27节说: “从此, 那门徒[约翰]就接她到自己家里去了”).

(E.2)   伯大尼的马利亚

主耶稣做一件犹太拉比们(宗教师)所不做的事  —  祂教导女人有关更高程度的属灵真理. 在伯大尼的家中, “马利亚, 在耶稣脚前坐着听祂的道”(路10:39). 在句话原文是“也在耶稣脚前坐着听祂的道”. “也”(希腊原文: kai {G:2532}, KJV: also)表示马大(或拉撒路)也坐在耶稣脚前听道. 无论如何, 在关乎主的受死方面, 只有马利亚明白主话中的意思, 所以她拿香膏在主安葬之前膏主(约12:7). 她显然也明白主复活的伟大应许(约11:20-44). 由于她灵里明白主的意思, 她并没像其他妇女预备香膏去膏主的身体(路24:1). 有许多人听到主预告祂的死和复活, 但或许只有马利亚一人听得明白.

(E.3)   撒玛利亚的妇人

主耶稣坐在雅各井旁, 与一个撒玛利亚妇人谈论属灵的事, 且是一段相当长的对话. 拉比的著作中写道: “男人不该在公开场合对任何女人说话, 即使是他的妻子也不该” (引自Alfred Edersheim). 因此, 要教导女人, 尤其是教导撒玛利亚的女人, 简直是完全违反犹太习俗. 对于这个可怜、充满罪恶的妇女, 主耶稣揭穿她的罪, 然后以奇妙的恩典, 启示有关祂自己. 接着, 对着这个新生的灵魂, 主耶稣教导她关于属灵敬拜的真理(约4:19-24), 就是整本圣经中最高的真理. 主耶稣显然相信这个妇女有足够的智慧, 去明白最高的属灵真理.

(E.4)   抹大拉的马利亚

福音书记载妇女们供应主耶稣日常生活的需用, 这是何其感动人心的事. 在新约中, 执事(deacon, 希腊文: diakonos {G:1249}; 此字原义是“执行事奉者、仆人、差役、用人”)的事奉有很广之意, 从照顾物质的需用(徒6:1-6), 到宣讲“一个身体”(宇宙性召会)的奇妙真理(弗3:7).

按照福音书记载, 那在物质需用方面事奉的, 有天使(太4:11)和女人(太8:15; 路8:3; 10:40). 这些女人是: 彼得的岳母(太8:15)和马大(路10:40), 以及“被恶鬼所附、被疾病所累、已经治好的几个妇女, 内中有称为抹大拉的马利亚(曾有七个鬼从她身上赶出来), 又有希律的家宰苦撒的妻子约亚拿, 并苏撒拿和好些别的妇女, 都是用自己的财物供给(KJV: ministered, 希腊文: diakoneô )耶稣和门徒”(路8:2-3).

每一本“符类福音书”都提到这些妇女(太27:55; 可15:41; 路8:3),[2] 并记载了五个名字: 抹大拉的马利亚、约亚拿(Joanna)、苏撒拿(Susanna)、(小雅各和约西的母亲)马利亚(Mary)和撒罗米(Salome), 但每一个符类福音书的作者都说还有很多其他的妇女. 值得留意的是, 在上述妇女的每一份名单中, 首个被提的名字都是抹大拉的马利亚; 而在十二门徒的每一份名单中, 首个被提的名字都是彼得. 抹大拉的马利亚给于主耶稣和众门徒的供应, 或许不是最多的, 但主自己知道如何正确地评估人的奉献. 抹大拉的马利亚很可能像那给两个小钱的穷寡妇一样(路21:2), 把最宝贵的都给献上了. 

众门徒回自己的住处去了, 只有抹大拉的马利亚还留守在主的坟墓前哭泣. 虽目睹两个耀眼发光的天使, 但她的心并不被这一幕所吸引. 她只切慕主耶稣. 主显现站在她身旁, 但她起初认不出是祂(或许因黎明时分, 天还不够亮). 牧人“按着名叫自己的羊”, 羊也认得出自己牧人的声音(约10:3-5). 主呼叫她的名“马利亚”, 作为一个真实属主的羊, 她听到主呼叫她名的声音, 便回应道: “拉波尼”(Rabboni). 主差遣她带着信息去到弟兄们当中, “抹大拉的马利亚就去告诉门徒说: ‘我已经看见了主’, 她又将主对她说的这话告诉他们”(约20:10-19).


(F)       总结

关于福音书中的女人, 还有很多可写, 如年迈女先知亚拿(Anna), 她“将孩子的事对一切盼望耶路撒冷得救赎的人讲说”(路2:38). 还有那些忠心留守在十架旁的妇女们, “站在耶稣十字架旁边的, 有祂母亲与祂母亲的姊妹, 并革罗罢的妻子马利亚, 和抹大拉的马利亚”(约19:25).

这些女人因着忠诚爱主之心, 每一个都在我们所谓的“女人事奉的领域”上忠心服事. 值得一提的是, 亚拿的讲说是在私下的, 一人对一人的讲说, 其他受主托付为祂作见证的新约女人, 也是在私下进行, 是属个人性的层面(意即不是在召会中公开讲道, 参 林前14:34-38; 提前2:11-15). 有些妇女预备香膏, 在七日第一日清晨要来膏抹主的遗体, 就在这服事上, 主看重与尊荣她们, 首先向她们显现, 使她们得见复活的主(约20:14-16; 太28:9).

尽管如此, 主却没在宣告大使命时招聚她们,[3] 要她们成为“传令官”(heralds), 公开向世人传讲福音(意即像众门徒那样公开宣讲福音). 主只差遣她们去到门徒那里作见证(是私下为主作见证, 例如到门徒那里, 见证说主复活了, 编译者按). 这符合一个事实: 主没有拣选任何女人加入十二门徒(使徒)当中, 也没有任何女人被拣选取代犯罪的犹大作十二使徒(徒1:21-26). 当保罗列出见证主复活之人的名单时, 完全没有提到任何女人. 我们不能说这是因为保罗出于个人的偏见(所以不提她们), 因为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提后3:16; 注: 保罗有在别处提及女人的名字, 甚至称赞她们的事奉, 参 罗16:1-4,16:13; 腓4:3).

简之, 女人事奉的领域是重要的, 她们事奉主的方式是男人无法取代的. 即使是在传福音方面, 她的事奉领域不是公开的场合, 而是在女人的群体当中.[4]

(文接下期)


[1]           撒下11:3: “大卫就差人打听那妇人是谁. 有人说: ‘她是以连的女儿, 赫人乌利亚的妻拔示巴.’ ”

[2]           太27:55-56: “有好些妇女在那里… 内中有抹大拉的马利亚, 又有雅各和约西的母亲马利亚, 并有西庇太两个儿子的母亲”; 可15:40-41: “还有些妇女远远的观看; 内中有抹大拉的马利亚, 又有小雅各和约西的母亲马利亚, 并有撒罗米… 还有同耶稣上耶路撒冷的好些妇女在那里观看.”

[3]           主颁布大使命时只招聚十一门徒(太28:16-20).

[4]           上文编译自“Ministry of Women in the Two Testaments” (Chapter 14), 载 Norman W. Crawford, Gathering Unto His Name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6), 第141-149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4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