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所预示的基督: 大祭司和他荣美的圣衣 (出28:1-35; 民3:10; 18:7)


(A)      序言

当我们读出埃及记28和29章, 我们发现焦点已从会幕  —  包括会幕的结构、物件、圣器等等  —  转移到祭司身上, 特别是祭司的圣衣(第28章)和设立祭司的条例(第29章, 包括祭司当得之分、当献之物). “虽然如此”, 苏格兰的格兰特(John Grant)正确表示: “我们不该认为这是开始一个新的题目. 若没有祭司, 会幕就没有用处了; 在论及会幕的经文中, 祭司的题目被带进去, 成为其中一部分, 因为它们(祭司与会幕) 两者如此息息相关. 若要证据, 我们看见出埃及记28和29章提到祭司职分过后, 第30章接续记载有关会幕的香坛、洗濯盆、制圣香的法则等等… 会幕和祭司职分是分不开的. 有关祭司的圣衣之记载(第28章)非常重要, 因为它在25至30章共有的225节当中, 占了43节. 换言之, 在25至30章关于会幕的题目当中, 有19%是关于祭司的圣衣之记载.”[1]

论到亚伦作为大祭司的尊荣, 希伯来书作者以此与主耶稣相比, 说: “这大祭司的尊荣, 没有人自取. 惟要蒙神所召, 像亚伦一样. 如此, 基督也不是自取荣耀作大祭司, 乃是在乎向他说‘你是我的儿子, 我今日生你’的那一位”(来5:4-5). 无疑的, 作为大祭司的亚伦在许多方面是我们大祭司主耶稣基督的预表(type),[2] 特别是在他的圣衣方面, 充分预表主耶稣基督那完美的身份位格和救赎工作. 现在, 就让我们以敬畏的心来思考这荣美的题目.

 

(B)       从人间挑选的大祭司

(28:1-3; 3:10; 18:7)

神吩咐摩西预备亚伦作大祭司和他的众子作祭司事奉神时, 对亚伦而言, 这是何等的尊荣. 神全然知道亚伦的软弱和失败, 但在祂的智慧中, 祂仍然设立亚伦作大祭司. 亚伦是我们主耶稣的预表, 而他众子也预表这恩典时代的信徒之祭司职分(彼前2:5,9).[3]

在新约书信中唯一直接提到基督大祭司职分的, 就是希伯来书. 此书大量论述这事, 并以基督与亚伦互作比较, 也作出对比. 在新约圣经中, 只有主耶稣被形容为“尊荣的大祭司”(来4:14).

以色列中的每一个大祭司都是“从人间挑选的”(来5:1). 亚伦体验过埃及奴役的严酷艰苦, 他与自己的众兄弟同胞同受苦难, 因此能够体会他们的感受. 同样地, 基督的人性对其祭司职分而言是重要的. 祂亲自成为有血有肉之人, “为要… 成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 (来2:14-18; 能够体恤人的软弱, 来4:14-15).

亚伦对他兄弟同胞的体恤源自于他对自己内在软弱的体认, 但我们尊荣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的怜恤和拯救却是源自一个更高的层次. 祂从没有(任何在灵性上或道德上的)软弱和失败, 因为“祂也曾凡事受过试探, 与我们一样, 只是祂没有犯罪”(来4:15). 还未为别人献祭之前, 亚伦本身需要先为自己献上赎罪祭. 主耶稣却是“圣洁、无邪恶、无玷污、远离罪人、高过诸天的大祭司”(来7:26-27).

有一日, 神的时间到了, 摩西把亚伦带到何珥山上, 把他的祭司袍脱下, 然后穿在他儿子以利亚撒身上. 对亚伦来说, 这是何等悲痛的一天. 就在那里, 亚伦死了, 归到他的列祖(民20:23-26), 因为“律法本是立软弱的人为大祭司”(来7:28), 并且亚伦的祭司职分“因为有死阻隔, 不能长久”(来7:23). 相比之下, 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国必存到永远(但2:44), 永不传给继承人.

同样道理, 由于主耶稣是“永远常存的, 祂祭司的职任就长久不更换”(来7:24), 决不交给其他人. 今日, 我们何等感谢, 那位甘心乐意为我们死的人, 早已复活了, 且活到永永远远. 祂是“照无穷之生命的大能”永远活着(来7:16).

 

(C)      亚伦所预表的基督  —  以弗得

(28:6-14)

那由金线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 并捻的细麻所做成、与众不同的以弗得(ephod), 是大祭司独特的衣服.[4] 它是由前后两片布, 用两条肩带连在一起, 并且各用一个红玛瑙镶在金槽上, 安在以弗得的两条肩带上(出28:7,9,11-12). 再用“巧工织的带子”把它绑在腰部. 它主要的材料有两种: 金和捻的细麻. 蓝色、紫色和朱红色只是颜色; 梭陶(Soltau)说: “把这些颜色染在捻的细麻, 每一处交织着闪闪发光的金线”. 神只是简短描述以弗得; 更多注意力是放在此服装的颜色和材料.

纯金不会因时间的过去而褪色, 而蓝色是广阔无边的天上颜色. 蓝色与金色交织相融在和谐的荣美中, 表明在永恒之子耶稣基督里那更荣美的属天神性. “亚当”这一名字源自字根 ’âdam {H:119}, 意思是“红土”(red earth; 注: 也可指“红色”, to be red, 赛13:18), 亚当就是用红土所造. 因此, 朱红色是属地的颜色, 讲述耶稣基督的人性. 紫色是蓝色与朱红色调和相融后产生的颜色, 指向“在神和人中间, 只有一位中保, 乃是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提前2:5). 那交织的金线和染在捻的细麻上之颜色, 说明基督那无罪的本性和无瑕无疵的特质.

以弗得的两条肩带是用两个红玛瑙镶在金槽上, 把两条肩带连合起来. 每一个宝石(红玛瑙)都个别刻上六个支派的名字; 共有十二支派, 都是按照出生的次序刻上. 他们都是同一个父亲所生的儿子, 共享相同的位置、荣耀和美丽. 这是每一个信徒靠着恩典在主面前共享的同等地位. 没有一个比另一个更高一等; 我们信徒的身分地位皆由神所赐, 排除了一切的自夸.[5] (参图表)[6]

论到肩带时, 出28:8说“要和以弗得一样的做法, 用以束上, 与以弗得接连一块”. 这解释了“巧工织的带子”是以弗得的一部分, 而不是附属物. 这两条肩带把整件衣服绑在大祭司身上, 使他与以弗得所代表的特质无法分开. 整件以弗得预表那位满足神每一个要求的大祭司  —  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祂以自己作为尊荣大祭司的一切丰富, 为所有信徒执行祭司职任; 诚然, 我们“有一位已经升入高天尊荣的大祭司, 就是神的儿子耶稣”(来4:14). 

 

(D)      亚伦所预表的基督  —  胸牌

(28:15-29)

胸牌也是和以弗得一样的做法, 采用同样材料制成(出28:15: “用金线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 并捻的细麻做成”). 这胸牌要四方的, 叠为两层, 长宽都是一虎口(大约9吋). 它被描述为“决断的胸牌”, 直译是“作决定或判断的胸牌”(出28:15,29-30), 因为它里面装放着乌陵(Urim)和土明(Thummim).[7] 当神的百姓要作决定却有所疑惑时, 神就用乌陵和土明来显明祂的旨意或判断.[8]

胸牌前面要镶上十二粒不同的宝石, 共有四行, 每行三粒, 每一粒都刻上以色列一个支派的名字. 胸牌的四角都各有一个金环. 胸牌上方的两个金环各用一条“精金拧成如绳的链子”穿过金环, 连接在以弗得肩带的宝石金槽上. 胸牌下方的两个金环也各用蓝细带子把胸牌的环子与以弗得的环子系住, 就在以弗得巧工织的带子以上.

当祭司穿上以弗得, 胸牌便安在祭司的心胸前, 而心胸是情爱之处.   —  爱心的地方. 胸牌十二粒宝石上所刻的名字之次序, 不同于肩膀上红玛瑙的名字次序. 刻在红玛瑙上的每一支派, 享有同等的地位和荣美(注: 刻在红玛瑙的名字放在肩膀上时都有同等高度[且都是刻在红玛瑙之上, 有同样的光辉], 但刻在胸牌宝石的名字却有四行, 有上下之分, 所以两者在高度上有所不同); 刻在胸牌上的名字却是“按着以色列十二个儿子的名字… 刻十二个支派的名字”(出28:21). 这次序是按着各支派安营和起行的顺序, 表明它们有所不同.[9]

不同颜色和光泽的宝石虽各有不同性质和能耐, 但都是同样的宝贵. 每一粒都靠在大祭司的心胸  —  情爱之处(编译者注: 这预表每个信徒都同样被主所珍爱、所宝贵).[10] 每一粒宝石彼此闪耀辉映, 都个别与独特地促成整体的荣美特质.  

这些刻上名字的宝石都稳固地镶在胸牌上. 它们是“用刻宝石的手工, 彷佛刻图书(KJV: signet)”, 金制的链子(出28:22-24)和蓝细带子(出28:28)穿过胸牌的金环, 把胸牌系在以弗得上. 一条链是没有起点也无终点, 这点令人联想到永恒的关系(基督是无始无终的, 来7:3); 金色与蓝色表明这关系是被基督那神圣不变的属天特质所设立和托住的.

这幅图像描绘我们的神对信祂之人的恩慈! 尽管我们有不同的性格和失败之处, 但我们的大祭司已进入天堂, 以救赎大爱把我们完美荣耀地呈现在祂父面前(注: “胸”可象征爱).[11] 我们的特殊荣耀是我们各自独特地反映祂的荣耀, 这给父神的心带来欢悦.

 

 

(E)       亚伦所预表的基督  —  以弗得的外袍

(或称蓝外袍”, 28:31-35)

以弗得的外袍是一块布, 布的中间“要为头留一领口”(出28:32), 使大祭司的头能够穿过这块布. 这领口要特别编织, “彷佛铠甲的领口, 免得破裂”(出28:32). “彷佛铠甲的领口”表明它如铠甲领口一般的结实. 圣经没有记载编织外袍的材料. 我们只知道所用的颜色: 整件外袍是蓝色.

用来形容这件服装的字是“外袍”(robe), 而不是“外套”(coat), 这表明它的目的不是用作“遮盖”, 而是“展现”. 袍子也意味着具有权柄和尊贵的地位. “袍子”的希伯来字在旧约圣经别处是用来指君王的袍子. 这君尊的袍子是被那位从圣所出来之人所穿(出28:35), 指向比亚伦更优越的祭司职分. 基督是按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作我们的大祭司, 祂是“仁义王”, 又是“平安王”(来7:2), 代表君尊的永远祭司职分.

以弗得外袍的下面, 是细麻织成的白色衣服, 它述说基督独特的圣洁公义. 采用同样白色材料的纤维来编织此衣, 使它每一细节和荣美都经得起最详细的检查或察验. 基督的人性是圣洁的人性. 祂并非取了我们充满罪恶的本性, “在祂里面并没有罪”(原文直译, 约壹3:5); 彼得也见证道: “祂并没有犯罪”(彼前2:22). 诚然, 祂过去与现在, 都是“仁义王”.

以弗得的蓝色所讲述的是平安和神性. 只有当天上黑云密布, 遮盖了蓝天, 天上才看似凶险可怕, 我们也感到威胁. 可是基督已解决了那威胁我们的审判之黑云, “借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西1:20). 信徒现今靠着恩典得享平安的蓝色. 诚然, 那位出于天的主, 是“平安王”.

基督是按照麦基洗德的等次作祭司(来7:17). 这方面的工作肯定不会被弃一旁, 也无法削弱的. 基督的神性与公义不容置疑. 基督恩典的工作为罪人获取平安, 此事在神的公义宝座面前, 永远被立定了. 以弗得的蓝色外袍是无法被撕裂而与祂隔绝的.[12]

 

(F)       结语

英格兰的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贴切写道: “神指示摩西为亚伦做圣衣, 为荣耀, 为华美, 使他承接圣职, 能以执行祭司职任. 因此, 亚伦是靠他的圣衣才配执行这等圣职. 圣衣使亚伦显为尊贵, 以荣耀和华美遮盖他, 这原是亚伦本身所没有的.

“相比之下, 主耶稣的祭司职分显然具有鲜明和蒙福的对比. 身为神的儿子, 祂从亘古就满有尊贵荣耀, 此荣耀华美令祂执行的职分显为尊荣. 祂顺服的一生, 祂在十架上完全顺服以至于死, 令祂显为父神的独生子, 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 也证明祂配得被父神高举到至高无上的地位  —  父神的右边; 祂也具有祭司和好牧者的心肠, 照顾神的群羊, 爱他们到底. 简之, 祭司职分给亚伦增添尊荣; 但丰富的基督却令祭司职分显为尊荣.”[13]  

美国的弗雷德里克·格兰特(Frederick W. Grant)评述道: “亚伦的圣衣是他承接祭司圣职的第一步. 此圣衣是‘为荣耀(glory), 为华美(beauty)’. 诚然, 基督作为中保的地位是何等的华美! 祂执行事奉的地位是何等的荣耀!”[14] 感谢慈爱的父神, 赐给我们这位升入高天、坐神右边、慈悲忠信、尊贵荣耀、无以伦比的大祭司  —  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
附录一:   大祭司的圣衣

 

一般而言, 当人看见特定的衣冠服饰, 就对穿着的人, 存有某种期望. 当你看见人穿警察的制服, 就以他为执法者; 穿法官长袍, 代表的是公义. 因此, 衣冠服饰可代表权威和理想. 虽然, 有时里面的人, 跟外面的衣冠不尽相同.

 

论到衣服, 格兰特(John Grant)说了一段满有意思的话. 他适切指出, 创世记中的衣服是很有意义的. 创世记开始不久(创3:7,10), 就论到犯罪的人类用树叶为自己编织衣服, 但无法遮盖自己的羞耻. 创世记最后却记述有人(约瑟)穿上细麻衣  —  尊贵的衣服(创41:42). 这正是人类历史的写照; 人因为自己的罪而从神的面前被驱逐, 但最后因着神的恩而恢复到尊贵荣耀的地位. 因此, 圣经中的衣服让我们看见, 衣服不仅是为了保暖或显示尊贵, 它也宣示人的特征  —  让罪把他降为卑, 被神将他升为高.[15]

在大祭司的职分中, 我们看见人被神升为高. 神在出埃及记28:2吩咐摩西说: “你要给你哥哥亚伦作圣衣, 为荣耀, 为华美”(出28:2). 神从以色列的利未支派中, 拣选大祭司, 在祂面前事奉, 也吩咐为他作圣衣(出28:6-30). 这不仅是为了礼仪, 更有特别涵义.

 

祭司圣衣的以弗得, 有两块红玛瑙作的肩牌, 刻有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 胸前有一个决断的胸牌, 在金槽中镶嵌着十二块宝石, 上面刻着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 这是多么美好尊贵的形象! 他的肩上不是担着罪担, 不是担负生活的担子; 他的心胸不是狭窄, 只想到自己的利益; 他两肩之力, 是担当神子民的软弱, 他全胸之爱, 是想到神的子民得需要, 他决断的胸牌, 是为神的子民在神面前求问, 引导他们当行的道路, 不至于失迷. 他全心全力, 都是为了神的子民.

 

胸牌与肩牌上面的名字, 不是写在表面上的, 而是深刻着, 不能涂抹的. 这表明我们的救恩, 是确定的, 是永远可靠的. 主“将我放在你心上如印记, 带在你臂上如戳记”(歌8:6). 因此, 我们尽可昂首夸胜地宣告道: “谁能使我们与基督的爱隔绝呢?”(罗8:35).

 

祭司的外袍颜色全是蓝色, 表明纯净属天的. 祭司戴的圣冠, 前面用一条蓝细带子, 系着一面精金牌子, 在上面刻着: “归耶和华为圣”(出30:31), 表明大祭司属天的位分.

 

我们蒙恩得救以后, 仍然在地上生活, 就像在旷野行进的以色列人一样, 常有些不如理想的表现, 使神的圣灵担忧. 但感谢神, 我们“有一位已经升入高天尊荣的大祭司, 就是神的儿子耶稣…”, 而且我们这样一位大祭司, “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来4:14,15).

 

世上的大祭司, 不能长久活着, 因此他们的职任不能够长久; 而且他们也不一定可靠, 有时还会控告人. 但复活升天的主, 坐在天父右边, “这位既是永远常存的,祂祭司的职任就长久不更换”(来7:24). 此外, 祂不是在神面前控告我们, 而是为我们代求, “凡靠着祂进到神面前的人, 祂都能拯救到底; 因为祂是长远活着, 替他们祈求”(来7:25).

 

当撒但因着我们的软弱过犯, 控告我们的时候, 耶稣的血发出更美的声音, 为你我发言说话. 感谢我们的主, 因祂是我们“慈悲忠信的大祭司”(来2:17); 而“我们的大祭司并非不能体恤我们的软弱… 所以, 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 为要得怜恤, 蒙恩惠, 作随时的帮助”(来4:15-16).[16]

 

 

*************************************

附录二:   祭司的职分与圣衣

(麦敬道, C. H. Mackintosh)

 

这两章(指出埃及记28和29章)揭示祭司的职分(priesthood)、它的价值和功效, 都是意义深刻, 令人读后不忘的. “祭司的职分”这个词甦醒人心, 叫人深深的感谢神的恩典. 不但因为我们能有路进到神面前, 而且祂按那高贵、圣洁的祭司职分保守我们.

 

亚伦及其后裔的祭司职分, 是神赐给祂百姓的. 百姓要远远站着, 需要一人为他们不断在神面前站立事奉. 希伯来书第7章教训我们, 这祭司职分的秩序, 是属乎律法的, “是照属肉体的条例”, “因为有死阻隔不能长久”; 因此, 属乎律法的祭司是软弱的, 并不是完全的. 我们要赞美神, 此条例是“不起誓立的”. 神的誓只能与我们伟大、荣耀的大祭司麦基洗德(所预表的主耶稣基督)建立. 祂的祭司职分长远建立了, 是完全的、不死的、不转易的. 在祂的牺牲和祭司的职分中, 祂授予信徒祂本体无比的价值、尊贵和荣耀. 信徒一想起有基督的牺牲和祂作神的祭司, 心中就激动起热切感恩之情.

 

然而, 我们要放下情怀, 继续查看这两章经文. 第28章记载祭司所穿的袍子, 第29章记载献祭的事. 前者关乎人的需要, 后者是神的要求. 袍子表明祭司职分的不同功用和性质. “以弗得”是祭司最要紧的衣饰. 它与肩带、胸牌相连, 清楚地指教我们祭司肩膀的力量和心中所爱的, 都完全为百姓献上. 它们代表百姓的利益, 又代表百姓带上以弗得  —  祭司的特别衣饰. 亚伦正预表基督. 他的全能力量和无限慈爱, 都属于我们(毫无疑问, 永远属于我们). 祂的肩膀托住宇宙, 支持那些最软弱、最卑贱、被祂血买赎回来的肢体们. 主耶稣的心有不死之爱, 向祂救赎回来、最为人疏忽的肢体显出长久百般的忍耐.

 

十二支派的名都刻在宝石上, 搭在大祭司的肩上和胸前(参 出28:9-12, 15-29). 宝石的尊贵可从中观赏, 愈大的光照着, 就愈发显得光明瞭亮. 光不会令宝石失色, 只会增添其耀目光华. 十二支派的名, 连大带小, 都在耶和华面前常搭在亚伦的肩上和胸前. 它们都在神的同在下, 保持灿烂的光彩和不变的华美. 这等荣耀的地位是以色列的神赐给他们的完备恩典.

 

大祭司代表以色列人站立在神面前. 无论百姓如何软弱、犯错、失败, 他们的名字仍在胸牌上发出不灭光芒. 耶和华已把他们放在那地位上, 谁能剥夺他们的福分呢? 耶和华把他们放在那里, 谁能放他们在别处呢? 谁能进入圣所, 从亚伦的胸前攫奪以色列一個支派的名字呢? 谁能玷污耶和華存放那些名字的地方呢? 全不可能! 他們的地位是仇敌不能染指, 罪恶不能侵袭的.

 

原来, 神只在主耶穌的心上看祂的儿女们!在神眼中, 他们常在基督的爱之光辉里闪耀着(如同大祭司胸前的宝石). 这对于困乏、受了试探、受了打击、自处卑贱的信徒, 实在有何等的鼓舞和安慰. 世人并不这样看他们, 唯有神是, 分别就在此. 世人看神的百姓, 只注意他们的污点和瑕疵. 世人无能力看得更远, 结果, 他们的判断常是错误、单方面的. 他们看不见神赎民的名字刻在宝石上, 就是铭刻在神丰盛不变的大爱之上. 既然如此, 基督徒要十分小心, 不要让世人有辱骂的把柄. 基督徒要“恒心行善”, “可以堵住那糊涂无知之人的口”. 他们若借着圣灵的能力, 进到神的光明中, 就必能在人面前活在圣洁的生活中, 行在纯洁高尚的道德中.

 

感谢神, 我们的判断不在乎人, 只在乎神自己. 神恩慈地指示我们的大祭司, 在耶和华面前常把判断挂在心胸上. 这实在叫人有深刻、稳固的平安(无人能动摇的平安). 我们承认自己常失败, 短处多, 并且为此伤痛. 我们的眼睛会因流泪悔改而变得昏暗, 看不见那刻上我们名字的宝石, 也不察觉它的光辉. 然而, 它的光辉长存不灭. 神因着它们的光辉得着荣耀, 这份光辉不是我们努力的成果, 乃是神授予的. 我们只有黑暗、阴沉、残缺. 神授予光明、光泽、荣耀. 神借此得着一切的赞美, 直到永远.

 

            “带子”是象征事奉. 基督是完备的仆人  —  是神计划中和深爱的仆人, 也是满足祂百姓百般需要的仆人. 祂有真诚奉献的心, 束腰在工作中事奉. 若信心的眼目看见神的儿子如此束腰, 就肯定信祂无难成之事. 这个预表向我们展示基督的美德、尊贵和荣耀. 祂的神圣和属人的本性, 完全显露在祂作仆人的性情上. 出28:8说: “其上巧工织的带子, 要和以弗得一样的做法, 用以束上, 与以弗得接连一块, 要用金线和蓝色、紫色、朱红色线, 并捻的细麻做成.” 人心如此相信, 必得满足, 而长久等候的心也得满意. 我们不但看见基督是铜祭坛上的祭牲, 更是神家里束着腰(准备事奉)的大祭司(来10:19-21). 所以, 希伯来书的作者为此感动, 说: “…来到神面前… 坚守我们所承认的指望… 要彼此相顾…”(来10:22-24).

 

出埃及记28:30: “又要将乌陵和土明(即“光明”[light]和“完美”[或译“完全”, perfection] )放在决断的胸牌里; 亚伦进到耶和华面前的时候, 要带在胸前, 在耶和华面前常将以色列人的决断牌带在胸前.” 我们可从多处圣经的经文, 看到“乌陵”是与神的旨意相交有关的. 这可从以色列人历史的片段中看见. 比方, 在选立约书亚时, 有这样的记载: “他要站在祭司以利亚撒面前; 以利亚撒要凭乌陵的判断, 在耶和华面前为他求问. 他和以色列全会众都要遵以利亚撒的命出入”(民27:21).

 

另外, 又有记载: “论利未说: 耶和华啊, 你的土明和乌陵都在你的虔诚人那里. … 他们要将你的典章教训雅各, 将你的律法教训以色列”(申33:8,10). 再看: “扫罗求问耶和华, 耶和华却不借梦, 或乌陵, 或先知, 回答他”(撒上28:6). 最后看: “省长对他们说: ‘不可吃至圣的物, 直到有用乌陵和土明决疑的祭司兴起来’ ”(拉2:63). 可见, 大祭司不但在耶和华面前背负会众的判断, 而且把耶和华的审判传给会众  —  严肃、重要、最宝贵的功能!

 

我们“有一位已经升入高天尊荣的大祭司, 就是神的儿子耶稣”(来4:14). 祂的心常背负祂百姓的判断, 并且祂借着圣灵把神的计划传给我们. 这些都可在我们每天生活的细节中察看出来. 我们不要做梦, 或期望异象, 只要靠圣灵而行, 就能在我们大祭司的胸前, 享受完美“乌陵”(意即“光明”)的一切定见.[17]

[1]           John Grant, “Exodu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W. S. Stevely and D. E. West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2010), 第363页.

[2]           预表(types)可指神在旧约的事件、物件、制度或人物中, 预先指定要在新约实现的意义. 换言之, 这些旧约时代所记载的预表, 是指向将来在新约的另一项事件、物件、制度或人物(我们称之为“本体”, antitypes). “预表”与“本体”的关系也可喻为“影像/影儿”(shadows)与“实体”(fulfillments, 或作“真体”, substance)之间的关系(参 来10:1; 西2:17). 预表犹如神的教具(实物教材), 让人更容易明白它所预表的“本体”所要传达的真理. 有关圣经的预表, 请参 2004年3/4月份, 第51期《家信》的“预表教具: 圣经预表简介(一)”.

[3]           彼前2:5,9: “你们来到主面前… 作圣洁的祭司, 借着耶稣基督奉献神所悦纳的灵祭. … 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 是有君尊的祭司…”

[4]           约翰·达秘(J. N. Darby)指出, 组成祭司圣衣的一切(包括以弗得、胸牌、外袍、带子、冠冕等等)都与基督的祭司职分有关. 在圣衣的一切物件中, 以弗得是最卓越的(par excellence). 以弗得所采用的材料与圣所的幔子(veil)一样, 只不过幔子没有使用“金”, 而幔子有“基路伯”的图像, 但以弗得却没有, 原因是祭司必须有属神的公义(此乃“金”所象征的), 却没有治理的权位(此乃“基路伯”所代表的). J. N. Darby, 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Ontario: Believers Bookshelf Inc, 1992), 第122页.

[5]           弗雷德里克·格兰特(Frederick W. Grant)写道: “在肩上的红玛瑙述说祭司职任的目的. 那里有十二支派的名字, 都永久性地刻在那有带子绑着的红玛瑙上面, 并且安置在祭司的肩上. 我们清楚看见这里述说那位‘去找那失去的羊, 直到找着… 找着了, 就欢欢喜喜的扛在肩上’(路15:4-5)的主耶稣基督. 祭司的职任在此表露无遗”. Frederick W. Grant, The Numerical Bible (vol.1) (Neptune, NJ: Loizeaux Brothers, 1890), 第230页.

[6]           此图表所显示左右两肩上的十二支派名字是根据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的资料. Henry W. Soltau, The Tabernacle: The Priesthood and the Offerings (Grand Rapids: Kregel Publications, 1972), 第206页. 这位奉主名聚会的圣经教师对会幕与祭司职分有深入的研究, 他以上的著作获得各界好评.

[7]           达秘(J. N. Darby)指出, 乌陵(Urim)和土明(Thummim)意即“光明”(light)和“完美”(perfection). 大祭司为以色列百姓作决断或审判时, 是依据神的光明与完美. 我们的地位、生活的指引和属灵的智慧, 也都是根据这同样的属神之光明与完美. J. N. Darby, 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第122页.

[8]           《圣经启导本》解释道: “乌陵和土明究为何物, 很难确定. 据多方考据所得, 似为神的旨意的圣签, 放在以弗得或约柜中. 有人说它们由不同形状或颜色的石头或木条制成, 用时放入一个盒中, 祭司用手去取. ‘乌陵’的希伯来文意思似为‘咒诅’, 代表‘否’; ‘土明’的意思为‘完全’, 代表‘可’, 因此可用来决事. 撒上14:36-42记有掣签决疑难的记载. 另有人说这只是大祭司胸牌十二块宝石的统称, 但比较利未记8:8, 二物(乌陵和土明)和胸牌似有别.” 摘自《圣经启导本》, 第167页.

[9]           有两件事值得留意, 首先是希伯来文的写法是从右到左, 所以宝石排列的次序应该也是从右到左, 意即第一行的第一块宝石(红宝石)是从右边开始, 第二行至第四行的第一块宝石也是如此. 其次, 有些学者认为这十二支派的名字是按照雅各众子的出生次序刻在十二宝石上, 所以他们的图表所显示的是: 1.红宝石(流便); 2.红璧玺(西缅); 3.红玉(利未); 4.绿宝石(犹大); 5.蓝宝石(以萨迦); 6.金钢石(西布伦); 7.紫玛瑙(但); 8.白玛瑙(拿弗他利); 9.紫晶(迦得); 10.水苍玉(亚设); 11.红玛瑙(约瑟); 12.碧玉(便雅悯). 但在上文图表所采纳的, 乃是根据亨利·梭陶(Henry W. Soltau)的资料, 是按照十二支派安营和起行的顺序(民2:2-31), 参 Henry W. Soltau, The Tabernacle: The Priesthood and the Offerings, 第206页. 我们认为梭陶的看法更为正确, 正如他所解释的, 肩上红玛瑙与胸前十二宝石采用不同排列法是很有意义的; 前者强调十二支派的共同性(同属一个父亲), 都刻在同样的红玛瑙上面(享有共同尊荣), 后者则强调十二支派的独特性, 刻在不同的宝石上面(各有各的光彩与荣美).

[10]          弗雷德里克·格兰特表示, 借着以弗得, 大祭司的肩膀支持着他胸前的胸牌, 其上的宝石刻着神子民的名字. 这点表明我们的大祭司主耶稣基督作为中保的工作, 不断地维持或扶持着祂的子民; 大祭司的肩膀表明祂大有能力(足以背负祂子民的重担),  而大祭司的胸牌则述说祂满有圣爱(必然关怀祂子民的需要). Frederick W. Grant, The Numerical Bible (vol.1), 第230页.  

[11]          大祭司带着胸牌的荣美宝石来到神面前, 象征耶稣基督把我们荣美地呈现在父神面前; 而这荣美是因着祂的救赎大爱(注: “胸”可象征真情大爱), 使我们得救重生, 成为新造的人(林后5:17), 心意更新而变化(罗12:2), “变成主的形状, 荣上加荣”(林后3:18).

[12]          除了序言和结语之外, 上文编译自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Christ Foreshadowed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2002), 第87, 89, 90, 91页; 另在文中加上编译者的注解和脚注为参考.

[13]          Henry W. Soltau, The Tabernacle: The Priesthood and the Offerings, 第191页.

[14]          Frederick W. Grant, The Numerical Bible (vol.1), 第229页.

[15]          John Grant, “Exodu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第365页.

[16]          附录一主要改编自“大祭司的圣衣”, 参 http://www.jonahome.net/bible/ABN/exo/28.htm .

[17]          附录二改编自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出埃及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8年), 第285-289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