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十二个奥秘 (四): 以色列瞎眼硬心的奥秘


编者注:

  • 圣经中至少有十二个奥秘.[1] 我们在前三期讨论过第一至第六个奥秘.
  • 本期, 我们将探讨关乎以色列的奥秘  —  “以色列瞎眼硬心的奥秘”.

 

(文接上期)

(B.7)   以色列瞎眼硬心的奥秘 (11:25)

  • 经文 :   “弟兄们, 我不愿意你们不知道这奥秘 (恐怕你们自以为聪明), 就是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 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11:25).

  

“以色列”在圣经中是一个人的名字(创32:28), 也是一个民族的名称(出1:9), 以及一个国家的名号(撒上15:28).[2] 在圣经的十二个奥秘(mystery)中,[3] 有一个是直接关于以色列的, 就是“以色列瞎眼硬心的奥秘”(罗11:25). 在这方面, 本篇文章会论到以色列的三个应许、三个象征、三次被掳和三次回归.

 

(a)   以色列的三个应许

以色列的应许由亚伯拉罕开始, 他听到荣耀之主的呼召, 就遵命出去, “耶和华对亚伯兰说: ‘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 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 ”(创12:1). 亚伯拉罕的生命中, 神赐下三个重大应许.

 

(a.1)     第一个应许 (13:16)

亚伯拉罕来到迦南地, 过后因饥荒而去到埃及. 他从埃及出来后, 他的仆人与侄儿罗得的仆人发生争执, 结果叔侄两人分道扬镳. 罗得离开亚伯拉罕之后, 耶和华神应许祂说: “我也要使你的后裔如同地上的尘沙那样多, 人若能数算地上的尘沙才能数算你的后裔”(创13:16). 亚伯拉罕不仅得着应许之地(创13:14-15), 一个伟大的民族以色列也将要从他而生.

 

(a.2)     第二个应许 (15:5)

创世记15章记载耶和华神给亚伯拉罕的应许: “于是领他走到外边, 说: ‘你向天观看, 数算众星, 能数得过来吗?’ 又对他说: ‘你的后裔将要如此.’ ”(创15:5). 这次应许给亚伯拉罕的后裔不是“地上的尘沙”, 乃是“天上的众星”. 星星所指是天上的国民, 即神的召会. 我们作为新约的信徒, 皆因“信”(信主耶稣基督)而成为亚伯拉罕的后裔(加3:29), 是属天的国民(腓3:20).

 

(a.3)     第三个应许 (22:17)

当亚伯拉罕信靠神的应许必不落空, 准备献上爱子以撒为祭时, 神的使者前来阻止他杀以撒. 神也借此应许亚伯拉罕说: “论福, 我必赐大福给你; 论子孙, 我必叫你的子孙多起来, 如同天上的星, 海边的沙”(创22:17). 这次应许的后裔不是“地上的尘沙”  —  以色列民, 也不只是“天上的星”  —  新约的信徒(召会), 乃是“海边的沙”, 预表在大灾难出来的民(启7:9,14).[4]

这三个应许由亚伯拉罕传给以撒(创26:24), 又再传给雅各. 在雅博渡口, 神赐给雅各一个新名字, 叫“以色列”(Israel), 而以色列人的十二位先祖从他而出(徒7:8). 借着这三大应许, 我们看见了神计划的蓝图, 先是地上的选民以色列, 继而是天上的国民神的召会, 最后是在大灾难出来的无数群众.

 

 

(b)   以色列的三个特征

神用三个象征来代表以色列, 一是葡萄树(赛5:7), 二是无花果树(何9:10), 三是橄榄树(耶11:16), 各别预表着以色列的过去(葡萄树)、现在(无花果树)和将来(橄榄树).[5] 

 

(b.1)    葡萄树

葡萄树: 以色列的象征之一(赛5:7)

诗篇80:8说到主从埃及地挪出一颗葡萄树, 把树栽上, 又称之为“所喜爱的树”(赛5:7)、“上等的葡萄树”(耶2:21), 后因以色列悖逆神, 变成不发旺的葡萄树(结17:9-10). 以色列让神无比失望, 但一位叫“真葡萄树”的(约15:1; 即主耶稣基督)却带给神无限欢欣和喜乐.

以上是以色列的过去直到现在, 将来会是怎样呢? 他们将由不结果子变为再结出甜美的果子, 像 士9:13所记载, 葡萄树回答说: “我岂肯止住使神和人喜乐的新酒, 飘摇在众树之上呢?”

 

(b.2)    无花果树

无花果树: 以色列的象征之一(何9:10)

论到“无花果树”这个题目, 主在数次讲论中用了有关无花果树的比喻、神迹和预言.

()     无花果树的比喻 (13:6-9)

在这比喻中, 有人把无花果树栽在葡萄园内. 无花果树是粗生粗养的, 在贫瘠的土壤中也能生长良好, 那人却把树栽在园中细心照料, 这真是无花果树的福气. 但过了三年, 主人在树上都找不着果子, 这不结果的树就好像以色列, 尽管主人三年以来一直在它身上做工, 他们对谦卑柔和的主人竟毫无反应. 主人后来说“把它砍下”, 这正是以色列现今的光景, 从满有特权的地位上被抛下, 何其可悲啊!

 

()     无花果树的神迹 (21:17-19)

主在耶路撒冷最后的七天里, 由于遭受当地人的怀疑和拒绝, 祂每天早上都到耶路撒冷去, 晚上则回伯大尼住. 一天清晨, 主耶稣进城, 看见路旁有棵无花果树, 叶子茂盛, 却不见任何果子; 这代表以色列虚有其表, 有外在的宗教礼仪, 却无内在的实质. 弥赛亚(主耶稣)既然找不到任何果子, 便对无花果树说: “从今以后, 你永不结果子”(太21:19). 那无花果树就立刻枯乾了, 这正是以色列离弃神的光景.

值得注意的是, 马太福音记载了20件主所行的神迹, 19件都是治病赶鬼等等, 造福人群的, 唯有这无花果树的神迹是带着审判的意味.

 

()     无花果树的预言 (24:32-33)

主耶稣在橄榄山上与众门徒谈论将来必成的事, 特别是关乎祂的再临和世界的末了有什么预兆(太24:3; 注: 有关橄榄山的讲论, 请参本文附录三). 主耶稣说: “你们可以从无花果树学个比方: 当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 你们就知道夏天近了. 这样, 你们看见这一切的事, 也该知道人子近了, 正在门口了”(太24:32-33).

主耶稣预言以色列从枯干的树变成有生命的树, 重发嫩芽. 自从以色列灭国以来(注: 以色列在所罗门时代后分为南北两国, 北国在主前721年被亚述帝国所灭, 南国则于主前586年被巴比伦帝国所灭), 她就没有自己的国家土地. 但到了1948年, 她竟然奇迹般的复国, 有自己的土地和军队. 然而, 以色列现在只处于发嫩芽的阶段, 还未结果子给神. 当基督回到地上作王的时候, 她将结满累累的果子.

 

(b.3)    橄榄树

橄榄树: 以色列的象征之一(耶11:16)

神称以色列为橄榄树, “从前耶和华给你起名叫青橄榄树, 又华美又结好果子; 如今他用哄嚷之声, 点火在其上, 枝子也被折断”(耶11:6). 橄榄油的用途十分广泛, 可用以制作油灯的燃料、取暖燃油和药物产品, 所以说橄榄树给人类带来光明、温暖和医治, 一点也不为过. 事实上, 神对以色列末后的计划正式如此  —  以色列将要作万国之首, 成为世界的祝福, 并且充满荣耀光彩, 那日称为“以色列人的丰满”(罗11:12).[6]

 

 

(c)   以色列的三次被掳和回归

以色列人被掳到异邦

以色列的三次被掳和回归应验了先知何西阿的预言(何1:9-10). 预言前半部说: “耶和华说: ‘给他起名叫罗阿米(就是非我民的意思); 因为你们不作我的子民, 我也不作你们的神”(何1:9); 后半部说: “从前在什么地方对他们说‘你们不是我的子民’, 将来在那里必对他们说‘你们是永生神的儿子’ ”(何1:10). 以色列人分别称之为 Diaspora , 意为“分散”, 以及 Aliyah , 意即“回归”. 从以下历史可见预言的应验.

 

(c.1)     第一次的分散和回归

创世记告诉我们, 正如约瑟为法老解梦所说的, 七个丰年一结束, 全地大遭饥荒(创41:29-30). 以色列整个宗族也不得不从迦南去到埃及纳粮(购买粮食). 幸亏约瑟当上了埃及地的宰相, 他们才得到厚待.

可惜好景不常, 多年后有不认识约瑟的新王(法老)起来, 便用诡计苦待以色列人, 甚至摩西代表神向法老要求“容我的百姓去, 在旷野向我守节”(出5:1), 法老还是刚硬地回答说: “耶和华是谁, 使我听祂的话, 容以色列人去呢? 我不认识耶和华, 也不容以色列人去!”(出5:2). 以色列人成为被掳服苦的人, 为埃及建城造地.

直至逾越节那天, 神所立的先知摩西(徒7:37)带领百多万的以色列人离开埃及, 回归应许之地  —  迦南.

 

(c.2)     第二次的分散和回归

以色列人被掳后归回故土

主前609年, 以色列人因拜偶像而受到神的管教, 被掳到巴比伦70年之久(王下24:15), 神借巴比伦王的手好好整治祂的百姓(徒7:43). 70年间, 巴比伦严厉的手净化了百姓, 当日期满了, 神借着所罗巴伯(拉2:2)、祭司以斯拉(拉7:1,6)和酒政尼希米(尼2:5-6), 分三次带领以色列人回归, 由巴比伦回到耶路撒冷.

 

(c.3)     第三次的分散和回归

主后66年, 以色列人(犹太人)发动反罗马的革命. 主后70年, 罗马军队封锁耶路撒冷, 最终攻陷耶路撒冷. 超过50万居民(犹太人)被杀, 血流成河. 随后以色列人被驱逐至世界各地将近2千年之久. 蒙神帮助, 以色列在1948年复国, 随即面临第一次中东战争(1948; 又称“1948年阿以战争”或“以色列独立战争”), 多年以后又发生“六日战争”(1967)、“赎罪日战争”(1973)等等.[7]

2017年, 美国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 可说是无花果树发出嫩芽长叶(太24:32,[8] 注: 许多圣经学者认为无花果树“发嫩长叶”象征以色列于1948年复国),[9] 可惜绝大部分回归的人并没有悔改归神, 他们当中许多的人根本不认识以色列的神, 甚至是无神论主义者. 因此, 以色列人事实上还是“瞎眼”, 不认识真正的“弥赛亚”主耶稣基督. 他们还是“硬心”, 不接受主耶稣为他们的“弥赛亚”.

马唐纳(William MacDonald)贴切评注道: “我们的主再次从自然界中取材, 教导我们属灵的功课. 当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 我们看到无花果树比作以色列国(太21:18-22). 几百年来, 以色列国都处于休眠的状态, 没有自己的政府、地土、圣殿和祭司, 就是没有国家生命的迹象. 以色列民流离失所, 分散世界各地. 然后到了1948年, 以色列竟成了拥有自己土地、政府、货币、邮票等的一个国家. 从属灵的层面看来, 以色列国仍然荒芜冷漠; 因为她并没有为神结出任何果子. 但此表面上看来, 她既成为了国家, 便可以说她的树枝已发嫩长叶了.”[10]

先知以西结预言到耶路撒冷在大灾难时期, 会成为“熔炉”(结22:19-20),[11] 多国多民将在此丧命. 只有当主耶稣再临, 回到地上作王时, 以色列人才会全然回归, 从分散的各地回到耶路撒冷.[12] 这次的回归是极其荣耀的, 因为率领回归的不是先知, 也不是祭司, 乃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主耶稣基督(启17:14).[13]

注: 有关“以色列瞎眼硬心的奥秘”和使徒保罗在罗马书第11章对此事的讨论, 请参本期《家信》的“预言望楼: 将来的事(十八): 以色列的盼望  —  基督”之附录三.

 

 

*****************************************

附录一:   希伯来人、以色列人和犹太人的分别

 

有趣的是, 以上三个名词可用来指同一个人【例如使徒保罗称自己为“希伯来人”(腓3:5), 也是“以色列人”(腓3:5), 同时又是“犹太人”(加2:15)】, 不过这三词却有明显分别.

 

(A)       三词的来源

  1. 希伯来人(希腊文: Hebraios; 英文: Hebrew ): 希伯来一词也可能源于希伯来语 eber , 其义为“从另一个地区或地带”(region on the other side, 参 耶和华在 书24:2,3所描述的: “大河[指幼发拉底河]那边”, KJV: from the other side), 想来这乃是指亚伯拉罕(创14:13), 因为他进入迦南地乃是从幼发拉底河“那边”或约但河的“对岸”出发的.
  2. 以色列人(希腊文: Israêlitês ; 英文: Israelite ): Israelite泛指犹太人, 即其始祖雅各的后裔. 雅各曾在雅博渡口彻夜与天使搏斗, 其后改名为“以色列”(创32:28). 以色列这一名称, 是神赐给雅各的名字, 意为“与神角力得胜者”.
  3. 犹太人(希腊文: Ioudaios; 英文: Jew ): 英语中的“Jew”一词起源于中古英语的 GywIewe , 后者来自古代法语中的 giu 以及更早的 juieu , 最初则可追溯到拉丁语的 Iudaeum . 拉丁语 Iudaeus 意为英语的 Judaean , 即“来自 Judaea (犹太)地区的人”【注: 犹太地区是指在波斯、希腊和罗马统治下的古巴勒斯坦南部地带】.

 

(B)       三词的用法

  1. 希伯来人: 希伯来人主要用于从亚伯拉罕到大卫时期的古犹太人.
  2. 以色列人: 在早期历史中, “以色列人”是指以色列的12个支派, 然而, 现今时代也可指具有以色列国籍的人.
  3. 犹太人: 一切皈依犹太教(Judaism)的人(宗教意义)以及由犹太母亲所生的人(民族意义)都属于犹太人.

总括而言, 这三词可从它们在历史上的出现时间和所强调的重点来加以区别. 在时间次序上, 最先出现的词语是“希伯来人”(早在亚拉伯罕的时代), 其次是“以色列人”(在约瑟的时代), 接着是“犹大人”(在分裂王国/南北两国的时代), 最后才是“犹太人”(被掳后的时代).

此外, 虽然希伯来人、以色列人和犹太人在圣经中, 都是指亚伯拉罕属地的后裔, 是神所拣选的家族成员或子民, 但它们都强调不同的重点. 英国的圣经学者特伦奇(Richard C. Trench)贴切指出:  Hebraios (希伯来人)是指说希伯来话(Hebrew-speaking)的犹太人, 与说希利尼话(希腊语, Greek-speaking)的犹太人对比; Israêlitês (以色列人)是最尊严的词语, 指神权政治的国民, 因而成为神的应许之后嗣的犹太人; Ioudaios (犹太人)是指与外邦人(Gentile)在国籍/民族身份上有所区别的犹太人. 换言之, “希伯来人”强调他的语言(language, 注: 犹太人的正统语文和以色列国的国语都是希伯来语); “以色列人”强调他那神权政治之国民的特权, 并荣耀的天职或使命(theocratic privileges and glorious vocation); 而“犹太人”则强调他的国籍/民族身份(nationality).[14]

 

 

*****************************************

附录二:   无花果树所预表的以色列

 

新约圣经以非常生动的图像  —  无花果树  —  来描绘以色列的不顺从与不相信. 我们可从无花果树看见以下三个与以色列国民有关的阶段:[15]

 

(一)   种在葡萄园里的无花果树 (13:6-8)

无花果树栽在葡萄园里看似把树种错地方, 或特别照顾无花果树, 但其目的是要清楚带出它们的关联和所表达的意义. 葡萄园代表以色列家(赛5:7), 它不结好葡萄(反结野葡萄), 结果神“撤去篱笆, 使它被吞灭, 拆毁墙垣, 使它被践踏”(赛5:5), 意即以色列的城墙被毁, 百姓被掳到巴比伦.

无论如何, 它过后(被掳70年后)被带回故土, 可惜成为不信的“无花果树”, 并在主事奉的三年中(路13:7: “这三年来”), 没有结出该有的果子. 尽管如此, 神还给悖逆的以色列家一个机会  —  “今年且留着”(路13:8). 神还施与加倍的恩典  —  “等我周围掘开土, 加上粪”(路13:8), 这可指神多次多方借着众使徒, 再把福音传给以色列人(徒3:11-26; 4:13-21; 7:1-59; 13:15-42; 22:1-21以及28:23-29), 要他们悔改结出“信主和归主”的果子. 可悲的是, 以色列家并不信从福音, 不肯悔改, 最终难逃被“砍了”的厄运(路13:9)  —  主后70年, 耶路撒冷圣城, 包括圣殿(太24:2), 全被罗马军队毁灭.

 

(二)   受咒诅的无花果树 (21:18-20)

以色列这个不信的“无花果树”被主耶稣咒诅: “从今以后, 你永不结果子”,[16] “那无花果树就立刻枯乾了”(太21:19).

由于以色列人不信主耶稣是弥赛亚, 不接受祂作他们的王, 还将祂钉死, 结果受了咒诅  —  “立刻枯乾了”, 而申命记28-30章所预言的种种咒诅便临到以色列人身上. 结果, 这国民被分散到外邦各国将近2,000年之久(申28:64: “耶和华必使你们分散在万民中, 从地这边到地那边…”). 以色列被神搁置一旁不理, “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罗11:25).

 

(三)   无花果树的树枝发嫩长叶 (24:32-34)

主耶稣说: “你们可以从无花果树学个比方: 当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 你们就知道夏天近了”(太24:32). 无花果树“发嫩长叶”(许多学者认为这点可指以色列复国)代表以色列新的开始(也参 路21:29).[17] 它最终要复兴, 成为神的器皿, 来成就神在千禧年的计划, 正如旧约圣经所预言的.

在进入千禧年之前, 以色列要经过七年的灾难, 受到极大的逼迫. 但以色列在大灾难中将获得拯救(救主耶稣亲自降临拯救以色列中信靠祂的余民). 以色列的不信将被除去, “于是以色列全家(注: 指真正信主得救的以色列余民全家, 参 罗9:6,27)都要得救.[18] 如经上所记: 必有一位救主从锡安出来, 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恶”(罗11:26). 路21:6-28所描述的各种事件(指七年灾难时期的各种事件), 都要在一代(generation)的时间内发生【注: 这是根据主在 路21:32的话: “我实在告诉你们, 这世代(KJV: this generation)还没有过去, 这些事都要成就.”】[19]

 

 

无花果树、葡萄树和橄榄树的比较

除了“无花果树”, 圣经也用“葡萄树”和“橄榄树”来代表“以色列”或“犹太人/犹太国”. 我们读到以色列人还未被掳到巴比伦之前, 经常(并只有)被描述为“葡萄树”(赛5:1-7; 27:2-3; 耶12:10-11; 诗80:14-15). 从巴比伦被掳归回后, 耶24:5形容犹大人如“无花果树”,[20] 并且新约圣经也如此形容(路13:6-7; 太21:18-20; 24:32).

 

无论如何, 罗11:24论到以色列“要接在本树上”, 即接在橄榄树上. 因此, 圣灵描绘以色列为葡萄树、无花果树和橄榄树, 分别代表她在历史上的三个时代(dispensations)如下:[21]

 

树名

预表

1

葡萄树 (赛5:1-7)   

–   以色列的过去

以色列作为一个离开埃及的国民

2

无花果树 (路13:6-8; 太24:32-35)

– 以色列的现在

以色列在被掳到巴比伦的时期过后

3

橄榄树 (耶11:16; 罗11:24)

– 以色列的将来

以色列在千禧年里继承应许之地

   注: 以上三种树在 哈3:17和 士9:8-13均有提及

 

以上这看法与弗拉尼根(Jim. Flanigan)的见解相同【请参上文 (b) 以色列的三个特征】, 但罗杰斯(Ebenezer W. Rogers)对此却有稍微不同的看法. 他认为葡萄树预表以色列过去的历史(past history), 橄榄树代表她现在的情况(present condition)  —  “原来的枝子被折下来”(参 罗11:17-25), 而无花果树则预表她将来的前景(future prospect).[22] 到底哪一个看法正确?

 

事实上, 两个看法都正确! 细心的读者不难观察到“无花果树”和“橄榄树”都各别论到以色列的现今和将来情况  —  “无花果树”论到以色列的现今(太21:18-20: “就立刻枯乾…”)和将来(耶24:5-7: “我也要建立他们, 必不拆毁; 栽植他们, 并不拔出”); 而“橄榄树”也同时论到以色列的现今(罗11:20: “被折下来”)与将来(罗11:24-26: “要接在本树上…”). 换言之, 两者都可代表她的现今与将来, 只是以不同角度来看, 就产生不同观点.

 

此外, 虽然赫丁(John Heading)赞同葡萄树可指以色的过去; 无花果树指她的现今状况(有叶[指有犹太人的国家]但却无果); 橄榄树则指她的未来, 就是枝子会被接回树上(罗11:19). 但从另一个角度, 赫丁表明这三种树也可以表达以下重点:

1)   无花果树 = 神对祂百姓在地上国民方面的关注.

  • 以色列国民本是“作首不作尾, 居上不居下”(申28:14), 但却像被咒诅的无花果树(可11:21), 导致外邦列国作首, 以色列作尾(申28:44).
  • 在主耶稣时代, 以色列这棵无花果树有叶无果, 虚有其表(太21:19; 路13:6-7). 主后70年, 它如无花果树“枯干”了(耶路撒冷被毁), 不再是个国家. 但神应许将来要复兴以色列国(徒1:6-7).

 

2)   葡萄树 = 神对祂百姓在地上属灵方面的关注.

  • 在 赛5:2-4, 神指望从祂百姓以色列人得到属灵的果子; 祂的“葡萄园”是以色列众祭司、利未人、众先知和牧者所事奉的领域(太21:33).
  • 由于没有结出果子, 这些事奉就转交给那能结出果子的人(园户, 太21:41), 就是那些现今住在真葡萄树上的枝子(指信主耶稣的人, 约15:1-5).

 

3)   橄榄树 = 神对祂百姓在地上见证方面的关注.

  • 橄榄树常与见证有关(注: 圣经用“两棵橄榄树”来代表“两个见证人”, 启11:3-4; 也参 亚4:2-3), 这表明要靠神的灵在地上摆出的见证(注: 金灯台的油取自橄榄树, “油”在圣经中常代表圣灵, 因为只有靠着圣灵才能为主发光作见证, 参 亚4:6).
  • 神首先是把为神公开见证的责任交给犹太人(以色列民, 但他们失败了), 然后交给地方召会的外邦人(注: 启示录就记载了七个外邦召会作为见证的七个灯台, 启1:11,20). 罗11:11-26追溯这段有关见证移交的历史, 表明现今信徒(召会)在地上为主作见证(如橄榄树一般). 至于将来, 请参 启11:3-4 (也参 启7:3-8).[23]

 

 

*****************************************

附录三:   橄榄山的讲论

 

论到七年灾难, 神要在这段灾难时期成就一个旨意  —  就是要将以色列国准备好, 以进入弥赛亚(主耶稣基督)回来时建立的国度(即千禧年国), 使神给以色列的诸约得以实现. 主耶稣就借着“橄榄山的讲论”(The Olivet Discourse, 即 太24:1至25:46的预言)把以色列国将来要经历的事件, 按次序详细地排列出来.  

(A)   讲论的背景

这“橄榄山的讲论”是在主耶稣受死前两天说的(太26:1-2), 在橄榄山讲论之前, 主宣告法利赛人的祸(太23:13-36)以及神的惩罚  —  他们不得见祂(太23:37-39). 薛弗尔(Lewis Sperry Chafer)写道:

  • 这次的讲论是对耶路撒冷的儿女说的, 这也代表整个以色列国… 由 太24:4开始的整段讲论… 听者虽然是门徒(基督徒, 但他们是犹太人, 代表将来要经历这次讲论中一切事件的犹太人), 但其实是对整个国家(nation, 指以色列国民)说, 特别是那些将经历讲论中各种试炼的人. “我多次愿意聚集你的儿女”一句(太23:37), 不但揭示祂是对以色列说话, 更指到神最终招聚以色列人归回本地(以色列地)的众预言终必成就… “你们的家”(太23:38)指以色列家, 以大卫的王族世系为中心… “荒场”一词是其中一个形容词, 用来描述以色列在整个现今时代的境况… “你们不得再见我”预示祂要离去, 暂时止住祂与以色列的特殊关系, “直等到”祂再来, 那时“众目要看见祂”(启1:7), “他们要看见人子, 有能力, 有大荣耀, 驾着天上的云降临”(太24:30).

因此, 这次讲论的背景, 就是以色列国民拒绝弥赛亚, 以及神向这国民施行惩罚, 使他们不得见祂, 直到祂所定亲自再临的日子. 换言之, 橄榄山的讲论主要的对象不是针对召会(教会)的基督徒(虽说基督徒也能从中获益), 而是犹太人, 正如魏斯比(W. W. Wiersbe)所言: “我们必须谨记这橄榄山讲论的‘环境’是犹太背景. 主耶稣讲论到‘在犹太的’(太24:16)、安息日(太24:20)以及但以理论到犹太国民的预言(太24:15). 主还未启示有关召会被提的完整真理(林前15:51; 帖前4:13-18), 因为那时召会还是个奥秘(弗3:1-12).[24]   

 

 

(B)  门徒的问题 (24:1-3)

主在马太福音24章宣告耶路撒冷和其圣殿要遭摧毁(太24:1-2). 此话必在门徒心中产生疑问, 所以他们过后在橄榄山上私下问主三道问题, 说: “什么时候有这些事? 祢降临和世界的末了有什么预兆呢?”(太24:3)

关于第一道问题, 马太福音没有记载主给的答案, 但 路21:20-24则有记载. 这答案关乎罗马将军提多在主后70年攻占耶路撒冷, 拆毁圣殿. 至于其他两道问题, 大概是因为在前一章主应许祂要再来(太23:39), 使门徒联想到这些事与末世的关系. 针对这两道问题, 盖伯林(A. C. Gaebelein)写道:

  • 至于另外两个问题: “祢降临和世界的末了有什么预兆呢?” 可以肯定, 在门徒心中, 这只是一个问题; 主曾不断提到祂要再来. 他们既是真正的犹太人, 自然期待弥赛亚来建立祂的国度(参 徒1:6), 他们也有权这样期待. 他们曾目睹祂… 遭拒绝… 他们鼓起勇气, 提及祂的再来, 询问这事发生时会有什么预兆… 祂再来时… 是荣耀地重临地上(太23:39)… 他们继而问到这时代的完结或结局…

主在马太福音24至25章集中讨论弥赛亚再临, 和世界的末了(终结)之预兆. 主把在天国建立前, 以及这时代终结时, 一切与以色列及对以色列的安排相关的事情排列出来. 这些事情的安排是次序分明的. 薛弗尔说: “新约圣经中鲜有其他经文, 比这次讲论更次序分明地将事件记录下来.”

 

 

(C)   对这讲论的解释

明白这段经文的关键, 莫过于所用的解释法. 盖柏林把解释这段经文的三种方法勾画出来:

  • 最多人采用的解释法, 就是认为其内容在过去已完全成就了(指所预言的完全应验了), 说(内中所记载的)灾难是过去的事, 而主耶稣基督在耶路撒冷被毁时再来了. 然而, 这是愚昧的灵意解经法, 将神的话肆意曲解….
  • 另一个解释橄榄山预言的方法, 就是应用在我们身处的基督徒时代(召会时代)上… 他们说, 主把整个基督徒时代, 特别是其尾声形容为末时(the end, 指 the end times).[25] 他们认为, 在这世代的末时, 召会留在地上, 经过灾难时期; 因此, 经文中的劝勉是给活在这时代末时的基督徒…
  • 还有第三种方法解释主的话, 指其预言是关于犹太人时代的结束, 是将来的事. 这是理解这段经文的正确及唯一方法… 主在橄榄山的讲论, 预示犹太人时代如何结束.

第一种解释是“无千禧年派”的见解, 第二种是“灾后被提论者”的见解, 第三种是“灾前被提论者”的见解.

 

 

(D)   七年灾难的时期 (24:4-26)

神在这时代末时关于以色列的计划, 第一件事就是 太24:4-26记载要来临的灾难. 对于经文中事件发生的先后次序, 灾前被提论者对此也有稍微不同的意见.

  1. 薛弗尔(Chafer)的见解, 他认为 太24:4-8形容现今召会时代的事件, 是在第七十个七(指七年灾难)开始前发生, 被称为“灾难的起头”, 而第9至26节则形容灾难时期的情况.
  2. 司可福(Scofield)的见解: 他认为经文可以有双重的解释, 部分适用于召会时代, 部分适用于灾难时期. 他说: “第4至14节有双重的解释: 经文指出: (a) 这个时代的特色 —  战争、国际纠纷、饥荒、瘟疫、逼迫及假基督(参 但9:26)… (b) 但同一段经文(4-14节)具体地指出这时代结束的情况, 即但以理书中第七十个七的情况… 这一切道出这时代的特色, 其严重程度一直发展到末时.
  3. 甄格殊(Schuyler English)的见解: 他说: “马太福音24:4-14所记载的, 是那一个七(指七年灾难)的首半部, 即末时(end time)的开始; 第15至26节是后半部, 即大灾难时期, 终局随后来临.
  4. 第四种见解: 它认为第4至8节勾画出七年灾难时期首半段(即前三年半)的情况, 第9至26节则形容那个七的后半期(七年灾难后三年半)的情况.

由于要在解经上一致连贯, 主耶稣既在经文说明对以色列将来的计划, 所以经文不适用于召会或召会时代(注: 尽管如此, 经文虽然不是直接对召会信徒的应许, 但召会信徒仍可应用其大原则, 例如谨慎与提防假先知、假基督等等). 再者, 解经与应用不能各具有一说, 所以认为经文有双重解释的见解是不能成立的. 由于第4至8节与启示录第6章的内容一致, 足以显示经文是形容七年灾难时期首半段的情况. 盖柏林指出: “马太福音24章中的橄榄山讲论, 与由启示录第6章开始的记载, 应该完全吻合, 实情也是如此.” 甄格殊观察到两者并列:

启示录 6:1-11

马太福音 24:4-9

揭开第一印: 有一个骑白马的, 出来胜了又胜(启6:2). 虽然主耶稣将要骑白马回来, 但这里的骑士不是祂, 而是假基督, 祂要建立短暂虚假的和平.

马太福音第24章的第一个预言是: “因为将来有好些人冒我的名来, 说: ‘我是基督’, 并且要迷惑许多人” (太24:5)

揭开第二印: 有一个骑红马的, 他要从地上夺去太平, 意即有打仗或争战的事, 世界失去太平的日子.

马太福音第24章的第二个预言是: “打仗和打仗的风声…国要攻打国”(太24:6-7)

揭开第三印: 有一个骑黑马的, 手中拿着天平, 而四活物所说的话显示有饥荒(粮食严重缺乏, 物价大涨) (启6:5-6).

马太福音第24章的第三个预言是: “多处必有饥荒”(太24:7)

揭开第四印: 有一个骑灰马的, 他的名字叫作“死”, 有“刀剑、饥荒、瘟疫”(启6:8).

马太福音第24章的第四个预言是: “多处必有…地震”(太24:7); 还有“瘟疫”(路21:11)

揭开第五印: 在祭坛底下有“为神的道、并为作见证被杀之人的灵魂”, 他们求神为他们伸冤(启6:9-10).

马太福音第24章的第五个预言是: “那时, 人要把你们陷在患难里, 也要杀害你们”(太24:9)

太24:9-26所描述的事件是发生在那个“七”(七年灾难)的后半期,[26] 因为先知但以理清楚说明“那行毁坏可憎的”(太24:15)会在“一七之半”露出真面目(但9:27), 直到灾难时期的末了. 太24:9的“那时”似乎是要引出预言中所提到将临到以色列的大逼迫(启12:12-17). 约翰揭示这逼迫在七年灾难的后半段时间(被称为“大灾难”, 太24:21)会一直延续下去, 直到后三年半的结束(启12:14).

潘德科总结说: “我们可以确定主的话, 在大灾难时期发生的事件是怎样的. 在最后一个七(七年灾难)的前半部, 虽然以色列在那虚假的“和平之约”(但9:27)下相对地得保安全, 但仍会经历第4至8节(启示录第6章中的印)中的各种惩罚. 当一七过了一半后, 那行毁坏可憎的(太24:15; 也参 帖后2:3-4; 启13:1-10)要使以色列面临严重逼迫(太24:9; 启12:12-17), 并迫使以色列人逃离本地(太24:16-20). 不信的以色列人将受假先知的迷惑(太24:11; 启13:11-18), 以致离经背道(太24:12; 帖后2:11). 信主的以色列人则为主作见证, 将好消息告诉世人. 这一切事件显示弥赛亚已经临近了(太24:14). 这段时期将以弥赛亚再临为终结(太24:27). 以上就是主耶稣所说, 在七年灾难时期要发生的事件之次序.

 

 

(E)   弥赛亚第二次降临 (24:27-30)

当主对七年灾难时期描述完毕后, 祂进一步提到将要发生的事, 就是祂的第二次降临(太24:30-37). 关于这次降临, 祂提到几方面:

  1. 这事在“那些日子的灾难一过去”后便发生(太24:29). 灾难时期的事件一直发生, 直到弥赛亚第二次降临, 灾难时期才结束.
  2. 主再临之前有预兆(太24:30: “那时, 人子的兆头要显在天上”). 经文没有说明什么预兆. 在此之前, 第4至26节描述了很多将要出现的先兆, 却都是独特的预兆, 预示弥赛亚第二次降临.
  3. 这次降临是突然与快速的(太24:27: “闪电从东边发出, 直照到西边. 人子降临, 也要这样”).
  4. 这次降临也是明显可见的(太24:30: “他们要看见人子, 有能力, 有大荣耀, 驾着天上的云降临”). 那时, 全地的人都要看见祂的荣耀和能力.

 

 

(F)   重新招聚以色列 (24:31)

太24:31记述那随着主再临所将发生的事, 就是重新招聚以色列民. 他们因撒但发怒要消灭他们(启12:12)和那兽的迫害(太24:15)而分散, 然而凭着应许, 他们将被重新招聚, 归回故土(申30:3-4; 结37:21-28). 这重新招聚的工作将由天使完成. 太24:31提到的“选民”, 是指神在这计划中的以色列圣徒, 因神当时在处理的正是以色列的国民(但7:18, 22, 27).

 

 

(G)   所说明的比喻 (24:32-51)

至此, 主暂时停止按次序叙述这时代末了(the end of the age)的事件, 转而提出一些实际的劝勉, 鼓励那些将经历和见证这些事件的人. 主的训示记载在 太24:32-51.

首先, 主用无花果树的比方(比喻, KJV: parable)表示人子必再来. 不少圣经学者(如H. A. Ironside、Wm MacDonald、黄丹尼教授等等)认为无花果树发嫩长叶可以象征以色列复国【参本文“神的十二个奥秘(四)”之文章(b.2, 第三项), 以及本文附录二: 无花果树所预表的以色列】. 无论如何, 也有学者认为无花果树的比喻并不特指以色列复国, 而是主在 太24:4-29所提到的灾难或预兆. 薛弗尔(Chafer)可代表持这类看法的学者, 他说: “在其他经文中, 无花果树是用来比喻以色列国的(参 太21:18-20), 但在这里, 比喻却没有这方面的意思. 比喻要说明, 当基督刚提到的一切事件, 包括灾难的起头, 开始实现时, 大家就可以肯定祂已近了, 正在门口了.” 换言之, 当前段经文记载的预兆实现时, 我们可以肯定弥赛亚要来了, 正如无花果树发嫩长叶时, 我们知道夏天已近了.

紧随此说明主必回来的比喻, 主劝勉各人要儆醒, 因为没有人知道那日子何时再临(太24:36-51). 引用挪亚的日子为例(太24:37-39), 重点不在挪亚时代的人过着放荡不道德的生活(虽然这是事实), 而是要强调他们对即将来临的审判毫无准备. 两人在田间及两人在推磨的比喻(太24:40-41), 以及忠心和不忠的仆人之比喻(太24:45-50), 重点皆指出在不可预知的时候, 主就回来了. 这三个比喻提到的人物, 都忙于日常的生活, 完全没有想到弥赛亚的回来. 其教训可见于这些字眼: “儆醒”(42节)、“你们也要预备”(44节)、“你们想不到的时候, 人子就来了”(44节, 也参 太24:50).

 

 

(H)   对以色列的审判 (25:1-30)

主耶稣在 太25:1以“那时”一词, 恢复叙述将来要成就的事. 主透过十个童女的比喻, 指出重新招聚以色列人以后(太24:31), 要对在地上的以色列人进行审判, 决定谁可以进天国. 其实在 太24:28早已提到审判, 这里把不信的以色列人比作“尸首”(carcase); 他们被交给鹰, 喻示审判.

关于比喻中的童女身分, 主要有两种见解:

(一)     童女代表召会(教会)信徒

第一种见解认为主耶稣在 太24:4-44完全是处理与以色列有关的事, 但从 太24:45-25:46却关注现今的时代, 重点放在召会上. 盖柏林持这种见解, 说: “第一部分(太24:4-44)着眼于门徒的犹太人身分, 视他们等同犹太时代结束(指七年灾难结束)的以色列余民. 但到这部分(太24:45-25:46), 主视他们与一个崭新的局面有关, 那新局面就是基督信仰… 这些比喻与犹太时代及在地上属神的余民无关…”

然而, 潘德科指出, 我们有理由否定童女是预表这时代的召会; 其理由如下:

  1. “那时”(太25:1)一词所指的时间, 不是指召会时代, 而是主在 太24:32打岔话题后, 恢复回答原先的问题,[27] 继续叙述将要发生在以色列身上的事件(即他们要受主的审判, 决定谁可进天国).
  2. 由于主是以“新郎”的身分重临地上参加婚筵, 所以祂必有新妇(新娘)同行. 因此, 在地上等候的一定不是新妇(而召会被喻为羔羊的新妇).
  3. 在 启19:7-16, 婚礼后便举行婚筵, 而 路12:36说: “自己好像仆人等候主人从婚姻的筵席上回来(注: 原文作“从婚礼 [KJV: wedding]上回来”, 原文无“筵席”一词). 他来到, 叩门, 就立刻给他开门.” 根据这节, 婚礼虽在天上举行, 婚筵却是在地上. 故此, 这比喻形容新郎与新妇(新娘)一同来到地上参加婚筵(羔羊之婚筵, marriage supper, 启19:9), 而那个聪明的童女得以参与其中, 另外五个愚拙的便被拒诸门外(注: 真正的召会信徒是不会被拒诸门外的).

 

(二)     童女代表以色列国民

第二个见解认为童女代表以色列国. 甄格殊(Schuyler English)的见解最具代表性: “十个童女代表召会被提后的以色列余民. 那五个聪明的童女代表信主的余民, 五个愚拙的代表不信的, 他们只是口头上声称期待弥赛亚从大能中降临而已.” 比喻的重点似乎在 太25:10: “那预备好了的, 同他进去坐席.” 因此, 主指出在祂第二次降临和以色列再次被招聚后, 祂要在地上审判那些还留在地上的以色列人. 那些点着灯的(归信基督, 预备好了)的以色列人可以进入和享受天国之乐.

接下来的比喻  —  “才干的比喻” (论才干受审, 太25:14-30)  —  进一步说明这真理. 当主再来时, 祂要审判以色列, 来决定谁可以进入千禧年国度, 谁不可以. 甄格殊说: “当主耶稣在大能中回来时, 祂要以色列的余民向祂交账, 以决定谁可以享受国度(指天国或千禧年国)的福乐. ‘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一句, 是指进入应许之地, 享受国度的福乐(结20:40-42); 至于没有赚取利润的仆人, 他们要被赶到外面黑暗去, 就是 结20:37-38所说的‘他们却不得入以色列地’.” 马唐纳解释道: “无用的仆人被丢在外面, 摒弃于天国的门外. 他与邪恶之徒一起承担可怕的结局. 他受责罚, 不是因为赚不到银钱, 而是他缺乏得救的信心, 做不出善行来.”

 

 

(I)   对外邦列国的审判 (25:31-46)

接着下来, 主在 太25:31-46论述祂再临后, 也将审判存留在地上的外邦人(太25:32的“万民”意指所有外邦国民), 以此作为这时代的结束. 这次的审判决定所有外邦人中, 谁“可来承受那创世以来为你们所预备的国”(太25:34). 必须留意的是, 这次审判的对象是那些还活着的外邦人, 不是已死去的人; 死了的人将要在千禧年国后复活, 在白色大宝座前受最后的审判(启20:11-15). 

在 太25:31-46的审判之前, 那14万4千人和信主的余民, 已将天国的福音传遍天下了. 这审判是根据各人对上述广传的福音所作出的反应. 凯利(William Kelly)评述道: “… 这(审判)… 只适用于当时还存活的列国人民: 当末时即将来临, 那王者(指主耶稣)的使者向他们传扬天国的福音时, 这些人怎样对待他们? 现在, 末时已经来到了. 审判是公开及不容抵赖的, 要证明这些人对将来的王有没有信心. 那些接受天国福音的人, 在行为上表现他们的信心; 同样地, 鄙视这福音的表现, 就是不信. 这审判不但是公平的, 更是恩惠的…”

总括而言, 主耶稣在橄榄山讲论中, 把要在第“七十个七”时期(七年灾难时期)内发生的事件按发展次序叙述出来. 在解释这段时期的事件发展次序上, 主的叙述肯定是准确无误的指引.[28]

 

 


[1]               这十二个奥秘如下: (1) 基督道成肉身的奥秘 (提前3:16); (2) 基督在我们心中的奥秘 (西1:26-27); (3) 基督身体的奥秘 (弗3:6); (4) 七星与七个金灯台的奥秘 (启1:20); (5) 天国的奥秘 (太13:1-52); (6) 圣徒(召会)被提的奥秘 (林前15:51-54; 帖前4:16-18); (7) 以色列眼瞎硬心的奥秘 (罗11:25); (8) 不法的奥秘 (帖后2:7); (9) 大巴比伦的奥秘 (启17:5); (10) 基督新妇的奥秘 (弗5:26-32); (11) 万物更新和复兴的奥秘 (弥4:1-4; 彼后3:7-13; 启21:1-2); (12) 神旨意的奥秘 (启10:7). 也请读者参阅“家信文库”的下列文章,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5/08/圣经中的奥秘是指什么-共有多少种奥秘/ .

[2]               今日论到“以色列”时主要是指国家, 不一定指犹太民族; 参本文附录一: 希伯来人、以色列人和犹太人的分别.

[3]               弗莱明(Don Fleming)解释道: “按新约圣经的用法, 奥秘(mystery)一词不是一个让人无法明白的秘密(secret)或不解之谜(puzzle), 而是神启示给人的一个真理. 它通常指人普遍不知的事物, 但神因着祂的恩典而晓谕给人知道(弗3:4-5; 西1:26; 启17:7).”【引自Don Fleming所编辑的 World’s Bible Dictionary (1990), 第107-108页】. 简而言之, 奥秘是只有借着神的启示才能知晓的真理.

[4]               启7:9,14: “此后, 我观看, 见有许多的人, 没有人能数过来, 是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 站在宝座和羔羊面前, 身穿白衣, 手拿棕树枝. … 他向我说: ‘这些人是从大患难中出来的, 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净了.’ ”

[5]               以上这看法是弗拉尼根(Jim. Flanigan)和一些圣经学者的见解, 但罗杰斯(Ebenezer W. Rogers)对此却有稍微不同的看法. 他认为橄榄树代表以色列现在的情况, 而无花果树则预表她将来的前景. 关于这点, 请参本文附录二.

[6]               罗11;16: “若他们的过失, 为天下的富足, 他们的缺乏, 为外邦人的富足; 何况他们的丰满呢?”

[7]               自以色列于1948年复国以来, 以色列人与阿拉伯人共发生了五次大战. 这五次中东大战是: (1) 独立的即日战争(1948年5月14日至1949年2月24日); (2) 西乃战争(1956年10月29日至11月6日); (3) 六日战争(1967年6月5日至10日); (4) 赎罪日战争(1973年10月6日至24日); (5) 黎巴嫩战争(1982年6月6日至9月29日).

[8]               太24:32-33: “你们可以从无花果树学个比方: 当树枝发嫩长叶的时候, 你们就知道夏天近了. 这样, 你们看见这一切的事, 也该知道人子近了, 正在门口了.”

[9]               早在1948年, 艾朗赛(H. A. Ironside)在其《马太福音评注笔记》中写道: “无花果树是以色列国民的著名标志(symbol), 多个世纪以来, 散居各地以色列人, 即是属神的约民, 没有国家. 可是他们今天已大量地归回巴勒斯坦, 再次成立一个国家(nation). 因此, 无花果树已长出绿叶, 也以此宣布主耶稣就快回来, 要被承认为他们的弥赛亚和君王. 他们现今还处在硬心不信中, 正如圣经所表明的… 若无花果树显露新生命宣告以色列蒙福之日已经近了, 那么召会被提之刻是更近了!” Henry A. Ironside, Expository Notes on the Gospel of Matthew (Neptune,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48), 第323页.

[10]             马唐纳著, 《活石新约圣经注释》(香港尖沙咀: 活石福音书室, 2007年), 第131页.

[11]             结22:19-20: “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 因你们都成为渣滓, 我必聚集你们在耶路撒冷中. 人怎样将银、铜、铁、铅、锡聚在炉中, 吹火熔化; 照样, 我也要发怒气和忿怒, 将你们聚集放在城中, 熔化你们.”

[12]             这些以色列余民的心必全然更新(申30:6), 真实地拥戴主耶稣为王, 就是他们拒绝多年的那一位(亚13:9).

[13]             上文改编自弗拉尼根(Jim. Flanigan)的讲道笔记“神的十二个奥秘”, 载《灵食蜜语》, 第7期, 第4-7页(此刊物由香港大埔福音堂于2019年出版), 另稍加修订补充.

[14]             Richard C. Trench, Synonyms of the New Testament (Grand Rapids: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880), 第143页;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4/04/希伯来人以色列人和犹太人有何不同 . 胡忠铭则认为“希伯来人”是民族名称, “以色列人”是立约名称, “犹太人”是政治名称. 胡忠铭著, 《应对vs硬对》(台南市: 人光出版社, 2003年), 第187-190页.

[15]             有者解释这三个阶段为: (1) 种在葡萄园里的无花果树(路13:6-8): 代表主在地上事奉的时期; (2) 受咒诅的无花果树(太21:18-20): 代表主回到天上直到以色列1948年复国; (3) 无花果树的树枝发嫩长叶(太24:32-34): 代表以色列1948年复国直到七年灾难结束.

[16]             这节的“永不结果子”并不排除以色列将来得着复兴的福气(因为以色列有一部分的余民(remnant)将会得救, 其余的国民却因严重背道而遭神审判). 赫丁(John Heading)贴切评注道: “我们可用一件事来比较此事, 就是哥尼雅(Coniah, 又名耶哥尼雅), 或称约雅斤王(Jehoiachin), 神宣布审判他‘无子… 他后裔中再无一人得亨通, 能坐在大卫的宝座上治理犹大’(耶22:30). 但神也很快应许施恩, ‘要给大卫兴起一个公义的苗裔’(即主耶稣, 耶23:5-6). 因此, 约雅斤(耶哥尼雅)过后得到恢复(王下25:27-30; 代上3:17), 并生了一个列于王的家谱(指主耶稣的家谱)中的儿子(即撒拉铁, 所罗巴伯的父亲, 太1:12). 换言之, 我们看见那比上述无花果树事件更广阔的图景, 即在主后70年耶路撒冷被毁之后, 我们看见神伟大的怜悯并不终止  —  祂还会施恩怜悯, 至终使‘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罗11:26), 就是使那些将来经过大灾难的信主余民都要得救.” John Heading, “Matthew”,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vol. 2), edited by T. Wilson and K. Stapley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84), 第284页.

[17]             路21:29记载: “耶稣又设比喻对他们说: ‘你们看无花果树和各样的树; 它发芽的时候, 你们一看见, 自然晓得夏天近了.’ ” 许多圣经学者认为这节的“无花果树”是指以色列(何9:10; 路13:6-9), 而“各样的树”则指世上的外邦列国. 持此看法的有: 达秘(J. N. Darby)、盖伯林(A. C. Gaebelein)、赫丁(John Heading)、马唐纳(W. MacDonald)、魏斯比(W. W. Wiersbe)等等.

[18]             罗9:6: “这不是说神的话落了空. 因为从以色列生的不都是以色列人”; 罗9:27: “以赛亚指着以色列人喊着说: ‘以色列人虽多如海沙, 得救的不过是剩下的余数’(remnant, 或译“余民”).” 故此, 这些得救的是以色列余民全家.

[19]             对以色列人而言, “一代”可指40年或70年. 有者解释说主再来会发生在以色列复国的那一代之内, 那即是1948年后的40年(即1988年)或70年(即2018年)之内. 但2018年已过, 主还没来, 可见上述说法并不正确. 潘德科(J. D. Pentecost)提出另外两个较可能的说法, 他写道: “另一说法则认为这是指将来的事, 所以基督的意思是指凡见证这章经文预言(例如各样灾难)的人, 将在他们有生之年目睹人子再来(因为这灾难时期不长, 只有七年). 这解释或许有理. 另一个说法认为‘世代’(generation)的基本意思是‘种族(race)、宗族(kindred)、家族(family)’ (指以色列国族), 所以主其实是作出应许: 虽然这行毁坏可憎者诸多攻击摧毁(太24:15-16), 但以色列国族仍得保守, 直到主再来完成对她的计划. 看来这是最好的解释了.” 潘德科著, 《将来的事》(香港九龙: 活石福音书室, 2001年), 第264页.

[20]             耶24:5: “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 被掳去的犹大人, 就是我打发离开这地到迦勒底人之地去的, 我必看顾他们如这好无花果, 使他们得好处.”

[21]             上文的附录二改编自 Rightly Dividing the Word: Things that Differ (Amainthakarai, Madras: Amainthakarai Gospel Hall, 1995), 第84-85页.

[22]             E. W. Rogers, The Revelation and Future Events (UK: Precious Seed Magazine, 1971), 第18页.

[23]             John Heading, “Matthew”,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vol. 2), 第283-284页.

[24]             Warren W. Wiersbe, The Bible Exposition Commentary (vol. 1): Matt – Gal (Illinois : Victor Books, 1989), 第87页.

[25]             有者认为, 按新约的末世论, “末时”或“末世”一般上可指: (a) 基督降生后就开始的时代(来1:2; 9:26; 注: 约壹2:18说: “如今是末时了. … 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 从此我们就知道如今是末时了”); (b) 可特指基督第二次降临在地上之前发生种种未来灾难事件的这段时期(参 太24:3-25:46); (c) 属地的千禧年国度时代(赛2:1-5); (d) 现今世界(指地球)的终结, 引进一个全新与永恒的世界(彼后3:7-10; 启21:1). 潘德科(J. D. Pentecost)提醒说, 圣经记载与召会(教会)有关的“末世”(last times, 复数的, 彼前1:20; 犹18), 也有单数的“末世”(last time, 彼前1:5; 约壹2:18); 有以色列的“日后”(latter days, 但10:14; 申4:30), 也有召会的“后来的时候”(latter times, 提前4:1). 此外, 圣经论到以色列“末后的日子”(last days, 赛2:2; 弥4:1; 徒2:17), 也有召会的“末世”(last days, 提后3:1; 来1:2). 圣经还提到以色列的“末日”(last day, 单数的, 约6:39-40, 44, 54), 虽然这个单数的“日”(day)可以用来指一个计划(program), 而非指相关的时期. 薛弗尔(Lewis Sperry Chafer)写道: “… 必须分辨以色列‘末后的日子’(last days)  —  她的国度在地上的光荣时日(参 赛2:1-5)  —  和召会‘末后的日子’(last days), 就是邪恶背道的日子(参 提后3:1-5). 同样地, 必须区别以色列和召会‘末后的日子’(last days), 以及与召会相关的‘末日’(the last day, 单数的)  —  指在基督里睡了的人复活之日(参 约6:39-40, 44, 54).” 引自潘德科所著的《将来的事》, 第150-151页 (注: 有按其英文原版稍加修饰).

[26]             也有圣经学者认为在“前三年半”的末期就已开始发生第五和第六印的灾难(即“圣徒被杀害”和“地大震动”), 但这两种灾难在“后三年半”还会继续发生.

[27]             门徒在 太24:3问有关“世界的末了”之预兆, 而主耶稣要在此解答与“世界的末了”有关的事件, 包括如何审判犹太人和外邦人, 决定谁可以进天国.

[28]             附录三主要改编自 潘德科著, 《将来的事》(香港九龙: 活石福音书室, 2001年), 第259-267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