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所预示的基督: 燔祭和素祭 (利1:1-17; 2:1-16)


(A)       序言

在出埃及记, 我们看见神的救赎. 在利未记, 我们看见神的供应  —  供应人灵命所迫切需要的, 就是祭牲、祭司和敬拜的地方. 苏格兰的安德鲁·米勒(Andrew Miller)在为《利未记释义》所写的序言中表示: “祭牲是敬拜的基础(sacrifice is the basis of worship). 蒙神悦纳的敬拜, 必须根据神所喜悦的祭牲. 人本身是有罪、不洁的, 需要祭牲来除罪, 洁净他的污秽, 好叫他合宜地站在圣洁的神面前. ‘若不流血, 罪就不得赦免了’(来9:22). 人得不着赦免, 或不认识赦免, 他不能有愉快的敬拜, 也不能有真正、发自内心的赞美, 或对神有尊崇和谢恩.”[1]

基督的牺牲是人亲近神、敬拜神的基础. 约翰·达秘(John N. Darby)写道: “这就是为何利未记以祭牲开始, 代表基督那完美的牺牲. 这些富有预表性的祭牲(typical sacrifices)代表基督工作的各种特征, 并给于我们多方的应用, 这是我们所该关注的, 无事可胜过此事.”[2] 在接下来几期的《家信》中, 我们就要从预表(type)[3]的观点来查考利未记的五个祭物. 格里夫(Paul Grieve)指出, 利未记首七章所描述的五个祭物, 可分为两大组. 首三个被称为“馨香祭”(sweet savour offerings; 利1:9; 2:2; 3:5). 最后两个则是所谓的“非馨香祭” (non-sweet savour offerings).[4] 现在就让我们探讨“馨香祭”的首个祭物  —  燔祭(burnt offering).

(B)       燔祭 (1:1-17; 6:8-13; 1:10)

一切献给神之物, 不论是祭物本身, 或是献祭之法, 都必须严谨地根据神所指示的. 作为伟大救赎的主题, 以及神旨意和恩惠的对象, 以色列人领受指示如何敬拜和表达感谢. 神所指示关于献祭中的种种细节是预表那位最讨神喜悦的主耶稣, 这点是旧约献祭者难以明白或赏识的. 神所指示的第一个祭物是燔祭,[5] 它是所有祭物中最高品质的, 向我们表明主耶稣基督在祂生命和品格的每一细节都讨神喜悦.

  • 利1:3:  他的供物若以牛为燔祭, 就要在会幕门口献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牛…
  • 利1:10:  人的供物若以绵羊或山羊为燔祭, 就要献上没有残疾的公羊.
  • 利1:14:  人奉给耶和华的供物, 若以鸟为燔祭, 就要献斑鸠或是雏鸽为供物.

 

人可用公牛(bullock)为燔祭. 公牛是祭物中最大份的, 描绘基督的事奉(注: “牛”可象征劳苦服事); 祂在一切刻苦忍耐的劳苦中展现出坚定稳重的事奉, 从不退缩或偏离神所委派的任务, 并在神的工作上稳定地前进, 献给神一个完美无瑕、成功无误的工作.

燔祭也可用绵羊或山羊. 温顺的绵羊(赛53:7)提醒我们关于主耶稣对神的倚赖, 从不行任何与神旨意相违的事, 总是走在神所喜悦的道路上. 山羊则述说祂不倚赖人; 祂自己有能力完成任务, 面对各种挡在祂道路上的挑战.

燔祭的公牛、绵羊或山羊的脏腑与腿都要用水洗净(利1:9,13), 提醒我们关于基督的纯洁. 祂是外在无瑕疵, 内在无玷污(彼前1:19), 具有人间从未见过的圣洁, 在每一方面都远离罪恶, 完美无比. 燔祭牲的每一部分都要摆在祭坛上焚烧, 提醒我们基督生命的完全摆上.

斑鸠论及基督的情爱(affection)、无边的慈爱, 其关爱甚至临到最不配的人. 雏鸽有归家的天然本能, 提醒我们关于基督的心是向往天父的家; 在那里, 祂与父神在永恒的过去同享从不间断的交通与融洽完美的关系.[6]

摆在坛上的燔祭是完全的焚烧, 一切都献给神作为馨香的火祭. 坛上的火是不可熄灭的, 因为它论及基督为神的事有火热之心, 那是不会熄灭的. 愿上文的一切意念都激发我们, 叫我们渴望效法基督的榜样去荣耀神.

(C)       素祭 (2:1-16; 6:14-12; 9:49-50)

阅读利未记第2章时, 即使是粗心的读者都会对素祭的特征  —  细柔(softness)与芬芳(fragrance)  —  留下深刻印象. 素祭(KJV: meat offering; RV: meal offering)是用细面作成.[7] 细面毫无粗糙谷粒, 触摸时感到完美均匀的柔软幼滑. 这是主耶稣个人的完美与无罪的人性之贴切写照(特指耶稣基督在世上的完美生命).

油在圣经中常预表圣灵. 素祭是用油浇在其上的(利2:1: “要用细面浇上油, 加上乳香”), 用油调和(利2:4), 或用油膏抹(利2:4), 这点提醒我们关于基督完全被圣灵充满. 祂的生命彰显一致性的属灵典范, 一举一动都遵照神的旨意. 素祭可用炉子(oven)来烘(利2:4: “用炉中烤”), 用煎盘(flat plate)来煎(利2:5: “用铁鏊上做”)或用浅锅(frying pan)来煎(利2:7: “用煎盘做”).[8]

  1. 在炉子(oven)中烘烤: 可指基督生命中私密的经历, 这些事只有神知道; 基督心灵最深的经历, 只有父神可以完全赏识. 人私密的经历有时是他们罪大恶极(私下犯罪)的时刻; 但对于基督, 无论在人面前或在私隐之处, 每一部分都是完美的.[9]
  2. 用煎盘(flat plate)来煎: 可指基督生命中展开给众人观看的部分; 例如祂公开的事奉、公开的神迹、公开的教导, 以及祂每日生活中公开展现的仁慈.
  3. 用浅锅(frying pan)来煎: 可指基督生命中只展示给那些与祂关系亲密之人的部分; 例如与祂同行的人们(特指十二门徒)、与祂一同成长的属地家人(祂的肉身弟妹)和祂肉身的母亲(马利亚在一些场合中隐约看见祂是谁).[10]

圣经说: “凡献给耶和华的素祭都不可有酵; 因为你们不可烧一点酵、一点蜜当作火祭献给耶和华”(利2:11). 素祭中不可有酵, 因为酵在圣经中代表罪恶或邪恶(evil), 而在基督的生命中绝无罪恶. 素祭也不可有“蜜”, 因为蜜提醒我们关于仅属人原始的感情(natural affections). 基督的言行只遵循神的旨意, 不是出于人感情的冲动.

圣经又记载: “凡献为素祭的供物都要用盐调和…”(利2:13). 素祭必须用盐调和, 而盐是不能腐败和久存不朽的象征. 基督在世的生命是毫无任何腐败、衰老或衰微的现象, 祂由始至终都是完美的. 愿神帮助我们更深地赏识这位全然美丽的主耶稣基督.[11]

 (C)      结语

在南非事奉主的主仆格里夫(Paul Grieve)评述道: “主耶稣基督的完美生命反映在素祭的各种做法. 救主在世多方受苦, 并在最不利的情况下, 祂品格的完美更是展现而出. 有些是人容易看见的, 有些却是隐藏不见, 唯独神清楚察觉. 基督生命的完美给了祂的死亡无比的价值, 也正因此故, 素祭常与燔祭同献.”[12]

结束前, 让我们再次引述安德鲁·米勒(Andrew Miller)的话: “以色列人是基于献上蒙悦纳的祭牲, 成为敬拜神的百姓. 在同样的根据上, 就是献上蒙悦纳的祭牲, 信徒今日在耶稣里成为敬拜神的百姓. …我们蒙悦纳、得称义, 惟有靠着献上的基督, 别无他法. ‘因为祂一次献祭, 便叫那得以成圣的人永远完全’(来10:14). 犹太人的献祭, 只在礼仪上洁净, 是暂时的(来9:9; 10:4); 但信徒借着基督的牺牲, 得了永远的洁净(来10:14; 也参 来9:12-14). ‘永远’这话何其甘美! 所有信徒都‘靠耶稣基督只一次献上祂的身体’, 就得以完全, 成为在神面前的敬拜者.”[13]

因此, 让我们常靠着主耶稣基督这完美的祭物, 带着蒙主洁净的心灵, 来到神面前, 献上我们心灵与诚实的敬拜.

*****************************************

附录一:   五祭中的燔祭

(麦敬道, C. H. Mackintosh)

我们前来查考利未记第1章以先, 要留心两个要点. 第一, 耶和华的地位(position); 第二, 献祭的次序(order). 利1:1说: “耶和华从会幕中呼叫摩西.” 这就是在利末记里, 耶和华与人相交的地位. 祂曾在西乃山晓谕摩西, 在那里, 祂显示一种相交的地位. 从烈火山上“传出烈火的律法”, 但在这地, 祂“从会幕中”晓谕摩西. 这个地位是截然不同的.

在恩典中, 会幕是神的居所. 神住在当中, 百姓在祂四周. 这是百姓与祂建立关系的活泼根据. 神若在西乃山上全面彰显了祂的性情, 显在百姓中间, 只有“在转眼之间把他们灭绝”, 因为他们是“硬着颈项的百姓”. 但神进入幔内  —  基督成为肉身的预表(约1:14)  —  坐在施恩座上. 那里有赎罪的血, 而不是“硬着颈项”的以色列人. 这血在祂眼前是合宜的, 满足了祂性情的要求. 大祭司带进圣所的血, 预表洁净人一切罪的宝血. 这血“叫人成圣, 身体洁净”(来9:13).

我们必须留心耶和华在利末记中的地位, 好叫我们正确的认识当中的相交关系. 我们看见‘坚定不移的圣洁’, 与‘纯一不杂的恩典’联合了. 无论在什么地位上晓谕人, 神都是圣洁的. 神在西乃山上是圣洁的, 在施恩座上也是圣洁的. 在前者而言, 祂的圣洁是如“烈火”; 在后者而言, 是忍耐的恩典. 今日, 完全的圣洁与完全的恩典相连, 正表现在基督耶稣的救赎里. 这救赎在利末记已多方预表了.

我们先看献祭的秩序. 这些秩序都是奇妙的. 从十字架开始, 也从十字架结束. 我们若先看燔祭, 就看见基督在十字架上,  完成神的心意(基督完全顺服在神面前, 完成救赎). 我们若先看赎愆祭, 就看见基督在十字架上, 背负我们的罪, 借着祂已完成的赎罪牺牲, 把罪全然除掉. 然而, 在每项献祭上, 我们都看见祂神圣可佩的位格之威荣、美丽、完善.

利末记首先记述燔祭的条例. 我们看见此例预表基督“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来9:14). 这就是圣灵把此例放在这位置的用意. 主耶稣基督既来到地上, 要完成荣耀的救赎工作, 祂的最高、最可喜的目标, 是要把荣耀归给神, “神啊, 我来了为要照祢的旨意行”(来10:7)是基督一生的格言, 表现在祂生活的每一片段上, 而在十字架上, 尤为明显. 神的旨意如何规定, 祂都前来完成. 我们称谢神, 因我们晓得自己得着了这已成就的“旨意”之福分, 就得以成圣(来10:10). 基督的工作基本上是向神作的. 祂在地上完成神的旨意, 是祂莫大的喜乐. 祂“存心顺服, 以至于死, 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8); “祂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路9:51). 当祂从客西马尼园走上各各他的十字架时, 祂的心虽产生紧张的意念, 仍说了这样一句话: “我父所给我的那杯, 我岂可不喝呢?”(约18:11)

福音书记载基督不同阶段的性情、位格、作为(工作). 这些记载是历世历代神百姓所欢喜阅读的, 他们爱戴、相信这些属天的启示. 但比较上, 人少把利末记礼仪之例看为满有详细的教训. 利未记中献祭之例一直被看为犹太人古代的风俗, 叫人听不到什么特别有益的信息  —  我们的悟性没有属灵的亮光. 然而, 利末记表面看来难解, 正如以赛亚书的深奥启示, 但它们都是“从前所写的”, 所以“都是为教训我们写的”(罗15:4). 对, 我们要带着谦卑虚己的心, 来研读整本圣经; 又要尊重、依靠祂施恩写下的教训, 并且留心其大纲、意义、整个神圣启示的类推. 我们要有效地抑制自己的想象力, 免得偏离敬虔的正路. 但是, 我们要借着恩典, 前来研读利末记中的预表, 认识这些预表的至丰富、至精致宝藏.

我们先来看燔祭. 一如前述, 它表明基督无瑕无疵的把自己献在神面前. 利1:3节上: “他的供物若以牛为燔祭, 就要在会幕门口献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牛” 那只一岁大, 没有残疾的公牛, 预表主耶稣基督献上自己, 为要完全成就神的旨意. “一岁的公牛”是其要求. 当我们查看其他献祭时, “母”在一些情况是允许的. 无论在哪一祭, 都要求“没有残疾”. 然而, 这里说的是最高等次的献祭, 因为是基督把自己完全献给神. 在燔祭中, 要表明基督只为了满足神的眼目和神的心, 这点我们要清楚认识. 惟独神配测度基督的位格和作为, 又只有神能全面体验十字架是完美基督的完备献祭.

利1:3下: “要在会幕门口献… 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 这事清楚的向我们表明, 燔祭不是预表基督在十字架上背负罪, 乃是基督在十字架上成就了神的旨意. 我们可从基督的话里, 看出基督在十字架上的两面观. 当祂看十字架为背负罪的地方,预想那可怕的景象,就叹道: “父啊, 你若愿意, 就把这杯撤去”(路22:42). 然而, 十字架还有另一面. 十字架在基督眼中, 如同一幕景象, 说明一切祂敬爱父的深邃奥秘. 在那里, 祂“可以”领了父赐祂的那杯, 喝尽杯中的渣滓. 基督的一生实在散发出馨香的气味, 直达父的宝座前. 祂常作父喜悦的事, 遵行神的旨意.

燔祭并不是背罪(背负罪担, sin-bearing)的问题, 也不是忍受神的震怒, 乃是全然自愿献上, 这点显明在十字架的死上. 祂如此行, 是出于自愿的, 基督说: “没有人夺我的命去, 是我自己舍的”(约10:18). 要仔细察看, 是“没有人”(原文: 无一者), 不论是人、是天使、是魔鬼、是别的一切. 那是祂自愿的行动, 祂舍去自己的生命, 好再取回来. “我的神啊, 我乐意照祢的旨意行”(诗40:8). 这就是基督把自己献为神圣燔祭时所说的话  —  祂把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 这是祂莫大的喜乐.

利1:4: “他要按手在燔祭牲的头上, 燔祭便蒙悦纳, 为他赎罪.” 按手的动作表示全面认可(即完全认同, full identification). 借着这有意义的动作, 献祭者和供物成为一; 在燔祭中所显出的合一, 保障献祭者的供物完全蒙悦纳. 这可引申基督与信徒, 就是信徒…永远在基督里蒙悦纳. “因为祂如何, 我们在这世上也如何”, “我们也在那位真实的里面”(约壹4:17; 5:20). 你若在基督里, “祂如何”, 你在神面前也如何, 是在无限的圣洁里. 这是神话语的明显教训. “你们在祂里面也得了丰盛”(西2:10). 若说元首(另译“头”, 基督是召会的头)蒙一种悦纳, 而肢体蒙另一种悦纳, 这是不可能的事. 神看他们为一, 所以他们是合而为一的. 元首(头)和肢体同在一地位上, 蒙神无限的眷爱和悦纳.

利1:5: “他要在耶和华面前宰公牛, 亚伦子孙作祭司的, 要奉上血, 把血洒在会幕门口坛的周围.” 我们研读燔祭的道理, 最要紧的, 是记着它并非为满足罪人的需要, 乃是献给神那永蒙悦纳的祭物. 燔祭预表基督, 祂并非为人的良心献上, 乃是为神的心意献上. 再者, 我们在燔祭中所看见的十字架, 并非表明罪是极恶可憎的(虽然这是真实的), 乃表明基督对父的奉献, 永不摇动. 这光景并非神倾出震怒, 倒在背罪的基督身上; 乃是父在基督的自愿、馨香的牺牲上得到满意. 最后, 燔祭中的赎罪… 是表明基督心中的渴望, 是实行神的旨意和成就神的计划. 这个渴望使祂不退缩, 愿舍弃自己毫无瑕疵的宝贵生命, 作“甘心献的” 馨香火祭(太16:23).

背罪的观念  —  归咎罪  —  神的震怒, 并不存在燔祭中. 我们读到: “燔祭便蒙悦纳, 为他赎罪.” 但“赎罪”并非根据人罪孽的深重, 乃是根据基督把自己完全献给神, 和神在基督里悦纳的深度. 这就是赎罪的高尚观念. 我若看基督为赎罪祭, 赎罪的事就按着神对罪的公义要求(包含基督背负罪担的程度)而定. 但当我在燔祭中赎罪, 就要按基督自愿完成神旨意和祂的能力, 并且按神在基督里对基督工作的满意程度而定. 基督献给神的结果是何等完美的赎罪! 还能找到别的吗? 必不能了.

利1:6: “那人要剥去燔祭牲的皮, 把燔祭牲切成块子.” “剥”的动作有特别的意义. 惟有剥去外面的皮, 里头的才显露. 供物外表“无瑕无疵”是不足够的, “隐密处”也要剖白, 筋和节都看见了. 惟独在燔祭中, 这动作特别申明了. 这预表基督深切的献给父神. 基督不但作了表面的工夫, 祂内在生活的秘密也剖白出来. 祂内在生活的秘密愈多剖白, 祂的本性就愈显明出来; 祂对父神旨意的奉献愈清楚表明, 对神的荣耀愈渴慕, 就更表明祂的作为(工作)正是燔祭的真体. 基督实在是完美的燔祭.

“把燔祭牲切成块子.” 这个动作与“捣细的香料”(利16:12)的真理教训相似. 圣灵乐意居住在基督牺牲的馨香中. 不但在完整的献祭有香气, 而且在每一细微的部分也一样. 我们看完整的燔祭, 就是那无瑕无疵的; 看燔祭的每一部分, 也看见它是一致的无瑕无疵. 基督也是这样.

利1:7-8: “祭司亚伦的子孙, 要把火放在坛上, 把柴摆在火上. 亚伦子孙作祭司的, 要把肉块和头, 并脂油, 摆在坛上火的柴上.” 这是祭司家族的高贵地位. 燔祭完全地献给神, 在坛上烧尽, 并没有人的参与, 只有亚伦子孙作祭司的, 站在神祭坛的四周, 观看那蒙悦纳之祭牲, 在火中升到神面前  —  馨香的气味. 这真是高贵的地位, 高等次的祭司事奉  —  召会与神相交的明显预表. 我们这些悔改的罪人, 仰望我们在十字架上的主耶稣基督, 看见十字架满足我们一切的需要. 循此方观看, 十字架叫人的良心得享完全的平安. 但我们是祭司、蒙洁净的敬拜者、祭司家族的成员, 可循多方观看十字架, 瞻仰基督为完成神的旨意. 我们这些悔改的罪人, 站在铜坛前, 借着赎罪的祭, 寻得平安. 但我们站在祭司的地位上, 看见那完备的燔祭, 心中称羡不矣  —  那无瑕无疵的羔羊完全的献给神.

我们若只看燔祭是满足罪人需要的, 这样, 我们对十字架的观念就残缺不全了. 十字架的深邃奥秘, 惟有神能测度. 故此, 当圣灵把十字架的影儿放在我们面前, 首要的, 是叫我们看见那到神面前的路. 而十字架道理的长、阔、高、深, 是人永测不透的. 他可来到这喜乐的泉源, 永在此取水喝  —  得着心灵最大的满足  —  他可应用重生生命的一切能力探求. 但十字架仍只有神能认识透彻. 燔祭是第一步, 预表基督的死, 惟有神看重、珍重这祭. 我们实在不能缺少这祭的预表, 因为它不但叫我们看见基督之死的高贵, 而且叫我们知道神十分看重这牺牲的死.

神从十字架取得极丰富的荣耀, 除了借着基督的死, 神未曾得着如此的荣耀. 基督自愿献上自己的生命, 交在死地. 在基督的死中, 一切神的计划都立了永固的根基. 有关“创造”的真理永不能建立如此基础. 再者, 十字架开了一条义路, 让神的爱能流出来. 最后, 十字架把撤但永远打败了, 并且“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 明显给众人看”(西2:15). 这些是十字架的荣耀成果. 所以, 当我们想到这些事, 我们可看到合适的理由, 为何十字架的预表是独为神而设, 并且这预表占了首先位置  —  在献祭的次序排列首位. 我再重申, 若缺了燔祭, 其他的预表就黯然失色; 而若删去这预表的记载, 整本圣经也就失去光彩.

利1:9: “但燔祭的脏腑与腿, 要用水洗. 祭司就要把一切全烧在坛上, 当作燔祭, 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 这对祭牲所作的行动, 表明基督本质上是纯洁的  —  里外皆纯洁. 基督的内在心志和外在行为, 是完全符合的, 祂的行为是心志的引索. 一切都朝着一个方向, 就是神的荣耀. 祂身体上的肢体完全顺服, 为要实践神心中的计划  —  祂的心只为着神、神的荣耀和人类的救恩. 所以, 祭司“要把一切全烧在坛上”. 燔祭是把“一切”烧在坛上. 惟有燔祭是归神独有的(注: 祭司不被允许吃燔祭牲的任何部分, 燔祭要完全献在坛上).

“耶和华晓谕摩西说: … 燔祭要放在坛的柴上, 从晚上到天亮, 坛上的火, 要常常烧着. … 坛上的火, 要在其上常常烧着, 不可熄灭. 祭司要每日早晨在上面烧柴, 并要把燔祭摆在坛上, 在其上烧平安祭牲的脂油. 在坛上必有常常烧着的火, 不可熄灭”(利6:8-13). 坛上的火烧燔祭和平安祭牲的脂油. 这正合宜的表明基督里面的圣洁, 而祂的完全牺牲是我们合宜的供应. 火常常烧着, 不可熄灭. 纵使入夜后黑暗寂静, 火仍在神的坛上燃点着.

我们继续看献祭的事, 在神的赐福下, 当中的要点就逐渐看得清楚圆满, 而且确切的显出其意义. 每项献祭的事, 都各具特色; 而所有的献祭合起来, 合成了基督的全貌. 就如多面镜子, 各有各的位置, 从不同的方面或角度反映那真正、完美祭牲的影像. 个别的预表不能全面表明祂. 我们看见祂在生命和死亡中的影像  —  作人生活, 也入死牺牲  —  向神也向人. 在利末记的献祭中, 我们都看见祂这些的影像. 愿主赐我们更大的容量, 进来享受祂的供应.[14]

*****************************************

附录二:   五祭中的素祭

(麦敬道, C. H. Mackintosh)

我们来看素祭. 素祭用十分不同的形式表明“耶稣基督”的人性(humanity). 燔祭预表基督的死, 素祭预表基督的生命, 二者都不关乎背罪(背负罪担, sin-bearing)的问题. 在燔祭中, 我们看见赎罪, 但看不见背罪  —  没有归咎罪  —  没有因罪而倒出震怒. 我们怎么知道呢? 因为祭牲在坛上全烧尽. 若是关乎背罪的, 就要在营外烧(比较: 利6:11-12 及 来13:11).

但在素祭中, 连流血的问题也没有. 我们单看见基督美善的预表, 祂在世上生活、行动、事奉. 我们可颂之主的完全纯洁人性, 是每位基督徒必须留心的. 主耶稣基督是唯一曾行经世途的完全人. 祂的思想、言语、行动, 都完美无缺. 祂里头的道德本性, 满足神圣的要求; 所以, 祂是完全匀称的, 没有某一方面太特出. 在祂里头, 揉合了慑人的威荣和感人的温柔. 文士和法利赛人遇上祂责备, 无言以对, 但可怜的撒玛利亚人和那个是“罪人”的女人, 不自禁的被祂吸引. 没有任何一方面的品格特性排挤另一特性, 因为一切都匀称合宜. 我们可从祂生活的每一片段, 观察到这点. 祂在五千个饥饿的人面前说: “你们给他们吃吧.” 而当众人饱足, 祂就说: “把剩下的零碎收拾起来, 免得有糟蹋的.” 慷慨和节制同显出祂的完美. 祂的手一方面供应人的需要, 另一方面也制止浪费挥霍的行为. 这位完全、属天的人不会吝啬, 也不会放纵.

请来看看基督在客西马尼园的时刻. 在那里, 祂跪在父面前祷告, 深深表露祂的人性; 但在出卖祂的一党人面前, 祂十分镇静, 满有威严, 使他们退后倒在地上. 祂在神面前的举止是柔弱的, 但在审判官和控诉者面前是尊贵不屈的. 一切属祂的都是完全的. 祂所展现的虚己与镇静, 柔弱与尊贵都是神圣完美的.

故此, 当我们默想基督的神性和人性的关系时, 也能察觉同样完美的表现. 祂曾说: “为什么找我呢? 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 同时, 祂回到拿撒勒后, 作了一个完全顺从父母的好榜样. 祂曾对母亲说: “母亲, 我与你有什么相干?” 而当祂正承受十字架极大的痛苦时, 祂温柔地把母亲交托祂所爱的门徒. 于前者, 祂分别出来, 完全的表现“拿细耳人”的精神(分别为圣的精神), 为要成就父神的旨意; 于后者, 祂表现一个完美之心的温柔. 拿细耳人的奉献和人性的情感, 都全然完美; 二者互不相违, 各处其所, 照耀出无限光辉.

我们回来看利未记第2章. “细面”是素祭所必需的, 是这位完全人的影像. 没有一颗粗糙的谷粒, 没有不均匀、不对称的, 也没有令人感到不幼滑的. 无论外来有何等大的压力, 表面仍然十分均匀. 祂从不受环境影响, 以致滋扰不安. 祂常表现完全的均匀, 而“细面”正好预表祂这方面的生活表现. 在这一切事上, 基督与祂最尊贵、忠实的仆人, 大异其趣. 比方, 摩西虽是地上最温柔的人, 他仍“用嘴说了急躁的话”(诗106:33). 我们看见彼得有热心、有斗志, 但危险来到却怯懦退缩(约18:15-27). 约翰常靠近基督, 却也表现出分党和不宽容的心(太20:20-24; 路9:54-56). 保罗是众仆人中奉献最深切的, 但仍有参差的表现. 他在大祭司面前说了些话, 其后他要撤回(徒23:1-5). 在人身上, 我们总可找到一些错失. 唯独基督, 祂是千万人中最美好的, “全然可爱”(歌5:16).

素祭中的“油”是圣灵的预表. 抹油之法有两种, 而圣灵与道成肉身的儿子亦有两方面的关系. 细面要“调”油, 并且“浇上”油. 这是预表. 在真体中, 我们看见可称颂的主耶稣基督, 祂从圣灵“怀孕”, 后被圣灵“膏抹”(比较: 太1:18,23; 3:16). 这是神圣的事!圣灵亲自记下预表的内容, 又亲自向我们显明真体. 祂详述这些事, 在利未记的预表和影像中, 准确清楚的说明了, 又叫我们在福音的记载中, 看见其荣耀的真体. 圣灵感动人写成旧约和新约, 叫我们看见二者互相调合.

圣灵向重生的人揭示最深的奥秘, 就是基督的人性, 从童女腹中而生. 天使加百列向马利亚宣布: “圣灵要临到你身上, 至高者的能力要荫庇你; 因此所要生的圣者, 必称为神的儿子”(路1:35). 我们从中知道永生神儿子是借“至高者的能力”进入人体的. “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比较: 诗40:6及 来10:5). 这身体是人的身体, 真正“血肉之体”. 诺斯底主义(gnosticism)或是神秘主义(mysticism)的言论没有根据,[15] 他们的理论不攻自破. 基督是“神在肉身显现”, 这一切都是深奥、坚定、神圣真实的. 天使实在证明永生神儿子取了“血肉之体”, 是那“圣者”. 祂既是完全, 没有瑕疵, 就没有衰败的根源. 除非是与罪有关的, 否则是不能衰败的. 基督的人性完全没有罪. 在十字架上, 罪归于祂, 祂“替我们成为罪”. 但素祭不是预表基督作人的背罪者. 素祭预示祂完美的生命  —  祂在地上过着受苦的生活. 基督的纯洁和完全人性之深邃奥秘, 是历来至大的启示  — 是“调油的细面”之伟大真体.

我们要察看, 主耶稣基督的人性与我们的人性, 二者不能有所联合. 纯洁的不能与不洁的相合, 不朽坏的不能与朽坏的结合. 属灵的与属肉体的、属天的与属地的, 都不能相融. 故此, 道成肉身并不像有人教训说, 基督取了我们堕落的本性, 叫我们与祂联合(有者主张基督在活着时为信徒遵守了律法, 使那些与祂联合的人靠基督的圣洁生活而称义; 但这是不合圣经的看法, 编者按). 祂若真如此行了, 就不须有十字架的死了. 祂不必感到“迫切”, 要等“那当受的洗”成就  —  麦子不须“落在地里死了”(约12:24). 属灵的心眼要留心察看. 基督断不会取了犯罪的人性, 叫我们在其中与祂联合.

信徒如何与基督联合呢? 是在道成肉身方面(基督在世取了血肉之体), 还是在复活方面呢? 必然是在复活方面. 信徒是在新生命的大能中, 与基督联合. 他们原本是死在罪中, 而基督在完美恩典中来到地上. 祂是纯洁无罪的, 祂竟“成为罪”(成为代罪者),  “向罪死了”, 好除去罪, 然后复活胜过罪和一切属乎罪的; 在复活中, 祂成为新一族类的元首. 亚当是旧造(旧的创造)的元首, 旧造与他一同堕落了. 基督借着死, 亲身担负了百姓一切的罪担. 祂完全满足了一切对罪人的要求后, 便复活过来, 得胜万有, 领他们与自己同进新造(新的创造), 而祂是新造的元首和中心. 故此, 我们读到圣经说: “与主联合的, 便是与主成为一灵”(林前6:17).

现在来看另一句话的要点  —  “要用细面浇上油”. 我们在这话里看见主耶稣基督蒙圣灵膏抹的预表. 主耶稣的身体不但在奥秘中从圣灵而生, 而且受圣灵膏抹, 成为纯净圣洁的器皿, 合神所用. “耶稣也受了洗. 正祷告的时候, 天就开了, 圣灵降临在祂身上…”(路3:2l-22). 主耶稣在公开事奉之前, 受了圣灵的膏抹. 这事对每一位渴望成为真正有力事奉神的人, 实在十分重要. 虽然基督从圣灵怀孕成为人, 祂的位格是“神在肉身显现”, 神本性一切的丰盛也居住在祂里面, 但是祂来到世上成为人, 目的是遵行神的旨意. 无论是任何旨意, 传讲福音、在会堂教训人、治愈病人、洁净麻风病人、驱逐污鬼、喂饱饥饿的人、叫死人复活, 祂都全靠着圣灵而行.

何等深刻、圣洁的教训! 是个十分需要、十分有益的课! 我们何等轻易走上未蒙差遣的路, 我们何等轻易凭肉体之力而行! 何等多看来是在事奉, 但在神判断是本性的好动和不敬的行为! 我们实在要近前来, 默想神圣的“素祭”  —  更全面的领悟“调油的细面”之意. 我们要更深入的默想基督. 祂虽在本身的位格中, 有神圣的能力, 但仍靠圣灵作了祂一切的工, 行了一切神圣的事, 最后, “借着永远的灵(指圣灵), 将自己无瑕无疵献给神”(来9:14).

除了借着圣灵的能力行事, 其他一切都是没有价值的. 人可写作, 但他若不蒙圣灵引导和使用, 所写的就不能产生长远的果效. 人可讲道, 但他的舌头若没有圣灵的膏抹, 所说的就不能生出稳固的根. 这是严肃的话, 只要合宜的衡量一番, 我们就能十分儆醒, 恳切的倚靠圣灵. 我们所需的, 是完全虚己, 这样, 圣灵就能借我们行事. 一个充满自我的人, 不能成为圣灵的器皿. 这样的人先要虚己, 然后圣灵才能使用他. 当我们默想主耶稣的身份位格和完美事奉时, 我们看见祂在每一个环境片段中, 都是凭圣灵的能力而行. 基督到地上来作人, 表明人不但要靠神的话而活, 并且要靠圣灵行事. 祂虽作为人, 但祂的心意是完全的  —  祂的思想、言语、行为, 都是完全的. 除非有神话语的直接权威, 和靠圣灵的确实能力, 否则祂便不做. 噢! 让我们在一切事上更靠近、更忠诚的跟随祂的脚踪. 这样, 我们的事奉会更有能力, 见证会更有成果.

“细面”是素祭的基本祭物, 而“油”和“乳香”是附加的, 二者的关系实有深切教训. “油”预表基督事奉的能力. “乳香”预表事奉的目的. 前者告诉我们基督靠着神的灵行一切的事, 后者表明一切都是为神的荣耀而行. 乳香表明基督的生命惟独为神而活. 利2:2证明说: “…并取些油和所有的乳香, 然后要把所取的这些作为记念, 烧在坛上, 是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 而素祭的真体  —  降世为人的基督耶稣也一样, 祂可称颂的一生, 惟独为神而活. 祂的每一个思想, 每一句说话, 每一个眼神, 每一次行动, 都散发香气, 升到神面前. 在预表中, “坛上的火”发出乳香的香气; 所以在真体中, 祂的一生中更多受“炼”, 就更显明祂的人性, 全都如同馨香的气味, 升到神的宝座前. 在燔祭中, 我们看见基督“无瑕无疵(完全地)献给神”; 而在素祭中, 我们看见祂表现一切内在的尊贵, 和祂人性的完全行为, 都显给神看. 在地上, 有一个完美、虚己、顺服的人遵行神的旨意, 因着神话语的权威, 靠着神的话语而行. 祂发出的香气, 只是给神悦纳的. “所有的乳香”烧在坛上, 简洁的表明其涵义.

我们来看素祭中一样不可缺的附物, 就是“盐”. 利2:13: “凡献为素祭的供物, 都要用盐调和, 在素祭上不可缺了你神立约的盐, 一切的供物, 都要配盐而献.” “立约的盐”表明约的持久性质. 神亲自立定的一切事, 永不能更改  —  没有势力可败坏它. 完美之人基督一切的说话… 不但是恩言, 而且是严厉有力的  —  祂的话都是神圣的, 不受污秽和败坏的影响. 祂所说的话, 都有“乳香”的芬芳, 并且是“用盐调和”. “乳香”是最蒙神悦纳的, “盐”是对人最有益的.

可惜, 有时人败坏的心不能忍受神圣严肃的话语  —  用盐调和的素祭. 请看在拿撤勒会堂的事例(路4:16-29). 那时, 百姓“都称赞祂, 并希奇祂口中所出的恩言.” 但当祂“用盐调和”那些话, 为要保守他们不受爱国情操的高傲思想所误导, 他们便带祂出那建在山上的城, 要把祂推下山崖.

在路加福音第14章也有同样事例. 当主耶稣的“恩”吸引“极多的人”跟随祂的时候, 祂立刻用“盐”调和, 用圣洁忠信的话说明跟从祂的必然后果. 先是: “请来吧, 样样都齐备了.” 这是“恩”. 但其后是: “你们无论什么人, 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 就不能作我的门徒.” 这是“盐”. 恩典是有吸引力的, 但“盐本是好的”; 讲恩惠的道, 众人喜欢听, 但盐调和的道, 人总弃之不理. 在某时候某环境下, “极多的人”会短暂寻求神恩典的纯净福音, 但当有诚恳忠实的“盐”加入了, 除了那些受神话语吸引的人, 其他都会拂袖而去.

我们已经看过素祭的成分, 现在来看看那些在外面的东西. 第一样是“酵”. 利2:11: “凡献给耶和华的素祭都不可有酵.” “酵”在整本圣经中, 都是罪恶的象征. 在素祭中, 酵是必不能用的. 这是预表基督耶稣的人性, 所以没有酸  —  没有胀大的东西, 也没有罪恶的东西. 在基督里, 没有天性的酿味, 没有虚饰, 也没有骄夸; 一切都是纯洁、可靠、真挚的. 祂的话有时会直率, 但并不尖酿. 祂的风范是从来不自夸, 祂的举止处处显出祂实在是常靠近神的. 我们的心被神苏醒过来, 认识基督人性的完全和无酵本质, 实在深得益处和舒畅  —  默想那位纯全无酵者的事奉和生命. 在祂一切的思想、情感、渴求、想象中, 连一点酵的粒子也没有. 祂是无罪、无瑕疵、完全的人. 祂借着圣灵怀孕而生, 被圣灵膏抹, 有无酵的本质, 并且在世上过无酵的生活. 祂常向神散发本性尊荣的香气, 在人面前, 举止“和气, 好像用盐调和”.

此外, 另有一成分如“酵”一样, 是在素祭外面的, 就是“蜜”. 利2:11下: “因为你们不可烧一点酵一点蜜, 当作火祭献给耶和华.” 就如“酵”在本质上, 是代表明明可知的罪恶, 而我们也看“蜜”是象征表面的甜蜜和吸引力. 神不认可二者  —  二者完全被排除在素祭之外  —  都不宜献在坛上. 有些如扫罗一样的人, 会着手分辨哪些是“下贱瘦弱的”, 哪些不是. 但神的审判把亚甲列为亚玛力王最卑贱的儿子. 无疑, 人会有些良善的德行, 但我们要看得合宜. “你得了蜜吗? 只可吃够而已”(箴25:16). 但要记着, 蜜不在素祭中.

这一切对人心是何等深切的功课! 我们可称颂的主耶稣晓得如何处置血气的事和血气的关系. 祂知道什么分量的“蜜”才是“够”. 祂曾对母亲说: “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路2:49), 但祂又把母亲交托所亲爱的门徒说: “看你的母亲”(约19:27). 换言之, 血气的事从不能打扰基督完全的人性, 拦阻祂把一切献给神. 马利亚和其他人会想, 她与可称颂的主有血缘关系, 主自然会给她一些特别的权利(可3:31-32). 这位显出素祭真体的主如何回答呢? 祂立即弃下工作, 赶着要回应血气的呼唤吗? 不是这样. 祂如果这样行了, 就是素祭与“蜜”调和的表现.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 每当要侍候神的要求, 祂都显出圣灵的大能, 所以我们读到“耶稣…说: 看哪… 凡遵行神旨意的人, 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可3:33-35).

以属灵准绳适应血气的要求, 而又不会影响主的心意, 这是基督仆人的一件大难事. 我们要记着, 真正奉献的起点, 常是在一切敬虔的要求得到确定之时. 我若处身一事奉(指工作)岗位, 是每天由早上10时至下午4时, 在这段时间内, 我就无暇出外探访和传道. 我若经营生意, 就要有敬虔的态度, 保持生意廉洁无私. 若我家中的事乱七八糟, 就无权出外传道, 因为这只会令神圣洁的道受辱. 有人会说: “我感到蒙召(指蒙主所召去全时间事奉主), 要去传福音, 但我发觉自己的职位和事业是个障碍.” 你若蒙神呼召, 作福音的工作(指全时间事奉), 你就要辞退职位或结束营业, 持着敬虔的态度, 奉主的名走上事奉的道路.

结束时, 我要补充一句, 我们借着恩典, “得与 神的性情有分”(彼后1:4). 我们若活在这性情的力量里, 就能跟随祂的脚踪行. 我们若虚己, 我们的每一动作都会散发属神的香气. 无论大小事奉, 都能借着圣灵的大能显出基督的香气. 出外探访、写信、讲道、给门徒一杯凉水、赈济贫穷人, 或吃或喝, 都能散发主耶稣的恩典和祂圣名的香气.

但我们在一切事上失败, 也有亏缺. 我们走自己的路, 令神的圣灵担忧. 我们的事奉很容易便寻求自己的好处, 或是讨悦别人. 故此, 我们常缺少“油”、“乳香”和“盐”; 而同时, 有容让血气的“酵”和“蜜”出现的趋势. 自古以来只有一个完美的“素祭”(指主耶稣), 感谢神, 我们在祂里面蒙神悦纳. 愿我们的心从世上一切退出来, 反而更深入的认识基督. 愿我们密切的注意祂, 轻看四周的吸引; 在我们的路上, 也不让五花八门的事物, 令我们心猿意马, 不知所措. 无论是天色常蓝或四野漆黑, 是柔和南风或北风刮面, 在平静安好的湖面上或在巨浪滔天的汪洋中, 愿我们都在基督里喜乐. 感谢神! 祂是令我们永远满足的福分; 我们要在永世, 永远住在主耶稣的神圣完美里.[16]


[1]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8年), 第3页.

[2]               J. N. Darby, 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Ontario: Believers Bookshelf Inc, 1992), 第145页.

[3]               预表(types)可指神在旧约的人物、事件、物件或制度中, 预先指定要在新约实现的意义. 换言之, 这些旧约时代所记载的预表, 是指向将来在新约的另一个人物、事件、物件或制度(俗称“本体”, antitypes). “预表”与“本体”的关系也可喻为“影像/影儿”(shadows)与“实体”(fulfillments, 或作“真体”, substance)之间的关系(参 来10:1; 西2:17). 预表犹如神的教具(实物教材), 让人更容易明白它所预表的“本体”所要传达的真理. 有关圣经的预表, 请参 2004年3/4月份, 第51期《家信》的“预表教具: 圣经预表简介(一)”.

[4]               Paul Grieve, “Leviticu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W. S. Stevely and D. E. West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2012), 第21页. 请注意, “馨香的火祭”这一短语被用来形容首三个祭物(燔祭、素祭、平安祭), 却不出现在最后两个祭物(赎罪祭和赎愆祭)的经文中. 另一方面, “耶和华对摩西说”这一公式出现在最后两祭(利4:1; 5:14), 却完全没出现在首三个祭物中, 显然有两大组之分.

[5]               弗雷德里克·格兰特(Frederick W. Grant)指出, 燔祭的字面意义是“上升之祭”(offering that goes up), 这是唯一在祭坛上完全献上给神的祭物, 神也相应地完全悦纳. 铜祭坛从它得名(燔祭坛), 坛上的火不可熄灭; 燔祭也是平安祭的基础(利3:5, 注: 平安祭牲的腰子、脂油等等要“烧在坛的燔祭上”); 素祭和奠祭也常随着燔祭同献(利23:18,37; 民29:6,16,19,22,25; 王下16:15). F. W. Grant, The Numerical Bible (vol.1) (Neptune: Loizeaux Brothers, 1890), 第272页.

[6]               那献为燔祭的鸟(斑鸠或雏鸽)的“翎毛”(羽毛)要被除掉(利1:16). 这可预表基督“外在可见的荣耀”被除掉(祂道成肉身时取了奴仆的形像), 如以赛亚所说: “祂无佳形美容; 我们看见祂的时候, 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祂”(赛53:2).

[7]               英文圣经《钦定本》(KJV / AV)将素祭译作“meat offering”, 因为“meat”一字在四百年前仅是指“食物”(food), 而非如今日一般上指“肉”. 素祭在英文圣经也译作“meal offering” (RV、ASV)、“grain offering” (NKJV、NIV、NASB、NRSV、TEV、NLT、Living Bible)或“cereal offering” (RSV、Amplified Bible、Moffatt).

[8]               不少学者将这三种不同的制作法解释为基督生命中三种不同的苦难, 因这一切的制作法都是用火来烤或煎, 而“火”可象征苦难或试炼(参 彼前1:7).

[9]               格里夫(P. Grieve)指出, 纽贝里(Thomas Newberry)表明在“炉中烤”可述说基督在神的手中受苦  —  在各各他十架上的黑暗三小时, 受人眼看不见的痛苦. 无论如何, 素祭所强调的乃是主在地上的生命(生活), 而不是十架上的受苦. 科茨(C. A. Coates)有较令人满意的解说. 他认为在“炉中烤”代表基督生活中的苦难, 但它不被人眼所见, 包括客西马尼的苦难(此苦与赎罪工作无关). 来2:18说: “祂自己既然被试探而受苦, 就能搭救被试探的人.” Paul Grieve, “Leviticu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第43页.

[10]             关于这用浅锅煎的部分, 凯利(William Kelly)表示它的预备方式结合了主耶稣隐藏和显露的受苦. 但科茨认为它代表人缺乏属灵的成熟度来明白基督的受苦, 因为经文对这用浅锅煎的部分描述得最少. 格里夫(P. Grieve)写道: “在这些细节上武断地固执己见是不需要的, 也是不明智的, 只不过我们可从经文中学习到一些在这现今时代挑战神儿女的属灵功课.” 同上引, 第44-45页.

[11]             除了序言和结语之外, 上文编译自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Christ Foreshadowed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2002), 第103和104页; 另在文中加上别的注解和脚注为参考.

[12]             P. Grieve, “Leviticus”, in WTBT, 第49页.

[13]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 第3-4页.

[14]             以上附录一改编自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 第15-36页. 编者也按此书英文版稍作修饰.

[15]             诺斯底主义(gnosticism)和神秘主义(mysticism)皆认为物质是最低级的, 是邪恶的, 或罪恶之源. 这看法影响人对基督“道成肉身”的解释; 例如诺斯底主义里有所谓的“幻影论”(Docetism), 即主张物质是邪恶的, 宇宙性的“救赎主”基督不可能拥有实质的形体(真正的肉身), 所以人所看见的只是祂的幻影; 但也有部分诺斯底主义者认为, 耶稣基督有确实的肉身, 但基督的神性并非透过主耶稣母亲的胎中而来, 而是在主耶稣成年后, 再进入主耶稣的身体内. 这看法把“完全是人类”的耶稣, 与“完全属神性”的基督, 完全分别开来. 简之, “幻影派”仅信基督的神性, 以为“主耶稣在世只是一个幻影”, 乃是“神的显身”(Theophany); 并非一个真人, 所以“祂并没有真正人生的经验, 既未真正受苦, 也未真正受死”. “亚流派”(Arianism)则否认基督有真正的神性.

[16]             以上附录二改编自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 第37-67页. 编者也按此书英文版稍作修饰.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