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十二个奥秘 (六)


编者注: 圣经中至少有十二个奥秘(mysteries).[1] 我们在前五期讨论过第一至第八个奥秘. 本期, 我们将探讨关于第九个奥秘  —  大巴比伦的奥秘.

(文接上期)

(B.9)   大巴比伦的奥秘 (17-18; 19:1-6)

经文: “…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在她额上有名写着说: ‘奥秘哉! 大巴比伦, 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 ”(17:3,5).

“大巴比伦的奥秘”(KJV: Mystery, Babylon the Great)是圣经中十二个奥秘(mystery)之一.[2] 侯司特(William Hoste)把这奥秘与上一期所讨论的“不法的奥秘”统称为撒但的奥秘(Mysteries of Satan); 而威尔逊(T. Ernest Wilson)称之为魔鬼的奥秘(Diabolical Mysteries). 这两大奥秘都是邪恶与罪孽的满盈, 只不过“不法的奥秘”最后集中在“不法之人”(敌基督)身上, 而“大巴比伦的奥秘”则集中在“大淫妇”身上.

(a)   启示录中的四个女人

约翰所写的启示录共记载了四个女人:

  1. 耶洗别(启2:20);
  2. 披日踏月头戴十二星冠的女人(启12:1);
  3. 骑朱红色兽的女人(启17: 3);
  4. 身穿光明洁白细麻衣的女人 (启19:8).

(a.1)   先知耶洗别

耶洗别(注: 耶洗别本是西顿国的公主, 嫁给以色列王亚哈为妻, 并把拜偶像巴力的恶俗传遍以色列国, 也奉养450名巴力的先知)出现在召会的时代(启2-3章), 代表异端的教导, “那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教导我仆人”(启2:20). 很多人把矛头直指罗马天主教, 在狭义上讲是成立的, 在广义上却应该泛指不同时代的异端邪说.

耶洗别的教训、 撒但深奥之理(启2:24)不单指向罗马天主教的异端邪说, 也指向基督教中许多不同的异端教训, “各样的异端”(弗4:14)会在不同的时代出现, 我们需要时刻警醒.

(a.2)   披日踏月头戴12星冠的女人

启示录12章记载一个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冠冕的女人. 她究竟是谁呢?日、月、星表达的含义是什么? 创1:16-18和 创37:9所说的日、月、星都与管理和作王有关, 这三者都是以色列预言的象征(玛4:2; 民24:17; 诗89:36-37). 因此, 以色列将来荣耀的身份, 就反映在这位身披日头, 脚踏月亮, 头戴十二星冠冕的女人身上.

另外, 也有人说这披日踏月的女人代表召会, 但身穿光明洁白细麻衣的女人才是代表召会, 且听稍后分解.

(a.3)   骑朱红色兽的女人

圣经明确指出: 骑朱红色兽的女人代表大巴比伦(启17: 5). 圣灵用了两章来记载这个题目, 显示题目非常重要, 启17章论说到政治与宗教的巴比伦, 第18章则论述经济与宗教的巴比伦, 这大巴比伦是世上属于宗教、 政治、 经济的超级混合体.[3]

(a.4)   身穿光明洁白细麻衣的女人

这位身穿光明洁白细麻衣的女人就是新妇(新娘), 就是羔羊的妻(启21:9); 她高贵美丽, 身上散发出温柔典雅的气质, 比先前提到的三名女子更雍容华贵, 因为基督与召会的关系亲密无间, “基督爱召会, 为召会舍己”(弗5:25), 基督与新妇是永远荣耀的主角.

(b)   巴比伦的历史

巴比伦的根源可追溯至创10:10; 11:1-9, 圣经称之为巴别(Babel), 是变乱(confusion)的意思, 在史书则称作巴比利(Babili), 是通天之门(The Gate of Heaven)之意.

这城由宁錄(Nimrod)创建(创10:8-12), 宁錄就是叛逆(rebel)的意思, 他本来是认识神的, 后来却背弃神. 圣经两次用大能(mighty)来形容宁錄(创10:8,9), 也说到他建造大城(创10:12). 从创11:1-4中, 我们可以见到将来大巴比伦的缩影, 言语(第1节)、决议(第3节)、目标(第4节)都一体化(指在叛逆神的旗帜下统一化了).

(c)   大巴比伦的奥秘

神的十二个奥秘之中, 只有两个称为伟大或极大(great)的奥秘, 一个是基督道成肉身的奥秘(提前3: 16), 另一个是基督与新妇的奥秘(弗5:32). 大巴比伦的“大”字(great, 启17:5: “大巴比伦”)不是形容奥秘本身的伟大,[4] 而是形容巴比伦的体系之庞大, 不过巴比伦大城在神面前微不足道, 祂一霎时就能将之完全摧毁(启18:17).

圣灵怎样描述大巴比伦? 答案是:

  1. 大淫妇 (启17:1);
  2. 骑朱红色兽的女人 (启17:3);
  3. 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 (启17:5);
  4. 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 (启18:2);
  5. 坐了皇后的位 (启18:7).

(c.1)     大淫妇

“淫妇”这个名词在圣经中有两个用法: (1) 指道德败坏(与人行淫)的女人(利20:10); (2) 指灵性叛变的女人(何3:1;[5] 注: 正如淫乱的女人是指对她的丈夫不忠, 与别的男人, 照样, 灵性的淫乱是指对真神不忠, 追随和敬拜假神). 用大淫妇来形容大巴比伦, 说明大巴比伦原先是认识神的, 只是后来因为名利权欲而弃绝了神, 虽有宗教的外貌, 却没有敬虔的内心.

魏斯比(Warren W. Wiersbe)指出, 启17:18清楚表明那女人(大淫妇)是指在约翰时代存在的一座城(启17:18的“管辖”一词原文是现在时态, present tense). 此城(即有“七山城”之称的罗马城, 启17:9)当时虽繁荣与强大,[6] 却是拜偶像和危险的. 那女人的名字与奥秘的巴比伦有关(启17:5), 而巴比伦城是由宁录(Nimrod)所创建(创10:8-11). 著名的巴别塔是人企图以拜偶像来违抗神(创11:1-9). 那女人是“大淫妇”和“淫妇之母”, 而巴比伦的(宗教)制度总是在某方面产生了所有假宗教. 她诱惑人去敌对神, 并逼迫祂的仆人. 邪恶的淫妇象征邪恶的城市或政治的制度.[7]

范氏(W. E. Vine)也评论道: “那女人的名字指明她的根源和特征(意即与拜偶像之源巴比伦有关), 而那女人本身有两方面的象征: (1) 在地理方面与罗马城有关(启17:9,18); (2) 在奥秘方面与教会主义的混合体(指普世教会联合体制或体系, amalgamated forms of ecclesiasticism)有关, 而这体制以罗马为中心… 这就是所谓的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宗教制度混合体.”[8] 科恩(Gary Cohen)认为大淫妇是“全球性的假宗教制度(启17:1,15), 这制度无疑包括离经背道的更正教教会(Protestantism)与罗马天主教组织(Roman Catholic organization)的合并, 再加上各种其他异教.”[9]

主的民中有许多被蒙骗而跟随了她, 主呼召祂的民从那城出来(启18:4). 弟兄姐妹, 你今天追求人为的宗教制度、宏伟的政商宗教混合体吗? 还是你真诚渴慕“同那清心祷告主的人追求公义、 信德、 仁爱、 和平”? (提后2:22)

大淫妇的权柄是从哪里来的? 答案是来自 “多民、多人、多国、多方”(启17:15). 换句话说, 大淫妇是列国推选出来的领袖(注: 许多圣经学者将“大淫妇”解释为一个领导宗教世界的组织或制度).【注: 有关此“大淫妇”, 请参本文附录一】

有些人认为自己有智慧选出治世的明君, 历史却证明他们是错的. 曾经以色列人以外貌才华为由(撒上16:7), 拣选扫罗为君, 终究他是名昏君. 当彼拉多问众人要释放巴拉巴还是主耶稣, 以色列人犯下致命的错误, 就是情愿释放杀人作乱的犯人巴拉巴, 也不选择温柔良善的耶稣基督(太27: 21-22), 他们甚至高声呼喊: “钉祂十字架! 钉祂十字架!” (路23:21). 民众的选择经常出错.

在启示录, 多国人民将会再次选择错误, 他们仍只靠自己的聪明, 心中没有神. 他们推崇的这位大淫妇不会为人民谋福祉, 只会为自己的野心和私欲谋算.

(c.2)     骑朱红色兽的女人

朱红色的兽有七头十角, 那七头代表什么呢? 七头代表七个王朝(kingdom, 王国或帝国), 五个已过去, 一个处于现在, 一个还没有来(启17:10);[10] 十角代表在不同地方掌权的十王, 他们同心合意将权柄给那兽(启17:10,12-13)【注: 这兽就是“敌基督”, 或称“政治的兽”, 圣经给他的名号是“大罪人”、“不法的人”, 帖后2:3,8. 有关此“兽”或敌基督, 请参前几期的《家信》文章】.[11]

朱红色(scarlet)又名丹颜, 是一种染料, 染在布上就不褪色. 圣经用“朱红”来形容罪污不能除去(赛1:18), 可见这兽充满了无法除去的罪恶. 此外, 这兽遍体有亵渎神的名号(启17:3), 并来自无底坑(启17:8), 即是撒但的住处.

有解经家说那女人(大淫妇)只是伏贴在朱红色兽上, 而没有真正坐下来控制它. 那女人痴心妄想要联合兽的能力, 借此发展成为超级的国度, 现实是当兽得了全面的权柄, 就把那大淫妇踏于脚下, 将之毁灭(启17:16).

(c.3)     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

启17:5 说到大巴比伦是一切道德和灵性败坏的源头, 这是什么缘故呢? 原因在宁錄和巴别的记载中揭晓, 就是反叛悖逆(rebellion).

反叛悖逆是以色列人和外邦人的光景(罗10:21; 来2:2), 也是所有罪恶的源头. 在伊甸园, 撒但诱惑夏娃悖逆神, 违背神的吩咐(创2:16-17).

这大巴比伦因悖逆成为罪恶的源头, 具有警惕作用. 各位弟兄姐妹, 我们无论在个人或在召会中, 都要杜绝悖逆的灵(参 弗2:2), 皆因一切的罪恶由此而来.

(c.4)     鬼魔的住处和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

大巴比伦成为“鬼魔的住处”(启18:2), 鬼魔是跟随撒但路西弗(另译: 路西法, Lucifer)悖逆的天使(犹6: “又有不守本位、离开自己住处的天使”), 其中有些立刻被神捆绑等候审判, 有些跟随撒但成了鬼魔, 大巴比伦是他们的安歇之处.

灵界充满了各种污秽的邪灵(提前4:1), “各样污秽之灵的巢穴”表示大巴比伦成为众多污秽之灵的聚集地. “各样污秽可憎之雀鸟的巢穴”与 太13:31-32的比喻相关, 当中芥菜种变成大树, 飞鸟宿在枝上, 与大巴比伦的情况相同, 大巴比伦长成参天大树, 所有邪恶可憎的假教师和假先知都宿在它的枝上.

这正是撒但的计划, 它要在地上设立全球性的指挥总部, 动员鬼魔、邪灵、假教师和假先知迷惑世人, 叫他们抵挡天上的神. 圣经早已预言, “外邦为什么争闹? 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 世上的一切君王一齐起来, 臣宰一同商议, 要抵挡耶和华并祂的受膏者”(诗2:1-2).

(c.5)     坐了皇后的位

大淫妇被财势冲昏了头脑, 以为自己当上了皇后(启18:7). 她在启示录17章借着勾结兽的国(十国联盟)而得来权势, 在18章借着勾引地上的客商而发了大财(启18:3,11,17), 风头可谓一时无两.[12]【注: 请参本文附录二】 然而, 大淫妇天天奢华宴乐, 一眨眼, 神的审判临到, 把她如大磨石猛力摔下(启18:21), 大淫妇的权势和财富顷刻化为乌有.

“大巴比伦”的体制非常庞大, 是集合全球性的宗教、政治、经济于一身的超级混合体,[13] 比起梵蒂冈(Vatican)的体制更庞大, 在人类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可惜很多属主的子民都被蒙骗, 加入事奉那人为的制度(启18:4).

各位读者, 不要受大宗派、大财力、大名声所吸引, 而离弃向神全然尽忠的位置或岗位, 他们只是在建设大巴比伦的路上直奔, 终归一无所有. 我们要离开这大巴比伦的阵营, 像 来13:13 所言, “出到营外就了祂去, 忍受祂所受的凌辱”, 与清心的人一同追求主的荣耀.[14]

(文接下期)

*****************************************

附录一:   启示录第17章的巴比伦

(A)       离经背道的宗教制度

William MacDonald

启示录第17章记述在灾难时期(指七年灾难时期), 神对那“大淫妇”  —  即离经背道的宗教制度(apostate religious system)  —  的审判. 那不信却口称为教会的(即所谓“冒称的教会”, the professing church)要进入灾难时期(启2:22; 3:10); 那时, 在这大淫妇的控制之下, 兴起一个势力庞大的宗教制度.

马唐纳(William MacDonald)写道: “大淫妇是一个庞大的宗教和商业组织, 以罗马为总部. 很多人相信, 第17章所形容的是宗教上的巴比伦, 第18章则形容商业方面(的巴比伦). 当然, 宗教方面的巴比伦涉及离经背道的基督教世界(apostate Christendom), 包括更正教(Protestant)与天主教(Catholic). 她也可能代表普世教会(ecumenical church).”[15]

(B)       对这大淫妇的描述

使徒约翰对这大淫妇有很仔细的描述:

  1. 这制度有淫妇的特质(启17:1-2, 15-16). 它自称是基督的新妇, 但却从纯洁的地位堕落而成为淫妇.
  2. 这制度领导宗教事务(启17:2,5). 在圣经中, 属灵的淫乱往往涉及和依附在一种错误的制度上.
  3. 这制度在政治圈子中起领导作用. 它骑在“那兽”上, 控制着他(启17:3).
  4. 这制度变得极为富裕及具影响力(启17:4).
  5. 这制度代表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一个发展阶段, 是从前没有被指示出来的, 所以被称为“奥秘”(启17:5).
  6. 这制度极力逼迫圣徒(启17:6).
  7. 这制度是一个全球性、有组织的制度(启17:15).
  8. 罗马联盟(指“复兴的罗马帝国”或称“十国联盟”)的领袖  —  那兽  —  最终会废除(消灭)这制度, 好使他自己的专权独大不至受其威胁(启17:16-17).

(C)       大淫妇的身份

Alexander Hislop

H. A. Ironside

苏格兰的希斯洛普(Alexander Hislop, 1807–1865)在所著的《两个巴比伦》(The Two Babylons)一书中, 谈到古巴比伦与那被称为“奥秘的大巴比伦”的大淫妇制度之教义与实践时, 将二者的关系追溯和勾划出来. 艾朗赛(H. A. Ironside)也将其发展描述出来:

这妇人其实就是至少在一段时期操控国家政府的宗教制度. 根据她额上的名号, 我们应不难识别出她的身份. 为求达到这目的, 最好还是翻开旧约圣经, 查考关于巴比伦的启示, 这样肯定有助于我们明白大淫妇的身份…

…巴别或巴比伦的创始人是宁录(Nimrod, 创10:10), 创世记第10章将他不虔的成就记载下来. 他是在先祖族长时代悖逆神的主要人物… 他唆使他的朋辈及跟随者合力“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 塔顶通天”(创11:4)… 成为违背耶和华之人的神殿或集会中心… 他们称这城及塔为巴-艾(Bab-El), 意即神的门(the gate of God); 但不久便遭天谴, 成为巴别(Babel), 意即变乱(confusion).[16] 这城从建立时, 便带有虚假不实的记号, 圣经记载他们“拿砖当石头, 又拿石漆当灰泥”(创11:3). 历代以来, 巴比伦的特质就是对真实诚信的进行伪冒.

宁录(Nimrod)

宁录(Nimrod)或宁录巴古实(Nimroud-bar-Cush)… 是挪亚的不肖子“含”(Ham)的孙子(创10:6,8). 挪亚经历大洪水, 将真神的启示承传下去… 然而, 含似乎早已受大洪水前的悖逆思想影响… 他名字的意思是“黝黑的”、“变黑了的”(darkened), 或按字面意义是“给太阳晒黑的”(the sun-burnt). 这名字喻示这人属灵的景况… 给天上的光弄昏了… 含生了一个儿子, 名为古实, 即“黑色的那个”(the black one), 他是宁录的父亲, 宁录是当代违背者的领袖.

远古的传说给我们提供线索, 让我们知道宁录巴古实的妻子, 就是声名狼藉的塞米勒米斯一世(Semiramis the First). 相传她就是巴比伦神秘宗教的女创始人, 是偶像敬拜的首位女大祭司. 因此, 巴比伦成为偶像敬拜的源头, 是世上一切不信及异教制度之母. 从该地发源的神秘宗教, 以不同的形式在全地上发展… 今天依然存在… 且当圣灵离去, 末世的巴比伦大行其道时, 便发展至顶峰.

 塞米勒米斯根据远古的应许, 即有一位女人的后裔要来, 竟宣称自己神奇地生下了一个儿子! 当她向众人展示这儿子时, 他就被奉为那位应许要来的拯救者.[17] 他就是塔模斯(Tammuz), 以西结曾谴责被掳的犹太人竟然敬拜他. 故此, 妇人与孩子之传说(母子元素)的奥秘便出现, 也是人类最远古的偶像敬拜. 这种膜拜的宗教仪式秘而不宣, 只有入教者才可得知其奥秘. 这是撒但的伎俩, 以手段模仿神的真实来迷惑人类, 以致当那位真正的女人的后裔在日期满足来到时, 世人却不晓得…

塞米勒米斯一世(Semiramis the First)

这神秘宗教由巴比伦开始, 向周围的国家传开了… 各地有相同的象征物, 普遍信奉那妇人及孩子; 他们的敬拜仪式绝对令人作呕且不道德. 各地可见天后手抱婴孩的形像, 唯因不同的语言制度而有不同的名号. 这成为腓尼基(Phoenicia, 即圣经所谓的“迦南地”)的神秘宗教, 并由腓尼基人(Phoenicians)传扬各处.[18] 这些勇敢的冒险者称那妇人及儿子为亚斯他录(Ashtaroth; 或称Ashtoreth, 阿什脱雷思)及塔模斯(Tammuz),[19] 埃及人称他们为伊希斯(Isis)及荷鲁斯(Horus), 希腊人称他们为阿佛洛狄特(Aphrodite)和厄洛斯(Eros), 意大利人则称为维纳斯(Venus)和丘比特(Cupid); 在遥远地方的人用其他名字称呼他们. 不出一千年, 巴比伦主义成为普世的宗教, 使世人拒绝神的启示.

与这主要的神秘主义相连, 并有其他次神秘之说… 其中包括死后在炼狱得炼净; 透过林林总总的圣礼得救, 包括由神职人员予以赦罪; 洒圣水; 耶利米书提到的向“天后”(Queen of Heaven)献圆饼(耶7:18; 44:17,18,19,25); 将处女献给诸神, 事实上即充当神妓(庙妓); 在伊什塔尔(或译: 以斯他, Ishtar)大节前为塔模斯哭泣40日(结8:14), 相传伊什塔尔的儿子塔模斯从死里复生; 据说塔模斯被一头野猪所杀, 但后来却复生(模仿基督的复活?!).[20] 塔模斯认为蛋是神圣的, 代表他神奇的复活. 他以常绿树为他的标志, 记念他在冬至的生辰(诞辰); 在这天, 他的信众为记念他经历的苦难, 会吃野猪头, 并会进行神秘的仪式, 及焚烧一整块原木(yule-log, 注: 罗马天主教的圣诞节有不少活动取自这异教的做法)…

犹太人的祖先亚伯拉罕蒙神呼召, 脱离这神秘的宗教. 他后裔所建立的国, 常受到这邪恶异教的影响骚扰. 北国以色列在亚哈王统治的时期, 腓尼基裔(Phoenician)王后耶洗别将这异教植入以色列残余的宗教制度内, 最终导致北国被掳. 犹大国也受其玷污, 因为巴力的膜拜其实就是披上迦南地色彩的巴比伦神秘宗教, 直到犹大人被掳到巴比伦后, 以色列民才脱离膜拜偶像的倾向. 巴力就是太阳神, (被认为是)赐予生命者, 等同塔模斯. 

虽然巴比伦城已成为历史陈迹, 但其神秘宗教并没有消失. 当这城与其中的庙宇被毁时, 大祭司与一群信众, 带同圣礼用的器皿和神像往别迦摩(Pergamos)去; 在那里, 他们以蛇为记号, 象征那隐藏的智慧. 他们其后由该地渡海, 迁至意大利… 在这里, 这异教在伊特鲁里亚神秘文化(Etruscan Mysteries)的名义下继续发展, 最后使罗马成为巴比伦主义的大本营. 祭司长戴在头上的冠冕, 形状如鱼的头, 是记念大衮(Dagon)这位鱼神(fish-god), 即生命之主; 这其实是由以色列的宿敌非利士人(Philistines)发展出来, 是另一种塔模斯神秘宗教模式. 在罗马, 祭司长的称号是“大祭司长”(或译: 最高祭司, Pontifex Maximus), 这名号也印刻在他的冠冕上.  

凯撒大帝(Julius Caesar)

当凯撒大帝(Julius Caesar)成为罗马国家元首后(他和所有出生良好的青年罗马人一样, 都加入了这异教), 他被推选为“大祭司长”(或译: 最高祭司, Pontifex Maximus). 由他开始, 所有罗马皇帝都拥有这称号, 直到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 the Great), 后来君士坦丁更同时成为教会之首(教会的元首, head of the church)和异教的大祭司(high priest)! 过后, 罗马的众主教(the bishops of Rome)被冠以这名号, 今日的教宗(教皇, the pope)也是如此. 所以他不是渔夫使徒彼得的继承人, 而是巴比伦神秘宗教的直接继承人, 是鱼神大衮的仆人. 因为他与那些拜偶像(特指大衮)的前辈一样, 配戴着渔夫的指环.[21]

教会历史最初的几个世纪, 这些邪恶的神秘主义竟产生了令人震惊的影响, 而宣称为属基督的教会, 大量地吸收巴比伦主义的习俗和教训, 以致圣经的真理在很多方面被完全遮盖; 很多敬拜偶像的行为却偷偷地引进来, 以基督教圣礼的名义介绍给信众, 又以不信的思想哲理取代福音的教训. 这不可思议的制度就发展起来, 雄踞欧洲达一千年之久, 在人的身体和心灵上世代相传, 直到16世纪宗教改革的出现, 形势才得以挽回.

…不可思议的是, 他(启示录作者使徒约翰)一生所参与或认同的荣耀运动(指基督信仰的运动)将会如此败坏到成为“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启17:5), 甚至残杀圣徒和为耶稣作见证的殉道者(启17:6: “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 然而, 在逼迫的黑暗日子, 她(罗马天主教)那血腥的历史见证了所见之异象的真实性. 无论如何, 天使指明将来要发生的事是超过我们所能想象的; 因为在过去的罗马历史中, 没有一个时期可以完全应验启示录17章其余部分所记述的.[22]

J. Dwight Pentecost

潘德科(J. Dwight Pentecost)评述道: “天主教(罗马天主教, Romanism)的谬误, 直接起源于君士坦丁大帝宣布罗马帝国以基督信仰为国教, 使基督信仰和异教混合; 这样说并非言过其实. 所以可以作结论说, 这大淫妇喻示将整个口称属基督的制度(另译“冒称的基督教世界”, professing Christendom), 团结于一个领袖的单一制度之下.[23]

(D)       大淫妇所受的审判

约翰清楚地描述这邪恶制度将要面对的审判: “你所看见的那十角与兽必恨这淫妇, 使她冷落赤身, 又要吃她的肉, 用火将她烧尽. 因为神使诸王同心合意, 遵行他的旨意, 把自己的国给那兽, 直等到神的话都应验了”(启17:16-17).

William R. Newell

这段经文显示大淫妇与那兽的最终冲突. 纽威尔(William R. Newell)分析时指出, 大淫妇代表自挪亚洪水以来所有错误不正的假敬拜, 其教义自称是教导人敬拜真神, 却把人领进拜偶像的污秽深坑. 大淫妇是隐藏着不法, 但那兽是显露出不法. 大淫妇并没有‘否定一切称为神的或被敬拜的’, 但那兽却要这样否定(帖后2:4; 也参 但11:36-37). 大淫妇并没有承受神倒在拜兽者的可怕忿怒(启16:2,10). 因此, 我们必须谨记这两个不法的原理是有区别的, 是互异的. 一切错误的假敬拜会让其信徒相信他们是在事奉一位神或多位神. 这个“不法”以罗马天主教主义(Romanism)为首. 不过, 兽的可怕特征是把全世界的敬拜都引向他自己, 叫他们意识到是在拜魔鬼(启13:3-4).”[24]

潘德科总结说: “那兽(敌基督)本被这大淫妇控制或牵制(启17:3), 却起而反对她, 将她和她的制度完全消灭. 无疑, 这大淫妇的制度与那由假先知提倡敬拜那兽的宗教互相竞争, 结果招致失败和毁灭; 这样, 那‘自称是神’的兽(帖后2:4)便可以成为一切错误敬拜的唯一对象.”[25]

*****************************************

附录二:   启示录第18章的巴比伦

(A)       两个不同实体的巴比伦

潘德科(J. Dwight Pentecost)在《将来的事》一书中指出, 北方联盟在七年灾难中期, 就在以色列的山上被神审判. 东方诸王和他的军队, 以及“那兽”(the Beast, 指敌基督)的军队却是在基督第二次降临时才被消灭. 启示录第18章详尽地描述那兽和他的大本营所受的审判.[26] 在这两章圣经中, 政治的帝国与假宗教的帝国息息相关, 二者虽是两个不同的实体(entities), 却有相同的名字  —  巴比伦.

Cyrus I. Scofield

司可福(Cyrus I. Scofield)简明地指出: “启示录中有两个‘巴比伦’: 第一个是宗教上的巴比伦(ecclesiastical Babylon), 即离经背道的基督教世界(apostate Christendom), 以罗马教廷(Papacy)为首; 第二个则是政治上的巴比伦(political Babylon), 即那兽的联盟帝国(confederated empire),[27] 世上最后一个外邦霸主(霸权). 宗教上的巴比伦是那‘大淫妇’(启17:1), 将被政治上的巴比伦消灭(启17:15-18), 使那兽成为独一的敬拜对象(帖后2:3-4; 启13:15). 政治上的巴比伦势力于主在荣耀中再临时被摧毁… 根据 赛13:19-22所说, 应该不会在古巴比伦的地方再兴起另一个巴比伦. 启示录第18章中的措辞(例如10,16,18节)无疑将繁华且是交通枢纽的巴比伦‘大城’, 等同于宗教上的巴比伦的中心, 即罗马. 那些憎恨宗教上巴比伦的诸王, 会因这商业上的巴比伦遭毁灭而大为悲痛.”[28]

按照上下文, 我们可合理总结说, 第17章的“巴比伦”显然与宗教有关(大淫妇), 而第18章的“巴比伦”则与经济和政治相关. 接下来的问题是: 这两者的中心是否相同? 按司可福(C. I. Scofield)和一些解经家的看法, 第18章的“巴比伦”与第17章的“巴比伦”都是以罗马城为中心. 至于它们所遭受的审判, 有学者如司各特(Walter Scott)也认为启示录17和18两章是在描述同一个发生在七年灾难尾声的审判(只是从两个不同角度来看同一个审判).[29] 

(B)       两个不同时间的审判

另一方面, 也有不少解经家认为这两章是在描述两个不同的审判, 指发生在不同时间的两件事. 艾伦(Jim Allen)赞同此看法, 并列出以下论证:

  1. 第18章以“此后”(希腊文: meta tauta , 意即“这些事以后”; KJV: after these things, 启18:1)来开始, 把所看到的两个异象分开来谈, 意味着它们是两个不同事件(注: 启4:1也用这希腊字来作分隔).
  2. 先前两次在启示录提到的“巴比伦”(启14:8; 16:19)暗示在巴比伦倾覆方面也有两件不同的事.在 启14:8 (“又有第二位天使接着说: 叫万民喝邪淫、大怒之酒的巴比伦大城倾倒了! 倾倒了!”), 根据相关事件的时间次序, 那里的巴比伦之倾覆是发生在七年灾难的正中点(即三年半, 或作“一七之半”).【注: 那兽(敌基督)在三年半时“高抬自己, 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 甚至坐在神的殿里, 自称是神”(帖后2:4). 他要全地的人拜他为神(启13:12,15), 所以他必须先消灭“大淫妇”这全球性的宗教体制, 才能使他和赐他权柄的“龙”成为世上唯一被敬拜的对象(启13:3-4)】在 启16:19 (“那大城裂为三段, 列国的城也都倒塌了; 神也想起巴比伦大城来, 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递给她”), 这对巴比伦的审判发生在其他城市被震动之时(启16:19), 也即是七碗的最后一碗(启16:17). 这第七碗述说主回到地上之前的最后审判.换言之, 启示录17章是描述 启14:8的审判之细节; 而18章则是描述 启16:19的审判细节.
  3. 第17章的审判是由那兽和他所率领的十王来执行(启17:16). 虽说这也是神放在他们心中的意念(启17:17: “神使诸王同心合意”), 但他们这样做是为求己利. 另一方面, 第18章表明审判是直接出自神的手. 那些在17章乐于消灭大淫妇的众王(启17:12,16), 却在18章为巴比伦的毁灭而哭泣哀号(启18:9-10).

(C)       18章的巴比伦不是实在的巴比伦?

有超过一百万个字的《巴比伦他勒目》(Babylonian Talmud)

还有一个疑问, 就是第18章的巴比伦是应该按字面解释, 还是仅属象征性的词语? 艾伦指出, 约翰在第一世纪的末了(约主后95或96年)领受启示而写下启示录时, 在幼发拉底河的巴比伦拥有比耶路撒冷更多的犹太人.《巴比伦塔木德经》(另译:《巴比伦他勒目》, Babylonian Talmud)于大约主后500年写成时, 巴比伦城仍然是极大的商业中心, 那里也有开办拉比学校. 在过后的世纪里, 此城虽逐渐衰微到村庄的状态, 却没有被毁灭, 或完全被遗弃成荒野.

在启示录中, 按原文共有6次提到巴比伦(启14:8; 16:19; 17:5; 18:2,10,21; 注: 启18:14在原文无“巴比伦”一词). 对这6处经文, 艾伦评述道: “只有一次‘巴比伦’一词需要以象征性来解释, 就是 启17:5 (“奥秘哉! 大巴比伦”), 因为这节的巴比伦是个‘奥秘’. 显然, 这里的大淫妇是在描绘非字面意义的巴比伦(意即此巴比伦仅属象征性, 不是实实在在的巴比伦大城), 神也在此揭开这奥秘(启17:7,15-18). 不过, 其他经文论到巴比伦时, 却没有附上这种奥秘的含意.” 

为何人不把18章的巴比伦当作实实在在的巴比伦城呢? 艾伦道出其中的理由: “因为巴比伦现今已不再是世界国际事务的主要大城市. 多个世纪以来, 巴比伦已逐渐衰微, 成为幼发拉底河附近的几个村庄… 这令许多解经家要在‘实义解释巴比伦’之外寻找其他解释, 而最容易的方法, 就是把第17章对巴比伦的象征性解释延伸到第18章. 我们都同意第17章以大淫妇为象征的巴比伦(启17:5)并非实在的巴比伦, 而是代表一个宗教制度, 这制度含有那源自巴比伦的宁录(Nimrod)和他妻子(Semiramis)的神秘宗教之特征. 对于所有无偏见之人, 这制度今日反映在罗马天主教主义(Roman Catholicism)之中. 它以罗马的梵蒂冈为基地和管控中心, 这完全是事实. 正因此故, 很多解经家便假定第18章是论到这宗教上的巴比伦的商业方面, 所以必须把第18章的巴比伦城解释为罗马. 他们的证据是: 罗马帝国统治世界时, 就是以罗马城为帝国中心, 所以将来那兽的帝国也会如此.

“这论点确实有吸引力, 却是错误的. 旧约中提到巴比伦多达277次, 新约也有12次. 除了 启17:5, 其他地方提到巴比伦时, 都难以证明是象征性的. 初期教父认为巴比伦一词被用作罗马的代号, 特别是在启示录中(注: 他们认为当时是罗马政府掌权, 基督徒害怕罗马政府以此为把柄, 来控告和杀害基督徒[说基督徒狂妄地教导说罗马将被神审判和倾覆], 所以基督徒便用“巴比伦”当作“罗马”的代号). 但此看法是把‘人对罗马政府的恐惧或担忧’强加在圣灵身上, 好像赐下启示的圣灵也如此担忧恐惧. 因此, 按圣经所说的来理解(指所说的“巴比伦”就是实在的巴比伦), 这比较符合圣经的权威.” 以此为根据, 艾伦的结论是:

  1. 第17章的巴比伦象征性地代表一个宗教方面的制度或体系, 此制度反映了古巴比伦神秘宗教. 希斯洛普(Alexander Hislop)所著的《两个巴比伦》(The Two Babylons)一书详述此神秘宗教重现在罗马天主教主义里. 在七年灾难的正中(三年半时), 神使用那兽(敌基督)和他的十王毁灭了这个制度.
  2. 第18章的巴比伦代表实实在在的商业帝国, 它以一个城市为中心.[30] 在靠近七年灾难结束时, 神亲自降下审判, 毁灭了这个帝国的中心或首都. 很多解经家相信这城是个实实在在的城, 却不肯认为它就是圣经所说的巴比伦城. 耶路撒冷城(曾被毁, 并荒废多个世纪)都能按圣经预言而被恢复和重建, 这个古老的巴比伦城市也能在撒但的影响下被重建. 有者引证以赛亚书说巴比伦不再重建(赛13:19-20),[31] 但细心查考那段经文, 我们会发现巴比伦从未遭受像以赛亚和耶利米所说的那种彻底毁灭(以赛亚书13-14章; 耶利米书50-51章; 换言之, 这些经文所说的巴比伦被彻底毁灭、永远无人居住等等还未发生, 它们是在将来才发生的事, 就在启示录第18章).[32] 巴比伦在创世记是一座塔(宗教方面)和一座城(政治和经济方面), 所以巴比伦在七年灾难期间将会是一个宗教制度和一个作为商业帝国中心的城市.[33]

纽威尔(William R. Newell)也提出强有力的论证, 来证明“第18章的巴比伦是实实在在的巴比伦”. 基于篇幅有限, 我们只举出其中两个证据. 第一, 纽威尔指出, 神借着耶利米警告祂的子民从巴比伦逃出来: “你们要从巴比伦中逃奔, 各救自己的性命! 不要陷在她的罪孽中一同灭亡; 因为这是耶和华报仇的时候, 祂必向巴比伦施行报应… 我的民哪, 你们要从其中出去! 各人拯救自己, 躲避耶和华的烈怒”(耶51:6,45).

当波斯王古列攻占巴比伦, 神的子民如但以理和其他犹太人都没从巴比伦逃出来! 事实上, 当大利乌王从古列王手中接任时, 但以理还担任总长高位(但6:2). 耶利米上述的预言与 启18:4的警告(“我的民哪, 你们要从那城出来, 免得与她一同有罪, 受她所受的灾殃”)是相同的. 这些预言会应验, 就是当巴比伦城在末世被重建和恢复, 成为敌基督的首都, 敬虔的犹太人就会被警告, 逃离此城, 如 耶51:45,46,50所言.

纽威尔提出的另一个论据是撒迦利亚书第5章的异象. 这异象的“量器”(KJV: ephah)确实证明了巴比伦在商业方面的复兴. 在异象中, 有个被称为“罪恶”的女人“坐在量器中”(亚5:7). 这个在原文和英文都被称为“ephah”的量器对犹太人而言, 是个十足的商业标志或象征(perfect symbol of commerce). 然后另两个有翅膀的女人把这“量器”抬起来, “悬在天地中间”, 要带到哪里去呢? 天使回答说: “要往示拿地去, 为她盖造房屋; 等房屋齐备, 就把她安置在自己的地方”(亚5:9-11). 这异象所描写的, 就是“罪恶”最终会集中在一个中心地区(center), 然后散播全球. 纽威尔一针见血地说: “以一个全新、令人惊讶和有组织的方式, 对神直接的反叛悖逆, 就是在示拿地开始的(创11:2-3), 而它会完成它的圈子, 转回同样的地方(示拿地)来接受审判!”[34] 

简而言之, 启示录17和18两章呈现巴比伦的两大方面(宗教和经济), 并在灾难时期的两个不同时间所受的两个不同审判. 另一方面, 启示录17章的巴比伦是在七年灾难的前半部分(前三年半)运作, 而启示录18章的巴比伦则继续活跃于七年灾难的后半部分(后三年半). 换言之, 启示录17和18这两章涵盖整个七年灾难时期的“巴比伦”.

最后, 我们以纽威尔的话作为总结: “为了让这可怕的‘拜撒但计划’得以毫无拦阻的实现, 就必须把三样东西从地上除去: 第一, 真正的召会, 即基督的新娘(即羔羊的新妇  —  神属天的百姓); 第二, 以‘大淫妇’为代表的背道之基督教世界(apostate Christendom). 虽然她缺乏真诚忠实的心灵, 却保留了基督徒事物之名; 第三, 以色列国民(神属地的百姓). 神提去第一个(召会被提离开地上); 那兽和他的十王消灭第二个; 而哈米吉多顿是撒但最重要的最终努力去把第三个  —  以色列  —  从地上除去.”[35] 若合神的旨意, 我们将在下期的《家信》中探讨哈米吉多顿大战, 敬请留意.

*****************************************

附录三:   大淫妇与罗马天主教主义

编者注: 我深信在罗马天主教徒当中, 肯定有真正重生得救和敬虔的信徒(马丁路德本是天主教的圣职人员, 但借着研读圣经而信主得救, 因信称义), 天主教徒当中也有很多善行(如建立学校、医院、服务贫苦和弱势群体)是值得我们敬重和效仿的. 尽管如此, 为何许多解经家认定罗马天主教(或其制度)就是启示录17章的“大淫妇”, 或说属于大淫妇这宗教制度的主要部分? 希望吴主光所写的“谁是大淫妇?”一文可提供这方面的答案, 编者将之编辑在此附录三中. 再次强调, 编者绝无毁谤之意, 只求归回圣经真理, 揭开历史真相, 让读者自己作出评估. 

(A)       圣经对大淫妇的描述

请看启示录怎样描述“大淫妇”(启示录17章):

  1. “大淫妇”以紫色、朱红色衣服为妆饰; “新妇”以主用宝血洗净的光明洁白细麻衣为妆饰.
  2. “大淫妇”喝醉了圣徒的血; “新妇”却与圣徒一同进入荣耀中享福.
  3. “大淫妇”与列国君王行淫; “新妇”却只献给万王之王基督.
  4. “大淫妇”的结局是永远的沉沦和焚烧; “新妇”的结局是进入新天新地, 与基督同享荣耀.

以上的对比很清楚地指出: 如果所有解经家都同意, “新妇”是指着属神的教会而说; 这样, “淫妇”必然是指着变了节(离经背道)的教会而说了. 她之所以变节, 称为“淫妇”, 是因为她爱上了基督的仇敌, 与之“合一”(行淫)! 也是爱上了列国君王, 推行“政教合一”(也是淫行)! 也爱上了世俗, 圣经也称与世俗为友的为“淫妇”(参 雅各书4:4的小字).

(B)       天主教是大淫妇”?

或问, 谁是“大淫妇”呢? 历史上称为“宗教改革之父”的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 早就指出天主教就是“大淫妇”了. 时至今天, 当然有许多支持天主教的学者不赞成这样解经, 因为解释末世预言的见解, 众说纷纭. 其实, 只要我们按照圣经所形容大淫妇的特征来寻找, 就不难知道她是谁, 因为可能性不会太多.

“大淫妇”与罗马天主教有关. 很多人说这是传统的看法, 已经过时了, 罗马天主教已经愿意与更正教(Protestants)合作等等. “罗马天主教已经改变了”是我们常听到的理由. 然而, 著名的美国护道勇士韩特(Dr. Dave Hunt, 1926-2013)著了一本书, 名叫《骑在兽上的女人》(A Woman Rides the Beast,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Eugene, Oregon, 1994). 书中的第6章题为“七山城”(Seven Hills City). 非常明确地指出, 天主教就是启示录所预言的“大淫妇”(注: 由于篇幅有限, 故吴主光将其要点辑录如下):

经文指出, 那“女人”骑在一只“七头十角的兽”身上(启17:3), 而“七头”也是指“七座山”(启17:9), “那女人就是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启17:18). 意思是说, 代表那“变节(离经背道)的教会”是坐落在“七座山”上的. 在所有宗教大城之中, 没有一座像罗马一样, 即称为“大巴比伦”(那女人被称为“大巴比伦”, 启17:5), 又是坐落在“七座山”上的.

天主教的百科全书也承认, “罗马城”就是“七山城”, 因为“梵蒂冈”(罗马天主教总部)确实是建筑在七座山上. “梵蒂冈”也一直断言, 自己是“全世界基督教的总部”, 并且教皇宣称自己是“基督的代表”.

圣经指出, “大淫妇”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启17:4). 天主教百科全书也说: “… 主教穿的必须是紫色的羊毛; 红衣主教穿的必须是朱红色的丝… . 主教和其他教会高级职员的衣服颜色, 必须是紫色; 红衣主教(cardinal)的颜色, 则必须是朱红色.”

圣经说大淫妇“用金子、宝石、珍珠为妆饰”(启17:4). 我们看见天主教也十分注重用黄金和宝石为妆饰. 天主教百科全书这样说: “挂在修道院、主教、大主教、红衣主教, 和教皇胸前的十架, 该用黄金制造并镶以宝石… .”  

圣经又说大淫妇“手拿金杯”(启17:4). 天主教百科全书称这圣餐金杯为“最重要的神圣器皿”. 又说: “教会(指天主教会)在世上拥有成千上万的圣餐金杯而著名于世.”【编者注: 今日许多天主教徒否认此事, 因为现今圣餐杯主要是铜制的, 但历史记载和考古发现证明天主教之前的圣餐杯(chalice)确实是用金或银制成的】[36] 曾有新闻作出如下的报导:

“120年来, 天主教教会藏于法国‘卢尔德’(另译: 卢得, Lourdes)的隐秘宝藏终于被发现了. 这是数十年来一直谣传着的无价宝藏. 其中有圣餐金杯、镶有宝石的耶稣苦像、银、宝石等. 新闻记者前去访问, 教会只展览其中部分珍藏, 就是… 装满宝物的箱子. 有一些打开的箱子, 展视出59只足金的圣餐金杯、还有戒子、耶稣苦像、雕像, 和一些很有分量的金胸针, 其中许多以宝石镶嵌着. 还有一件是1876年巴黎金匠用钻石镶制的Tredame de Lourdes (卢尔德圣母)皇冠. … 在对面街那边, 还有另外一座建筑物, 收藏着数百件古物, 其中有一些圣职人员的圣服、圣袍、主教帽、腰带…等. 很多都是用很厚的金线织成.”

历史记载, 罗马天主教教会许多财物资源, 都是从各地“异端裁判所”(另译: 宗教裁判所, Inquisition)那里得来的. 那些被判罪的人, 除了要忍受残酷的死刑之外, 他们的全部财产都要“充公”. 死去的人, 其尸骸也要挖掘出来受审, 然后教会要没收(充公)其继承人的财产. 一位历史家说: “这方法, 为教会提供无数掠物.” 此外, 罗马天主教发财之道, 大部分是靠“出售救恩”而得. 例如售卖“赎罪券”, 每年数以亿万钞票捐给教会. 今天, 美国仍有不少富有的天主教徒, 在遗属上注明, 留下大笔金钱为自己死后做“弥撒”.[37]

“大淫妇”额上写着“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启17:5). 天主教与这些形容非常吻合, 主要原因是他强迫圣职人员必须守独身. 但“独身教条”被数以千计的神父、修女、主教、大主教、红衣主教, 甚至许多教皇所破坏. 例如: 教皇Sergius III、John X、John XII、Benedict V、Innocent VIII、Urban VIII、Innocent X …等, 都是因为守不住独身而行淫的. 圣职人员的淫行, 近数年来, 单单在美国, 天主教教会就已经付上数10亿美元作为“庭外和解”的费用. 难怪有者说罗马天主教配得上称为“世上淫妇之母”!

“大淫妇”喝醉了“圣徒的血和为耶稣作见证之人的血”(启17:6). 这样的形容, 令人立刻想到罗马天主教的“异端裁判所”. 数百年来, 天主教用那恐怖的钳子辖制着整个欧洲. 1790-1792年的Canon Llorente因为在“异端裁判所”任书记的缘故, 有机会查看其中的案件. 他发现, 单单是西班牙一个国家, 便可计算出有超过300万名“异端裁判所”受害者, 其中30万名是被绑在火柱上烧死的. 一位天主教历史学家这样写道:

“1808年, 当拿破仑在征服西班牙的时候, 他的军队有一名荷兰籍的陆军上校, 名叫Colonel Lemanouski, 向上司报告说: Madrid城的Dominican修士, 将自己反锁在修道院内, 不肯出来. 但Lemanouski的军队强行冲入院内, 要调查里面有没有‘异端裁判所’拷问场. 院里面的人坚决否认有这回事. 但士兵们却在修道院的楼板底下, 发现一个很大的拷问场, 里面塞满了全身赤裸的囚犯, 其中有很多已经变成疯癫. 看到如此凄惨情景, 连那些残酷的法国士兵也感到惨不忍睹…”

直到今天, 欧洲还有不少这一类的恐怖刑场遗址, 供游人参观. 古代“异教化的罗马”曾经屠杀无数基督徒和犹太人, 但历史证明, 后来“基督教化的罗马”屠杀基督徒和犹太人更多许多倍. 因为除了“异端裁判所”杀人无数之外, 还有以数百万计的Huguenots (法国新教徒)、Albigenses (阿尔比派教徒)、Waldenses (瓦勒度派教徒)及其他宗派的基督徒被它杀害. 19世纪有一位著名的天主教教会历史教授说:

“一直以来, 天主教教会的观点是… 任何人离开了(天主教)教会的信仰… 必须处以极刑, 就是处以最残忍的死刑, 用火烧死. 这样残忍的死刑, 由提倡到执行, 全部都应该单单归咎那些教皇… 因为是他们强迫那些主教和神父去执行刑罚、没收财物、囚禁、杀害、定所有非天主教徒是‘犯了信奉异教的死罪’、又强迫地方官员去执行这些残酷的刑罚.”

1429年, 教皇马丁五世(Martin V, 1369-1431)命令波兰国王去灭尽那些胡斯教派分子, 因为他们对宗教改革家约翰·胡斯(John Huss, 也作: Jan Hus)被天主教烧死表示同情. 当时教皇写一封公函给波兰国王, 说: “你知道了教皇的神圣见解, 和那些支持你作王的百姓的意愿, 你就应该明白, 去消灭那些胡斯教派是你的责任. 你要紧记, 这些人竟敢宣传(所谓平等原则), 说: (1) 所有基督徒都是弟兄; (2) 神并没有赐与任何人有特权去统治国家; (3) 基督到世上来, 是为要消除奴隶制度; (4) 又鼓吹全民脱离捆绑去得自由… 所以你当派军队去攻击波希米亚(Bohemia), 进行焚烧、屠杀, 使之成为荒凉, 因为没有什么比灭绝那些胡斯教派分子(Hussite)更能讨神的喜悦.”

请再看教皇尼哥拉一世(Nicholas I, 主后858-867年)写给刚刚归化(归信)天主教的保加利亚国王的指示, 教皇要他强迫全体臣民接受罗马天主教, 说: “我尊崇你, 因为你运用你的权力去将那些拒绝归回的迷羊通通杀掉; … 恭喜你, 因为你为百姓打开了天国之门. 作为一国之君, 是不应该害怕下屠杀令的. 因为这样才能使你的臣民顺服你, 又顺服基督. 为这些屠杀事件, 神必定会在今生和来生报答你.”[38]

最后, “大淫妇”是一座“管辖地上众王的大城”(启17:18). 那是指“梵蒂冈”控制着中世纪时代的欧洲列国. 一位18世纪的历史学家计算过, 有95位教皇曾经宣称自己有无上神圣的权威. 凭这权威, 他们可以废掉任何君主和皇帝. 历史家Walter James描述教皇英诺森三世(Innocent III, 1198-1216)的权威说: “他可以将全欧洲放在他的掌握之中.” 格列高利九世(Gregory IX, 1227-1241)曾大声疾呼说: “教皇就是全人类和所有事物的君王和主人. 教皇可以为皇帝加冕, 又可以废除他们.”

教皇尼哥拉一世(Nicholas I, 主后858-867年作教皇)又这样夸耀说: “你们要惧怕我们(教皇)的烈怒, 和我们的报复. 因为耶稣基督已经指派我们作全人类的审判官, 有绝对权柄. 甚至君王们… 都要降服于我们的权威之下.” 有一次, 教皇尼哥拉下令一位君王去毁灭另一位君王. 在信中, 教皇这样说: “我们奉天主教之名命令你, 去侵略他的国土, 焚烧他的城市, 屠杀他的人民….”

另一位卓越的天主教历史学家Ignaz Von Dollinger这样写道: “1265年, 教皇革利免四世(Clement IV)为(指为了获得)每年贡款800安士黄金, 将南部百万计的意大利人卖给Anjou的查理王(Charles). 之后, 他对Charles宣告说: ‘假若首期付款延迟的话, 他将会被逐出教会…’ ” 天主教教授Carrerio大言不惭地说: “历代不少教皇曾经将许多君王, 甚至是拥有更大权力的皇帝, 从他们的宝座上拉下来, 另立别人坐在他们的位上. 这些君王从来没有向任何王进贡过, 却长期年年进贡教皇. 教皇又将他的财富分配给… 是从来没有一位君王这样做过的.”

Charles Chiniquy

许多教皇都自认拥有世上最高的权柄. 但是, 约150年前的加拿大神父祈理魁(Charles Chiniquy, 1809-1899)也提出, 许多教皇也是世上最淫乱的罪人(参祈理魁所著的50 Years in the Church of Rome), 因为历史记载得很清楚, 最少有50多个教皇是犯了奸淫、谋杀、乱伦和其他种种极其可耻的罪行. 例如教皇博尔贾(或译: 波之亚, Borgia), 竟然公开与自己的女儿同居, 甚至还生了一个儿子. 教皇亚历山大六世(Alexander VI)所犯的罪, 远远超过任何祭司的罪行.

历史上最少有12个教皇是依赖罗马城中一些富有而极具影响力的妓女, 得到她们的扶助才有机会出任教皇的. 教皇约翰十一世(John XI), 是教皇梳基亚斯(Sergius)的儿子, 他的母亲马露西亚(Marosia)是一名妓女. 梳基亚斯教皇早逝, 于是这个有财有势的妓女母亲就将只有12岁的小约翰提拔成为教皇, 称为约翰十一世教皇. 后来因为他的生活实在太过放荡不羁了, 所以罗马百姓和教士们将他废除.

(C)       近代天主教的淫行

有者认为, 中世纪时代的天主教确实是有很多丑闻, 但今天的天主教决不再是这样. 果真如此吗? 请看近代一些保守的天主教出版社所出版的几本书籍, 怎样揭发现代天主教的淫乱内幕.

有一个保守派的天主教组织, 名叫“Roman Catholic Faithful”, 在所出版的杂志 Ad Majorem Dei Gloriam 上刊登了一篇文章, 题为: “The Bishop’s Fall from Grace”. 这篇文章揭发天主教过往10年来, 最少有10多名主教级的圣职人员(神职人员), 犯了各种不道德的丑闻如下: (注: 下文是根据事件年份顺序来排列, 与吴主光书中的排列次序不同):

  1. Archbishop Robert F. Sanchez

    美国新墨西哥州的Santa Fe有一名大主教Robert Sanchez于1990年辞职, 因为他曾引诱最少5名妇女做不道德的行为, 而且又被许多人控告, 指他为许多犯了性丑闻的神父做遮掩工夫(指掩盖罪行).

  2. 美国加州的Santa Rosa有一名G. Patrick Ziemann主教于1990年辞职, 因为他承认与一名来自Costa Rica的神父有同性恋的行为.
  3. 美国佛罗里达州的Palm Beach有一名Joseph Keith Symons主教于1998年辞职, 因为他在法庭里供认曾经性侵犯5名10多岁的男童.
  4. 美国伊利诺州的Springfield, 有一名Daniel Ryan主教, 于1999年10月被逼辞职, 因为他与一些神父进行同性恋的丑行为, 又与一些男妓有联系.
  5. 美国Anthony O’ Connell主教于2002年辞职, 因为他承认自己有5年同性恋的经验, 还有4个男人指证O’ Connell曾经在他们年幼时, 性侵犯他们.
  6. 爱尔兰Wexford的主教Brendan Comiskey, 被逼于2002年4月辞职, 因为他被控维护一名犯了不道德行为的神父.
  7. 美国Wisconsin省Milwaukee城的大主教Rembert Weakland被逼于2002年5月辞职, 因为他为自己的同性恋行为支付了45万美元作掩口费.
  8. 2002年6月, Kendrick Williams主教被逼辞职, 因为他在法庭里被控犯了性虐待的罪行.
  9. 南非一位辅助主教Reginald Cawcutt于2002年7月被逼辞职, 因为他竟然协助开办一个色情的电脑网页, 为公众提供色情玩意.
  10. 2003年2月, 波士顿的Bernard Law红衣主教被逼辞职, 因为他长期以来, 一直为许多犯了不道德行为的神父做尽遮掩工作.

以上这10项都是主教级的性丑闻. 文章又指出, 根据他们所观察到的: “… 天主教圣职人员犯的性丑闻, 有90%是属于娈童癖. 但是, 大部分大众传播媒介, 和美国文化界, 都想尽办法, 要否认同性恋是一种丑行为…” 这个天主教组织, 从1999年以来, 搜集了大约100多个案件, 并且指出这个数字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因为他们估计: “… 最少有2,500至6,500名神父, 伤害过最少10万名受害人.” 事实上, 真正的数目没有人能知道, 因为一般来说, 百分之七十五以上的受害者, 事后都不愿站出来表露真相.

此外, “Roman Catholic Faithful”这个天主教组织, 又出版了以下几本书, 再揭露大量丑闻:

  1. 由Jason Berry书写, 第一版于1992年出版, 2000年再版的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 Catholic Priests and the Sexual Abuse of Children. 此书有证有据地指出, 有400名神父被控性侵犯别人. 教会为他们付出了4亿美元, 作为律师费和医药费.
  2. 由Frank Bruni和Elinor Brukett二人联合写作, 于1993年出版, 并于2002年再版的 A Gospel of Shame: Children Sexual Abuse and the Catholic Church. 作者观察到: “进行性侵犯儿童的那些神父, 利用人们对他们的尊重和信任, 以致被侵犯之后也不作声, 他们就变本加厉地伤害无数儿童. … 使天主教教会的文化染上这种长期不愈的顽疾.” 在2002年版本的“后跋”(指文章后的短文)中, 他们又加上一段报导, 说: “根据最新的统计数字, 因为犯上性侵犯而被法庭或律师检控的神父, 人数高达1400. 远在Bernard Law还未辞职之前, 有两点已经非常明显的: 就是这一类危机比能见到的高许多; 而且1985年Doyle神父预测, 到1996年为止, 教会将要花费10亿美元来解决这些危机. 事实上, 后来证实所公布的数字, 远远超过10亿美元. 而且那些天主教领袖们所公布的数字, 只不过是一个约数, 其中已经做足隐藏工夫, 尽量使危机表现得最温和罢了.”
  3. 由“波士顿全球调查中心”于2002年写成的Betrayal: The Crisis in the Catholic Church. 书中的序言指出: “这本书是大量天主教神父性侵犯儿童的故事书(故事集). 他们侵犯那些相信他们, 受托于他们的儿童. 这本书也关系到一些红衣主教和主教们, 虽然看到无数证据, 证明他们所聘任、抬举、保护, 并酬谢的神父, 犯了性侵犯儿童的罪行, 他们仍然隐瞒着事实, 装作不知情.”
  4.  由Paul Likoudis所写, 于2002年5月出版的Amchurch Comes Out. 作者是天主教一个出版社的长期编辑, 所出版的书, 包括Catholic Commentator of Baton Rouge, Louisiana, the Catholic Register of Canada The Wanderer, 这是一份全美国最古老的天主教报纸. 虽然作者并不是反天主教的, 他却(为了正义)毫不保留地揭发天主教的丑闻. 他在书中指出:

“我相信, 由1957年至1966年这段时间内, 一些同性恋者、娈童癖, 和其他怪异行为的神父, 在天主教的神职人员当中冒起, 尤其是美国和加拿大, 他们很小心地计划要推行一个叫所有天主教徒都吃一惊的性解放的大阴谋. 时至今日, 证据已经很清楚, 不容抵赖, 显示天主教内部有一个很有势力和影响力的小集团… 正在成功地推动一个性解放的阴谋, 直到社会人士对任何怪癖性生活所产生的罪恶感, 完全解除为止.

“证据又明显地显示出, 由1989年至1993年间, 一小撮同性恋分子、娈童癖分子、鸡奸分子, 控制了天主教内部神职人员的甄选程序, 使神职人员中充塞着一大堆娈童癖人士, 以至根深蒂固, 积成今天‘多代性’一代传一代的顽疾. 天主教的‘全国主教会议’(National Conference of Catholic Bishops)曾经设立一个庞大的系统, 要为众多神父性侵犯儿童的行为做掩盖工夫. 这些主教们, 甚至设立一个称为‘治疗中心’, 让那些犯了性侵犯罪行的神父有一个‘安全的地方’, 可以躲藏起来, 等候主教们给他们新的任命.

Cardinal Joseph Bernardin

“… 他(Joseph Bernardin大主教)创立了一个称为‘美国教会’(American  Church), 而这教会却是一群鼓吹‘性解放’者所组成的.[39] … 作为‘全国主教会议’和‘美国天主教会议’的创办人和主教委任人, Bernardin 大主教的角色竟然从来没有被人质疑过. 其实他与前任大主教Jean Jadot同谋, 领导着美国的主教团公然倾向同性恋. 他在美国卡罗来纳州居住的时候, 结交了一位知心的朋友Monsignor Frederick Hopwood. 在1950年代, 这人被检控曾经性侵犯过超过100多名儿童. 那时, 他已经与这位朋友在圣施洗约翰大教堂里面居住, 而某些被检控的罪行, 就是发生在这所大教堂里头.”[40]

有关上述资料, 读者可以自行查考和求证. 我们也敬请读者阅读以下两本有关天主教的书: (1) 麦卡棣所著的《罗马天主教的福音》(2001年); (2) 祈理魁所著的《祈理魁神父传》(1998年). 这两本书的作者都曾是虔诚的天主教圣职人员, 但因看清真相而离开天主教. 恳求主也帮助我们看清真相, 走在真理当中.


[1]               这十二个奥秘如下: (1) 基督道成肉身的奥秘 (提前3:16); (2) 基督在我们心中的奥秘 (西1:26-27); (3) 基督身体的奥秘 (弗3:6); (4) 七星与七个金灯台的奥秘 (启1:20); (5) 天国的奥秘 (太13:1-52); (6) 圣徒(召会)被提的奥秘 (林前15:51-54; 帖前4:16-18); (7) 以色列眼瞎硬心的奥秘 (罗11:25); (8) 不法的奥秘 (帖后2:7); (9) 大巴比伦的奥秘 (启17:5); (10) 基督新妇的奥秘 (弗5:26-32); (11) 万物更新和复兴的奥秘 (弥4:1-4; 彼后3:7-13; 启21:1-2); (12) 神旨意的奥秘 (启10:7). 也请读者参阅“家信文库”的下列文章,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5/08/圣经中的奥秘是指什么-共有多少种奥秘/ .

[2]               弗莱明(Don Fleming)解释道: “按新约圣经的用法, 奥秘(mystery)一词不是一个让人无法明白的秘密(secret)或不解之谜(puzzle), 而是神启示给人的一个真理. 它通常指人普遍不知的事物, 但神因着祂的恩典而晓谕给人知道(弗3:4-5; 西1:26; 启17:7).”【引自Don Fleming所编辑的 World’s Bible Dictionary (1990), 第107-108页】. 简而言之, 奥秘是只有借着神的启示才能知晓的真理.

[3]               许多圣经学者采纳较明确的窄义, 把17章的巴比伦解为“宗教上的巴比伦”, 并把18章的巴比伦解为“经济/政治上的巴比伦”(如C. I. Scofield、J. D. Pentecost等等). 弗拉尼根(Jim. Flanigan)在上文中把17章宗教上的巴比伦与“政治”联系在一起, 可能是基于这大淫妇骑在“兽”上(启17:3,7), 意即这宗教制度借助于政治力量来大展拳脚(注: 此兽是政治强人, 即所谓的“政治的兽”, 启13:1-10). 弗拉尼根也把18章经济上的巴比伦联于“宗教”, 因它杀害“先知和圣徒”(启18:20,24), 这方面是与宗教信仰有关.

[4]               这“大巴比伦”(大淫妇)被冠以“奥秘”(mystery)一词, 因为这体系(system, 或译: 体制、系统、制度)源自古代神秘的异教. 艾伦(Jim Allen)指出, 这女人的名号上有“奥秘”一词, 表明这巴比伦不是指实在的一座城, 而是指它蕴藏着巴比伦的宗教特质. 其中一个重要特征就是母子元素. 根据考古学, 宁录(Nimrod, 注: 宁录是挪亚的曾孙, 是反叛神的巴别国和尼尼微城的创立者, 创10:10)的妻子塞米勒米斯(Semiramis)设立了神秘的拜偶像制度. 挪亚灭世洪水后的一百年内, 拜偶像的行为是违抗神的属天启示, 所以必须秘密地私下进行. 当丈夫宁录死后, 塞米勒米斯宣称自己神迹般地怀孕生下了儿子塔模斯(Tammuz). 塔模斯被赞扬为“救世主”(saviour), 来实现“女人的后裔”之应许(创3:15). 这“母子”(mother and child)的传说是巴比伦奥秘的基本教义. 其偶像和绘图把“母亲”描绘成“天后”(Queen of Heaven, 耶7:18; 44:17,18,19,25). 这“母子”的中心思想在所有异教中是普遍的, 表明巴比伦的影响是全球性的. 洒圣水、吃祭牲、烧着香列队行进等, 都是塞米勒米斯上述首创的宗教制度之骨干. 她的儿子塔模斯按传说也在死后复生. 简之, 这古老的巴比伦宗教制度和思想严重地渗入许多宗教, 特别是罗马天主教(例如把马利亚称为“天后”, Queen of Heaven). 引自 Jim Allen, “Revelation”,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vol. 10), edited by T. Wilson and K. Stapley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1997), 第416, 418页. 值得注意的是, 塞米勒米斯(Semiramis)在各地不同的宗教文化中被冠以不同名字, 例如腓尼基人称之为“Ashtarte”; 巴比伦人称她为“Ishtar”; 阿拉伯人则称作“Athtar”. 她在旧约圣经中被称为“Ashtaroth”(其他拼音或写法是: Ashtoreth、Astoreth、Astaroth、Astarot、Astarte、Asteroth等等).

[5]               耶和华对我说: “你再去爱一个淫妇(adulteress), 就是他情人所爱的; 好像以色列人, 虽然偏向别神, 喜爱葡萄饼, 耶和华还是爱他们.” 此节说明以色列人有如“淫妇”一般, “偏向别神”, 对神不忠, 但神仍然爱他们.

[6]               瓦沃德(John F. Walvoord)指出, 许多古代的作者, 包括其中一个最早写启示录注释的维多利纳斯(Victorinus, 约主后250-303年)把启17:9的“七座山”解释为罗马. 这看法引致一个结论: 罗马会是那将要来临的世界帝国之首都. 罗马原先包括了七座山, 它们是Palatine、Aventine、Caelian、Equiline、Viminal、Quirimal和Capitoline. 过后罗马城扩张, 范围包含了其他山如Janiculum和Pincian. 罗马虽被称为“七山城”, 但不同作者可能引证的山名会有所不同. 无论如何, 仔细查考会发现这“七座山”是指七个王(启17:10). 引自 John F. Walvoord & Roy B. Zuck, The Bible Knowledge Commentary: New Testament Edition (Wheaton, IL: Victor Books, 1983), 第971页. 马唐纳表示这七王(kings)也可代表七个王国(kingdom, 帝国): 埃及、亚述、巴比伦、波斯、希腊、罗马和将来要复兴的罗马帝国. 换言之, 这“七座山”所指的罗马与“七王”关系密切, 因此有者认为“七王”所代表的整个“敌对神的帝国体制”在末世时将与罗马有关, 即成为强大的“复兴的罗马帝国”, 也成为“大淫妇”(指背叛神的宗教制度)所要“骑”(倚靠或控制)的对象.

[7]                W. W. Wiersbe, The Bible Exposition Commentary (vol. 2): Eph – Rev (Illinois: Victor Books, 1989), 第612页.

[8]               W. E. Vine, 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W. E. Vine (vol.4) (Glasgow: Gospel Tract Publications, 1985), 第314页.

[9]               Cary G. Cohen, Understanding Revelation (Chattanooga, TN: AMG Publishers, 1992), 第171页. 许多圣经学者或解经家把“大淫妇”解释为罗马天主教、天主教教廷或教皇制度, 持这看法的有: John N. Darby、John Phillips、A. C. Gaebelein、吴华青、吴主光、黄丹尼等等. 奉主名聚会(误称“弟兄会”)的历史家米勒(Andrew Miller)在他三册著作(Short Papers on Church History, 或称: Miller’s Church History)表明大淫妇就是罗马天主教制度(而不是某个罗马教皇). 此看法是重申奉主名聚会的一般弟兄们(Darby、Kelly、Dennett、Baines等)的观点, 即大淫妇不是代表某个教皇, 而是“一个宗教群体, 自称是基督的配偶”. 米勒指出这巴比伦(大淫妇)就是罗马天主教制度, 但也有她的跟从者: “她是一个母亲, 淫妇之母(启17:5), 她有很多女儿. 在基督教世界(Christendom)的每一个宗教制度, 若倾向领人离开基督, 沉迷在那些介于人心与荣耀之人(主耶稣)之间的事物, 那么就是与这个灵性罪恶之母(指大淫妇)有关”, 引自Babylon and the Brethren, 第121-122页).

[10]             在约翰写启示录时(第一世纪时), “五个已过去的”是指埃及、亚述、巴比伦、波斯和希腊; “一个处于现在”是指罗马; “一个还没有来”指未来“复兴的罗马帝国”.

[11]             可查阅: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20/04/神的十二个奥秘五-不法的奥秘 (关于“不法的人”) ; 也参相关文章: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9/04/将来的事十四-敌基督上 ;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9/08/将来的事十五-敌基督下

[12]             有圣经学者认为启示录18章的“巴比伦”与启示录17章的“巴比伦”(大淫妇)是同一者, 但也有学者认为它们是不同的个体. 请参本文附录二: 启示录第18章的巴比伦.

[13]             正如沙特克(Grant D. Shattuck)所言: “…大巴比伦, 在宗教、政治和商业方面属魔鬼的世界体制; 它起源于巴别(Babel)这古代城市, 并在最后彰显于离经背道的普世教会(Apostate World Church)和敌基督的世界帝国…” 引自Cary G. Cohen, Understanding Revelation (Chattanooga, TN: AMG Publishers, 1992), 第172页.

[14]             上文改编自弗拉尼根(Jim. Flanigan)的讲道笔记“神的十二个奥秘”, 载《灵食蜜语》, 第9期, 第3-8页(此刊物由香港大埔福音堂于2019年出版), 另加修订和补充.

[15]             William MacDonald, The Believer’s Bible Commentary on New Testament (Nashvil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90), 第1190页. 马唐纳认为第18章的巴比伦也是指这个大淫妇教会(harlot church), 同上引, 第1191页.

[16]             Babel (巴别)一词与希伯来文的字根balal (使混乱, to confound)有关, 它也成为示拿地(land of Shinar)的主要城市(创11:2). 示拿地较后在圣经被称为迦勒底人之地(land of the Chaldean, 即较后的巴比伦). Jim Allen, “Revelation”,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vol. 10), 第406页.

[17]             瓦沃德(John F. Walvoord)评论道, 按照传说, 塞米勒米斯神奇地生下了塔模斯, 这其实是假冒应验了“女人的后裔”之应许(创3:15); 而塔模斯按传说死后复活, 这是撒但预先假冒或伪造有关基督的复活. J. F. Walvoord & Roy B. Zuck, The Bible Knowledge Commentary: New Testament Edition (Wheaton, IL: Victor Books, 1983), 第970页.

[18]             香港“活石福音书室”出版的《将来的事》在此把原文版的Phoenicia 误译为“非利士地”, 把Phoenicians 误译为“非利士人”, 但我们在上文《家信》中已修正. “腓尼基希腊人对迦南的称呼, 迦南在希腊语中翻译为腓尼基(Phoenicia), 这在闪米特语(或译: 闪族语, Semitic)中意为“紫红”, 起源于当地出产的一种紫红色染料. 值得留意的是, 启示录17:4的大淫妇正是“穿着紫色和朱红色的衣服”.

[19]             “Ashtoreth”(此名有诸多拼音或写法: Astoreth、Ashtaroth 、Astaroth、Astarot、Astarte、Asteroth )是指古代闪族的母亲女神(Semitic mother-goddess). 腓尼基人称之为“Ashtarte”; 巴比伦人称她为“Ishtar”; 阿拉伯人则称作“Athtar”. 她在圣经中被称为“Ashtaroth”(撒上31:10). http://www.jewishencyclopedia.com/articles/2005-ashtoreth .以下网址是有关“Ashtoreth / Ashtaroth”的历史背景和广泛影响:http://www.threeheartschurch.org/Sermons/2016-12-04_MARK_of_the_BEAST-PartFive.pdf (其影响沿至现今).

[20]            艾伦(Jim Allen)评述道: “塔模斯被野猪杀死不是一个悲剧, 而是代表一个机会… 以西结提到40天为塔模斯哭泣(结8:14). 这大斋节期间的哭泣(lenten mourning)因塔模斯在春天的死里复活而转悲为喜, 因此欢庆‘伊什塔尔节’(Feast of Ishtar [Easter] ). 就在这巴比伦的神秘异教中, 我们看到撒但最古老和最强大的欺骗迷惑. 撒但已在古时设立一个宗教, 以此来挑战基督的每一项弥赛亚声称. 借此异教, 撒但可挑战基督是由童女所生、祂作为祭牲的死亡和祂荣耀的复活; 这一切都在这远古的欺诈迷惑中预示了(注: 塔模斯被人当作是死而复活的神来膜拜). 这整个制度成为传播偶像崇拜的基础, 将之传播到古代世界各国, 以不同的神名来呈现. 正因这全球性的影响, 巴比伦的这个宗教制度被称为‘大’(the great, 意指庞大, 启17:5).” 参 Jim Allen, “Revelation”,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vol. 10), 第416页.

[21]             瓦沃德(John F. Walvoord)解释道: “波斯帝国于主前539年占领并取代巴比伦帝国过后, 他们不允许巴比伦神秘宗教的延续. 随后, 这巴比伦异教的跟随者搬迁到别迦摩(Pergamum / Pergamos)… 这巴比伦异教的祭司长(chief priests)头戴鱼头形状的冠冕, 以此对鱼神(fish god)表示敬意. 冠冕上有‘桥梁守护者’(Keeper of the Bridge)的字眼, 象征人与撒但(指神灵)之间的‘桥梁’. 这头衔被罗马皇帝们所采用, 使用拉丁文的称号Pontifex Maximus , 即‘桥梁的主要守护者’(Major Keeper of the Bridge). 这同一个称号过后被罗马主教所使用. 今日的教皇(教宗, pope)也常被称为Pontiff , 这词来自(拉丁文) Pontifex … 巴比伦神秘宗教的教师们从别迦摩迁移到罗马之后, 他们有很大影响力去‘异教化’基督信仰(paganizing Christianity), 成为很多所谓基督教仪式的来源… 因此, 巴比伦是离经背道的象征, 亵渎地用偶像崇拜取代了在基督里对神的敬拜.” J. F. Walvoord & Roy B. Zuck, The Bible Knowledge Commentary: New Testament Edition, 第970-971页. 值得注意的是, 一些资料解释说 pontiff 一词并非源自异教, 而是取自拉丁文圣经《武加大译本》(Vulgate)对“大祭司”(high priest, 利21:10; 来5:1,10)或“祭司长”(chief priest, 可15:11)的译法(拉丁文译作pontifex ). 但事实上, “大祭司”(high priest)在拉丁文可译作其他的字, 例如 亚3:8和 哈2:4将之译作sacerdos magne . 最明显的例子, 王下22:8把“大祭司”希勒家译作pontifex ; 但就在前4节(王下22:4)却把同一个字(大祭司)译作sacerdotem magnum .  显然, 这第四世纪才译成的拉丁文圣经有别的字可选用来翻译“大祭司”一词, 但当时的圣职人员翻译者选择pontifex , 因为他们已被“异教化”了.

[22]             Henry A. Ironside, Lectures on the Book of Revelation (2nd. ed.) (Neptune, New Jersey: Loizeaux Brothers, 1930), 第287-295页.

[23]             有关“大淫妇”的身份、普世教会和宗教大联合, 请参“将来的事(十五): 敌基督(下)”的附录五启示录中的大淫妇,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9/08/将来的事十五-敌基督下 (此附录论到天主教所提倡的宗教大合一).

[24]             William R. Newell, Romans: Verse by Verse (Grand Rapids: Kregel Classics, 1994), 第268-269页.

[25]             此附录改编自 潘德科著, 《将来的事》(香港九龙: 活石福音书室, 2001年), 第331-335页, 并按其原本的英文版(Things To Come)对中文译文稍加修订补充.

[26]             有圣经学者认为第18章的巴比伦是同于第17章的“大淫妇”, 都是指罗马天主教的体制(但强调它的政治或经济方面). 持这看法的有: H. A. Ironside (参 Lectures on the Revelation, 第305, 310, 315页)、John N. Darby (参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5), 第629页)、Thomas Newberry (参Assembly Writers Library (vol.1), 第415-416页)、T. Ernest Wilson (参Mystery Doctrines of the New Testament, 第116页)等, 也包括很多其他不是奉主名聚会的著名圣经学者如17世纪的John Gill (参John Gill’s Exposition of The Entire Bible). 此外, 也有学者认为第18章的巴比伦是那兽的国度体制(指敌基督的国度之中心), 特别是在经济和政治方面; 但这巴比伦城不按字面解释, 而是象征或代表罗马. 持此看法的有: Warren Wiersbe (参The Bible Exposition Commentary: EphRev, 第614页) 、Cyrus I. Scofield (参Scofield Reference Bible, 第1347页)等等.

[27]             有关那兽的罗马帝国(另称“复兴的罗马帝国”或“十国联盟”), 请参: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8/08/将来的事十二-外邦人的日期上 (关于但以理书第2章的巨像); 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8/10/将来的事十三-外邦人的日期下 (关于但以理书第7章的四兽); 也参http://malaccagospelhall.org.my/2019/08/将来的事十五-敌基督下 (请参此文章的附录二: 十国联盟/敌基督的国).

[28]             C. I. Scofield, The Scofield Reference Bible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45), 第1346-1347页.

[29]             有些学者持“一个审判但从两个角度(宗教和商业角度)来看”的观点. 有关这观点最清楚和完整的论据, 可参代尔(Charles H. Dyer)的文章, “The Identity of Babylon in Revelation 17-18”, Bibliotheca Sacra (Vol. 145). 但艾伦(Jim Allen)中肯地分析和评论这些论据的不足之处, 参 Jim Allen, “Revelation”, in WTBT (vol. 10), 第434-436页.

[30]             不少圣经学者认为18章的巴比伦是按字面意义解释, 是一个实实在在位于巴比伦的城市(意即这巴比伦城将会兴起, 成为兽[敌基督]的国度之中心). 支持这看法的有: 奉主名聚会的 Jim Allen (参“Revelation”, in WTBT (vol. 10), 第409页)、John Philips (参Exploring Revelation, 第220页)和William R. Newell (参Revelation: A Complete Commentary, 第290页)等等; 还有不少其他宗派的著名圣经学者, 例如John F. Walvoord (参Bible Knowledge Commentary: NT, 第973页).

[31]             例如侯司特(William Hoste)认为有关巴比伦荒凉的预言已经在历史上应验了, 所以巴比伦不再重建, 参The Collected Writings of William Hoste (vol.2), 第115-116页.

[32]             菲利普斯(John Phillips)写道: “事实上, 很多关于巴比伦的圣经预言还未应验, 一些只部分应验, 所以巴比伦一定会再度兴起, 来成就它最终的毁灭; 例如圣经预言巴比伦会永久荒凉, 再也无人居住等等(赛13:9,12; 耶50:40-46; 参 赛13:20: “其内必永无人烟, 世世代代无人居住”; 耶50:39: “永无人烟, 世世代代无人居住”; 耶51:26: “人必不从你那里取石头为房角石, 也不取石头为根基石; 你必永远荒凉”), 这些事件都还未完全应验. 虽然巴比伦多个世纪以来逐渐衰微, 却从未遭受如此般的毁灭.” John Phillips, Exploring Revelation (Neptune: Loizeaux Brothers, 1991), 第220页.

[33]             参 Jim Allen, “Revelation”,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vol. 10), 第406-409页.

[34]             William R. Newell, Romans: Verse by Verse (Grand Rapids: Kregel Classics, 1994), 第268页.

[35]             同上引, 第269页.

[36]             “直到第四世纪罗马帝国承认基督信仰后, 银和金成为制造圣餐杯(chalice)的主要材料. 在中世纪, ‘圣杯’(Holy Grail)的传说就是围绕在神奇的圣餐杯之起源”, 摘自https://www.britannica.com/topic/chalice.

[37]             前罗马《商业周刊》记者Nino Lo Bello, 因为天主教教会积聚无可估计的财富, 而称罗马天主教为“有才有势的大亨”. 他甚至指出: “梵蒂冈与意大利黑手党有密切的联系… .” 这些罪行都详细记录在许多警察局和法庭里. 吴主光著, 《教会大合一运动可以接纳吗?》(香港九龙: 种籽出版社有限公司, 2003年), 第127页.

[38]             此外, 教皇Pius XII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对“纳粹党”屠杀犹太人一事, 事前是知道得十分清楚的. 历史这样记着说: “1936年, Osnabruch的区主教Berning曾经和这位德国纳粹党领袖(希特勒, Adolf Hitler)有超过一小时的会谈. 希特勒对主教Berning保证说: ‘在“国家社会主义”和“天主教教会”之间, 并无基本上的分歧.’ 主教回答表示: ‘天主教教会岂不也是同样看犹太人为寄生虫吗?’…”, 引自吴主光著, 《教会大合一运动可以接纳吗?》, 第131-132页.

[39]             有关Bernardin大主教的罪行, 请参天主教的网站: https://www.churchmilitant.com/news/article/bernardin-homosexual-predator-satanist .

[40]             以上附录摘自 吴主光著, 《教会大合一运动可以接纳吗?》, 第119-141页.(编者注: 有稍微改编或修饰文句)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