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离检疫: 再思 QUARANTINE


(A)       引言

2020年1月25日(星期六)是农历新年正月初一. 正当全球华人准备在除夕夜(1月24日)吃团圆饭(或称“年夜饭”)的前一天, 即1月23日凌晨, 中国史无前例地突然宣布“武汉封城”, 以全力对抗由新型冠状病毒(另称: 新冠肺炎)引发的大疫情! 

武汉封城, 地铁站全关, 街道上空无一人

湖北省的特大城市武汉拥有1,100万人口, 是中国中部最大的交通枢纽. 考虑到即将到来的“春运”, 即从春节前15天到春节后25天的40天时间, 这期间通常有30亿人次的旅游活动, 新冠疫情肯定严重扩散. 因此, 从2020年1月23日10点开始, 所有进出武汉的交通都被禁止, 一天之后, 整个湖北省内都被禁止. 不久, 全国各地陆续启动了紧急应对措施, 包括封城封省, 强制人民“居家隔离”.

除了武汉出行禁止, 中国当局还采取其他措施包括大量和迅速“隔离”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暂停公共汽车和地铁等公共交通工具、关闭学校和娱乐场所、禁止公众集会、禁止外出旅游等. 人民被强制“居家隔离”, 以对抗新冠病毒.

(B)       “隔离措施的效果

以上“隔离”措施效果如何? 3月31日, 国际顶级学术期刊《科学》(Science)在线发表了来自中国、美国和英国的22位科学家联合完成的研究  —  “中国COVID-19疫情暴发的最初50天内传播控制措施的调查”. 这项研究报告指出, 武汉封城, 加上中国各地的紧急响应措施, 让中国新冠肺炎感染者的总病例减少96%, 对疫情的遏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若没有干预措施的情况下, 武汉外确诊病例在疫情暴发第50天或累计超过70万. 这项研究论文中提到, 就涉及的人口而言, 这似乎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隔离(行动限制)事件.[1]

今年2月,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 意大利、西班牙、英国、美国等国家也相继成为“疫情震中区”(震央区). 这些注重人权自由的欧美国家, 起初是普遍反对所谓的“封城”或“居家隔离”, 无奈在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不断飙升的危急情势下, 也陆续采取不同程度的“居家隔离”, 以控制和扭转疫情态势. 绝大部分的国家(包括马来西亚)都强制那些从国外(特别是疫情严重的国家)回来的国民必须“自我隔离14天”.

(C)       “隔离检疫”  —  Quarantine  —  的来源

“居家隔离”、“自我隔离”、“隔离检疫”等已是众所熟悉的字眼. 这些词语中的“隔离”或“检疫”一词, 在英文是“Quarantine”.[2] 在这新冠肺炎疫情时期, Quarantine已成为高频词  — 出现次数多、使用较频繁的词. 事实上, Quarantine一字源自意大利文Quarantina (四十日, forty days), 其字根是意大利文 Quaranta (四十, forty).[3] “隔离”怎么会跟数字“40”发生关联呢? 这一切要从十四世纪席卷欧洲的黑死病(Black Death)说起.[4]

十四世纪席卷欧洲的黑死病(Black Death)

1347年, 墨西拿(Messina)  —  西西里岛(Sicily)与意大利半岛相接的港口城市, 常年停靠着往返于地中海各个贸易点之间的商船. 10月的一天, 几艘来自卡法的商船停靠, 外表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异常, 殊不知带来了过后数年席卷欧洲的旷世黑死病疫情. 借着老鼠和跳蚤, 黑死病从西西里向欧洲内陆扩散, 每天都有成百上千的人死去, 它如同幽灵一样, 所到之处哀嚎遍野.

根据记述: “受害者发病那一天, 水泡和疖子出现在胳膊、大腿和脖子上. 他们非常虚弱, 备受折磨, 只能倚靠在床上. 不久, 疖子变成核桃那么大, 然后变成鸡蛋或鹅蛋大小, 那种感觉痛彻心肺. 病症会持续三天, 到了第四天, 又是一个孤魂.” 这样的痛苦和死亡, 令人不寒而栗.

当时, 欧洲每个城市都试图防止传染病的流行, 例如用芳香植物制成的药剂进行消毒, 用火烧毁鼠疫患者的用品, 颁发健康证明书. 除此之外, 人们只能想方设法地切断病疫在城市之间的传播通道. 1377年, 拉古萨(Ragusa)颁布法令, 所有进港的船只, 包括人、牲畜、货物等, 都需要等待30天后才能上岸, 这被认为是检疫隔离的安全期限. 不久, 这一期限被延长到了40天, 也有部分地区根据情况延长到达50天.[5]

Paul S. Sehdev

针对上述事件, 美国俄勒冈州(Oregon)的传染病专家塞赫德夫医生(Paul S. Sehdev)在其题为 “隔离的起源”之文章中写道: “从14世纪中叶开始, 瘟疫(指黑死病)不断席卷欧洲. 在1347年疫病传播到南欧后, 瘟疫迅速蔓延, 1350年, 传播至英格兰、德国和俄罗斯. 据估计, 在这段时间里, 欧洲有三分一的人口死亡.”

地中海繁忙的海港城市拉古萨(Ragusa)采取激烈的应对措施  —  隔离. 塞赫德夫医生评述道: “当首例黑死病患者出现后, 该城的首席医生帕多瓦的雅各布建议, 在城墙外设立一个地方, 用于治疗患病的城镇居民和前来寻求治疗的外来者. 这些建议是基于一种早期的传染病理论, 提倡将感染者与未感染者分开. 不幸的是, 这些措施作用有限(因为太多外来的商人和旅客进入城内, 导致境外输入的病例大增, 远超本土病例, 编者按), 促使城市大议会采取更激进的策略, 以阻止疫情的蔓延.

“1377年, 大议会通过了一项法令, 规定一个‘trentino’, 即30天的隔离期限. 这项法令的四项原则是: (1) 来自鼠疫疫区的居民或旅客, 除非自行隔离1个月, 否则不得进入拉古萨; (2) 拉古萨中的任何人不得进入隔离区, 否则予以留守隔离区30天的处罚; (3) 除非大议会指派照顾被隔离者的人, 其他人不得不携带食物给被隔离者, 否则予以1个月留守处罚; (4) 不遵守这些条例者, 予以罚款并隔离1个月处罚. 在接下来的80年里, 马赛、威尼斯、比萨和热那亚相继出台(指推出或实行)类似的法令. 此外, 在这段时期里, 隔离期从30天延长至40天. 故而, 隔离期称呼从‘trentino’改为‘quarantino’. 这个词源于意大利语‘quaranta’, 意为‘40’.”[6]

论到“隔离”, 塞赫德夫医生指出: “将病毒感染者与未感染者分隔开的做法自古有之. 其中最早提及这一现象的是《旧约》(指旧约圣经). 《利未记》第13章的开篇就讲到, 任何人感染了麻风病, 就是不干净的, 就必须在营地之外居住. 《民数记》第5章规定了一项义务: 把患有严重皮肤病或者漏病的人赶出营地(注: 这“营地”是指当时人民百姓居住的地方).”[7]

至于隔离40天, 为何是40天呢? 有几种看法. 塞赫德夫医生表示: “将隔离时间从30天改为40天的确切原因尚不清楚. 有的学者认为, 它之所以改变, 是因为较短的时间不足以阻止疾病传播. 另一些人则认为, 这一改变与基督教对四旬斋节(Lent)的遵守有关,[8] 这是一个40天的精神净化期(spiritual purification, 灵命净化期). 还有一些人认为, 40天是用来反映其他圣经事件所持续的时间, 比如大洪水、摩西在西奈山的停留, 或者耶稣在荒野的停留…”

在意大利南部西西里(Sicily)的拉古萨(Ragusa)

关于拉古萨在1377年规定的“30天隔离期限”(trentino)过后被改为“40天隔离期限”(quarantino), 英格兰的牛津布鲁克斯大学(Oxford Brookes University)的近代欧洲历史高级讲师珍妮·克劳肖博士(Dr. Jane Stevens Crawshaw)评论到: “为何是40天? 卫生官员规定40天的隔离检疫, 可能是因为40这一数字对中世纪基督徒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和宗教意义. 神用大洪水淹没大地时, 下了40昼夜的雨; 耶稣在旷野禁食时, 也是长达40天.” 珍妮·克劳肖也指出, 甚至在黑死病的瘟疫未发生之前, 圣经中关于“净化40天”(purification)的概念已经渗透到健康习俗中. 例如, 女人在分娩后要休息40天.[9]

诚然, 40天在圣经中确实“意义深远”. 它是一个考验期, 也常带来重大“改变. 按圣经记载, 挪亚时代大雨降在地上长达40天(创世记7:12), 大洪水泛滥在地上也是40天(创世记7:17). 此外, 摩西在西乃山上40天, 领受神的律法(出埃及记24:18). 神也给罪恶滔天的尼尼微人40天时间反省和悔改(约拿书3:4). 到了新约时代, 主耶稣在旷野禁食祷告40天(马太福音4:1-2). 主耶稣复活后, 也曾在地上40天之久向门徒显现, 然后才荣耀升天(使徒行传1:3,9). 有者指出, “40天多少有些浴火重生之意, 在经济与宗教因素的影响下, ‘40天检疫隔离’在地中海世界普及开来.” 过后欧洲各国也相继以“40天”为隔离检疫的期限, “从此, 这个代表天数的名词(指quarantinaquarantino ), 被引申为‘隔离检疫’, 即使多数疫病的隔离期已缩短, 但Quarantine依然沿用至今.”[10]

(D)       “隔离检疫”: Quarantine的再思

简而言之, Quarantine  —  “隔离检疫”已有600年以上的历史, 而将疫病及疑似病患者隔离的历史则早在圣经上就有记载. 至于确切的隔离记载, 是在1374年意大利的米兰(Milan), 官方将疫病患者驱赶出城(强制隔离). 尽管“隔离检疫”造成不便, 甚至导致严重的经济损失, 但无论是对付欧洲中世纪的黑死病, 或其他瘟疫如SARS, 甚至现今的新冠肺炎疫情, 都是防疫的第一线措施. 美国著名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公共卫生学院的拉利·高思丁教授指出, 隔离检疫(Quarantine)乃是遏止疫病传染最重要的措施.[11]

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人类历史上最大的隔离  —  据说全球超过一半以上, 约40亿的人口被强制“防疫隔离”(Quarantine). 然而, 对于智者, 每一个危机都可能成为转机! 关键是: 我们能从这次的Quarantine (隔离检疫)中学到什么呢?

(D.1)  知足常乐

根据报导, “随着疫情的蔓延, 越来越多的地方开始采取封城隔离措施, 人们闭门不出, 街上空空荡荡, 就在这时, 野生动物开始一个接一个出现… 野猪从巴塞罗那附近的山上下来了, 梅花鹿则在日本奈良人烟稀少的地铁站周围探头探脑… 成群的野火鸡在美国加州奥克兰的街道上大摇大摆地走, 一头美洲狮则出现在宵禁后的智利首都圣地亚哥的市中心. … 智利农牧服务部主任说: ‘这里是美洲狮原来的栖息地, 后来被我们夺走了.’ ”[12]

再看看另一则有关意大利的报导: “人们只是隔离2周, 威尼斯(意大利东北部城市)的水不仅清澈了, 小鱼和天鹅都回来了, 甚至人们还第一次看到海豚出现在运河里. 很明显, 最大的问题出在人类自身.”[13]

问题出在人类自身! 这话一针见血! 地球上的生态平衡是地球生物存在的最基础条件. 可惜人类因着贪婪, 无节制地开发资源, 破坏生态, 导致越来越多生物濒临绝种. 事实上, 冠病把人类“隔离在家”, 却把大自然“释放”, 让它得着某种程度的“康复”. 其实人类想要的太多, 但所需要的并不多, 圣经提醒我们: “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 因为我们没有带什么到世上来, 也不能带什么去. 只要有衣有食, 就当知足”(提摩太前书6:6-8). 是时候我们自我反省, 要上进也要知足, 因知足常乐.

(D.2)  珍惜生命

对于追求自由的西方社会, 要实施“隔离检疫”(Quarantine)绝对不易. 当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到欧洲大陆, 各国政府在疫情肆虐下只好实行封城隔离措施, 却遭民众极力反弹. 例如意大利、西班牙、德国、法国等都有民众上街抗议. 更甚的是美国, 在4月中竟有数千人持枪上街抗议“居家隔离”, 有者高喊“不自由, 母宁死”(指失去自由, 宁可去死), 还与前来拦阻的医护人员发生口角和冲突. 可是到底是自由重要还是生命重要? 网络上流行绝妙的几句话:  

隔离, 人权没了, 
不隔离, 人全没了.  

英文的表达也是一绝:
Quarantine, No Human Rights,
No Quarantine, No Human Left.  

还有中英结合的妙语:
隔离, I See You, 
不隔离, ICU.

“隔离”虽然造成严重的经济亏损, 但不隔离, 连启动和拯救经济的人都没了! 显然, 生命是更宝贵的. 主耶稣提醒我们: “人若赚得全世界, 赔上自己的生命, 有什么益处呢? 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16:26). 让我们珍惜活着的每一天!

(D.3)  追求永生

这次疫情的隔离期间, 提供我们宝贵的时机去重新思考生命的价值与生活的优先顺序, 不至让忙忙碌碌的生活使我们失去人生的意义与方向. 主耶稣说: “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丰富”(路加福音12:15). 我们听闻有许多富有的人在这次疫情中感染冠病而离世, 家财万贯也无法拯救他们. 在新冠肺炎病毒肆虐的情况下, 再多的钱也无法旅游享乐, 只能居家隔离, 等待疫情过去.

主耶稣宣告说: “我来了, 是要叫人得生命, 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10). 这丰盛的生命不是建立在短暂的财富, 或有限的今生, 而是得享神所赐的永生. 我们无论活得多久, 也终有一死. 为何人会死呢? 圣经说: “死又是从罪来的; 于是死就临到众人, 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马书5:12). 真神借着圣经提醒我们, 不是杀人放火才是罪; 当你我恨一个人, 或撒一个谎, 就是罪了, 是要在死后受到审判, 结局是丢到硫磺火湖永远受刑(参 约壹3:15; 启示录21:8).

然而, “神爱世人, 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 叫一切信祂的, 不至灭亡, 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神已差遣主耶稣基督在大约两千年前来到世上, 并在十架上成为代罪的羔羊, 背负世人的罪孽(约翰福音1:29). 只要我们心里相信祂, 接受祂作为我们的救主, 就必得救(罗马书10:9).

亲爱的朋友, 今年是2020年. 常听人说20/20是“完美视觉”(perfect vision). 有者打趣地说: “你知道为什么就在2020年, 全球这么多的人要进行“隔离检疫”吗? 因为 20 + 20 = 40 = Quarantine (意即隔离检疫)!” 深愿借着这次的Quarantine  —  隔离检疫  —  我们能有完美的“视野”, 能看见宝贵的真理, 看清生命的真谛, 学习知足常乐, 并且珍惜生命, 更是追求永生!


[1]  参网上资料: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20/4/437782.shtm. 武汉在封城(封控管理)76天后, 终于在4月8日凌晨“解封”.

[2]               “检疫”一词英文译为Quarantine. 根据《汉语大辞典》, “检疫”一词意思是“防止人、畜或作物传染病从外地传入本地区的预防措施. 例如对传染病区来的人或货物、船只等进行检查和消毒, 或者采取隔离措施.” 《教育大辞书》则解释, “检疫是指对可能传染疾病的人、处所和动物(包括物资)进行隔离措施的意思.”

[3]               引自 The Concise Oxford Dictioanry (7th ed., 1982), 第844页; 按照《维基词典》网站的资料, quarantine的词源有二: (1) 拉丁语 quadraginta (“四十”); (2) 意大利语 quarantina (“四十”) < quarantina giorni (“四十天”) < quaranta (“四十”) < 拉丁语 quadraginta (“四十”). 引自https://zh.m.wiktionary.org/zh-hans/quarantine . 此外, 美国著名的《韦氏词典》(Merriam-Webster Dictionary)也指出, quarantine可源自意大利语 quarantena 或法国语quarantaine , 但两者皆源于拉丁语 quadraginta. 也有资料表明 quarantine源自意大利文quarantino (也意即“四十”).

[4]               按照《中国动物检疫》(1995年04期)的资料记载: “检疫(quarantine)一词, 本意为40天, 起源于十四世纪. 当时意大利共和国为阻止欧洲流行的黑死病(Black Death)、霍乱和疟疾等传染病, 规定对怀疑感染有危险传染病的外来抵港船只, 一律将船员留船隔离检查.” 摘自 http://number.cnki.net/show_result.aspx?searchword=quarantine .

[5]               参考杜骞(意大利都灵理工大学文化遗产博士)所撰写的“意大利疫情中的高频词‘Quarantine’竟源于此”, https://wap.wulizixun.com/fashion/20200304/10215760.html .

[6]               引自 Paul S. Sehdev, “The Origin of Quarantine”, Clinical Infectious Diseases, Volume 35, Issue 9, 1 November 2002, 第1071-1072页, 取自网站: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6623828 .

[7]               民数记5:2记载: “你吩咐以色列人, 使一切长大麻疯的、患漏症的… 都出营外去(意味着‘隔离’).”

[8]               “四旬斋节”(Lent)是天主教徒在复活节前40天的禁食(称为“封斋”), 期限定为40天. 有者认为这是以主耶稣在未开始传道前在旷野禁食祷告40昼夜为依据.

[9]               https://www.history.com/news/quarantine-black-death-medieval (此文章也提到“防疫隔离所”  —  Lazaret [意大利语: Lazaretto]的设立). 珍妮·克劳肖博士(Dr. Jane Stevens Crawshaw)是有关近代欧洲历史(Early Modern European History, 约1450-1800年)的著名历史学家, 曾对这段时期的欧洲历史事件(特别是公共卫生方面)发表超过20多篇的大会论文, 也为学术期刊撰写不少文章.

[10]http://www.lawtw.com/article.php?template=article_content&area=free_browse&parent_path=,1,188,&job_id=41602&article_category_id=216&article_id=17414 .

[11]             同上引.

[12]http://language.chinadaily.com.cn/a/202004/02/WS5e853600a310128217283c72.html .

[13]             参网上资料: https://zhuanlan.zhihu.com/p/114883084 .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