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所预示的基督: 平安祭 (利3:1-17; 7:11-38)


(A)       序言

利未记五大祭物的首三个被称为“馨香祭” (sweet savour offerings), 我们在上期讨论了首两个, 本期将探讨第三个馨香祭  —  平安祭(peace offering). 美国的弗雷德里克·格兰特(Frederick W. Grant)简介道: “平安祭述说与神相和; 在人这方面, 人得着和好, 获得救恩… 燔祭是把祭牲全献给神; 素祭除了给神, 也给祭司享用; 平安祭则是给神、祭司连同献祭者共同相聚和享用; 因为若我们与神相和, 所得的不仅是平安而已(也得享与神与人的交通情谊)… 因此, 平安祭也是赞美祭(praise-offering, 充满感恩赞美), 比其他祭物更显明献祭者出于自由意愿去如此献祭.”[1]

诚然, 人借着基督的牺牲得与神相和, 与人和睦, 得享真正的平安与福乐, 此乃平安祭所预表的宝贵真理. 现在让我们从预表(type)[2]的观点, 进一步来学习有关基督的位格与工作所成就的和平, 并给人带来的福气.

 

(B)       “平安祭一词的意义

平安祭的“平安”(peace)一词在希伯来原文是 shelem {H:8002}. 大部分学者认为这词乃源自字根 shâlam {H:7999}, 与我们所熟悉的希伯来问候语 shalom (意即“平安”, peace)一样. 但希伯来字 shâlam 有更深广的意义, 除了表示和睦, 它也可以意谓“完整或完成”(to be complete or finished), 此乃凯利(William Kelly)所强调的含意.

贝林格(W. H. Bellinger)补充说 shâlam 这词有健全或健康之意(注: 希伯来问候语 shalom 主要传达此意), 他也指出这词在希伯来文是复数  —  这在希伯来文法上通常用来表明“强调”(emphasis)或“完整”(completeness)之意. 换言之, 这里所谓的“平安”是完全的平安(complete peace). 再者, 这词也延伸出“亲切友好”(to be friendly)的概念. 也可能正因此故, 英文圣经《新国际译本》(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NIV)和《新世纪译本》(New Century Version, NCV)把平安祭译成“Fellowship Offering”(友谊祭). 赛斯(Dr. J. A. Seiss)亦指出这词不仅表明停止敌意, 更带有兴盛、福利、喜乐和高兴之意.

摩5:22把三个馨香祭连在一起: “你们虽然向我献燔祭和素祭, 我却不悦纳, 也不顾你们用肥畜献的平安祭”, 这三个祭显然是属于一起的: 第一个祭(燔祭)强调此祭是全然献给神; 第二个祭(素祭)强调把生命献给神; 第三个祭(平安祭)强调这两个祭所带来的结果  —  交通情谊(fellowship).[3]

北爱尔兰的格里夫(Paul Grieve)写道: “平安祭也如其他祭物, 是指向主耶稣基督. 祂被称为和平之君(赛9:6), 而那将临的属地国度(指在地上由天统治的“天国”, 或称“千禧年国”)也标志着和平(赛9:7: “祂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 对现今召会时代的信徒而言, 祂更适切地被承认与尊为‘使人和睦者’  —  ‘借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成就了和平’(西1:20). 这奇妙的事实就是平安祭的焦点.”[4]

(C)       平安祭所预表的基督

(3:1-17; 7:11-38; 2:14-16)

广义而言, 燔祭表明基督工作中属于神的那一方面, 因为燔祭是完全献给神的, 唯独神得着它的一切, 而平安祭却是注重此祭给人带来的效果. 平安祭的献上是出于一颗享受与神相和的心灵, 这是心灵信靠神而享有的一种蒙福状况.

平安祭有一件极富意义的事, 就是这祭可以是公的或母的(利3:1). 这幅画像表明基督的顺服是有两大方面  —  积极与消极的两面. 在祂实际行动上的顺服(积极方面)和祂默然接受神的旨意而顺服(消极方面), 都完全讨神喜悦(也使信徒因此蒙悦纳). 神在这两方面的悦纳是何等美好啊!

那献平安祭的人要把手按在他的祭牲头上(利3:8: “要按手在供物的头上”), 这动作意味着信心的理解(apprehension of faith, 注: 这“理解”表示他领悟到献祭者与祭牲认同  —  献祭者的罪归到祭牲身上, 而祭牲蒙神悦纳的福气也归到献祭者身上). 我们的头脑不仅从理论上知道神赐下平安, 我们的心灵更能在每日生活中经历这平安, 这是何其佳美的福气啊!

平安祭在 利3:10强调要把“脂油”(KJV: the fat)献给神. 一些学者认为“脂油”应该译为“至好的”(KJV: the best; 参 民18:29,30,32).[5] 我们在此联想到基督的内在完美和宝贵, 这是永远不停地“焚烧”在神面前, 神也在此获得持续不断的欣喜悦纳. 基督的生命每日都温柔地顺从神的旨意, 祂的精力也经常不断地花费在讨祂父神喜悦的事上. 祭牲的“脂油”和“宝血”只归给神(利3:16-17), 专属神所享用. 这点提醒我们关于基督生命中有些部分是完全保留给神的, 专属于神(因只有神配得拥有, 或唯独祂能真正领悟), 人无份参与.

然而, 平安祭不仅有专属于神的部分, 也有分给众人同享的部分. 平安祭提供每一者各有享用的部分  —  神、祭司和献祭者都从平安祭中领受各自的部分来享用【注: 平安祭是神的食物(利3:11), 但祭司(利7:31-34)和献祭者(利7:15-16)都可吃平安祭, 因而得着喂养】.

关于吃平安祭方面, 有个严肃的警告, 就是必须在特定的时间内吃平安祭(利7:15-16: “为感谢献平安祭牲的肉, 要在献的日子吃, 一点不可留到早晨. 若所献的是为还愿, 或是甘心献的, 必在献祭的日子吃, 所剩下的第二天也可以吃”). 不然, 就被视为不洁(利7:17: “第三天若吃了平安祭的肉, 这祭必不蒙悦纳, 人所献的也不算为祭, 反为可憎嫌的, 吃这祭肉的, 就必担当他的罪孽”).

以上这点教导我们: 我们对基督的欣赏需要保持新鲜, 我们必须每日献上此祭, 并每日享用此祭; 不然, 本是为“领我们更亲近祂”的这个祭物, 可能在我们心里无法达到此目的了. 只有当我们的心灵每日在神面前灵修和默想基督, 我们才能完全享受神的事. 愿我们得到鼓励, 像基督一样, 为着神的荣耀, 去追求每日灵修的生命.[6]

(D)       结语

论到平安祭, 史密斯(Arthur E. Smith)贴切指出, 当基督被钉十架, 公义得着满足, 罪恶得以消除, 真神得着荣耀, 罪人得以称义, 圣徒得以成圣. 借着基督在十架所流的宝血, 平安得以确立(西1:20). 这平安之永不动摇的根基不是敬拜者的价值, 而是基督无价的宝血.[7] 感谢神, 借着基督流血所成就的和平, 是永远坚定的安稳和平.

结束前, 让我们强调一个实际的功课. 格里夫(Paul Grieve)总结平安祭时, 评述道: “关于平安祭的吩咐, 包括它的每一个细节, 主要是确保耶和华神得着祂应得的部分. 我们留意到‘献在耶和华面前’(KJV: before the Lord)一语出现3次(利3:1, 7, 12; 注: 中文或译作“在耶和华面前献上”), 而‘献给耶和华’(KJV: unto the Lord)出现6次(利3:3, 5, 6, 9, 11. 14; 注: 这两个短语加起来总共9次, 皆强调神应得的部分). 我们不该忽略它给现今召会时代神儿女们的宝贵教训: 神必须首先得着祂的份! 这在信徒个人的生活中极其重要. 世人总是先想到自己的利益, 以自己为重为先. 但若要讨神喜悦, 就必须学习在我们生活中的每一部分, 都把最好的给祂, 并在未照顾本身利益之前, 以祂为重为先.”[8]

*****************************************

附录:   平安祭 (麦敬道, C. H. Mackintosh)

麦敬道 (C. H. Mackintosh)

我们愈仔细的默想献祭的事, 就愈全面的看到单靠一种祭物, 是不足以叫人看见完全(完整)的基督. 惟有把各种祭物齐集一起, 才能形成一个确实的概念. 每样祭都有其本身的特色. 平安祭和燔祭, 有多处不同的地方. 我们清楚认识各不同之处, 会有助于体会每样祭的含意.

我们把平安祭和燔祭作比较, 看见燔祭三方面的动作  —  “剥”、“切成块子”、“脏腑与腿要用水洗”(利1:6,9)  —  完全在平安祭的记载中省略去. 我们在燔祭中看见基督亲自献给神, 蒙神悦纳, 故此, 这是预表祂亲自作完全的牺牲, 和祂彻底顺服的过程(所以这个过程, 即上述三方面的动作, 都要被强调, 编译者按). 但平安祭的中心思想是敬拜者的交通(所强调的是与神与人的交通, 故不强调上述三方面的动作). 基督(在燔祭中)不但独一为神所欣赏, 而且(在平安祭中)也是敬拜者与神交通时所欣赏的.

再者, 我们在燔祭中看到, “祭司就要把一切全烧”; 而在平安祭中, 只有一部分被烧, 就是“脂油、肝子和腰子”. 平安祭是十分简单的, 祭牲最好的部分放在神的坛上. 脏腑  —  内藏的力量  —  可称颂之耶稣温柔的情感  —  献给神, 就是献给那位能完全欣赏祂一切所献上的. 亚伦和他的子孙靠“摇的胸”和“举的腿”得喂养(细心参看: 利7:28-36).[9] 所有祭司家族的成员都与他们的首领相交, 于平安祭有份(利7:35-36). 今日, 所有真信徒借着神的恩典, 都成为神的祭司(彼前2:5,9), 靠真平安祭(指主耶稣)的力量和情感得着喂养, 因祂仁爱的心享受快乐的确据, 在祂能力的膀臂下不停地得着安慰和坚固.[10]

这些都是燔祭和平安祭重要的区别. 当这二祭放在一起看, 人就能清楚看出二者的区别. 平安祭含有比基督奉献给神的旨意更深的意义. 敬拜者出现了, 他不但是旁观者, 又是参与者; 不但观看, 而且饱尝. 这是平安祭显著的特色. 我在燔祭中看主耶稣, 祂是那位专心献上, 为要荣耀神、完成神旨意的. 我在平安祭看主耶稣, 祂是那位为无用、无助罪人藏贮仁爱, 预备大能膀臂的. 在燔祭中, 胸、腿、脏腑、头、脂油, 全烧在坛上  —  一切献与神为馨香的火祭. 但在平安祭中, 那合宜的份是留给我的. 我不是孤单的得着个人所需的份, 完全不是. 我在交通中得喂养  —  与神相交, 也与同我一起作祭司的相交. 我在那完备可喜的智慧中得喂养. 这供应我心灵的同一祭牲, 也叫神的心得了舒畅, 并且那供应我的份儿, 也供应那些与我一同敬拜的人. 相交的秩序是  —  与神相交, 也与圣徒相交. 在平安祭中, 神有祂的份, 祭司家也有.

平安祭的真体也如此. 耶稣是属天喜悦的对象, 祂也是每位信徒享喜乐、得力量、蒙安慰的泉源; 不单个别地赐给每个信徒, 而且在交通中给神整个召会. 神在祂无穷恩典中赐给百姓自己所拥有的. “我们乃是与父并祂儿子耶稣基督相交的”(约壹1:3). 是的, 我们对耶稣所存的意念永不能凌驾神的意念. 我们的判断常有很大亏缺, 故此, 在预表中, 亚伦家不能得到脂油这部分. 我们永不能达到属神判断的准则, 永不能完全参透基督的位格和牺牲. 所以, 亚伦家只可享“摇的胸和举的腿”.

今天, 主耶稣是神的意念和眼前独一无二的对象; 而且祂在完全恩典中赐给我们祂位格的恩福、荣耀之福分. 基督也是我们的对象  —  我们心中的目标、我们的诗题. 基督“借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 成就了和平”(西1:20), 就升入天堂, 差下“另外一位保惠师”圣灵; 我们借着圣灵大能的事奉, 靠我们神圣的“平安祭”之“胸和腿”得喂养.

主耶稣实在是我们的平安. 我们平安祭的香气已经舒畅了神的心. 我们这样认识, 实在是我们莫大的喜乐. 这预表的独特吸引力正是在此. 基督是燔祭, 叫人心发出感赞; 基督是平安祭, 建立人良心的平安, 满足心灵的深切和多方需要. 亚伦的子孙站在燔祭坛前, 看着祭火上腾到以色列神面前, 看见祭牲烧成灰烬. 他们看见这一切, 便俯伏敬拜, 但不能从中为自己拿走什么. 在平安祭中却不是如此. 他们不但看见当中散发馨香的气味归给神, 而且他们可得当中的一大份儿(利7:34), 叫他们在快乐、圣洁的交通中得喂养.

每位真祭司得胸和腿之前, 神已经得了祂的份. 祭司能这样认识, 必叫他的喜乐倍增. 这样的思想叫我们的敬拜和交通富有活力、满有火热, 揭示神奇异的恩典; 祂赐我们与祂有同一对象、同一主题、同一喜乐. 父亲给浪子供应肥牛犊, 与他相交(路15:23). 父赐给浪子同桌共餐的特权, 把他所吃的供应给浪子. 父神也如此恩待我们. 平安祭的意思是: “我们理当欢喜快乐”和“我们可以吃喝快乐”(路15:23,32). 无疑, 我们在这恩典上有份, 理当欢喜. 当我们听见可称颂的神说: “我们可以吃喝快乐”, 我们的心理当不断涌流出赞美和称谢. 神在罪人的救恩和圣徒的相交中得喜乐, 要引发人和天使的赞美, 直到永远.

我们已比较过了平安祭和燔祭, 现在可来看平安祭和素祭的异同. 主要区别是平安祭必须流血, 而素祭不用流血. 二者皆是“馨香”的祭, 我们认利末记7:12知道此二祭有紧密关系. 但平安祭与素祭的异同, 都满有意义和教训. 惟有在与神相交中, 人心灵才因默想主耶稣基督的完美人性而喜悦. 圣灵必须借着圣经, 指引我们, 使我们能注视“基督耶稣降世”的人性. 圣灵启示基督曾在地上生活劳苦, 照亮这黑暗的世界, 显出祂位格属天的光辉和荣美. 祂象明亮的星宿, 在天边迅速流走, 直至远离罪人的视线.

世人不能享受这一切的默想, 和在相交中的喜乐, 因为没有这相交的基础. 平安祭圆满清楚说明相交的基础. 第2节: “他要按手在供物的头上, 宰于会幕门口, 亚伦子孙作祭司的, 要把血洒在坛的周围.” 敬拜者与基督相交的稳固基础, 是素祭所无的. 基督借着圣灵恩惠的力量, 进到我们的相交之中. 我们站在“基督的宝血”所预备的台上, 带着平静的心, 敬拜的灵, 去参透主耶稣基督人性一切的奇妙表现. 若没有流血, 罪人就没有名分和立足之地了. 但利末记7:12把素祭和平安祭联在一起, 要教导我们, 当我们的心灵找到了平安, 我们就能在主里喜乐, 因祂“成就了和平”, 也是“我们的和睦”.

我们要清楚明白, 在平安祭中, 有流血和洒血, 但没有背罪(背负罪孽, sin-bearing)的概念. 我们在平安祭中看基督, 祂乃是我们与神和睦、快乐相交的基础, 而不是站在我们面前如同赎罪祭和赎愆祭一样, 作背负我们罪孽的背罪者. 如果是论及背罪的问题, 就不会有这样的记载: “是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第5节; 比较 利4:10-12). 虽然“背罪”并不是平安祭当中的思想, 但是人可从各方面认识自己是罪人; 如果不是, 人就不能享受当中的福分. 我们要与神相交, 就必须“在光明中”. 我们怎能在光明中呢? 这句宝贵的话是唯一根据: “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1:7). 我们常住在光明中, 就能看出一切与光明背道而驰的, 另一方面, 也深感这血的价值, 并这血赐我们权柄走在光明中.

我们在神面前, 是因为我们有份于属神的生命, 和站立在属神的公义上. 我们要握紧这真理. 父亲要浪子坐在他的桌子前, 穿上“上好的袍子”; 照样, 神看父子关系无缺. 浪子若仍旧穿着破烂衣服, 或在家中作雇工, 我们就听不到那荣美的话: “我们可以吃喝快乐, 因为我这个儿子是死而复活, 失而又得的”(路15:23-24). 所有真信徒也是这样, 旧性情不再存于神面前. 神算旧性情死了, 它们就是死了. 旧性情向神是死的. 改良旧性情不能使我们进入属神的同在, 惟有一个拥有新性情的人才能. 浪子不是借着修补他先前的破衣, 而换来父亲桌子的席位, 乃是穿上一件他从未看过、从未想过的袍子. 浪子没有从“远方”带着袍子回来, 也没有在途中自备, 乃是父亲在家中为他准备的. 他们坐下, 相交快乐, 同享“那肥牛犊”.

我要引述一大段关乎“平安祭的条例”的记载, 当中有些要点独特有趣, 值得思考【请读 利7:11-21】. 最重要的, 是叫我们能准确的分辨肉体中(指人在本性上)的罪和良心上的罪. 若对二者混淆不清, 我们心灵必然忧乱, 敬拜也受亏损. 我们细心查考 约壹1:8-10, 就看到关乎这题目的亮光, 清楚体会平安祭的整个教训和当前所论及的重点. 除了那些行在光明中的人, 没有能这样认识藏在人里面的罪的了. “我们若说自己无罪, 便是自欺, 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约壹1:8). 在这节经文前, 我们读到: “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约壹1:7). 这就是我们肉体中的罪, 和良心上的罪之区别, 清楚明确. 有人说信徒在神面前, 良心上是有罪的. 这说法导致人怀疑耶稣之血的洁净功效, 并且否认圣经所记载的真理. 耶稣的血若能完全涤罪, 信徒的良心就完全洁净了(来9:14; 10:22). 神的话已指出这个事实, 我们必须谨记, 我们从神自己得知信徒在神眼中真正的光景.

这就是神启示的本质和特性, 信心要牢牢的紧握此真理, 这样, 心灵就充满完全的平安. 圣经告诉我们, 在良心上, 我们是无罪, 另一方, 圣经也清楚有力的告诉我们, 在肉体中, 我们是有罪. “我们若说自己无罪, 便是自欺, 真理不在我们心里了.” 每位有“真理”在心中的人, 都知道有“罪”在他肉体中, 因为真理向他启示一切事物的本相.

但“若有人犯罪”, 当怎样行呢? 使徒约翰给我们圆满有福的答案: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 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 必要赦免我们的罪, 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1:9). 认罪是叫良心得自由的途径. 使徒没有说: “我们若祈求赦免, 祂是有恩典、怜悯, 会赦免我们的.” 无疑, 孩童向父亲说出他的需要, 是最快乐不过的  —  告诉父亲关于他自己的软弱, 承认自己的愚昧、缺点、失败. 而我们的父神是满有恩惠、怜悯, 在祂儿女一切的软弱无知中, 扶持他们. “我们若认”罪, 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 必要赦免”我们. 借着 约壹1:9, 信徒得着赦免的确据了. 他在神面前真心悔罪时, 凭简单的信心确知自己完全蒙赦免, 完全得洁净.

对于所有信徒的罪, 神借着基督的十字架完全解决了. 借着十字架, 信徒本性和良心上一点一滴的罪都全然得赎. 故此, 神不须要另一种与世人和解之法. 我们的罪永不能介入神的同在, 因为基督已背负了一切罪, 除掉了一切罪. 但我们若犯罪, 良心必有所感, 而圣灵也感动我们知罪. 祂不能容让一些思想不受审判. 怎么样呢? 我们的罪介入了神的同在吗? 断乎不可. 因为那里有一位“中保”  —  “那义者耶稣基督”  —  维持我们所站的地位, 使它完整无缺.

罪虽不能介入神的同在, 但罪能以极悲痛可耻的形式进入我们心中. 罪不能遮掩中保, 使祂离开神的视线, 但罪能挡着我们, 使我们看不见神. 罪如又厚又黑的云层, 遮盖我们的属灵视野, 使我们的心灵支取不到父神脸上的荣光. 罪不能影响我们与神的关系, 但罪能严重的影响我们享受神的同在. 如此, 我们要作什么呢? 圣经回答说: “我们若认自己的罪, 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 必要赦免我们的罪, 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约壹1:9). 我们借着认罪, 良心得洁净, 恢复甜蜜的相交关系. 乌云消散, 那使人沮丧、衰退的影响除去了, 我们对神的意念修直了. 这就是属神的方法. 我们可确实的说, 人心真知道认罪的重要, 就能感受使徒说话的神圣能力: “我小子们哪, 我将这些话写结你们, 是要叫你们不犯罪”(约壹2:1).

上面所思想的话, 都与“平安祭的条例”的两点主要原则有紧密关系, 并且证实了这关系. 利末记7:13说: “要用有酵的饼.” 同一章20节又说: “只是献与耶和华平安祭的肉, 人若不洁净而吃了, 这人必从民中剪除.” 这两段经文向我们清楚陈明两件事, 就是我们肉体中的罪和我们良心上的罪. 容许有“酵”, 因为敬拜者的本性有罪; 禁止“不洁净”, 因为敬拜者的良心不能有罪. 罪若成了问题, 交通就失去了. 神知道我们肉体中有罪, 就借着赎罪的血, 为人的罪满足一切义的要求, 并供应一切需要.

换言之, 敬拜者本性中的“酵”, 借着祭性的“血”得着解决. 神已经将我们的罪, 从祂面前永远除去. 虽然我们的肉体中有罪, 但这些罪不是祂眼中注视的对象. 祂只看见这血, 所以, 祂能与我们同行, 让我们与祂同享无间断的交通. 但我们若容让“罪”在肉体中滋长, 成为“罪愆”, 那我们再吃平安祭肉之前, 必须要有认罪、赦免、洁净. 敬拜者要从民中剪除, 因为在礼上不洁净. 这要回答暂止信徒交通的原因: 有未认的罪! 我们试图在罪中与神相交, 就是陷于亵读中, 暗示神会与罪为友同行. “我们若说是与神相交, 却仍在黑暗里行, 就是说谎话, 不行真理了”(约壹1:6).

在完结这部分的解说前, 我要谈论主的晚餐. 主的晚餐是教会主要的交通, 只要看得合宜, 可与平安祭的教训放在一起. 主的晚餐是特别的感恩筵席  —  为已成就的救赎而感恩. “我们所祝福的杯, 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吗? 我们所掰开的饼, 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吗?”(林前10:16). 主的晚餐表明借着基督的死完全除掉罪. “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 是表明主的死, 直等到祂来”(林前11:26). 在基督的死中, 信心看见一切属乎“旧的创造”都完结了, 并且看主的晚餐“表明”主的死  —  信徒的罪担由主承担, 永远除去了. 这是荣耀的记念. 那曾束缚我们的罪链, 已被基督的死永远折断, 不能再捆绑我们了. 我们围绕主的桌子, 享受征服者的喜乐. 我们回顾十字架, 那里的仗已打胜了; 我们前瞻将来的荣耀, 将得永远、完全的胜果.

是的, 我们肉体中(本性上)有“酵”, 但我们的良心上并没有“不洁净”. 我们不是注视我们的罪, 乃是注视基督在十字架上背负了我们的罪, 并且永远把罪除去. 我们不是自欺, 说我们的肉体中无罪. 但我们不能否认神真理的话和基督之血的功效, 因为“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 所以我们良心上得着洁净了. 我们实在知道, 主的晚餐若不根据神的救恩和赦免、良心已得洁净, 人就会忧心仲仲, 乌云盖面. 本是记念基督的聚会, 反而排挤了祂; 本是庆祝已成的救赎, 反成了绊脚石, 使人跌倒后退.

在平安祭预表的含意中, 我们看见洒血之时, 神与敬拜者能感受快乐、平安的相交. 血建立了平安, 人与神在这基础上相交. 我们若妄自努力, 要达至与神相和, 这是徒然的, 表示我们还不认识与神相交和真正敬拜的基础. 平安祭的血若不流出, 我们就没有“摇的胸”和“举的腿”作供应了. 另一方面, 血既流出, 平安便成就了. 神亲自成就平安, 信心看到这点就已足够, 所以, 我们借着信与神相交, 因已成就的救赎得喜乐, 靠基督得喂养.

我们再看“平安祭的规例”另藏的真理, 正与上述的论点有关. “为感谢献平安祭牲的肉, 要在献的日子吃, 一点不可留到早晨”(利7:15). 换言之, 敬拜者的交通永不和祭牲分隔(祭牲是交通的基础). 人若有属灵力量维持关系, 也能维持敬拜和交通, 满有生气, 常蒙悦纳. 可惜, 人不能持久. 我们必须靠近祭牲, 无论在心灵、情感、经历上也要如此. 这样, 我们的敬拜就有力量, 能持久. 不然, 我们起初会有敬拜的表现, 心中充满基督; 但结束时, 我们的心会被自己所作所说的占据, 或是充塞了人的思念. 这样, 我们就跌进所谓“圣物中的罪孽”之情况. 我们起初会在圣灵里敬拜, 但最后落在肉体中. 我们要常留心, 不容许自己片刻离开圣灵的力量, 因为圣灵要使我们常常充满基督. 圣灵若有五句敬拜或感谢的话, 我们就说这五句话便是了. 我们若多说, 就有如过时吃祭肉了. 不是蒙神“悦纳的”而是“可憎嫌的”了. 但我们也不必恐慌, 神必借着圣灵引导我们, 并在一切敬拜中叫我们充满基督.

“若所献的, 是为还愿, 或是甘心献的, 必在献祭的日子吃, 所剩下的第二天也可以吃”(利7:16). 人到神面前, 甘心敬拜, 这种敬拜有更大属灵的力量, 不只是一时感到大蒙怜悯. 人若从主手中得到特别的眷顾, 他的心就立刻涌现感谢. 这种敬拜是因神的眷顾而生的. 圣灵引领人甘心献上赞美的祭, 这祭就能持久. 属灵的敬拜常与基督宝贵的牺牲相连.

“但所剩下的祭肉, 到第三天要用火焚烧. 第三天若吃了平安祭的肉, 这祭必不蒙悦纳, 人所献的也不算为祭, 反为可憎嫌的, 吃这祭肉的, 就必担当他的罪孽”(利7:17-18). 一切与基督没有直接关系的, 神都看为没有价值. 有许多看起来是敬拜的, 最后只发觉是血气兴奋的感受; 这种表面的献上, 只是属肉体的敬虔. 血气可借各种事物, 表现它的宗教虔诚, 例如壮丽堂皇、礼仪行列、礼服袍子、动人的礼拜仪式和一切吸引人的盛壮仪文等等. 可惜, 当中并没有属灵的敬拜. 今天, 戏剧院和演奏厅常有同类庄严的聚集, 为要唤起和满足那所谓“宗教仪式的敬拜”.

我们必须防范这一切, 要儆醒和牢记“神是灵, 所以拜祂的, 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4:24). 当今的宗教装饰得十分漂亮, 甚具吸引力. 大约自中世纪开始, 宗教便借助高尚的情趣和文化启蒙时代的力量. 因此, 雕刻、音乐、绘画的艺术全数注入宗教里, 以加强宗教的麻醉力, 令无知大众沉醉入睡. 宗教此时仍旧强调说: “平安祭在我这里, 今日才还了我所许的愿… 我已经用绣花毯子和埃及线织的花纹布, 铺了我的床. 我又用没药、沉香、桂皮,薰了我的榻”(箴7:14-17). 败坏的宗教有很大势力(以及吸引力), 引诱那些不听从智慧之言的人.

读者要小心这一切, 要看见你的敬拜是与十字架的工作不能分割的; 看见基督是敬拜的根据和内容, 圣灵是敬拜的能力. 要小心你只有外表的敬拜. 要常防范这种罪恶, 其初段影响是最难发觉和防备的. 开始时, 我们在敬拜的真义中唱一首诗歌; 但结束前, 我们可能会因缺乏属灵能力而落在罪恶的光景中, 就如在第三日吃平安祭的肉一样. 我们唯一的保障就是靠近主耶稣. 我们若因为神特别怜悯施恩给我们而甘心献上“感谢”, 就让我们在基督的牺牲和祂的名里献上感谢. 我们的心若要前来“甘心”敬拜, 就让我们在圣灵的能力里敬拜. 父神是我们敬拜的对象, 圣子是敬拜的内容, 圣灵是敬拜的能力. 我们这样学习敬拜, 必有美好的表现.[11]

主啊, 愿一切敬拜祢的子民之灵、魂与身子都在祢永远同在的保障下, 不受虚假敬拜和败坏宗教的污秽影响, 也救我们脱离这个死亡和有罪之躯的阻碍!

后记: 虽然平安祭按次序而言, 是排在第三位的(利未记第3章), 但是在祭的“条例”中(利未记6-7章), 却是排在最后的位置(利7:11-27; 注: “平安祭的条例”若依照献祭的次序, 就该尾随素祭的条例. 但取而代之的是, “赎罪祭的条例”和“赎愆祭的条例”排在先, 然后以“平安祭的条例”作完结). 这样的安排有其含意. 除了在平安祭之外, 其他献祭都没有全面揭示敬拜者的交通. 在燔祭中, 基督把自己献给神; 在素祭中, 我们看见基督的完美人性; 在赎罪祭中, 我们知道罪已经连根拔除; 在赎愆祭中, 信徒生活上的罪愆已得解决. 但这四种祭并没揭示关于敬拜者交通的教训; 这方面是属于平安祭的教训. 它的条例放在最后, 为要叫我们知道, 当人要靠基督得喂养, 必须是那位完全的基督(此乃燔祭所预表的); 人要注视祂的生命、性情、位格、作为、职事(此乃素祭所预表的). 再者, 我们的罪和罪愆永远除掉, 我们在基督里得喜悦, 靠祂得喂养, 直到永远(此乃赎罪祭和赎愆祭所预表的). 我们查考献祭时若忽略上述次序, 就是一大错失了.[12]


[1]               F. W. Grant, The Numerical Bible (vol.1) (Neptune: Loizeaux Brothers, 1890), 第284-285页.

[2]               预表(types)可指神在旧约的人物、事件、物件或制度中, 预先指定要在新约实现的意义. 换言之, 这些旧约时代所记载的预表, 是指向将来在新约的另一个人物、事件、物件或制度(俗称“本体”, antitypes). “预表”与“本体”的关系也可喻为“影像/影儿”(shadows)与“实体”(fulfillments, 或作“真体”, substance)之间的关系(参 来10:1; 西2:17). 预表犹如神的教具(实物教材), 让人更容易明白它所预表的“本体”所要传达的真理. 有关圣经的预表, 请参 2004年3/4月份, 第51期《家信》的“预表教具: 圣经预表简介(一)”.

[3]               达秘(J. N. Darby)论到平安祭时评述道: “此祭预表圣徒基于所献之祭牲的功效而与神有交通… 也与作为祭司的整体圣徒有交通. 主耶稣全然献上祂自己以至于死(燔祭所预表的), 以及祂生命经过火的试炼而显忠诚(素祭所预表的)之后, 才有上述美好的交通(平安祭所预表的). 这使我们明白一切交通情谊都建基于祭牲(主耶稣)的馨香与蒙神悦纳.” J. N. Darby, Synopsis of the Books of the Bible (vol. 1) (Ontario: Believers Bookshelf Inc, 1992), 第184-185页.

[4]               Paul Grieve, “Leviticu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edited by W. S. Stevely and D. E. West (Kilmarnock: John Ritchie Ltd., 2012), 第50页.

[5]               利3:3, 4, 9, 10, 14, 16, 17的“脂油”(fat)一词在希伯来原文是 chêlebh {H:2459}, 与 民18:12, 29, 30, 32的“至好的”(the best)是相同的希伯来字; 请参 民18:29: “奉给你们的一切礼物, 要从其中将至好的 ( chêlebh , KJV: the best), 就是分别为圣的, 献给耶和华为举祭”; 民18:30: “所以你要对利未人说: 你们从其中将至好的 ( chêlebh, KJV: the best)举起, 这就算为你们场上的粮…”; 民18:32: “你们从其中将至好的 ( chêlebh, KJV: the best)举起, 就不至因这物担罪.” 由此可见, “脂油”一词也可译作“至好的”或“上好的”, 例如在 申32:14中, chêlebh {H:2459}一词就分别译作“脂油”(羊羔的脂油)和“上好的”(上好的麦子).

[6]              除了A 项(序言)、B项和D项(结语)之外, 上文编译自Ivan Steeds (ed.), Day by Day Christ Foreshadowed (West Glamorgan, UK: Precious Seed Publications, 2002), 第105页; 另在文中附加别的注解和脚注为参考.

[7]               Arthur E. Smith, Leviticus for Lambs (Hong Kong: Christian Book Room, 1998), 第29页.

[8]               Paul Grieve, “Leviticus”, in What the Bible Teaches, 第53-54页.

[9]               “胸”和“腿”是爱和能力的象徵  —  情感和力量.

[10]             利未记7:31更佳美有力: “胸要归亚伦和他的子孙.” 所有真信徒都拥有“靠基督的爱(注: 胸可象征爱)得喂养”的特权  —  祂的心自愿为他们流露那不死、不变的爱.

[11]             有关神所要的真敬拜, 请参本期《家信》的“默想灵修”专栏之文章  —  “返朴归真: 在疫情中对敬拜的反思”.

[12]             以上附录改编自 麦敬道著, 吴志权译, 《利未记释义》(香港九龙: 基督徒阅览室, 1988年), 第69-90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