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预言: 666 — 用数目控制买卖的新经济模式


(A)       引言

Paul-Henri Spaak

曾任联合国大会主席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sation)的秘书长斯巴克(Paul-Henri Spaak)[1]曾经表示: “我们所要的是一个坚强有力的人物, 能折服人, 又能把我们从经济的沼泽中拉出来. 事实很清楚, 国际会议这一套, 已经解决不了问题, 我们需要人类经验中的最高秩序, 只有世界(全球性)的统治者才能管理这个世界. 给我们这样的一个人吧, 不管他是个神明, 或是个鬼, 我们都会欢迎他. 就让他来吧! 让他快快地到来吧! 让他激起所有政府的活力. 让他征服世界, 把无政府主义从地上挪去.”[2]  

 

正当全世界面临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的冲击, 全球经济面临衰退, 各国首领被经济搞得焦头烂额, 人心惶惶, 不知所措之际, 人们都期待有位“救星”出现, 拯救人类脱离可怕的经济危机. 只要能解决全球经济危机, 如斯巴克所说的, “能把我们从经济的沼泽中拉出来… 不管他是个神明, 或是个鬼, 我们都会欢迎他.”

 

这种心态正应验圣经所预言有关末世的光景. 那位无所不知的真神, 早在两千年前在圣经中发出预言, 将来必有一位才智超凡的重量级领袖, 以和平及建设性的姿态踏入世界舞台. 在短期内, 他将解决全球金融上、经济上、政局上诸多危机, 深得人心, 成为举世瞩目的“救星”.

 

圣经称此人为“兽”(The Beast, 启示录13:1-10), 因为这位“人面兽心”的政治强人过后会露出他的真面目, 要世人都拜他. 为了达到此目的, 除了动用军事武力“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启13:7), 他还实行全球金融货币统一政策, 推行用数字控制买卖的新经济模式, 使人没有他的印记或数目, 就不得做买卖, 无法交易, 因而无法生存而必须听命于他(注: 此人也被称为“敌基督”). 请留意第一世纪的使徒约翰把他从真神所领受的异象, 明确地记载在《圣经》的最后一卷书  —  启示录:

 

  • 启示录 13:16: 他又叫众人, 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 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
  • 启示录 13:17: 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 都不得做买卖.
  • 启示录 13:18: 在这里有智慧: 凡有聪明的, 可以算计兽的数目; 因为这是人的数目, 他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用一个“具有数目(数字或号码)的印记”就能控制全球人类的经济贸易? 这对第一世纪的人而言, 是何等荒唐的事! 然而, 对于活在21世纪的我们, 这种“用数字控制买卖的新经济模式”绝非天方夜谭! 洪鼎翀在其所著的《末日浩劫: 从圣经看群魔的迭起》一书中, 帮助我们看到现今时代的时势演变, 已非常靠近“兽印666”的预言之应验了. 让我们先看以下几件事的发展.

 

(B)       条码 (Barcode)与二维码 (QR Code)

(B.1)    条码 (Barcode)

1970年代后期, 条码大行其道. 几乎各式各样的商品上可以找到条码. 这条码标明了商品的产地、制造商和名称代号. 条码的注册专利是在1952年发出的, 只是其运用准则, 却是在专利注册后20年才获得批准. 最早使用条码的厂家是一家美国的口香糖公司(Wrigley Chewing Gum). 在1974年6月, 他们的口香糖产品包装, 全印有条码. 到了1980年, 只有15,000家供应商肯使用条码系统.

 

然而, 到了上世纪80年代后期, 情况改变了. 1987年, 美国最大的零售商沃尔玛(Walmart Inc.)开始全面使用条码, 那些跟沃尔玛有生意来往的供应商, 不得不跟随加入. 条码的运用从此越来越广, 深入各行各业. 到底使用条码有什么好处?

 

比方在一家超市, 他们售卖的, 有上万种的产品. 在没有条码以前, 超市若要向数百家的批发商、制造商订货来销售, 其流程十分复杂. 从进货到日后的销售、点存货、重复再订货等等, 每个步骤都需要靠大量的人手和时间. 无论在计算、统计、核对、点货, 样样工作都是很琐碎的. 但条码系统改变了这一切! 自从有了条码系统, 运作就变得简单多了. 每卖出一件货品, 电脑就自动扣除一件, 管理层就知道存货量还有多少, 什么时候该订货了.

 

此外, 在遇到货品涨价或在搞促销大减价时, 根本就不再需要把产品从货架上一一搬下来, 重新在旧标签上补贴新标签. 所要做的很简单, 就是仅需在电脑上改一改价格, 工作程序变得简单且利落, 轻松多了. 采用条码系统, 公司的运作可以减省许多人力、物力、时间和人为上的错误. 到了年终存点的时候, 员工不再像往常那样忙得不可开交, 连连加班赶工了.

 

由于种种摆在眼前的优势和利益, 只需少少的投资, 却能带来诸多的便利和商机, 条码系统立刻深受各企业家的青睐, 大家争先使用, 唯恐来不及调整呢! 可是, 或许很多人没有留意, 所有的商品条码在左、右和中间三处, 都有较长的“双线”. 事实上, 每一双线代表一个数值  —  6 , 而三处双线就代表三个6, 即666 ! 换言之, 每样商品上的条码, 都有666的数值.

 

请别误会, 笔者不是说条码就是“兽印666”, 必须弃之不用. 启示录所论到的“兽印666”, 是“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 而不是在商品上, 所以商品条码并非启示录所谓的“兽印”. 无论如何, 条码系统的面世使商品的买卖交易进入电脑化时代, 只要扫描一下, 就能用电脑获取资料, 进行快速交易, 这点为将来那“用数字控制买卖的新经济模式”铺路.[3]

 

(B.2)    二维码 (Two Dimentional Barcode)

如洪鼎翀所言: “条码只不过是666的先驱! 条码是一维进制的, 到了1994年, 条码已经发展到‘二维码’(即QR Code).”[4] “二维码”是指在一维码的基础上, 扩展出另一维度, 以黑白矩形图案, 用二进制数据表现出来, 经扫描后, 获取其中所含的资讯. 由于能“急速回应”, 二维码也称OR码(Quick Response Code, 意即“急速回应码”).

 

二维码编码范围广, 信息容量比普通一维码信息容量足足大了数十倍, 误码率却少于千万分之一. 众所周知, 二维码可以把图片、文字、声音、指纹等数据编码化, 且有制作简易、成本低、持久耐用等好处, 所以大受欢迎, 广被使用. 单在中国, 在2015年, 加入使用二维码交易的公司就有数万家以上. 总营业额超过1千亿人民币. 在日本和韩国, 使用二维码的普及率高达96%以上. 在非洲许多国家, 利用智能手机办理银行业务的人比比皆是, 因而让加入使用二维码的非洲公司之数量也直线上升.[5]

 

二维码发展神速, 应用层面更加广泛. 首先, 用二维码付款, 简单便捷. 自从国际宝贝(Paypal)推出二维码服务后, 中国的支付宝(Alipay)也宣布推出二维码收款业务. 所有支付宝用户均可免费领取“向我付款”的二维码. 消费者只需打开手机扫描二维码后, 即可转到付款页. 只要付款成功后, 收款人就会收到短讯及客户端的通知. 例如中国的星巴克(Starbuck), 只要把预付卡和手机绑定, 通过扫描二维码, 即刻可以快捷缴款, 不用排队, 节省时间. 在中国许多地方, 用手机对着计程车内的二维码车贴扫描一下, 手机自动跳到支付页. 顾客输入车费金额, 整个付款过程在短短20多秒就完成了, 即简单又快速!

 

论到支付宝(Alipay), 它最初是淘宝网公司. 但2004年12月起, 支付宝成为阿里巴巴(Alibaba)集团合作支付的平台. 2013年, 用户使用支付宝付款不用再绑信用卡(Credit Card)和银行储蓄卡(Debit Card, 或简称ATM Card), 反而可以直接透支消费, 最高限额为5,000元人民币. 支付宝稳健的发展和先进的技术赢得金融界广泛认同, 并与国内外超过180家银行和VISA、MasterCard国际组织等机构建立了深入的战略合作关系, 也在全球带动了电子支付的经济模式. 由于中国游客不仅数量庞大, 且购买力强, 所以为了赚取中国游客的钱, 越来越多国家的商场已开始采用支付宝付款.

 

另一方面, 二维码也带动“网购”(网络购物)的热潮. 在中国许多大城市地铁站内已有琳琅满目的二维码广告. 消费者可以趁在等地铁时的空档, 边等边逛, 看中哪家的商品, 就把它扫描下来, 然后通过手机支付, 直接下单. 此外, 若家里的任何东西用完了, 只要拿起包装袋, 对着商品的二维码扫描一下, 马上就可以查到哪里有促销、价格多少、哪一家商店较合算, 资料一目了然. 而且, 通过二维码购物, 商品的二维码已直接标示了商品的身份证, 还可以查出商品的真实效用, 直接保障消费者的利益.

 

此外, 中国也实施二维码电子票务, 实现买票、验票、调控一体化. 不仅火车票、飞机票、船票加入二维码, 旅游景点门票、展销会门票、演出门票、电影票等等, 都可以通过二维码实现电子化管理. 例如, 用户通过网络购票完成网上支付, 手机即收到二维码电子票. 验票者通过设备识读二维码, 即可快速验票, 省时省力.[6] 简而言之, 这种采用二维码“网上购物, 一扫即成”的方式是越来越受欢迎, 更是朝向“无现金社会”迈进一大步.[7] 让我们再看下一个惊人的发展.

 

 

(C)       微芯片/微晶片 (Microchip)

(C.1)   微芯片的发明

微芯片是由杰克·基尔比(Jack Kilby)在1958年9月12日发明的. 这个装置揭开了人类二十世纪电子革命的序幕, 同时宣告了“数字时代”的来临. 微芯片是采用微电子技术制成的集成电路芯片, 它已发展到进入千兆(芯片GSI)时代,[8] 而“射频识别微芯片”(RFID Microchip)的使用更是掀起了医疗领域的一大革命!

 

(C.2)   微芯片的追踪用途

微芯片能发挥追踪的功用, 最初是应用在宠物身上, 过后竟发展成应用在人身上. 今日, 所谓的“芯片宠物”(Cyberpet)已在世界各地流行. 早在1988年, 美国已有公司将微芯片植入宠物的皮层. 透过扫描的鉴定, 就可以准确地辨认和读取那植在宠物身上的资料, 这有助于寻获丢失的宠物归还原主. 自1996年. 香港规定凡是领有牌照的狗, 都必须植入微芯片. 透过手提扫描仪, 就能解读微芯片上的资料, 辨认狗只和狗主的身份.

 

许多公司已都拥有这样的许可证, 可以生产这类的微芯片. 事实上, 有大量牲畜体内已植入这类微芯片了. 微芯片玻璃外壳的一端, 有一层称为“聚丙烯” (polyprophylene, 简称: PP)的聚合物, 在植入体内24小时后, 动物皮层内的组织就自动会与聚丙烯连结, 固定微芯片的位置. 因此, 微芯片一植入体内, 就很难再取出来.

 

Dr. Daniel Mann

微芯片的应用为何从宠物或动物身上, 转移到人身上? 这就要回到上个世纪80年代. 那时, 由于绑架事件相当猖狂, 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Florida)的整形外科医生丹尼曼(Dr. Daniel Mann)便从事研究微芯片植入人体皮肤下层的可能性. 他渴望为每一个以色列人植入微芯片, 以杜绝绑架和恐怖活动. 1987年, 他成功研发出一种位置追踪器(location tracking device), 并为此申请了专利权.[9] 利用透过人造卫星、手机发射塔(cellular phone towers), 微芯片植入者可以轻易地实时定位, 在第一时间内, 把无辜的受害者, 得以在绑架的过程中被揭露. 这确实是打击罪案的好帮手!

 

1999年12月, 美国一家电讯公司实用数码系统(Applied Digital Solution), 成功为植入人体的“微型数码监察仪”申请为专利, 且命名为“数码天使”(Digital Angel). 它能够发出和接收数据, 将植入者定位, 让“全球定位系统”(GPS, 也称“全球导航系统”)准确侦察他的位置, 有助于寻觅失踪的攀山者、孩童或政界的重要人物. 在西方国家, 很多富裕的家族, 为了防止孩子被人绑票, 早就为孩子植入巧小的微芯片. 接下来, 我们要简略提到那在医疗方面有重大用途的微芯片, 即“射频识别微芯片”(RFID Microchip).

 

(C.3)   微芯片的医疗用途

论到“射频识别技术”(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 英文简称为RFID), 它是20世纪80年代正式发展起来的一种新兴自动识别技术. 此技术利用射频信号, 通过空间“耦合”(交变磁场或电磁场), 实现无接触信息传递, 并通过所传递的信息达到识别目的. RFID技术具有商品“条码”(条形码, Barcode)所不具备的许多优点, 例如它可防水、防磁、耐高温、使用寿命长、读取距离大、标签上数据可以加密、存储数据容量更大、存储信息更改自如.[10]

 

现今很多医疗活动手术比以往更加繁琐复杂, 出错率也随之增加. 事实上, 对于医疗差错引发的医疗不良事件, 大部分是可通过流程“确认”而得以避免的. 为了保障手术患者安全、改善手术患者“确认”流程, RFID技术已被导入手术患者安全管理系统中. 该系统核心是依靠微芯片(microchip, 注: RFID腕带是配戴在患者手腕), 传送无线电波到无线射频识别器(RFID readers), 以达到自动辨识, 包括自动身份验证、自动程序启动、自动更正请求、自动追踪记录、自动数据封存等. 无可否认, 这种“射频识别微芯片”(RFID Microchip)确实是医学界的一大突破![11]

 

不少人认为“射频识别微芯片”的最初发明者可追溯到卡尔·桑德斯博士(Dr. Carl W. Sanders).[12] 无论如何, 也有资料显示桑德斯有欺骗之嫌, 即冒称自己有博士学位, 同时是射频识别微芯片的发明者.[13] 本文无意在此讨论此事. 无论如何, 美国的底特律医学中心(Detroit Medical Center)的科学家们过后研制出一种可以植入手臂的射频识别微芯片(RFID Microchip).[14] 如今, 根据微芯片的数据, 医生已经为许多发生意外的病患者, 采取了相对性的治疗. 这项科技的大突破, 可说是病患者的救星! 为此, VeriChip、DigitalAngel和Receptors LLC, 宣布联手开发这一种射频识别(RFID)感应的微芯片, 用来监控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水平.

 

(C.4)   微芯片将取代一切证件

据说有者过后又参与以微芯片识别身分的研究, 将个人资料储存在微芯片中, 包括名字、样貌、指纹、身体特征、家族历史、住址、职业、收入和犯罪记录等等. 其中不可少的, 就是要给每枚微芯片的拥有人一个国际性的18个数字身份号码.

 

值得留意的是, 这18个数字分为三组, 每组6个数字, 即6 + 6 + 6 . 洪鼎翀指出, 这由18个数字组成的号码, 就是新一代的“智能身份证”, 且附加有血型、履历、财产、宗教等等的资料. 这智能身份证将要取代现有的护照、通行证、驾驶执照、银行户口、社会劳工保险、公积金等证件, 集于一身.[15]

 

由于微芯片的用途非常广泛, 许多学者与科学家已预测有朝一日, 微芯片将全然取代现有的信用卡、身份证、驾驶执照、护照、银行户口等的种种证件. 总之, 我们所有携带在身上的证件, 都可以集中贮存在一粒小小的微芯片里! 这是因为科技一日千里, 越来越发达, 就如微芯片所能贮存的量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大. 以前需要庞大众多的硬盘才能贮存的资料, 如今仅需米粒一般大小的微芯片, 就能承担庞大的贮存, 更兼具发射的作用.

 

借着纳米科技(nano technology)和打预防针(vaccination)的方法, 就可以把微芯片植入人体内. 有了这微芯片, 就不怕身份被人盗取, 毕竟现今的身份证, 不管它如何先进, 用怎样高的科技来防范, 歹徒还是有办法篡改、模仿、复制的. 对于容易遗忘、随处乱放东西的人, 一个不小心, 智能身份证还是容易丢失或弄坏, 但若把微芯片植入体内, 就可以一劳永逸, 不怕丢失, 不怕弄坏, 也不怕被歹徒拿去作非法用途了.[16] 然而, 这植入人体、看似好处连连的微芯片背后却隐藏了可怕的危险, 因它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 会演变成掌控世界经济和人类存亡的“兽印666”!

 

 

(D)       微芯片的作用令人惊讶

微芯片是一种收发机(transponder), 可以自动储存、读取、核对, 也能发出微芯片内所储存的一切资讯. 美国的摩托罗拉公司(Motorola Inc.)曾为英国“蒙德克斯智能卡公司”(或译: 孟德智能卡公司, Mondex Smartcard)制作了大量的生物微芯片(Biochips). 真正微芯片一旦植入人类或宠物体内, 就能靠它定位, 找出人或宠物的位置所在.

 

这种生物微芯片仅长7 mm, 宽0.075 mm, 约一粒白米般的大小, 可以借着自身的体温, 通过“电容器”(capacitor)内的“电板电路”发热(thermocouple circuit), 为微芯片里的锂制电池循环充电, 以达到跟踪、遥控的效果. 换言之, 微芯片除了贮存你一切的资料以外, 它还是一个定位的导航仪.

 

目前市面上大多数的微芯片是不用电池的, 其能量来自所接收的音讯. 一接收音讯, 微芯片就立刻启动. 许多车子就附有这种装置, 一经过收费站时, 就能自动收费, 通行无阻, 根本不需要驾驶员停车付费.

 

今天的沃尔玛, 要求其供应商用微芯片来作存货追踪. 微芯片解读器能在还没有开封的货柜箱, 即在货柜箱外面, 轻易盘点货品. 他们每年收到几十亿的货柜箱, 不必开箱, 也不需做任何繁杂的处理或检查, 也不需要条码扫描仪了.[17] 看到微芯片这样神奇的功能, 已有越来越多的大公司、大超市、大企业争着采用.

 

 

(E)       微芯片与兽印666”

上文提到研发生物微芯片的公司是蒙德克斯智能卡公司(Mondex Smartcard). 这家公司曾耗资超过150万美元(USD 1.5 million), 来研究到底人体的哪个部位, 最适合永久来植入微芯片. 研究的结果是: (1) 手臂上  —  特别是在“右手”的皮肤下层; (2) “额上的头皮下层”.

 

为什么这两个部位是最佳且是最适合植入微芯片的位置呢? 摩托罗拉公司经过各种的试验后发现, 这两处的体温可以有急速转换的功能, 微芯片植入人额上的头皮下层, 或是右手臂的皮肤下层, 最不容易被人篡改或弄坏! 请再看回启示录13章16节说什么: “他又叫众人, 无论大小、贫富、自主的、为奴的, 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

 

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 那要摩托罗拉公司制作大量生物微芯片的, 是蒙德克斯智能卡公司(Mondex Smartcard). 你知道Mondex是什么意思吗? 洪鼎翀指出, MONDEX意即“钱置于右手上” (Money on your right hand). MON 是(拉丁文) MONetary的前三个字母, 就是“钱”或“款项”的意思, 而 DEX 是(拉丁文) DEXter的前三个字母, 就是“右手”的意思. 借着微芯片把“钱置于右手”, 进行买卖交易, 这种技术的趋势岂不是朝向 启13:16所预言将来的情况吗?[18]

 

请注意, 笔者不愿武断地说现今把“射频识别微芯片植入人体”一事, 就等同于接受启示录13章的“兽印666”. 笔者所要强调的重点是, 按现今的科技发展, 要在技术上实现启示录所谓“在额上或手上受兽印666”已是完全可能发生的事! 由于微芯片具有惊人的功能与广泛的用途, 装置“兽印”在人体上的日子也近在眉睫了. 简之, 我们现今的世界已走向上述预言的最终实现!

 

 

(F)       朝向无现金社会的趋势

论到MONDEX, 还有一事值得一提. 英国的国民威斯敏斯特银行(National Westminster Bank, 简称NatWest)早在1990年发明了“蒙德克斯卡”(Mondex Card), 并于1993年12月发行此卡, 过后称之为“智能卡”(smartcard),[19] 此卡的面世旨在推行“无现金社会”(cashless society).

 

近代中国强大快速的崛起, 已把“网购”(网络购物)潮流推向前所未有的高峰! 自1996年11月, 第一宗网购在中国开始之后, 中国网购的用户规模每年不断上升. 到了2010年  —  不到15年的时间  —  中国网络购物市场交易规模已接近5000亿(达4980亿元), 占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3.2%; 同时, 网购用户规模达到1.48亿, 在网民中的渗透率高达30.8%.[20]

 

无可否认, 透过支付宝和微信, 快速简易的“电子支付”方式已广泛地被中国人民采用. 数据显示, 2017年, 超过四分之三的中国人更愿意采用“数字支付”(电子支付)而非现金, 而这方面的人数还在继续上升. 这导致那朝向“无现金社会”的网上消费急速增长. 根据测算, 网络购物在去年2019年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达8.5万亿元, 比2014年有统计以来增加2倍以上, 对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的贡献率超过45%.[21]

 

到了2020年,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 以“数字支付”的网络购物新型消费更是达到另一个巅峰. 以此趋势来看, 中国朝向“无现金社会”是指日可待的! 而中国14亿人口的庞大市场之消费方式肯定影响世界许多国家, 甚至成为“无现金社会”的火车头! 事实上, 由于担心现金或钞票会成为新冠病毒的传播媒介, 越来越多国家更重视和提倡“无现金交易”, 并加快改革步伐, 力图早日成为“无现金社会”.

 

 

(G)      用数字控制买卖的新经济模式

无现金社会是把“钞票”(现金)的购买能力换成“数字”. 若出现一个全球性“无现金社会”系统, 就能掌控所有买卖交易, 更能控制所有人的买卖能力. 圣经早在两千多年前, 就预言这种用数字控制买卖的新经济模式或系统: “除了那受印记、有了兽名或有兽名数目的, 都不得作买卖”(启示录13:17).

 

圣经一早就预言, 将来有位人面兽心的政治领袖要出现在世界舞台. 当“那兽”掌权的时候, 他会吩咐所有人  —  不论富贫、男女、老幼, 都领受这最新款的兽印装置和经济系统, 不仅其余所有的证件将变得无效, 连一切的货币和任何现金都已作废, 不能再使用了. 那时, 没有这种装置的人, 无论有多少产业、地位如何崇高、银行的现金多么丰厚, 都要直接作废. 一夜之间, 他们所有的财物将全然化为乌有, 直接变成黑户! 洪鼎翀评述道:

 

当大崩盘临到, 现行所有的货币(现金)将要作废, 买卖都必须透过新引介的体系(系统), 就是注入人体内的微芯片作实时转账. 到那时, 举凡不肯植入微芯片、加入666兽印体系的, 再也不能在生意上或买卖上有任何的自主权了! 在一个无现金的新秩序里, 所有的证件包括银行户口(或银行卡号), 全都要合并在微芯片里. 因此, 无论人愿意与否, 都会被逼屈服接受这个666兽印的体系! 没有的, 就等同没了工作、买不到食物, 更不用说什么医疗服务了![22]

 

为了生存, 世人只好在额上或手上接受这“666的兽印”, 臣服在“这兽”的管控之下. 那时, 不仅每个人的行踪将被监控, 失去个人的隐私权, 更可怕的是, 如圣经所预言的, 全球将面临各种恐怖的天灾人祸, 诸如战争、饥荒、瘟疫、地震等等. 世人将进入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 这是末世的灾难时期(马太福音24:6-8), 也是圣经所说神施行审判的“忿怒”日子(启示录6:16-17). 在那时期, “这兽”要世人都拜他, 而“那些拜兽和兽像, 受他名之印记的, 昼夜不得安宁”(启示录14:11). 他们要受神的审判, 最终“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 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 直到永永远远”(启示录14:10-11).  

 

 

(H)       如何逃避将来可怕的灾难?

亲爱的朋友, 我们应当如何行, 才能逃避这一切可怕的灾难呢? 上述的灾难和审判, 乃是因为公义圣洁的神, 就是那位创造宇宙万物和人类的主宰, 要审判这个充满罪恶的世界和住在其上的罪人. 圣经说: “世人都犯了罪”(罗马书3:23), 本该受到神的公义审判和刑罚. 然而, 这里有个好消息, 就是“神爱世人, 甚至将祂的独生子(主耶稣基督)赐给他们, 叫一切信祂的, 不至灭亡, 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

 

主耶稣是神特备给人类的“代罪羔羊”. 祂在两千年前来到人间, 成为“神的羔羊, 除去世人罪孽的”(约翰福音1:29). 祂在十架上流血舍命, 代替一切信祂的人承受神对罪所施行的公义刑罚, 如圣经所言: “祂为我们的过犯受害, 为我们的罪孽压伤. 因祂受的刑罚, 我们得平安; 因祂受的鞭伤, 我们得医治. 我们都如羊走迷, 各人偏行己路; 耶和华使我们众人的罪孽都归在祂身上”(以赛亚书53:5-6).

 

亲爱的朋友, 只要你愿意承认自己是个罪人, 并相信和接受耶稣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 你就必得救(罗马书10:9-10). 不仅你的灵魂得救, 免受地狱火湖之永刑, 你还得着一个荣耀的盼望  —  “等候祂儿子(神的儿子主耶稣)从天降临, 就是祂从死里复活的, 那位救我们脱离将来忿怒的耶稣”(帖撒罗尼迦前书1:10). 这“将来的忿怒”指的就是将要临到全球的末世灾难.

 

为何两千年前, 渔夫出生的使徒约翰会知道超过两千年后的未来, 会出现那不用金钱货币, 只用数目(数字)进行贸易的“无现金社会”? 这绝非人所能预测到的事, 除非那无所不知的真神赐下启示给他. 神吩咐约翰将这启示用文字记载下来, 并收录在圣经中, 让人晓得圣经乃是神的启示, 绝对可信可靠. 亲爱的朋友, 你为何不信靠圣经的话语, 接受主耶稣基督作你个人的救主呢? 为何不现在就接受神的拯救, 脱离末世的可怕灾难和地狱永远不灭的火呢?    

 

 


[1]               出生于比利时的政治人物斯巴克(Paul-Henri Spaak, 1899-1972)是欧盟的创始人之一, 曾任比利时首相(1938-1939年、1946年、1947-1949年)、联合国大会主席(1946-1947年)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秘书长(1957-1961年).

[2]               陈福中著, 《敌基督666》(香港九龙: 基督徒出版社, 2006年), 第6-7页.

[3]               以上资料取自 洪鼎翀著, 《末日浩劫: 从圣经看群魔的迭起》(香港: 星光国际团队, 2015年), 第29-30页.

[4]               同上引, 第30页.

[5]               同上引, 第60-61,63页.

[6]               同上引, 第63-66页.

[7]               二维码还有其他诸多功用. 在医疗方面, 扫描二维码入院、挂号、导诊、就医全程服务, 减少排队挂号和候诊时间. 证照应用二维码, 有利于防伪防盗版. 执法部门采用二维码, 有利于迅速采取行动. 同上引, 第64-73页.

[8]               引自https://zhidao.baidu.com/question/142080458.html .

[9]               参此报告 “The Legal Ramifications of Microchipping People in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 a State Legislative Comparison”https://ro.uow.edu.au/cgi/viewcontent.cgi?article=4080&context=commpapers .

[10]             参https://baike.baidu.com/item/射频技术/2386440 .

[11]  https://www.cn-healthcare.com/article/20190625/content-520685.html .

[12]             根据一些资料, 桑德斯是一位电子工程师兼发明家, 也是美国多个政府重要部门、美国的国际商业机器股份有限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oration, 简称: IBM)、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 简称: GE)、霍尼韦尔公司(Honeywell)和特利丹公司(Teledyne)的顾问. 由1968年开始, 他就参与研发微芯片作为脊髓绕道(spinal bypass)连接运动神经线(motor nerves)的计划, 但此计划过后被迫暂时搁置. 摘自 洪鼎翀, 《末日浩劫》, 第31页.

[13]             请参John S. Torell所写的文章: “Carl Sanders Update: This is not Hearsay, These are Facts”, 请参网上资料: https://www.eaec.org/expose/carls2.htm .

[14]             洪鼎翀在其著作《末日浩劫: 从圣经看群魔的迭起》一书中(第35-36页)称RFID Microchip为“远红外线微芯片”, 但它正确的标准译法应该是“射频识别微芯片”.

[15]             洪鼎翀, 《末日浩劫》, 第31页.

[16]             洪鼎翀, 《末日浩劫》, 第37页.

[17]             洪鼎翀, 《末日浩劫》, 第39页.

[18]             同上引, 第39-40页.

[19]             引自: https://chyp.com/2015/07/07/it-was-twenty-years-ago-today/ .

[20]             参网上资料: https://baike.baidu.com/item/网上购物/214710?fromtitle=网络购物&fromid=1521810 .

[21]             参网上资料: http://www.xinhuanet.com/tech/2020-04/11/c_1125840968.htm .

[22]             洪鼎翀, 《末日浩劫》, 第33页.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1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