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56: 在主耶稣被钉的十字架的牌子上, 到底所写的字是什么? 四福音书的记载尽都不同, 这岂不是证明圣经有矛盾之处吗?


解答:   首先, 我们要强调的是, 圣经是神所默示的话语(提后3:16), 必然正确无误. 在记载方面若有不同之处, 不是矛盾, 乃是有更深的意义要我们学习. 关于上述问题, 有几个问题需要厘清和解答的.

 

(A)       为何使用三种文字?

根据约19:19-20的记载, 我们知道这牌子是用三种文字写成的, “彼拉多又用牌子写了一个名号, 安在十字架上, 写的是: ‘犹太人的王, 拿撒勒人耶稣.’ 有许多犹太人念这名号; 因为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地方与城相近, 并且是用希伯来(即亚兰式的希伯来文)、罗马(即拉丁文)、希利尼(即希腊文)三样文字写的”(约19:19-20).

洪鼎羽忡   指出, 第19节说, 彼拉多亲笔写了这个名号. 照常理来说, 彼拉多最熟悉的文字应该是他本国的罗马文, 所以推测他写的是拉丁文, 写在牌子的正中央. 而执行钉主耶稣十字架的(罗马)军官是个百夫长, 可能用自己熟悉的希腊文, 在拉丁文下边写了希腊文, 因为从罗马派出的军官, 若非懂希腊文, 就不能在巴勒斯坦立足. 至于亚兰文式的希伯来文, 可能是由百夫长的另一名部下, 将句子翻译后写在唯一的空位上, 也就是在最上面了.[1]

现在让我们思想为何用三种文字. 原来在主耶稣的时代, 在巴勒斯坦通用的文字最少有四种:

1)      希伯来文(Hebrew): 古时, 犹太人一般都通晓希伯来文, 也就是旧约圣经使用的文字. 相信是从亚伯拉罕、摩西时代就沿用下来的. 不过到了主耶稣的时代, 懂得看的人已经剩下不多了, 通常只有祭司、文士、律法师们懂得此文.

2)      亚兰文(或译“阿拉姆文”, Aramaic): 巴勒斯坦一般的平民, 如犹太人, 讲的是亚兰文. 亚兰文是犹太人被掳后, 在巴比伦形成的新式希伯来文. 他们在回国后, 一直沿用到主耶稣的时代. 为了读者的方便, 我们在此文称之为亚兰式的希伯来文(注: 中文圣经《和合本》翻译为“希伯来文”).

3)      拉丁文(Latin): 这是罗马的官方语文, 也称罗马文. 在巴勒斯坦掌权的罗马人, 就是用拉丁文(注: 中文圣经《和合本》直接称拉丁文为罗马文, 为了方便, 我们在本文称之为罗马拉丁文).

4)      希腊文(Greek): 由于希腊帝国曾扩张领土到欧洲、非洲和中东一带, 所以希腊文成为地中海两岸最普遍使用的语文, 可说是第一世纪国际流行的标准言语. 住在巴勒斯坦稍有受教育的人都会希腊文.

 洪鼎羽忡  指出, 亚兰式的希伯来文、罗马拉丁文和希腊文这三种文字, 都为当时犹太学者所认识. 此外, 无论是耶路撒冷的居民, 或来往的生意人, 最少必须认识其中一种文字. 用三种文字来写主耶稣十字架上的名号, 在属灵的意义上, 显示主耶稣在政治和军事上是“罗马人的王”、在文化上是“希腊人的王”, 在宗教上是“犹太人的王”.[2]

简言之, 使用三种文字是要确保所有人都看得懂牌子上的信息, 这间接成就了神的意思, 让世人都知道主耶稣是王! 此外, 这三种文字极具代表性: 罗马代表政治军事, 希腊代表文化领域, 希伯来代表宗教信仰. 这预告未来将要成就的事, 主耶稣在这三方面都要为王, 掌管与治理世界万有, 成为“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启19:16).

 

(B)       为何四福音的记载用词不同?

按照四本福音书所记载, 十字架上的牌子所写的字或“所用的措辞”各有不同:

1)      太27:37: “在他头以上安一个牌子, 写着他的罪状, 说: ‘这是犹太人的王耶稣.’ ”

2)      可15:26: “在上面有他的罪状, 写的是: ‘犹太人的王.’ ”

3)      路23:28: “在耶稣以上有一个牌子(有古卷加: 用希利尼、罗马、希伯来的文字)写着: ‘这是犹太人的王.’ ”

4)      约19:19: “彼拉多又用牌子写了一个名号, 安在十字架上, 写的是: ‘犹太人的王, 拿撒勒人耶稣.’ ”

为了方便读者一目了然, 易作比较, 我们把四福音书不同的写法列在以下图表:

太27:37 这是 犹太人的王 耶稣
可15:26 犹太人的王
路23:38 这是 犹太人的王
约19:19 犹太人的王 拿撒勒人 耶稣

根据以上图表, 我们把四福音书的记载凑合与重组后, 就不难看出完整的句子是: “这是犹太人的王, 拿撒勒人耶稣”.

由于新约圣经的四本福音书都是用希腊文写的, 是以希腊文记载牌子上的字句, 所以我们需要进一步查考其希腊文的字句. 首先, 让我们先看看四本福音书如下的记载(注: 顺着马太、马可、路加和约翰的次序) :

若把这四处经文凑合及重组, 我们得到的完整希腊文字句是:  ουτος  εστιν  ιησους  ο  ναζωραιος  ο  βασιλευς  των  ιουδαιων ; 其英文音译为: Outos estin Iêsous o Nazôraios o Basileus tôn Ioudaiôn (英文直译是“THIS IS JESUS THE NAZARENE THE KING OF THE JEWS”, 参下列图表).[3] 根据上文, 其中文译文是“这是拿撒勒人耶稣, 犹太人的王”(笔者注: 中文圣经《和合本》的译法经重组后是“这是犹太人的王, 拿撒勒人耶稣”; 虽两者的次序稍有不同, 但无损整句的意思).

 由此可见, 四福音书的记载虽有所不同, 但绝非互相矛盾或彼此冲突, 而是因为四本福音书的作者都选择性地记载整句话的某部分, 以相辅相成. 为何要选择性地记载某部分呢? 这与四本福音书各自的作者所要强调的主题或重点有关. 古克(Arthur Gook)指出, 马可写这福音是给罗马人, 他用最简单又直接的语言来写(符合罗马人那强调“简练和有效”的民族特性. 这也说明为何马可福音是四福音书中最简短的, 笔者按), 所以马可的记载最简短  —  “犹太人的王”.[4].

其他三本福音书的作者又如何呢? 笔者认为也同样与各自作者所要强调关于耶稣基督的主题或重点有关. 路加福音的主要对象是外邦人的贵族(即提阿非罗大人, 路1:1), 路加要强调书中所写的“这位”主耶稣的身份, 所以记载“这是犹太人的王”. 马太福音则是写给犹太人的, 而他们拒绝“耶稣”为以色列人的弥赛亚和救主, 所以马太记载时强调“这是犹太人的王耶稣”. 最后, 约翰是写给普世大众, 特别强调神子耶稣屈尊降卑, “道成肉身”的降世为人(约1:14; 6:38,51), 且成为卑微的拿撒勒人(约1:46; 这节经文证明拿撒勒是被人藐视的地方, 笔者按),[5] 所以他记载时写道“犹太人的王, 拿撒勒人耶稣.”

 

(C)       为何路加与约翰的语文次序不同?

另一个常被怀疑者攻击的问题是, 在路加的记载中, 牌子上的字是用三种语言来写的: “希利尼(希腊文)、罗马(拉丁文)、希伯来的文字”. 约翰福音也记载这三种语言, 但其次序却有不同: “希伯来、罗马(拉丁文)、希利尼(希腊文)”(约19:20). 为什么两人记载的次序不同呢? 这是否证明圣经有冲突或矛盾之处? 其实不然, 我们有合理的解释.

根据古克(Arthur Gook), 次序不同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都先记载自己最容易明白的语言. 路加作为一名医生, 无疑曾用希腊文学医, 也可能去过欧洲一段时间学医. 在保罗的同工中, 路加不包括在那些“奉割礼的人中”(西4:11; 注: “奉割礼的人”是指犹太人), 这表示路加是未受割礼的外邦人.[6] 一般而言, 巴勒斯坦的外邦人比较熟悉的是希腊文(而非亚兰式的希伯来文). 路加所写的福音书证明他在希腊文的语文知识方面有相当好的掌握. 路加比较熟悉的是希腊文, 所以他记载牌子上的字, 首先提到的是希腊文.

约翰是加利利的犹太人, 只是一个渔夫, 而非熟悉希腊文的学者或专业人士. 上述三种语文当中, 当然是比较熟悉亚兰式的希伯来文, 所以当他提到牌子上的字序时, 是先提到他比较熟悉的希伯来文.

还有一个极其合理的可能解释, 就是他们两人记载时从不同方向开始: 一个是由下到上, 另一个则由上到下. 这牌子上共有三行字, 每一行都用一种文字写; 中间那行是彼拉多最先写下的拉丁文字. 拉丁文下边的那一行, 是百夫长所写的希腊文字. 拉丁文上边的那一行, 则是百夫长的另一名部下所写的希伯来文字,  参下图(三种语文由上到下是: 希伯来文、拉丁文和希腊文):

路加记载时, 是由下到上, 所以次序是“希利尼(希腊文)、罗马(拉丁文)、希伯来的文字”; 约翰记载时, 则是由上到下, 所以是“希伯来、罗马(拉丁文)、希利尼(希腊文)”. 换言之,两个不同的记载实际上并无矛盾之处.

 

(D)       为何要用四福音书记载基督的事迹?

与上文几个问题相关的另一问题是: 为什么神这么麻烦, 要用四本福音书记载有关耶稣基督的事迹? 合成一本福音书不是更好吗? 有数位圣经学者曾尝试把四福音书编著合成一本, 但发现总是无法做得完整, 无法令人满意. 其实, 神本可只用一本福音书记述耶稣基督的事迹, 但智慧的神既然采用四本福音书, 必然有其美意. 古克(Arthur Gook)采用“四色印刷”(Four Colour Printing)的比喻来解释, 可说是既贴切又有趣.

古克写道: “很多年前, 颜色印刷是很困难的, 既昂贵也要经过复杂的程序, 才有好的效果. 终于, 一种‘四色程序’的方法被发现了, 才使颜色印刷简单化, 也带来令人满意的效果.程序是使用一系列的过滤(现在已用雷射复印), 使红色、黄色、蓝色及黑色从原本图画中抽出来. 这便形成一系列重叠、又大又小的小点. 当四种色点在旁加印时, 肉眼将颜色‘混合’起来, 例如若将黄色和红色拼在一起印刷, 便呈橙色的效果.

“每一种颜色印刷便提供了其他印刷所不能提供的. 四色的结合便能做出一色所不能做出的图画. 马太福音、马可福音、路加福音和约翰福音的记载便是一个实例. 为了要描写关于完美基督的记载, 每一福音书的作者都有各自的特色, 来给我们留下印象. 马太论及主耶稣为王、马可谈及祂作仆人、路加写祂作完美的人子, 而约翰告诉我们祂是神的儿子. 某些方面, 他们不同的记载连在一起, 给我们一个合一的见证; 然而, 它们又各有不同的独特记载, 是其他福音书所没有的. 我们要将这些不同的记载重复印在我们的心, 才能印出完美的印象. 彼拉多写在主(耶稣)十架牌子上的字, 便能看出这个原则来.”[7]

总括而言, 当我们发现四福音书的记载有所不同时, 千万别下断言说是圣经的记载彼此有所冲突, 或出现矛盾. 事实上, 是神刻意使用四个不同的福音书作者, 从四个不同的角度来看主耶稣, 使我们能看得更全面而不至失衡, 就如用东、西、南、北四个角度来看某人, 或以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来看某个地方, 将令我们获得更全面、更正确与更彻透的了解. 明白这点, 我们便不难发现福音书中所谓“矛盾”的记载, 其实是相辅相成的记述.

 

***************************************

附录:   I.N.R.I. —  十架牌子上的拉丁文字句

 

我们有时在一些有关十字架的图片或雕像上, 看见十字架牌子上写着“I.N.R.I.”, 它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原来它是四个拉丁文字的简写.

按福音书的记载, 主耶稣被钉的十架上有个牌子, 用三种语文(希伯来文、拉丁文和希腊文)写着“这是拿撒勒人耶稣, 犹太人的王”(比较 路23:38 和 约19:19; 也参上文). 这一句子在拉丁文是: Iesus Nazarenus Rex Iudaeorum (其大写的写法是: IESVS  NAZARENVS  REX   IVDAEORVM ).[8] 以这四个拉丁文字的第一个字母来写的话, 就成了“I-N-R-I”. 为了方便, 初期教会的信徒以简写“INRI”来代表“拿撒勒人耶稣, 犹太人的王”的全句, 此做法流传至今.

 


[1]               洪鼎羽忡  著, 《圣经中的矛盾 (第1集) 》(柔佛: 人人书楼出版有限公司, 2007年), 第237-238页.

[2]               同上引, 第238-239页.

[3]              这句希腊文的中英字义是: Outos (这, this) estin (是, is) Iêsous (耶稣, Jesus) o Nazôraios (拿撒勒人, the Nazarene) o Basileus (王, the king) tôn Ioudaiôn (犹太人的, of the Jews). 按希腊文法, 整句正确的意思是: 这是拿撒勒人耶稣, 犹太人的王.

[4]               参2008年5/6月刊《恩言》的“四色印刷” (Four-Colour Printing, by Arthur Gook), 第28页.

[5]               约1:46: “拿但业对他说: ‘拿撒勒还能出什麽好的吗?’ 腓力说: ‘你来看!’ ”

[6]               保罗在 西4:11说: “耶数又称为犹士都, 也问你们安. 奉割礼的人中, 只有这三个人是为神的国与我一同做工的, 也是叫我心里得安慰的.” 保罗接着提到其他同工, 包括“医生路加”(西4:14); 但他提到奉割礼的人中(指犹太人中), “只有这三人”(指耶数、亚里达古和马可, 参 西4:10-11), 可见路加不是奉割礼的犹太人.

[7]               参 2008年5/6月刊《恩言》的“四色印刷” (Four-Colour Printing, by Arthur Gook), 第27页

[8]               这句话的意思是: Iesus (耶稣) Nazarenus (拿撒勒人) Rex (王) Iudaeorum (犹太人的), 意即“(这是)拿撒勒人耶稣, 犹太人的王”.



作者:

Leave a Reply

Copyright © 2020 MalaccaGospelHall.org.my. All rights reserved. Developed by Passion In Design.
%d bloggers like this: